創作內容

1 GP

水電工系列 魔法少女的武偵高中生活 80.<嫦娥>

作者:哈德洛特│2020-10-11 23:49:26│巴幣:2│人氣:73
嫦娥
 
「「歡迎光臨ツクヨミの庭!」」
 
知世公主。
-月讀之神的大女巫。
-夜之國世界管理者
-靈界之神。
 
「夏德桑 歡迎您蒞臨本店~~~。今天需要哪些服務呢?」
 
穿著紫黑色的女僕裝,露出的笑容婉如太陽般的燦爛。
 
與她比肩歡迎我們的還有剛才在象山差點把我的手臂給整肢拉斷的那名粉頭髮少女。
 
雖然她把衣服從短和服換成了迷你裙女僕裝,但那雙閃亮的雙眼與讓人印象深刻的秀麗五官想要忘記也難!
 
「知世公主。妳可出現啦?我有好多帳想要找妳算呢!!現在又是怎樣?還沒等到我跟妳請款,又要強迫我來妳的店裡面消費嗎?」
 
不打算給知世任何面子我提問的語氣中充滿著火藥味。
 
似乎是對我的態度感到意外,菲特跟貞德撐大了雙眼。
 
「啊啦?我可沒有要強迫夏德桑消費的意思喔!我可是很清楚的把本店的基本消費模式給寫在了店外囉!」
 
住宿一晚:五個代價。
休息兩小時:一個代價。
 
攏統的交易、消費條件也意味著有許多的漏洞可鑽。但這種交易方式對我這種對事一板一眼的工程師來說是最討厭的。
 
「嘴巴上說沒有強制,但行為上卻是很老實嘛!!妳把我們帶到這裡來不就是要強制我們消費的意思嘛?更何況妳是選在了一個我”不能拒絕”的時機點,把我們強硬地給帶過來!」
 
在”善安受傷的情況下,我不可能會放棄眼前任何治療善安的機會”,知世很清楚這件事。
 
正因為如此,所以她才選在這個時機點把我們帶來,這樣我就不能夠拒絕她。
 
沒錯……….
 
只要能夠幫助善安….那怕是來自月讀的大女巫的委託。
 
那怕是要百個千個代價,我都不會吭聲!
 
「夏德桑說了很過分的話呢……但是啊~~~~我不會介意的喔。夏德桑也可以遵照自己的意志決定到底要不要入店休息。如果不想要,讓我把你給送回去也可以~~」
 
知世豎起手指,在空中轉了轉。背後的店門隨即打開,一陣舒爽的涼風隨之吹來。
 
那看似天使般的美麗笑容底下藏著不知道多少隻魔鬼。
 
面對此等的威脅,我的心中沒有一絲的雜念。我大喊:
 
「住宿一晚!!人數四人。二十個代價!!我全包了!!!」
 
聲音彷彿穿越了將近一公里的距離,深至走廊盡頭在反彈回來。
 
我話才剛說完….
 
「伊萊!!等等,二十個代價??你全都要付??」
 
「夏德!既然叫做代價,那就表明這是種交換性質的對等協議吧?從字面上的意思來看,你要一次付二十個??」
 
菲特跟貞德扯著我的衣袖把我拉到門邊。不知怎搞的兩人對我露出一臉氣轟轟的表情,宛如瀕臨爆炸前的氣球。
 
「我都付阿!!怎麼了?」
 
「夏德你先等等!我還沒搞清楚這間店的交易方式跟內容,在沒確定雙方都有對等的利益之前,你先別急著把自己給栽進去!!」
 
「伊萊。我……我不要你幫我付代價。就算要在這裡休息也得我自己負擔。如果你真的想要”請客”那至少讓我跟你一起付這二十個代價!」
 
「妳們……這…….唉!!聽我說!」
 
「好!你說。」「我聽著呢!」像是並聯起來的音響,菲特跟貞德同時回答。
 
「這次的事情是因為我的關係讓妳們受了傷。基於這點,我付出點代價讓你們能在這間店裡面休息養傷是很合理的吧?再來妳們也知道的,我不會放棄任何能夠治療善安的機會!」
 
「伊萊我知道妳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善安在那邊受苦,這我明白!!但是我不能夠接受的是你一次要付二十個代價這件事情!!」
 
「沒錯!!夏德我們沒有理由讓你幫我們支付代價!!你以為我們跟你們是什麼關係阿?」
 
「什麼關係?……不就是…勒哩機…….」
 
我話才講一半,忽然間感到舌尖一陣酥麻,牙齦跟聲帶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吊住似得,完全不受控制。
 
還沒等我的身體做出任何的反抗,嘴巴裡的聲音卻已經吐了出來!
 
「……….看過裸體跟赤裸肌膚接觸….的關係嗎?」
 
 
(啊勒……奇怪….?我怎麼?我到底在說……?什麼…?)
 
「…………..」
 
「……………………………」
 
空氣中的水分凝結成冰晶,分子的堆疊排列方式在這瞬間獲得改變。
 
隨出迎來的是菲特和貞德的臉頰上的一陣櫻色紅潮。
 
記憶、知識、經驗這才告訴我剛才嘴邊傳來的觸感叫做”言靈”。
 
正確的說法是……被某人用”言靈”控制了說話的行為。
 
而在場能夠做到這件事情的那個人就只有……..
 
(知世!..妳..!)
 
還沒等我把視線甩向那位惡魔。另一名大魔王搶先一步出現在我眼前。
 
「哥哥….原來還有發生過這樣子的事情啊….?」
 
善安的額頭上不知道為什麼出現一到深色的陰影。
 
時間的推移不超過半秒,觸電般的惡寒湧上背脊。
 
「不、不是…善安!等等!!妳聽我說….!!」
 
「伊萊…..你…..你居然把那些事情給記得這麼清楚……」
 
「…………夏德…..你真的是很噁心!」
 
 
「不是!等等,妳們聽我解釋!!」
 
「「廢話少說-!!!」」
 
「哥哥是大笨蛋!!」
 
轟隆-!
 
在女孩們的咆哮聲中我的視線飄向了牆壁,最終只剩下一片烏漆媽黑的土塊充斥在眼簾中。
 
 


 
 
木色的裝潢傳來淡淡的薰香。來自天花板上金色的光芒如同太陽般暖暖的灑下。
 
照亮整間店內的既不是燈泡也不是燭火,靈能流動時所產生的光芒。
 
透過術式的組合與變化靈能原有的淡藍色光輝被調和成柔和的晝光色。此外還能根據室內的每個使用者的視線方向需求,改變光線的亮度與焦距。
 
(呵呵……天花板上這組靈能燈還真不得了阿….雖然以前在知世家中也看過。但似乎又更加進化了…)
 
在和服女孩的帶領下,我換了件衣服還借用知世他們店內的澡堂浴室洗了個澡,把疲勞、睡意跟痛楚也一併被熱水給沖掉。
 
在靈術方面知世位於三千大世界的頂點。除此之外她在醫術上面的成就與造詣也被人稱之為醫聖。不管是脫臼的手臂還是被自己的真元給震的四分五裂的內臟,在知世的醫術之下就是泡個澡能就解決的事情。
 
現在浴室換善安她們去使用,而我則是在知世的帶領下來到ツクヨミの庭的大廳內歇息。
 
「夏德桑。寒舍招待不周,讓您見笑了。」
 
知世笑著端上白瓷製的紅茶杯,裡面裝的是熱騰騰的牛奶。
 
「拿紅茶杯裝牛奶。妳還真天才阿!」
 
「阿啦?夏德桑覺得這樣很怪嗎?」
 
「倒也不是………畢竟只要是容器,且能符合不釋放出有毒物質的規範。喝下去對身體無害就無所謂。視覺上的怪異感再怎樣身為工程師的我都能忽略!」
 
我用指尖敲了敲杯面。從清脆的聲響上聽來,至少能肯定這東西不是塑膠的。
 
「照夏德桑這個說法。代表紅茶杯裝牛奶其實看上去會讓人有點不舒服對吧?」
知世接著問道。
 
「不否認….」
 
我向著杯子邊瞅了瞅,接著把杯子從跟前推開。
 
「那我就換一個容器吧!」豎起了漂亮且纖細的食指,知世回答。
 
沒等她伸出手拿回杯子,我的聲音先一步叫住了她。
 
「慢點!!」
 
「怎麼了嗎?」
 
「山不轉路轉、水不彎船彎!妳把牛奶給換成紅茶吧。我不喝牛奶!」
 
「不喝牛奶………奇怪……我以玩洗完澡喝牛奶是常識的說………….啊!啊!我明白了!!…..夏德桑……………………………………….」
 
從知世的古怪視線中,我心中飄來一絲不祥的預感。
 
(這個惡魔….該不會…?)
 
「啥….?」
 
「...................你有乳糖不耐症對吧?」
 
「我這…….」被知世一語道破,我嘴邊迎來一陣語塞。
 
但就如他所說的,我的消化系統有乳糖不耐的問題。
 
並不是不能喝牛奶,而是喝到不習慣類型的牛奶後會鬧肚子。
 
只是拉肚子就算了…….但我更怕的是會引起急性腸胃型感冒……真要那樣的話至少得住在廁所一個禮拜。接下來的任務也就甭做了。
 
「對啦、對啦!!就是那個乳糖不耐症!知道就快點換!!」我不耐煩地回答。
 
只見知世伸出手,把剛剛我推開的茶杯又再度推了回來。
 
「妳強迫推銷阿?就說我乳糖不耐了!」
 
「不是這意思。麻煩你仔細觀察一下。應該說聞看看….」
 
「聞?」
 
我拿起茶杯放到嘴前,用鼻子嗅了嗅。
 
一股豐滿濃郁的香氣隨之傳來。
 
「幹得好阿..…..居然用羊奶。」
 
「對有乳糖不耐症的人來說這是很好的替代品呢!」雙手抱著托盤,知世得意的笑臉宛如花朵般的燦爛。
 
她是在剛才知道我不喝牛奶後,在彈指的瞬間便把牛奶給置換成羊奶了。
 
居然有這方便的能力……….想必在台灣開間 類似Food Panda 或是 Uber Eat之類的外送速食應該會很受歡迎!
 
可怕啊…….月讀的大女巫。
 
「妳剛剛是在豎起手指的同時把牛奶給換掉的吧?雖然說很像變魔術,但這能力不拿去開個外送速食還真有點浪費。」
 
「做人要謙虛阿夏德桑。這技術流出去搶大家的市場不好的!況且那不是我的本業。…………羊奶先嚐嚐如何吧?不喜歡我可以調整。」
 
我輕輕的啜了幾口。綿密的奶香充斥在嘴邊,滑順的口感使人陶醉。
 
「嗯嗯! 好喝!不愧是TOP中的TOP!專家中的專家!這味道可說是完全的對得起妳的名號。調整是沒有必要的!!」
 
好喝!這味道跟市面上販售的羊奶相比根本天地之差。我活了千百年倒是頭一次喝到這麼好喝的羊奶。比現擠得還要好喝!
 
「既然夏德桑覺得好呵。那就請夏德桑來猜看看吧!」
 
「猜…?猜啥?」
 
當我還沉醉在羊奶的香氣中時,知世的手指突然在空中畫了一個圈圈。
 
映入眼簾的是我剛剛才去洗過澡的澡堂。
 
「──!!?」
 
等等!!妳又想幹嘛….?
 
菲特正退去身上那件骯髒的衣服露出誘人的曲線,在她身旁的還有宛如冰雪女神般有著一身白晰美麗皮膚的貞德,以及放下那跳跳束髮短尾的善安…..
 
那比天空還要純淨雙眼還有稚嫩可愛的身形…..幾乎讓我無法思考。
 
「現在來考考夏德桑囉!……..現在夏德桑正在喝的”飲料”的原料是由誰供應的呢?」
 
啥小!?誰提供的?
 
「咳、咳、咳!!!」
 
受到驚嚇的我噴出白色的液體,差點沒把杯子給摔掉。
 
看到一臉狼狽的我。知世發出老鼠般西西簌簌的笑聲,同時關掉了浴室澡堂內的直播畫面。
 
「跟您開玩笑的!那個是貨真價實的羊奶。不用擔心……」
 
「…..妳是想殺死我嗎….?要是被三位公主們給知道,那怕是我有千百條命也不夠用啊!!」
 
擦掉嘴邊的”羊奶”我心有餘悸的回答。
 
但這時知世卻又露出一張太陽般燦爛的微笑。
 
她說:
 
「但….也有可能是我的奶喔!」
 
「可以的話我希望這只是普通的羊奶…..劣質品也可以、過期品也可以….在妳這裡我感覺喝什麼對我來說都有危險。那怕只是白開水都也有可能是什麼少女的聖水之類的…………拜託妳饒了我!!」
 
我對知世的印象會很差不是沒原因的。從第一次見到她時,我就成了她捉弄的對象。
 
被叫去打魔王、拔龍角、偷珠寶、砍異獸這些都是小事!但最扯的….是她還會指名我去幫買女性的衛生衣物。說啥如果不是我去買,就沒辦法當作靈術的媒介之類的。
 
真是夠了…….
 
「知世公主……..如果妳玩笑開夠了!接下來我想要講點正事…..順便了解一下你要這次的代價怎麼算!」板起臉色我唸著。
 
剛剛在玄關的時候挨了菲特和貞德一拳。她們則是趁著我還在牆壁的土堆中掙扎的同時跟知世協商。
 
最終以總計五個代價來交換這次在店內休息的服務。
 
知世抿嘴一笑,接著回答:
 
「嗯!嗯!也是時候該讓我跟夏德桑好好得談一談了。就趁現在孩子們都還在洗澡的時候來聊聊吧!」
 
趁洗澡的候…..?
 
我腦海中飛過剛剛知世投影出來的畫面。
 
在核桃木色充滿白色蒸氣的浴室內,菲特跟貞德舉起木製的水盆將熱水自頭頂上沖下。兩人金色與銀色美艷的長髮在水份光澤的渲染下顯得耀眼奪目。比擬白瓷還要完美的皮膚色澤更是讓人完全無法忘記。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什麼前車之鑑的關係。在知世的投影畫面裡,善安早早的就浸泡在洗澡水中。因此除了她嬌小可愛的雙肩與鎖骨之外,我沒能看到哪其餘不該看到的東西…..
 
真是好險…..
 
不對!!我去!知世這傢伙的從一開始就打算在我面前直播浴室畫面嗎?為了就是確認善安、菲特還有貞德她們都進去洗澡了。
 
高明阿……..這確實是一個能夠保證談話不會被菲特她們給聽到的好方法!
 
但是…….幹嘛還特意要把直播畫面給我看!?這個臭女人!
 
「夠了!!知世妳這類的小手段玩幾次倒可以,但我的忍耐也是有界限的!」
 
放下茶杯我拉高音量發出強硬的態度。
 
「我知道!但你放心。我雖然會跟你開些小玩笑,但基本上都不會影響世界的因果。頂多就是讓你多受些皮肉傷而已!如果你真的在意這些皮肉傷,那我也會負責把你給治好的!」
 
知世的手指輕輕一拋,手中的托盤跟著消失無蹤。她拉開椅背坐在我正對面的位置。端正的五官搭配上那身大到沒邊的紫色和服,乍看之下宛若竹取物語中輝夜,充滿著至高無上不可一世的美貌。
 
「讓我翻譯翻譯!知世公主的意思就是….既然要玩玩具,那把玩具玩壞了。也得要自己修。是這樣沒錯吧?」
 
「就是這樣!」
 
「妳還真把我當玩具!?」
 
我大聲嚷著。腦子也顧不得思考
 
「某些時候是這樣的。」
 
「包括剛剛在玄關的時候?」
 
「什麼意思….?」
 
「妳別裝蒜了!剛剛在玄關的時候妳用言靈控制了我的行為對吧?不然我怎麼可能在當事人面前說出那種話!!」
 
「…………..說出了那些話又怎麼了嗎?」
 
「………妳還裝算啊!?這因果關係不是擺明著嗎?妳讓我激怒菲特跟貞德還有善安,然後趁她們把我揍飛的時候妳在單獨跟她們談代價的事情。原本二十個代價在我回過神來之後只剩下五個?我告訴妳!!我才不認為妳會那麼乾脆的就把住宿的價碼給降下來。妳到底是想從她們身上榨取多少的東西啊?光想到這點我就一肚子火!!……….沒錯!我火到快要把妳剛才給我喝的羊奶給吐還給妳!!」
 
宛如機關槍似的,我砲火全開的大罵!嘴邊射出的字詞彷彿能在牆壁上開出無數個彈孔。
 
但即便沐浴在如此強硬的態度以及情緒之下,知世依然不慌不忙。
 
她的雙眼如同明鏡中倒映的池塘水面。即便世界的另一頭爆發著多麼嚴重的戰亂與風暴位在池水鏡中一側的她仍不受到任何的影響。
 
張開如玉鐲一樣精緻的雙唇,知世說:
 
「………夏德桑。你……..似乎誤會了一些事情了!」
 
「誤會!?什麼誤會?」
 
我一臉狐疑地反問,儘管知世的神情看上去並不向是在說謊。
 
「剛才在玄關對妳使用言靈的人…….並不是我!!」
 
(這傢伙…….!居然還裝蒜?)
 
「啥?妳別再裝!言靈這種簡單的技能,對妳這位靈術界最高指標來講就是眨眨眼就能做到的事情吧?雖然我有所戒備,但是在妳這樣的存在面前根本就是小孩玩沙。一點用也沒有!!啊啊……早知道我就應該開神息保護自己。」
 
因為以前被知世捉弄到厭煩的關係,我也學出不少經驗了。所以在面對有知世存在的場合時,也會記得使用靈術來保護自己避免受到知世的影響。
 
此外知世本身也有個相當麻煩的被動技能。
 
因為她體內的靈能過於龐大的,足以影響到周遭的環境並且滲入凡人的體內。如果直接毫無防備的暴露在她的靈能之下,在說話的同時將會”無法說謊”。
 
儘管我有學會也有記得保護自己,開啟防護術式,但還是被知世給輕易的突破了!
 
就這樣被她操控了言行!
 
「夏德桑既然有所戒備…..那應該不會察覺不出來我有做任何的動作才是?」
 
「啊啊~~~!!是啊,都戒備了但是還是察覺不出來。可想而知妳有多麼的可怕?下次會不會連我開神息保護自己也被妳給輕易破解啦?」
 
用充滿諷刺的字詞,我豪不客氣地回嘴。
 
根據我所理解的經驗、知識還有記憶。沒有任何的術式與能量可以與神息並駕齊驅。被神息給縈繞的部位,除非有著等量神息的衝擊,不然不可能遭受神息之外力量的影響。
 
當然!
 
神息是改變世界、調整世界結構、參數的力量。在非自己所管理的世界裡面隨意使用神息是會受到相應懲罰的。
 
「因果之間的關係不能被改變,也不應被改變。夏德桑,如果我剛剛真的這麼做的話…..那從二十個代價變成五個代價這個因果關係就是由我所造成的囉?」知世反問。
 
我本想毫不猶豫的回答,但是腦袋裡卻浮現了其他的畫面。
 
「難道不是……………不是嗎?這裡還有其他人可以辦到嗎?」
 
回過頭仔細想想。知世雖然很常跟我開玩笑,但確實從來沒有一次影響過我對事情的決策原則,更沒有因此干涉任何的因果。按照這個過去的經驗來推斷,知世剛剛的說法是站得住腳的!
 
「如果不是知世妳動得手腳…..那會是誰呢?妳旁邊的小跟班嗎?」
 
「妳是說流歌醬嗎?很抱歉!夏德桑我必須告訴妳,那孩子並不會使用-言靈。雖然她掌握了連神靈都能魅惑的舞蹈-極樂淨土。但魅惑跟操控在靈術的原理上是有很大的差異的。至少就我對她觀察與教學內容的層面來看,她是不會使用的!」
 
靈能是代表著溝通、連接的能量。魅惑是要融入對方的連結,操控則是要強行中斷對方的連結。
 
從理學上來看…..知世說的這話並沒有什麼毛病。
 
但如果真的照她所說的。
 
剛剛在玄關時對我施展言靈的既不是知世也不是流歌那會是誰?
 
忽然間一道光線劃破了我腦袋中的昏暗。
 
「難道說…….!?」
 
不由自主的,來自我的記憶與經驗反饋出一項驚人的訊息。
 
我的身體是記得那道言靈的靈能的!也就是說一定是一個我認識的人對我施展了言靈!
 
而且我的身體…….自己很自然的允許了這股靈力進入了體內,所以我的言行才會被操控。
 
但是………那個人………….
 
「我想夏德桑應該也能夠推理出來才對!」
 
「既不是妳也不是妳的小跟班…..菲特跟貞德又不會使用靈術所以都得以排除…….反倒是現場還有一個人曾經被妳誇讚過非常具有靈術發展潛力的那個人…….」
 
我放下因激動而束緊的神經,我到頭一座靠回椅背上。
 
「沒有錯………夏德記得很清楚呢。我曾經讚揚過她!但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
 
「是…..善安嗎?」
 
「…………….這個答案應該是你最清楚。」
 
善安對我發動了言靈。讓我激怒了菲特跟貞德還有她自己,然後藉由把我牽制在一旁的這個時機點…..跟知世做了代價方面的談判….!?
 
這怎麼可能….?
 
「夏德桑…….你們家的善安長大了呢~~~~這或許就是善安特有的溫柔吧?比起夏德桑強勢的作風,善安也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方式。用來…..保護你的方式。」
 
「……………….難道真的是善安…?」
 
「夏德桑…..你想知道二十個代價是怎麼變成五個的嗎?」
 
想知道……
 
雖然有種占了便宜的感覺,但又覺得心裡很不過不去…..
 
畢竟是讓別人支付了昂貴的代價….
 
稍微理解一下菲特他們支付的內容,之後在應對方面也比較有個底。
 
「…………妳說吧…….」
 
我無奈的回答。
 
知世聽聞後只是輕輕得點了點頭。
 
「你知道零時迷子這東西嗎?」
 
零時迷子….?那不是悠二那個傢伙身體裡面的….
 
「妳是說瑞德身旁那小子身體裡面的寶具嗎?」
 
「沒有錯!那零時迷子這件寶具曾經有份設計圖抄本從瑞德所屬的世界中流漏出來。而我….獲得了那份抄本!」
 
啥小?知世獲得了零時迷子的設計圖抄本!?
 
就某些層面來講,這個訊息可足以導致千百個世界管理者發動群體戰爭阿!
 
「所以…………….妳現在是打算搞量產嗎?妳特地跟我講這件事情難道不怕我說出去給妳添更多麻煩?就算我不去跟瑞德說,那怕是傳到任何一個管理者、神階者、高階者的耳裡,對妳來說都是很大的隱患吧?」
 
零時迷子….在每晚時間的零時零分,自動將當日消耗的存在完全恢復….
 
先不管其原理。如果這個東西真的存在著所謂的”設計圖”,同時又被號稱三千大世界中靈術頂峰之最的知世給得到,那”量產零時迷子”這事兒並非不可能。
 
只是其他世界的管理者不可能會默許這種事情的發生,那怕是我也不例外。
 
因此我更不明白知世為何要讓我知道這件事情?
 
除非她想要…..讓我分一杯羹?
 
「…………..夏德桑。我必須向您坦承一件事情。」
 
說到這裡知世的眼神中的光輝突然間黯淡了下來。
 
「怎麼?」
 
「…..我將天叢雲劍委託給你的同時,我也在那場戰鬥中受了重傷。我的身體正躺在這個世界的某處休養。在這個”夢之國”與您對話的只是我的靈魂……..如果不是流歌醬跟你還有善安的協助,我也不可能有辦法在這裡和你對話。」
 
再把天叢雲劍交付給我時受了重傷….?我的天!那時的知世到底是跟怎樣強大的存在打架阿?
 
這位可是三千大世界頂點的月讀大女巫耶!
 
「等等、等等!!!流歌的協助我明白,我和善安幫了妳什麼?」
 
「神靈祭祀…….就在今天晚上你們分別去東南西北四個方位的神社還有寺廟進行了祭拜,對吧?」
 
「祭拜……啊!沒錯。但那只是為了進行四神的…」
 
「並不是!」
 
「咦…?」
 
知世強行岔段我的話,她的眼神傳無比堅定的光芒。
 
「進行四神降世的準備只是夏德桑用來對伙伴們解釋的說法而已。夏德桑會祭祀地方主神的並不單單只是因為這件事情而已,這點我敢肯定。」
 
「妳到底甚麼意思?我越聽越糊塗。」
 
「這是屬於你與善安的必然!因為是你還有善安所以才有可能產生這樣的結果。夏德桑…..我剛剛說過我的身體現在受了重傷對吧?」
 
「是啊!所以….妳想說以妳現在的身體狀況沒有辦法救我們?」
 
「是的。但是我現在會出現在這裡那就代表…..」
 
「必定有什麼東西幫助了妳來救我們是吧?」
 
「夏德桑天資聰穎,果然馬上就想到了。」
 
「照您這意思來說。是因為我跟善安祭祀了地方的神靈,所以妳才獲得了相應的條件才能解救我們是這樣嗎?」
 
「這個解釋是正確的。」
 
「聽起來很合理啊。按照妳言詞所引導的方向來說……」
 
「夏德桑這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很明確的。確實有什麼東西幫助了我們,照妳所述這個東西是指在台灣台北是這個區域的地方的神靈。因為我們向他們進行祭祀的緣故,讓即使身受重傷且得再次具備了拯救我們的機會。這點我也相信………但我更相信………………..這件事情並沒有這麼單純!!」
 
「喔…..?這這麼說呢?」
 
「我們偉大的知世公主的價碼可是很高的。儘管治療這部分的代價是我們自己支付。但…….沒有理由能夠讓妳隔空出手救我們。應該是說,我們遭受危機這件事情必然是有人告訴了妳。而這個人就是妳的委託人對吧?」
 
說到這裡。知世嘴邊揚了起滿意的微笑。但她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拿起了桌邊的茶杯將紅茶送進嘴裡。
 
「這部分就先當我明白了!委託人的事情我當然也不過問。既然對方有意委託您來救我們,我也沒有不接受的理由。現在…回到剛剛的問題,妳為何要打零時迷子的主意?」
 
「我剛剛有提過,現在的我受了重傷。正因為如此我需要能夠將自己的身體回復到過去的修復的力量。此外….因為現在的我已經倒下的緣故…………所以我必須為這個世界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負起責任。」
 
「責任……莫非是…戰爭嗎?」
 
我有種不太妙的預感….
 
「是的。」閉上雙眼,知世回答。
 
我似乎從她的話音中聽見來自極地彼端巨大暴風的聲響。
 
「妳仇家多這件事情我不難想像。畢竟是站在最頂端的人,想要奪取妳的技術之人數不勝數。但妳如果在這個世界跟妳的仇家開戰的話………那可不是毀掉一兩座大陸能夠解決的!」
 
我並沒有跟知世成為正式的夥伴,但以前也有曾經有過相互協助的關係。多少也能明白,她本身在工作上的處境。
 
「夏德桑很有經驗呢。正因為如此我才需要零時迷子!」
 
「如果是沿用瑞德所設計的世界的那套做法。在開戰前先把世界封鎖在因果之外的空間之中,接下來在裡面不管怎麼開戰都不會對外面造成影響。但問題是在於戰鬥過後因果之間的關係不能有太大的斷差,否則就會影響世界原本的運作。要解決這問題的做法就是使用零時迷子把戰鬥前的一切都恢復原狀。當然這也得考量時間的問題!」
 
「就算是月讀的大女巫其實也只是個普通的凡人。也會有預料不到的事情、也會受傷、也會死亡…….也會想要逃避問題。也會慶幸得到幫助。夏德桑,我…..其實沒有妳們所想的那麼的偉大。史上最強的靈術師什麼的、預見未來的公主、改變世界走向的女巫什麼的,其實都只是世人強壓在我身上的頭銜罷了。」
 
「………………..」
 
「真正的知世。其實只是一個為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鑽研的靈術老師而已。她會疲勞、會偷懶、會玩樂、會戀愛……會感到快樂、悲傷、憤怒。」
 
「……………..」
 
「我想要零時迷子。而善安則提供了這項代價。她給予的代價內容很單純,就是協助我翻譯五頁用白鹿的語言所撰寫出來的零時迷子設計圖抄本。」
 
「我真沒想到。善安家鄉世界的古老語言居然能夠有這麼大的用處…..」
 
「但相對的!你們還有五個代價得支付。我將對他們三位各收取一樣相同的代價。剩下的兩項代價,就得要由夏德桑你來支付了。」
 
「好吧!」
 
(五個?……等等!)
 
「先、先等一下!!」
 
「怎麼了嗎?夏德桑?」
 
「善安幫你翻譯了五頁圖紙。這樣妳收了她五個代價…..但是妳說現在還剩下五個代價……那另外那十個代價呢?總計不是應該有二十個嗎?」
 
「啊啦?夏德桑,剩下那十個當然就是另外兩位孩子們付的啊!這不是擺明著嗎?」
 
「果然是這樣嗎……?」
 
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妳跟他們汲取了什麼…….月讀的大女巫呦!他們都還是未出世面的小孩子,可以的話拜託妳手下留情….」
 
「夏德桑……代價這種東西是因人而異的。對你來說充滿價值的東西,對我來說或許一文不值。同理!對我來說珍貴的東西在你的眼中或許就跟張白紙一樣一點也不稀奇。」
 
「這…..這我當然明白啊!!但我是就是要知道妳到底跟菲特她們汲取了什麼?」
 
「您馬上就會知道的!」
 
「馬上?….這又是什麼意思?」
 
喀拉!
 
話音剛落。一旁通往走廊的大門突然間打開了。
 
驚人的畫面隨即映入眼簾。
 
「善安…..菲特….還有貞德…..妳們…..?」
 
「伊萊….那個….」 「別、別一直扔視線過來啦笨蛋夏德!!」
 
菲特和貞德紅著臉羞澀地扭動身子。
 
相較之下….
 
「哥哥~~」
 
早已習慣這種穿著的善安顯格外自在。
 
她用雙手拎衣角,臉上掛著得笑容比太陽還要溫暖。
 
絲綢上織繡著細緻的圖騰,在靈燈光芒照耀下反射出美麗的紋彩。
 
粉色的衣裳包覆著素色的白袍輕飄飄的貼搭著善安的身子。
 
透明的羽衣不知道倚靠了何種特殊的力量纏繞在她的雙臂之間,像是要把她給戴上天似的。
 
菲特、善安、貞德。三個剛洗完澡的女孩,不知怎麼沒換上原本的服裝,反而穿上了一身宛如仙女般的嫦娥衣裳。
 
「啊啦啦~~~看來我的公主們都準備好了呢~~~」
 
知世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令我背脊一愣。
 
完蛋了…..!因為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代價上的關係,所以我忘記了這件極為重要的事情。
 
身為靈界之神的知世有個特別的興趣,為了達成這項特殊的嗜好,她甚至膽敢解開封印著數十隻上古異獸的秘術經書-山海經。
 
喀擦-!
 
「很好!很好!公主們這種自然的表情最棒了~~~」
 
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支單眼相機。知世捲起袖子並用白布繩緊緊綁住,露出白亮亮纖細的手臂。
 
攝影。這是知世個人的興趣。但與其說是興趣,她對這件事情的執著甚至可以稱上是狂熱…不對!是發瘋的地步。
 
頭上也綁著白布條,像是參加婦女運動會抱著必須拿到超市特價禮券決心的年輕媽媽桑。眼裡燃燒起來的幹勁幾乎可以將全世界的溫室效應都歸咎於她。
 
「來!來!來!公主們,到這邊來!…………這鏡頭很棒呢…喔齁齁齁~~~」
 
嘴裡發出與公主這種高潔身分完全搭不上邊的怪異聲響。
 
手上單眼相機的快門更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跳動著。
 
這傢伙….快門按的這麼快為何不乾脆用錄影阿?
 
看起來亂白癡的…..
 
「伊萊……不、不要一直看這邊啦…..我衣服還沒打理好…..」
 
菲特一手抓著飄動在半空中的羽衣一邊束著腰間的繩帶。
 
「啊…不是。我這…..」
 
被菲特這麼一說,我趕緊把視線扔到別處。只是腦袋裡仍無法忘記她穿著完美的容貌。
 
不同於中式傳統的設計。菲特身上那件衣裳彩深黑色的設計。然而金黃色的圖騰卻像是被賦予了生命,發出呼吸一樣的緩慢發光著。一點一滴的跟著菲特的體溫、心跳還有吐息不斷地在改變。
 
很漂亮,漂亮到甚至讓我差點忘記呼吸。
 
如果說善安那模樣是春暖的太陽,那菲特這樣貌就宛如夏夜的星空,不斷的閃爍著。
 
「善安。這衣服真的不太方便耶….. 伴手絆腳的…...為什麼妳穿起來那麼自在啊?」
 
還沒能習慣這身”礙手礙腳”穿著的貞德步履蹣跚的走來。
 
水色的肚兜包覆住她纖細的腰圍,雪白的衣料纏繞著她本就白皙無瑕的肌膚。那畫面比封藏在大英博物館中的圖畫還要美麗。
 
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那看似有無的依群。本身像是由可視化布料所製成般的不停泛著冬天細雪飄落的景色。
 
不對。那畫面比可視化布料、比投影……比起當今這世界所有顯示科技都還要清晰生動,就像是真的在她的衣裳中看見大自然一般。
 
我無法形容。
 
那冰晶潔白的美貌是如何將貞德這個少女與她的力量襯托得如此完美。
 
「夏德桑~~麻煩您先等等喔。因為今天的主角是公主們~~麻煩您在一旁先休息一下吧。」
 
像是被丟棄的寵物,被知世甩了甩手示意”閃邊去”。聽到她的聲音後我這才。
 
我這才意識到位於牆壁上的時鐘秒針早已走過至少三十格去了。
 
「我、我知道啦!」
 
 
無奈之下我只能靠著硬梆梆的木質椅背,忍受著知世相機裏面不斷發出來的閃光攻擊。
 
原來如此…..
 
貞德跟菲特兩人所加起來的那十個代價所指的就是她們穿著嫦娥衣裳的寫真嗎?
 
知世這傢伙………………..居然用這種東西當代價……
 
也太…….也太………..太划算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58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h34525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水電工系列 魔法少女的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大家
洛克人攻略文在我的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