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4-5 覺醒

作者:黑天│2020-10-11 12:13:38│巴幣:2│人氣:22
吭、叩、啃——
「紅雀學徒獲得勝利;請雙方行禮……」
在磨刃祭當天,包含導師在內,所有要參加的人都來到了神殿裡的戶外訓練場中。
而場地的中央;當負責擔任裁判的祭司(Priest)高聲宣布完贏家之後,便開始用土屬性魔術簡單的清理場地後,呼喚之前用抽籤來分配的組別上場。
不只在學徒們(Un-Blooded)的休息室內,甚至在導師(Blooded)間都能感受到一股與名稱不相符的緊張感蔓延在其中。
由於族規禁止內鬥,再加上舉辦『磨刃祭』是為了讓學生證明自己已經準備好了;所以比賽的過程都只會被神龍、祭司、導師們和上場的學生看到而已。
這麼做也同時想要減輕學生們在心理上的負擔。
為了預防有人想趁機偷學部族的武術,也同時避免有人趁機綁架學生;這一天同樣的,迦南族是不對外開放;違者將依迦南族自治條例,依法就地處刑。
所有的森林守衛都會負責在外巡視;而有擔任導師或家長的人則負責在會場內的秩序。
「雙方互相行禮完,就可以拿出武器備戰了;要注意!只能使用四階以下的強化和攻擊魔術,並且只能使用主武器和副武器,身上只能有基本的防具和兩個護符,除此之外的所有手段都視作違規;交戰途中如有失去意識、神殿交給你們的護符粉碎,或無法戰鬥等情形都算輸,但不可以下殺手,否則就失去資格;沒問題後開始動作……」
當祭司再一次的講解完規則後,兩位學生便在眾人的目視下,開始了彼此的第一場戰鬥。
「哦~比想像中精彩的呢……」
「是、是啊……」
神龍專屬的觀席臺內,由於現場只有他們而已,所以斯綺麗才能悠閒的躺在位子上觀看學生的戰鬥。
「不過居然為了不讓不小心打死人的狀況出現,還特定製作能夠承受傷害的護符;不錯呢,火龍越來越有領導者的風範了……」
「哪裡!非常感謝老師的誇獎……」
面對斯綺麗高興的誇獎,神龍卻感到莫名的緊張,小心翼翼的回應她。
不過斯綺麗並沒有因此感到不悅;而是靜靜的喝著由草藥跟香料泡出來的茶水,心情愉悅的觀看著比賽。
「喂,斯姐,差不多該放我離開了吧?」
然而卻有一道聲音打斷了這悠閒的氣氛。
仔細一看便會發現潔米奈不知為何,不開心的鼓起了臉頰,用粗魯的語氣對斯綺麗說話。
「別鬧了,偶爾讓那傢伙表現一下吧,畢竟那傢伙好歹也是銀兔的導師,我們在一旁只會礙事罷了……」
斯綺麗非常正確的言論,讓無從反駁的潔米奈只能將臉頰鼓個更大。
「明明就是斯姐不喜歡看到我跟小莉一天到晚待在小黑身邊;說得好像很為他著想一樣,其實斯姐很想一直黏在小黑身邊吧?」
「哈?」
聽到潔米奈莫名其妙說著,讓斯綺麗用讓旁邊的人都會害怕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小妹。
不過這並沒有因此讓潔米奈閉嘴,反而還繼續說著。
「斯姐只是在忌妒我們可以跟小黑盡情的撒嬌而已……」
「……我大概猜得到是誰灌輸妳這些事情的;還有別鬧脾氣了,給他們兩人一點相處的時間,不管是對那傢伙,還是銀兔來說都是很重要的……」
即使斯綺麗耐著性子要潔米奈忍住,但她還是非常不悅的,用眼神表示抗議。
「不、不過,老師,讓他們獨處真的好嗎,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誰知道呢……」
神龍戰戰兢兢的對著斯綺麗提問,但對方卻態度輕鬆的回答他,讓神龍感到更加不安。
「老師……」
「放心吧,小黑那個膽小鬼是不可能對銀兔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畢竟他最重視的,就是白色了……;不過如果真做了,我會好好修理他的……」
「是、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知道斯綺麗生氣起來有多可怕的神龍,因為回想起可怕的回憶,不斷顫抖著。
「哈啾!」
「沒、沒事吧?」
「嗚…看來是有人在說我的壞話呢~」
突然的噴嚏打破瀰漫著的沉默,似乎還稍稍紓解了一些緊張的氣氛。
訓練場的地下休息室裡,學生們面對著人生第一次的大事而緊張著。
在要求獨立的氛圍裡,還是有不少導師們感同身受的待在學生們的身旁,盡可能的減輕他們的負擔。
「嗚…小、小、小兔子,小心一點啊,還有要保護好護符啊!雖然妳的對手是槍獅那個不會耍小手段的笨蛋,但難免會有跟萬一,還是要注意一下啊!」
「好好好,你冷靜一下吧……」
明明就沒有要上場,但待在銀兔身邊的布萊克卻表現的比本人還緊張;讓她必須在做準備的同時,還要忙著安撫他。
也因為這樣,銀兔本人的心情似乎也沒有之前那麼緊張了。
「要、要注意對手會跟妳打拖延戰的風險哦!但但但但也不要要急著想解除戰鬥啊……」
「是是是,我看你還是安靜一點比較好吧……」
聽到銀兔這麼說,讓布萊克沮喪的開始垂頭喪氣。
「抱歉,這是第一次擔任導師,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該擺出什麼樣態度才好……」
「就算你這麼說……其實我覺得你已經表現的很好了,但如果扣掉你說話方式的話就更好了。」
「欸~我就是辦不到勒~怎樣~」
「你這傢伙真的有夠煩的……」
兩人像平時一樣閒聊時,通訊用的魔導器傳來了聲響。
「加油吧!斯綺麗說了如果沒過的話,平時就要加倍訓練,所以千萬別輸啊~」
「咦~我、我知道了,那我上場囉……」
「嗯,掰掰。」
短暫的道別之後,銀兔深吸了一口氣後,便帶著自己的裝備上場了。
「那麼,我也差不多該去觀戰了,真希望別出什麼事吶~啊,糟糕,立旗了……」
當銀兔消失在眼前時,布萊克一邊愉快的說著,一邊帶著自己的東西,前往妻子們的所在地。
「那麼,請雙方開始行禮……」
烈陽高照,晴風萬里的天空下,銀兔拿著最近愛用的雙手劍應戰。
Do~
隨著熟悉的旋律響起,銀兔頓時便感到了力量開始湧現的錯覺。
「看招!」
沒等銀兔做好準備,槍獅便心急的投出自已的長槍後,拔出雙刀往前奔跑。
「!嗚……」
成功閃避長槍後的銀兔,用劍身防禦住了對方的斬擊。
不料對方卻沒有因此放棄,而是繼續對劍身猛烈的攻擊。
Mi~ Re~
長槍所發出聲音,讓銀兔開始有種力氣正緩慢流失的感覺,反之,槍獅的攻擊速度則越來越強烈。
「一、一、二……就是現在!」
只能不斷防禦的銀兔在心裡數著槍獅的攻擊規律;而當他準備進行下一次的重擊時,銀兔便見機將雙手劍當成扇子一樣,狠狠的將槍獅往左甩。
「嗚…………!」
面對突如其來的衝擊,讓被打出去的槍獅只能咬著牙苦撐;但不等自己站穩,銀兔就轉了一大圈,趁機將手上的大劍甩向他。
「什!」
槍獅還沒來的及驚訝;化身為砲彈的大劍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了過來,隨著大量的粉塵,直直落在他的身旁。
「可惡,最後果然還是打偏了……」
不理會待在原地,冒著冷汗的槍獅,銀兔邊抱怨邊拔出許久沒用的木劍,準備再次應戰。
「妳的戰法也太狠了吧,妳好歹也是女孩子吧!每次都表現的像個野人一樣,妳乾脆叫猩猩好了!」
「我才不想被只會橫衝直撞的笨蛋這麽說勒!」
兩人完全把考試放在一旁,開始互相叫罵著。
「可惡……結果只能使用那個了嗎……」
見到銀兔準備用魔術攻擊自己,讓槍獅驚覺不太秒,趕緊拿出前幾天收到的特殊護符。
輕輕的在像石頭的護符上頭施加力道,護符便應聲粉碎,藏在裡頭的加護便蜂擁而出。
「原來這就是那傢伙說的……好了!」
感覺到自己的腳步變得更加輕盈,讓槍獅鬥志盎然的,往前邁進。
「那是……?」
待在觀戰席的神龍,用牠那黃玉般的雙眼,在看到了槍獅身上的變化後,驚訝不已。
而在一旁斯綺麗和潔米奈,則是興致勃勃的看著下方的戰鬥。
「那是『解放護石』是大戰時期發明出來的魔術裝置,平時能夠像普通護符一樣給予低頻率的持續性強化,但遇上生死交關之際,又能像精靈寶石一樣,給予短時間的高強化;不過缺點高強化後強烈後遺症,以及跟魔像一樣的內燃性就是了,畢竟一顆精靈寶玉就要上百枚金幣了……」
突然向在場的眾人解釋完了之後,布萊克便在神龍的注視下,坐了下來。
「怎麼?我給那小鬼的是即將廢棄的哦,使用完之後的只會肌肉痠痛而已哦~」
「唉,算了,光跟以前相比,你現在的作法已經熟練了不少,再說如果沒有那個的話,槍獅大概也打不贏她吧……」
放棄追究的神龍,選擇將注意力放在比賽上。
「唉呀?」
早已做好有會被怒罵的布萊克,一見到神龍作出超出預期的舉動,讓他有些茫然的坐到妻子們的身旁。
隨後,場地便有傳了一道雷光。
仔細一看,原來是銀兔為了讓槍獅停下,而使出的落雷。
當然沒有打中速度被強化許多的槍獅。
只見當他快速的逼近,準備揮下一刀時,銀兔便趁機聚用小火球將他擊飛,並隨後衝了上去。
「嘻嘻嘻……」
原來槍獅逼近銀兔,是為了藉此欺騙她,好拿回自己愛用的長槍。
「來吧!」
隨著愛槍回到手中;在一陣高聲呼喊之下,槍獅也直直的衝向銀兔。
兩人沒過多久,便又開始了不曉得第幾次的攻防。
「居然在那麼近的距離下就施展魔術,就算是二階也太亂來了吧,老師?」
看到銀兔使用著不曾見過的戰法,讓神龍用譴責的語氣這麽問到,無奈的看向斯綺麗。
「那孩子學得還真快,那招我明明才使用過幾次而已,她就這麽快學起來了;我開始明白為什麼會有不敢收她了……」
不過她還是一如往常的不太在乎,只是有些感嘆的盯著比賽。
「而且居然連快速詠唱都教她了……」
見到銀兔用即使同年齡的孩子也沒辦法模仿的速度,在接二連三的攻勢中,不斷的穿插大大小小的魔術;讓神龍相當的佩服。
「不不不~我只有稍微跟小兔子提過快速詠唱的幾個方法而已……大概是她在跟斯綺麗對戰時學會的吧……」
恢復成平常樣子的布萊克,苦笑的這麽解釋。
「喝……!」
不過就在眾人還在閒聊時,銀兔便被槍獅的長槍給甩飛了。
看來槍獅是把長槍當成棍來使用了;然而早已傷痕累累的他,只能舉著槍疲憊的喘著氣。
「嗚……」
同樣的,第一次被擊飛的銀兔,也疲憊的用劍將自己撐了起來。
「可惡……我絕對不能輸……」
顯露出比槍獅還疲憊的銀兔,正努力擠出所有的力氣,身上開始微微纏繞著不明的魔力。
相比之下,槍獅也因為突然的無力感,而感到更加疲憊的樣子。
「時效到了嗎?可惡……」
知曉原因的槍獅,為了不讓銀兔趁機從自己這裡贏走勝利,趕緊捏碎第二顆護石。
隨後大量的力量就跟剛剛一樣,寄宿在自己身上。
再次重新體會這種感覺的槍獅,發揮出跟剛剛不一樣的臂力,往銀兔的方向再次突刺。
「…………咦?!」
就在槍尖還沒傳來碰觸敵人的觸感前,槍獅便在剎那的時光間,連同僅存的護符一起被打飛了。
「那……是…?」
當認知到自己已經輸的情況下,槍獅發揮僅存的注意力,勉強所捕捉到的是……
莫名其妙長出火焰耳朵和尾巴的銀兔,以及隨之而來的薄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49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歡樂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魚達
魔武對決,加油。

12-22 03: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rishna0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4-4風平浪靜... 後一篇:4-6不信任...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哀桐生可可畢業的人
桐生可可被迫畢業,除了因為中共和憤青,也因她侵害了資本的邏輯?問題在於沒有消費者行動?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