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長篇恐怖-《窺》17.交換

作者:月雨海魅│2020-09-20 13:14:11│巴幣:4│人氣:58
17.交換
  走進咖啡廳的是名身材嬌小的年輕女性。
  她留有一頭黑色富有空氣感略帶捲度的長髮,身穿簡單的白色圓領素面T桖,下身則是搭配一件亞麻灰白格相間的寬腳褲,以及黑色平底休閒鞋。
  她的側身揹著大地色帆布側背包,臉上帶有淡淡的腮紅與唇蜜,小巧的瓜子臉加上那雙明亮大眼跟淡橘色眼影,整體給人如落葉樹林秋景中走出的美麗生物。
  這名女性在走到兩名大叔刑警面前後,後者見狀看呆了一下子,接著老高才笨拙的讓出身旁位置請對方入座,隨後她便簡單的跟店員點了一杯冰拿鐵。
  「妳是……周念欣小姐嗎?」
  聽到老高的發問,坐在對面的張晨高警官才回過神來,用手指敲了一下桌板拉回老高的心志。
  「周小姐私下的一面確實令人感到訝異,不過因此忘記對方是誰就有點失禮跟誇張了。」
  「少來了!晨高,你應該不想知道剛才自己是什麼表情吧?」
  老高聽得出對方在挖苦自己,毫不客氣的出言回擊。
  「大概像忘記回家路的老人吧?」
  「哈哈哈!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見兩名年紀加起來近百歲的男人如唱雙簧般的互相傷害,周念欣原本有點緊張的神情稍微放鬆下來。
  「看過我在廟裡作業的打扮跟私下一面的人都這麼說呢,初次見面的人反應大多跟你們一下啦!」
  看得出來周念欣想趕快帶過這令人尷尬的話題。
  「嗯!像換了個人一樣,跟時下年輕女孩子──」
  「周小姐,關於你們家廟方面,目前還是暫時不對外開放,處於被我方管理的狀態對吧?」
  知道老高準備繼續美言幾句的張警官趕緊插話,詢問對方近況。
  由於周念欣目前也屬警方「專家」成員中的其中一人,更是未來「驅魔大會」的主要主持人之一,所以在宣布搜查小組改組後,警方人員便前往協助了解跟籌備進度,全國各方的驅魔菁英更是已陸陸續續來到這座城市並前往周家這處大會實施地進行商討跟模擬。
  那裡對比過去香客往來的盛況,現在更是全國民眾打卡拍照,媒體報導的焦點,也由於這樣,周家廟宇在籌備期間暫時不對外開放,以利作業順利進行。
  基本上,「驅魔大會」的訊息警方早就透過記者會對外公佈,所以沒有什麼事前準備不公開的問題。相關人員簽署保密協議是當然的,不過並不會限制他們的行動,只是與外人談論所涉及的內容不能與搜查內容跟法會作業細節有關。
  而現在,張高兩人當然是被排除在外的外人,然而,今天這場會談內容卻是十分微妙。
  因為即使周念欣也算是搜查小組成員之一,但警方不會向他們提供任何搜查內容。這群專家不過是警方臨時籌組的「執行者」,只要知道鬼怪的身份與簡單的背景或是持續留在人間的大概理由就行了,又或許連這些都不必知道,因為他們被賦予的任務單單就是將它們消滅,所以警方對於這些「專家」的行動不會太去在意,不過,這並非意味著周念欣來到咖啡廳全然無法與兩人進行討論。
  「簡單來講,就像對待基層跟約聘人員一樣的態度,反正交給你們的工作做好就好了,其他就不必過問,也不想想當初是誰解救鄭泉泓的。」
  老高聽完周念欣簡單的近況描述後,鼻子噴氣憤憤不平的說道,而張晨高也因此詢問了這名可說是警方十分重要的證人,也是唯一三名大學生中的倖存者近況。
  「前陣子,如你們所知的鄭先生先留在醫院觀察,之後就跟我們廟中其他人員跟警方受傷成員一起出院了。不過對於鄭先生我們確實更加留意,所以這段期間有到過對方家裡探訪跟留下一些『措施』。」
  聽到「措施」的張警官露出「果然如此」的反應,接著發現咖啡杯已經見底,找來了服務生再續杯。
  「所以你們也是判斷鄭泉泓可能會再遭毒手就是了?」
  周念欣眉心緊蹙,不置可否的微微歪頭,接著才回應張警官的問題。
  「不,照理說,鄭先生是不會再遭受生命威脅了,只是,對於那無法捉摸的可能性,我們仍不放心,另一方面,也在他雙親的懇求下,我們決定佈下措施。」
  「是跟那個女孩子有關對吧?當天先是出現在孟欣幻象中,還有廟裡的那個說出『原諒』鄭泉泓的話的那名女學生鬼魂。」
  「沒錯,原本應該就此結束,但是卻並非全然告一段落。」
  周念欣在所有人都還在住院期間,曾向他們陳述自己看到的幻象,當然她的妹妹也逐一描述當天經歷,這是四人同時待在病房內的事件後討論,並沒有被他們之外的人知道。
  不過,四人交流內容並不包含周念欣自己對這些現象背後富含含意的猜測,當時她也僅是有這方面的感覺,還不能說十分篤定,就跟老高對於自己亡子筆記的猜想一樣,如今也是因周念欣已確定當時的推測,所以才來到咖啡廳跟兩人見面。
  想到警方對於偵查內容完全不對他們這群專家透露,那麼關於靈學方面的內容跟線索想必不需透露給對方太多,所以周念欣今天也就可以毫無顧慮的跟兩人談論這方面的資訊。
  「等一下!既然已經原諒了,為什麼還會有不可捉摸的可能性?」老高不解發問。
  「這就有關我妹妹跟張警官你們之前主張這所有事件背後,牽涉到的亡靈不只一人這個假說,現在我能肯定的跟你們說,確實就是如此!」
  周念欣語氣十分篤定的說,然後在下一秒用吸管喝著拿鐵的模樣又恢復成一名跟靈學扯不上關係的時下年輕女孩。
  這同時也讓張警官回想起當初自己跟周孟欣於前往分局車上的談話,如今終於能夠被證實了嗎?
  「這就是妳今天想帶給我們的嗎?」
  周念欣點點頭,接著繼續說道:「之前我也在醫院裡提過,或許這些事件背後跟我們失蹤的母親有關對吧?那時候僅是我單方面的推想,所以回到廟後,我開始找尋留在我記憶片段中的線索,終於找到那個我小時候曾經撞見過的『秘密』。
  那是我父親從祖父那接手下來,沒有對外公開過,更是沒有傳承給我們的術法,來源已不可考,不過,算是跟正統失傳的茅山術中以借屍還魂為基礎,後人進行改良的秘術有關。」
  由於話題已經從科學辦案進入玄學範疇,張高兩人仔細聆聽對方的說明。當然,如果是根本沒經歷過這一切的刑警,根本就只是當它是篇歷史故事。
  「記得張警官你那時候推測背後推移事件的靈魂不只一人,是建立在那名小女孩指引你們上山過程中,還出現一隻女性白色手臂產生的感覺,而孟欣之所以也贊同的這個說法,則是她看出了小女孩提出『性命交換』這個條件,就跟鄭先生這次獲救一樣,推斷出小女孩並非出自於個人意願解除死亡咀咒,認為背後存在的主使者不只一人。
  綜合我在廟中所看到那名選擇原諒鄭先生的女學生靈魂,以及孟欣看到同樣的幻象,還有在樹林中的三具刑警屍體這些情況來看,『不只一人』這個假設可說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周小姐。」老高像學生一樣舉起了手。「如果是妳前面提到的我都可以理解,但是關於我兒子他們屍體被發現這邊,我就不是很了解妳的說法了。」
  「這個就是我剛才所提到雙親掌握的『秘術』。那是類似將靈魂交換、借屍還魂、起死回生三者綜合的術法,簡單來說,一開始躺在樹林裡,除了那三具女性白骨外,令公子跟兩位警察是不該出現在那裡的,他們之所以出現在那裡是被『交換』過去的。」
  「藉由『交換』?這──」
  「等一下!妳的意思不就是說,我兒子跟其他兩人是被刻意害死,用來作為那些厲鬼回到人間的祭品嗎?」
  老高激動的手拍桌子引來周遭客人注意,張警官趕緊安撫對方,不過這確實也是他想說的話。
  然而,這時候周念欣沒有開口,只是看著桌面沉默了半晌,神情明顯難受與糾結,最後才嘆了一口氣望向兩人。
  「對不起,我不否定高警官的說法,加上這件事估計也跟家母有關,所以……我確實不能多做什麼辯駁。」
  周念欣雖然語句間表現出正面面對老高的質疑,也不否認這是母親涉及的過錯,但是隨著話說到最後,語氣中略帶哽咽。
  「唉……」
  老高見狀也只能仰天長嘆,接著便是躺在沙發上什麼也沒說,而張警官則是先做了些思考,接著才又提問。
  「如果結合剛才周小姐來之前我們兩人對小高筆記本遺落的推論,那是否能夠推斷出小高的死並非直接涉及到周小姐的母親?也就是令堂的失蹤可能是一場預謀性計畫,其中這個預謀就是為了達成『交換』術法的條件,進而使小高一行人遇害。記得妳在醫院曾經提到,令堂的失蹤是在『折骨案』發生不久前對吧?」
  張晨高分別向兩人陳述自己看法,接著指出周念欣母親失蹤與折骨案的巧合。
  「是的,所以我也贊同張警官你說的這些推論。不過,在這裡請允許我做些糾正,因為我認為家母涉入的層面,或許只到將『一開始的三具屍體』放入棺木這件事。『交換』術法的成功執行估計跟原本被鎮壓的三名亡者靈魂有關,也是一開始隨棺木被埋在樹林裡的屍體靈魂。」周念欣雙手環抱於胸前,臉色糾結的說。
  「然而,這卻有所重疊了不是嗎?跟我們一開始假設小高等人的失蹤是出自於人為這一點……」
  張警官一邊思考一邊喃喃自語,接著腦袋閃過一種可能性。
  「如果這兩件事是同時發生的話,假設或許就能成立,畢竟都曾有過陳予仁這個案例了……」
  原本思緒有些混亂的老高在聽聞張警官的話後,隨即發出驚呼。
  「那我懂你的意思了!意思就是說,我兒子在第一次被厲鬼拖去交替後,接著在車子中又遇害了一次!只是第二次發生在某群人準備下手瞬間,也就是說,三人在他們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這也是他們拿不到宇文筆記本的原因,如果真是如此,那麼三人失蹤報告內容的古怪之處也就說得通了!就像陳予仁在醫院監視器畫面中消失的現象一樣。而且這種現象現在算起來的話,已經發生第三次了!」
  「第三次?老高,這是什麼意思?」
  發現對方指出的現象發生次數跟自己記憶中有所不同的張警官連忙提問。
  「還記得山區公路發現的棺木吧?那天我在離開醫院前有請陳法醫幫我調查一件事,而那件事正是檢視於電梯裡遇害的三名男大生之一林聖輝的屍體異狀。之所以會提出這個要求,也是因為那時候送入醫院的屍體數量對不上。也就是一開始被發現在棺木裡那具被嚴重重壓到扭曲變形不成人形的可怕屍體,在送到醫院這過程中突然消失了,所以才產生我想請他協助檢視的念頭。」
  「可是老高,這時候檢驗林聖輝的遺體有什麼意義嗎?」張警官嘴上說著,回想林聖輝的死因跟屍體狀況,最後睜大眼睛。「莫非棺木裡出現的屍體正是林聖輝?就跟陳予仁的狀況是一樣的!」
  「沒錯,屍體的死狀跟死因基本上是相同的!如果當初我沒有拍下棺木裡的照片,估計陳法醫也沒辦法進行比對吧?畢竟兩具屍體雖然都有第一時間留下影像紀錄,但比起棺木,電梯下墜跟壓爛的屍體絞在一起,根本也沒辦法光從照片判斷兩者是否有關聯,如此一來,也就能肯定消失的棺木遺體就是林聖輝本人了。」
  「雖然林聖輝遇到的死亡預言跟其他人一樣,但死後又出現的現象卻又跟他人有所不同,這到底……對了!周小姐,妳剛才不是提到小高等人出現在樹林裡,可能是三個亡靈所為,所以已經可以確定一連串事件背後的鬼怪主體是三個人了嗎?另外,他們到底又是透過什麼方式進行『交換』的?在這之前,不就意味著他們知道令堂這個術法的漏洞嗎?」
  張警官不斷向周念欣提出疑問,而對方沒有因此感到措手不及,可以從不疾不徐的的語氣中看出確實是有備而來。
  「女學生、小女孩,以及那名出現在全國人民面前的雨中女人,她們確實是所有事件的核心。也因為是三人,所以必須同樣以三條性命作為交換,來逃脫母親囚禁她們怨念跟靈魂的地點,然而,棺木卻在連日豪雨的土石流中意外滑落斜坡,最後進而破除術法,這也是她們最終能因此找到三人作為替代自己被囚禁於棺木的傀儡的原因,這也是為何三具屍體會回到一開始她們的陳屍地點。
  至於她們是如何知曉母親這個術法的漏洞,目前看來,似乎是一開始就知道了,只是如果沒有遇到棺木滑落意外便無法實行,這點可能就需要更多線索才能釐清了。
  另外,為何部分人死後仍會出現在眾人面前這種現象,在此,我得先推翻之前對妹妹提出的說法,也就是『因強烈的恐懼致使死者最後的意志跟情緒,滋生出生靈繼續與人們接觸』。如今看來,事實並非如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27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長篇小說|少女|死亡|懸疑|靈異|靈魂|推理|恐怖|黑暗|都市傳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29772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後一篇:長篇奇幻-《後烏托邦的魔...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