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法師》(5)-13.地下迷宮的愛麗絲—特殊章節

作者:月雨海魅│2020-09-24 02:09:23│巴幣:4│人氣:70
13.地下迷宮的愛麗絲特殊章節
 
  雖然那一天我在「肉體死亡」後意識到自己回到最初我們族人所居住的「白濁宇宙」,然而這次卻不同於「知覺」這種概念出現以前的體驗,不,過去與宇宙相融在一起的一體感是連「體驗」這種辭彙都用不上的。
  不過,由於在歷經「黑目侵入」那天起,「辭彙」就成了與自身歷經事物相互連結。
  如同一種無形的枷鎖,也像是一種全新產生的依賴跟依靠,迫使我們不得不開口將辭彙所組成的語意說出,身心的感觸也因此在腦部中樞轉換成辭彙,使我們的認知更加完整。而據我所知,所謂「概念」的最終存在型態,正是用辭彙來概括一切。
  所以魔法必須利用咒文來詠唱、能力需要以數據來評估、建築物必須利用數字跟文字作為施工依據,戰爭、武器、和平、約定、溝通、情感等等,無論是與不同個體甚至是使世界與自己建立關係,似乎都跟其脫不了關係。
  原本就什麼也稱不上的我們這群另一個宇宙的居民,也了解到「文明」的開端正是語言辭彙轉化而成的「文字」,這是剛被概念化時仍用意識溝通的我們沒有想過的。
  只是,在人類眼中看來,與他們身處不同維度的我們似乎才是更高一等的存在?
  或許以自身與外在事物產生連結總是得透過諸多媒介這點來看,成為虛空一體的存在才是一種終極進化的形式,然而,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或許將無形轉化為有形亦是一種進化的分水嶺。簡單來講,我在回歸白濁宇宙後時常會思考,或許生命體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維度高低之分,僅有因應外在條件而出現存在型態的轉化也可稱之為進化。
  也就是說,生命、意識、精神、靈魂於何種世界中誕生,就會遵循其給予的條件成為應該遵循該處法則的型態,會使這些存在出現轉化的不會是自我決定,而是被授予的外在條件,所以人類才會有各種天馬行空的想像,諸多的宗教,以及死後靈魂前往另一個世界的概念,因為那時候正是自己跟世界斷掉連結的時刻,也就是獲得真正的自由,使自己去除掉所有枷鎖跟加諸在身上的概念。
  然後所有一切會回歸到「無」的狀態,接著就像坐等領號排隊的人,隨著自然機制被賦予的機會命運,進入其安排的法則中,進入到下一個循環。也就是說,我們穿越者所存在的宇宙更像是一個終點站或是中繼站,除非出現顛覆自然法則的可能性產生,不然我們都得遵循這樣的規則。
 
  而「黑目」正是被人造出來的非自然產物,所以我們的宇宙被顛覆了。
 
  只是我也發現,我們的宇宙很快又恢復回最初的模樣,好像我們這群被賦予「概念」的意識體,只是它的無限中分割出來的有限一部分。
  所以她對於我們的拖離不帶感情跟憐惜,或許打從一開始就不認為我們屬於她的一部份。畢竟身為「自然法則」其中之一的她,也接受了「非自然」產物的存在,最後甚至融為一體。或許所有可能性正是自然界中的冰山一角,這樣想的話,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奇蹟。
  一想到這,那麼也可以理所當然了解到「魔法」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
 
  魔法就像人類未來的科技一樣,是屬於自然一部分中的非自然。
  想想看,生命體去干涉自然本來就是件荒謬的事,但它竟然還是發生了,所以出現了魔法、科技、文明,只是它也包含在自然循環中,也就是最終會回歸虛無、毀滅。
  但僅有自然存在的東西會迎來毀滅,所以可以知道,所謂的世界末日,不過是人類的末日。世界是人類賦予的概念,自然界根本不承認人類的世界就等於是它們的。
  就好像授予人類更多的枷鎖一樣,大自然殘忍又仁慈,她殘忍的帶走生命,但卻包容生命在她們身上留下的痕跡,直到某一天,她們也會被另一個自然法則給吞噬,無限循環。
  回到白濁宇宙後,我的確在不停進行諸多反思,我也思考為何到達地球後便無法隨心所欲的操控概念。
  於是我得出位於概念的世界中本身就是一種既定概念,被物質跟規律決定的世界中,我本身被賦予的概念就是確定的,除非身為生命個體的我某天出現「連結」,而那個連結也可稱之為轉化或進化,將我以生命能量跟自然產生關係進而連結,學習到了魔法,又或者我根本不需要魔法,就像我回到白濁宇宙一樣,僅需要生命個體的消亡,就能回歸抽象的虛無。
  只不過,我發現即使回到了白濁宇宙,自身的意識以及從「黑目」那裡得到關於人類文明、認知、思考、記憶等一切都沒有消失。沒錯,我還留有腦袋甚至是知覺這種具體化的東西。
  也就是說,被那名魔法師殺死後的我,並非成為無概念的存在,而是介於「有」跟「無」之間?
  的確,這很難理解。畢竟在這片純白世界中,我跟過去一樣感受不到時間跟空間的存在,但是,我知道「自我」並沒有消失,或許這就是人們口中的「靈魂」吧?
  如果是這樣,那麼還需要多久我才能真正回歸白濁宇宙呢?幾十、幾百、幾千、幾萬、幾億年後?還是……這也是取決於大自然的概率?
  但是,據我最後對那名魔法師的觀察,對方似乎多少掌握操控「概念」的能力,所以才能憑空建起那一大座將我跟要塞飛船埋入地底深處的大城不是嗎?
  不,仍然還有不少東西我無法理解,但如果是繼續像流放於深海中的體驗的話其實我也不討厭,畢竟從一開始我就是這類的存在。
  而且我還發現,在這處「夾縫」中,我可以窺見某些「時間片段」,或許稱之為「歷史」也不為過,也因此解開我腦中不少疑惑。
  其中包括那時候魔法師利用魔法生出的人類部隊跟兵器,為何跟周遭仍有不少森林、高山的原始景象格格不入?原來自他手中生出的東西在那時候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那三名魔法師不屬於當時候地球上存在的生命形式。
  簡單來講,那是地球上古時期的面貌,而他們並非是生活在那時候的人類,所以在出現那些兵器跟部隊時,我才有股強烈違和感,甚至曉得他們應該存在的人類紀元。
  那麼也就是說,「黑目」真的就是他們所創造出來的非自然產物,即使對於這一點我還是感到存疑的。畢竟雖然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強大,卻有種他們還沒有能耐能創造出那種東西。
  但如果是他們未來的自己創造出了「黑目」,進而回到過去干涉我們宇宙那就說得過去了。由於習得人類對於宇宙法則的知識,所以我也有了時間跟空間的科學認知。
  那我也大概了解到對方最後如同預言般的話語到底是什麼意思了。因為他們早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所以刻意製造出足以觸發的條件,也就是把我們帶來地球,甚至是殺害我這個過程。
  就像是一種循環,如果一個環節出錯,我們根本就無法概念化,沒有發生穿越者戰爭,就不會來到地球,他們所期待的未來也就不會發生,未來沒發生就不會製造出「黑目」,原來他們早洞察了一切。
  如果是這樣,不就意味著他們曾經與死後的我待過同樣的空間嗎?又或者是,早就到過白濁宇宙窺看時間片段?
  這種事有可能做到嗎?但是,如果說魔法的極致正是顛覆自然法則卻又看似有理。
 
  持續這種沒有意義的思考不知道過了多久,又好像已經過了很久,似乎在某個像和煦陽光照耀到身上的冬天早晨一樣,我感受到一陣柔軟的觸感,接著突然看到一個巨大無比,幾乎是看不出邊界的不知名物出現在面前。
  那個畫面令我震撼與恐懼,並感受到自己甚至比沙塵還要渺小。
  我幾乎看不出對方的身體輪廓,只知道他正伸出自己的手指尖端觸碰我的身體,那隻如同黑洞深邃的瞳孔因為緊盯著我而放大。
  我吃驚到無法做出任何反應,當然,這是我當下認為應該有的反應,但實際上我在這個世界中無法做反應也算正常吧?但也因為對方的出現,使我終於明白自己並非真正回到白濁宇宙,而是對方掌握的其中一個世界。
  這個「不明者」猶如玩弄地上的螞蟻般看著我,藉由指尖的觸碰叫醒我似乎是他的目的,我看見那張白如稿紙沒有口鼻的巨臉因為發現我的驚恐張開深不見底的漆黑大口,我看得出來這龐然大物正在微笑,也感覺自己好像隨時都會被那張嘴吸入其中。
  如果是在白濁宇宙我不會這麼害怕,但當下我卻有種即將徹底消失的預感,明明都已經死去,我卻更害怕就此消失,然而,過去的我甚至連消失都不如。
  最後這名「不明者」終於展現真正的一面,我看到那張在眼前逼近,無限擴大的大嘴終於向我而來,視線沒多久陷入黑暗,就好像當初面對那突然闖入我們世界的「黑目」一樣。
 
  「時間已到,我讓妳重回那個世界。當然,也讓妳能夠回歸原本的自己。」
 
  意義不明的話語傳入我耳中,待我再次回神時已經睜開眼睛,人清醒在當初深埋要塞飛船的地下空間中。
 
  我全身痠痛的起身,嗅聞到濕氣與霉味,抬頭不見天空,只有看不到頂的陰暗,不過我知道自己仍在地下,畢竟我看得出周遭散佈著飛船構造,儘管大多已跟地面或牆壁融為一體,由此可見,自從那天後過了不知多少年。
  我看到牆面爬滿許多人造管線,身旁是老就與佈滿水痕跟污漬的磚石牆壁,牆面上的燈泡是地下的僅有光源,然後從前方望去是無限蔓延的黑暗。
  我正站在一條冗長隧道中,不過在看起來更像是下水道,而且是規模相當誇張的下水道空間,以我從底下仰望那根本看不到的盡頭的高度就足以證明。
 
  由於意識仍處恍惚狀態,一邊蹣跚走著的我一邊觸碰自己身體。
  不同於當初剛來到地球,現在的我擁有一具有血有肉的人類軀體,從勉強能看出自己樣貌的水中倒影知道我有張年輕女性的臉孔,纖細的四肢跟身體,還有一頭灰白交雜的長髮,一雙有著銀色瞳仁的大眼。
  這是誰的肉身呢?莫非是自我產生的概念化產物?但是,據我所知,自從來到地球就失去這項能力了,難道是那名「不明者」賦予我的能力?
  他口中的「回歸」莫非是這個含意?將我重新帶回這個世界的也是他吧?難道他正是那群魔法師口中的「外神」?
  由於回想起那令人感到無限渺小的一幕令我不禁顫抖,過了一陣子我才稍稍恢復冷靜,接著為了確認是否是因概念化而有了這具肉體,我閉上眼睛伸出手朝一旁空氣集中意識,良久,果然沒有任何結果。
  「唉……」
  我不禁發出感嘆,同時也驚訝自己竟然有稚嫩少女的聲音,而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隧道深處傳來眾多腳步聲,接著晃動的手電筒光源傳了過來,我下意識趕緊找某個崩塌牆面的凹陷處躲避。
  與此同時,我發現凹陷處內部是中空的小洞穴,因此激起了好奇心,雖然如同被迷惑般的慢慢靠近,但在回想起那張無底的「不明者」大嘴後還是使我停下動作,豈料膝蓋下的石塊突然一滑,頓時我整個人像被吸入般滑進洞穴,身後緊接著傳來石塊掉落跟腳步逼近的聲響。
 
  「塔皮亞!塔皮亞是妳嗎?妳在這裡嗎?約翰!趕快找他們過來啊!」
 
  掉落洞穴的混亂中,最後傳入我耳中的還有一名女性吃驚的呼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66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少女|穿越|時空旅行|異世界|魔法|輕小說|量子力學|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恐怖-《窺》17.交... 後一篇:長篇恐怖-《窺》18.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L333@everyone
741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