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偽之徒(4)

作者:二日夾│2020-10-08 09:53:57│贊助:34│人氣:58
*明天暫停更新一天

      那是一扇門,門板上有一個長方型的方洞,橘黃色的光就是從這裡透出,至於為什麼是一條條的,則是因為洞口中裝有黑鐵條的緣故,看上去有點像古代神話故事裡頭,關押犯人的房間牆壁和門上會有的,裡頭的人對外的唯一交流就是這扇連玻璃都沒有的小窗。

      不,與其說那是窗戶,不如說就是個坑啊!中間還加了幾根鐵條……緹菈站在離門五步遠外的距離看著那個洞如此評論著,然後覺得就這樣直接大剌剌湊上去實在不大妥當。


     如果後面有敵人怎麼辦?


     她杵在原地猶疑不決,儘管知道站在光亮處的人其實是看不到黑暗裡有什麼東西的,這或許就是「我在明敵在暗」這句形容自身處在不利狀態
的詞彙由來,卻並不是自己能夠輕敵大意的藉口。

      不過非常不幸的是,眼前這扇門估計就是這條路唯一的出口,除非她要原路返回──雖說回到教堂也沒其他出口就是了。

     於是在經過幾秒的思考,就演變成現在這幅奇怪的畫面。


      如果有其他人在場,就能看見一個妙齡少女形跡可疑,以一個微妙的姿勢整個人貼在牆上……是的,整個人,包含她的四肢,那姿勢相當古怪,看上去像是恨不得把自己拍成一張大餅。

      少女保持貼在牆上的奇異姿勢一步一步緩慢挪向那扇門,在那個勉強稱得上是窗的方洞前探頭探腦。

      簡而言之:鬼鬼祟祟,可疑得不得了。


   好在緹菈大致掃了一眼,發現後頭應該是一間儲藏室,空間不大,放了一堆雜七雜八不必要的大型器物,肉眼可見的積滿了灰塵。

      重點的是,沒人。

     更重要的是,不曉得是設計問題還是太久沒使用……這門沒鎖,而且輕輕一推就開。

      ──以至於她在專心打量房間而不由得將全身重量壓上去時,這扇門卻冷不防「吱呀」一聲向內開啟。

      緹菈一時不察,差點跌進去摔個五體投地,踉蹌幾步才堪堪穩住身形,歸功於最近摔太多次練出來的反射神經。

      哪怕剛才確認過這個小小的空間並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出於對陌生環境該有的警戒,仍迫使她在意識到自己進入一個未知領域後,立刻拿出身後的弓同時謹慎地環視四周。

      你永遠也無法知道初來乍到的陌生環境裡,有沒有心理變態放了一個或是好幾個監控水晶,甚至是其他更加糟糕的東西藏在什麼陰暗角落,像個變態中的變態在窺探著你,所以一定要再三留意,懷疑過頭也比不明不白之下被人家用眼睛吃豆腐好。

      這是她老師在上課時說過的話,還嚴肅地表示這是無論冒險者還是傭兵都奉行的絕對守則(之一),已經被她簡化過以利於大腦的理解與吸收。

      不過即便如此,聽上去依舊像個老父親擔心獨自外出的單純女兒會不會在哪個陌生環境裡被人吃了豆腐還不自知。

     ……也不曉得這是誰教她的,還是說當王后的時候遭遇了什麼不人道的經歷?貴族圈有這麼陰暗嗎?!

      曾經為了拜師而跟蹤老師一個月的緹菈,在作為第三人見證過無數次相同的結局後,曾一度懷疑這才是導致溫妮莎每次相親每次失敗的原因……不,應該說是時至今日仍保持著這個看法。

      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接受自己的約會對象八字還沒一撇,就大有把自己身家問得無比詳細連祖宗八代都必須交代個一清二楚的趨勢,這還不提她每到一個新的約會場所還要把四周的人事物全翻個遍。

      即使面前是一位美人,美得幾乎可歸為絕世的範疇,做起這些事依舊瘋狂得看起來活像剛從醫院逃出來的精神病患者,而且是有強迫症,外加被害妄想症病入膏肓的那種。

      重點是當事人並不覺得有哪裡不對,在正式收緹菈為學生後,還一本正經地說身為一名與未知乃至於危險為伍的冒險者,這是基本的職業素養。

      小姑娘當時很明智(很有危機意識)的沒說出「可是妳的職業素養害妳一直單身至今」或是「這已經脫離職業素養的範圍,算得上是精神病症的傾向」這樣白目的話,而是像個乖寶寶好學生一樣點頭如小雞啄米,以示她對老師的這番話舉雙手贊成。


      ……現在想來,她的默不做聲以及當時的行為,很可能是某人三年後依然單身的原因……之一?反正絕不會是主因。

      哎,好像不小心想偏了,那些並不是眼下要做的事──要是讓老師知道自己在暗自腹誹她這些私事,肯定會被她用長弓抽到屁股開花,一個星期內絕對下不了床……一個星期過了也不一定下得了床。

      光是想想都叫人覺得鼻酸,還有臀部火辣辣的痛。

      環顧了一圈又一圈,緹菈初步確認這個地方除了是個放雜物的房間外並沒有設置監控水晶這樣的裝置,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教堂的暗門會接到這樣一個奇怪的地方?

      那好歹也是一個入口,即便最終通向的不是什麼中樞要地,也不該是一間積了一層灰的儲藏室吧?除非那是一個緊急逃生的出口……只是所謂的「緊急逃生」不知道是針對教堂還是這間儲藏室──應該說包含這間儲藏室在內這整個地下空間?

     可能兩者都有?她不曉得。

      不過那暗門藏得如此之隱密,恐怕實際用處沒她想得那麼簡單,至少它所連接到的此地肯定另有隱情,儘管她不清楚是不是每間教堂都有地下密室。

     緹菈看向這個房間唯二的另一扇門,很明顯這裡並不只是教堂的儲藏室或是地下倉庫那麼簡單,不然不會有第二道門。

     這扇平凡無奇的門板上也跟方才那扇門一樣有個方孔,不同之處在於這個方孔中間鑲的是貨真價實的玻璃而不是一條條鐵桿;門鎖用的是喇叭鎖,幸運的是上面不是鎖孔而是鎖鈕,這表示緹菈只要輕輕一轉就能離開這個小房間。

     從門上的小窗戶望出去,外頭是一條走廊……不意外,暖黃的光線讓外頭的走廊看起來就像老舊年代的照片一樣,泛黃且畫質不清晰,一看就知道有歷史,但是看上去一切正常。

      然後她看到好幾個穿著白大褂,手上拿著繪有各種圖表的研究數據看上去就像研究員的人……感覺相當可疑。

      說不定這是什麼地下研究所?少女這樣想著,並認為這樣的解釋十分合乎常理──故事裡都這樣寫的。

     然而下一秒,她便發現有好幾位的白大褂跟其他人款式略有不同,特別是背後繡的圖樣……圓圈有十個圓點,圈內有十字架,交錯著一把鐮刀和一柄法杖。

      這個圖案,真是除了「眼熟」兩個字外再也找不到別的形容詞。


      ……為什麼研究員和聖教會的人會扯上關係?!(註1.)


      想起幾夜前遇見的那頭不明魔獸,緹菈頓時眼角微抽,表情很是微妙。

      不知怎麼,她覺得自己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其實也不能怪她多疑,誰讓自打她加入了蒼玄門冒險團後,幾次任重而道遠的重大任務中遇上的那些事,幕後黑手是聖教會人士的基本就佔了一半……而且她很合理的懷疑這個「一半」已經開始往多數發展的趨勢。

      問題是這次的事件背後主使者是誰?仍然是聖教會的人嗎?


     如果是的話……會是誰?


      無數的線索與可能性就像相互糾結、纏繞成團的巨大毛線球,連線頭都無從找起,僅憑著一點點蛛絲馬跡,想要來個抽絲剝繭都難。

     不不不,眼下該考慮的是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做?

     擺在面前的只有「原路返回」以及「繼續往前」兩個選項。

     前者……呃,剛剛好像也想過這個方法,這是一條與死路無分別的選項。

     可是若是選擇後者,也存在著幾個問題。

      緹菈神色複雜的探頭看向外頭,餘光瞥見兩三個不知是敵是友的研究員及聖職者神色嚴肅地在交談著什麼,正要經過門前,連忙縮了回來。

     第一,姑且不論敵友,自己這麼一個無關人士突然出現在這種疑似某種重地,怎麼看都很可疑吧。

      第二,如果就這樣出去的話,估計在找到出口前就先因為迷路被抓起來,誰知道這裡是不是一個複雜的迷宮。

     一個問題尚未出解答,隨即又迎來第二、第三個,許許多多的未解之題接二連三的慢慢堆疊在一起,彷彿具現成巨大的雪球撲面而來,直叫她措手不及。

     除了愈來愈煩躁的情緒外竟是一個解決辦法都沒能想出來,腦袋也跟著微微痛了起來,而且……緹菈深吸一口氣,胸間那股如大石般沈甸甸,似曾相識的窒息感卻仍揮之不去。

      「怎麼會越來越悶!這個儲藏室是連個通風口都沒有嗎?!」

     一般來說,地下室不是應該冬暖夏涼的嗎?

     不自覺地小聲說出心裡的抱怨,緹菈抹了一把額上的薄汗,只覺得掌下的肌膚正隨著室內的溫度逐漸升溫,稀薄的空氣讓人漸漸感到呼吸困難。

      而且不知是否是錯覺,還是汗水流入眼睛所致,視界開始像被迷霧籠罩般朦朧,耳邊隱約有陣微弱的嗡鳴響起。

     揉了揉眼睛再使勁眨眨眼,捏住鼻子不輕不重的擤一口氣,不論是視野模糊的症狀還是輕微的耳鳴現象都沒有因此改善。

     再這樣下去,不用等找到出口或是迷路,她大概會先因為嚴重缺氧而暈死過去。


      下好決定,緹菈眼看外頭剛好沒人,便偷偷打開門查探走廊情況;若是就這樣隨便衝出去,到時遇到人卻沒地方躲還得了。

     走廊上頭懸掛著一盞盞橘黃色的燈臺,加上土質牆壁,感覺像什麼特意鑿出來的地下通道,還可以看到幾個可供人躲藏的拱形凹洞,像是隧道內的避難設計,緹菈的斜前方就有一處,擺了一些東西,不像儲藏室裡放置的大型金屬器材,凹洞內以廢棄的紙箱居多。

      整條走廊看起來很寬敞,卻不是很長,左右兩端不遠處就是走廊的盡頭,都有一扇鐵製的大門,相距不過五六百公尺,快跑的話不用三分鐘從一端到另一端。

     方才連續兩波的人都是自左側大門過來的,於是首要目標便是離那扇門最近的凹洞,只要速度夠快,應該可以在有人進來前躲進去。

      雖然耐力什麼的不是她的強項,但她對於自己的爆發力還是很有自信的。

      恰好此刻走廊內空無一人,緹菈將門輕輕的推開一個能讓自己勉強穿過的小縫,打算以盡可能不發出聲音的動作從門縫鑽出去。

      「嗯?!這首旋律是──」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17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架空|冒險|異(迪芙蘭特)|長篇|異:神之子

留言共 1 篇留言

haley01329
夏大推薦我來欣賞

10-10 23:48

二日夾
謝謝≧∇≦
不過夏大是誰???(夏之楓?10-12 11: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 後一篇:《獸語》第二章.禁忌(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lpss05050大家
最近一直在讀paperㄚㄚ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