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虛偽的善惡》第五章.瘋狂之人(8)

作者:二日夾│2020-09-18 09:53:26│贊助:28│人氣:35

     背對著秘書的辛看不見她的表情,似乎也沒聽出她語氣的不對、不,或許他有聽懂對方加重的那幾個詞,只見他聳了聳肩,「好吧好吧,事實上,要說明的不只是這個,而是關於犯人的身份。」

     只隔著一層薄薄衣物,也能感受到與自己緊貼的手臂肌肉似乎在一瞬間繃緊了一些,緹菈迅速瞄了眼身旁的男人,嗯……沒什麼變化,隱藏在黑眶眼鏡後,那對藍寶石色的幽深雙瞳依然冷凝,抿成一條線的唇微微彎成弧度不甚明顯的上弦月,面部表情剛硬得像是一塊冷冰冰的大理石。

      然而,困惑如洶湧的潮水般襲捲了她的腦海。

     賽迦的怪異反應暫且先放一邊不提,將貝詩特方才所言結合了辛的話來判斷,犯人的身份他們已有眉目,但是需要他們的協助……「為什麼?」


      巨大的疑惑與潛藏的好奇同時伸出手,將她心中所想的這三個字推出了口。

     「之所以需要幾位的協助,是因為我們懷疑犯下連環命案與闖空門案的嫌犯,應是傳聞中在丹斯鎮放火的北斗七星成員。」

      熟悉的,卻讓人感到意外的四個字傳入耳中,令緹菈下意識瞠大了雙眼,驚訝與錯愕之情頓時溢於言表。

      而就在他話音剛落的剎那間,許是錯覺……緹菈驀地感到一陣刺骨寒意,彷彿有股異常寒冷的狂風從哪個犄角旮旯鑽入室內,凍得她半邊身子冷不防失去了知覺。

     勉強按耐住想搓手哈氣的慾望,她不動聲色地萊特那邊挪了過去──兩相比較下那邊更溫暖,而且後者此刻已經半瞇起眼,完全處於神遊天外的狀態中,對於她的小動作沒有半點反應。

     同時,眼角餘光不著痕跡地瞄向沙發的另外一側,也就是那位表情忽然變得很恐怖的黑髮青年。

      ……不,與其說表情變了,有鑑於他面上依然是那副不喜不悲叫人讀不出情緒的撲克臉,倒不如說整個人身上散發的氣息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讓原先因為那副眼鏡而降低許多的存在感頓時蹭蹭上漲。

      他是風屬性的能力者,這種人自帶的氣息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不同時節的風……於是,本來就夾雜著秋老虎脾氣的微涼秋風在那一刻成了足以將人活活凍死的凜凜寒風,離他最近的少女光是坐在旁邊,就跟不小心掃了颱風尾一樣差點凍斃。

      哪怕隔著一副土氣眼鏡,但是那雙眼睛透出的神采,該如何形容呢……如若說一個人眼神中飽含的殺氣極其強烈、足夠凌厲到可以化作箭矢的話,估計坐在對面的那個人早就被萬箭穿心,紮成真人版馬蜂窩吧?

      只不過……緹菈瞧了眼坐在對面的城主先生,不再擦汗的動作以及重新看向自己那種近乎癡迷的令她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眼神,看起來像是對賽迦的氣息變化一點反應也沒有。

     另外,就連他身後的秘書小姐,還有守在門口的巡守隊長都是神色自若,就好像除了自己之外,在場的其他人都沒察覺到這股已然化作強風的殺意──自己旁邊那位魂魄早不知飛到哪去的傢伙就不說了,龍族的皮粗肉厚、神經更粗,這傢伙更是當中的佼佼者,照他那種呆頭呆腦的樣子來看估計是什麼都沒感覺到。

      萊特最近的情況是真的不對勁,但是此刻賽迦的狀態更叫她無法不在意。

      ……她完全不曉得,這個人身上那股狂烈的、莫名的敵意與殺氣究竟從何而來。

      見緹菈臉上先是閃過難以置信與驚訝,爾後卻忽然露出茫然的神情,辛大抵是誤會了她神色轉變的原因,於是便自作主張向他們解釋了關於前段日子導致丹斯鎮鎮民全數喪命的那場惡火,以及聖教會對於縱火嫌犯身份的推斷。

      就在那場慘絕人寰的大火燃起的幾日後,費茵城就開始接連發生命案以及闖空門事件。

      根據當時僥倖逃過一劫的旅行商團所說的證言中,有關於疑似縱火犯的穿著打扮,與警方從那些住處被入侵的職員所得到的,關於犯人打扮的描述幾乎一致:

     漆黑的連兜斗篷,這種在白天很醒目的顏色斗篷基本沒有旅人會穿,底下夜藍色的大衣袖口與袍底皆以金銀絲線滾邊,最裡面則是純白的長袖衣衫,露出大衣外的袖子看起來做工相當講究。

      要說有哪裡不同……大概就是丹斯鎮大火的嫌犯沒有戴面具(但是目擊者也沒看到他們的臉),而闖空門案的犯人臉上都戴著純白的面具,還有人數也比丹斯鎮的犯人多出四個,只比人們所知的北斗七星成員數少上一個。

      儘管沒有證據能夠確定與那些命案的兇嫌是否為同一人,因為命案的被害者下場都只有一條路,在那種古怪的時間點現場自然也沒有所謂的目擊證人,但是,從時間上來看似乎挺合理的。

      「原來如此……」

     其實辛說的這些關於丹斯鎮的事情,早在奧格登森林與零通訊時,緹菈就已略知一二,事關聖教會的那位神經病逃犯,自然也曉得聖教會懷疑這起事件是傳言中重出江湖的北斗七星幹的。

      沒由來的,她忽然回憶起去年在艾迪爾鎮的那場遭遇,當時也是這樣的兩個人,出手攻擊了偷襲他們一行人的凱丁。嚴格來說,當那兩人雖形跡可疑,卻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何況……繼續想下去,緹菈便想起深夜時發生的事情。當時將自己從蜘蛛蠍的攻擊中解救出來,並阻止萊特龍化的二人,其打扮皆與艾迪爾鎮時的那兩人相同,極大可能是同一人。

      是以,聽完城主的話後,當下緹菈心中浮現的第一個念頭是「不可能」,其次則是「這三起事件的犯人,絕不可能是同一人」。

      至少……她不相信,連續救了自己和萊特兩次的人會是如此殘忍無情的殺人兇手。

      再者,就算私闖民宅的真的是他們,聽說最早的北斗七星是義賊起家,沒準家宅被他們闖入的那些教會職員有幹過一些中飽私囊、假公濟私之類的不義之事,才會遭報應之類的。

      另外,母親的日記上提及了北斗七星是毀滅者的後裔,以生命為引、以血脈為枷鎖,此為詛咒,世代封印著毀滅者的神體與力量。

     毋需全員,只需一人性命即可解除封印,故其餘七星只為護持這被詛咒的血脈而存在,如今……嗯?「如今」的後面是什麼來著,當時她讀到一半就被博斯爺爺打斷,日記本後來也沒帶出來,所以關於其中大半內容的印象都已模糊不清。

      說來奇怪,即便知道了這樣堪稱驚天動地,很可能會顛覆聖教會與世人認知的訊息,緹菈卻一點也沒有想要將這件事說出來的衝動,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

     或許是因為……她其實無法斷定,北斗七星究竟是善,還是惡吧?世間本就沒有純粹的黑或白,正義或是邪惡,不然哪會有所謂的「灰色地帶」存在?只是在妄下定論前,都需要有足夠的了解來證明……

     不!

      她心裡很清楚,並不是這個緣故。

     「……姐、緹菈小姐?」由小漸大的呼喚聲,連同臉頰被一隻手用毫不留情狠狠捏住的感覺,一併將少女飄離的思緒拉回現實。

      不用看都知道那隻手的人正在用什麼樣恐怖的眼神瞪著自己,於是緹菈強迫自己將注意力放到對面那位先生。從辛的表情來看,顯然是在困惑怎麼她在聽完解釋後反而走神這麼長一段時間,他甚至還殷切的詢問緹菈是在想什麼,為何表情會愈來愈嚴肅。

      是因為心底有個聲音告訴她……不,或者說,是在警告她。

      不能說,不能將這件事說出來,絕不能讓他們知道這件事。

      那個聲音聽起來,很像是自己的聲音,又有點不太像,太過溫柔……也堅定地讓她無法反抗。

──── 這裡是註解線 ────
   註1.冥河之水:一條陰沈烏黑,看不見盡頭的河水,將黃泉與地獄分隔兩地。相傳此水若澆在靈魂上會使靈魂產生燒灼感,殘缺的靈魂將帶著永遠揮之不去的痛苦,澆在肉身上則能將之腐蝕見骨,難以復原。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203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架空|冒險|異(迪芙蘭特)|長篇|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五章.瘋... 後一篇:《獸語》第一章.森林(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if76228巴友大大們
小屋更新~CWT56預計要出的聖劍3小畫集封面完成囉!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9187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