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九十三章:無血秋葉楓林淨土

作者:苦楝樹│2020-10-01 23:50:15│贊助:6│人氣:65
  第九十三章:無血秋葉楓林淨土

  「岩崎的傷交給京一負責,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讓他們回去,立刻準備靈子隔離室,現世治療組、靈體修復組到隔離室集合,動作快點!」一經過穿界門回去,健司就指派屬下們準備進行救助工作。

  穿界門的現場一片混亂,甚至連跟總隊長匯報情況的時間都沒有,扇花囍稍微提及需要幫四楓院進行隊葬,桐草將靜流和王語沒有回來這件事報告給修零之後,就幾乎全員都被送到救護中心處理了。

  等到真田家的相關人收到訊息,趕到救護中心的時候,三菱的手術已經進行到一半了,如果能說的上一半的話。

  健司透過關係,從技術開發局那要來一台純機械的手術用機器手臂,按照他的假設,只要不讓三菱接觸到任何靈壓,夠過機器手臂將腐蝕三菱的東西排除掉,再用補肉劑把肉體修補回去應該就能治好三菱。

  但結果卻不是如此,那些腐蝕三菱的東西是無數條細到幾乎肉眼無法看見的黑線,他們從外部入侵三菱的靈體,有些在斷裂後就直接進入三菱體內,混雜在許多細胞之中,根本無法用正常的方式排除。

  更慘的是經過長時間的內部運作,黑線在三菱體內盤根錯節,只要拉起一條,體內所有的線都會被牽動到,只要稍不留神,線割破內臟之類的都是一瞬間的事情。

  毫無意義,雪陌很尊敬健司的敬業精神,但他的治療就跟他當年想治好自己的心因性失明一樣,不可能有任何的成果,沙菲爾的黑線一但纏上某個物質,除非沙菲爾本人有意願,不然根本無法移除。

  如果本身有強大的靈壓還能將它彈開,但以三菱的實力來說是天方夜譚。

  要救三菱的命,只有一個方法。

  「是他做的?」曇華不知何時實體化在雪陌的身旁。

  「你應該知道吧?」雪陌沒好氣地回應,原本她曇華有事不說的態度並沒有太大的反感,直到現在危及到自己女兒,她才發現過去實在太放任曇華了。

  「不,自從他死過一次之後,永夜似乎有其他的靈壓混雜在裡面,我現在對紫陽的狀態只能模糊的抓一個大概的方向,沒辦法準確知道他在幹嘛。」

  「這樣就夠了,做好準備,去現世吧。」雪陌壓抑著怒火,盡可能讓自己維持冷靜平淡的假象。

  「妳下得了手嗎?」

  曇華的問題,讓雪陌的偽裝失效,她不知道曇華是真的沒發現自己在忍耐,還是明知故問,她瞪著自己的斬魄刀,壓低語氣好讓自己的情緒不洩漏出來的說:「八十年前我就殺過一次,現在再殺一次也不會有問題。」

  「況且……」雪陌理著自己的長髮,看似普通的動作實則是自己焦躁的習慣,「我以為我不用特地說出來,對我來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比三菱更重要,那怕是紫陽。」

  「這次……」雪陌瞇起雙眼,她的眼神就像出鞘的刀般銳利,「我會徹底殺了他,讓他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

  「抱歉,我來晚了。」就在這時,左岸進入等候室,剛好與雪陌的視線對上。

  「無限人呢?」

  被雪陌的殺氣直擊的左岸,雪陌單純的提問就像逼問似的,他面帶冷汗的向後退了一步,才猶豫地說:「兄……學長說他要去處理一下豐崎學姊的遺物,忙完之後就會回來了……吧?」

  雪陌嘆了口氣,對於無限比起憤怒,她更多的是失望,「死掉的未婚妻比自己的妹妹重要多了是吧?」

  白養了,這麼多年比他父親還像親生父母般的關心他,結果還是把三菱放在一個死人的順位後面,真田家不知道有什麼毛病,真正在他們面前活著的人好像都不如死人重要。

  「顧好三菱。」下達簡單的指令後,雪陌繞過左岸,朝門走去。

  「阿姨……要走了嗎?」左岸困惑的看著手術室,健司的手術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有進展的樣子,如果她離開的時候三菱發生什麼萬一,就很難趕得上了。

  「以和佐的能耐,再讓他忙的三天三夜,也沒有任何成果。」雪陌說話的時候手不自覺的握緊曇華的鞘,「這是靈壓造成的傷,把靈壓的主人解決掉,斷絕靈壓就可以了。」

  「雪陌阿姨要去現世嗎?」左岸有些猶豫的看著雪陌,「雪陌阿姨不知道是誰的靈壓吧?難道打算一個人把叛逃死神聯盟的人全都殺了?」

  「我知道。」再次強調的同時,雪陌握著曇華的手都在顫抖,自從她認定唯一的家人死了之後,她就沒在任何人面前表現過真實的情緒,但她現在卻控制不了,「我知道是誰做的,就是因為知道,我才無法原諒那個人。」

  「他知道三菱是我的女兒,明明知道,還把三菱打傷成這樣!」無法理解,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他到底是多恨自己,才會三番兩次的傷害自己身邊的人。

  左岸的眼神從原本的恐懼變成震驚,最後又變成同情,雪陌可能從未發現過,自己現在的模樣,遠比自己偽裝的模樣像人多了。

  「雪陌阿姨,麻煩給我三……不,一天就夠了。」聽到左岸的要求,雪陌困惑的看著他。

  「給我一天的時間,明天我跟雪陌阿姨一起去現世,我答應過學長會幫三菱報仇,我不能讓阿姨一個人去,我需要變強一點,用些特殊的手段。」

  一天?雪陌懷疑的看著左岸,她從沒聽過有人只靠一天,實力就能有什麼變化,但她也不介意給眼前的晚輩一個機會,畢竟是她同意左岸成為候補的。

  「我明天會在穿界門等到晚上,趕不趕得上就是你的事了。」

  說完,雪陌推開等待室的門,燈光從救護中心潔白到反光的牆面射到雪陌的臉上,從以前開始她就不喜歡白到誇張的救護中心,彷彿在提醒自己她的心有多汙濁似的。



  真田家中,身為兒子的未婚妻被殺,女兒身受重傷的父親,紬雨顯得非常從容,在得知雪陌會去救護中心,兒子主動處理未婚妻後事之後,他就像閒著沒事似的,喝著女僕泡的茶,吃著餅乾,煞有其事的翻著棋譜,悠然自得,彷彿出事的是別家的人。

  「嗯……這一手這樣下對嗎?」

  「主人,為什麼你會在家裡看我的棋譜?」幾乎所有的女僕都去忙真姬和三菱的事情,為有女僕長碧留守家中,當她把家事忙完之後才發現她名義上的主人,正在研究自己平常的小愛好,「你不是應該去看三菱嗎?」

  「雪陌現在肯定在氣頭上,我又不是那個想娶我女兒的笨蛋,而且去了也幫不上忙,和佐能解決的不用我去,和佐解決不了的我去也沒用。」紬雨皺著眉頭,無視棋譜的下法,自己幫白子落了一手。

  「七之十八。」碧板著臉,指示紬雨黑子的落點,紬雨照做後發現,原本還有一線生機的白子,被他的神之一手弄到毫無生路了,「身為三菱的父親,這個時候至少去看一下吧,萬一有什麼事情……」

  「無限會搞定。」紬雨惱怒的把棋譜和棋子收好,然後將茶一口喝光,「如果搞不定,才是我應該出手的時候,雪陌應該也有覺悟了,這是她選的家主的考驗。」

  「就算不是家主,主人也是他們的父親啊。」

  「是啊……他們的父親。」紬雨無聊的躺臥在地上,他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碧的裙下,他也不是特別想看,但剛好角度對了,移開視線太明顯而且他懶,就這麼看著說:「我其實沒什麼實感,無限出生的時候,我一直以為自己能當一個好父親,但他媽死了之後我就什麼都不想管了,三菱的出生完全是意外,養育的工作全都丟給你們來做,我實在沒有什麼當父親的自覺,也很清楚自己沒什麼資格這樣自稱。」

  發現紬雨視線的碧,面帶微笑,額頭冒著青筋的用抹布把紬雨的臉遮住,「現在開始當一個父親也不晚喔,過去主人一直扛著家主的身分,現在沒了這個身分,做什麼事情都比較方便吧?」

  「這麼說也沒錯啦。」紬雨重新坐好,碧也坐在他的面前,幫他重新泡好一杯茶。

  「實在沒什麼動力做這些事,以前的我,光是活下來就費盡心力了,世界上沒人能威脅到我的生命之後,反而不知道要做什麼。」紬雨眼神迷茫的看著庭院,入冬後的院子在沒有下雪的日子泛著一層薄霜,處在不上不下的狀態,如果好到沒有結霜就能做些戶外活動,如果差到下起大雪就能什麼都不做,紬雨的心境也跟院子一樣,不上不下。

  「試著跟夫人培養感情如何?我不知道主人有沒有自覺,但你似乎有一直在找替代品的毛病,美琴死了之後,跟女僕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了喔,性騷擾的程度也越來越嚴重了,嚴重到我覺得哪天要是不小心,我的屬下們會因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被夫人殺掉的程度。」

  「唉──」提到雪陌,紬雨忍不住嘆氣,「跟自己的前男友糾纏不清的人到底有什麼資格跟我吃醋啊,還以為我不知道,七恂都把她內心的掙扎告訴我了喔,不過那是機密,不能講,不能講。」

  提到某些只有他們夫妻才知道的事情,碧的臉上露出困惑,不過她沒有多說或多問,對於她主人的夫妻情感,她能涉入的就僅只於此了,再深就會出事。

  就在這時,庭院出現了一個人影,身上穿著黑色的和服,頭上戴著遮住五官的行人包。

  真田家的結界在七次死後完全廢棄,改用傳統的守夜人偵查,今天家裡只有兩個人所以沒人在意,紬雨也不認為有人能夠逃過自己的靈壓感知入侵家裡,直到他看見那個人為止。

  「主人……」碧已經就戰鬥狀態,但紬雨卻揮手阻止碧。

  「不要緊張,碧,先幫客人倒杯茶吧,天氣這麼冷,站在外面想必很難受,不如喝一杯再說吧。」論實力,碧絕對毫無勝算,對方刻意挑沒人的時候來,擺明就是衝著紬雨來的,比起那些趁紬雨沒空的時候暗算其他家人的人,眼前的人算好對付的了。

  「不了,請屏退左右,在下有事,要與真田紬雨私下商談。」來者脫下頭上的行人包,看到他的臉時,碧彷彿看見了死人,紬雨倒是淡然,對方的身分紬雨也有心裡有底了。

  八十年前早應死亡的百木華格納。

  「碧,去救護中心等三菱手術完再回來。」紬雨將木刀插在腰間,身體從原本隨興的盤坐變成隨時能出刀作戰的正坐。

  「可是……」碧猶豫的看著華格納,她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殺死美琴以及她許多同僚的元凶,她不能將主人丟給眼前的仇人。

  「去吧,妳不相信我的實力嗎?」紬雨自信地說道,原本沒有目標而意興闌珊的他現在充滿幹勁,「八十年前我殺過他一次,現在再殺一次也沒有問題。」

  「我知道了,我會立刻聯絡夫人回來的。」碧說完後,用瞬步朝救護中心的方向前進。

  「真是……我就這麼不可靠嗎?」紬雨說話的同時,他的眼神沒有離開過華格納,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這種連刀都不用出就感覺到殺氣的對手了。

  華格納出刀了,隨著刀從鞘中閃過的一絲白光,下一瞬間他就瞬步的紬雨面前,手中的斬魄刀俐落的拔出,伴隨著強力的刀風,把紬雨連同他身邊的梁柱紙門全都砍斷。

  紬雨退到屋內,他面帶冷汗的看著自己的腹部,受傷的地方已經再生完畢,換作是八十年前,這一刀就足以要自己的命。

  華格納也進屋,踩著紬雨噴出來的血跡,進入狹窄的房屋內,與紬雨互相拔刀對峙,完美的中段,毫無破綻可言。

  「我說你……死後復活難道是會變強的嗎?」

  「變強?說什麼傻話。」華格納不斷朝紬雨逼近,雖然自身打不死,但紬雨還是不斷後退和對方保持距離,「擔任四大貴族統領的時候我確實太安逸了,荒廢自身武藝,作為血染無數的四大貴族,如此懈怠會有家族滅門的下場也是天理,現在只不過是以復仇者的身分,維持與其身分相映的實力罷了。」

  揮刀,刀光之影將斬擊路上所有阻礙全都砍斷,華格納的刀碰到門、柱、家具的時候,感覺不到任何被阻擋的作用力,有如利刀切豆腐般全都一分為二。

  三刀,將紬雨所有能閃過的路徑全都封鎖,一刀脖子、一刀腹部、一刀砍斷紬雨的左手,紬雨的身體雖然立刻再生,但華格納的動作更快,在再生之前將紬雨剩下來的三肢全都砍斷。

  「哎呀呀──原本還想說盡量不要弄亂家裡的。」紬雨看著被華格納砍得亂七八糟的家具,「既然家裡的東西都被你砍壞了,那我再稍微破壞一點,碧也不會怪我吧。」

  「龍牙天嘯!」強大的斬擊直接連同天花板將整個真田家的宅邸都掀開,華格納吃了這招之後身體飛出宅邸,一刀直接將他的身體從肩膀開始一分為二。

  「好像有點太過火了。」看著半毀的真田家,紬雨尷尬地抓著頭髮,「這下我一定會被罵到臭頭的,乾脆把錯全都推給那個死人好了。」

  紬雨說完後,朝著華格納的屍體看去,他的臉上再也露不出笑容。

  「如果要說這八十年來有什麼改變,我想只有兩點吧,第一就是我得到了跟你一樣的身體。」華格納一邊再生,一邊走到紬雨的面前說到,「第二則是,我可以無所顧忌的使用卍解了。」

  本能的感覺到危機的紬雨,沒給華格納更多機會,他立刻揮動手中的木刀,千道的斬擊全都朝向華格納的方向飛去,絕對不能讓他卍解,產生這種念頭的紬雨使出的千刀不盡每一刀都有跟龍牙天嘯不相上下的威力。

  但還是太晚了,和紬雨一樣屬於不死之身的華格納根本沒有必要閃躲或防禦,他充滿殺氣又平靜的口吻,就像宣告似的喊出解號:「卍解,無血秋葉楓林淨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51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九十二章... 後一篇:【RPG公會】沉迷武道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