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魔森林的森琴》036.Ch13-啟程時刻-1

作者:九方思想貓│2020-09-21 22:49:43│贊助:46│人氣:168
看第一回


  §


  一夜過去,海韻推開木門,任由陽光灑落的金色薄紗,刺痛他紅腫的雙眼。和煦的晨間暖日掛在橫掃陰霾的晴空,溫柔地擁抱著受傷的人、殘破的心,與受過業火焚燒的大神木。

  「沉睡羅盤」的一眾將士,早已在哈姆的率領之下等在門口。

  「海韻,你沒問題嗎?」哈姆一反平日的戲謔,面上帶著憂色,擔心地問道:「才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別說是心裡的傷了,就是身上的傷口也都還新著呢。我看你行李都收拾好了,真要即刻隨軍啟程?」

  「別說笑話了,哈姆。在金楊格大森林幾乎完全毀盡的當下,喪失天然屏障的希蓮王國與猶克多王國,展開全面戰爭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海韻那決絕的態度,令人想起初到西肯市執醫時的冷靜與沉著,「這情勢恐怕不允許我們耽擱,即刻啟程才是明智的選擇。」

  「可是格莉德的傷勢也挺不樂觀的,身上除了刀劍傷、火傷之外,最糟糕的是背上中的那一記箭傷,這般舟車勞頓的,不知道她頂不頂得住——」

  「哈姆,你當我是誰呢?我是『醫俠』海韻哪,格莉德的傷勢沿路都有我親手照料,難道還有什麼值得擔心的嗎?話說回來,你這態度又是怎麼回事?」海韻皺著眉頭望向那位隱姓埋名的希蓮王國第一王子,「你應該是更明快、聰明果決的人吧,是不是格莉德受了傷,你的腦子也跟著破了一個洞?你最好搞清楚,後面那一團士兵是你應該要背負的責任,身為一軍之帥,表現得比我這敵國王子還要婆婆媽媽,如何領導他們?」

   「你……!」

  被海韻帶刺的話語所激,本來正欲發難的哈姆,望著那雙紫色的雙眼,卻不由得消了氣。

  聰明如哈姆,當然知道自己的擔憂當中含有私心,被海韻這麼一語中的,心中確實不是滋味。但目睹海韻在失去森琴短短一天之後,竟顯露出如此清澈的決心與意志,也不禁讓哈姆受到震懾。

  「唉……是是,你說的是。既然你也已經有決定,對我和『沉睡羅盤』而言,也不算是壞事。小巴斯,讓大夥拔營,準備啟程吧。」

  巴雷斯坦恭敬地行了一個希蓮王國的異國之禮,隨即回頭發出號令,帶領弟兄們迅速展開拔營工作。

  然而哈姆正待要說些什麼,卻見海韻頭也不回地往拉絲琪的小屋舊址走去。也沒多細想,哈姆便急急跟上。

  兩人來到被火焰一度吞噬的拉絲琪小屋遺址,海韻在廢墟前佇立良久,那原本纖細的身影,如今看來更為單薄。他定定地望著那早已看不出原本形貌的殘跡,表情不住變化,像是在腦海裡上演起一幕幕已然不能再回頭的過往。

  彷彿在他面前,那小屋依然如故。拉絲琪在音樂的幻境裡,牧羊的身姿靈動又有朝氣,她眼底所反射的森琴,則如往常一般溫柔且充滿好奇。

  鬼使神差地,海韻竟抖顫著身子大笑了起來。

  「你、你有沒有事啊,海韻先生,尊貴的聖魔藥師大人?」哈姆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望著他,「都什麼時候了,你要瘋了可該怎麼辦?」

  海韻笑彎了腰,直到大氣粗喘坐倒在地,才得以重新把視線望向那片廢墟。

  「哈……抱歉,哈姆。我只是覺得十分荒謬,森琴百餘年來細心保護的小屋,就這麼破敗了。為了我這個逃避自身責任的王子,甚至引火燒身,無論是森琴本人,還是拉絲琪的木屋,都連原本的樣子都看不見了呢,哈哈……嘻嘻……」

  「喂喂——」

  哈姆艱難地伸出手,想要安撫大笑不止的海韻,但他的動作卻彷彿凌空凝滯,那馳援的手,怎樣都伸不到海韻的肩頭。

  只因海韻的臉上雖然掛著笑容,淚水卻是止不住地流。

  於是兩位王子在森琴曾經珍視的小屋前,像是默禱一般,將眼前的殘敗印入眼簾。微風一捲,那曾經由金楊格木香所勾連起的暖黃色木屋、故人的微笑,似乎連同焦黑的木炭一起消散在無盡的深空。

  半晌之後,海韻默默起身,擦去了臉上的淚痕,從腰間抽出了一把光潔閃亮的短劍,以騎士之儀,對著木屋的殘跡單膝下跪,立劍當前。

  旋即,從小屋的遺址當中有無數金燦燦的光點向海韻的短劍聚集而來,發出熒熒微光之後,隱沒在劍刃的鋒芒之尖。順著劍身,那滿載聖韻的熒光溫柔地包覆住海韻,又像依依不捨地隨風飄散開來。

  「海韻你不使劍的,這短劍又是從何而來?」哈姆望著那把雕飾華麗的短劍,訝然說道:「這種中等長度的短劍,裝飾與性能兼具的設計,應該是猶克多貴族用以證明自身血統的傳家之劍吧?我在你的行囊裡,可從沒見過這樣的東西。」

  「誰說我不使劍的,猶克多王族向來尚武,就沒有人不懂皇家劍術。而且你就這麼堂而皇之地告訴我,你翻過我的行李嗎?」海韻緩緩起身,感慨地望向漫天飛舞的聖韻餘暉,「這是森琴化為金楊格木像之前,囑咐我在他全力保下的鋼琴底座裡取出的東西,這是拉絲琪的佩劍——」

  海韻一面解釋著,一面將閃爍森冷寒光的短劍收入鞘中。那劍鞘彷彿有所感應,短劍入鞘時,溫和地響起了輕微的鏗鏘與震動。

  感受到這個反應,海韻表情複雜又欣慰地輕撫著劍柄與鞘,久久無法言語。

  「讓我猜猜。」哈姆撫摸著下巴,面色凝重地說,「那劍鞘是你用森琴被斬下的斷臂所製?」

  「不是這樣,我像是會這麼做的人嗎?這是當我從劍匣取出短劍時,森琴的斷臂隨即變化而成。」海韻苦笑著說,「想來,也許是森琴化為金楊格木,始終放心不下我,所以讓拉絲琪的佩劍,與他身體一部份所化的劍鞘陪伴著我吧。」

  當兩人感嘆之際,不遠處喧鬧聲驟起,正是從樹屋的方向傳來。

  吵嚷聲越來越響,叫罵聲更加不絕於耳,片刻間甚至有兵器出鞘的鏗鏘之音。哈姆與海韻互望一眼,深知情況不妙,立即往樹屋的方向趕去。

  到得現場,只見沉睡羅盤的將士們以巴雷斯坦為首,表情苦悶地與一眾士兵對峙著。來者的裝備相當老舊,身上的武具更是各形各色,像是在戰場上直接撿起來繼續使用似的。仔細一看,氣勢洶洶地向巴雷斯坦進逼的粗壯武人,卻並非陌生人。

  那不是別人,正是有著「戰熊」之稱的傭兵公會長蓋德里德。


看下一回

本文僅在 EP 艾比索」、「Penana」、「POPO」、「巴哈姆特」進行貼文連載,保留所有權利。如在其他地方看見,皆為盜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43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九方思想貓|BG|HE|奇幻|BL|架空|非日常|人外|愛情

留言共 3 篇留言

E=mc^2
停手啊,都是自己人!

09-21 23:14

九方思想貓
熊老爹:喔氣氣氣氣氣!09-21 23:1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將自己的一部分化為劍鞘陪伴在海韻身邊,覺得森琴非常浪漫。

09-22 12:24

九方思想貓
也是一種守護09-22 12:39
悠閒紅茶(煮熱中)
另一半的舊情人和另一半一同伴於身邊,嗯,不知情的人看到,或許會覺得「貴圈真亂」吧?

09-26 00:26

九方思想貓
沒錯,真是微妙萬分的關係w09-26 06: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risedanc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練習紀錄008-前面... 後一篇:【九方喵喵盃圖文創作交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y970347給大家
我的小屋裡有PVC開箱文,歡迎大家來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