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2-4 好久不見

作者:黑天│2020-10-10 22:40:33│巴幣:2│人氣:32
迦南族是一個生活在名為『翠綠之森』的原住民族。
那是一個位於名叫巴爾巴德的國家境內,四季如春的大森林;裡面有著十分獨特且危險的生態系統。
之所以會創造出一個實力為榮,其文化中心都建立在狩獵之上的特殊文化,有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他們的信仰。
自己的祖先、動物靈、鎮守在當地的神龍,以及最重要的太陽神—阿爾文(Alvin)。
阿爾文(Alvin),在迦南語中是親愛的好朋友。他是司掌契約與朋友的神。會出現在有困難的人身邊,並以約定或契約的形式來幫助他;在他面前,誰都不能違約,否則就會受到比死還殘酷的處罰。
在神話中,阿爾文(Alvin)殺死了一直奴役他們的邪惡的魔王並解放他們,帶著他們來到現在的森林中居住,還教導他們謀略與鍊治技術。為了感謝這個神,不辜負他所做的一切;所以迦南族人不斷的磨練自己的技術,不斷的對抗森林中的強者來保衛自己的家園;『狩獵』漸漸的成為文化中心;迦南族也成為了外界眼中,最強的民族之一。
傳聞中,阿爾文(Alvin)是來自外地的神。也因為這樣,所以只要有實力的外人願意學習並遵守族規的人,基本上都能成為部族的一員。
也因為這樣,部族的傳統與文化才免於失傳,繼續不斷的傳承下去。
當新生兒一出生時,就會在神殿裡得到屬於自己特色的動物名;在年幼時會在神殿裡,由長老(Elde)或低階祭司們(Priest)到教導本土語言、世界語言、歷史、基本魔術(法)、數學等各種知識,在這時被族裡稱為Un-Blooded(新生)。
十歲時會離開父母,挑選自己認可的獵人(Blooded)來當自己的導師,並在他的門下進行學習各種狩獵技巧。
不過如果父母是保護部族的森林守衛,或立下龐大功績的獵人則另當別論。
而在導師門下學習了三個月以後,孩子們會參加一種名為『磨刃祭』;一種由人對人,彼此手裡拿著木製武器,互相對決的特殊祭典;這同時也是學徒對導師和家人展現自己的學習成果的發表會。
不管是贏是輸,當『磨刃祭』結束之後,Un-Blooded(新生) 會晉升為Young Blood(學生),孩子就等同於在學校畢業了一樣,不用繼續在神殿裡學習;同時也是認可了現在這名導師的教導,除非有特殊理由,否則不可以再要求更換導師。
之後會繼續在導師的門下學習五年,然後獨自參加『成年禮』;也就是獨自進行狩獵一個生物。
面對一直不斷在擴大的迦南族,巴爾巴德國曾因為害怕與森林裡天然資源,而率兵攻打他們。
只是那時的巴爾巴德國要是知道森林裡有龍的存在的話,就不會下達這麽愚蠢的決定了……
在被迦南族耗到兵力殘缺,甚至還因為惹怒神龍而差點慘遭滅國的經歷下;巴爾巴德國在事後選擇投降,並用阿爾文(Alvin)的名義下,製作出了一份互不侵犯協議,來表示歉意。
不過在那之後,雙方並沒有因此斷絕往來,反而進行了一段時間的交流,並達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共識。
迦南族會選出幾名年輕的獵人(Blooded)和祭司(Priest)到國內學習,之後讓這些人來教導部族的新生(Un-Blooded),而國家則會盡全力協助他們,好能維持友好的關係。
相反的,在不洩漏鍊治技術的情況,迦南族製作一些魔道具或拿一些森林的素材送給國家,來維持目前的這段關係……

「嘿~想不到小火龍還挺努力的嘛,真是辛苦了。」

在聽完神龍所講解的歷史之後,布萊克一邊更換身上的繃帶,一邊看著飄浮在一旁的書本,說著事不關己的感想。
現在的他,在位於神殿最深處,專屬於神龍的房間裡。
原本這裡會有幾名專門負責照顧的祭司(Priest)待在附近的,不過他們都在神龍的要求下,在門口處待命。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布萊克在對其他人自我介紹時,是以與神龍有過交情的『仙人』來自稱的;雖然神龍對這個『謊言』,有很多話想說,但他十分清楚布萊克的用意,所以才以單獨閒聊的方式,像這樣與他談話。
一想到這裡,已經化為人形的他哀傷的垂下金黃色的雙眼,一頭火紅色短髮也隨之落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唉……明明可以大搖大擺走進來的,何必還要這麽繞圈子呢,阿爾文(Alvin)?」
「哎呀~小火龍,你怎麼會把我跟那個叫阿爾文(Alvin)的大帥哥相提並論呢?太誇獎了太誇獎了。」
神龍意有所指的對布萊克重複著很久以前就一直重複的話題。
不過對方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是裝傻就是否認;讓知道一切的他心中頓時充滿了悲傷的情緒,但無法做任何事的他,只能在一旁看著自己的老大哥現在的模樣。
背部有著從左到右的大刀傷,四肢還有一些擦傷;右小腿有被箭射穿的傷口,不過已經幸好當時的箭並沒有抹毒,不然就要為了避免毒液滲透肌肉裡面,而進行截肢了。
聽說是被誤會成企圖綁架小孩——雖然事後解開了誤會,但睽違了五百年,卻弄得一身都是傷回來,而且當事人還擺出一副惡作劇成功的模樣,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對了,我一直很好奇,你為什麽一直堅持要煉出肉體,而不是用靈體的方式不好嗎?」
想到這裡,神龍突然有個疑問,並對類似於大哥的他提出疑問。
「哦~這個問題嘛~」
布萊克聽到之後,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這是他在猶豫或思考該如何解釋時的壞習慣;通常這個舉動一出現,就代表接下來他要講一段又臭又長的解釋了。
「確實,化為靈體就能不必擔心物理層面的影響,受到附有魔力的攻擊,還能躲進書裡;在加上能夠以物品託運的方式,掩人耳目的四處移動確實非常方便。但由於以靈體的方式出現在他人面前,所以容易被人找到方法來限制自己或殺死;二來是因為,靈體能夠顯現,是藉由自己殘留在這世上的以太體,吸收、並轉化周圍的魔力因子,將之變換成跟自己同樣的存在後在組裝而成,而這樣的方式通常都需要長時間的不斷累積才行。所以用靈體的方式出現,不但會加速魔力的消耗,還因為考量到前者的因素,導致遇到危險時的應對手段變少。除非是像精靈、惡魔、又或者是神獸那樣,能夠透過契約,建立起無形的輸送管道,迅速的轉換那又另當別論了,不過就算此,還是會因為契約的內容、對方的素質跟一些雜七雜八的外來因素,導致實力無法完全發揮出來,但是……」
講到這裡,布萊克不顧身上的傷口;像是要展示自己一樣站了起來。
也因為他這樣的舉動,讓半途就恍神的神龍,重新豎起耳朵,聽他繼續講下去。
「如果以肉體的方式來顯現,雖然鍊出自己想要的肉體,需要大量的魔力,但只要完成了,之後只需要跟正常的人類一樣,透過飲食等多個手段方式來進行回復。不用像靈體那樣,耗時間,還時常綁手綁腳,更何況,肉體被消滅了,只需要再造一個出來就行了,這下子你明白了吧,小火龍?」
「啊、嗯,我、我明白了……」
勉強理解的神龍面對話匣子被打開的布萊克,趕緊選擇點頭附和,好結束話題。雖然這樣對他有些失禮,但如果不趕緊打斷的話,他就會不在意時間的,一直持續講到自己心滿意足為止;而每次都會耗掉一整天,或是更久,這讓神龍只好無奈的這麽做了。
不過在布萊克並沒有察覺到神龍的用意,只是無所謂的返回之前的位子上,看著飄在一旁書本。
「不過啊~我能理解為了減少青少年的死亡數量,而要求他們拜師學藝。不過磨刃祭又是什麼鬼,幹嘛弄出一個像武術大會的東西啊?要這樣還不如抓幾隻野生的動物,放進籠子裡來讓他們練習。」
聽到布萊克這麽提議,讓神龍不由得露出苦笑。
「那是為了挫挫他們的自信,你想想看,要是照你說的那樣,他們總有一天會因為自大而死的,與其這樣,不如讓他們彼此競爭還比較好。」
「嘿~這方法還不錯,確實是能有效的讓他們認清事實;還為了避免父母溺愛小孩,或造成不必要的壓力,才讓他們跟不熟的人拜師學藝嗎?還能讓他們提早獨立自主……」
「是吧,你不在的時間裡,我可是有好好的將迦南人給照顧好喔。」
聽到等同於自己大哥的布萊克,開口誇獎,讓神龍罕見的擺出高傲自信的樣子,那模樣就像等著主人誇獎的小狗一樣。
看著神龍這個樣子,布萊克反倒沒有任何不快,反而也像在為他高興一樣,愉快的笑著。
「是啊,你確實做的非常好,不過啊~小火龍,小兔子的情況又是怎麼回事啊?迦南人的水準似乎變差囉?」
「這、這個……」
聽到布萊克拋出的敏感問題,讓神龍的心情瞬間掉到谷底,難道先把別人高高捧起,在看著別人直直落下有這麽好玩嗎?……
「話別那麼說,當初還是有幾個實力的人試過了,雖然都是他們自己宣告放棄的,但至少肯定一下他們的努力吧?」
感到有些尷尬的神龍試圖幫那些勇於嘗試,但還是失敗的人講話。
只是聽到這些話的布萊克,對自己的小老弟擺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並嘆了一口氣。
「確實,認知到自己的極限並放棄這件事,沒有人能說是錯,這反而是人之常情……」
「那……」
「我感到不滿的是,到底為什麼可以在一個剛滿十歲的小孩面前放棄啊?到底是臉皮太厚,還是神經太大條啊?再怎麼有天賦,但她還是個小孩啊!每當她遇到這種事時,心情有多難過;甚至想跑出去也是合情合理吧,小火龍?」
聽見布萊克露骨、甚至有些憤怒的指責,讓神龍有些難過的撇開視線。
「唉…不過把一切推給你的我,才是那個最沒有資格說的人吧,哈哈。」
講到一半的布萊克,看到神龍的樣子,有些哀傷自嘲著。
「…阿爾文……」
「事到如今,說什麼也沒用了,既然你們辦不到,就由我接手吧,總之只要記住這次事,以後別再犯就好了……」
「抱歉,結果到最後還需要你出馬,如果是程度差的孩子的話我還是有辦法,但面對那孩子,我和長老們實在是束手無策……」
看著獨自落寞的布萊克,神龍似乎也跟著被感染了一樣,有些無力的說著。
聽到這話的布萊克,再次燃起怒火,默默的握起了拳頭……
「你該說抱歉對象並不是我,而是小兔子吧?還有,別拿自己辦不到當藉口了,小火龍?」
放棄用暴力來解決的布萊克,為了守住他的威嚴,只能一臉無奈的提醒著神龍。絕對不是因為揍他,就跟揍牆壁一樣,只會傷到自己;這是大人的表現,沒錯,這是大人的表現!
「話說回來,小兔子到底有多厲害啊?居然連你也要傷腦筋……把她的『天賦表』拿給我看一下吧。」
布萊克所指的『天賦表』,指的是一種能夠分析人的魔力波,將此數值化的魔道具。
在五百年的『神魔大戰』中,為了能夠更快速的招募合適的士兵,曾被廣泛使用,但由於『天賦表』一個人只能使用一次,一但持有者死了,表上的數值也會消失;只要能夠回收,那麼就能無限次的使用。
而在布萊克記憶裡,戰爭結束後,由於生產數量過多,所以有打算投入到日常生活中的樣子。
他這麽一問,一方面是有想確認五百年後的『現在』已經進步到哪裡了;另一方面是想看看部族是否有跟上外面的腳步。
「沒有那種東西……應該根本不需要,所以我就沒有引進了,更何況我們根本不在乎什麼適性;只要能夠狩獵,管你是用魔法,還是鍋子,誰都不會有任何怨言。」
聽見神龍發表著,完美符合迦南精神的發言,讓布萊克愉快的嘴角上揚。
「是嗎……真不錯,看來小火龍這五百年也不是白活的呢~」
「不過比起那種東西,靠你的書本來檢測,不過是能更詳細嗎?畢竟那本書是……」
當神龍準備要說出口時,布萊克便豎起了手指,做出了不可以說的動作後,他便識相的的閉上嘴巴了。
「別這樣,小火龍,要是被人聽到了,可就會壞了我想要輕鬆度日的計畫了。」
聽到他這麽說,神龍便無奈的嘆了口氣。
「唉……所以你還打算把事情繼續推給我就對了,至少告知銀兔吧,不管是那把劍,還是你的事情,她都有權利知道吧?」
「哼~嗯,等時候到了,再來說明也不遲啊,提前告知,只是在她身上增加無限的負擔而已,更——」
「抱歉,打擾了。」
一名高階的男祭司突然出現,打斷了兩人談話。
見到他無禮的舉動,心想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的布萊克選擇了沉默,將一切都交給神龍來解決。
「怎麼了嗎?」
「是,照您的吩咐,將藥草和人都送來了。」
(人?難不成……)
知道神龍想幹嘛的布萊克,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辛苦了,帶過來吧。」
「好的。」
當談話結束之後,布萊克便瞇起了雙眼,直直的盯著神龍。
而被這樣看著的神龍,發現到了布萊克的視線,馬上理解視線的含義後,也跟著回瞪回去。
而在兩人一來一往的時間裡,男祭司剛好帶銀兔來了。
「神龍大人!小的帶銀兔來了。」
「那、那個,神龍大人您貴安!」
當銀兔和身旁的男祭司兩人進到房間裡時,看見互瞪的兩人,顯得不知所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4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歡樂|愛情|科幻|武俠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魚達
和「2-2猜疑」的內容一樣是貼錯了吧。

12-22 01:10

黑天
抱歉12-22 01:14
黑天
把2-4貼到2-2啦12-22 01:18
黑天
感謝糾正12-22 01: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rishna0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3 日常... 後一篇:2-5 揭穿...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092827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聽我本人創作的ACG歌曲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