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筆錄拾【醜八怪】

作者:TonyKuna│2020-10-02 22:40:26│巴幣:4│人氣:116
-提醒-
故事內容含有暴力、色情及大量不良行為示範,如年齡未滿18之讀者請自行斟酌觀看。
劇情出現的人名、地點、事件為虛構故事,如有雷同之處純屬巧合。
_____


貳零零壹年拾月拾日

    「余子詮。」下課的鐘聲才剛響起,莊巧雯立馬站起身來叫住了他的名字。整間教室的目光瞬間全移到了她的身上。

    「莊同學!我還沒說下課,妳在急什麼?」講臺上的老師拿著她那所謂教師杖敲了敲黑板,然後闔上了手中課本走回講桌後:「除了莊同學,其他同學自動下課。」

    「妳!」她用教師杖指著莊巧雯的臉:「跟我來辦公室談談!」

    她一說完,班上的每個人開始躁動了起來,有的開始議論紛紛,有的則是收好了書包就用那種眼睛很難跟上的速度離開了教室,教室裡的同學很快地就都走得一乾二淨,除了余子詮還在座位上收拾著書包,他心想:剛剛是怎麼了?莊巧雯怎麼一下課就那麼急著叫住我的名字?

    「余子詮!」

    「恩?」轉頭過去,吳怡萱正彎下了腰,雙眼睜得老大,這個方向平視過去真不得了。是……紫色的!余子詮趕快別過頭去。

    「要一起回家嗎?」

    「我……我等等還有事。」

    「是莊巧雯嗎?」她的臉更貼近了些,如果這時轉過頭去就會直接親上她的嘴唇。余子詮只是輕咬著嘴唇,沒有繼續接話。

    「我可以陪你過去?我也想知道她剛剛怎麼了。」吳怡萱站挺了起來。

    「恩。」

    余子詮收好了書包,兩人一起往老師的辦公室方向走去。

    剛到了辦公室門口,莊巧雯正提著她的書袋從辦公室內走出來,她低著頭所以沒有第一時間看到往辦公室走過來的兩人。

    「余子詮。」吳怡萱突然喊了一聲,余子詮嚇了一跳,正看過去……。

    「我喜歡你。」她直接用手鉤住了他的脖子,然後墊起腳尖親了上去。

    余子詮剛被吻上,趕緊用手推開了她:「妳到底有什麼毛病?」

    「余子詮。」莊巧雯剛聽到吳怡萱的聲音,一抬頭便見到兩人親在了一起。她的嘴唇正在發抖,紅著臉直盯著他。

    「我……」他一臉無奈地看著莊巧雯。這時吳怡萱笑了一聲,左手往他的屁股拍了一下。

    「我開玩笑的!我先走囉!」說完,她就轉身跑了起來,只留下他一人面對不發一語的莊巧雯。

    「我……我……」還是重複著同一個字,余子詮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剛剛的突發狀況,現在只希望面前的她能夠開口說點什麼。

    「余子詮。」她緩緩走了過來,雙眼那種緊迫盯人的氣息完全消失,換成了有些低沉的神情。

    她走近了,但是並沒有來到余子詮的正面,而是繞到了他的右手邊,然後順勢抓起了他的手腕,直往背後的走廊走去。

    余子詮被這麼一拉,也只能順著她的意思跟著走去,連反抗也沒有。

    「莊……」

    「不要講話!」她用帶有威脅的語氣說道。

    余子詮跟著她,走出了校門口,然後這姿勢實在是不舒服,他扭了扭自己的手腕,拽開了莊巧雯的手。

    「怎麼了?」他剛開口,莊巧雯便停下了腳步。

    「我可以跟著妳走,不用這樣拉著……」余子詮的聲音越說越小聲,因為他剛拽開手,就看到莊巧雯的表情漸漸有些扭曲,感覺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她沒有回答,只是轉過身去繼續走著。但是看到她的肩膀開始抽動,還有吸鼻子的聲音余子詮就知道了——莊巧雯哭了。

    她一路忍著不哭出聲來,余子詮跟著她走進了附近一處的公園內,明明已經是放學的時候,平時都有阿公、阿嬤在裡面運動的健康步道卻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沿著步道一路走,莊巧雯在步道旁的一座小涼亭旁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嗎?」

    「恩。」她抬頭看了看石桌子還有座椅,彷彿還看得到那一晚還在這裡獨自哭泣的自己。但是現在的她已經不同了,余子詮此時此刻就在自己的身邊。

    莊巧雯靜靜地走進了亭子底下,然後用手摸了摸石桌。

    「我還記得。」

    「什麼?」

    「那一天我一個人在這裡大哭大鬧了一個下午。」

    余子詮向前走到了她的身旁。

    「什麼時候?」

    「那是暑假的事了……。」

    余子詮正要開口,她就轉了過來,向前靠了一步。余子詮把話給吞了回去,一滴汗從他的側臉滑過,眼前的她,正用泛著淚光的雙瞳,分秒不眨地與他四目交會。

    「答應我。」她的手掌捧住了余子詮的臉頰,眼眶裡淚水感覺快要撐不住了。

    「莊巧雯……」余子詮不知道怎麼搞得,看著眼前她的雙眼,胸口內卻有著扎心的刺痛感,明明什麼話也沒有說,就連自己也不知道莊巧雯經歷了什麼,卻有著莫名的苦澀還有鬱悶。

    「我……」莊巧雯的臉漸漸貼近,她閉上了雙眼,淚珠從眼角流下。余子詮頓時羞澀感才淹蓋過了心理的不適感,五官開始泛紅還有發燙了起來……。

    兩人的雙脣差不到一釐米距離就要親到了。

    「我喜歡你。」莊巧雯說完,余子詮的手抱緊了她,然後順著背後摸了上來,兩人第一次的親吻,是這麼的溫暖、是這麼的舒服。

    兩人接觸了短短五秒鐘,緩慢相互睜開雙眼交流,輕輕地退開了緊貼的嘴唇,嘴間還有溫熱的細絲牽住兩人初吻的觸感。

    「我也是。我喜歡妳。」說完,莊巧雯這次不等他低下頭來,主動墊起腳尖用粉唇堵住了他的嘴。余子詮闔上了眼,兩人激情地吻了起來。

    「嗚……」他感覺到莊巧雯的主動進擊,兩人的舌尖先是相互輕巧地招呼著,然後隨著越吻越深,舌頭開始奮力地纏鬥了起來。

    兩人沉浸在火熱的激吻中,余子詮這時將她抱了起來,莊巧雯則是更緊得向前抱住了他。

    他的手抬起了她的大腿,莊巧雯的背這時靠上了涼亭的柱子,她的腳勾住了余子詮的臀部,兩人越吻越用力。

    「我們……桌子……」莊巧雯發出了呻吟的小聲音,余子詮將她再次抱了起來,在石桌上放了下來。她的手放了下來,解開了胸口的釦子,裡頭的內衣隱隱約約露了些出來……。

    「恩……」她用手指抵住了余子詮的嘴巴,然後手指沿著下巴、喉嚨滑向了他胸前的釦子,解開了一顆,解開了兩顆,解開了……。

    解到一半,余子詮的唇舌就攻了下來,她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壓在了桌上,余子詮的雙手罩住了她的肩膀,嘴巴似乎不想讓她繼續為所欲為地亂來,於是進攻比剛才柱子邊一次又一次更加地快速還有扎實,莊巧雯只覺得心跳一點一滴地加速跳動,對於余子詮的熱吻,她選擇用柔和的撫摸還擊回去。

    「哈……」余子詮鬆開了嘴,放開手向下看著躺在桌上滿臉泛紅的莊巧雯。他這時覺得褲襠的位置開始有些鼓了起來。

    不……不對!他心裡一震,手一撐,上半身彈了起來。他轉了過去,用手扣起了制服的釦子直想把身體的感覺壓下去。

    莊巧雯在石桌上緩緩坐了起來,邊微笑邊跟著扣起了釦子。接著,余子詮轉過身來……。

    「你要記得喔!這是我們的第一天!」她從桌上跳了起來,跨步向前抱住了他。

    余子詮的手也環住了她的腰際:「我不會忘記的。」他把臉頰靠在了莊巧雯的瀏海上方,在這裡可以聞到她頭髮散發出來的芳香,同時也能感受到兩人心跳正一波一波地加速、試圖在某一時某一刻達到同樣的跳動頻率。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一旁的樹叢發出了一些聲響,也許是有人在偷窺、也許是有小動物剛剛經過,但這些兩人都不在乎,他們現在只感受得到彼此的心跳聲還有身體間暖和的空氣。

    吳怡萱在一旁的樹叢後方坐了下來。

    「果然……」她看著自己的雙手,放了下來,接著捉緊了胸前的衣服,身體縮成了一團。

    「余子詮……要幸福喔!」

    「哎呀!哎呀!這不是咱們陳哥的前任嫂嫂嗎?怎麼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亭子裡跟男人玩成這副德性呢?」一個粗狂的聲音突然靠了過來。

    她抬起頭瞇著眼看了一下,直接嚇得向後一蹬跳開。

    「妹子……幹什麼妳?我過來看好戲礙到妳了?」身旁一名大個兒蹲在了樹叢旁,他的旁邊跟著一位個子較小的,從兩人的衣服外觀看來——是跟自己同一所學校的學生。

    「你……」這一聲說得幾乎只剩下氣音。吳怡萱認得他們兩個,但是一時想不起來他們是誰。

    「喂!」那個比較大隻的轉了過來,雙眼充滿鄙視和挑釁的眼神盯著她。

    「什、什麼事?」

    「那臭婊子現在是跟那個廢物在一起了是吧?」他的手指了指後方的亭子。吳怡萱心想:難道他是在說巧雯?

    「你在說誰啊?誰是婊子?」吳怡萱不知哪來的膽量,竟然不小心脫口說出了這一句。

    「幹您老師!」那個個子比較矮的向前一個跨步就掐住了她的脖子。人明明看起來那麼瘦小,力氣卻是異常的驚人,這麼一捉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放手!林言亞!」

    「李哥,這小妞跟你開玩笑!你要這樣放過她?」他的雙眼怒視著吳怡萱快要斷氣的神情。

    「我叫你放手!」

    「呿!」林言亞的手用力甩開,她才得以大口地換起氣來。

    「誰准妳倒下了!」大個的一個手勢,林言亞便快速繞到她的身後抓緊住她的雙手。

    「妳聽清楚了!」大個的向前靠了過來,從口袋裡不知掏出了什麼東西抵住了她的喉嚨,接著瞇起眼說道:「妳等一下最好不要亂動……不然這裡被打了個洞,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

    吳怡萱只覺得他用了某種鈍器頂著她的喉嚨,但聽他這麼一說開始有些緊張了起來,腦子開始胡思亂想:他手上拿的到底是什麼?難道是手槍嗎?怎麼可能!他……他一樣只是高中生吧?哪、哪裡來的槍械?

    「呦!妳看看,這發育得也是不錯啊!」說著說著,他的手便扯開了她胸前的釦子,直朝著她的胸部抓了下去。

    「恩……」她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怕眼前這人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

    只是扭了下身體,沒想到林言亞在後方不知何時已架住了自己的雙手,如果太用力地扭擺,反而變成自己的關節會被拉到。

    「接著。」那個大個把手上的東西遞給她後方的那人,趁著手一鬆開,吳怡萱奮力地脫身。

    是把有刀鞘的小刀!後面林言亞將刀子抽出刀鞘,一腳踩出直接絆倒了剛起身的吳怡萱。刀子這時架在了喉嚨,她能夠感受到那段冰涼的刀刃正來回地摩擦著自己的皮膚。

    大個兒一股腦兒坐在了她的肚子上,吳怡萱頓時感覺所有的內臟都要從七孔炸出來似的,整張臉憋得通紅。他向前扭了扭屁股在她的身上磨蹭個,然後慢慢地解開了她的上衣。

    吳怡萱的雙腳再怎麼扭擺也抵不過這人的體重噸位,雙手也被林言亞給固定住了,外加自己的喉嚨還架了把刀,她根本無從抵抗。

    「聽清楚了!我是李明修!身平最愛的就是女人,最討厭的也是女人!」說完,他拉開了拉鍊,掏出了他的老二。

    吳怡萱將嘴巴內縮,將頭轉過去一邊,那玩意兒有半個手臂那麼粗壯,還帶了股像是廚餘的惡臭味。

    「呦!興奮到想舔了嗎?」他再向前用手抓著自己的老二在吳怡萱臉上拍打著。

    但她只是緊閉著雙眼跟嘴,一動也不動。

    「妳這種沒反應的臭婊子!老子不稀罕妳享用我的老弟!」說完,他把下體往吳怡萱的胸罩的下方鑽了進去,然後兩個手掌貼著她的胸部往中間擠去,就這樣用老二在她的乳房間來回地摩擦著。

    「哎呀!前任大嫂身旁有這麼一位巨乳的騷貨還真是不錯!」

    林言亞看著李明修坐在吳怡萱身上扭動著,同時盯著胸前的那兩團肉球跟著甩動,不免流下了幾滴口水。「喝!哈!哈!哈哈!喝!」李明修爽快地呻吟著,就像是一頭公豬壓在小白兔上發情,他擠得越用力,老二上的刺激就越強烈。正當吳怡萱快被壓得吸不到氣時,李明修突然將老二抽了出來,站起身來轉向身旁的樹叢。

    噗!唰!就像是強力水柱一般的白色黏液射在了綠色的小葉上,李明修又用手來回擼了幾下,又是一次的噴射,接連兩三次之後,開始只流出一些透明液體。他二話不說地拉起了褲子穿好,然後看了看還躺在地上的吳怡萱。

    「今天發生的事,不管是誰說出去妳就完了!」林言亞低下頭強吻了她的臉頰,然後將她重重地放下。

    「走!」李明修手插口袋,然後轉身便往一旁步道的小徑走了出去,林言亞則是回頭看了她一眼,接著跟了上去。

    「巧雯……妳到底經歷了什麼?」她緩緩睜開了雙眼,嘴唇發抖地唸著。在地上躺了好一段時間,身體才漸漸地從恐懼的緊繃感復原回到正常,吳怡萱坐了起來,用手臂擦了擦臉頰,然後穿好了衣服。起身拍了拍裙子上的塵土,小腳步繞出去看了下。

    「他們也離開了啊……」從地上拿起了提袋,雙手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然後換上了微笑的臉龐,就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真是麻煩呢!回家要好好地洗個澡了。」

    林言亞,是學校附近這一帶警察局局長的長子,在他父親的眼中,他將是成為警界中新生代榮耀的第一把交椅,所以家庭教育相當的嚴苛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警察同仁眼中,林言亞扮演了一個幾乎吻合父親理想的優等生,雖然在課業還有一些生活的表現沒辦法與校園中那站在頂峰的陳琪相比。但林言亞比較受到同學的愛戴和親近,因為他的行事風格在與身邊的人相處之下,並不會帶給人「眼前的這人是偶像、是高材生、這種人就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君子」之類的氣場,所以相較之下,他更能被一些在人群中較不突出、不亮眼的同儕所接受和被信任。

    也因為他是局長的孩子,所以一些小犯錯,師長並不會過於苛責,反而認為這是給他學習的一大機會,畢竟在校園師長的眼中,林言亞是未來要在社會貢獻,替弱勢伸張「正義」的執法人員。同樣的,在校外的作為,警界的同仁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上頭還有局長的壓力——父母總覺得自己就會帶好小孩,無需要烏合之眾、朋友或是親戚來插手。

    其實,一些巷弄小生意的消息早已在警察的圈子流傳好一段時間了,但因為林言亞似乎也有參與其中,一些資歷較為年長的員警並不願插手太多,有時新進的警員帶著青春熱血前進執法也會被攔下來。另外,再加上地方的勢力豪族透過金流買通了好大一部份警力,因此在附近眼見的範圍內,如果不是太過頭的黑市交易,警方並不會插手滋生事端,頂多就是透過偶爾的巡邏或是臨檢來避免一些造成社會治安問題的活動。

    另一位大個兒,那便是人稱校園小霸王的李明修,他最常講的一句話便是:「我身平最愛的就是女人,最討厭的也是女人!」。校園小霸王聽起來像是小學生在玩角色扮演時的稱號,但之所以有人這麼戲稱,歸因於他在小學曾被霸凌的經歷。

    小時候的他,個性內向,因為身材長得比同齡的小孩要大上許多,大家對他的第一印象是班上的巨大相撲。但因為他為人較為柔和,不像大多數的男孩子做事都用力氣解決一切,很快就成為同性間用來欺負的標靶之一。男孩子們看不起他,時常用他白嫩又軟弱的外表開他玩笑,他也不敢回嘴,每次都只是往心裡吞。

    在女生面前,他時常因為緊張而不知道怎麼開口說話,而被異性給誤會。又因為他的外表長得比較像是漫畫書裡那種宅男的形象,然後身材也在標準的界線以上,時間久了,女生開始集體地疏遠他,就怕他會對她們做出什麼噁心的事來。

    在小五的第一學期,李明修遇上了他這輩子的第一位仙女,她是唯一一個願意聽他說話而沒有排斥反應的異性朋友,李明修在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歡上她了,即便對方只是把他當作好朋友一般對待,這樣的互動就足夠填補一直以來在感情方面的缺口。他和她互動日子久了,多少都互相會有好感的。

    一開始就看上對方的李明修,為了要確定她的感覺,挑在自己生日的那一天,約了對方出來,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女孩的背後,全是班上甚至是全年級學生的眼睛在盯著,有時她還會聽到有人在討論的聲音:「她該不會喜歡那個宅男吧?」、「我怎麼知道……光是看到他就讓我覺得噁心!」、「這不是真的吧?是鮮花想要吃牛糞喔?」、「太誇張了吧!如果讓別人知道她是我朋友怎麼辦啊?」

    「嘿!我……」在校園的某一處角落,他面對著她,開口說道。

    「李明修!」她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妳先說。」他完全沒搞清楚狀況,挑在校舍後方圍牆的小角落還自認為沒有人在看。

    「我、我……」他吞了吞口水:「我很討厭你,因、因為……」

    「什麼?」李明修以為自己聽錯了,趕緊補了一句,心裡迴盪著: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

    「我討厭你!」她緊閉雙眼地大喊道:「你不要再靠近我了!你、你每一次來找我說話,你知道我都被當作是怪胎了嗎?沒有……你不會知道,因為你只有想到要怎麼得到我,你滿腦子都是想要親近我的想法!」

    「不……不是這樣的!」他一臉錯愕地退了幾步。

    「哇靠!她也太大膽了吧?」、「閉嘴啦!你太大聲了!」、「做的好!」不知怎的,周圍開始傳出了歡呼的聲音。

    「你不要再靠近我了!我不喜歡你……我、我覺得你很噁心!所以……」

    「這是假的吧?他們是不是跟妳說了什麼?」他傻笑地再退了幾步:「是吧?妳了解我的……是吧?」

    「呀!」她跪了下來,雙手抱緊了胸口。此時此刻周圍的空氣瞬間凝結了一切的聲響,然後一點一點地喧嘩聲越來越多。她低下頭繼續喊道:「你不要再說了!死變態!給我滾……我不要再看到你了!」

    「不……不是的……」李明修又再向後踏了一步,但這次,他滑倒了,一屁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她抬頭看了下,伸手試圖向前關心,但是周圍的壓力太過強烈,手又被自己給拉了回來。她轉過身去,當作什麼也沒看到,李明修坐在原地,此刻沒有任何疼痛可以比擬他心理受到的重挫,他不再開口了,身體發抖著。

    「就這樣。我很抱歉。」

    她跑走了。現在,只剩下他一人了,到底……他還要惹到多少人呢?到底……做錯了什麼?李明修不知道,他不斷地搖頭詢問著自己,但是,始終找不到一個答案。

    一個月過去了,她找到了新的對象,也開始交往了。但是,那人也不過就是那樣的貨色,在李明修眼中,他就是個帶頭欺負人的廢物,並沒有任何能力可以帶給她幸福,更不用說是快樂了!

    一日放學,他在回家路上遇到了那個人,他正帶著那群叫做「小弟」的屁孩們在馬路邊閒逛。忘記是什麼時候了?他與他對上了眼,只記得……一群人衝了過來。

    自己的嘴被摀住,接著整個人連滾帶爬地被逼進了一條小巷內,然後就是一陣天旋地轉……喔對了,那一天還是他第一次聞到那麼濃厚的血腥味,在自己的嘴裡還有鼻腔流竄著。眼睛旁也腫了好大一包,給自己阻擋了不少視野範圍……那一天,回到家後,他沒有哭,也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縮在房間內,家裡的人都比較晚回家,也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隔天上學,他很早就出門了……避開了還在廚房做早餐的媽媽。

    他空著肚子,就在教室休息了,班上的同學見到了他,沒人向前問候一句,都是帶著一副驚恐的表情看了一眼,然後再漠不關心地閃開。

    再來,她來了,但一句話也沒說。

    下課鐘響了,只見她闔上了課本,就往教室外走去。八成是去找男朋友了吧?李明修心想,身體不自主地跟了上去。果不其然,在教室外的轉角,兩人牽著手,在那裡卿卿我我的。

    李明修帶著笑容,向前走了過去,沿途看到他的人都被那怪異的笑容給嚇著了,走廊就這麼讓出了一條路來,大家都在盯著他,就像是模特兒走出伸展臺一樣。

    終於,他與他又對上眼了,但是這時她插進了兩人之間的位置,攔住了李明修。

    「你要幹嘛?」她望著他,眼神就像在告訴他不要再靠進一步:「我叫你不要再接近我了!」

    這一喊,就連在教室裡聊天的人也跑出來圍觀了。

    「吵死了!」李明修推開了她,雙眼就像是燃起了烈火般死盯著眼前的這人。握緊了拳頭,平時被蓋在白嫩皮膚下的青筋也爆了出來。

    「你、你要幹嘛!」那人只是虛張聲勢地大吼,但是顯然起不了什麼作用。眼前的這個大個兒就像是看上了獵物的狩獵者,全身散發著股令人震懾的殺氣。這時的李明修,看起來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他了,他感覺變得更加魁武、兇惡,此時在他身上,感覺不到任何軟弱。

    從後方趕來支援的「小弟」各個停下腳步,大家都給他嚇得停在了原地。圍觀現場,除了學生的身影外、還是學生,根本沒有任何一位師長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

    那人又向前挺起胸膛吼道:「你要幹……」還沒說完,一拳灌在了他的臉上。整個人往右側的牆上撞了上去,然後倒在地上一點反應也沒有。

    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幾乎消去了他所有的膽量,眼前的這人不是開玩笑的!他心想。

    剛搖了頭、站起身來……碰!一片白光從他的眼前閃過,接續而來的是另一側臉龐劇痛,感覺頸椎被扭轉了一圈似的。這拳相當扎實地重擊他的太陽穴,那人暈了暈,然後坐倒在了地上。

    叩!一拳從下顎衝擊至上顎,上下排的牙齒撞在了一起,牙齦瞬間就像是要剝離頭骨的樣子,他向後飛了出去,躺在了地上。

    「啊阿阿阿阿阿!」他大喊,因為一股像是要壓斷他肋骨還有碾碎內臟的重擊砸了下來。

    李明修沒有任何悔意,只是抬起了他的右拳,直接揮了下去……

    這一拳,替我的外貌報仇。
    抬起了左拳,再硬生打了下去。
    這一拳,替柔和向暴力回擊。
    接著,又是右拳撞了過去。
    這一拳,替欺負我的人承受罪過。

    那一天上午,不知道打了幾拳,李明修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直到大約十分鐘後才開始有師長介入,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那人滿臉是血,就連五官好像都給打歪了似的。

    救護車帶走了他,整片校園剎那間失去了活力,時間就像是停滯了,直到……警車一輛接著一輛侵入了校園的領地。沒有學生敢看他一眼,李明修雙眼失神地跟著那些穿著制服的人員上了車,然後……後續大概就是到了畢業那一天吧!李明修只記得,那一天他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學校。在學校旁巷子內,有個女孩子,全身是傷,她沒有被侵犯,只是……到處都有瘀青還有血痕,躺倒在垃圾堆間。

    「謝謝妳。」李明修轉身離去。

    上了中學,李明修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校園。不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他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勢力。

    在校園內曾經逞凶鬥惡的人,不論是學長還是後來新進的學弟,很快地就都臣服在他的控制之下。但這樣的為人,給自己帶來許多的麻煩之處,大部分的人還有師長對他的第一印象不外乎就是那個答案——問題學生。很快的,他就踢到了鐵板,除非用恐嚇還有威脅去找人,不然沒人敢親近他這個性格像是野人的胖子。

    又過了好一段時間,很快就來到二年級的下學期了。他又回到了曾經的狀態,沒人敢再接近他,不是因為討厭他的醜陋還有柔弱,而是恐懼面對暴力還有冷血的脅迫。剛好,他也這麼想一個人靜一靜,畢竟中學的時間很快就要過了,不如一個人關起來好好讀個書,讓自己考到偏遠一點的學校,避開與這些人的接觸。

    日夜的苦讀,他的課業突然一飛衝天,給學校內那些只注重成績的師長都跌破了眼鏡。李明修的頭腦其實並不差,只是過去發生了太多事,他沒有辦法置之不理,於是選擇放棄了課業。這過人的讀書天賦,讓他不需要花費九牛二虎之力就能追上老師教學的進度,甚至是提前預習往後的課程內容。

    由於開始讀書,他少了曾經那個兇暴的氣息,因此開始有人想試圖親近他,但是他一概視之為空氣般地對待。除了偶爾課堂上的發問還有上臺報告,沒有人再和他聊過天,也不再聽到他主動找人說話。

    又來到了畢業那天,他一樣什麼話都沒說就踏出了學校。

    最後一年的沉澱,讓他換來了優異的成績,如願遠離這塊曾經積累著許多不好回憶的土地。

    來到了其他城市的高中。這裡在當地的學生眼中,是第一志願的學校,這裡的學生都是來自各中學裡的佼佼者。

    踏進校園的第一天,他強烈地感受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在這裡,用中學生那一套小孩子逞凶鬥惡的方式應對進退是無法存活的,他必須要回歸以往的柔弱,慢慢地適應這裡的環境。這個校園,大小大概是之前學校的四到五倍,容納的學生更是多到一個驚人數字,在這裡再怎麼找自己的生活小圈,在整體看來不過就是人群中的一個小點罷了……。

    只要不惹出什麼大事或是有其他優異的表現,這裡的老師沒有半個人會認識你的,除了同班同學外,根本沒有人會在乎一個外城來的學生。

    但是,這樣安安穩穩地生活維持不到一個學期。

    他——杵盛凱,找上門了。他是個壞胚子,在李明修眼中,他不是喜歡欺負人的那種,只是想要玩遍一切他想玩的東西,不顧任何後果。杵盛凱在某一次放學,找人在路上堵住了他的去路。

    那一刻起,李明修就知道這個柔弱的模樣再也演不下去了。他回到了曾經的模樣,但是這一次班上的人並沒有因為他的改變而害怕與他親近,雖然有好幾個禮拜的適應期,但之後大家也習慣跟他往來溝通的方式了。

    從此刻開始,他便隨著杵盛凱玩遍了大小事,也幹盡了許多黑手生意。

    有這麼一刻,他問起了自己的過去。

    「杵哥,我想問件事。」

    「說吧!」香菸用食指和中指夾著,嘴裡吐出陣陣白煙。

    「你還記得那一天,你找人在路上堵我嗎?」

    「你要問我怎麼會找上你是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新聞啊!」

    「新聞?」

    「我永遠記得那一則轟動全國的新聞『小學生血染霸凌事件』,那個人的名字我永遠記得!」他又抽了一口。

    「那為什麼要找我?」

    「我也不知道……」他轉過頭來:「就是某天醒來,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這個人有一天一定會是我的夥伴』!」說完他用手肘撞了下李明修的肩膀。

    「呵呵!鬼話連篇!」李明修用手抽走了他嘴裡的香菸,然後換到了自己嘴裡來抽。吸了一口後,取下來丟在地上,用鞋尖踩熄了菸頭。

    「我……」他嘆了口氣,接著說道:「看不慣強者被欺負,我很小就知道金錢的好處了……雖然不可能解決世上所有的問題,但是已經夠我用來拯救那些自己眼中所謂的強者了。」

    「強者,是嗎?」李明修邊笑邊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鞋尖。

    「你被霸凌過吧?因為長相的問題。」

    「你……」

    「一個小學生不可能平白無故有這樣的行為,一定是有原因的。」

    「是、是嗎?」

    「當然。」杵盛凱笑了起來:「細節就不談了……大概是兩三天說不完的。」

    「長相問題嘛……」

    「呵呵。」他轉過頭來:「說實話,要不是你長大後臉總算正常了,不然我也不想找你進來。」

    「真傷人呢!長相真的那麼重要嗎?」

    「誰知道呢?大多的人都說看能力還有內在,但私底下都還是以外表為優先考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61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情|夏日怪談|犯罪|推理|欺騙|小說|霸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311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筆錄玖【補教大師】... 後一篇:筆錄拾壹【信】...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在線上巴友們
小屋文章更新中 歡迎進來參觀參觀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