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間章和第二章 見面與重逢

作者:黑天│2020-10-04 11:32:39│巴幣:6│人氣:54
間章 回憶餘燼

那是一個天氣逐漸悶熱的日子。

在迦南族的習俗裡,就是一個容易相遇與離別的季節,許多人來說,尤其是年長者而言,『離別』這件事早已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了

但這對還很年幼的『他』來說,卻還是一件會悲傷的事

哒、哒、哒……

沉重的腳步聲在四周回響;周遭的祭司們(Priest)見到身分高貴的他,紛紛恭敬的退到兩旁,讓出道路。

然而諷刺的是,正如同無人敢阻擋他一樣,他也沒有勇氣阻止那個人所做出的決定。

當他早到目的地時,連告知的動作都沒有,就粗暴的推開私人房間的門。

房間內裡的隨從、護衛、甚至是長老(Elde),都紛紛驚訝的朝他看去,於是,沉默也隨著他而來,壟罩著整個房間。

「你們都先去休息吧,剩下明天再談……」

有著一頭黑髮,明顯不是迦南在地人明明穿著高階祭司,卻戴著西方禮帽的少年;看到怒氣沖沖的他,露出有些疲憊的笑容向周圍的人這麼說。

「…………」

聽到他這麼說,周圍的人便二話不說的乖乖離去。

「妳們兩個也去休息吧。」

少年用親切的語調向留下來的護衛跟隨從說道,兩人也無奈地離開房間。

「先跟你說喔,我是不會改變決定的

當房間只剩下他們兩人時,知道他為何而來的少年,發出了無情宣告。

「為什麼?!……應該還有別的辦法吧?」

「你是說由你來當『人柱』嗎?別傻了,那根本不是解決辦法,不過只是把你當成可消耗的魔結晶罷了‥……」

「所以你的方法就是最好的嗎?!別忘了,你的身體是由魔力轉換而成的,要是支撐了整片森林,你的身體不僅會撐不住,甚至會有長達百年的時間無法履行你口中的職責喔!所以……」

年幼的他拼了命的,想要說服眼前的少年。

但作為少年的好友,他十分清楚,自己是無法說服意志堅定的他。

不知不覺間,眼淚已經不自覺的流出了,滴了下來。

「對不起,但要我眼睜睜看著好友Alvin因為人類的過錯,而放棄一生的自由,這種事我辦不到。」

少年悄悄的來到他的身邊,輕輕的摸著他的頭,宛如慈祥的父親般,安慰著他。

「為什麽……明明這一切是他們自作自受,不僅背叛了你,還抛棄了你,為什麼你還要幫助他們,阿爾文(Alvin),回答我?」

「喂喂喂,別叫我那個名字,現在的我只是某個人的化身而已,我早已不是你們所稱的那個人了……」

被稱為阿爾文的少年,像是早已看開一樣,用輕鬆地口吻糾正他。

「………」

雖然少年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他十分清楚,少年自己對此是多麼的不甘心。

原來如此,自己現在的心情或許也跟他一樣吧,是多麼的痛苦且無力。

「我的朋友(Alvin),就算治好了森林,接下來也會遇到許多難關,會需要能夠凝聚人心的人來率領他們,而這件事是只有你能夠辦到的,對吧,迦南族的神龍大人?」

少年在言語中所透漏著對他的絕對信賴。

這讓他十分為難。因為他知道,少年的這句話也是希望自己能夠守護這個,他少數能夠回來地方。

「唉……我知道了,不管幾年,我都會守護好這裡的,放心吧。」

「哦,那還真是可靠啊,那就拜託你囉,朋友(Alvin)

———

那之後,少年離開了,而他所待的洞窟也消失在森林之中,再也沒人找到

就這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四季不斷的交替,時間也流逝到記不清了。

即使部族重新繁榮了起來,他也還是繼續守護著部族,擔任著人們口中的神龍』,只為了遵守那一天的約定………

「是夢啊……」

被夢驚醒的我,茫然的看著熟悉到厭煩的天花板發呆,吐著回憶的苦澀。

反正今天應該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乾脆睡到中午好了。

「唉呀~真好呢,能夠睡回籠覺,看來小龍過的挺悠閒的嘛~」

「?!」

看到天色才剛亮起,而打算睡回籠覺的我驚訝的爬了起來,朝陌生的聲音看去。

發現在房間的一角坐著一名黑髮,穿古老的神官服的少年,正愉快地看著我。

「你……?!」

那熟悉的身影,雖然外貌和年紀跟記憶中的樣子有些落差,但魔力跟氣息確實是他沒錯。

「怎麼啦?太久沒看到我,所以太感動了嗎?」

他又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身邊了。

啊啊,這欠扁的語調跟那頂俗不可耐的帽子,想到就特別火……

「咦?」

我把手放在他的肩上,還特別強化了臂力抓著他。
「好痛痛痛痛痛……」

「真是好久不見,老友,我有好多事情想跟你抱怨呢,總之先來讓我打一拳吧……」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章

陽光緩慢的從窗口爬出,有點涼爽的風爭先恐後的吹了進來,提醒著早晨的到來。

「嗚……」

面對陽光無禮的來訪,銀兔不悅的用被子將它拒於門外。

但最後還抵抗不了早晨的兔子,帶著睏意和無奈爬了起來,昏昏沉沉的開始換起了衣服,稍微整理了她那頭稀有閃耀的白色短髮後便離開了房間。

咚咚咚——    隆隆隆———   

(咦?難不成是媽媽?)

一走出房門,廚房便傳出了一陣規律的做菜聲,讓銀兔大感困惑,便好奇的走過玄關,往廚房查看。

「?!

一名陌生的黑貓族女僕在自家房子裡,熟練的煮著早餐。

當銀兔好奇地想要靠近她時,女僕頭上的耳朵抖動了一下,便轉頭查看——

「您已經醒了嗎?早安…」

女僕一發現她,便放下手邊的動作,恭敬地向她請安。

彷彿與銀兔成對的黑色短髮,聳立其上的貓耳,在裙襬中跳舞的尾巴,有著以十六、七歲來說,也十分可愛外表。

用來降低身份女僕裝,在她身上卻反而散發著楚楚可憐的氣氛,再加上她那左右各異的雙眼,增添了不少神秘感,想必就連同性也會看得入迷吧。

「啊,妳、妳早啊,那個……請問妳是誰啊?」

稍微看的入迷的銀兔慌張向她問早,但她心裡充滿著對這位女僕的各種疑問,還有各種想說的話。

但基於禮貌和教養,她還是選擇慢慢提問。

「失禮了,小的叫潔米奈Gemini ),是……書本先生?的女僕。」

女僕依舊面無表情的介紹著自己的身份,用她那雙左右各異的雙眼堅定的看著銀兔。

「…書本…先生?啊!那個囂張的臭書……」

潔米奈的回答讓銀兔感到困惑,但馬上就想了起來了,並露出十分可怕的表情。

「囂張的臭書…是嗎?看來主人給您添麻煩了,十分抱歉。」

明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在看到銀兔的反應後,便二話不說地向她道歉,可見對她來說,這是早已習慣的事情了。

「不,那、那並不是潔米奈小姐的錯,您不需要道歉啦!」

「……您還是先看看自己的臉好了。」

「咦?」

語畢,潔米奈便馬上在銀兔面前,用水擬聚成一面鏡子給她。

「這、這個什麼啊?!」

鏡中出現的自己被塗滿了五顏六色的妝,像個滑稽的小丑一樣,十分好笑。

「那、那個傢伙!看我怎麼把他撕成碎片!」

「在那之前您要不要先把臉洗一洗呢?早餐馬上就能吃了……」

潔米奈平靜的對著憤怒的銀兔這麽提議後,便將毛巾拿給她。

「我知道了……」

銀兔不悅接過毛巾後,氣沖沖的往廁所的方法前進。
「脾氣暴躁,讓人無法放心的毛小孩嗎……」

潔米奈一邊準備早餐,一邊對著無人的空間低語著,回想起了主人對那名女孩的評價。

真是物以類聚呢……潔米奈這樣想著,面無表情的她,嘴角卻不自覺的微微上揚。

看起來心情很好的她,愉快的迎接著早晨。


「哇!」

洗好臉的銀兔看著比過去還豪華的早餐,忍不住感嘆。

桌上放著夾著蔬菜跟由爪獸製成的肉排的三明治、蔬菜和水果熬成的清湯,以及小碗的沙拉。

我不清楚迦南族的口味習慣,只能多少從令母的表達中推測,若吃起來不習慣,還請多見諒……」

在一旁的潔米奈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

「是媽媽叫妳煮的,那她現在在哪?」

「是,我在跟她確認之後,便跟主人去見神龍大人了……」

「這、這樣啊……話說回來,我昨天到底是怎麼回來,潔米奈小姐知道嗎?」

還是這其實都是幻象……

銀兔一邊回想起昨天的事,一邊對潔米奈發問。

「是主人背著您回來的……」

欸?!是書本?背我回來的?」

聽到意料之外的答案,銀兔驚訝的反問潔米奈。

「是的,主人能夠利用儲存在書本中的魔力,並將之進行練成,製造出肉體……」

「這…這樣啊……」

雖然潔米奈在解釋時還是保持著面無表情,但她的尾巴早在她要開口前,就已經在攤死在地上,耳朵微微下垂。

整個人就像在抱怨著'好麻煩'一樣,銀兔只好選擇將疑問往吞了下去。

「主人帶著您離開洞窟沒多久,便遇到來找您的母親和族人……」

「啊…這樣啊……」

看來之後要挨罵了……

像是想要逃避現實一樣,銀兔的眼神朝窗外飄去。
而潔米奈沒有理會她繼續說道——

「之後令母和主人展開一場決鬥……」

「咦?!等等等一下!妳說,媽媽跟書本決鬥了

「不,準確來說,主人是一邊保護您,一邊躲避著憤怒人們的追殺;而其中最生氣的人是您母親就是了,不過主人花費許多力氣,解釋清楚後就沒事了。」

「啊、啊啊,這樣啊……」

聽到自己到底惹出多少麻煩後,銀兔開始害怕之後要怎麼面對母親了。

「不過現在想想,那傢伙為什麽要這麽拼命啊?明明把我丟著就沒事了。」

「誰知道呢,主人的行動要嘛是一時的心血來潮,要嘛就是您有和主人達成什麼約定或契約之類的吧?」

「契約?約、啊!難不成是那件事?」

「看來您有印象呢……」

「不、不是,但……重點是那對他一點好處都沒有……」

想起了昨天的自己,銀兔有些害躁說道。

「或許吧,但主人曾說過,是否有好處是由當事人自己決定的,比起那些觸手可得的,無形的事物有時反而更加珍貴,我想主人是這麼想的吧……」

「誒~妳們在說甚麼啊~

「?!

「主人,歡迎回來。」




當兩人正在交談時,一名明明穿著族裡的祭司,頭上卻戴著西方的小禮帽,年紀看起來只比銀兔大兩、三歲的陌生少年打斷了她們,手裡還不斷拿著一本莫名眼熟的書本。

「你……難不成是那本書?」


看到少年手上拿著的書本,讓銀兔想起了之前的對話。
「嗨~小兔子,我叫布萊克·路西斯Black Lucis ),請多指教啊。」

近看才發現,藏在帽子下的髮色,是只有在半人種族才有黑色,但他的外表看起來也不像是混血的樣子。

「哦~我還真感謝你的指教呢……」

銀兔想起了早上的事,全身散發著怒氣,露出了非常可怕的笑容。

「吚———」

銀兔全身散發著某種黑色的氣息不斷的接近他,布萊克害怕的躲在潔米奈的身後,看起來十分沒骨氣。

「主人……?」

潔米奈用那雙一紅一綠的眼睛,有些傻眼的看著躲著自己身後,瑟瑟發抖的主人。

「你們兩個在幹嘛啊……?」

「媽、媽媽?!」「卡珊卓娜!」

布萊克像是看到救世主,而銀兔則是有些害怕的看著自己的母親——卡珊卓娜。

身穿著由獸皮縫成的輕甲,手裡拿著可以說是部族傳統武器—雙頭矛的她,另一隻手抱著只有森林守衛才能配戴的獸骨面具。

作為能保護部族,實力強大的的森林守衛,看到半斤八兩的兩人,也只能疲憊的嘆氣,迦南族特有的亞麻色辮子也隨之晃動,比常人還尖的耳朵微微露了出來。

「卡珊卓娜小姐,您辛苦了,歡迎回來。」

聽到潔米奈貼心的問候,讓卡珊卓娜不禁心頭一暖,忍不住苦笑。

「我回來了,抱歉,潔米奈,居然把早餐丟給妳做。」

「哪裡,這點小事而已,不算什麼,反而是主人給您添了許多麻煩吧,非常抱歉……」

「看來妳也很辛苦呢……」

明明才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而已,兩人卻能體會彼此之間的辛勞。

「欸~說的好像我很常惹麻煩一樣……」

難道沒有嗎—兩人這樣看著布萊克,讓他有點心虛的移開視線,而銀兔則是從剛剛開始就一直保持沉默。

「小兔?」

「咦、啊,是。」

「吃完早餐後,我要跟妳談談,但要是妳敢逃走的話……」
「我、我知道了!」

「嘻嘻嘻……」

看著在母親面前抬不起頭的銀兔,布萊克忍不住偷笑。

「嗚……」

因為母親的緣故,銀兔只好惡狠狠的瞪著他,但這反而讓布萊克笑的更之前還誇張。

「唉……」

卡珊卓娜看著兩人的互動,忍不住再次嘆氣,而潔米奈還是維持一貫的面無表情,盯著他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77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歡樂|愛情|科幻|武俠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魚達
哦~~原來少女=銀兔
布萊克·路西斯=魔法書
潔米奈=書的女僕

12-22 00:48

黑天
沒錯12-22 0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rishna0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棋盤上訴說的故事 第一... 後一篇:2-2 陌生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2087451罵凶宅的各位
專版凶宅之類的的用語可以少一點嗎? GPBP是自由的 但是罵人的詞可以別出來嗎? 甚至還有人提到菊花要怎樣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