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九十二章:鳳凰無限翼-新生之羽

作者:苦楝樹│2020-09-28 01:21:21│贊助:6│人氣:90

  第九十二章:鳳凰無限翼-新生之羽

  菲力克斯,燃燒羽翼,在餘燼中重生的生物,鳳凰的本體有無限的壽命,但鳳凰的羽翼只有死亡一途,羽翼不死,無法新生。

  彌英看著天上飄下的雪,將手伸出,能感受到雪傳來的靈壓,那股靈壓就像多年未見的友人捎來問候的信件,讓彌英感到格外的懷念,「已經八十年了啊。」

  「呼──呼──」靈壓最低的二夜急促的呼吸著,蔓延的低溫已經足以威脅到靈壓較低的魂魄,而溫度還在降低,每過一段時間,壟罩著東京都……籠罩著現世的雪雲就會釋放溫度更低的寒風,落下更大更重的雪,同時擴張被冰封的範圍,直到整個現世都被冰雪覆蓋,不論生靈死靈都在雪中失去意志為止。

  彌英朝晴空塔的出口走去,卻被健司攔住,「你不是想對付製造這片雪的人吧,這種卍解的規模和威力,你根本不是對手,等穿界門開打之後,叫總隊長把所有隊長都叫過來再說。」

  「來不及了喔。」彌英指了指地上的傷患,這時健司才注意到除了整個身體都被封印的三菱之外,幾乎所有的人靈壓都在急速下降,「我們隊長級或許能支撐一段時間,但那些孩子是撐不下去的,我也說過了,我要讓剩下來的人都活著離開。」

  「事到如今你又能如何,一個連卍解都不會的隊長。」

  「真傷人啊和佐。」彌英嘴巴上這麼說,但表現出來的態度卻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他聳了聳肩,「我終究跟你不一樣,沒辦法去思考怎麼做才是最好的,一直以來,我只能夠拚盡全力的垂死掙扎,如此而已。」

  彌英的話讓健司沉默了,彌英見他抿著嘴唇,一臉不甘心的樣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解決問題的方法,就交給你這種聰明人了,我相信你和晴明他們不一樣,就算拚盡全力,絞盡腦汁,你也一定會想出,能夠讓所有人都能被拯救的方法,救護中心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存在的嗎?」

  彌英說完後,將脖子上的鑰匙丟給無限。

  「幹嘛?」無限困惑的看著鑰匙,上面刻有四楓院的家徽。

  「原本我應該是結婚生個孩子,或是至少找個養子來收下的,但實在找不到人了,就請你將就地幫我保管吧,我之後可是會找你要回來的喔,那可是天賜兵裝番寶庫的鑰匙,裡面放滿了一堆拿出來會危害世界的東西,可別偷看。」

  無限一臉嫌麻煩的看著鑰匙,彌英露出苦笑,走到無限面前,摸著他的額頭,「聽著,這些話原本應該是你父親該對你說的,我也不知道我有沒有資格對你講,畢竟我接過家主的位置時,四楓院家已經沒人了。」

  提到沒人這件事,彌英的臉上閃過一絲寞落,那是他從未在無限面前表現過的神情,但他隨後又將自己的情緒藏了起來,「別太勉強自己了,身為家主,不能讓家人擔心自己,先照顧好自己,才能保護好家人,明白嗎?」

  說完後,彌英放開無限,準備離開。

  「幹嘛……說得像是訣別一樣……」無限握著手中的鑰匙,他從來沒有在自己父親身上學過什麼,得到什麼,反倒是彌英更像自己的父親。

  「怎麼可能啊。」彌英轉過頭,露出無限習慣的,有如痞子般的笑容,「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師傅,我可不會拼上命認真的去打喔,我去拖延一下時間之後就回來了。」

  彌英說完後看著無限,為了確認他是否聽懂自己的話,對他揮了揮手。

  看到無限呆愣了揮手回應自己,他才安心地離開晴空塔。

  「抱歉啦無限,該讓你知道,大人這種生物是會說謊的現實了。」



  你能明白鳳凰無限翼這把刀的名字的意義嗎?

  卍解練成的前一刻,彌英的刀這麼問他。

  鳳凰,是一種燃燒自身的羽翼,在灰燼中重生的生物,但鳳凰的羽翼不會重生,鳳凰之翼的存在意義,就是燃燒自己,讓鳳凰本體能在自身的餘火中獲得新生,如果我的本質,一但你使用我全部的力量,我跟你都將不付存在。

  晴空塔外,終夜白月踩在冰雪製成的浮空台階上,身上穿著白色的死霸裝與羽織,身邊圍繞著無數支由冰雪構成的日本刀,有如君臨一切的君王,等待著他在等的人。

  「呦──你的卍解,似乎變得很誇張啊。」彌英一派輕鬆地站在他面前,說誇張實在太謙虛了,再遲鈍的人都能察覺到,白月正在用卍解毀滅這個世界,正如同他們吧十年前道別時的約定一樣。

  當再度見面之時,他會扮演毀滅世界的魔王,讓彌英來阻止他。

  「白帝領域,我將斬魄刀全部集中在冰雪系的能力之上,得到連我自己都無法預料的進化。」白月瞇著眼睛,略為不屑地看著彌英,「你呢?這麼多年過去了,依然沒有學會卍解嗎?」

  「偷偷跟你說個秘密,我其實跟你是同一天練成卍解的,只不過因為某些原因,我不想用而已。」彌英拿出自己的斬魄刀,單手握刀用刀尖對著白月。

  「經歷過這麼多生死關頭都不肯用,你的忍耐功力真是不同凡響。」白月語氣嘲諷的說到,於此同時,他的臉上出現一條黑色的血痕,血痕之處散發出來的正是夜之王的靈壓。

  「也不是多能忍啦,只是對我來說,這個世界上比我的命還重要的,只有姊姊而已。」彌英說話的同時脫下自己的上衣,把自己纏了八十年的銀條反脫下,他還記得當初他師傅將這條銀條反給自己時曾說過,直到死前都不能解開,「實在沒有什麼值得我卍解的事情,就這樣擱著了。」

  「喔──那現在有卍解的理由了嗎?」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是為了一個跟我沒有任何關係的小屁孩,真荒唐,換做八十年前的我根本不敢相信,我居然把一個小鬼看得比姊姊還重要。」

  「我相信喔。」白月露出笑容,彌英這時才想到,他過去從沒見過這傢伙真心的笑過,「因為我也一樣,把一個跟自己沒關係的小鬼,看得比自己過去認為的一切都重要,正是因此,我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白月伸出右手,他的身體已經有一大半都被夜之王的細胞侵蝕了,為了將夜之王的細胞從星海身上取出來,他將自己化作夜之王的容器。

  「來阻止我吧,如果你的小鬼真的這麼重要,那就用盡你全部的力量,來殺了我啊!」

  「正有此意,卍解!鳳凰無限翼-新生之羽!」

  隨著彌英的解號喊出,強烈的火光重鳳凰無限翼的刀尖噴湧而出,覆蓋了彌英全身,刀身被自己的釋放出來的高溫融化,殘留的餘燼滯留在彌英的身上,有如鳳凰的羽翼包覆了彌英的四肢,彌英的頭髮、眼睛、皮膚、肌肉、血管血液以至於骨髓,無一不處再燃燒著烈火,那是將所有的一切全都當成燃料釋放出來的卍解。

  「要上啦,白月!」

  白月將手一揮,原本在白月身後無數把白刀像是機槍般往彌英的方向掃射,發射的同時,白月同時吸收空氣中的水靈子製造新的刀,不斷的補充,形成彈幕般的攻擊。

  「沒用!太薄了!」彌英拳頭一揮,白月的刀輕易的擊碎,他一邊揮拳一邊朝白月的方向逼近,揮拳的速度與白月的發射白刀的速度不相上下甚至更快,短短的幾秒鐘內,白月便射出近萬支劍,彌英也幾乎全都打掉,僅有少數倖存的刀刃插在彌英的身上,但彌英卻絲毫不受影響,動作沒有一絲減慢的走到白月面前。

  自卍解之後一直游刃有餘的白月臉上冒出了冷汗。

  彌英握緊右拳,聚集他全部力量的一拳打在白月的身上。

  白鬼流的拳頭與彌英的火焰,有如炸彈引爆般的威力落在白月的身上,炸掉白月大半的身體,但白月只要處在有水的環境中,身體就能無限再生,而在彌英揮拳的同時,白月也製造出自己最堅固的刀,一刀斬斷了彌英的大腿。

  「搞了半天,你也不當人了嗎?」白月看著彌英的大腿,原本應該血流如注的地方,現在卻被一團像是大腿外型的火焰取代,自卍解的那一刻,彌英的本體就不再是彌英,只不過是一團有著彌英皮囊的火球。

  「無限領域,這是你卍解的名字對吧?」彌英抓著白月的脖子,高溫融化白月身上的冰,形成滾滾白煙,「高高在上的樣子就像國王似的,連卍解的名稱都一副你的地盤的態度,如果你的卍解是你的領域,那我的卍解就是毀滅你領域的天災吧。」

  太陽……不,是一隻由火焰構成的巨鳥出現在天空,祂的高溫燒穿了白月製造的雲,舞動的翅膀形成焚風,融化地表的雪。

  「上吧,鳳凰無限流星雨。」鳳凰揮舞翅膀,掉落的羽毛形成巨大的隕石,落在白月和彌英的所在之處。
這一炸,直接將白月炸成粉塵。

  「再生速度倒是挺快的啊。」彌英冷眼看著白月拋下的身體組織,白月切斷的大腦已經重新再生,在被稱為「雨」的隕石攻擊中狼狽地逃竄。

  原本還被白雪冰封的東京都現在已經淪為火海,彌英看著白月在流星雨中閃躲的模樣,與其說他在逃命,不如說像在玩捉迷藏的小孩,他的臉上居然還帶著笑容。

  「你這傢伙……」彌英瞬步到白月面前,他剛閃過一顆隕石正在喘氣,彌英就像抓到人的鬼似的,臉上不自覺地露出微笑,「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啊。」

  八神八荒,毫不留情的六十四連擊,全都往白月身上招呼。

  「人生最後的盡頭能和老朋友一起胡鬧,難道不應該開心嗎?」白月也舉起白刀,將彌英的八神八荒全都擋下。
「真是個瘋子。」白月的刀已經廢了,幾乎被燒盡的東京都也找不到任何可以製造刀的水氣,但彌英的雙手也因為白月的刀傷痕累累,只是他的傷口流出的不是血,而是岩漿般的液體。

  白月將刀丟下,對著彌英揮拳。

  如果單論白打功力,白月絕對不是彌英的對手,但現在彌英的身體已經幾乎燒盡,沒有多餘的力氣閃躲白月的拳頭,只能任由他打斷自己的鼻梁。

  「隊長的生活過得如何啊?」攻擊之餘,白月問到。

  「無聊死了!」彌英借過白月的第二拳,用頭撞擊白月的額頭,白月狼狽地倒在地上,他的身體幾乎都被夜之王侵蝕,連卍解都無法維持,而夜之王的細胞也在彌英的火焰中逐漸燃燒殆盡。

  「家裡沒人,認識的朋友不是死了就是沒空,徒弟都不長進,連隊長的工作都讓人覺得厭煩,還整天被人笑沒卍解。」

  「真慘呢……哈哈哈──」白月想起身,但支撐自己的左手卻化成灰燼消失了,「早知道你這麼不想當隊長,當初我就順便邀請你來參加我的隊伍了。」

  「少來,我才不想參加名字這麼中二的團體。」彌英說完後,對白月伸出右手,想將白月拉起。

  「最後能跟你說到話……真是讓人開心啊……」白月沒有接過彌英的手,既然身體站不起來,他索性直接躺著,看著被彌英的卍解燃燒的天空,「真美──可惜了,這麼美麗的景色,一生只能看到一次。」

  「是啊,早知如此,我就跟姊姊一起看了。」彌英摸著自己的胸口,剩下的靈壓已經所剩無幾了,他唯一贏的地方就是命比白月硬一點。

  「差一點……就能毀滅世界了啊……」白月遺憾地看著彌英的身驅。

  「想太多,就算我沒辦法阻止你,我的徒弟也一定可以的。」彌英朝晴空塔的方向看去,無限正看著自己,眼神充滿埋怨和不甘心。

  「真有自信,我的養女可不會輸他的喔。」

  「當然,他可是我挑選的徒弟啊。」彌英說完後,沒聽到白月的回應,他朝白月躺著的地方看去,才發現他的身體早已灰飛煙滅了。

  「真是卑鄙啊,放完話之後就跑了。」彌英的臉上露出苦笑,他再度朝晴空塔的方向看去,對無限最後一次揮手,「我就只能陪你到這了,無限。」

  彌英殘存的靈壓,飄到無限身邊,在他的斬魄刀上留下「憾」字的寶玉。

  鳳凰的羽翼是為了燃燒生命而存在的。

  餘燼中獲得新生的生命會比原本的生命更加頑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309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第九十二章...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九十三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上帝
説好的努力讀書就會有姐姐呢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