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第三章 兩個人的夢

作者:黑天│2020-10-10 22:45:18│巴幣:2│人氣:42
當自己張開眼睛時,最先看到的是一片被紅色渲染的夜晚。
稍微豎起耳朵,卻聽見與平時的歡笑極為相反的,讓人感到痛苦的聲音。
回想起事情的經過後,自己才終於理解了。
被流彈波及了,而身旁的好友兼侍女,則犧牲了生命保護了自己。
「嗚嗚嗚……」
一發現到這件事,眼淚就不自覺的跟著頭上鮮血流了下來,而右腳也傳來了陣陣的疼痛。
往周遭望去,看到的卻是比想像中還要慘忍的畫面。
大量的同胞被殺,無法抵抗的人不是被釘在十字架上活活燒死,就是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朋好友被燒,聽著他們被燃燒時的喊叫。
「不要啊啊啊啊啊——」
這句話就像是詛咒一樣,不斷的在現場重複著一樣的話語,一樣的動作。
男人生前最後的景象卻是女兒和老婆被身穿鎧甲的人類強姦的畫面。
女人要嘛被人按壓在地,看著女兒落得一樣的下場,要嘛就是被火焰燒死。
孩子則被迫看著父母跟好友悽慘的下場,雙眼已經失去了希望,受不了的要嘛倒在地板上嘔吐,要嘛趁機逃跑了;只是逃跑的下場,最後不是被人強姦,就是餓死在森林裡。
而脆弱的老人紛紛都在抵抗中死了,或是被燒死,好一點的則是被砍死……
在這樣的地獄裡,耳朵還能不斷聽見殘酷的笑聲,就像是惡魔一樣,不斷的嘲笑我們、玩弄我們。
還能看到身穿高階祭司的人,手裡拿著板子,對著剩下的人寫著什麼;隨後對那些人套上鐵製的項圈。
隨即我們馬上就理解到了,牠們是要拿去賣掉的啊……
無力的我們只能祈禱,對著被他們稱為『惡魔』的神祈禱;希望這痛苦的一切趕快結束……
然而我們只聽到了,藉由神明所贈與我們的力量,聽到了。
『死去族人們的悲嘆聲』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著「好恨啊」、「詛咒他們」的聲音不斷從腦中傳來,可以感受得到他們的恨意如同蟲子一樣爬了上來,感受得到他們生前的痛,感受得到他們恨著做出這些事的人類與無處不在的白色十字架。
再加上周圍悽慘的叫聲,幾乎壓垮了我們的理智。
「不要啊、不要……」
受不了的姐妹(sister ) ,噁吐在地板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悽慘的不斷在地板上打滾喊叫著。
勉強撐住的我試著不斷呼喊她,試圖幫助她恢復理智。但成千上百的呼喊聲,已經淹沒了我的聲音。
不行,不行啊……
我看著已經捲窩在地上,不斷抽搐的姐妹(sister ) ,想要擁抱她,卻辦不到;試著想要讓她恢復理智,但我的聲音太小了。
當我不斷的想幫助她時,突如其來的爆炸響起了。
什、什麼?
一場突如其來的爆炸,不僅帶走了騎士的生命,還連帶波及到了族人的性命。
「發、發生什麼事了、呃……」
沒過多久,一群似乎是兇手的人闖了進來,對著騎士狂射魔術。
而這其中,有一個拿著劍的人影,從襲擊者中衝了出來,砍倒了幾個騎士,還把原本架設在附近的十字架給摧毀了。
「好了,結界已經被消除了!先鋒隊趕快去摧毀剩下的;術士先架設結界保護醫術人員和受傷的人,剩餘的先趕快去阻止馬車,別讓他們把人給載走了……」
那是一個明明穿著古代祭司的服裝,卻帶著沙漠王國無邊帽的少年。
儘管他外表年幼,卻熟練的對著其他人下達指揮;而其他人收到命令後,也沒有表示不滿,乖乖的聽從他的指揮。
無邊帽下露出的金黃色頭髮,以及天空般藍色的沉穩雙眼,明明看起來比我年幼,但比我們還十分可靠;就彷彿是在黑夜中照亮一切的太陽一樣。
總覺得似乎能相信他們的樣子,看到他們剛剛的舉動,讓我重新抱持著希望,拼命的對他們呼喊。
「奴隸救到後就先找鑰匙,不行的話,再用秘術。」
「了解了!那阿爾文大人呢?」
「我先去找神子,不管她還活不活著,都會成為我們在照顧其他人時的關鍵……」
「是……」
交代完事情後,那個叫阿爾文( Alvin )的少年便帶著手中的劍,直直的往我們走來。
「抱歉,因為還要救其他人,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
少年拿著有著黑白羽翼的雙手劍(flamberge),理所當然的來到了我的面前。
來自沙漠王國的無邊帽下,藏不住的金色短髮,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微微的閃耀著。
即使身在夜晚的包容下,那雙宛如天空般的眼睛,也依舊保有著自己的色彩。
好、好可愛啊啊啊啊啊!!!!!!!
「咦?」
仔細一看,他看起來才十三、四歲而已,而且還長著一臉娃娃臉。呀~姊姊我不行了。
「喂~快醒醒啊,我們要走囉~」
不知不覺間,那個叫阿爾文的少年就已經抱著姊妹( sisters ),開始催促著我。
ㄟ!話說,你居然看得到我!!!!
「這反映也太慢了吧!」
不過沒想到你居然抱得動姊妹( sisters )啊,不會覺得重嗎?她最近增胖了不少呢……
「我倒是覺得妳不該把這些事說出來吧;出賣自己的姊妹( sisters )可不好喔,月亮的神子大人。」
什麼啊,原來你知道我們的身份啊。那你應該也知道白教會盯上我們的原因吧?幹嘛要為了我們,面臨被屠殺的風險呢?
「唉呀,關於這件事就不用擔心了,因為我們已經輸了啊,在很早以前就已經……」
咦?………
這是甚麼意思……這句話我問不出口,只能在心裡想著這句像是隨口說出的話裡,究竟包含著多少千頭萬緒,只能默默的盯著那個過於年幼的他看而已。
「雖然我是因為受芭絲特(Bastet)的委託才來的,不過也只是剛好順便而已。」
似乎是察覺到我的心情了,所以他笑著轉移話題。
吶,我們以後該怎麼辦啊?
面對像是太陽的他,宛如薄霧的我拋開了生為年長者的尊嚴,無助的問道。
「放心吧,直到妳們安頓好為止,我都會幫助妳們的,我可不會棄朋友( Alvin )不顧的。」
看到這樣的我,他隨口就說出,像是謊言般的承諾,而我也盲目的相信了。
後來我才知道,這份承諾到底有多沉重‥………

這是怎麼回事!
幾個星期後,在確定白教的屠殺結束後,所有沒有受傷的倖存者聚在一個廢墟中,討論著今後的事。
在場的黑貓族和被稱為阿爾文密教的人,都面有難色的看著身為主席的阿爾文( Alvin )。
我是在之後才知道他並不是跟我一樣的神子,而是真正的神明大人。
知道這件事以後,我整個人陷入了一片混亂;而當事人則露出了一副惡作劇成功的笑容給我看,讓我事後不斷的對他抱怨。
順便一提,密教裡也只有少數人知道他的身份而已;據他的說法,似乎是因為神明之間規定,所以不能透漏給太多人知道。
話題扯遠了,總之當大家一提到姊妹( sisters )的去處時,都顯得面有難色,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反正講東講西,他們根本沒有打算要帶姊妹( sisters )走。
雖然我知道姊妹( sisters )現在的狀況沒有辦法進行長途遠征,但馬上就要拋棄她,我實在非常生氣。
真讓人火大………
心裡有些怒氣的我稍微瞥了一眼面有難色的阿爾文。
「我明白了,那就按照之前的預定吧,分成三隊,一隊跨越地中海,前往沙漠王國;一隊跟著游牧城市走;另一隊往東方走吧。」
「那……神子大人怎麼辦?」
「放心吧,她就由我照顧吧,我會獨自把她帶到迦南族去的!」
聽到這個問題,阿爾文露出平常那種傻傻憨憨的笑容宣布。
不過其他人聽到後,都紛紛低下頭。
但就是沒有人想要出聲…………
真討厭啊……

當會議結束以後,所有人都用剛發明出來的魔法陣,《定點轉移》離開了這裡。
為了不被『白教』發現,還特定將設置的地點分開,並進行隱藏。
雖然《定點轉移》還沒被『白教』發現,但遲早有一天會發現的,而為了盡量拖住他們的腳步,每次都會留數個能快速移動的人來抹除魔法陣。
「呼~」
當確認所有魔法陣都被抹除到無法復原的狀況時,阿爾文才鬆了一口氣。
為了預防萬一,阿爾文讓其他人先走了,只留下他一個人。
雖然一開始有很多人秉持著反對的意見,但阿爾文還是堅持要獨自一人,而且還有事實證明,即使被關進能讓魔術弱化的結界中,阿爾文也能全身而退;自然而然,每次抹除的工作,都交給他自己一人來完成。
不過我是覺得他其實能多依靠其他人會比較好,但能跟他並肩的人實在太少了。
我無聊的在一旁看著他作業,並在心裡短短的抱怨。
因為現在的我既沒辦法照顧姊妹( sisters ),據點裡別說聽見我說話了,甚至連看得見我的人都寥寥無及,所以我就拜託阿爾文用他的神力來想辦法帶我來了。
雖然要遵守幾個麻煩的規則,但因為我被他的神力包裹住,所以『白教』的神聖術打中,也不會直接消失或弱化,所以這方面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看到妳還是這麽有精神就太好了,我還以為妳會因為他們的決定而生氣呢。」
在我四處飄盪的時間裡,結束工作的阿爾文已經站在門口,金色參雜黑色的頭髮,即使在紳士帽的隱藏下,依然十分明顯;他那雙一黑一藍的雙眼直直的注視著我,用熟悉的笑容,溫柔的迎接我。
啊、啊~美少年的笑臉還真是永遠都看不膩呢,真可愛。
「我說過別用可愛來形容我了吧,老實說我感到厭煩了。」
聽到這句話,讓阿爾文露出不悅,對我表示抗議。
唉呦,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啊~誰叫你比同樣是十三、四的女生還可愛,要直接說你是女孩子搞不好還有人信呢。
「啊哈哈,那還真是感謝妳的誇獎囉,那麼我們也差不多該走囉。」
聽到我這麽說後,他無力的發出回應,並舉起手。
而我也還無疑問的回握住他那雙嬌小,但比誰都可靠的手。
「那麼,一、二……」
還沒等話語落下,我們眼裡的景色就瞬間馬上變成了另一種。
這就是阿爾文獨自留下來的主要原因,雖然有我這個人們都看不見的偵察兵幫忙,但還是比不上他的能力。
據說是只要心裡想去的地方,都能到達的樣子;不過去到那裡能不能活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撇除掉環境本身的問題,他的那股能力甚至連結界都能穿越,實在是令人畏懼。
但由於之前講過的『規則』,所以他不能過度干涉這場戰爭,實在讓人可惜。
當確認周圍都沒有人了以後,我們才開始往據點前進。
之前就已經講好了,這次會議結束之後,就得馬上動身,否則『白教』很快就會為了抓剩下的人,而開始行動。
之所以不馬上傳到據點,是因為那裡除了姊妹( sisters )以外,還有幾個願意照顧她的人在。
阿爾文的名字已經夠顯眼了,要是在被她們看到這股力量的話,估計他的密教又要新增幾個教徒了吧。
雖然我是覺得沒差,但他本人似乎覺得很困擾的樣子,所以我就不管了。
啊,對了,這麽說起來還沒問他……當我們快步走向據點時,我突然想起了在會議上很在意的東西。
吶,你在會議上說的是真的嗎?你說你會照顧姊妹( sisters )?
「是啊,怎麼了嗎?」
聽到我的問題,阿爾文二話不說的回答了我。
啊,看到他認真的臉,我就知道了他是真的不清楚我想問什麼。
但……要實際說出口感覺也挺為難的……
那、那個,可是你想想嘛,姊妹( sisters )的狀況也不見得會好起來,你很有可能要照顧她一輩子喔!
我已經盡可能的暗示他了,拜託不要連這種事都要我明說啊,你這個木頭神明!!!
「欸~但我的身體從石頭裡生出來的喔。扯遠了,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妳放心吧,畢竟我的時間很長,照顧人的一生根本不算什麼。」
啊,看來他根本不懂我想問什麼,不過算了,不知道也罷,省得我費那個心了,哈哈。
「嗯?~」
當我們進行著雞同鴨講的對話時,不知不覺就回到了據點。
來到木製的門口後,阿爾文用右手握住門把,輕輕將某個東西用左手壓在門的某個位子後,開始注入了魔力。
左手裡的東西開始發光時,右手將門把往與平時相反的方向轉去。
原本前後打開門,瞬間變成相反的;而往裡面看去,可以發現裡面的空間比跟外面看來,還要寬敞許多。
「阿爾文大人!」
原本來探察的貓族女祭司,一看到是阿爾文,便欣喜若狂的跑了過來。
「啊,抱歉,明明大家都走了,還要強迫妳們留在這裡。」
看到這樣的她,阿爾文便對她說了聲抱歉。
根本不會好嗎,你看她一副很開心的樣子,乾脆直接把她們留在這裡直到終老好了,一群偷腥貓。
明知道穿著黑貓族的傳統服飾會被殺掉的,還故意穿著那種不符合現在環境的服裝;雖然阿爾文似乎理解成那是為了能夠強化黑貓族傳統魔術才穿的,但作為最熟悉這種魔術的我能肯定,根本不是那回事。
反正妳們這麽做也沒用,阿爾文早就有喜歡的人了,妳們根本連皮毛也算不上,哼!
而且要是我能順利出身的話,身材絕對比妳好上許多!根本不需要依靠那種露胸又露腰的裝扮,我、我絕對也能攻陷他的。
看到同族那種很明顯想要勾引他的樣子,再加上每次阿爾文與她交談時,視線似乎總會不自覺的朝她裸露的部位看去;讓我忍不住將一直牽住的手抱住。
雖然是靈體,所以一般人根本不會有感覺,但作為神明的他,似乎能感覺到的樣子。
只見他在交談時,加強了握住我的力道。

在花了一段時間後,阿爾文才將屋子裡剩餘的人全數送走。
「抱歉,妳等的很不耐煩了吧。」
終於抹除完她們的魔法陣後,阿爾文才帶著抱歉的表情來找我。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認為我剛剛的所有行為,是想要趕快見到姊妹( sisters )的舉動了。
什麼嘛,大笨蛋……
「抱、抱歉,我表現得太明顯了嗎?」
聽到我的呢喃,似乎讓他認為自己傷到了我的自尊心了。
不過他這麽想也沒錯啦,他確實傷到了許多了的自尊了……
好了,我們走吧。
「嗯,走吧……」
我們默默的再次牽起彼此的手;這已經是我們這幾個禮拜的默契了,每當我想要前往姊妹( sisters )的房間走去,他都會獨自牽起我的手,陪著我去。
明明有那樣的洞察力,為甚麼就不能在精明一點呢……
當我這樣想著的時侯,就已經來到了她的房門口。
門口旁還放著已經整理好的行李跟必須物品,看到之前那些人還是有好好的履行自己的職責,就讓我稍微放心了。
不過即使過了那麼久,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讓我的手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並更加不安的握著阿爾文的手。
「放心吧,我會陪在妳們身邊的。」
當他說完這句話後,便馬上打開了門。
……………………
門後的世界安靜無聲,且陰暗無比。
看著這樣的世界,我和他默默的闖了進去。
沒過多久,便會發現房間的主人,正無力的靠在牆壁上。
姊妹( sisters ),我們來接妳了喔。
我無力的對眼神死去的她說道,並抱住她的身體。
「啊、啊、啊……」
似乎對我的話有所了反應,姊妹( sisters )發出了微弱的聲音,想要對我說什麼。
沒關係,我在這裡哦,我就在這裡喔。
聽到她的聲音,讓我不自覺的想對她這麼說。
在那天以後,我原本以為姊妹( sisters )會像以前一樣好轉的,但沒想到她卻變成這個樣子。
當時診斷的醫生說,她似乎是因為承受不住那一天的打擊,導致精神受到了嚴重的創傷。
她無法自理自己的生活,也無法進食,甚至有時會像是回想起那一天的記憶一樣,不斷的哀號。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拼了命的對她道歉,同時也譴責著自己在那時的無力和樂天……
至於阿爾文只是在一旁默默的看著我們,他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等著而已。
一直一直等待著……

吶,阿爾文……這樣真的好嗎?我們可沒辦法付你什麼喔。
我重複著不曉得第幾次的話題,在篝火旁默默抱著被矇住眼睛的姊妹( sisters )的阿爾文。
矇住眼睛,是因為她只要看到火或類似的光源,似乎就會想起那一天的事,而變得非常激動。
抱著她,是因為入夜時的森林非常寒冷,更何況我們貓族平時的體溫本來就非常低,為了不讓她感到冷,阿爾文常常會這樣子抱著她睡覺。
我絕對沒有感到一絲羨慕……
在那之後,我們離開了小屋,並盡可能走在隱密的路上。
我們因為害怕『轉移』之類的快速移動會對姊妹( sisters )的病情惡化;無奈之下,阿爾文只能帶著大量的行李,背著虛弱的她慢慢前進……本該是這樣的。
他一開始先將所有的行李收進帽子裡;然後用斗篷將姊妹( sisters )包住後,用比常人還快的速度,輕鬆的背著她前進。
雖然聽說神明進入人類世界後,會弱化許多,但神明真不愧是神明,只用三天的時間就把預計五天的行程給走完了。
再加上周圍的魔獸或肉食系的動物似乎都能依循本能的害怕他,所以幾乎都沒有遇到危險。
唯一讓我掛心的事,他的外表……
每當我們離西方越遠,又或者是當『白教』的勢力又擴大時,他身上就會產生某種改變。
之前還沒那麼嚴重的,但現在,那雙如天空般閃耀的雙眼,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了黑夜;接連那金色的頭髮,如今也只能在取而代之的黑髮上找個幾根而已。
雖然他本人要我不要擔心,但經過姊妹( sisters )的那件事後,我對發生在周圍的人的事都難不去在意。
或許是察覺到我的變化,所以他每次都會不厭其煩的陪著我聊天。
「哎呀,我本來就不奢望從妳們身上拿到什麼了。」
聽到我不曉得第幾次的詢問,他依舊保持著跟之前一樣的態度來回應我,彷彿現在這樣就讓他很滿足了。
但對此感到不滿足的我,卻沒有接受他的說法,而是拼命的在他身邊圍繞。
但、但你應該也想要有自己的時間吧?更何況你說會負責我們的一切,難不成你連結婚之類的重要大事也要負責嗎?
「嗯~」
聽到了我的話後,阿爾文稍微想了一下了。
看到他似乎沒想過這類的問題,我不知怎麼的,安心了下來。
隨後我發現他正用空著的那隻手,溫柔的摸著我的頭,對我露出往常的笑容……
阿爾文?
明明在笑著,但他的眼睛卻我有種感覺在哭的錯覺,讓我下意識的盯著他看。
「沒問題的哦,如果妳們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做妳們的對象哦,畢竟在所有動物中,我最喜歡貓了嘛。」
聽到他講出這種毫無浪漫的話,讓我有點失望;但又有點對於自己是他的『最喜歡』而感到開心。
不、不對,我要說的才不是這個!我想說的是,你可以不必為了我們而費心!就算你想要有一點……!
當我想開口教訓他時,他悄悄的用空著的那隻手,將我抱入懷中。
呵、呵、呵……
從出生起,就只有姊妹( sisters )會陪在我身邊;而我一直以來,所感受的一切也都是她給的,這還是我還是第一次被感受到其他人的溫度……
阿爾文溫柔的將我們抱在懷中;那感覺就像是在太陽下睡午覺一樣,讓人安心。
「別擔心,我一點都不會感到厭煩,也不會放棄妳們的。不管生者還是死者,世間萬物都是我的朋友哦,所以就算稍微偏心一下,也沒關係;妳們也可以盡情跟我撒嬌,因為神(我)已經許可了啊。」
聽到他這麽說後,我也不在多說什麼了。
只是靜靜的窩在他懷裡,往旁邊看去,發現姊妹( sisters )已經睡著了。
什麼嘛,儘管我認為這很不應該,但還真羨慕她每天能被他抱在懷裡。
這真的溫暖到連我都想睡了呢……
當自己張開眼睛時,最先看到的是木製的天花板。
看來是因為昨天的話題,讓姊妹( sisters )想起了之前的事了吧。
即便在那之後已經康復了,但如果刺激稍微過強的話,姊妹( sisters )的還是會稍微變得跟之前一樣,真讓人擔心。
清晨的陽光緩緩的滲透了進來,我稍微擦拭了臉上的眼淚。
而空氣的寒冷,則提醒著我身旁有個明顯的熱源存在。
「呼……」
一轉頭過去,便會看到十三、四歲的他就在身旁,像個人類一樣,露出百看不厭的睡臉,讓人覺得十分可愛。
即使在無意識之下,他還是會加強抱我們的力道。
看到他抱著比平常還緊,我大概能猜到昨晚姊妹( sisters )在睡夢中的狀況了。
這讓我有點心疼他呢。
雖然在臉上看不到,但能在他的袖子上看到為數不多的爪痕呢。
看來昨晚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解決呢。
但一想到他還遵守的那一天說過的話,就讓我感到非常開心,還真是矛盾呢。
稍微一下,應該也沒關係吧?
我戰戰兢兢的回抱……
睽違了五百年,讓我久違的賴個床,應該沒關係吧?
把責任之類的事情拋棄掉的我,在他的懷裡,糟糕的按下暫停鍵,把現有的身心都投入在這得來不易的瞬間中,再次回歸夢境之中。
在最喜歡的氣味中,一定能做一場美夢吧。
我有這樣的確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44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歡樂|愛情|科幻|武俠

留言共 2 篇留言

小魚達
姊妹( sisters )是女僕嗎?跟月亮有關係?

12-22 01:45

黑天
繼續看下去就對了12-22 01:48
黑天
剩下的我明天再回,晚安12-22 01:49
小魚達
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身體,原來如此。

12-22 09: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rishna0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6 夜晚... 後一篇:三—2 不同的開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gerjian喜歡像素風格的人
line訊息貼:鳥控看過來 https://line.me/S/sticker/1570987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