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潘朵拉的魔盒》8、矛盾

作者:弄緒│2020-09-20 00:08:11│贊助:0│人氣:11

  哈朗蒙得知破戒祭司倫撒力吉的去向,花了一番心力找尋所在,原來他們正行經愛普力巴鎮,難怪西瓦茨可以這麼快打聽到,一面則責罵自己愚蠢,白花了大筆的情報費。破戒祭司仍保有祭司所學,簡單的魔法與占卜完全難不倒他們,哈朗蒙立刻與他們談起生意,隨後倫撒力吉提議做個簡單的占卜。

  「我看到了,他在森林裡,旁邊跟著一個……精靈,一個有妖精翅膀的女精靈。」

  倫撒力吉說出剛才占卜的結果,幾位破戒祭司議論紛紛。

  「什麼?有妖精翅膀的精靈?」
  「那傢伙八成要騙她到處給人展覽賺錢吧?」
  「單是精靈就很難得一見,不如我們把她綁來,威脅那小子。」

  在萊伊所在的另一邊,有著被委託的陰謀。

  萊伊與布斯塔拿到哈朗蒙的部分欠債後,很快帶著薇絲離開愛普力巴鎮,進入下一個城鎮前必須再經過森林,回到森林的薇絲似乎顯得很愉快。

  「薇絲又聞到森林的味道了!」薇絲甜笑。
  「是嗎?這麼喜歡森林啊?」布斯塔道。

  萊伊笑而不語。

  「嗯!因為……因為還是很喜歡森后,和……和那些精靈姊姊……」

  萊伊望向強顏歡笑的薇絲,每每此刻便總想為她做些什麼,儘管如此仍沒有問出口的勇氣,布斯塔從小跟萊伊相伴長大,一眼就看出對方沒發現自己隱約的變化,便晃晃身體。

  「好了,別再想啦!我有點餓了。」布斯塔道。
  「囉唆,你去變隻老虎抓小動物吃不就得了?」萊伊道。
  「小布斯塔也餓了嗎?讓薇絲幫你找點吃的……」薇絲道。

  布斯塔在萊伊的肩膀上發牢騷,後者懶得理會。薇絲輕拍翅膀東張西望,那種從內心深處徹底為了別人著想的良善,萊伊全看在眼裡,輕聲對布斯塔說著話。

  「布斯塔,我問你……」
  「嗯?」
  「我是否……也曾是那樣?」
  「哪樣?」
  「不,沒有。」

  萊伊掃了薇絲一眼,忽然前方跑出一隻松鼠。

  「那邊!」

  布斯塔喊聲,萊伊反射性地出手,他想烤松鼠也許夠讓布斯塔當點心,正要猛力抓起那隻命本該絕的松鼠,薇絲衝上前,突然的舉動讓萊伊倒抽一口氣,力量揮出要收回並不容易,可薇絲卻不顧死活擋在松鼠前面。

  「妳幹什麼,很危險知道嗎!」萊伊慍道。
  「不要這樣……」薇絲道。

  萊伊氣急敗壞地吼著,深怕傷害薇絲,而薇絲即使松鼠刮傷自己仍緊護不放。

  「不要傷害牠們……」

  就這樣,萊伊看著她放走松鼠,看著她被刮傷的手腕,看她帶著那抹被松鼠刮傷手腕還能有再一次獲得重生自由般的笑容。萊伊無法想像已經離他好遠好遠當時年幼的自己,他再也無法想像,現在清楚看到的只是眼前的薇絲。

  「你看,我們可以吃果子呀!」

  薇絲說著,一手把青澀的果子摘下放入口中。

  「不酸……一點都不酸……

  看著那樣強忍的表情,萊伊感到莫名的溫暖,他從來不知道如此也能感受到一絲溫暖,再一次莫名地對薇絲感到害怕,他不懂這種害怕從何而來,對方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

  也許這種感覺,只是暫時的。

  再一下……再等一下……

  感覺會消失的。

  他們必須在天黑前找到木柴,好在夜晚點起火保暖,萊伊不時看著走在自己前面與小動物玩耍的薇絲。

  「萊伊,我覺得你怪怪的。」布斯塔道。
  「什麼?」萊伊道。

  布斯塔把身體重新纒在萊伊的身上,讓自己蜷得舒服些。

  「從到人界開始,你從不露出這種笑容。」布斯塔道。
  「所以呢?」萊伊道。

  萊伊撥開被布斯塔壓住的髮絲。

  「是因為她嗎?」布斯塔道。
  「誰?」萊伊道。
  「薇絲啊,我年紀比你大點,多少知道這種事。」布斯塔道。

  布斯塔裝出一副大哥樣,鼻孔對著萊伊笑,完全忘了四處闖蕩人界,再奇怪的聲色場所都是兩人一起經歷的,這態度讓萊伊覺得莫名其妙,反而看不清他指的是什麼事。

  「哪種事?。」萊伊道。
  「啊?唔……這要怎麼說呢?」布斯塔道。

  要是有手,布斯塔很想抓抓腦袋,索性用頭頂著萊伊的髮摩擦。

  「嗯,你要教我嗎?」萊伊看著對方。
  「這要怎麼教啊……不然你教我要怎麼教你好了。」布斯塔道。
  「要我教你怎麼教我……什麼?」萊伊疑惑。
  「就是要你教我怎麼教你這件事啊,什麼要我教你怎麼教我什麼?」布斯塔道。
  「要我教你怎麼教你哪件事?你在說什麼?不就是你要教我怎麼教你這件事不是嗎?什麼要我教你怎麼教我什麼什麼的?」萊伊微皺眉。
  「呃啊啊!萊伊大笨蛋,你在講什麼啊!」布斯塔晃身體大叫。
  「你說話不能簡單點嗎!?」萊伊回叫道。

  薇絲在前面聽見兩人吵嘴聲,笑笑地歪著頭不太明白。

  隔日一行人嬉笑走著,很多人事物薇絲從來沒見過,最開心的就屬她了,近傍晚時分又發現前方有棟建築。

  「啊,你們看那邊!那是什麼?」

  薇絲興奮地指著不遠處的破舊小木屋,彩琉璃般的翅膀不自覺拍起,她高興地在木屋周圍飛來飛去,吵嘴的兩人因此停住戰火打量著眼前的景象,布斯塔邊想邊把身子移到萊伊的頭上,讓肚皮曬點陽光。

  「哦哦,這是……這有點像……」布斯塔尋思著。
  「這是巫師修行暫住的屋子,附近力量有點弱,主人看起來已經不在一段時日了。」萊伊看向木屋周圍的奇妙記號。
  「巫師修行的屋子?」薇絲好奇道。
  「對對對,我要說的就是這個!」布斯塔大力地點著頭。
  「布斯塔這個馬後炮給我下來,你撞到我頭頂了。」萊伊抬眼瞪。

  萊伊想把薇絲拉離木屋,在觸碰她之前突然頓住動作似是猶豫些什麼,布斯塔注意到他不尋常的反應,不過為了薇絲的安全,萊伊還是想辦法讓她後退,自己站在門口四個箭步的距離。

  「巫師住過的屋子不比魔術師住過的好處理,外面的巫術比較容易,裡面有點麻煩……布斯塔。」
  「嗯。」

  說完,布斯塔把半身往前移,後半身仍纏繞在萊伊身上,茜紅色蛇身發出淡淡光輝,額頭上出現星角蛇原有的古神圖騰,圖騰發光,印在木屋裡外及周圍所有的巫術記號全數逐漸消失。布斯塔變回頹廢樣趴在萊伊肩上休息,萊伊伸手輕撫,薇絲張口看得忘了眨眼。

  「呼……」布斯塔吐出長氣。
  「怎樣?有舒服點嗎?」萊伊道。
  「我不想讓你看到。」布斯塔道。
  「沒關係,不用在意我,老是保持別種生物的形象是很累人的。」萊伊無奈地笑。

  薇絲從後面跑過來,一副崇拜的模樣。

  「布斯塔好厲害,剛剛那是什麼?可以教我嗎?」薇絲驚嘆。
  「呃,不,這個除非妳……」布斯塔支吾。

  薇絲望著布斯塔,眼內透著希冀的閃亮,弄得布斯塔渾身怪異。

  「不……呃……抱歉,我不知道怎麼教……」布斯塔乾笑。

  總不能說要重新投胎成為星角蛇後才學得到吧?
  布斯塔心裡冷汗。

  萊伊檢查完四周後下了結論:「可以了,今天就暫時住在這吧!」

  薇絲覺得一切都很有趣,沒想到走向木屋時被小石子絆倒,照理來說,萊伊可以在薇絲跌倒前將她扳住,布斯塔看萊伊又停頓在同一處,薇絲便一臉朝地跌了下去,爬起時撩頭尷尬地笑。接著幾天下來無論是在森林中取木材、食物,還是正要出手攙扶薇絲,萊伊總在最後的瞬間停住了手;當局者迷,他弄不清自己為何會無法出手,旁觀者清,布斯塔自然是最清楚的。

  他發現萊伊不敢觸碰薇絲。

  一天晚上,布斯塔蜷曲身體呼呼大睡,萊伊留守獨自思考著接下來的路程,薇絲也在火堆旁深睡,萊伊瞥眼望她,對薇絲那樂觀的個性感到無法理解,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薇絲熟睡的側臉,精緻甜美宛如天界尤物,打從心裡覺得薇絲比天使純淨數倍,難以相信人界為何會有如此美的人?也許並非世界之最,卻總能牢牢吸住他的目光,那種感覺似乎不是喜歡,反倒是敬畏更多,還帶著一股奇異的感受。

  現下的萊伊不曉得自己快要無法單純地想,他像是不受控制地走到薇絲的身邊,俯身瞧著薇絲,瞧遍她的全身,萊伊還沒察覺自己的心已改變,看薇絲的心眼已改變。他覆過薇絲纖細的身體,兩旁的手怎樣也不敢觸碰,視線落在薇絲呼吸上下緩慢起伏的胸口,一切皆如此輕慢,像月光般靜靜撫著大地,唯恐一絲傷害。

  萊伊早不再是當初的小男孩,而是個能夠獨當一面的男人,他尚未察覺自己所做之事,就這樣望著薇絲熟睡的臉,心跳慢慢加快,呼吸變得深沉。兩人咫尺,只餘一道若有似無的防線。

  「我不該……不能,根本……沒有資格……」

  防線像是一道牆,一道無法摧毀的心牆,對萊伊而言宛如天界與魔界的距離

  「但是為何沒有資格?以往都是隨心所欲過著,沒有人能攔住……」

  腦海閃出一句話:「你這醜陋的卑賤東西!」

  突如其來的回憶倏忽即逝,像是狠狠向萊伊的心臟打了一拳,讓他用力地倒抽一口氣。

  「怎麼會有這麼噁心的東西在天界!」

  被神丟棄,被天使毒打,連最愛的潘朵拉都要拋下自己,腦海不斷地旋繞著話語。

  「你是個令人作嘔、不該存在的存在,你的體內有著足以毀滅世界的災難,你不該出現在這世界上。」
  「你的身體充滿著污穢,一生會坎坷無比、生不如死。」
  「什麼古聖獸星角蛇?你根本不配,真正的星角蛇哪會像你一樣,聳起的左眼代表邪惡,大得不成比例的右眼代表醜陋?」

  你,就是個災難!

  「我不是!」

  萊伊跌坐一旁,他的大喊驚醒了熟睡的薇絲,她迷迷糊糊地望著萊伊的背影,火堆閃爍的光不客氣地趴在萊伊背上,單純的薇絲並未察覺萊伊孤寂的背影正壓抑著顫抖。

  「萊伊?萊伊你怎麼了嗎?」
  「沒事……妳繼續睡吧。」

  在旁的布斯塔一直未熟睡,他早就明白萊伊沒發覺的內心掙扎,以及對薇絲心中的無形障壁,那是深刻的自卑。

  睡不著的萊伊走到附近的河邊坐著,不久聽到後方細草相互摩擦的窸窣聲。

  「布斯塔?你也沒睡?」
  「嗯。」

  布斯塔的蛇身旋繞著彩光,覆滿他的軀體,瞬息變成了與萊伊年紀一般大的人形,茜紅色柔順的長髮披肩,身腰穠纖合度,跟萊伊同樣擁有一張被天使祝福般的臉龐。

  夏夜河畔點綴著螢火蟲,潺潺流水將悶燥煩熱驅趕殆盡。坐在河畔紅髮與藍髮的兩人是天界的聖獸,只不過藍髮的那位怎樣都不把視線放在河面,紅髮的布斯塔坐在萊伊身邊。

  「有什麼想告訴我的嗎?」布斯塔道。
  「布斯塔,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萊伊有話卻難以啟齒。

  布斯塔看著他,露出只對萊伊才會有的輕柔眼神。

  「布斯塔,我……我不敢靠近她,我不知道該怎麼保護她,要是有人要傷害她,我卻……卻沒辦法靠近……」

  萊伊直言的話讓布斯塔有些意外,他以為萊伊不會如此坦率。

  「我這麼醜陋……原本的我是那種容貌,那種……那種噁心得連我自己都不想再看見,一想到以那種模樣靠近她,就算是她的衣服……我也沒有……你看她是這麼、這麼潔淨無邪……」

  縮著身的姿態讓布斯塔有著再見到年幼萊伊的錯覺。

  「我沒有資格……沒有資格去靠近,她比我看過的神更不可思議……」

  不堪的容貌,逐漸被腐蝕的心理讓萊伊變成一個看遍醜惡的人,在這種環境下於是有個矛盾自卑的心,他恨這一切,他恨自己為何被生下,最終只剩無盡的空虛,這是布斯塔都知道的事。

  「萊伊不就是那樣的人嗎?是個跟薇絲沒有什麼不同的人,只是外表不一樣,每個人都生得不同不是嗎?」
  「才不是!那是以前的我,是曾經……是個早就已經逝去的東西……」
  「即使是過去,萊伊還是萊伊,你還是你啊?」
  「我根本不是我!我也回不去了啊?只要回憶以前的種種,憤怒就會包圍我的全身,可當我憤怒時,總有個感覺,感覺那個天使給我的祝福就會冒出來硬逼著我平靜。我不要……我不要這樣,我不要那種被逼迫的平靜,那種平靜會把我留在沒有人的地方……」

  萊伊抱著自己的頭,布斯塔覺得無盡心疼。

  「不會的,萊伊。」
  「閉上眼睛就會出現潘朵拉向我道歉的眼神……」
  「萊伊,你才不是回不去,你根本是逃避!」
  「我沒有逃避!那時在河岸看見自己時,我有好好地面對河裡醜陋的生物……我沒有逃走,一直看著……可大家還是把我丟下……」

  萊伊抓著頭髮,布斯塔發覺不對勁便扳住他的雙手。

  「最後大家都會離開我……」
  「萊伊,不對……你錯了!」

  萊伊不知道自己的眼淚已掉下。

  「大家都會離開我……」

  布斯塔硬是把他的手抓開,萊伊就這麼反覆說著同樣的話,字字句句都足以穿傷布斯塔的心。

  「萊伊你還有我啊?我不是在你身邊嗎!」

  一個吼聲讓仍未發覺自己早已兩眼垂淚的萊伊頓住,抬眸看著布斯塔。

  「我看著你長大,聽遍你說過的所有話,我也知道你愛吃什麼、愛玩什麼,我清楚你心理所想的。你想要的我都想盡辦法弄到,你傷心時我會陪著你,你高興時我會陪你開心,你生病時我再怎麼樣都要找到能讓你休養的地方。」

  此時,萊伊才發現自己流著淚。

  「我想看著你成長,聽你抱怨,然後連酒都喝得比我還多,我把你看成我的兒子、我的兄弟、我的朋友,甚至是連生命都可以給的……那樣重要的人……萊伊,你還奢求什麼?」

  萊伊把頭埋進布斯塔的懷裡,顫抖的身體只有這一刻才能得到平復,從小只要感到傷心時,布斯塔總是如此陪伴著他,不離不棄。

  但,每當布斯塔這麼對他,他總是哭得更傷心直到累倒睡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23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ivirasak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潘朵拉的魔盒》7、加乘... 後一篇:《潘朵拉的魔盒》9、綁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