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長篇恐怖-《窺》19.突襲

作者:月雨海魅│2020-10-04 19:58:15│巴幣:8│人氣:77
19.突襲
 
  終究還是得回到案情偵辦的初衷。真相意味著引發後續事件的源起,是最原始的開端,沒有任何加工、掩飾跟隱瞞的,是跟此時想要全盤掌握一切走向的那方竄改的結果完全不同的。
  他們不顧是否引來旁人的臆測,因為他們也知道那些人最終也無能為力,而曾經的接觸者最後也會因如無頭蒼蠅般的作為選擇放棄。資訊更替迅速的現代社會,人們記憶卻發短促,等到那時候,無論是什麼人站出來或是真實答案出現亦不再那麼重要。
  對現在的人而言,事物受到關注除了需要一定程度的衝擊,也得剛好還在當下的氛圍浪頭上,不然最終也只會淪為曇花一現的廉價奇蹟。它不會沒有人關注,只是還有多少人還想去關心,剩下多少影響力?
  所以今天來到咖啡廳的三人也知道,即使自己不再是接觸事件核心的角色,也不意味著可依自己的步調去將事件抽絲剝繭。
  他們的時間有限,並非來自工作上的壓力,也不是無辜受害者繼續增加的緊迫,而是真相被完全置換難以挽回的結局,至少他們得在「驅魔大會」舉辦前查明一切,而關於那一天到來的時間也已所剩無幾。
 
  「預計兩週後就會舉辦大會。無論是否到場的民間靈學人士是否真的如他們所預料都是菁英,警方高層只想趕快讓事件告一個段落。死者越多,不僅社會不安更加劇,也可能會使真正的真相暴露風險增加,到時候多少會有人嗅到那些鬼魂想要帶給大家什麼樣的訊息,其中更是包含跟我站在同樣立場的靈能者。」
  周念欣若有所思看著桌上小高遺留的筆記,一手緊抓著隨身包說道。
  在闡述完自己對事件與兩名刑警提出假設的看法後,她順便將三人能私下進行調查的時間期限提出,也就是法會舉辦之前,語畢同時她用牙齒緊咬下唇,張警官不難理解對方這個小動作的涵義。
  「唉……時間相當緊湊呢!」張晨高舉頭仰望嘆了口氣,整個人躺回椅背上。「恐怕周小姐之後也很難像今天一樣跟我們在這裡討論案情吧?」
  「畢竟是場盛大的法會,雖然廟這邊人手還忙得過來,但我仍需進行一些協調。」
  「孟欣那邊呢?」老高用手指敲打桌面望向張警官。
  「雖然我跟她仍在同個單位,但知道的不會比你多。別以為上頭任命她為主導者,就什麼事情都會讓她知道,所謂主導者不是當上頭的傀儡就是出事後須出來背鍋的人。當然,如果她沒有受人監視或監聽的話,相信多少還是能給我們一些訊息,也希望那些是正確的訊息。」
  張警官拿起再次續杯的黑咖啡,目光從熱騰白煙後方轉向周念欣。
  「周小姐,接下來的方向基本上不會變,我跟老高這邊不外乎是繼續挖掘暗中行動的那群人所隱瞞的真相,還有關於接觸過筆記本內鬼這件事。另一方面則是需要妳協助是否能從接連而來的異象中解讀出一些線索,其中也包含找尋對付那些亡靈的最佳做法。把她們徹底消滅雖然看似最有效益,但也必須考慮到失敗後的反噬,那不是任何國民承受得起的。現在看來,她們根本已經超乎厲鬼索命的範疇了吧?
  至於令堂跟令尊的失蹤是否跟這些事件有關,我們也會一倂調查,當然也包含四年前的『女學生隨機擄人失蹤案』,其他三具女性骸骨無疑跟這起事件有關,那名讓孟欣看到幻象的女學生亡靈,估計是其中一名受害者吧?」
  「晨高,這樣看起來的話,兩週時間──」
  「嘖,我當然知道不夠啊!」張警官放下咖啡杯,啐了一口。「這些事牽涉的層面太廣,無論是現實還是靈學方面都是,以我們現在的人力無非需要不少時間,更不用說是資源跟人手都被撤除的這種情況下。我在想,無論法會成功與否,這件事還是得繼續調查下去,只是隨著時間推移,調查得到的證據恐怕只會越少,如果法會成功,那我們的行動將更加沒有意義。」
  「並不會沒有意義吧……」
  就在張警官顯得惱怒同時,高警官這時候目光落到筆記本上,語氣回歸沉穩。
  「如果宇文跟敏翰都還在的話,是否也會繼續堅持下去呢?也或許他們的死,令我們不願放棄對真相的追尋,更加堅定必須有始有終的決心吧?無論是他們的死或是我們單純基於身為刑警的意志都不會是毫無意義。」
  老高話一說完,現場持續一段冗長的沉默。
  「請問兩位身旁沒有其他可以信任的同仁可以協助嗎?」周念欣首先打破沉默問道。
  「說沒有也不是,在於是否可以信任,以及請他們幫忙後會迎來的風險,被上頭察覺到我們私自行動的後果,我還沒忘記分局上演的悲劇。」
  張警官心情複雜的回應。
  「而且,八成上頭跟林庚呈已經知曉所有的來龍去脈。不只雙方接觸過,林庚呈的罪刑大概也是因為這樣被掩蓋下來的,只是,那些事被小高調查出來,就在他們想要堵住小高的嘴時,正好面臨棺木滑落破除術法這件事,沒讓他們得手這本筆記。
  嗯……前面有提到為何三女主體知道需要利用同等人命當做傀儡,令她們得到自由之身這件事,可能在於她們生前就知道術法破除的方式,只是剛好遇到棺木滑落這件事得以實現,那是否可以斷定令堂的術法在這之前使用過,而且被其中一人目擊或知道,所以才被破除呢?比如說,林庚呈身邊親近的人,不是那名死去的助理就是失蹤的妻子跟女兒。
  如此一來,女學生、女人、小女孩,這三種身份就能夠跟身為主體的三名女性怨靈連結起來了,而且其中兩人生前都遭受過男性的欺辱跟壓迫,會只想殺害男性也是理所當然。」
  隨著三人討論中所得出的推測越多,張警官越是將多塊線索拼圖給連結上,終於他做出這樣的猜測,其他兩人聞言後一時間恍然大悟。
  「的確……這樣一來就說得通了!只要接下來我們去調查其餘看似有關連的被害者跟案件的關係。」老高睜大眼睛緊握住拳頭。
  「如果說,這位林先生就是綁架母親的人,那確實也能說明身為主要源頭的他為何至今可以活著,同時也代表母親還活著吧?」周念欣一樣思考道,臉色鐵青。
  「當然是希望這位林先生還活著,他不僅是重要參考人,而且跟案件受害者牽涉極深,只是相當狡猾,如果跟警方高層有牽連的話,也不難解釋至今為什麼都無法抓到他的狐狸尾巴。」
  就在這時候,張警官突然眼睛圓睜全身一震,準備取起的咖啡杯因此敲打杯盤發出清脆響聲,察覺到異狀的高警官立刻想抓住對方肩膀,只是同時間他也出現跟對方一樣的感受。
  那是一股穿透全身的徹骨惡寒,如同置身在冰箱中的冰涼,而來源則是暗中一道強烈視線,來自這間咖啡廳的某處。
  那股瞬間跟死亡拉近的窒息感促使身體發出求身本能的顫抖,張晨高熟悉這種感受,霎那間冷汗直流。
  當然,他早察覺到斜前方的周念欣臉上早一步顯現異樣,在此之前,他就注意到談話間對方緊抱隨身包跟頻繁看向筆記本的不自然舉動,此刻他立刻把兩者做出連結。
  他猜測周念欣早有備而來,而剛才惡寒直撲全身瞬間從她隨身包中發出的清脆銀鈴聲響,證實了他的猜測,那是她所設下的預防措施。
  「妳早……知道會這樣嗎?」
  張警官語氣僵硬的問,他現在就像被抓住脖子的貓,只能轉動眼睛跟勉強開口。
  「請高警官繼續注視著桌面,張警官不要回頭,那名女人從一開始就扮演客人坐在店裡,只是因為有我在而沒有上前,估計我們換地方她也會跟著前來吧?
  現在施加在你們身上的力量是對方想先消耗你們的心神,之後誘導你們走向死亡,現在她們已經不願顧及剩餘人的感受,想讓干涉者全消失,之所以一開始沒辦法動手,也是離開醫院前我請你們所有人服用的符水起了保護效果,然而,經過剛才的衝擊,現在效力已經消失了,我需進行一些緊急手段。」
  周念欣十分冷靜的說,不過看得出對方說話時亦顯吃力,只見她將手伸入隨身包,銀鈴聲再次響起,周遭客人彷彿置身於另一個平行世界,絲毫沒察覺三人的不對勁。
  接著室內環境開始昏暗下來,外頭景緻轉為黃昏,張警官可是對這場景清楚的很,老高則是感到不安。
  「周小姐,以妳一人──」
  「的確,那時候是在廟方同仁協助下才成功逼退對方的,只是術法並非千遍一律,就跟他們折磨被害人的死法一樣有不同的排列組合,從她們觸動銀鈴這個舉動,就知道母親留下的銀鈴已不只是我拿來禦敵的武器而已。」
  周念欣話說到此,接著低聲念誦不知名的經文,張高兩人看到她將一團由紙符組成的紙團丟到自己身上,下一秒身體終於解脫束縛,只是很快他們又感覺身體被千斤壓制,但至少上半身能勉強活動了。
  「嘖!得先離開這個幻境才行,不,我希望妳不要出面協助!」
  周念欣看似在陳述當前情況,然而卻又像在跟另一人對話,這時候,張警官看到令自己猝不及防的一幕。
  他看見已經死去的徐敏翰正站在桌旁,兩眼空洞的緊盯自己。
  徐敏翰全身皮膚跟臉色呈現灰白,依然穿著生前那套服裝,被扭轉而過的頭部已恢復正常。
  只見對方用那雙空洞眼睛看了自己數秒,接著嘴巴好像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最後整個人穿過張警官直接往他身後直衝,就在這個時候,周念欣將一個人形紙紮丟到桌上,馬上用銀鈴覆蓋,接著利用全身力量按在上方並不停唸咒,頓時張高兩人感覺天搖地動,咖啡廳的室內空間已經消失,轉而取代之的是一間民宅客廳,然後他們看到數道快速移動的人影不斷經過身邊,黃昏景致逐漸消失,未開燈的客廳窗外轉為黑夜,然後張警官察覺自己的衣角被人拉動的觸感。
  就在張晨高準備查看是誰拉動衣角同時,動盪突然瞬間停止,恢復成一開始平靜的咖啡廳場景。
  周念欣滿身大汗的移開銀鈴,發現裡頭的紙紮人偶已完全化成黑灰,只是下一秒她又感受到那股壓迫感,而且是出現在自己身後,這下令她不得不趕緊轉身對應。
  頓時,她看到一名留著黑色長直髮的女性坐在身後的座位,正背對著他們所有人,恰巧這一幕也被張晨高目擊,但是詭異畫面沒有持續太久,那名女性突然像被抹去一般消失在他們面前。
  「呼、呼……最後,還是被出手相助了嗎?」
  聽到周念欣喃喃自語的張警官,趕緊恢復鎮定搖醒仍處恍神狀態的老高。
  「剛才敏翰出現了!就跟那時候的宇文一樣!」
  看來老高也看到一樣的景象,張警官鬆了一口氣躺回沙發上。
  只是很快他又坐起身來,在看到筆記本仍在桌面上後又躺了回去。
  「還好、還在。」張警官一邊說道一邊望向周念欣。「果然筆記本上還殘留我們所看不到的東西對吧?這也是妳會一直留意它的原因。」
  只見周念欣用手背擦拭下巴的汗水,一臉疲憊回應。
  「沒錯,這本筆記不只殘留高宇文警官的意念,還有剛才那名女姓的意念,只是直到剛才她出現前都還很微弱,恐怕她也沒料到那個曾經跟自己有關的東西會出現在這裡面吧?」周念欣話說到此抬頭看著高警官,一臉正色。「那恐怕是一張照片吧?」
  「照片?」
  張晨高知道這本筆記也是他們三人今天聚集的重點之一,只是他沒料到會先歷經這樣的開場,看來三人一體的三女意識中,其中一人真的認為揭露真相已經沒有必要,她只想要對這個社會報復,渴望更多的死亡。
  而周念欣剛才能以一人之姿逼退對方,莫非又是受到那名女學生靈魂跟徐敏翰的幫助嗎?
  「沒錯,那是一張三人合照。」
  就在張晨高思考同時,老高喘著大氣道出答案。
  「那是一張包含我兒子在內的三人合照。」
 
  遺物的記憶回溯,即將展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81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少女|死亡|懸疑|靈異|靈魂|推理|恐怖|黑暗|都市傳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恐怖-《窺》18.三... 後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