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遊戲王Anime 第六章 放輕鬆就對了

作者:丹雀│2020-10-02 10:06:27│巴幣:0│人氣:113




  在三天就是班際對抗賽了。

  我眺望著窗外那一朵朵悠閒自在的白雲,那沒有任何壓力隨意飄蕩的感覺一定很棒。

  「喂喂,不要以為筆試成績滿分通過,就可以在上課時間發呆喔!」右臉還留有腫包的吳玖栖對著台下的我說道。

  「筆試滿分?」

  「還打贏了夏婉芸。」

  「這樣實力超強的人,怎麼會來到我們E班?」

  聽到檯上導師這樣一說,其他同學立刻議論紛紛了起來。

  我瞪了吳玖栖一眼。

  哪壺不提提哪壺,雖然我討厭被孤立的感覺,但是成為班上的風雲人物,那感覺也沒有多好受。

  我只想當個平凡的學生,自由自在的玩我最喜歡的卡片遊戲。

  看我不理會他,吳玖栖無奈的說:「這樣好了,為了讓大家更認識新同學,有哪位同學自願和林丹楓同學對戰一場?」

  話一完,立刻有人高舉雙手,還怕沒人注意而揮舞了起來。

  不過吳玖栖並沒有理會,而是接著說:「每次自願就是鴉雀無聲、無人回應,所以這次我就直接指定了。」

  「喂!我明明就舉手自願了!」

  「米俐今天就麻煩你了,然後明天的對手是江玟霖。」吳玖栖再度無視對方的話,直接宣布對手的名字,連之後的賽程也訂好了。

  「我可以當後天的對手阿!」

  「米俐,丹楓就麻煩你了。那我們繼續上課。」三度無視後頭的聲音,吳玖栖拿起粉筆認真的在黑板上寫下「本週課程:通常怪獸」。

  「你──這個可恨的老師!」

  蓓雅氣呼呼的把課本收進書包,轉身離開教室,跟上了我的腳步。

  「真是的,怎麼這麼多問題學生,怎麼這麼麻煩。」吳玖栖搔了搔頭,拿起粉筆繼續上課。

  底下的學生表示,既然這麼麻煩,當初就不要拉對方入學不就好了。



  微風徐徐地吹拂著平坦的草地,兩名男女悠閒的躺在其中,享受著午後的美好時光。

  直到有人闖了進來。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啊!」趕來的蓓雅一看到兩人正睡起午覺,立刻大叫了起來。

  「原來是蓓雅呀!妳也要一起躺在草地上嗎?」我拍了拍旁邊的位置,開心地邀請對方。

  「什麼草地啊!你們不要把『全息影像』用在這種地方!」對方卻立刻反駁。

  「沒事的、沒事的,還有微風徐徐的吹,很舒服的……」

  「什麼微風啊!明明就是電風扇在吹,還有不要說著說著就繼續睡啊!」蓓雅努力地想把我搖醒,我則是感到天旋地轉。

  「好了、好了,蓓雅妳不要再搖了,再搖我就要昏過去了。」聽到我這麼一說,蓓亞才趕緊放手,不過她這一放,我差點撞到地板,幸好有緩衝墊。

  緩衝墊?

  「唉唷!」被蓓雅這麼一鬧,我都忘記我旁邊還有一個人,那人吃痛的叫了一聲,整個人坐起身子。

  「對不起,壓到你了。」我趕緊向對方道歉。

  「沒事、沒事,畢竟我好久沒有這樣翹課睡午覺了。」那人摸了摸肚子,然後露出燦爛的笑容。

  「翹課?」我看著蓓雅問道:「我們算是翹課嗎?」

  「如果你們再這樣睡下去就是翹課了,還不快起來決鬥!」

  這瞬間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蓓雅反而比較像是一名班導。

  「好吧,我也好久沒有打牌了,我們就來玩一下吧。」他關掉放在一旁的全息影像開關後,拿起了放在地板上的決鬥盤。

  「很久沒有打牌了?」

  「對啊!因為我們的實力很弱,根本進不了這間學院。在這裡的幾乎都是班導把我們帶來的。」他將牌組放入決鬥盤後繼續說:「我叫米俐,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

  睽違已久的決鬥開始了,蓓雅在一旁不知道一個人在傻笑什麼,感覺像是終於等到有人要決鬥了。

  「那就從我先開始囉!」米俐如此說道:「我背面守備一隻怪獸,接著在場上覆蓋四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就算對方的蓋牌很多,還是要努力向前:「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光子斬者(ATK/2100)』,接著召喚『焰聖騎士─奧吉爾(ATK/1500)』並發動效果,將牌堆中的『焰聖騎士─羅蘭』送入墓地。」

  「我把四星的『光子斬者』和『焰聖騎士─奧吉爾』進行疊光超量召喚『No.59背反的料理人(ATK/2300)』,只要我場上只存在這張卡,此卡就不受其他卡片的影響,所以你的蓋牌對我的怪獸是沒有作用的。進戰階,攻擊你背面守備的怪獸。」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

  「我說過對我的怪獸是沒用的!」

  「那麼如果是針對我自己的怪獸呢。」米俐發動的陷阱卡是最常見也是最實用的防禦卡「和睦使者」。

  這張卡發動後的這回合,自己的怪獸不會被戰鬥破壞,也不會有任何戰鬥傷害。

  「不過由於被攻擊,所以我的守備怪獸也變成正面表示了。」米俐將背蓋的怪獸翻開,那張是等級一的天使族怪獸「獨法師(DEF/0)」。

  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會刻意保護那張牌,只要我場上沒有其他卡,「No.59背反的料理人」就不會受到卡片影響。

  「我結束這回合。這時墓地裡的『焰聖騎士─羅蘭』的怪獸效果發動,從牌組將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加入手中。」

  丹楓 生命值8000分/手牌5 蓋牌 0‖米俐 生命值8000分/手牌0 蓋牌 3

  「那輪到我了~抽牌。」米俐打了呵欠後說:「我發動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接著召喚『放輕鬆天使─悠悠(ATK300)』。」

  「攻擊力300?」

  「還沒完……當我場上有怪獸召喚、特殊召喚時,『獨法師』就會自我破壞並送入墓地,並且發動永續魔法卡的效果,當『悠悠』在場上,而有天使族怪獸被破壞時,在回合結束前其攻擊力變成3000分。」

  原本一臉輕鬆自在的天使族悠悠,看到自己的夥伴被破壞後,心情突然焦躁了起來,身體由白轉紅,頭上的問號標誌也轉變成了驚嘆號。

  「我用憤怒中的『悠悠(ATK3000)』攻擊『No.59背反的料理人(ATK/2300)』,結束這回合。」

  回合結束後,悠悠整個像充氣太多而洩氣後的皮球,回到了平常悠然自得的樣子。

  「輪、輪到我了,抽牌。」看著眼前那可愛的怪獸,這叫我怎麼忍心去攻擊啊!

  咦?

  突然發覺好像有一股可怕的視線正看著我。

  我往觀眾席看去,那惡魔般的面容映入我的眼簾,雖然只是遠遠的盯著,不過卻清楚的表示「如果妳敢放水,就死定了」。

  我戰戰兢兢地把頭轉回來,那可愛的生物之後還可以請米俐借我欣賞,但是我這一條命只有一條,還是專心在決鬥上比較安全。

  「我要召喚『櫻之宮莓香(ATK/1800)』然後裝備魔法卡『焰聖劍─杜蘭達爾』並發動效果,將牌堆的『焰聖騎士─阿斯托爾福』加入手中,之後該裝備卡破壞送入墓地。」

  「櫻之宮莓香?我好像沒見過這張卡?是我太久沒有接觸卡片遊戲嗎?」

  不、絕對不是,我在心中如此說道。

  「進戰階,『櫻之宮莓香(ATK/1800)』攻擊對方怪獸時攻擊力提高500分。」

  「發動速攻魔法卡『突擊指令』,解放自己場上一體通常怪獸,破壞對方場上的一體怪獸。」

  對方果然留了一手,不然不可能留下攻擊力這麼低的怪獸就結束回合。

  「我在場上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7300分/手牌3 蓋牌 2‖米俐 生命值8000分/手牌0 蓋牌 1

  「哈呼~抽牌~」米俐用手揉了揉快睡著的雙眼,然後說:「發動魔法卡『投幣式販賣機(自創卡)』每支付2000分生命值,可以從牌堆抽一張牌,不過最多只能三張牌。我支付6000分生命值,從牌組抽三張牌。」

  不惜將生命值支付到剩餘2000分也要補充手牌,看來對方是打算在這一回合分出勝負。

  米俐將一張怪獸卡放到決鬥盤上說道:「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可以攻擊表示特殊召喚『獨法師(ATK/0)』,接著從手中發動魔法卡『魔之試衣間』,支付800分生命值,翻開牌組最上方的四張牌,其中有三星以下的通常怪獸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第一張牌是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第二張是魔法卡「死者甦醒」、第三張是一星通常怪獸「悠悠」,最後一張也是一星通常怪獸「悠悠」。

  「由於特殊召喚怪獸到場上,『獨法師』的自身效果發動而自我破壞送入墓地,這瞬間因為永續魔法卡『憤怒的悠悠』的效果,場上的兩隻『悠悠』攻擊力變成3000分。」

  好可怕的連續戰術,竟然一口氣將低攻擊力的「悠悠」變成3000分的高攻擊力怪獸。

  「我用『憤怒中的『悠悠(ATK3000)』直接攻擊玩家。」

  「發動陷阱卡『神聖防護罩─反射鏡力』,破壞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

  「連鎖發動反擊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但是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這場面好像似曾相似,不過這一回我可沒有辦法再連鎖對方的反擊陷阱卡。

  受到3000分的傷害後,另一隻「憤怒中的『悠悠(ATK3000)』」再度發動直接攻擊。

  幸好對方的卡片效果讓我抽到了救命稻草。

  「當對方直接攻擊時,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我我我守衛(DEF/2000)』。」將救命稻草放入墓地後,我勉強擋住了對方的連續攻擊。

  「進主階二,發動魔法卡『馬骨的對價』,將場上一體效果以外的怪獸送入墓地,從牌組抽兩張牌。」米俐看了眼手中的兩張牌後,繼續說道:「我發動魔法卡『一時休戰』,雙方從牌堆抽一張牌,然後直到對方回合結束為止,雙方都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他場上剩下的「悠悠」就算被我攻擊,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了。

  「我再從手中發動魔法卡『黑暗之量產工廠』,將墓地兩隻通常怪獸加入手牌。」米俐從墓地拿回兩張「悠悠」後,從手上亮出了第三張魔法卡。

  「那是?融合?」

  「沒有錯,我將場上的『悠悠』和手牌另外兩張『悠悠』進行融合召喚,出來吧!融合怪獸『悠悠王(ATK/300)』。」

  看著眼前巨大的可愛吉祥物「悠悠王」,我記得它的效果是離場時,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三體「悠悠」到場上。

  所以就算我把它送入墓地,下回合就會出現三隻「憤怒中的悠悠」,如果再解決一隻「悠悠」,還是會出現兩隻「憤怒中的悠悠」。

  這樣的話──

  「輪到我了,抽牌!我要直接召喚六星的『光神機 櫻火 (ATK/2400)』。進戰階,用它攻擊你的『悠悠王(ATK/300)』。」

  「由於『一時休戰』的效果,所以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然後場上的『悠悠王』送入墓地時,特殊召喚三體『悠悠』到場上。」

  「還沒結束呢,進入主階二。我發動魔法卡『一換一』將手中一隻怪獸送入墓地,從牌組特殊召喚一星協調怪獸『大日球體 (ATK/400)』,然後同步召喚『黑薔薇龍 (ATK/2400)』,由於它的效果破壞場上所有的卡片。」

  只要把場上的卡片全部破壞掉,對方的連續戰術就會被瓦解了。

  「然後我要……」

  「我認輸了。」

  「咦?」

  正打算進一步召喚出怪獸的我,像是時間突然被暫停,整個人定格在原地。

  他剛剛說什麼?

  認輸?

  「為什麼要認輸?

  我努力的擠出這句話,對方卻輕鬆自在的回覆說:「因為我的戰術被破壞了,所以就不想玩了。

  因為戰術被破壞,所以就不想……玩?

  喀擦。

  一聲如同理智線斷掉的清脆聲響迴盪在我的腦海中。

  「我不准!你都還沒抽牌怎麼知道結果是贏還是輸?還有你明明就可以超量或Link怪獸,為什麼都不去召喚他們?」

  「這、這……」

  「你的牌組借我看一下,然後我們再重新打一場!」

  被我壓倒性的氣勢嚇到的米俐,就這樣和我決鬥了數十場。



  「呼呼、我不行了。」我和米俐各自倒了下來,不過比起一開始的決鬥,對方確實進步了很多。

  「辛苦你們囉!」一直沒有出聲的蓓雅拿著兩瓶運動飲料,分別遞給我和一旁的米俐。

  「一想到三天後就要比賽,感覺壓力好大。」我看著蓓雅露出苦笑。

  這時卻傳來了打呼聲。

  我們同時看了過去,原來是某個人正躺在地板上呼呼大睡。

  我們相視而笑。

  「放輕鬆就對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54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同人|遊戲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ad501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戲王Anime 第五章... 後一篇:遊戲王Anime 第七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sd8352192喜歡看的碰友
新的四個出爐囉,有時候還是要多方面持續的接收新資訊阿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7256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