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善提經:十九. 曾經記憶之地

作者:山容│2020-10-01 08:19:06│贊助:6│人氣:85
十九. 曾經記憶之地

       翻手日月,覆手陰陽。
       要說寒火掌這門功夫的精隨,這兩句話是最好的總結。經脈運行陰火陽水兩種截然不同,卻又相輔相成的氣勁,關鍵在居中行招的人該如何轉化調節。引陽水生木靈,木靈生陰火,過去仰澤師兄教他這套掌法時,身上有苦練多年的木靈真氣輔助,一套寒火掌打下來明可見謙沖平和,暗生恢弘萬鈞之力。

       為濟始終學不成他的棉柔掌勢,所以將寒火掌改得更加兇猛,更有侵略性。他以陰水生木,木生陰火,加快運氣發掌的速度,收出奇不意之效。陰陽失調,威力不足之處,則用苦痛之氣附帶的毒素彌補。

       這套給為濟改得陰狠迅捷的掌法,加上練至極限的斷玉劍法,就是他的兩套看家本領。為濟待在雲瑯琊的時間不夠長,還來不及學到天法雙尊的得意絕學。只是也不重要了,天法雙尊如今應該都死了,他們的絕學毫無意義。
 
    你手上有休留,就夠讓一狗票仙人尿褲子了。
 
      金翼,老毒梟,你這句話我還真是受用無窮呀!面對一群振翼怪叫的兇鳥,為濟又想起了過世的巨鵬好友。今天老毒梟要失望了,為濟不打算動用休留,他有實驗要做。
 
    敕令五行,六火流光。
 
      陰水生陰木,陰木化陰火,加上周圍一片殘破,滿地人畜走獸的屍體。為濟將全身的苦痛之氣催動,和周遭凝滯不去的陰氣應和。天上的太陽熱力逐漸加強,殘留的天火之氣被陰氣逼出,舉目所及頓時黑霧蒸騰,紅光並射。

     「往後退到法陣裡。」為濟吩咐蘇蒙說:「去把我放在陣中的刀子握緊,只要刀不離手,就沒有妖物能傷害你。」
       蘇蒙立刻照辦,法陣隨之啟動。金鐵生陽水,加上蘇蒙身上的陰氣,就是簡單好用的雙化雲流陣。現在任何東西經過為濟身邊都會沾上他用六炎陣激起的穢氣,受穢氣汙染的事物沒辦法通過雲流陣無形的障蔽。難近女大概從來沒想過他們燒壞的柴刀還有這種功用。

       為濟聚氣出掌,第一招忽見明夷快捷絕倫,打得方才張牙舞爪的畢方腳步一歪,全身陷入火焰之中。這可不是牠能吞食的火焰,而是染上苦痛之氣的毒火,著火的畢方從天上墜落,迅速燒成一團灰燼。

      第一掌成功了,那第二掌呢?

      第二招分覆日月同時推出兩團火球擊中天上的目標。這次雖然分擊兩方,掌勁比起第一掌稍有削弱,但是毒火效果依然卓越,兩隻畢方一飛近為濟立刻炸成兩團火球。

       趁勝追擊,第三掌六星盤身。為濟旋身連出六掌,同時腳步向前推進,將戰場帶離蘇蒙身邊。天上六團火球落下,證明他掌無虛發。很好,看來最近連番惡鬥沒有磨損他出掌的精確度,掌勁控制也恰到好處。他向來是孤軍奮戰,可不能為了一時痛快將體力浪費在敗亡的敵人身上。

       第四掌,淵出神龍。

       一套寒火掌打下來,配合法陣加成,沒有半隻畢方突破封鎖。眼看情勢不對,方才同氣連枝的兇鳥這下四散飛去,很快就逃得舞影無蹤。為濟收掌歛氣,卻沒有解除法陣,有東西過來了。現身的怪物狀似巨猿,肩背寬到好像能負起日月星辰,深紅長毛宛若烈火,頂上的白毛一路向後背延伸。如果為濟沒看錯,這是一頭朱厭。

       朱厭對著不速之客狺狺怒吼,為濟邁步沉腰,預備出擊。他得把自己逼到絕境,不這麼做就沒辦法完成最後的測試。自從離開崑崙山後,運氣總有莫名的不適,未來還有無數的強敵必須克服,為濟必須及早找出病因解決。

       受地上六炎陣陣法刺激,惡獸朱厭發出震天怒吼,渾身毛孔炸出烈焰,威勢猛霸絕倫,衝破六炎陣直撲為濟而來!為濟聚氣雙掌,將所有真氣逼入雙掌,預備最後一博。

       寒火掌終招,倒懸陰陽。

       這招收式本意是讓運行經脈的真氣歸位,五行陰陽平衡收斂。為濟將之改成一記險招,將招式的效果轉為逼迫中招者真氣收斂,進而潰散一身氣力。要是失敗了,沒有後招能禦敵的為濟不死也要重傷,而眼前的朱厭可沒有留他活口的打算。
       要完全發揮,為濟必須用上全身的真氣突破朱厭的經脈。左天突,右期門,雙掌破陰陽。
祈禱朱厭的經絡和人類相同吧!
       朱厭的拳頭錯過髮梢,龐大的胸膛壓向為濟。發力後為濟瞬間力餒,只能任憑巨猿將他壓在身下。朱厭將人壓制在地,張嘴哭號,滿口利牙撲向為濟咽喉。

      「為濟!」

       說時遲,那時快,蘇蒙衝出法陣。只見他大手一抓揪住巨猿的頭部,傾盡全力一刀砸在怪物眼窩上!燒壞的的柴刀根本經不起這樣的摧殘,當場斷成兩截。蘇蒙不顧一切握緊刀柄,掄起拳頭拚命攻擊。
      「為濟!為濟!為濟啊啊啊!」
       為濟鬆了一口氣,雖然朱厭給蘇蒙打得頭破血流,但那一身重量還是壓得他難以招架。蘇蒙這小子發了狂揮拳,根本沒機會要他停下。為濟等了片刻,終於等到打到沒力的蘇蒙停下來,全身發抖放開朱厭的頭。趁著空檔調息完成的為濟舉手撐起巨猿下巴,狼狽地從令人窒息的毛髮中爬出來。

     「為濟?」蘇蒙傻傻瞪著他。
     「怪物死了,沒事了。」
      為濟把沾血的刀柄從蘇蒙手上抽出來丟掉,這小子終歸還是沒聽他的話,從雲流陣裡跑出來了。朱厭突破六炎陣時,陣中原先受為濟法力束縛的陰氣散出,會在無形中拖慢破陣者的行動,讓為濟有空隙發動攻擊。要是攻擊失敗,陰氣一樣能在無形中耗損朱厭的力氣,幫為濟爭取調息復原的時間。不過這自然是最下策,誰也料不准這段時間怪物能造成多大的破壞。

      萬幸他的實驗成功了。倒懸陰陽這招收到奇效,為濟割開朱厭的屍體檢查,發現期門、天突之間的經絡滿是細小的冰晶,破壞了血管和內臟。朱厭天生的氣脈屬至陽至烈的火氣,給為濟這一逆轉,成了陰寒毒氣直攻心肺致死。

      割開朱厭胸口時,蘇蒙給嚇得別開視線,不敢直視壞死的血肉。為濟任由他去,剛才的死戰對他想必衝擊頗大,需要一點時間調適。為濟點火燒朱厭的屍體,在煙霧漸散之後,切下幾塊肥碩的獸肉給蘇蒙。

     「吃吧,下一餐不知道在哪裡了。」
      表情扭曲的蘇蒙接下今天的糧食。以廢墟來說,他們用的工具算是豪華了,陶盤碎片、碎布包著沒刀柄的斷刀,再加上手指頭幫忙就能享用美味的大餐。和大部分的野生獸類一樣,朱厭的肉和牠生前一樣強悍,入口的全是硬梆梆的筋,吃得兩人滿嘴酸苦腥羶。但即便如此,他們還是硬將獸肉給吞進下肚,畢竟食物得來不易,今天這餐過後下一頓又不知道哪裡去。

       吃飽了該繼續上路,希望蘇蒙填飽肚子之後不會再一次發狂。藉由在崑崙山炎火坑窺得的記憶片段,加上為濟自己拯救蘇蒙的經驗,好不容易推算出施才鎮的位置。這座沙漠邊緣的城鎮想不到頗具規模,甚至還有一座當地貴族的小宮殿座落在左近。

       只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現在的施才鎮只剩一片廢墟。巳時將盡時,為濟帶著蘇蒙走進廢墟,這個神經質的傢伙一看到火苗,便突然發了瘋一樣衝上去踩熄,守在一旁等著午餐的畢方因而兇性大發。

       現在午時結束,兩人把惡鳥、兇獸的屍體燒化乾淨,繼續探索施才鎮。只是為濟懷疑就算蘇蒙記憶完整,恐怕也很難從這片給人燒得亂七八糟的地方認出自己的老家。

      他們沿著殘存的道路走到一座難得倖存的石碑前,為濟才剛認出勝財宮三個字,蘇蒙便突然放足狂奔,往另一條不起眼的小路直去。為濟沒有攔他,保持沉默追在他後面。蘇蒙呼吸混亂,腳步忽快忽慢,要追上不是難事。只不過為濟認為這時最好放手讓他跑,憑本能找回記憶中的路徑,打斷他恐怕就前功盡棄了。

       慌亂的腳步停在一處倒塌的牧羊人帳篷外,和蘇蒙記憶相較之下,多了不少穿破帳篷的支架,理應歡迎他回家的羊群爬滿蛆蟲,渾身漆黑倒在後頭的圍欄裡。裏頭還有一隻狗,狗頭不曉得到哪裡去了。蘇蒙站在帳篷外,雙眼緊盯著狗屍無法動彈。

     「要我進去幫你看看嗎?」為濟問,蘇蒙搖頭,腳步沒有移動半分。
     「如果你需要我,我人在附近。」
      蘇蒙點點頭,也許這時給他一點時間和空間會是好主意。臨走前為濟將四周打量一次,確認沒有其他危險。照理來說,像朱厭這樣的巨獸,不會容忍能與之競爭的怪物在自家地盤出沒。如今朱厭已死,這附近沒有更大的威脅了。

      為濟瞥了蘇蒙一眼,獨自回轉方才未完的道路。有時候也該讓他獨自面對,宣洩一些情緒,況且有生息咒印連結兩人,只要蘇蒙還待在施才鎮,為濟就能隨時掌握狀況。現在有個東西他得去看一看,刻著斗大勝財宮字樣的石碑就在眼前,為濟有預感石碑後會藏著有意思的東西。
踏入勝財宮,惡臭撲鼻而來。他的預感沒錯,這裡曾經有噬佛出現,而且死前還吃了不少人。

       為濟雙眼聚氣,細細分辨殘存的氣型,還有地上散落的物品。雖然天火燒去大部分的證據,但還是有不少金屬法器的殘骸留下。困魔鈴、玄鐵鍊、墨斗金線、千環赤銅鎖,看來有人非常想把某個東西給困在勝財宮裡。為了這個目的,主事者甚至不惜用人肉當祭品。

       不管這個做決定的主事者是誰,絕對是個飲鴆止渴的傻瓜。就算不是血親和修行者,只要進食就能增長噬佛的力量。而噬佛誕生之後,不管怎麼隱藏,也絕對逃不出千眼遍照的監視。依為濟所知,三千世界中只有一個噬佛有這般運氣,在成形後不沾一點血肉,搶在被難近女格殺之前擺脫苦痛之氣重拾人形。

      繼續往前走,只是看到更多傾倒焦黑的牆,更多扭曲崩散的屍骨。滿地的法器、聖像,阻止不了難近女的天火。有個坑洞不知怎麼,看起來比其他地方燒得更深、更黑。為濟上前檢查,但除了泥巴之外沒有更多的收穫。負責肅清噬佛的難近女一如傳聞,做事非常徹底。

      有其他生息靠近。

       為濟向生息波動的方向望去,依氣型判斷應該只是凡人而已。不過有時候正是凡人才會鬧出令人頭痛的事,為濟最好還是趕回蘇蒙身邊。他瞥了天上烈日一眼,天眾眼睜睜看著事情日漸惡化卻毫無作為,真不知舟溺天是哪來的顏面自稱大智慧、大慈悲?

      「你聽見了嗎?」為濟對著太陽喃喃咒罵,負手離開勝財宮。
       回到牧羊人帳篷前,蘇蒙正抱著一件髒衣服嚎啕大哭,鼻涕眼淚沾得滿臉都是。看見為濟出現,他鼻頭一皺,又哭得更加用力。
      「怎麼了?」為濟問。
      「我、我不……不知道……」蘇蒙抽抽噎噎,好像隨時會斷氣。「我就突、突然、突然好想哭……」
      「你發現什麼了?」
      「沒、沒有,只有衣服,裡面的人都死、死了……」

       為濟暗自嘆氣,這下事情難辦了。事情果然沒有為濟想得這麼簡單,老虎娘娘交到他手上的是一道無解的難題。他必須將蘇蒙帶回家人身邊才有辦法得到曉明之星的位置,找出通往夜摩天和地獄道的路徑。但如今想要將蘇蒙帶回家人身邊,他很可能必須先進入地獄道才行。當然有另外一個方法既快速又直接,為濟極度懷疑這才是老虎娘娘的本意。
      要是讓她得逞,那走這一趟就毫無意義了。
      一定還有其他解套的方法。

     「如果這裡讓你難過的話,先看看有什麼能用的東西,帶上幾件衣服我們就走。」他說。
     「不、不要……」
     「不要?」
     「不要帶走,把、把東西,留給他們……」蘇蒙勉強地把斷斷續續的聲音接成一句。「說、說不定,有人、人會回來……」

      誰會回來呢?為濟很想問他,心裡卻清楚連蘇蒙也不知道答案。真糟糕,在他證實老虎娘娘的確在他左手青靈、少海兩穴之間留下咒印,隨時有可能卸去他全身苦痛之氣的時候,居然發生這種事。只是事已至此,再說後悔也無濟於事。

       「想走的時候說一聲。」為濟拍了拍蘇蒙的肩膀,窸窸窣窣的聲音愈來愈近,他轉身探看。
       來者身上穿的服飾和早先在沙漠遇上的行商很像,寬鬆的上衣配上厚實的長褲,頭上綁著頭巾。相較之下身穿破道袍的為濟,和各種舊衣物大雜燴的蘇蒙,突然間顯得格格不入。這群沙漠裡的住民手持刀斧棍棒,像受到驚嚇的羊群一樣一個挨著一個。為濟猜他們已經發現朱厭的遺骸了,就算已經燒化,那東西依然大得嚇人。

      「山人見過各位鄉親了。」為濟抱拳說:「無意路經貴地,驚動各位,在這裡先說一聲抱歉。」
       有個老人給人推出來,只見髮蒼蒼、視茫茫的他拿木棍指著為濟身後的蘇蒙問:「我知道你是誰,你是喀拉巴之子蘇孟卡!你回來做什麼?你把我們害得不夠慘嗎?南蒂雅被逼嫁到外地去,施才鎮也毀了,你報復得還不夠嗎?」
       蘇蒙站到為濟身旁,一臉茫然,雙手緊緊揪著手上的衣服。他可能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但是不友善的口氣足以讓任何人認清自己不受歡迎。

      「你這怪物為什麼沒死?」老人愈說愈激動。「我們什麼都照著祭司說的做了,王公大人派人把你綁到沙漠去,該燒給舟天聖主的祭文,該奉獻的祭品禮讚全部都沒少。為什麼你還是回來了?為什麼聖主還是降下天火懲罰我們?那些怪獸、怪鳥也是你帶來的沒錯吧?你連給我們收屍的機會都不肯對吧?」

       聽他說得老淚縱橫,你會以為蘇蒙是他不共戴天的血仇。周圍的人不論男女老少,多半都有傷病在身。蘇蒙在發抖,那是連他自己也感到困惑的怒氣。如果為濟不希望事情鬧到動武,最好是盡速抽身。

      「山人為濟,和弟子蘇蒙是南瞻部洲的修道人,不知此地發生過什麼事。」他說:「若是諸位鄉親不歡迎,我們現在就會離開,不勞各位送行。」
       他握住蘇蒙的手,打算強行拉人離開。施才鎮殘餘的居民你看我、我看你,這時候再不走就遲了。
      「他說謊!我剛剛明明看見蘇孟卡抱著蘇麥雅的衣服哭,他們根本不是什麼修道人!」

       這些不長眼的孩子,為濟心裡嘆氣,非要把事情鬧得難看不可嗎?未時,屬陰,氣應路旁土。
 
    敕令五行,沙幕瀰天。
 
       咒印自為濟掌中射出,迅速引來狂風捲動沙塵,遮蔽眾人視線。為濟趁亂拉著蘇蒙跳過堆滿死羊的柵欄,急急離開施才鎮。蘇蒙沒有抵抗,隨便為濟拉著往前跑。不曉得他剛剛看見了什麼?想起了什麼?施才鎮不能再回來了,不過剛剛老人的話給了為濟一些靈感。施才鎮已經毀滅,但為濟的勝算還沒。

      「等等!」
       蘇蒙突然停下腳步,用力緊抓為濟的手。毫無防備的為濟給他這樣卯足全力一拉,險些在滑溜溜的沙地上失足。
      「怎麼了?」為濟不悅地問。蘇蒙沒有回答,舉起另一隻還握著舊衣服的拳頭。
      「等我一下。」他左右端詳,找了一處附近的沙坑,將衣服給埋進去。為濟趁著他挖坑時,到附近找了一顆石頭回來。埋好衣服後,為濟把石頭交給蘇蒙,蘇蒙把石頭放在沙堆上,掌心用力壓了一下。
       他起身向為濟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往東邊去。」為濟說:「我有些問題得找人解答。」

       蘇蒙一言不發往前走。面對這樣的反應,施才鎮這一趟到底是走錯還是走對,為濟這下有些不太確定。對於未來他是找到一些線索,不過他很可能無意間埋葬了喀拉巴之子蘇孟卡也說不定。蘇蒙低著頭往前走,完全沒發現他們的方向直指別崑崙。

       雲瑯琊覆滅,別崑崙應該有個老混帳正等著他們才對。




【待續】


PS中秋連假加更一篇!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43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善提經|仙俠|玄幻|小說|長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善提經: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善提經: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zaimao各位
說好的睡衣破100GP就送毛毛睡衣XD 可以來我的小屋踩踩ㄛ♡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5: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