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善提經:十七. 有賊!

作者:山容│2020-09-22 11:16:35│贊助:4│人氣:104
十七. 有賊!

      根據朱儒的說法,賣菜郎不會虧待任何一個村落。

     「石毛會帶他去找其他人。豬耳村、竹菜村、天篷社、水蜈蚣崁,只要是他知道的地方都不會放過。」朱儒打包票說:「所以苦楝庄的各位不用擔心,他一定會把每一村服務到好。」
     「真是看不出來石毛這麼厲害。」水荖說:「才來我們這裡多久,鬼蓬萊有幾個村幾個庄都給他知道了。」
     「人家這叫認真勤奮,哪像你整天只會動一張嘴。」山葡萄回道。
     「對啦,我哪像你,整天只會搖一個大屁股。」
     「我十個孫子都是這個大屁股生的!」
     「要是我家的芩草有活到生第三胎,我現在就有十七個孫子了!」

       賣菜郎一走,珊瑚樹下的日常生活又開始了。柳條婆小心捧著牽牛花的種子,用珍貴寶物換來的東西,值得多放一點注意力在上頭。至於其愛碎嘴叫罵的老鬼就讓他們去吧。沒有天眾來打打殺殺,這些體力過剩的老鬼需要轉移目標發洩精力。

     「這下好了,不只是倫理,連算數都錯亂了。」不知道從哪裡爬出來的酸模嘀咕道。
     「你跑去哪裡了?」柳條婆問:「剛剛好熱鬧你都沒看到。」
      酸模聳聳肩,不做評論。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一個孤屈鬼不愛熱鬧。不過你這小鬼還真貼心,我剛想到你,你就自己跑出來。」柳條婆說,酸模扮了個鬼臉,想來今天心情還不錯,還有興致搞怪。
     「跟我來去埤山那邊,我有事情要你做。」柳條婆收起種子,招手要酸模跟上。
     「去那邊做什麼?」
     「種花。」
     「怎麼不找別的幫手?」
     「因為我五個女兒、三個兒子死光光,沒有別的了。」
      酸模聳聳肩,算是接受這個說法。
     「木樁有帶嗎?」
      酸模亮出綁在屁股上的短木棍,木棍尾端削得老尖,挖地揍人都合適。
     「走吧!」

      往埤山的路可不好走,山路全是鬆軟的黏土,藤蔓雜草長滿地。跛腳的柳條婆得幫忙朱儒,時不時拉上小鬼一把,路才有辦法走得順暢。午後烈日當空,天生臉蛋粉嫩的朱儒臉紅脖子粗,這時看上去反倒比柳條婆和酸模兩個老鬼還要憔悴。

      「不習慣走山路?」不知道第幾次停下來等朱儒跟上時,酸模嘟嘟噥噥說:「難不成岱輿都沒有山嗎?」
      「小鬼快上來,阿婆手給你拉。」柳條婆趴在大石頭上,伸手把朱儒給拉上山。這顆粉紅色的大冬瓜氣喘吁吁根本使不上力,最後是酸模看不過去湊上來硬是抓住他的手,把朱儒拖上山崖。
      「唉唷!」

      柳條婆皺了一下臉,朱儒腦袋瓜往石頭邊緣這麼一撞,撞得可真不輕。那個闖禍的老鬼鬆開手躲到一邊去,好像這一切都不干他的事一樣瀟灑隨意。真是個難相處的孤屈鬼、殺風景,柳條婆輕聲安慰朱儒,告訴他傷口絕對不嚴重。

      「真的嗎?」朱儒說:「我覺得有些頭昏,婆婆我們還是不要再往上爬了。」
      「你頭昏?」柳條婆連忙又是摸頭髮又是摸脖子,一雙手上上下下停不了。「頭昏又流不出汗,你會不會是中暑了?」
酸模張大嘴巴,柳條婆希望愈多蒼蠅飛進去愈好。他當小鬼受傷生病的時候,不是享有相同的待遇嗎?
      「我沒事」面紅耳赤的朱儒按下柳條婆的手。「話說回來,你爬到這麼高要做什麼呢?」
      「這裡只有半山腰而已。」柳條婆回答:「而且你看看這裡,這邊有很多這種小小的枯樹,我可以拿來讓牽牛花爬藤。」
      「婆婆要在這裡種花?」朱儒左右看望,確實這裏不是什麼風景好、氣氛佳的天堂,雜草蚊子不說,稀疏的枯樹林比烏心石半禿的頭頂還醜怪。不過對牽牛花這種野花來說,這樣的環境也就夠了。酸模帶來的木棍這下派上用場,柳條婆用泥巴在她想種牽牛花的樹上畫記號,要酸模幫忙在地上挖洞。

     「記得不要挖太深,也不要挖太淺。太淺會被雨水沖走,土也不能蓋太厚,不然會把種子悶死。離樹根太近會發不了芽,離太遠會沒辦法爬藤,洞之間隔多遠也要注意。」
       酸模的眉頭皺到打三個結,老花眼的柳條婆只當沒看到,帶著朱儒慢慢繞過半山腰,換另外一條平坦的路往上走。
     「婆婆,我們為什麼要走來這邊?這邊有什麼嗎?」朱儒一邊走一邊問道,他喘得像隨時會斷氣的牛蛙,還是堅持跟著柳條婆往前走,算是非常有心了。
     「往這邊走。」柳條婆指著枯樹間的小徑說。
     「這裡的樹是怎麼了?」朱儒問:「怎麼都變成這種焦黃的樣子,樹皮都到哪裡去了?」
     「這半邊的山被力士燒過。」柳條婆回答:「他們用的火很奇怪,樹葉樹皮會燒掉,大枝的枝幹卻不會有事。」
     「力士來放火?婆婆說的是天眾的力士嗎?」
     「是呀,一群不知道愛惜樹木的瘋鬼。本來這邊的土肉桂長得很漂亮,現在都死光了。」
     「力士放了火?」
     「對呀,他們放了火。那種火和普通的火不一樣,是紫色的,水也澆不熄。不過我們後來還是找到辦法,知道要用爛泥巴去把它蓋住才能。水荖說最好再加上屎和尿,可是我們是覺得這樣太過分了,屎和尿應該留來潑監齋比較好。」柳條婆一邊走一邊說:「不過最好還是不要讓他們放火啦,紅椿很會做布條,把布條裡面藏符咒綁好,就可以防止沒愛心的天眾開天門偷跑進來。我大女兒死掉的那一次,就是有小鬼沒把布條綁好,讓天眾闖進來。」

       還有白桑的兩個兒子,沒錯,柳條婆記得很清楚。那一次他們沒什麼機會,一出村口就碰上三個力士,連符咒都還沒準備好。

     「後來我們就學乖了,知道符咒、布條都不能少,一定要好好給他維持才可以。」柳條婆說:「然後我們也會在很多地方做不同的準備,像埤山這裡被放火燒過,所以我們就挖了一個池子——啊,在這邊,朱儒你站過來這裡幫我一下。不用上來啦,站那邊幫我抬一下,這顆石頭給他搬起來。」

      柳條婆半推半拉把朱儒推到一池臭水坑旁,自己蹲到歪七扭八的土堤上指揮。朱儒緊閉鼻孔,使盡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才把柳條婆口中的大石頭推開一指寬的縫。一道墨綠色的臭水從石縫邊滲出來,朱儒趕緊往後跳,以免被髒水給弄髒雙腳。他還是緊閉著鼻孔,柳條婆真羨慕他的鼻孔,有這種鼻孔生活想必會很方便。

     「婆婆,這是什麼水?味道怎麼這麼、這麼……」
     「像屎坑?」柳條婆捏了一下鼻子。「其實也差不多啦,我叫紅刺蔥帶幾個小鬼幫我挖這個池子,然後再丟一點東西進去就變成這樣了。你不要看不起這個水池,平常要施肥的時候大家都排隊跟我要裡面的水,有天眾跑進來的時候也可以拿來潑他們。不知道為什麼,村子裡愈髒愈臭他們好像就愈不想跑來。」
     「天眾這麼漂亮,他們當然不喜歡把身體弄髒。」朱儒說:「我們岱輿喜歡有他們在村子裡走動,那個香味讓人心情愉快。」
     「這樣嗎?」柳條婆聳聳肩,她以為到了這個年紀,三千世界上的大小事應該都能想通。
     「婆婆你為什麼要把臭水給放出來呢?」朱儒又問:「這些臭水不是很髒嗎?」
     「這裡開一條縫,水就可以往山下流,流個幾天之後就會變乾淨。」柳條婆回答說:「既然賣菜郎都來了,我就想這些水應該可以拿來種田,不用再養臭水潑人了。」
     「婆婆真有心。」
     「你給我誇獎也沒有好處拿啦。」

       嘴巴上這麼說,嘴邊的笑意卻騙不了人。柳條婆爬下土堤,朱儒順勢湊上來牽她的手。這個小鬼真正很有心。

     「你想問什麼就問,我老鬼一個,沒什麼不能說。」柳條婆說。
     「婆婆看出來了?」
     「是你們這些小鬼好像每一個都有滿腹心事,像便祕一樣天天憋著不敢放。」
     「婆婆,你真是……」朱儒抿了一下嘴巴。「既然婆婆都開口了,那我就直說了。其實我覺得天眾沒有這麼壞。」
     「是這樣嗎?」
     「是真的。」朱儒說:「不知道婆婆有沒有聽過噬佛這種怪物?我們岱輿有好一陣子,受這種怪物滋擾,弄得我們別說耕作了,連生活都有問題。是怖敵天主為我們請來舟天聖主的難近女,幫我們殺死怪物,岱輿才有今天,我也才能站在這裡和婆婆說話。」
     「我沒聽說過天眾也會幫忙殺怪物。」柳條婆說:「他們在我們這裡都殺別的東西。」
朱儒臉上頓時一陣潮紅。「婆婆,我沒有別的意思。」
     「我是個沒用的老鬼,也說不出別的意思啦。」柳條婆輕輕拍拍他的手背。
     「我想說的是,也許你們可以利用這次機會,重新拾回信仰,崇敬聖主。舟天聖主無上光明潔淨,想必也會原諒你們,重新接納你們回到懷抱。我們受業力綑綁誕生三千世界,唯有聖主能洗滌一切業障,渡我們往生樂土。」

       一下子這麼多聖主塞在同一段話裡,對柳條婆遲鈍的腦袋實在有些吃力。她細細把腦筋轉一圈,好不容易才開口說:「我可以不要渡去樂土,回來鬼蓬萊就好嗎?」
       朱儒愣住了。
     「是這樣的啦,我是覺得苦楝林前面的海灣環境不錯,我跟其他小鬼說好之後要撒在那裡。」柳條婆想起朱儒是外地來的,對這種話題很敏感,趕緊打哈哈說:「你不用太緊張,我們這邊常常這樣,大家都先說好燒掉之後要撒在哪裡,順便先幫自己挑鄰居。常常有小鬼吵架,還鬧說不要撒在一起哩!」

       該放棄了,柳條婆話說完,朱儒還是面如土色,真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在意這種土豆和長生果三不五時就拿來吵架的小事。要知道鬼蓬萊隨時出事,一出事就是一堆骨灰要處理,沒先說好要撒哪裡會很麻煩的。

      「我們還是快點回去看看酸模洞挖得怎樣了。」柳條婆說:「繼續講下去天都要黑了。」
      「婆婆,我扶你,你走慢一點。」
       他想扶,柳條婆也就任他去發揮。正好她也累了,覺得渾身無力。今天嚴格說起來實在是又吵又亂,讓人無所適從。賣菜郎、牽牛花、聖主、能吃的寶石,有好多事情急著要柳條婆釐清思緒。

       好在酸模沒讓她失望,枯樹林邊的洞挖得深淺正好,每個種子都能有好地方能長大。柳條婆彎著痠痛的膝蓋,指揮酸模把每個種子放進洞裡,再蓋上一層乾溼適中的沙土。朱儒牽著她的手,陪她看酸模種牽牛花,沒再提起聖主或是骨灰。

       時不時路過的山羊、水鳥,佇足在林地邊緣偷看,微風白雲溜過,還有淡淡的青草香氣。埤山的午後讓人昏昏欲睡,要不是得監督酸模工作,哈欠連連的柳條婆說不定早就倒下了。好不容易撐到酸模把最後一把泥土蓋上,柳條婆立刻要朱儒扶她回地洞去。

       明明家門就在附近,睏得要死還得站在外頭監督小鬼工作,這種滋味實在不好受。這些年的苦日子讓她了解,生活愈艱苦,愈容易因為一些微小的快樂感到滿足。比如她現在要的不多,只要回到地洞,窩在那顆被她躺得圓潤光回的大青石上也就滿足了。等她睡飽了,小孫女一葉會幫她準備……

       不對,一葉病死了,她的骨灰撒在苦楝林那邊的海灣。

       一邊走一邊打瞌睡的柳條婆頭昏昏的,否則她應該會注意到那些臭烘烘的腳印。不過其實不能怪她,她很習慣那種臭味了,要不是酸模和朱儒停下腳步,她可能得等到爬進洞裡才發現異狀。

     「婆婆,你家好像出事了。」朱儒吞吞吐吐地說,柳條婆嘆了口氣,放開他的手往路邊一屁股坐下去。酸模搓搓鼻子,從腰包裡摸出竹哨子,深吸一口氣吹下去。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嗶!
 




【待續】


PS近來寫作、工作兩邊燒,新作《善提經》進度調整成隔週更新。還請諸位讀者多多擔待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47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奇幻|善提經|仙俠|玄幻|小說|長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善提經: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善提經: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ermilion喜歡芙蘭的讀者
原創小說《燃盡的炎龍姬》連載更新了,一起來見證芙蘭的精彩演出吧!https://bit.ly/2G0szfS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