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鋼鍊同人「靈魂的形式」(三)

作者:七罪上校│鋼之鍊金術師│2020-09-28 20:11:38│贊助:2│人氣:58
  「靈魂的形式」(三)
 
 
 
 
  打開房門,跟在歐索背後的狄亞所看見的是一名眼睛纏著繃帶的少女,坐在靠窗的床,無法俯瞰城鎮,但撩起髮絲感受徐徐的微風就足以讓她微笑,注意到門開的聲音,她將頭撇向門口,對歐索身後的訪客有禮貌地招呼道:「你好。」
 
  「你好。」狄亞剛回應完,男子的大叫使他嚇得撞向還沒關上的門板,那名男子開心地跳起來,胸口上的負傷就像沒有似的,他先是向歐索詢問道:「歐索,他就是狄亞吧?」
 
  「嗯,是。」歐索將紙袋放在桌上,拿起比較容易咬的麵包交給賽拉,堅硬的麵包棍就交給羅伯特。
 
  「我就知道,你一臉就是鍊金術師的樣子。」羅伯特開心地像是喝了酒似的在胡言亂語,臉色發青的歐索甚至想裝不認識,為了避免他會錯意的熱情引來鄰居投訴,他開口說道:「狄亞不是來這裡固定靈魂的。」
 
  原先還像個派對會場的這裡瞬間安靜下來。
 
  「這、這樣啊,抱歉。」羅伯特無力地坐回床邊,方才還充滿善意的眼神也瞬間變了調,要不是歐索跟賽拉在場,他真想拎起狄亞的衣角問他來這裡做什麼。
 
  「我想要給你們賢者之石。」狄亞舉高項鍊說出自己的來意,這讓羅伯特眼睛瞪得像河裡的鵝卵石一樣大,他看向歐索,歐索不禁笑了出來,自己剛才的表情可能跟現在的羅伯特一樣,歐索點點頭,表示他沒聽錯,而且是認真的。
 
  「你確定嗎?那對鍊金術師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對我的鍊金術並不需要。」狄亞越過仍在吃驚的羅伯特,走近賽拉的床邊,聽見那不比歐索穩重、不比羅伯特懶散的腳步聲,賽拉抬頭望向那第一次接觸的陌生人。
 
  「為什麼要給我?」賽拉笑著問。
 
  面對委託自己進行靈魂固定的少女,狄亞將父親留下的研究、以及父親的囑託全說了出來。
 
  「所以,如果這個賢者之石是被留下來使人幸福的話,那儘管不固定靈魂,直接交給有需要的人會更有幫助,我是這麼想的。大叔本可以逼迫我固定靈魂,但他沒有這麼做,而妳看起來也不像個壞人,所以我覺得可以交給妳。」
 
  在一旁聽著的羅伯特直點頭,賽拉就是個值得使用這顆石頭的大好人。
 
  歐索也對賽拉或許能康復這點感到高興,以少女的年紀重新體會世界也不算遲。
 
  在這皆大歡喜的場面,賽拉的笑容依舊不變。
 
  「狄亞先生,你在害怕嗎?」
 
  害怕承受那份用固定靈魂的技術帶來幸福的囑託。
 
  除了賽拉,所有人都像個石像一樣愣在原處,察覺到這異樣的沉默,賽拉也摀起嘴表示自己無意冒犯,她趕緊道歉:「抱、抱歉,我並沒有什麼過份的意思,這、這恐怕不該問出來的吧,我只是聽你剛剛說完那些話,在心裡有這樣的疑惑,然後不小心就問出來了,讓你不高興的話我真的很抱歉。」
 
  「不、不,沒有這回事。」狄亞在胸前揮手,似乎完全忘了對方是個盲人,而且他再不說話,不斷低頭道歉的賽拉恐怕都要在他面前磕頭,而且聽見賽拉這麼說,他也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失常。
 
  突然說著要將賢者之石交給從未見過的人,比起害怕。
 
  「我想我更像在逃避吧。」狄亞面帶微笑地說道,只要失去賢者之石,今後他就再也不用去想靈魂固定的事情了,因為他不相信這份技術能帶來多大的幸福、也為這份技術付出代價,父親希望他能尋找到這項技術帶來幸福的答案,但對他而言,只要能「帶來幸福」就已經足夠。
 
  「那、那個,逃避也沒有關係的,我以前也常常這樣,會想『為什麼只有我?』、『為什麼我會這樣』,我到現在也還沒辦法做出回答,不過有熊先生和狼先生在我身邊,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如果那份囑託對你而言太難回應的話,不去回應也沒關係的。我的意思就是這樣。」看著賽拉解釋完仍有些緊張,狄亞便安撫對方回覆道:「嗯,我知道的,謝謝妳。」
 
  就跟歐索說的一樣,不必去理會那份研究,過自己想要的人生就好。
 
  狄亞握著項鍊走近床頭,賽拉聽著歐索低聲說的,也將雙手捧起。
 
  他將賢者之石交給賽拉。
 
  「那麼我走了。」狄亞向歐索說道,賽拉抓住他的袖口。
 
  「你並不知道我們的事吧?」賽拉抬頭問道,狄亞先以疑惑的眼神望著歐索和羅伯特,當然那兩人也同樣疑惑,就好像那段背景並不需要被人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多了個沉重的回憶。
 
  「我剛才說熊先生和狼先生的時候,你發出了疑惑的聲音,這代表你不知道他們是『誰』。」
 
  「疑、疑惑的聲音?」狄亞不解地說道,他不記得有說什麼。
 
  「我也不太知道要怎麼解釋呢……但你的身體好像有往旁邊傾一點點,被我聽到了。」賽拉說道,狄亞是承認自己在不解的時候身體會稍微偏一下,但被「聽」到……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看不見的人能看見更多」。
 
  「賽拉,妳覺得有必要說嗎?」歐索溫柔的問道,賽拉要說的話他並不反對。
 
  「嗯,狄亞先生是希望我們得到這東西之後能幸福,所以我覺得應該要說出來為什麼我們需要才對,這樣狄亞先生也能更明白他讓我們得到怎樣的幸福,你願意留下來聽聽嗎?」賽拉笑著問,那笑容就跟莎娜一樣作弊,他是沒有拒絕的意思,更別提羅伯特以野狼般凶狠的眼神「命令」自己坐下,於是他拎起桌邊的椅子坐到床邊,洗耳恭聽。
 
 
 
 
  「嗚嗚嗚嗚,賽拉小姐真是辛苦你們了。」狄亞抽了歐索遞過來的紙巾,失去歸屬被壞人綁架的失明少女、兩位年輕有為的軍人因為合成獸的身體毀了未來,兩者互相救贖對方的日子,這故事讓淚腺發達的他哭成了瀑布。
 
  「嗚嗚嗚嗚,我們真的很辛苦。」羅伯特直接將歐索手上那包紙巾搶了過來,大把大把的擤鼻涕,只有歐索瞇起眼,有些困惑的說:「為什麼連你也哭成這樣。」
 
  「那賽拉小姐恢復視力之後想做什麼呢?」狄亞問道。
 
  「想做很多事呢,我想要旅遊,也想要畫畫,想要畫出一本繪本,因為奶奶唸的故事,我才被熊先生和狼先生拯救,所以……我想畫,畫出熊先生和狼先生,所以你們到時候一定要在我身邊喔,我想要看見你們。」賽拉望向床邊的另一側,儘管能從羅伯特的哭聲尋找他們的方向,但賽拉還是有沒看見的東西。
 
  正是歐索不抱希望的苦笑。
 
  等到將賽拉安置給值得信賴的友人,他們當然也會去找在合成獸方面上有研究的鍊金術師,但剩下的時間恐怕是不夠研究出讓他們身體恢復的方法吧。
 
  「當然了。」歐索說道,儘管他預見的未來是,化為野獸的自己活在森林的模樣,他仍以堅定的語氣來蓋過自己的不安。
 
  清楚自己終將會迎來什麼樣的結局的羅伯特,也停下啜泣,用無法保證的承諾換來賽拉安心的笑容。
 
  「一定會的。」
 
  狄亞沉默地注視著這齣他無法阻止的悲劇,但對兩人而言,只要賽拉能夠康復想必就已經是足夠美好的結局,於是聽完故事的他站起身,對於交出賢者之石他不後悔,甚至想付出更多,但他無能為力。
 
  所以,身為外人的他,就這樣離開,多將時間留給他們吧。
 
  就在這時,賽拉原先憧憬著未來的笑容中,突然咳出了血沫,她還來不及驚訝,意識模糊的她便往枕頭倒去,指甲開始發紫,羅伯特面容失色,歐索的臉色更是鐵青得比他沉重,他很清楚這並不是賽拉疾病的症狀。
 
  而是中毒。
 
  「怎、怎麼會!醫生不是說依靠藥物還能支撐半年嗎?」
 
  「並不是賽拉生病的關係……是中毒,亞特下的毒。」歐索回答,亞特就是這樣對待失敗品的,被抓來實驗的人可不只有他們兩個。
 
  只是他並沒想到,亞特也會對已經被「替代」的賽拉這麼做,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更重要的是,能解毒嗎?就算能解毒,又要去哪裡找他。
 
  「亞特下毒?那這樣我們要去哪裡找亞特……信!」羅伯特話講到一半,便往門外衝出,隨後又急急忙忙地衝了上來,手裡緊捏著信封和信紙,他氣喘吁吁地交給歐索說道:「我、我想說我們才剛住進來,今晚也會走,應該沒人知道我們的地址,所以可能是寄錯了沒有理會……但內容我也看不懂。」
 
  歐索將信紙攤開在自己眼前,是一串古文字,但對他而言解讀不難。
 
  那正是亞特會在女人身上刺下的文字,他曾興致勃勃地教過歐索,畢竟喜好需要有人共享。
 
  「『帶公主散步的時間已經結束……你們三個差不多該帶公主回來了。』」歐索翻譯著信上的內容,他那帶有些許錯愕的眼神望向狄亞,如果三個人並不是指賽拉的話,那恐怕那時與他講話的狄亞也被亞特誤會成共犯。
 
  「我知道他在哪了,我們跟賽拉現在過去吧,當然,不能通報憲兵,否則他會把解毒藥毀掉,讓他逃了也不妙。」歐索說道,通報憲兵當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恐怕除了亞特外誰也來不及救治賽拉,就算到底有沒有解毒藥這件事也無法確定,但只能賭上一把,更別提要是亞特逃了,被視為共犯的狄亞遲早有一天會被他纏上。
 
  逃脫行動徹底功虧一簣,是恰巧在他們決定行動前,亞特就打算在食物上下毒嗎?還是已經知道他們會逃所以才蓄意為之?又是怎麼知道他們現在住哪裡的?
 
  無論問自己多少問題,不變的就是他們仍被亞特束縛著,是落入蛛網的蝶。
 
  「不、不行!」痛楚稍微消緩的賽拉起身拉住歐索的衣角,誰都知道再回去的話恐怕是凶多吉少,但不去的話就是看著賽拉死去,自己再變成野獸,不如拚死一搏看能不能把解毒藥搶過來,於是不用回答,歐索的沉默就足夠表達他無法被阻止的決意,賽拉也放鬆了抓住歐索的力道。
 
  「好吧……那這樣的話就不要用賢者之石治療我了,用它保護你們自己吧。」賽拉將剛接下的賢者之石伸了出去,亞特肯定有備而來,起碼槍砲是少不了的,手無寸鐵的他們是難以匹敵,但有賢者之石的力量就另當別論,而且恐怕不需要用盡賢者之石,就能打倒亞特。
 
  「但我們不會鍊金術。」
 
  偉大的第五元素,在凡人的手上只是顆石頭。
 
  「我會。」狄亞替歐索接下了賢者之石,但手還沒收回就被羅伯特抓住,羅伯特搖了搖頭:「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你別被牽連進去。」
 
  「有關係,信上的三人包含我吧?歐索大叔。」狄亞問道,方才歐索的眼神他早已讀出意思,歐索也面帶愧疚地點頭,要是當時沒跟狄亞說話,就不用將他牽扯進來。
 
  「如果你們到時候死了,那變態接下來就是盯上我和我的家人吧?那我怎麼可能不去。」狄亞說道,同時狄亞也望向賽拉,眼神真摯地說:「放心吧,對付那種邪門歪道,只要用上一丁點的賢者之石就能應付了,還有足夠的份量可以恢復妳的身體。」
 
  雖說是承諾,但更像為自己打氣,他可從未把鍊金術用在戰鬥上。
 
  「……就交給你了。」賽拉順勢牽住狄亞的手,那份謝意與囑託跟自己的命沒有半點關係,甚至到時候被亞特所殺也無所謂。
 
  她只希望,狄亞能用賢者之石的力量,讓歐索和羅伯特不必犧牲。
 
 
 
 
 
  一踏進亞特在信上註明的地點,歐索和羅伯特便感到不太對勁,無論是門口的地毯、迴轉樓梯上的寶石雕刻、內部的大理石雕像,都與他上一個宅邸的佈置一模一樣,鍊成的痕跡清晰可見,但從屋子的外貌上又看不出這個被亞特搶劫的家裡原本有這些材料。
 
  「在你們逃跑的時候我不是說了嗎?『你們遲早會回來。』」亞特慢悠悠地提著步槍從樓梯上走下,就好像儘管在城鎮中連鳴數發槍響,他都頗有自信能逃走。
 
  「難怪你那時候完全不追我們,所以呢?要怎樣你才能把解毒藥交出來?」
 
  「當然是硬搶了,你們也打算這麼做吧?但我想先聲明一件事。」亞特坐在樓梯口,他先是點了一根菸,頗有餘裕與那兩個充滿殺氣的獸人對話,他說道:「你們是不受控制的合成獸,其實是騙你們的。」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你們被改造成這樣的身體,並沒有不穩定之說,你們能夠自由切換自己的型態,什麼不定時打藥會失控、變成野獸什麼的,都是我編出來的啦。」亞特咳咳笑了出來,吐出的煙氣環繞在嘴邊,不知是真是假的言語只讓歐索他們更加疑惑。
 
  「但我們的確失控過。」
 
  「對,我在你們的食物偷偷下藥,那藥物會讓你們在一定的時間內強制身體產生變化,但也只是如此而已,當初告訴我怎麼製造合成獸的人,只告訴我『怎麼製造出完美的合成獸。』所以成功的你們,必然是完美的。」
 
  「我只要讓你們以為自己會失控,再搭上我的謊言,還有給予一定的自由,你們就幾乎不會反抗了。」亞特看著兩人那被菸團所覆蓋的表情得意,那從不知何時變為怪物的恐懼中解放的鬆懈,以及為那被謊言矇騙而飽受痛苦的過往感到的恥辱。
 
  但接下來就是重頭戲。
 
  「但你們還是反抗了,因為你們想要幫助賽拉,所以想要犧牲自己那沒有價值的性命,現在呢?你們現在怎麼想?」亞特一邊說一邊用鞋底將菸給捻熄,他終於從羅伯特的臉上看出了變化。
 
  「現在只要你們兩個留下賽拉離開,隱藏自己被改造的事情,就能過上正常的生活了。」
 
  「我……」羅伯特率先開口,亞特輕笑。
 
  不過就是一個只是想要犧牲自己來死得漂亮的男人,現在性命又有了價值,自然就不會為只認識不到一年的賽拉付出。
 
  「我看你是把我們看扁了吧!」羅伯特那響徹整棟宅邸的怒吼讓亞特嘆了口氣,看來羅伯特剛才挑起的眉頭是瞪大眼的憤怒表現,以及拋棄自由生活的愚蠢。
 
  「我已經知道你這混帳是有多噁心了!你是刻意這樣講,好讓我們拋棄賽拉來讓賽拉絕望吧,我現在跟你這個人間垃圾說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賽拉是我亞特的東西,就算沒有價值了也還是我的,要怎麼被摧毀掉也是由我決定,所以你們先決定好獵物的順序如何?賽拉當然要留最後了。」亞特不疾不徐地裝上消音管。
 
  「比起這件事,既然你有能殺光我們的自信,那就回答一個問題吧,你說你學會的是製造完美的合成獸,那我們做為你第一個實驗體,就已經成功,你為什麼又會製造出那麼多『失敗品』?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不愧是歐索,寵物裡最順從我的一個,比羅伯特還會聊天。」亞特拍了拍手,終於有個讓他開心的話題,否則剛才的對話聽起來只像面對野獸的吠叫,除了萌生的優越感外什麼都沒有。
 
  「但歐索,你就算再怎麼順從我,你終究還是離我心目中的理想差很多,簡單來說,我想要的並不是完美的合成獸,但對方只知道能這樣製造,所以我只好自己想辦法『失敗』了。」
 
  「我想要的並不是能夠控制身體變化的獸人,而是『擁有動物意識』的人類,但每次的合成,不是製造出像你們這樣的人,就是不像人的東西。」
 
  「……擁有動物意識的人類?為什麼要製造出那樣的東西?」
 
  「因為那樣的人既不會說話又沒有智慧,會完全順從我,我也會完全深愛他。」
 
  「人類自從掌握了言語和智慧,就不再有真摯純粹的感情了,你肚子餓的時候會表現出肚子餓的樣子嗎?還是就只是喊著『肚子餓了』然後去吃飯?」
 
  「但動物就不一樣了,他們會誠實地展現出來,就這點而言,用肢體語言或叫聲表現出自己的感情的動物可愛多了。」
 
  歐索皺起眉頭,終究只是為了那噁心的理想,所以亞特才在看見他人痛苦或恐懼時才如此愉悅,就像看見可愛的動物跟自己撒嬌那樣。
 
  因為恐懼和痛苦是無法被言語隱藏、也無法被抑制住的感情。
 
  亞特想要的,是真正像寵物的人類,餓了會向他吐舌頭、開心會去磨蹭他大腿的人類。
 
  「啊好了好了,沒人要聽你講這些,看吧歐索就叫你別問,他能講出的東西充其量就只是些變態幻想而已。」羅伯特皺著眉頭揮手打斷亞特那興致正好的發言,那表情就像趕蒼蠅似的。
 
  「聽到答案只是這樣我就放心多了,終究只是些成不了大事的噁心行為。」歐索折著手指虛張聲勢,他很清楚亞特的可怕之處。
 
  就是因為只是為了自己的娛樂,而非什麼複雜的計劃或崇高的理念,所以亞特才能做得徹底、細心、專心致志,恐怕現在也是為了達成這個目的,設下好幾個陷阱了吧。
 
  亞特一臉茫然,這兩頭挨過自己子彈的畜牲不可能會以為自己手上的是假貨,即使沒有勝卷在握,為什麼會有可以分庭抗禮的自信?
 
  「是你給他們的勇氣是嗎?」亞特終於將槍管和眼神瞄向一旁的狄亞,狄亞緊張地馬上在他們面前鍊成一道牆來抵禦子彈,但隨後那睜大的雙眼便察覺到異樣。
 
  「嗯?多了一個鍊金術師就覺得能打贏我?只要那傢伙不要太外行,就知道現在有多不利了吧?」亞特笑道,歐索確實也意識到狄亞的異樣,於是便問道:「怎麼了?」
 
  「這裡的地面……很薄……如果鍊成太多牆壁,恐怕會導致地面無法支撐使我們掉下去。」狄亞說道,所以運用賢者之石的力量迅速製造出數面牆壁,一面防禦子彈一面讓他們運用腳力來接近亞特,這個作戰計畫是行不通了。
 
  亞特用槍將頭頂上的吊燈擊落,在狄亞身後落下的吊燈直直掉進被地毯掩蓋的大洞裡,卻過了數秒才勉強能聽見吊燈砸在地上的聲響,羅伯特驚呼道:「怎麼可能?」
 
  「的確,在剛搶走的房子裡做大改造就算了,能在地下挖出那麼深的坑是怎麼做到的?那當然是因為有賢者之石吧。」亞特對著那躲在牆面後方的眾人說道,他自有辦法可以把那群躲在柵欄後面的豬趕出來。
 
  「你說……賢者之石?」羅伯特冒出冷汗,原先的勝算是建立在賢者之石上,雙方都有就沒優勢了。
 
  「沒錯,快死了的話是可以再告訴你更多事,當年我在達布利斯做了交易,我得到的是製造合成獸跟賢者之石的方法。」
 
  「所以說,趕快決定獵物的順序吧,我打獵時準備的不只是槍。」亞特終於站起身,不打算再玩鬧,歐索咬牙,那伴隨著傲慢的細心謹慎果然沒變,在地底挖了大洞,從對方蹲坐在樓梯口沒有繼續往前來看,八成也是有在一些地方埋入炸藥,只要引爆他們也還是會摔下去。
 
  「你們如果敢回來,不是送死就是借助了鍊金術的力量,我自然會有對策了。」
 
  同時,機關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旁的書櫃翻轉了半圈,從中冒出的正是一頭頭合成獸,往狄亞他們走近。
 
  「出來吧,歐索,我不會那麼早就開槍打死你的,只要你沒先被吃掉的話。」亞特不耐煩地點名道,決定不好順序就由他來編排,歐索從鍊成的牆面中探出頭來,眼神裡那抱持著一出去就被槍殺的覺悟讓亞特很是滿意。
 
  這就是他所要看見的,真摯的感情。
 
  對歐索而言,現在亞特的傲慢也是他最大的勝機。
 
  亞特想當國王看自己在競技場對付這些合成獸,那就反過來利用這些屍體,把屍體拋過去攻擊又或是用來當肉盾都是不錯的選擇,對方雙手持著步槍,也就是說真有炸藥的話需要有一個「拿裝置按按鈕」的動作,就跟剛才打開書櫃一樣,只要讓他來不及這麼做就被制伏就好了。
 
  於是出來前他已經跟狄亞和羅伯特說,只要他一發信號,就用賢者之石一同出擊,為了達成目的,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表現出只能與這些合成獸戰鬥而無能為力的醜態,千萬不可讓對方知道自己留有底牌。
 
  歐索握緊拳頭,隨後那厚重的毛皮便不用一眨眼的工夫就包覆全身,突出的嘴巴流出唾液,靠攏在鼻樑兩側的眼睛露出兇光,黑色的爪子張了開來,野性的吼叫激起了鬥志,面對那經過多次合成異常巨大、角長得像把彎月刀的山豬,不僅沒被撞倒,反而一巴掌就讓對方的頭轉了一圈。
 
  皮膚覆上魚鱗的獅子從他後方跳起,歐索拔起山豬的角,轉身刺穿對方的喉嚨,順勢往另一頭往他衝過來的合成獸甩去,使他們倆摔進剛才吊燈掉下去的坑洞裡,儘管以一敵十,熊的怪力搭上軍人的反應仍綽綽有餘。
 
  「很奇怪啊……」羅伯特透過牆上的小洞留意戰況以及暗號,但越看越不對勁,亞特臉上的從容有些刻意,就像是偽裝。
 
  「能夠提前挖坑、布置機關與炸藥、用合成獸把他們從牆後引出來,能夠做好如此萬全準備的人,會沒設想過歐索利用屍體攻擊嗎?」羅伯特將自己的疑問說出,當然這也可以解釋成是亞特刻意讓出破綻,好在他獲勝時能出言嘲諷。
 
  「沒問題的,不管他要做什麼,他還是不知道我們有賢者之石,還是有出奇制勝的機會。」狄亞看著歐索那將合成獸當紙屑捏碎的戰力,不由自主地樂觀起來,羅伯特對這缺乏戰鬥經驗的評論不予置評,他也的確想相信歐索的強大,歐索的身邊都已經有屍體疊成的小山了,但就是直覺上有問題。
 
  一直沉默的賽拉則不時往左右望去,從合成獸那些因為戰鬥而雜亂的步伐中,她隱約聽見一些帶有緊張和謹慎的腳步聲,就像水池的漣漪、貓兒的躡足,不是歐索的,也不是亞特的。
 
  終於,她聽見了身後數尺,有人踩碎了木屑的聲音,也意識到了亞特的目的。
 
  他知道歐索肯定會找時機出手,身後的夥伴也會等待他的時機,所以在所有人專注在眼前時,就會疏忽背後。
 
  打從他們進到這屋裡時,他們的身後就有亞特的手下提著槍準備偷襲他們。
 
  當然,對於羅伯特和歐索而言這是意想不到的,因為在他們逃脫的那天,無論是亞特製造的人偶還是剩下的「寵物」都一併被摧毀並留在那裡,作為惡魔曾居於此的證據。
 
  但對於亞特而言,在一個晚上抓住一個人,對他改造並用恐懼控制他的行動,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從一開始,亞特就說過這是一場打獵。
 
  隱藏在他們之後的獵手,就是亞特的餘興。
 
  還來不及告訴羅伯特他們,無情的言語便從亞特的口中說出。
 
  「上吧。」亞特呼喚他們身後的同夥,唯一能馬上意識到這個詞代表什麼意 的,只有賽拉。
 
  聽見的腳步聲只有一個人,槍手只有一個。
 
  那麼又是誰呢?不會是歐索,歐索早在亞特自己隨時能開槍的範圍。
 
  不會是自己,因為自己會被留到最後。
 
  那麼是左邊的狄亞還是右邊的羅伯特?
 
  在那不及毫秒的思考時間,賽拉做出了賭注。
 
  砰!
 
  被推倒的羅伯特手肘反撐著地面,望著趴在自己胸前,腹部中彈的賽拉,頓時腦袋一片空白,狄亞更是嚇得也從牆後跳出,就連方才還笑著的亞特也張大嘴,原先躲在櫃子後方的合成獸人,意識到自己的失誤深怕亞特動怒,嚇得直接逃出門外。
 
  意識到自己的傷勢,賽拉微笑。
 
  打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勝算,所以只能出奇制勝。
 
  「歐索……」他輕呼道,那是誰也聽不見的虛弱的聲音。
 
  但是賽拉知道,只有傻呼呼又慵懶的羅伯特在被歐索罵了之後才會去做。
 
  跟行動力強的歐索不同,她一直都很喜歡歐索的當機立斷,無論是說要去找狄亞為自己做靈魂鍊成,還是要突破合成獸逃離亞特,抑或是為了自己再度回到這個地方,乾脆、不猶豫又很難被阻止。
 
  所以只有歐索,比他們早一秒取回意識,現在還不是關心賽拉的時候,軍人的理性讓他做出此時此刻他覺得最過分的行為,他討厭自己現在的當機立斷,他必須利用賽拉的命,趁著亞特吃驚的時候,他掄起身旁最大隻的合成獸往亞特砸去,並疾呼道:「狄亞!」
 
  亞特回過神來,手持步槍往側邊閃去,但躲過巨獸,隨後映入他眼簾的是一道亮得讓人無法睜開眼的紅光。
 
 
 
 
  賽拉從昏迷中甦醒,她覺得濕濕黏黏的,就好像浸泡在某種東西之中,身體的冰冷好像奪走她的自主權,使她無法控制的發抖,在聽見周圍的啜泣聲後,她笑了出來。
 
  還有時間為她哭泣,就代表已經結束了吧。
 
  「賽拉……妳就再撐一下,馬上就有人會治療妳的。」
 
  羅伯特的聲音。
 
  「……我很開心。」
 
  「因為熊先生和狼先生……並不會因為沒有藥劑就變成野獸了對吧?那就好了。」
 
  「賽拉……」歐索哽咽地將原本要說出口的話吞了回去,他原本想要賽拉別再說話,但他也知道,這樣擊中要害的出血量是不可能得救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我推出去啊!妳明明就再等一下,再等一下就可以去完成妳的夢想了。」羅伯特的呼喊,平時賽拉是能清楚辨別出方位,但如今聲音就好像往四面八方傳來,於是她往前伸出了手,羅伯特緊抓上去。
 
  換來的,卻是小小的拳頭往他槌去。
 
  就像那一天,她舉起檯燈揚言要跟亞特拼命時的樣子一樣。
 
  她說過,會為彼此做出同樣的付出。
 
  「……已經很足夠了,在沒有認識你們前,我以為我不會有夢想和朋友,但我現在有了……所以就算夢想沒能實現,也已經夠了……光是擁有夢想,對我來說就是足夠的幸福」
 
  她的聲音越來越虛弱了。
 
  「知道嗎?我好像能看見你們哦,終於能看見了。」仍纏著繃帶的賽拉,臉上的笑容就像沒在說謊。
 
  但那抹微笑就像他們與她初次見面時的一樣,無可動搖。
 
  「你們在笑,對嗎?」
 
 
 
 
  「要走了嗎?」
 
  火車站內,擁擠的人潮中,那如巨熊一般的歐索格外顯眼,注意到狄亞的呼喚,歐索與羅伯特便轉身往狄亞走去,狄亞坐在椅子上,舉著手準備為兩人送行,事情過去已經三天了,亞特終於被憲兵帶走,賽拉也在這裡下葬。
 
  狄亞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在賽拉死時,他進行的靈魂鍊成失敗了,因為剩下的賢者之石已經不足以支付代價。
 
  「這幾天多謝關照了。」歐索向狄亞鞠躬,就在他彎腰的同時,狄亞也注意到歐索身上多了條項鍊,墜飾的部分是被折斷的手鐲,察覺到狄亞的視線,歐索也笑著起身,用手扶起手鐲,羅伯特見狀也拎起他的那另一半。
 
  「這是賽拉的遺物,我們想替賽拉完成夢想。」羅伯特笑道,與當時的泣不成聲相比,他的臉上已經沒有半點哀傷,賽拉為他們實現了願望。
 
  想要被視為人類看待的熊,成為了「熊先生」。
 
  不想再孤單的狼,得到了永遠不會忘記的羈絆。
 
  現在就換他們了。
 
  已經沒有時間哀傷,因為賽拉看得到他們。
 
  「不過我沒有畫畫的天份,要再努力就是了。」歐索笑道,比起環遊世界,畫出繪本對他來說更難,羅伯特倒是一派輕鬆拍了拍歐索的肩膀:「沒問題啦!繪本的東西又不用畫得太複雜!」
 
  卻被反過來挨了一發鐵鎚,使得羅伯特抱著頭頂痛苦地蹲了下來。
 
  「混蛋!怎麼可以馬虎了事呢!」
  「我又不是這個意思……」
 
  「狄亞你呢?你怎麼想?要繼續去找那個不用鍊成陣的鍊金術師嗎?」歐索問道,這幾天他們借住狄亞家,所以也自然聽聞了那段過去。
 
  「……隨緣吧。」狄亞爽朗地笑出聲來,靈魂鍊成的囑託、與野獸融為一體的軍人、堅強的失明少女、有著可怕思想的鍊金術師,他總覺得如果他再踏上尋找恩人的旅程,或許就會再打開一篇故事。
 
  但從一開始,狄亞就知道自己是個平凡人,無論是鍊金術師想要尋求的真理,還是那些戲劇性的人生展開都跟他扯不上邊,有了線索主動被他聽見,他就會去找。 
 
  沒有的話,維持現在這份幸福即可。
 
  「你可別對感情也隨緣啊……莎娜是個好孩子。」歐索苦笑道。
 
  「沒錯沒錯!那女孩也是很辛苦的,嗚嗚嗚。」淚腺發達的羅伯特又開始哽咽,想必也是聽聞了年幼的莎娜父母因為意外身亡,所以被伊莎貝拉收養的事。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看著兩人搭上火車之後,狄亞也步上返家的路,經過了賽拉的墓,他停了下來,咀嚼起這幾天所發生的一切,他仍感到不可思議,因為被說是繪本上的角色所以被救贖的人、因為被強硬地訂下約定所以被拯救的人,聽起來荒誕,卻又有著一丁點的現實感。
 
  如果可以,他當然希望這只是故事,但看著賽拉的墓碑,這是沉重的現實,卻又讓人不自覺地露出微笑,是因為賽拉對死亡沒有半點畏懼嗎?還是畏懼已經被為他們兩人重獲的自由感到的開心給蓋過?就像歐索他們當時將賽拉從宅邸救出時一樣,就算最後會變成野獸也仍然感到滿足。
 
  所以,每當回想起這段過往,心裡對一名少女就這樣離世的不捨,就被她最後的笑容給蓋過了。
 
  他看著腳邊的佩羅。
 
  靈魂不得以任何形式留在世上,並不是真理。
 
  無論是教訓還是笑容,都是一種形式。
 
  「如果我說,比起對你抱持歉意,我更希望能多回憶你的笑容……你會覺得我自私嗎?」
 
  ……
 
  「……謝謝你。」
 
  ……
 
  「再見了,佩羅。」
 
  與之相反,靈魂必然會以任何形式留在世上。
 


題外話:寫完啦!這次的鋼鍊短篇同人我打算以三篇的篇幅去傳達我想說的,當作寫短篇的練習,但果然功力還稍有不足,我自己覺得力道不太夠,十分裡大概只發揮七分吧,而且也有一些想寫的塞不進這些篇幅,否則故事的核心就會偏離,所以只能先埋下伏筆,以便我日後繼續寫這樣的同人短篇。

沒錯,我不打算只為狄亞等人寫這一篇故事,將來若有其他靈感,我就會再繼續寫下狄亞的故事,又或是歐索和羅伯特等人的旅行?誰知道呢。

最後,再次謝謝那位想看我寫這篇鋼鍊同人的讀者,你的熱情讓我受寵若驚,有你這位讀者出現在我寫作的生涯之中我很高興,要是你對鋼鍊同人故事集還有什麼想法、點子,也歡迎你告訴我,至於什麼時候寫我就不確定了,畢竟我還有自己原創的故事需要完成,也歡迎你在我發表出來時去看看那些故事。

那麼就這樣,在寫這篇同人時我得到很多東西,謝謝那位讀者,也謝謝點進來閱讀的各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15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鋼之鍊金術師

留言共 1 篇留言

新醬
謝謝你為我寫這個同人,雖然我覺得有點短,不過你有寫我已經很高興了。

09-28 20:57

七罪上校
也謝謝你哦!
09-28 23: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sd886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鋼鍊同人「靈魂的形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可愛的伊布家族插畫喔!喜歡伊布家族的人不要錯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