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3-17節 主教

作者:眼鏡WA│2020-09-23 17:53:53│贊助:8│人氣:85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簡介:
  應該存在於23世紀的魔法,竟然出現在女巫獵殺的時代!?女巫獵殺,竟然只是消除異己,藉此牟取利益的方式!?我無意間的行為,竟害得這女孩成為女巫,我、我該怎麼辦!?
  因不明原因從充滿魔法科技的23世紀回到15世紀的少年樂耀,在追尋如何回到未來的過程中,無意間害人成為女巫,並深刻體會到存在於過去的不公不義。他為了在過去生存並彌補自身的過錯,樂耀教導過去的人魔法,抵抗教會,解救被誣陷為女巫的人們,但是樂耀萬萬沒想到,存在於過去的魔法,竟然與他有所關聯……。

它章連結:(目錄連結) (第1-1節)
其它平台:(原創星球)

若看完覺得喜歡,歡迎在底下留言、追蹤、加好友、或是賞個GP,謝謝。
----

第3-17節 主教

在監牢裡,難以辨別時間的變化,我僅能從牆上的小窗與送餐的次數判斷現在的時間。

從我醒來到現在,已送了七次餐點,依中世紀只吃兩餐的習慣,現在已來到被捕的第四天。

薇爾與菲莉絲在第二天下午恢復意識,兩人除了有些營養不良外,身體皆無大礙,再經過一天的修養,身體已完全回復健康。

見到我們的身體狀況皆已恢復正常,摩爾派人要我們做好準備,匡異會的成立者,斐克城的主教要前來向我們問話。

為此我們今天一早就被看守的修士叫醒,菲莉絲還因此大吵大鬧了一番,直到薇爾動怒,她才乖乖地起床。

不過我們坐在牢房內癡癡等待,主教卻遲遲未現身,時間不知不覺就來到中午……。

「好閒吶,那位主教大人還沒來嗎?我都快坐不住了。」

西普利安站起來一邊活動筋骨一邊抱怨,我則是慵懶地坐在地上,隨意地安撫西普利安逐漸躁動的情緒。

「坐在這兒清閒度日,總比遭刑求好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誰知道之後會不會對我們嚴刑逼供。況且待在這兒我有點膩了,到底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逃出去?」

「我們不是討論過了嗎?沒有賢者之石,也沒有武器,要怎麼從匡異會的手中逃脫?」

「喂!僕人!你們說得太大聲,那邊的叔叔會聽到啦!」

一旁的修士聽到我們的發言嚇了一跳,菲莉絲叫他叔叔後更顯得意志消沈。薇爾發現他的態度,急忙向菲莉絲機會教育。

「菲莉絲,我不是說過很多次了嗎?遇到不認識的人叫大哥就對了,有些人只是看起來比較老,亂叫叔叔的話,那些人的心底會很受傷喔。」

薇爾,趁機作機會教育是不錯,不過妳的話比菲莉絲更傷人。妳看看,修士沮喪到快從椅子上跌落地面了。

「喔喔~!有腳步聲接近了,主教大人終於要來了嗎?」

西普利安停止活動筋骨,專心注意門後的一舉一動。

有一連串的腳步聲漸漸朝我們逼近,人數不只兩三人,隨著腳步聲的變大,眼前的木門被緩緩推開,先進來的是芙菈絲緹,再來是米妮特與另一名沒見過的女性,最後走進來的是那天在教堂前舉行說明會的主教。

「咦?」

薇爾在見到主教的瞬間,臉上露出些許困惑,我靠近隔間的柵欄,低聲問她發生什麼事情。

「沒事,只是覺得那位主教有點面熟,可能是我搞錯了。」

啪嚓!

我們兩人之間突然竄出一道電光,些微的電流接觸到我的身體,讓我感到一陣痠麻,身體反射性地閃躲害我向後坐倒在地上。

「你們在低聲討論什麼陰謀?」

那位不知名的女性,惡狠狠地看著我們,手中仍發散出陣陣的電光,彷彿我們只要回答錯誤,馬上會用雷電攻擊我們。

「安(Amp),夠了,他們在監牢也不能做什麼。」

「是,主教。」

被喚作安的女性聽從主教的話將雷電消除並退到主教身後。那名女性應該也隸屬於匡異會,她使用的是雷電魔法,名字多半來自電流的單位,安培。

「芙菈絲緹,他們就是在弗斯堡阻撓妳的那群人?」

「是,主教,尤其是那名黑髮的男性,不知為什麼對聖石十分了解。」

「我知道,弗斯堡事件已在各地鬧得沸沸揚揚,他還被稱為弗斯堡的黑髮惡魔。但今日親眼一見,不就是位少年嗎?少年,坎德拉跟你們有什麼關係?」

聽到主教問話,再加上眾敵環伺,我忍不住緊張起來,結巴地說道。

「不,完、完全沒關係。」

「但他自稱是The Witches其中一員的弟弟,難道不是你們教唆坎德拉背叛我們並曝露聖石的存在嗎?」

「我、我也是到斐克才第一次見到他。他雖然是雅莉珊卓的弟弟,但雅莉珊卓直到被坎德拉帶走之前才確定他的身份,所、所以我們不可能教唆他暴露聖石的存在。」

「那為什麼坎德拉要背叛教會,背叛匡異會……。」

「這可能要親自去問他了。」

「安,他說的話有問題嗎?」

芙菈絲緹待主教的問話告一段落,轉頭詢問安,安搖搖頭,示意沒有問題。

難道芙菈絲緹說能識破謊言的人就是安?

既然是雷電魔法的使用者,多半是利用測謊機的原理對我進行測謊,不過我跟她的距離這麼遠,準確度會夠嗎?她的魔法陣究竟是以何種方式構成的?真是令人好奇。

啊!不對,現在該想的不是這些。我應該思考是否能夠從主教的對話中找出一線生機,還有找到回到未來的線索。

「既然安都這麼說,坎德拉的事只好另外調查。第二個問題,少年你究竟是從哪裡知道聖石的作用?有人教你嗎?還是你真得是來自地獄的使者?」

「主教大人,光這句話就有三個問題囉!」

聽到西普利安對主教的揶揄,米妮特的表情明顯地抽動,淡淡地出聲指示。

「安,電他。」

「喂!妳們在做什麼啊?很危險啊!」

一道雷電快速地射向西普利安,西普利安慌張地閃躲,模樣極為狼狽。

「不准再插嘴。主教,對不起,您可以繼續了。惡魔,你快回答主教的問題。」

米妮特的目光凶狠地移到我的身上,彷彿在說我再不開口,我就準備遭遇雷擊,我害怕地緩慢後退,讓西普利安擋在我的身前,才開口回答。

「該怎麼說呢?我來自未來,聖石在未來是非常常見的物品。未來甚至還有研究聖石並教授如何使用聖石的學校,我的知識的一部分是來自於學校。」

「另一部份呢?」

「我從小被一群研究聖石的研究人員養大,另一部份來自於研究所的耳濡目染。」

「喂,你忘記與我之間的約定嗎?從未來來的?你在騙誰啊!」

芙菈絲緹果然不相信我的話,她滿腔怒火地向我質問,但這種情況我早已司空見慣,我冷靜地回應她的憤怒。

「妳們願意相信世上有惡魔,卻不相信有人能夠穿越時空,從未來回到過去嗎?再說我有沒有說謊,問安不就知道了。」

「他沒有說謊。」

還未等芙菈絲緹向她確認,安就搶先說出結論。現場的每個人都驚訝到說不出話,我們之間陷入一陣沉默,直到主教再次開口。

「真是難以置信,但安都這麼說了,那就是事實。不過為什麼來自未來的你要幫助女巫呢?」

「最初是想說跟著她們就有機會找到回去未來的線索。」

「此話怎講?」

「聖石是只存在於未來的物品,不應該存在於過去,但我卻看到有許多人在這時代利用聖石使用魔法,所以我想若能找到聖石的來源,就能得到與未來相關的線索。The Witches是由女巫構成的組織,常與教會的聖人交鋒,有許多機會接觸聖石,因此我就加入並幫助她們。」

「剛剛你是說最初,那現在呢?」

「她們沒有做過任何壞事,只因不符這時代的價值觀,不符合某些人的利益就被誣陷為女巫處刑,我無法忍受這個時代的黑暗,所以我想幫助她們。」

「恩,這點我不否認,匡異會的成員也很多人遭過陷害。」

「既然如此你們為何還要追捕女巫?」

「匡異會的主要任務不是追捕女巫,而是回收聖石。就我們的認知,聖石是能與異界溝通的物品,能夠傳遞願望給上帝,亦能傳遞慾望給魔鬼,端看使用者的心靈。因此我們不能讓它握在一般人手中,造成社會的危害。」

「就算你們沒有,但是其它人可是會為了自身的利益獵殺女巫啊!你們為什麼不試圖阻止他們,甚至還助紂為虐。」

「給我注意你的語氣,安!」

米妮特見我出言不遜,生氣地要安出手。不過主教將手橫向一揮,阻止了安。

「少年,改變一個人的思想都很難了,更何況要改變一個組織,改變全人類的想法。我們光是守住自己的立場了就費盡心思,這點還請你見諒。」

雖然我對於匡異會只顧自己的目的而無視應糾正的邪惡感到滿腔怒火,但目前身陷敵營,我也只能將諸多抱怨吞下肚,改問關於聖石的問題。

「主教,可以請問聖石是在何時何地出現的嗎?」

「這點我也不清楚,不知不覺中各地就充滿了聖石的情報,我只能跟你說聖石至少已經存在十年以上。」

沒想到連最容易接觸到聖石的匡異會也不知道聖石的來源,不過我的目標是找到隱藏在過去的未來人,因此我接著詢問另一個問題。

「主教,我還想請教摩爾、米妮特這些名字是誰取的?」

「……是我取的,不過我只是參考前人的文獻來命名而已。這些名字有什麼意義嗎?」

「摩爾、坎德拉、米妮特、米特、芙菈絲緹,以及那邊的安,匡異會成員的名字恰好都為她們能力的計量單位。但其中有些單位要到未來才會出現,為什麼她們的代號會湊巧與其能力相符呢?我想若不是偶然,就是有一名通曉未來的人幫他們取的。」

「很可惜不是……我在發現聖石的同時,也發現一本筆記,筆記上面沒有屬名,但註記著各種神蹟的使用方式與特性。匡異會成員的代號就是從中挑選相似的神蹟來命名。」

「那本筆記在哪裡,可以借我看看嗎?」

「那本筆記目前在梵諦岡,要借出來看可沒有那麼容易。」

怎、怎麼會這樣。

目前最有可能的線索,竟然到此中斷,讓我的心情跌落谷底。我接下來該如何去找線索,該不會得想辦法潛入梵蒂岡吧?

「瞧你一副困擾的表情,我有一個不錯的提案,你要聽看看嗎?」

提案?我重整失落的情緒,抬頭專心凝聽主教的想法。

「你的目的是追尋聖石的痕跡找到回到未來的線索。既然如此,要不要加入匡異會?匡異會成立的目的本來就是找尋並回收聖石,不讓人們誤用。和你的目的一致,又不需過躲躲藏藏的日子,是不錯的提案吧!」

「等等,主教。雖經安的檢查,他說的都是真話,但難保他有什麼手段能欺騙安。他的說辭實在太荒謬了。」

芙菈絲緹聽到主教的提案,率先表達反對意見,安也跟著反對,不過主教因此改變主意。

「雖然他的話有如天方夜譚,但是對於聖石的知識是貨真價實的,剛好可以替補坎德拉的空缺。而且他是不是未來人或是不是惡魔並不是重點,妳們以前不也都是女巫,路西法可以從天使墮落成惡魔,誰說惡魔不能昇華為天使,重點是到底有沒有信奉神的心。」

主教向芙菈絲緹等人說明後,重新將注意力擺回我的身上,等待我的回答。

主教的提案十分誘人,若我才剛到這個時代,我肯定會答應他的提議,只是現在的我有更重要事要做,所以我開口拒絕主教,主教以不解的語氣說。

「為什麼要拒絕?這提案應該對你很有利,還是你在擔心你的同伴嗎?她們也可以加入,沒有問題。」

「原來薇爾她們也可以加入嗎?不過已經太遲了。妳們明明知曉一切真相,有過錯的不是魔法,而是使用者的心,那為什麼還放任女巫獵殺越演越烈,到了就算是普通人也會因他人利益被冠上女巫之名的地步。妳們甚至還協助獵捕女巫,假如妳們以前也是女巫,為什麼不設身處地為她們想想,把別人迫害至絕境後,又為了自己的利益假裝伸出援手,誰會想加入這種組織!」

「你錯了,我們追捕的女巫都是利用聖石犯下罪過之人,並不是被誣陷的。」

芙菈絲緹試圖為她的行為辯解,但她的言論只是火上加油,我隱忍著內心的怒氣,冷冷地說。

「難道薇爾跟菲莉絲也是罪人嗎?」

聽到我的質問,芙菈絲緹低頭無法回應。此時在旁一直沒有說話的米妮特聽不下去,出面叱喝。

「住嘴,不要以為主教禮遇你,你就可以肆無忌憚的說話,你們這群與惡魔同流合汙的女巫根本死不足惜。」

「妳們以前不也是與惡魔同流合汙的女巫?為什麼就只有妳們能夠得救,她們卻非得去死不可!」

「哼哼,我與惡魔同流合汙?假若真得如此為何惡魔從沒有來救過我。」

「好了,就此打住。」

面對一觸即發的情勢,主教擋在米妮特面前,阻止她進一步發難,並再次試圖說服我。

「我瞭解你的想法,但為了大眾的安危,教會無法漠視有人崇拜惡魔,勢必要拿出相對應的手段。雖然現在看來這些措施有點失控,所以才會導致弗斯堡的兩位聖女都變為女巫。不過我認為加入我們並不是件壞事。加入後你或許還有機會從教會內部改變現在扭曲的情況,不是嗎?」

對於主教的勸誘,我沒有再進行回覆,不過主教沒有因此生氣,他要我們再考慮幾天,然後就率領眾人離去。

在確認他們走遠之後,西普利安嘆了口大氣,向我抱怨。

「真是的,先假裝答應不就好了,難得的好機會耶!」

「讓我回到未來的機會嗎?我怎麼可以為了自己背叛妳們?」

「不是啦!我是說逃走的好機會。我們全體假裝加入,然後再偷偷逃跑就好了啊。」

「對喔!我都沒想到還可以這麼做。不過有安在,我們可無法說謊,難道你想再被電嗎?」

「不,這我可敬謝不敏。」

西普利安一想像安放電的場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馬上收回說謊的提案。然後話鋒一轉,向我提問。

「話說回來,認識你到現在,都沒聽你提過家中的事情,你剛剛說被一群聖石的研究人員養大是什麼意思啊?」

「西普利安,問問題前不會先經過大腦嗎?」

薇爾聽見西普利安的提問忍不住念了他幾句,西普利安也驚覺自己的失言向我表示抱歉,不過對我而言,這其實是司空見慣的問題。

「妳們不用在意,我現在都20歲了,該跨過去的難關早己跨過。我的父母在一間大型的私人魔法科學研究所裡工作,但在我六歲的時候,他們在實驗的過程中因意外死亡,我父母也沒有其他親戚,因此我就由父母的同事們收養。但是他們幾乎都是以實驗室為家的人,因此我也幾乎是在實驗室中長大,在耳濡目染之下,我才對魔法如此了解。」

「是什麼實驗造成的意外啊?知道原因嗎?」

近期利用我的電腦研究鍊金術的菲莉絲,反而是對實驗比較有興趣,連問了幾個關於實驗的問題,但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能告訴她我知道的部分。

「是新式的空間傳送魔法實驗。根據報導是件非常嚴重的事故,連我的父母在內有十幾人過世,受傷的人數就更不用說了,研究所的威望也一度大受打擊。至於原因則是不明,我也曾想瞭解實驗的詳細內容,分析事故成因,但是研究所資料庫的相關資料都被上鎖,研究所的叔叔與阿姨們也都不肯跟我詳述,說怕引起我不好的回憶。我明明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啊!」

「研究所的資料庫是不是就存在僕人的電腦裡?」

「沒錯,其實他們不准我完全複製,但我還是偷偷將資料庫完整備份到我的電腦中,畢竟裡面的許多資料對學業都很有幫助。不過資料庫在我電腦裡有什麼問題嗎?」

「你應該很想知道父母去世的緣由,像我當初也很想知道母親是怎麼過世的,所以我也想幫忙破解密碼。」

菲莉絲跟我有類似的童年,因次十分能體會我的心情,讓我心中感到一絲暖意,但是有句話我可不能當作沒聽到,破解密碼?

為什麼她又自己學會我根本沒教過她的知識,真不知該高興還是該為她老是熬夜看書感到擔心。

「唉,菲莉絲,我就先不追究妳到底花了多少時間在看我電腦裡的資料,不過我先提醒妳,那些可不是一般的密碼鎖,它還要靠特定的生體資料才能打開喔!」

「這麼麻煩喔!不能刷你的臉就好喔!」

「當然不行……等等,菲莉絲妳說什麼,刷我的臉?妳、你該不會。」

「誰叫你把一堆檔案都鎖著,所以我只好想辦法打開它啊!」

瞧菲莉絲說得理直氣壯,我的心中卻陷入恐慌。

那些被我隨便加密的歷史書籍就算了,反正蝴蝶效應要發生早就發生了,重點是那些男人的精神食糧,那些資料夾我可是上了好幾道鎖,應、應該沒那麼容易被解開吧?

「喔喔,看來僕人還藏著不少秘密,瞧我回去好好地噗……薇爾姊,噗要掐偶臉夾啊。」

菲莉絲見我慌張的模樣,嘴角慢慢地上揚,露出捕獲獵物的神情想要探究我的秘密,沒想到一旁的薇爾冷不防地就掐住菲莉絲柔軟的臉頰,並皮笑肉不笑地開口說。

「是誰說要偷看別人的秘密啊?」

菲莉絲感受到薇爾平靜話語底下的魄力,嚇得直搖頭,我也冒了滿身冷汗,畢竟菲莉絲怎麼可能乖乖聽話,她肯定會自顧自的破解密碼,而且以她聰穎的天資,說不定還真有可能破解成功,若之後被薇爾發現她幫我掩護的秘密其實是男人的精神食糧,那我可就慘了……。

為了避免讓我身敗名裂的事件發生,一定要趕快逃獄取回電腦,把不可告人的秘密刪除不可。


--
註1:賢者之石 = 聖石,在這時代將之稱為聖石,在遙遠的未來稱之為賢者之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6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戰鬥|魔法|女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d32027968大家
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