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偽之徒(2)

作者:二日夾│2020-10-06 09:54:33│贊助:26│人氣:36

      正要轉彎進入其中一條小巷的小隊長不經意的餘光一掃,發現自己隊伍似乎漏掉兩個人,一回頭才發現掉隊的那兩個竟然還在那麼遠的位置,讓其他三名隊員待在原地不準擅自行動後,自己怒氣沖沖地走了過去。

      「喂!你們兩個又來!這幾天都掉隊多少次了!萊特,說了多少次不要走神!源悟你也是,不要邊夜巡邊聊天!就算你們有兩個人也不準!」他站在兩人面前低聲喝斥,額角青筋突突直跳。

      這位不僅長相粗獷聲音同樣粗野的小隊長三十歲左右,也是個善於與人打交道的類型,這不,才第三天就已經同兩位「插班生」關係好到都能直呼其名,巡夜前還能閒話家常。

      ──當然,也被兩人經常性的掉隊氣到火冒三丈。

      此刻若非顧忌到臨近深夜,他大概會直接在原地大聲開罵而不是特別走到二人面前訓話。

      在這樣不知何時會再次發生命案的時期,又是連環命案的第二個發生範圍,掉隊這麼多次還沒事,小隊長真心覺得這兩人福大命大。

     若是按照以往的習慣,萊特會不怕死的來一句「隊長你的臉是抽筋了嗎」火上加油──他很常這樣對待艾維斯和零,再說小隊長和他現在關係還算不錯,前兩天的夜巡也不是沒說過類似的話氣得對方想直接給他一拳,但……

      眼見小隊長那張粗獷的臉抽得愈來愈嚴重,宛若瀕臨中風的前兆,源悟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的同伴,無奈那人只是神色茫然地望向虛空的某處,彷彿被某種看不見的東西勾了魂一樣,任憑腰間被人撞了好幾下也無動於衷。

     倒是源悟有些欲哭無淚,他的手肘只不過撞了那麼幾下,也沒使多大力,為什麼就痛得像骨頭幾欲碎裂似的……

     於是他只好改用完好無缺的那隻手在走神的某人肩上輕輕拍了拍,又在對方眼前晃了晃,誰知金髮青年全都視若無睹,依然癡癡地看著那個方向。


      源悟皺了皺眉,緊盯著萊特的臉看了一會兒,忽然像是意識到什麼,神色微變,調轉視線往相同的方向看去。

   而見萊特這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小隊長也收起那副活像臉抽筋的表情,打量起面前這人沒有焦距的淺褐色鷹目,臉色轉為嚴肅。

     先前已從查德大隊長那裡聽說過這名年輕人有點精神上的小問題,容易走神,這個問題在前兩天的夜巡他也體會了無數次,覺得這不是很大的毛病──雖然放到這種時期的夜巡上來說已經足夠嚴重,但是從沒有一次像這樣,任憑他人怎麼喊都回不了神。

      小隊長將源悟方才喚魂的方法照做一遍,那人仍舊沒反應──順帶一提,他也很好奇這個人衣服底下是不是穿了鎖子甲,不然為什麼自己的手拍完後會那麼痛?

      「……這是怎麼了?忽然這樣……源悟?」然而當他側過頭,就見另一個人也是這樣。

      喊名字也不吭聲,而是跟萊特一樣一味盯著某個方向猛瞧,那副恍若未聞的模樣險些令小隊長誤以為源悟其實也有相同的毛病。

      好在褐髮青年逐漸擰緊的眉頭以及愈發沉重的神色,一再表示他跟萊特的狀況不同──至少當小隊長喊了第二次之後人很快就回過神,視線收了回來。

      兩張差不多凝重的臉對看了幾秒,同時張口,在發覺對方也有話要說時又一齊閉嘴,這樣詭異的默契連續了兩三回,結果兩人只能以一種微妙的神情無言以對,氣氛著實古怪。

     沉默良久,小隊長才做了個動作示意源悟先開口,不曾想後者反而神情複雜,彷彿忽然意識到自己似乎不該說出什麼,儼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小隊長眉頭微蹙,正欲催促對方,卻沒想到被急忙奔過來的其他隊員打斷。

      「隊、隊長!」那位隊員神色慌張,手中正在發光的便攜式六角通訊水晶頓時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通訊水晶發光即代表通訊中,然而,那枚本該散發出純白光芒的水晶,光芒黯淡到僅剩一點彷彿隨時會滅掉的微光,還發出了滋滋滋的微弱雜音。

      這是表示通訊不良,無法對話。


      小隊長皺起濃眉,身為夜間巡守隊的一員,他很清楚最近不論是崗亭內部還是隊員手持的通訊水晶皆出了問題,每到深夜時分整點,訊號都會差到完全無法使用,非常之準時。

      可問題是,現在距離深夜零點還有半個多小時啊……不不不,現在最重要的是他的隊員為什麼急匆匆的拿著訊號不良的通訊器跑來?!

      看這樣子一定是收到什麼不太妙的訊息,但是中間卻突然斷訊……小隊長頓時有個不好的預感。

      ──然後下一秒,這個預感成真了。

      「剛、剛才崗亭傳訊來,說、說……」這個隊員是隊上體力最差的,剛剛憋足一口氣從好幾公尺外衝過來,一時喘不過氣,說話也斷斷續續的,「南、南區的巡守隊……」

      ──出事了。



     一、二、三、四……一共六個……不,七個身穿烏黑的連兜大袍,幾乎與夜色融為一體的人影,他們面上皆戴著純白面具,站在紅磚牆上齊齊低頭,無聲地俯視自己,寬大的衣袍隨著三月的晚風在銀白的月下獵獵翻飛。

      寂靜的夜晚,只有衣服在風中摩擦的聲響。

     這幅令人看著內心莫名發怵的景象,就是緹菈昏迷前最後所見的畫面。

      那之後……那之後發生什麼事?


      剛醒過來的大腦沉沉的運轉著,她現在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頭暈腦脹……噢,還有想吐。

      太陽穴隱隱抽痛,想伸手揉揉,然後欲哭無淚的發現……她手臂沉得舉不起來。

      不僅手臂沉,渾身上下無一不沉,彷彿身體變成了鉛塊似的,動一下都有種電流竄過的酸麻疼痛。

      啊!這種肌肉酸疼的感覺,多麼的熟悉……

      緹菈也不急著起身,而是保持仰面的姿勢,努力運轉著昏沉的大腦,回想一下自己昏迷前有沒有看到什麼金光大閃……就像上次不小心能力暴走把自己傳送到十萬八千裡外的奧格登森林去──還附帶兩大一小。

      這樣一想,內心不禁開始反省自己最近日子過得太舒坦,怎麼就忘了零的叮囑呢。

      她面無表情瞪著上頭陰暗的天花板,再順著木板的紋路轉到沒有開啟的吊燈……嗯?等一下……天花板?吊燈?

      這是哪裡?

      四個大字後面緊接著一連串的問號,她頓時瞪大眼睛,目光從造型精緻的吊燈一路下滑至旁邊的大窗,窗外一片漆黑,只能隱約看見點點星芒,充分地向她表示現在應該仍是夜之女神的上工時間。

     儘管此時因為夜間的緣故光線不甚充足,但是緹菈依然看得很清楚……那扇窗戶用的是花窗玻璃!

     這樣的建築裝飾品最常見於教堂的牆上,其圖案多為具體人像或是幾何圖騰,而迪芙蘭特歷史悠久,經歷過神治、神與萬物共存的時代,因此神話故事相當之豐富精彩,加上聖教會又屬於多神信仰,故每所教堂的花窗玻璃所用的圖案也都不盡相同。

      甚至有些狂熱的信徒會為此走訪大陸各地的教堂,只為一睹各個花窗上所描繪的神蹟。

     蒼和波伊茲不是什麼狂熱信徒,所以緹菈小的時候沒去過多少地方──三歲以前的記憶幾乎一片空白,不過直覺告訴她失蹤的母親應該也不是──如今就算難得去到外地都是為了任務,哪可能去教堂,見過的花窗自然也數不滿兩隻手。

      然而,現在在她視線所及的那扇玻璃,上頭的圖案卻難得令她覺得十分眼熟,而且還就只看過那麼一次……

      這不是費茵城主教堂的花窗嗎?!

     之所以這扇花窗會令她印象深刻,是因為上頭繪製的圖案不是人物也不是幾何圖案,而是兩頭相互對視,以雙足站立的有翼野獸。

      這畫的是皇靈曆末期,迪芙蘭特的雙子神降世。


      相傳兩位神祇的真身,也就是本來的神體,乃司掌「基礎」、「創造」的凡之上神以主宰者的真身為原型所創。

      二者形似上古時期的野獸,四肢擁有鋒利的爪子,似人族與靈族那般以雙足穩穩站立,全身深藍近黑的肌膚,從頭至尾皆罩有白骨骼盔甲,上頭分別蔓開赤紅與金黃的不明紋路,背部則有白色雙翼,健壯的身軀與龍族無異。

      象徵黑暗的毀滅者與象徵光明的守護者,一方為惡,一方為善。為了這個已生靈塗炭、世道大亂的世界存亡而展開的激鬥,不知持續了幾天幾夜,唯一可知的便是該場雙神之戰以守護者的勝利告結。


     從各個角度來說,這都是一個很新穎的主題。

     其一,距離雙子神降世,至今也不過一兩百年的光陰,以宏大的歷史而言算是年輕;而不知為何,人們似乎更偏好那些歷史更加悠久,久到究竟是真是假都無法證實的神話傳說。

      其二,也是最通俗的原因,現在有關於雙子神的傳說,無論有形還是無形,都只會提及他們在人間的形象──死神與聖者,甚少會描述祂們原先的型態……至少緹菈沒看過雙子神的真身雕像,看過的都只有他們的人間姿態。


      大概是因為這對雙胞胎神祇的真身是由凡之上神所創造,沒有人敢雕刻吧?

      雕了就等於是跟這位創造之神比拼技藝,誰有那個膽啊!再說,就算上神真的不在意好了(也無從知道祂在不在意),祂底下的那些信徒估計會懟死那個人,懟到地老天荒也說不定。

      呈大字攤在地上的緹菈想了想,突然有點想笑。

      她覺得自己還真是心大,眼下莫名其妙隻身一人處在一個還算陌生的空間,連身旁是否還潛藏著危機都不曉得,居然還有空想這些有的沒的。

      一定是被老爹影響的吧,要是被老爹聽到他一定會誇張說才不是他的錯。

     話又說回來,也好久沒跟波伊茲媽媽聯絡了,上次跟老爹通訊時完全沒機會說到話呢……找個時間要聯絡一下……

      說到聯絡,今早跟零通訊時,他好像有說過商隊拿到通行許可,可以使用傳送陣……

     不相干的思緒一條一條的活絡跳出,四肢發麻無力的情況也有消退的趨勢,原先慢慢清醒的大腦反倒像卡了殼似,又漸漸陷入某種昏沈沈的狀態,就連習慣了黑夜的雙目都隱隱約約的開始滾燙脹痛起來。

      明明身處黑暗中,仍能感覺到視線前方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

      緹菈不太清楚這是不是血脈騷動帶來的影響,一邊轉好一邊卻突然惡化……說起來,之前她能力暴走後的暈厥可是暈了兩天之久,這次倒是醒得快,是因為適應了?還是進入血脈復甦的下一階段?

     ──不論是哪一個,對她來說似乎都不是什麼好現象,尤其是在這種危機四伏的情況下。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98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架空|冒險|異(迪芙蘭特)|長篇|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七章.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貓狗鳥糞 貓狗蛔蟲
勤洗手重衛生動物糞便病毒寄生蟲勿入口 請搜尋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 新型隱球菌之感染與流行病學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