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3-18節 The Wizard

作者:眼鏡WA│2020-09-30 18:12:00│贊助:8│人氣:83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簡介:
  應該存在於23世紀的魔法,竟然出現在女巫獵殺的時代!?女巫獵殺,竟然只是消除異己,藉此牟取利益的方式!?我無意間的行為,竟害得這女孩成為女巫,我、我該怎麼辦!?
  因不明原因從充滿魔法科技的23世紀回到15世紀的少年樂耀,在追尋如何回到未來的過程中,無意間害人成為女巫,並深刻體會到存在於過去的不公不義。他為了在過去生存並彌補自身的過錯,樂耀教導過去的人魔法,抵抗教會,解救被誣陷為女巫的人們,但是樂耀萬萬沒想到,存在於過去的魔法,竟然與他有所關聯……。

它章連結:(目錄連結) (第1-1節)
其它平台:(原創星球)

若看完覺得喜歡,歡迎在底下留言、追蹤、加好友、或是賞個GP,謝謝。
----

第3-18節 The Wizard

自從主教前來問話後又過了一日。

過去幾天喚醒我的通常是修士的晨禱聲,但今天卻不一樣,我被監牢門外不斷傳來的慘叫、物體破碎與崩落的聲音吵醒,原本應該看守在門前的修士也不見蹤影。

西普利安與薇爾也都因為異常的聲響起身凝聽門外的狀況,我們討論過後,認為外面很有可能遭到攻擊並正進行激烈的戰鬥。

為了因應接下來的變化,我們挖起還在熟睡的菲莉絲,並試圖打開牢房的門鎖。

突然間監牢大門冒出熊熊火烈焰,木門轉眼間就燃燒殆盡,在灰燼後面出現的是被坎德拉帶走的雅莉珊卓。

「雅、雅莉珊卓,你怎麼會在這裡?」

「別廢話,快走。」

雅莉珊卓二話不說,運用火焰破壞牢房,使我們重獲自由。

「這些賢者之石給你們。還有動作快一點,要趁葛佛瑞拖住匡異會時趕緊離開。」

雅莉珊卓遞給我四顆賢者之石。我接過手後抱著仍在昏睡中的菲莉絲,隨著雅莉珊卓等人奔出監牢,一出監牢薇爾就忍不住輕呼。

「這、這裡是修道院,怎麼會變成這樣!」

原來匡異會在斐克城的據點,正是斐克城修道院。修道院本是莊嚴肅穆的場所,現在卻烈火環繞,桌椅、玻璃散落一地,牆上的種種裝飾也都被烈火吞噬。

牆壁上有遍佈受強烈衝擊坑坑洞洞的痕跡,碎石一塊一塊地從屋頂上掉落,可以想像戰鬥的激烈程度。

站在這座凌亂戰場的中央有兩組人。

一邊是摩爾與芙菈絲緹,另一邊是坎德拉以及他的手下,坎德拉的身旁竟然還站著安與米妮特。

「米妮特姊,妳不是怨恨惡魔跟女巫嗎?為什麼要站在坎德拉那邊,該不會坎德拉握有妳的把柄吧?」

面對芙菈絲緹哀痛的質問,坎德拉向前踏了一步,代替保持緘默的米妮特回答。

「芙菈絲緹,我不會搞小手段。倒是我才無法理解妳們,明明曾被當作女巫或巫師對待,為什麼還能心甘情願地待在教會底下做事?」

「哼。」

見到坎德拉上前,摩爾推開芙菈絲緹,並滿臉不屑地瞪視著坎德拉。

「坎德拉,自從背叛後你就很多話啊。跟你這位把身心都獻給惡魔的人講述神的教誨也沒用,在你實現野心之前,就讓我在此代替神降予你神罰。」

「摩爾,我只想逼迫教會承認魔法不是教會的專利,是神賦予人類的能力,然後創造一座屬於女巫與巫師的世界。我們不必再躲躲藏藏,能夠活出真正的自己,你為何不能理解呢?」

「哼,聽起來是不壞。但廢話少說,讓我們繼續剛剛的戰鬥吧!」

摩爾不等坎德拉回話就將地上的碎石變化成無數石槍射向坎德拉,坎德拉連動也沒動,身前就出現一道火牆將石槍全都擊落。

坎德拉與摩爾十分有默契,同時指示同伴退開,準備一對一決鬥,但芙菈絲緹沒有聽從摩爾的指示,而是採取最合理的行動。她化為一道疾風瞬間逼近坎德拉,想趁著他不注意時攻擊,但卻被一名出乎意料的人從旁攪亂。

「我怎能讓妳傷害我好不容易重逢的弟弟啊!」

原本在我們身旁的雅莉珊卓,看到芙菈絲緹的動作後馬上利用瞬間加速魔法來到坎德拉身旁,替他接下芙菈絲緹沉重的一擊。更從劍身噴出熊熊烈焰逼迫芙菈絲緹後退並揮劍步步進逼,使她無法前去協助摩爾。

摩爾不理會芙菈絲緹的狀況,他朝著坎德拉的方向,邊跑邊捲起腳底下的石塊與木屑,將之化為一道的海嘯,由上而下準備將坎德拉吞噬。

坎德拉往一旁閃避,沒想到他的周遭竟出現四面厚實的圍牆將他圍住,使他無法離開碎石群的攻擊範圍。

此時圍繞著坎德拉的石牆快速地變紅並爆裂。他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摩爾的面前,以灼熱的火拳,全力向摩爾揮去,摩爾伸手貼向一旁的石柱,石柱馬上變化成一柄巨槍,刺向坎德拉的側面。

坎德拉急忙將拳頭改往地上一揮,藉由反作用力將自己往上推,避開摩爾的攻擊,坎德拉揮舞雙手用火焰劃出魔法陣,魔法陣瞬間化為火山口,從中噴出無數火球朝摩爾席捲而去。

摩爾從腰間取出許多鐵片扔在地上,地上馬上冒出無數的石壁,替摩爾擋住攻擊,摩爾也趁機後退,拉開距離。

「摩爾,你怎麼不使用你最擅長的大型連鎖魔法。」

「你想早點結束這戰鬥的話我就如你所願。」

摩爾欣然接受坎德拉的挑釁。他迅速蹲下將手撐向地面,想將整棟修道院當作武器作戰。而剛落到地面的坎德拉也馬上做出和摩爾相同的動作。

突然間摩爾表情扭曲,快速地抽手起身。他與坎德拉之間的地面冒出陣陣熱氣,雙掌被高溫的地面燙傷,變得一片通紅冒出許多水泡。

「摩爾,身為過去的夥伴,我提醒你,不要過度相信自己的能力。」

坎德拉隨手又擊出火球,摩爾這次沒有利用魔法抵擋,狼狽地往一旁閃避。

「怎麼不使用魔法了?該不會雙手燙傷後就使不出來了吧。」

「少囉嗦!」

摩爾向後退到修道院深處,想要將手貼在牆上使用魔法,但坎德拉也已將手貼在與之相連的牆壁上。頓時牆上冒出陣陣熱氣,感受到熱氣的摩爾遲遲不敢將手貼上去。

「怎麼了摩爾。不過就是塊高溫石板,有需要那麼害怕嗎?」

「哼,你以為我會受到你的挑釁嗎?」

摩爾改從腰間取出鐵片,將之扔到地上,卻沒出現任何反應。

「看來效果比想像中的好,現在的你已經畫不出來魔法連鎖的起始魔法陣吧。」

「你怎麼會知道,我應該沒說過我的施法方式才對。」

「我好歹也跟你搭檔多年,總是會察覺一些蛛絲馬跡。你的魔法是利用天生控制粒子的能力,用指尖在地面或是鐵片上刻出約指尖大小的起始魔法陣,然後利用觸覺確認魔法陣的形狀,發動魔法連鎖。因此只要能剝奪你的觸覺,就等於封鎖你的所有招式,我有說錯嗎?」

「哼,還真是觀察入微。不過身為以前的夥伴,我也要奉勸你一句話,不要過於輕視敵人的能力。」

摩爾從身後抽出一條繪有魔法陣的布,欲藉由事先畫好的魔法陣發動魔法連鎖,但魔法陣並沒有發揮預期的效果。因為坎德拉的火焰已吞噬掉摩爾周圍的空間,摩爾的四周沒有多餘的空間讓他利用魔法快速繪製魔法陣。

「摩爾,讓我說說你失敗的原因吧!你太依賴魔法連鎖了。魔法連鎖除需消耗大量的體力外,亦需足夠的空間讓魔法陣成型。假如你是畫在空中就算了,但你擅長的是變形魔法,所以你的魔法陣必須刻在地面或是牆壁等你要變形的素材上。這代表我只要利用火焰搶先一步佔領你的施法空間,你就完全無法發動魔法。」

「那又怎樣!」

摩爾舉起手,準備在空中繪製魔法陣,但坎德拉的速度更快。他明明比摩爾晚起手,但魔法陣卻早一步繪製完畢,無數火球向摩爾迎面襲來。

「摩爾小心!」

芙菈絲緹發現摩爾身處險境,用最快的速度脫離與雅莉珊卓的戰鬥,並且拖著摩爾逃開火球的攻擊範圍。

「摩爾,你覺得臨時抱佛腳的魔法陣能贏的過我嗎?少瞧不起人了。再說你的能力根本不適合在狹小的空間裡戰鬥。當你選擇留在修道院與我一戰的那刻起,你就已經輸了。」

「你在說什麼,你有傷到我嗎?我還沒輸!」

「是嗎?你還是老樣子,死鴨子嘴硬。」

突然間一聲巨響,坎德拉消失了,他一瞬間就移動到摩爾的跟前,拳頭深深埋入摩爾的腹部。摩爾像要把內臟吐出來似的,屈身倒地。

「芙菈絲緹,我勸妳不要動,若要應付妳的速度,我可能無法手下留情。」

一旁的芙菈絲緹原本想反擊,但聽到坎德拉的話後默默將拳頭放下。

「摩爾、芙菈絲緹,妳們真得不考慮加入我們嗎?」

芙菈絲緹保持沉默沒有說話,摩爾則是抱著受傷的腹部,忍住疼痛怒目瞪著坎德拉說。

「你、你休想。」

「是嗎?」

坎德拉露出可惜的眼神,轉身離去。摩爾見狀,滿腔怒火。他用發抖的雙腳支撐起虛弱的身體,開口怒斥。

「咳,你在做什麼,要殺就殺,不准給我走。」

「我有說過要殺你嗎?我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成,看在曾是夥伴的情面上,就放你一馬吧!」

「你、你這個渾蛋。這是在污辱我嗎?」

坎德拉不理會摩爾的辱罵,走到修道院門口,將大門擊毀。門外因修道院騷動聚集的群眾,見到修道院內凌亂的模樣都不禁倒吸一口氣。

坎德拉慢慢地將視線橫掃過所有群眾,群眾紛紛被坎德拉的停頓吸引,停下討論,安靜地等候他開口。

坎德拉將手伸入懷中,取出賢者之石,高聲地向民眾喊話。

「住在斐克的各位,看看我手上的石頭。它被教會稱作聖石,能讓人們凝聽神的聲音,進而行使神蹟的物品。聖石應是神賜予人們的禮物,眾人皆能運用的奇蹟,但教會卻將私自擁有聖石的人稱作女巫,並加以處刑。為了就是想獨佔這份神的贈禮,確保教會高高在上的地位。各位,你們覺得這種行為可以被允許嗎?」

「不允許!」

圍觀的群眾中,似乎也混有坎德拉的同伴,他們在其中鼓噪,挑動眾人的情緒,讓周遭的人們也漸漸情緒激昂,一同高喊,不允許教會的作為。

坎德拉伸手要眾人稍安勿躁,藉著繼續他的演說。

「沒錯,絕對不能允許教會的惡行。我今天站在這裡,就是為了從教會手中解放聖石的力量並交付大家的手中。
諸位,把我現在所說的事傳播出去,這是我對教會的最後通牒!
承認女巫的魔法與教會的神蹟是一樣的,承認女巫與一般人是相同的,承認我們沒有差別。此外,還要開放聖石的力量,讓每個人都能與神溝通,獲取神蹟。
在教會接受這些要求之前,我將開始屠聖之旅,讓那些將神之力據為己有,自以為聖人的傢伙接受神罰,今天就是我的第一戰。
教會最兇最惡的聖人組織匡異會,就在這座修道院中被我擊垮。他們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也不是無敵的,作為他們力量來源的聖石,目前就握在我手上。
諸位,將這件事傳播出去吧!去警告聖人,通知教會,知會所有支持教會的國家。我們叫做The Wizard,要為了世界進步而革命,將神之力遍佈世界。
若要阻擋在我們面前,我們將毫不留情地執行神之槌,以塑造人類的理想鄉。」

坎德拉的演說,使一部分群眾情緒激昂,但是有更多的群眾害怕地在原地發抖,說不出話來。

我可以理解坎德拉的想法,但是他的作為,等同於向教會宣戰,這樣真的好嗎?

在教會不接受要求的情況下才會演變為戰爭。一切都端看教會如何決定。

一旁的雅莉珊卓回應了我的疑問,但這並沒有解決我的問題。

「雅莉珊卓,教會不可能接受坎德拉的要求吧!這種做法會讓一般人都捲入教會與The Wizard的爭鬥之中啊!」

「難道因為會影響他人就不允許我們革命並爭取光明正大活在世上的權利嗎?我們想要讓教會承認魔法的存在,承認我們與一般人無異,然後以此為開端改變大眾的成見,進一步創造出沒有女巫的世界。你也不想看到布里雅姊妹的事件一再發生吧!或許社會會因此產生動亂,但只是暫時的,相信革命之後所有人都能獲得比現在更為自由的生活。」

「等等,妳說我們?這是什麼意思?」

「我加入了The Wizard。」

「艾莉卡知道這件事情嗎?The Wizard的作法極有可能會讓女巫與一般人的對立更加嚴重,使獵巫行動加劇,艾莉卡不會同意這種激烈的做法。」

「但要打破教會根深蒂固的思想與勢力,也只能用強硬的做法。我相信艾莉卡能夠理解,而且我們只會針對教會進行攻擊,這樣就能降低民眾的反感吧!」

「但是他們並不只對教會攻擊。我們前幾天進城時不就看到有人拿著賢者之石漫無目的的破壞嗎?」

「……我、我相信那只是少數人不服從組織命令的行為。你們在這裡陪我待太久了,快走吧!順便幫我跟艾莉卡說聲抱歉,我不能在她身邊幫助她了。」

說完,雅莉珊卓就丟下我們,和坎德拉一同離去,不讓我們有挽留她的機會。

趁坎德拉掀起的騷亂,我們也逃離修道院。

回程我想著今天發生的種種事件,雅莉珊卓的現身,摩爾的輕易敗北,坎德拉的革命與雅莉珊卓的離去,一切都發生的如此突然……。

綜觀歷史,革命常常留下鮮血,所以我無法否定The Wizard的行為。要突破教會現有的勢力或許也只能這麼做……。

但一名男子在斐克城門前漫無目攻擊的影像一直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雅莉珊卓的決定真得沒問題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35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戰鬥|魔法|女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