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手札】 43 體育老師是可以教物理的

作者:叁洞陸捌│2020-09-26 19:12:38│贊助:318│人氣:214
  ■十月二十九日 么么肆伍 諸羅車站西北2.7公里■


  昔日的諸羅商圈,榮景的遺跡。


  步行約二點七公里,諸羅的圍牆已經脫離我們的視野,取而代之的是無人管理的廢棄商圈──土匪、拾荒者、核後生物的天堂,身處這裡,反而讓人有種懷念的熟悉感。


  寶島美學的雜亂街坊招牌傾倒歪斜,無數次颱風與輻射季風像是把一個個街區扔進水銷機絞爛,五顏六色的鮮豔劣化塑膠與鐵材碎片在柏油荒野上大鳴大放,彷彿為了證明自己還存在似地強姦我的眼睛。


  每每見到屍塊般的斗大招牌,就讓人不禁懷疑,戰前的商業活動跟政府法規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才會允許廣告商設計這種無法回收、沒有利用價值又醜得要死的東西。


  「我覺得很漂亮啊,五顏六色的。」


  「是啊,五顏六色,被扎到破傷風妳會恨死這些碎片,有個跟我同屆的被一塊碎片肛到就進忠烈祠了。」我聳聳肩,換來格蕾冷眼一瞪,她倔強不服氣地挑起柳眉哼了一口氣,輕輕踢了腳塑膠碎片。


  「肛到?什麼意思?」


  「他踩到人行道上的積水磁磚滑倒,檳榔攤插進泥裡的孔雀燈管一路滑進他的小菊,當然忠烈祠上是寫因戰鬥負傷英勇殉職,總不能寫被破裂燈管捅進屁股……噗哧。」


  「沒同理心。」格蕾小心翼翼地避開招牌,好像算準了跌倒也不會撞到的距離。


  看看周圍被輻射風暴跟颱風破壞的鴿籠、違建鐵皮,疊個五六七八層醜得要死的玩意,在我們找到彼此都能接納的格調前,交雜在自私與公益中的美學不過是一個中繼站罷了。


  雖然真的很醜,醜得要死。


  「那不就代表我們還有很多路能走嗎?」


  「選擇太多不利團結,戰前就是這麼毀滅的,人多嘴雜,太多意識產生分歧,沒有效率,沒有目標,就像一隻被剁成好幾塊的蚯蚓,當牠意識到自己不該剁那麼多塊時──」


  凝望廢土,語氣停頓了一息。


  「牠早就死了。」


  「你不是也很嚮往嗎?戰前的樣子。」


  看著任風亂吹的殘破選舉廣告帆布,我也說不上什麼,終究是舊時代的遺物。


  「是啊,很嚮往,但戰前的月亮或許比較圓,圓得不適合廢土。」


  「重建一切就會適合,拼圖只是散掉了,我們會慢慢拼回去,這不就是我們正在做的事嗎?」


  「……妳說得很對。」


  聽到我這麼認可,格蕾喜形於色地挺起傲人的胸脯,連持槍行軍的步伐都輕了幾分。


  省級一號道路被壅塞的廢棄車流截斷,跟鐵架、紅綠燈電線杆混成大型金屬垃圾場,很明顯是戰爭時期阻絕紅潮機步師往南席捲的路障,我盤起手讓格蕾踩著爬上橫躺在六線道上的貨車,她露出腦袋用望遠鏡探查,確認沒有人影就攀了上去。


  我踏上汽車引擎蓋,裝甲服踩裂板金的爆發力讓破百公斤的質量躍上卡車車頂,左右掃視沒有敵人後直接躍下,我靠在貨櫃上讓趴在車頂的格蕾有地方落腳。


  「嘿咻,文鶇先生終於變得開朗一點了呢,特別是在坦誠這方面。」


  「我?妳太抬舉我了。」


  「是你太口是心非了。」


  「我習慣了。」


  「我也習慣了。」


  她側著頭對我露出一抹微笑,那抹可愛的笑容彷彿讓今日的大好晴天又更明亮了些,她頂著白髮的腦袋沒一刻閒下來,不像我有自動廢土漫遊模式能悠哉放空。


  「那文鶇先生,你可以教我怎麼跟廢土居民交涉嗎?為什麼你跟別人吵完架還能變成朋友?」


  咖啦咖啦咖啦。


  「別晃你的機關槍,是『交涉』不是『交戰』。」


  「交涉(物理)」


  「你的物理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聽到格蕾沒好氣地吐槽,我聳了聳肩,看來她不知道特戰部隊或空降兵退伍的戰技教官在義務教育體系的地位有多高。


  「誰說機關槍不能當作籌碼?渾身是寶呢。」我頓了幾息,繼續說道「我噴垃圾話不是圖個開心而已,而是試探對方有什麼空子能鑽,順便看對方是反感還是生氣。」


  「你摻了很多私心在裡面喔。」


  「我知道這樣很白爛,但我沒妳那麼漂亮,我的善意在其他人看來滿肚子壞水,我也試過很多方法,但在對方最軟弱的關頭揭開瘡疤,推銷永治後患的特效藥,『口才與口徑』對我而言是最有效的。」


  「文鶇先生一定一直把自己扮成壞人吧。」


  「我很適合當壞人,久而久之也能發現箇中的樂趣。」


  「真是讓人生氣,但沒必要一直扮黑臉嘛,如果可以的話,能讓我試著跟對方溝通看看嗎?」
  

  格蕾的氣質確實不太適合罵人,仔細想來也沒見過她語帶惡意諷刺過什麼東西,唯獨吐槽我時犀利精準,在這個滿是惡意的世界簡直像一池未受汙染的鏡湖。


  「對妳肯定有難度,或許妳試試看是最好的……我不是覺得妳說的話很有意思,我只是覺得讓妳練習交涉有那個必要。」


  格蕾聽到我這麼說,忍不住放下步槍,雙手摀著臉遮住溫暖的笑容,她忍不住笑出聲來,任步槍隨著槍背帶在胸前晃著,稍微平復了心情,才彎著眉角調侃我。


  「你真的太口是心非了,文.鶇.先.生。」


  咕嚕嚕──。


  我聽到聲音對了下錶,么兩洞洞,格蕾的肚子肯定喜歡跟主人做對,可能是我收買了她的肚子?天曉得。


  咕嚕嚕嚕嚕──。


  「當然,比不上妳的肚子誠實。」


  格蕾面有慍色地抱著步槍,一臉委屈地瞪了過來,嘗試遮住像鬧鐘般準時的叫聲。


  媽耶,反將她一軍真好玩。


  「囉……囉嗦!這……這又不是我願意的!」


  「哎呀,妳也很口是心非呢,掃蕩完這棟百貨公司,確認沒有威脅就放飯吧。」


  「文鶇先生!不要笑,別以為你戴著防毒面具我就看不出來!不要走那麼快!你有沒有聽我說話!」


  「沒有,妳肚子叫的聲音太大了。」


  「你──!」


  *


  秋末難見的大好晴天,帶著一抹灰鬱的淺藍穹頂透出微光,乘載著格蕾想啃B型口糧的食慾,我們踏入跟剿滅銹幫、尋找建材沒點屁關係的百貨公司。


  雖然理由很無聊,但這樣帶點吵鬧跟偶然性也稱得上旅行吧?


  百貨專櫃敞開空盪的大門歡迎無法消費的顧客,如今它的主顧是長得像蠹魚的食腐蟲,寒風灌入專櫃,破碎化妝品將衣裝染成一攤攤黑褐色交錯的髒布,橫死的土狗群剩下枯骨,還有乾燥剝落的堅韌毛皮。


  陽光從碎裂玻璃專櫃射入,浮動的光粒帶領我們的視線往亮處走。


  落在視野上的──是髒亂服飾堆裡往上伸的乾枯手臂,彷彿落水向人呼救一般高舉,渴望有人一把將自己拉出一攤黑沼。


  「文鶇先生你看那個。」


  「哎呀好可怕呢,好像在跟我們招手一樣。」


  她瞇起眼一瞪,牽起我的手準備上前調查。


  「格蕾妳先別過去,等我一下。」


  我走上前抓住乾枯的手搖了兩下。


  「你好,幸會,敝姓林,自治警裝甲步兵,上尉。」


  啪擦。


  「妳看,它斷了。」


  「誰叫你要跟它握手,不要把別人的手當玩具。」


  「嗯哼,離遠一點,不覺得這麼顯眼可能被埋了土製地雷嗎?」我刻意把格蕾趕遠一點,回頭用它的斷臂把衣服一件件挑開,不過看來除了嘴饞的食腐蟲以外沒什麼特別。


  「確實有可能有陷阱……抱歉,我看到奇怪的東西就忍不住──。」


  「這是優點,但要學著控制。」


  「唔……好啦。」


  衣裝下發黃的髏骨攀滿食腐蟲,左腿脛骨斷裂,肋骨下緣像是爆開般向外翻出,食腐蟲們貪婪地啃食著屍骨乾燥剝落的碎屑,他在死前與土狗群經歷一場血戰,甚至是殺光了一整個獸群。


  「嗯──被土狗扯斷左腿後,拖著血跡爬到這裡,被活生生剖開肚子刨出內臟,說不定他還絕望地看著腸子被拉出來呢。」


  「文鶇先生……你看,照相機。」她翻開衣服堆,拎出了一台有點髒的相機。


  「喔?真不錯。」


  格蕾將生死未卜的相機遞給我,作為戰前遺產,任何一台能蒐集影像的數位相機就算損壞的也得回收,要是中央無法修復,它的光學變焦鏡頭就會被拆下另作用途,無人機、電視制導飛彈,五花八門。


  「相機還能用嗎?」


  「妳先拿著,我找變壓器。」


  相機接上手搖式發電機,我翻找口袋裡的變壓器樣式,擺弄有些斑駁的相機,要是幸運的話,鋰電池可能沒壞,他的遺物能上繳中央也不錯,中科院有新玩具能逆向會很高興的。


  「開機了。」


  偵測到影像暫存檔,請問是否要回放?


  「文鶇先生,按了喔?」


  「按吧。」


  ──


  2153/10/02  ●REC


  女子盯著戒指調整拍照角度,套著太陽的金輪在外緣閃爍著鮮紅的光澤。


  「這個百貨公司好大啊,說不定庫房還有一些物資,志豪你看,某些沒被注意的抽屜還有些首飾,太幸運了!不知道自治警會用多少錢換這些東西!」


  「金子嗎?聽說自治警最近正在打仗,會高價收購金子之類的工業金屬呢,但是我們走太遠了……聽說這附近有土狗窩,我們不該下完雨就跑那麼遠的。」


  他接過女孩子對準自己的相機,摸了一把她的腦袋。


  「該回去了,走吧。」


  呼嚕嚕嚕嚕──嘎啊啊啊。


  「志豪,這……該不會……。」


  簾布後的刺耳尖叫促使鏡頭猛轉,他下意識地牽起女性往出口狂奔。


  「走!快走!這棟樓就是土狗窩!是土狗育幼的地盤!」


  環繞四周的嚎叫聲,逐漸包圍整棟建築。


  「雨把牠們的足跡沖掉了!快逃!往聚落逃!我在這裡爭取時間!快點!」他拿著土製衝鋒槍著急地把彈匣塞進進彈口,相機吊在胸前像鐘擺般隨綁帶亂晃。


  「別看我!蠢蛋!別回頭!跑!快跑──!」


  「可是……志……志豪。」


  「跑!」


  「志豪!我在家裡等你──我永遠在家裡等你!」


  女子眼角泛淚,退了幾步摀著嘴轉身狂奔。


  她明白轉身的意義,就是把愛人送給土狗做飼料,獻祭他的性命苟活,他要用寥寥幾個彈匣面對數隻平均體重三百公斤,為了護巢齜牙咧嘴的怪物。


  「你們這些笨狗!我在這裡!在這裡!」


  「媽的……太衰了吧……天殺的……天殺的!」


  他抬起相機,對著慘白冒汗的臉龐,年齡與我相仿的青年戴著風鏡,苦澀難堪的微笑攀上留著鬍渣的嘴角,恐懼讓他清秀的臉龐扭曲,害怕逐漸吞噬他在愛人面前的武勇模樣。


  利爪劃過水泥的聲音漸進,他顫抖的哭腔向觀影者道出人生最後幾句懇求。


  「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錄影,撿到這台相機的人……請交給品研,告訴她如果我死了……請不要難過太久,我們下輩子再做情人。」


  「如果有人找到這台相機……請你記得我……。」


  「記得我曾經活著!。」


  撕心裂肺地喊叫震懾人心,相機在他手上搖晃,數隻巨大的野獸弓起背脊緩步逼近,鐮月狀的長尾興奮地擺動著,在試探出青年流露的恐懼後撲了上來。


  槍聲,尖銳的犬鳴,血肉撕裂聲與逐漸式微的人類慘叫消失後──


  相機在橫倒的視野中逐漸耗罄電源。


  ──


  請問是否保存?


  逼。


  「結束了。」


  「可以讓我看看嗎?」


  「拿去好好研究吧。」


  我接過文鶇先生手中的相機,翻閱媒體庫儲存的相片,雖然不太有禮
貌……但我想多看幾眼,就算全世界都遺忘,我也要記得他們有悲有喜,曾經活過。


  小倆口甜蜜的微笑著,像是獎狀一樣舉著電路板拍照,在奇怪的戰前雕像前合照,他們彼此對視的幸福笑容訴說著,人對於溫暖的渴求不論哪個時代都會萌芽。


  「牠們不久前棄巢了,真幸運。」


  ……。


  文鶇先生冷冷說著,拉開換衣間檢視由破舊衣物堆積而成的廢棄巢穴,仍舊一如往常,理性權衡該如何行動。


  「文鶇先生,你覺得有辦法找到失主嗎?」


  「被稱作『品研』的女孩子?祈禱她活著吧,被夢魘插成肉串,被土匪綁走賣到大墩還什麼鬼地方去,晚幾步與她男友相會也有可能──在這群孽畜肚子裡。」


  「希望她不至於死於某人的烏鴉嘴。」


  「但願如此。」文鶇先生對我的回嘴聳聳肩,從土製衝鋒槍中取出還沒打光的彈匣,土製彈藥略帶鏽斑,他沒看第二眼就扔回骷髏懷中,沒好氣地瞪了它一眼。


  「她男友連住哪裡都不交代清楚就嚥氣了,他要是扛著拐拐傳遞軍情一定被電到起飛,至少給個方位吧?要是真找不到失主,相機被我帶回高港可別託夢煩我。」


  仰著的頭顱不可能回話,但空洞的枯黃眼窩彷彿看著文鶇先生回嘴道:啊當時情況就很緊急不然你能讓我怎樣?


  不過……帶回高港?


  現在我才意識到,自治警有回收戰前遺產的任務在先。


  文鶇先生有將遺產上繳中央的職責,不如說要花大把時間跟精力尋找一個可能已經死了的失主並不是對他最有利的,可能沒有酬勞,無功而返,還得歸還功能完好的戰前遺產。


  稀有的戰前電子科技連自治警也難以生產,這具相機本身的價值在自治警高層眼中,肯定超越了亡者囑託的遺言。


  或許在將遺物交付給亡者親屬在戰前是稀鬆平常的事,但在廢土上,在他酸言酸語的背後,掩飾感情的裝甲步兵依然將廢土居民囑託的遺言看得比自己的仕途來得重要。


  仔細想想,真讓人生氣不起來。


  「文鶇先生,你這樣真的會讓很多人混淆喔。」


  「別人的想法與我無關。」


  「我的想法……也與你無關嗎?」


  ……。


  「嘖,例外。」


  他沒有否認口是心非,而是有點不悅地,不情願地別過頭,這種不悅肯定是出自於無奈!連主語都不想用,讓人有種有些期待捉弄他,好想看看他被捉弄會露出什麼表情呢。


  「那……為什麼我是例外呢?說說看,說說看嘛?」


  他無奈嘆了口氣,放緩腳步回頭,雙手搭著我的肩膀。


  「格蕾。」


  沉默的對視,彼此近得能聽見呼吸聲。


  彷彿在近一點,心跳聲就會漏出來似的。


  「咦?是……是的?」


  「有人在接近這棟建築,妳練習交涉的機會有了。」


  「妳太鬆懈了。」


  他手往前伸,瞄準眉心。


  啪!


  *





上一篇 回列表 下一篇



  作者的話:支線開始嘍,開心。

  下禮拜中秋假期,預祝各位愉快。

  真人真事溫馨提醒:吃到飽烤肉請注意不要讓肉被吸進抽風管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92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蒼天落葉
在地獄打招呼的背後是慘烈的故事

09-26 19:46

叁洞陸捌
每一具枯骨的背後都有故事,不論是誰,都害怕被遺忘09-26 22:27
十四tosi
被燈管擊殺的同仁…RIP(噗哧
交涉(物理)wwwwwww
(跟骷髏握手(啪嚓

呵……笑好久,末世求生手札這書出了搞不好真的會被改編成電影或遊戲之類的(#

09-26 20:31

叁洞陸捌
只要別變成預言 不管能出書改編還是怎樣我都開心∠( ᐛ 」∠)_09-26 22:28
FLAG
要物理交涉了嗎

09-26 23:28

叁洞陸捌
希望她的天賦有點到口才去ᐛ 09-27 19:23
絕望沙士米
交涉(物理) XD

09-27 01:52

叁洞陸捌
阻止戰鬥最好的方法就是戰鬥(X09-27 19:33

物理交涉,很可以阿XDD
直接解決要交涉的人,達到不用交涉的目的(感覺學到了什麼

09-28 14:25

叁洞陸捌
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這很自治警(X09-28 18: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abcd33308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末世求生...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不可名狀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zp83502小姐姐與小哥哥
小屋新文章 已經更新 歡迎前來觀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