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偽之徒(3)

作者:二日夾│2020-10-07 09:43:34│贊助:32│人氣:77

      「嘿咻……」儘管四肢仍有種細小電流時不時竄過的麻痺感,但離家出走的四肢勉強算是回來,可說是不幸中的……小幸?

      話雖如此,為節省體力,緹菈起身沒有立即起來走動,而是坐在原地思考下一步對策。

      她會出現在這裡絕對是自己的能力暴走,絕無其他原因;沒記錯的話,在能力暴走之前,她所在的巡邏小隊在小巷遭遇了襲擊。

      襲擊者還不是之前她和萊特遇上的那頭詭異大蜘蛛,而是數道身披黑夜的人影;那些人白面黑袍,各個手持不同的利器,胸前俱是閃亮的銀白絲線繡著斗勺狀的七顆星星,是個傻子都知道他們的身份。

      記得當時隊上還有人在纏鬥的同時,大聲嘶吼著「北斗七星?!」、「所以那個傳言是真的?!」諸如此類,在寧靜的夜間足以稱得上是喧囂吵鬧、干擾他人安寧的話語。

      在狹隘的巷子內,敵人的招式幾乎算是鋪天蓋地氣勢洶洶地襲來。

      雖然緹菈憑著手中長弓堅強的韌性還有對危機的本能閃躲才擋下了好幾次的攻擊,但是不管怎麼說,近身戰並不是她的拿手絕活。

      若不是當時露露沒走遠,在注意到敵人後馬上奔回來救援的話,她根本只有被人追著打的份,儘管她也完全幫不上忙就是了。

      關於自己能力為何突然暴走她沒有多少印象,只隱約記得是在聽到那首每夜準時到來的詭異旋律後,腦袋深處突然像煙花炸開般的劇烈疼痛,金色的光芒與露露施展火術所綻放的赤色光芒一瞬交織,差點閃瞎人眼。

     然後……再然後她就不省人事,醒來人就在這棟建築內,周遭沒半個人影。


      「奇怪,難道說這次空間轉移沒有把任何人捲進來?」

      沒有把外人捲進來是件好事,而且,似乎也能同時解釋為什麼這次自己醒得快……因為沒有超載?緹菈苦中作樂地想,接著思緒一轉,移到襲擊者的身份上。

      七個高矮不一的人,身披繡有七星的寬大黑袍,面戴純白的,沒有任何圖飾的面具。

      上述這些,確實都符合傳聞中對北斗七星的描述──或者說關於這個神秘的團體,世人所知的線索也僅只這三項,連使用的武器、性別比例如何都毫無概念,定義實在很曖昧。

      儘管無論怎麼看,襲擊者很大的可能就是北斗七星,但是……


      ──腦中驀地浮現被那頭蜘蛛魔獸襲擊時,救了自己與萊特的那兩名神秘人。


      緹菈忽然有種說不上來,難以言喻的怪異感……因為她感覺不到那兩個人身上有不懷好意的氣息,卻在剛才那些襲擊者身上感受到滿滿的惡意。

      另外,還有那天傍晚看到的,害她在小巷追到迷路,戴著狼面的人影。

      那是目前為止,眾多戴面具的可疑份子中,唯一一個配戴不同面具的。

      姑且先將這些人分成三波不同陣營的人好了,同樣疑似北斗七星的恩人與襲擊者,以及完全不知其來歷的神秘人。

     若是這樣劃分的話,除了連環命案以及空門事件之外,可能還要將之前丹斯鎮的大火事件也一併算進來……

     對了,前幾夜的那頭魔獸十分的可疑啊,跟命案的受害者有很大的聯繫……

     說起來,那名祭司不同其他受害者的死因好像也有問題……只有他是心悸而死的……

      還有那首旋律……旋律……

      ……

      ……啊啊,愈想愈混亂了啦!!!

      身處陌生環境無法平心靜氣的思考,加之腦袋渾沌不堪,其後果就是思緒愈理愈亂,緹菈欲哭無淚的放棄思考,近乎自虐的捏捏自己的臉頰。

      自虐完後少女姿勢微調,單手漫不經心地支著下巴望向黑漆漆的窗外,臉頰上輕微的疼痛無法阻止思緒再度發散。

      不知道隊上其他人還好嗎?那些敵人可狡猾,在黑夜裡穿著那種斗篷根本就是披上保護色嘛!露露他們有沒有尋求支援?

      記得每過午夜整點通訊器都會出問題,不曉得還能用嗎……嗯?話又說回來……現在幾點?


    想到此處,她猛然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自己……到底昏迷多長時間?


      教堂裡面也沒有擺放時鐘之類的設備……外面又天色昏暗,連月亮都見不著,著實很難判斷出正確時間──雖然即便是大白天,她頂多只能判斷是不是中午或傍晚,畢竟她不會看天象更不會看星象。

      試圖撥出訊息卻只得到微弱雜音,通訊器上的水晶光芒黯淡得像是隨時會滅掉,貌似是受到某種不明干擾,此時大概是午夜以後,這是她唯一能粗略判斷的方式。

      更確切的時間雖然無從判別,不過緹菈深思了一會兒,認為從她昏迷到甦醒應該也沒有很長,至少沒有長到翌日早上。

      先不說自己失蹤一整晚的話,同伴早該將整座城翻了個遍找人(應該會吧),更重要的是,這間費茵城的主教堂每天上午都會對外開放,沒道理那些來教堂祈禱的民眾會沒看到自己一個大活人躺在這裡!又不是眼盲!

      那樣的畫面,自己想想都覺得有點好笑……大致確定完現在時間是午夜後黎明前,緹菈用苦中作樂的心態總結。

     說是這麼說,但是繼續乾坐下去也不是辦法,外面還有身分不明的好幾波敵人,她總不能真的在這裡一坐到天亮吧。

     於是少女只得拖著動一下就刺刺麻麻的雙腿一拐一拐地走向教堂大門──儘管她覺得這時間教堂應該上了鎖,仍懷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伸手使勁一推,木製的門扉果然紋風不動。

      而且這扇門怎麼完全沒有門鎖?

      嗯?等等等等!這扇門好像是「拉」不是「推」來著……忽然憶起大門的門鎖在外面的緹菈拍了下額頭,隨後不死心抓住門把用力一拉!

      很好,動也不動,看來是真鎖了。

      不過說真的,教堂大門有需要上鎖嗎?難道真的會有宵小敢月黑風高摸黑來偷東西……沒信仰的小偷或許會想來光顧一遭吧?

       她滿腹疑惑地轉頭環視了一圈,發現除了擺在禮拜堂上的雙子神像之外還真沒看出這間教堂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除非小偷有足夠手段把那面圖案少見的花窗玻璃完整取下。

     那麼問題來了,自己現在該怎麼出去呢?

      「打開大門正常的走出去」這個辦法行不通,用強硬的手段破壞大門也不行,畢竟破壞公物可是要賠的,更何況這還是教會的公物,她現在就是窮光蛋一個,沒有多餘的閒錢。

      ──基於上述這一點,自然也不存在「打破窗戶爬出去」的選項。


      少女繼續維持著苦中作樂的心態想著,隨後拖著酸麻的雙腿開始在不大不小的教堂內溜噠起來,腦袋一邊快速運轉著試圖尋找合理的解決方法。

      最後,她停在一扇小門前,用一種深沉的打量目光凝視著這扇無論顏色還是造型幾乎快和牆壁融為一體的小門,若不是她眼尖夜視力還算不錯,能夠注意到這面牆的紋路不大一樣,假使現在是光線充足的大白天,普通人大概也很難發現這扇門。

      緹菈瞥了一眼自己左邊那尊在暗夜中也黑得發亮的雕像,忽然想起自己過往那些噩夢中的黑影,頓時覺得有些不寒而慄。

      不知是出於什麼理由,這座教堂的毀滅者雕像就跟傳聞中祂的大袍顏色一樣是用不明的黑色石料所製成的,守護者則恰恰好相反,純白的大理石所雕琢成的神像在寧靜的夜裡仍舊散發著神聖的光芒。

      面前的這扇門,並不是供那些個別的禱告者所用的那間祈禱室入口,不然沒道理要做成這樣很難讓人發現。

      「嗯……嗅到可疑的味道……」緹菈瞇著眼摸摸自己圓潤的下巴,原先深沉的眼神逐漸轉為懷疑的意味。

      與其用看的還不如親自動手一試,伸手在門扉以及四邊東摸摸西摸摸,果真讓她摸到一個凹槽,能讓兩根指頭扣住的大小,若不用手仔細摸索過一遍,這個凹洞與這扇偽裝成牆壁的門板相比更難以發現。

      這是什麼密室逃脫的機關嗎?!

      少女一邊在心中吐槽著建造這個教堂的工匠是不是喜歡解謎之類的東西手指一邊扣上那個凹槽,下意識使勁一拉!

      門軸瞬間發出了一聽就知道年久失修或是沒有用心保養的尖銳聲,聲音不大卻也足夠折騰耳膜,好在折磨只有一瞬間。

      凝視著通向地下而且還深不見底沒有任何光源照明的樓梯,緹菈發現自己那般優秀良好還有堪比夜行動物的絕佳視力,目光所及之處看到的除了樓梯還是只有樓梯,得出了「這樓梯大概很長很曲折」這樣的結論。

      於是,她開始在「待在教堂等到天亮」和「下去一探究竟」兩個選項苦海的掙扎了……五秒後,果斷選擇後者。

      畢竟選擇前者的話,感覺會被懷疑啊,估計到時候她還得解釋自己為什麼大半夜會出現在教堂裡,考慮到她口才並不好,那可真是有理說不清,沒有被當成小偷就已經算是很好的結果。

     選後者的話,沒準還能找到出口,例如下水道什麼的之類,雖然緹菈沒走過下水道,但她至少也知道街道上那些人孔蓋就是下水道的出口。

      ──反正打破窗戶打壞大門是想都別想,她沒這麼暴力更沒那麼多錢可以賠。

     話雖說得如此堅定果決,然而,面前是一片漆黑,看不見盡頭的樓梯……儘管夜晚白天對她的眼睛來說並無太大的區別,但是這並不代表她不會對此感到恐懼。

      當她緩步走下階梯時,被那片濃郁沈重的黑暗所擁抱的同時,彷彿沉入沒有一絲陽光願意駐足的冰冷海底。

      緹菈忽然憶起先前那場偷襲,自己中了珀莉的招數被捲進強而有力的水龍捲裡,眼前發黑,差一點點就要在水中窒息而死,也可能是被人活活掐死。

      ……居然在這種時候想起那種人生跑馬燈差不多要跑完的瀕死體驗……

     這是一條只容許一個人通過的道路,她能感覺到兩側的牆壁幾乎緊貼著自己的肩膀,頭頂的髮絲時不時擦過上方的牆面,這裡甚至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以設置一盞燈源。

      於是在不合時宜地想起不好的回憶後,這份窒息的恐懼感也不意外地加重幾分。


      「要是阿奇拉在就好了……」曾經圓潤光滑的水晶寶寶即便變成了毛茸茸的小黑貓,或者說哪怕情況反過來,小小的魔獸抱起來永遠都是暖呼呼,像是不會落下的太陽一樣。

     可惜現實是把自家魔獸扔在家的緹菈,只能摸摸自己的寶貝長弓這樣想想聊以慰藉,一邊強打起精神繼續往前走。

      黑暗的環境會使人的五感變得遲鈍,何況是這般幽閉狹窄的空間,饒是緹菈的空間很好,也說不出自己究竟拐了幾個彎走過幾個平地上過幾個樓梯下過幾個台階,更別提過去多長的時間。

     就在她深深懷疑自己恐怕是要走到地老天荒──順便一說她覺得再不趕快走到出口自己以後肯定會得幽閉恐懼症,謝天謝地,遙遠前方終於出現一道光明。

      那一條一條整齊排列的細碎光芒,宛若黑暗人生中的一線曙光……咳咳,誇張了點,不過對於走了不知多久的她來說確實是一道希望的亮光。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407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架空|冒險|異(迪芙蘭特)|長篇|異:神之子

留言共 2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0-07 16:19

二日夾
謝謝[e12]10-07 23:09
鱷魚蘇打
恭喜選入精選閣樓![e12]

10-07 17:19

二日夾
咦咦咦?!完全沒看到通知呢XDDD
謝謝鱷魚~10-07 23: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qcandy111創作者們~
繪圖板練習-鳥羽樂奈出爐啦~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