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十萬顆詩化的太陽【4】

作者:字不夠│2020-09-17 15:23:20│贊助:16│人氣:97
第四首:瘋癲之作


  整理著房間,帶走了一些衣物,再次將門重重鎖上,我搭著公車並走著腳步,來到了那棟別墅,等了一個小時,丸醫生開心地走了進來,看著我身旁八盤空盤子,與五杯喝乾淨的奶茶。

  「管家做的下午茶,這麼合你胃口啊?」丸醫生從蛋糕塔裡,拿出第二層的千思雪梅,與第一層的白日紅茶。

  「好吃啊,我那邊沒有這種等級的食物。」幾天沒來,這裡的蛋糕真是厲害。

  「那你多吃吧,這裡也隨便你住,先跟你報告三個好消息,不過你可能已經猜到了。」丸醫生嘴角上揚。

  「那兩個病患治好了?」透過她說的話,我的腦海湧入一條資訊。

  「治好一個了。」丸醫生將大衣掛在衣架上。

  「真厲害,所以妳是用什麼方法嗎?還是跟以前一樣用妳那無敵的腦病?」今天與醫生對話的感覺似乎不太一樣。

  「我的為了你好病已經進化了,這就是我要跟你說的第二個好消息,不是那種真正的完全進化,而是加強版的感覺,我去腦病中心診斷的結果,名稱是一樣的不過效果增強了。」她將診斷書卡片給我看。

  「感覺更有人性了,不像以前一樣強制洗腦。」我看著卡片上一大串文字。

  「對啊,以前的為了你好病,就如同字面上一樣,為了你好於是我用我認為的好去干涉你的決定、思考、選擇,讓你按照我的路去走,根本是為了我好的自私治療法,於是以前的病人全部都痊癒了,沒有任何腦病,變成了最健康的那種普通人過著平凡的生活。」她看著紅茶的波動,輕輕搖晃著手裡的杯子。

  「平凡的生活不一定是大家都想要的。」我了解平凡的日子,一成不變。

  「沒錯,我知道我扼殺了他們能走上不平凡甚至是偉大的可能性,所以我的看診時間愈來愈少,少到後面一天只看一位病人,可是現在終於不一樣了,加強版的為了你好病,不干涉任何人的選擇、思考、生活,我就只是給建議,並將我獨特的獨立思考技術給他們,不像以前直接吞噬對方思想,而是在他們腦殼裡注入我思考的技術。」丸醫生看著我,興奮的眼神似乎想聽我說些什麼。

  「間接的幫助,這樣你的治療率一定會下滑,端看對方願不願意改變,如果對方願意,那在他腦中的妳的思考技術就會吞噬腦病甚至改變加強腦病,如果不願意改變,他依然可以享受以前的他自己,繼續與腦病相處。」我解讀著正確的意思。

  「沒錯,是溫柔的力量,治療率已經不重要了,第三個好消息,第二個獨居病的病人想見你,好像叫曹老仁,我跟他對話的過程中他不斷提到你的特徵,說要找以前一個國中學生,我一聽就知道是你。」丸醫生將老曹的病歷資料傳到我手機。

  「那妳跟他說什麼?」老曹想找我,怎麼不直接打我手機,或是在群組裡約碰面呢?

  「我說我會幫他想辦法的,怎麼樣?要不要見他你決定吧,不過他的狀況十分詭異,我完全沒有頭緒,這就是為何我治療不好的原因吧,似乎有點瘋癲了,獨居病一般不會這樣。」丸醫生滑著手機裡的資訊。

  「瘋癲?難道跟瘋癲鎮有關?」我想起老曹曾經說過的詭異故事。

  那是我們環島的第一天,老曹說他終於逃出了瘋癲鎮,大口吃著饅頭夾蛋喝著冰米漿,老曹在他家的客廳請我們吃完豐盛的早餐後,滿臉幸福的開著車跟我們說他這幾年到底都去了哪裡。

  他說在北薯市的一個偏遠小鎮,大家都瘋了,曾看過有人用牙齒咬鄰居的門牌、舔耳朵表示打招呼、閉著眼過馬路、走在學校課桌椅上,他完全不知道為何被這裡唯一的國中請來當老師,而且是超級高薪的老師代表,全校只能有一個。

  當上這所國中的老師代表後,老曹還是要負責擔當某班的班導師,而一年五班給他的印象,實在古怪,被請來的第一天,校長就公開表揚學校請來了一位傳奇導師,所有人的眼裡都充滿著對老曹的崇拜,而一切就是從這裡荒唐到結尾。

  「傳奇導師?老師你很厲害喔。」唐語姸坐在車子前座看著遠去的北薯山峰。

  「老曹我都不知道你這麼厲害,不過你當時在我們班上,的確是管的滿好的。」楊藤家坐在最後面第三排,躺著休息,這時候他還沒有幫我管大樓,還不叫楊哥。

  「可能吧,將某字大哥管理好沒有出什麼問題,就讓大家都對我高度讚賞,然後以訛傳訛最後把我神化了吧。」老曹開進一個山洞裡,這是去中薯市最快的路線。

  「畢竟十年前,腦病還是很特殊的疾病,人們對它的了解太少了,自然會對它恐慌。」王膩坐在我旁邊,將洋芋片拿給前面的唐語妍。

  「原來十年前我這麼有名喔?」我翻著王膩上車時給眾人傳閱的畢業紀念冊。

  「哈哈,本人自己都不知道,你那時候酷斃了,國中生活就是有你字大哥,我們才會各種神奇待遇啊,紙條公告、自由上課、說話比賽、超吉抽獎,國中生活仔細想想都是你在搞啊。」楊藤家哈哈大笑,從後座爬了起來。

  「這在瘋癲鎮根本上不了臺面,你們知道我去的第一天,上的第一堂課有多扯嗎?竟然是比賽誰能將新課本撕的最碎,而且只能用手,你就看到每一班一從貨車上搬下新書,放到教室的那一刻,全部學生就衝上去瘋狂撕書,然後把撕碎的紙屑,集合起來,等到第二堂要課公布比賽結果時,已經是隔天了。」老曹放開方向盤,雙手一攤,即便是回憶依舊震撼。

  「難怪叫瘋癲鎮,你自己取的吧,不過你還是教完一整個學期了吧?」唐語妍又拿出另一包洋芋片。

  「我教了三年,可能當時我也瘋了吧。」老曹搖頭,不願再多回憶。

  而這句話,現在想起來,我的腦海中湧入了另一條訊息,以及越來越多的全新理解,原來懂語症連回憶裡的話都能看清楚。

  清楚到丸醫生眼裡的我,逐漸回神了過來。

  「你怎麼了?陷入什麼可怕回憶嗎?」丸醫生凝視著我。

  「沒有啊,對了醫生,我要怎麼見老曹呢?就是曹老仁,一樣去妳的診所嗎?」我想我大概能治好老曹。

  「對啊,不過預約時間好像是下周一,還有四天的時間,你可以在這裡休息,或是出門去找誰呢?聽說你在抓超吉米王的過程中,不是抓丟了某人嗎?」丸醫生給了我一串鑰匙,上面標著各種房間。

  「王膩?也不是我抓丟吧,等下,妳怎麼知道?」我看著醫生詭異的微笑。

  「書會說話。」丸醫生穿起外套,離開了別墅。

  來到二樓的客房,只有衣服的行李箱,似乎沒有打開的必要,打開電視看著久違的新聞,以前有毒語症的時候絕對不能做的事之一,現在終於可以做了,以前看新聞會讓我的腦子熱的沸騰,似乎擁有資訊量的事物在從前,總會令我靈感大開,千言萬語串來串去。

  如今不止健康,更擁有看穿語言的能力,往後的日子真能過得這麼舒服嗎?

  「最新消息,『扭曲快樂病』已突破上周單日最高腦病診斷紀錄,達到了三百五十人,距離半年前的『極酷』大擴散,才短短兩百天左右,全薯市又迎來了一波腦病海嘯,目前已確認扭曲快樂病是最高等級的傳染率,腦病等級為中等,請各位盡量避免眼神交流,或是與任何陌生人對到眼。」記者戴著太陽眼鏡在腦病中心外即時轉播。

  「眼神傳染嗎?三年前那場大擴散也是這種傳染,扭曲快樂的能力是什麼,我來查一下。」走出房門,我來到隔壁的書房。

  似乎沒有電腦,我看著書架上成堆上萬的腦病書籍,抽出了一本腦病大全,年份有些古老,泛黃的書籍,我小心翼翼地翻閱著。

  「扭病,心靈扭曲,感官錯亂。」我看著簡短的描述,就這樣?

  離開書房,我拿出手機,太習慣用遊戲電腦機了,都忘了還有這個東西,隨便查了一下,大量相關的文章與圖片都出來了,看著被翻拍的小卡片診斷書,這病就如同字面,特徵是非常快樂,能力是擴散快樂。

  「簡單的可怕。」我繼續打開電視,看著扭曲快樂病的各種案例。

  原來快樂,能引發這麼多不同的事件,泡在網路的世界資訊中半睡半醒,直到晚上九點,新聞底下的小跑馬燈出現一串文字,我才驚醒,楊姓大樓管理員因殺害超商店員而被通緝中,請各為北薯市九聽街的民眾出門務必小心。

  「這麼重要的訊息,也不放在上面特別報導。」九聽街不正是我的大樓主要的生活區域嗎?

  而且楊姓……管理員,該不會是楊哥吧,可是懂語症這次怎麼沒有將它看懂的訊息注入我的腦袋,那不就代表我剛的猜測早已是對的,楊哥殺人了?

  抱著謹慎的心情,我請管家載我回我的大樓,詢問了一下警衛室的張叔,他說楊哥一陣子沒來了,前幾天下棋的時候特別凶猛,各種虐殺左鄰右舍,大家都很高興他變得這麼厲害了,還紛紛鼓勵他去參加下棋大賽。

  「沒事了,這段時間加強一下警戒,有可疑的人直接報警,也幫我提醒住戶盡量結伴。」這下確定了,楊哥就是新聞上的殺人兇手。

  他的腦病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個未爆彈,武力的巔峰,所有武者最想要的腦病排行第一名,走火入魔病。

  我走到最近的警察局,並主動通知我所知道的楊哥,希望能配合他們一起去抓楊哥,不過警察似乎覺得我是瘋子,就把我趕走了。

  無奈之下我只能隨意逛逛看有沒有機會遇到楊哥,坐在九聽街的咖啡店裡,點了一杯楊哥常喝的黑咖啡,我攪動著加了許多砂糖的黑色漩渦,腦子也旋進了當年遇到楊哥的那個籃球場。

  雖然彼此同班,但我從沒跟他坐在附近,我們的位子總是離的很遠,而他上課安靜,下課狂暴,紙卷落筆的一瞬間,就已衝到籃球場,國中時期大家只會跟座位附近的同學認識,我一開始也是這麼聽說並認同的。

  直到國二接力賽的時候我掉棒,並被別班同學撞倒跌斷了左手,身為最後一棒的他原本勢在必得的冠軍,就被我摔走了,不過令我驚訝的是在他的瞳孔裡沒有半分責備的意思,反而映照的是急診室的焦慮等待。

  那天下午陪我去醫院的竟然是他,當然還有老曹,記得回來時數學課已結束了,那是他除了體育課以外最愛的科目,那天過後我就常常找他說話,多語症時期的我,很快的就跟他熟絡了起來,他告訴我幼稚園時他就已經知道我了。

  那是幼稚園的一個趣味籃球賽,每個小朋友投三球看誰進的最多,然後一直到最後只剩我跟他在小小的籃球場上,彼此單挑,勝負難分難捨,楊哥說的每一個字都帶有很真實的感覺,可是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禮節幼稚園啊,你回去問你爸媽,我還有照片,就是你啊字泰牆,你真的不記得最後我們誰輸誰贏嗎?」楊哥的右手護著我左手的石膏,跟我一起慢跑操場兩圈,這是體育課開始前的暖身。

  「我以前話很少,沒什麼印象,好像有一點點投籃球的概念,但我有那麼準嗎?你剛說我們投了半小時以上,老師最後不讓我們投了,改用別的方式決定勝負。」我的左手石膏還要兩周才能拆,我感覺裡面特別癢。

  「對啊,最後老師把我們分開,一人站在球場的一邊,各給我們兩顆球,誰先投進一球就贏了,不過雙方可以用球把對方的球砸開,被砸中的話也算得分。」

  他興奮的正要講述那場比賽,卻不知道他已經跑到我前方了,當我正要追上他的時候,一顆球從左側飛來,以及遲緩的:「小心!」

  眼看我的石膏就要被砸到的時候,楊哥一腳踹了過來,籃球直接被他的跑鞋刺穿,蹦的一聲,嚇得我跌落在地右手拐了一下,好險下課前就沒事了。

  「抱歉,沒注意到這邊很危險常有球飛到操場,剛講得太興奮了,哈哈,」楊哥隨手一扔破掉的籃球皮,並瞪了籃球場一眼。

  等我們跑到全班集合地點時,籃球場依然安靜地像國文課一樣,於是等待同學集合的時刻,楊哥繼續著童年我們之間的那場較量。

  那時我們兩個站在小小籃球場的各一邊,楊哥左手右手各端著一顆球,而我雙手捧著一顆球,就在這時我率先發動了攻擊,我將球放開,順著自由落體我的腳高高踢起,籃球飛的超級高,楊哥驚訝的表情持續不久,右手瞄準著即將落下進框的那顆球。

  而就在這時我拿起了放在地板上的第二顆球,狠狠的朝楊哥手上那兩顆球砸過去,唰!

  小小的楊哥跌落在地哭了起來,老師們並沒有拍手,而是被我剛一連串迅雷不及掩耳的行雲流暢進球,驚呆了,過了幾秒才連忙去扶起楊哥。

  「真的假的?我真的不記得了,等我左手好了,我來試試看好了,我幾乎沒玩過籃球,你那麼厲害教我一下喔。」

  於是三個月後的班級籃球賽,我跟楊哥兩個人就拿下了一百分,破了學校歷史紀錄,但當時的我並沒有特別在意,小時候印象不深刻的事情。

  「欸,妳聽說了嗎?竹薯國小,全校都被傳染了,今天已經臨時停校了,怎麼會這麼嚴重啊?妳真的不要跟別人眼神接觸啊。」隔壁桌的聲響,令我回過神來。

  那是兩名女高中生,在談論扭曲快樂病,其中一個少女的頭髮不停地變換顏色,學校制服也改的很炫麗,另一名不停地看著手機。

  「可是我有變髮病了,應該不會被傳染吧,而且讓那些男生不看我的眼睛,多可惜啊,我很喜歡他們呆呆的樣子。」橘黃灰色頭髮的女孩,捲著自己的右邊白金髮。

  「還是盡量不要吧,現在最新消息說,不管有什麼腦病,都還是會被傳染,傳染等級已經列為歷史最高了,小心一點啦,現在得病的真的都笑得很詭異誒,你看這些圖片。」手機女孩將手機遞給對方。

  「我才不要看,被傳染怎麼辦?」綠髮女孩撥開她的手,語氣不悅。

  「照片不會啦,是真人的眼睛不行看,好啦,不聊這些了,我們去看電影吧。」手機女孩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巨大背包。

  「這還差不多,妳請客吧。」彩色頭髮女孩勾著她的手,將小背包斜肩背著。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讓我想起曾經唐語妍跟王膩,也是這麼的要好,小吵小鬧,都能很快就和好,只有國三一次大吵後,兩人冷戰了好久。

  原因不明,即便我跟兩人都很熟,卻從來都不知道真相,喝完咖啡回憶也散了,走回別墅的路上,不用刻意,自然的我就不曾與人對過眼,從高中毒語症以後,我就盡量迴避人群了。

  沒有跟任何醫生說過的事,我曾用眼神殺過人,在毒語症最狂盛的時候,有次半夜我走在回家的路上,瞪了一眼將酒潑到我身上的醉漢。

  隔天早上,上學經過時,白布袋旁的酒瓶,那難聞的氣味,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正是昨天回家洗了好幾遍的制服上,那藍色的烈酒,那件高一下學期初新買的制服,就只穿過一次。

  卻也是那個學期我們班損失了六條生命,高一下學期,最地獄的時刻,真的不清楚當時怎麼熬過來的,五條還六條,我現在也沒什麼印象了,不是說懂語症的人記憶力超強嗎?

  「我怎麼完全沒有?」躺在別墅的二樓房間裡,看著牆上時鐘的凌晨一點,一股巨大的無力感攀爬上身。

  楊哥殺人了、老曹不知怎麼了、城市也亂了,看著新聞上不斷攀升的診斷數字,全國的扭曲快樂病人數,已經突破一百萬了,今天短短十小時內就增加了八十萬,下午的三百五十人歷史新高,真是笑話。

  吃完管家做的消夜後,當我再次打開電視時,丸醫生出現了,神采飛揚的解釋著這種病的特徵、能力、以及如何康復,但那模樣要叫人如何相信,原本穩重散發著濃烈母性的黑長直髮,與冰冷卻溫柔的眼神,都瓦解了,現在電視上的丸醫生興奮的像什麼節目主持人,帶動著氣氛,卻失去了靈魂。

  疲倦到不行,正要睡覺前,一通電話響起,陌生的號碼裡傳來熟悉的聲音。

  「喂?泰牆嗎?」老曹的聲音很小。

  「老師你怎麼了?」我爬起床,仔細地聽著。

  「先別管我了,你那邊有看到楊藤家嗎?」老曹的聲音轉為焦急。

  「沒有,好幾天沒回大樓了,好像跑去殺人了。」我將剛才跑回大樓確認的事告訴老曹。

  「果然是這樣,泰牆,聽說你能力消失了,不過我一個人去抓他也不夠,一起來吧,我們需要你的幫忙。」

  順著老曹給我的地址,我搭車來到了四聞街的警察局,一步入裡面,只見一群警員準備著特殊武器,還有兩三個警員在天花板飛行,好久不見的老曹正在跟一名高大的光頭警察交談。

  「喔,泰牆來了,跟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北薯市特腦警察中最強的隊長,劉兆堂,劉哥,我以前跟他是大學同學。」老曹指著旁邊的光頭。

  「字先生您好,久仰大名了,時間有限,路上再說吧,老曹你帶他吧。」光頭隊長按下一個按鈕,天花板自動開啟。

  老曹抓著我的手,帶著我高高飛起,十幾名警察也飛在高空,光頭隊長越飛越高,盯著凡亮的夜空,與熱鬧的城市,俯瞰著遠處小巷內的一場鬥毆。

  「在二聞街第七小巷,龜牙幫已經找上他了,動作快!」光頭隊長迅速俯衝,掠過我身邊時瞄了我一眼。

  「要去抓楊哥嗎?」我被老曹抓著慢慢飛了過去。

  「沒錯,只有你能阻止楊藤家了,我們能做的就只是讓你跟他有對話的機會,現在的楊藤家誰也無法阻止。」老曹將我放在地上。

  路過一具具屍體,光頭隊長與警員警戒的盤旋在空中,完全不敢落下,而我面前的楊哥,身上布滿鮮血,昏暗的巷弄裡,那些血液發著綠色的光,龜牙幫,北薯市四大黑幫之一,著名的變種科技,另他們的身體擁有綠色怪物般的能力。

  「字先生,請別再往前了!等我們壓制住他,在請您好好跟他溝通。」光頭隊長的拳頭從天落下,用力地揍向楊哥的上空。

  只見萬里無雲的血月,頓時被黑雲密布,然後黑到發紫的厚雲,瞬間破出一口餐廳圓桌般的大洞,巨水垂流,灌入楊哥抬起頭仰望的單薄身軀。

  「哈!」楊哥甩著頭髮,睜開了眼睛。

  巨水流盡淹過我胸膛,身後馬路上的車子全數泡水,如洗澡後那般舒爽,楊哥裂嘴大笑,轉頭看向我。

  「泰牆,你怎麼來了?」

  「楊哥,你的腦病又復發了,而且這次更嚴重了。」我看著楊哥詭異的笑容。

  「很抱歉突然離開泰牆大樓,你再找別人幫你管理吧,但我覺得現在的我,才是真正的我,我終於找到了我該做的事,我想走的路,而不是每天下棋聊天過著悠閒的生活,我,就是屬於天生的獵殺者。」楊哥握緊拳頭朝向月光旁的光頭警察。

  「通緝犯嗎?這就是你想過的生活嗎?在獵殺別人與被獵殺之間享受刺激嗎?你就真的以為你不會死嗎?」我看著天上的十六個特腦警察。

  「你的毒語症都殺不死我了,我還會怕什麼,就憑他們?」楊哥扭扭脖子,兩腳一蹬。

  當特腦警察們察覺到楊哥的時候,光頭隊長的頭顱正自由落體,摔向老曹,不知誰開了槍,特殊的子彈扭曲空間,將小巷旁的老公寓吞沒殆盡,楊哥的身形滑動,在每一發子彈與小刀中溜來溜去,而我只能一步步後退。

  欣賞煙火般地仰望著舞動中的那個男人,楊哥溫柔的在每一顆脖子附近,觀察掉落的最佳軌跡,輕鬆自在地營造一股溫馨的恐懼。

  直到楊哥站在我面前時,老曹才從恐懼中醒來,雙腳跪地,手裡捏著光,放在自己胸口前祈禱。

  「老師怎麼了?怕我怕成這樣。」楊哥站在我旁邊,俯瞰著老曹。

  「其實我也不是多正義的人,殺人這件事,我也體會過,我現在無法阻止你,我也不會阻止你,如果這是你要選擇的路,我真的不能說什麼,對吧?」我平靜地開口,接過楊哥遞給我的大樓鑰匙卡片。

  「泰牆你,真的要放他走?」老曹驚恐地看著我,手裡的白光越發盛放。

  「老師,放心吧,我只殺武林高手,平民百姓我還真沒興趣,這道光你就留著吧,下次同學會,再送我,如果到時候你還活著的話。」楊哥轉身離去,一步一步慢慢走出無聲的街道。

  「我想,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再見了吧。」我與老曹告別,回到別墅。

  只見剛進門,客廳裡的丸醫生,瞬間醒來,滿臉興奮的要找我談事情。

  「字先生,你也看到新聞了吧,這城市又像三年前一樣,生重病了,而這次我們一定可以治好的,讓大家恢復正常吧。」丸醫生遞給我一杯咖啡。

  「妳要怎麼做?」為什麼這麼執著在治癒城市呢?

  「一次性的全國治療,透過新聞直播,我要用我的新能力,徹底治療全薯市得病的人。」丸醫生走向三樓,直直往最裡面走。

  「真的能成功嗎?」我跟著丸醫生的腳步,儘管我現在超級累。

  「很難,並非面對面觸發不了完整的腦病能力,所以我需要你,網路上最強的遊戲師之一,太陽強。」丸醫生吃力的拉開一片裝甲門。

  「這是?」我看著裡面十幾台頂級遊戲機。

  我走到一台巨大電腦前,手指剛碰上鍵盤,電腦瞬間開啟,十幾台遊戲機瞬間串聯,一個個遊戲角色的頭上都戴著三個字,太陽強。

  「好厲害!這遊戲間太棒了吧。」我的睡意全消,骨子裡的熱血瘋狂湧現。

  這讓我想起我那間多年打造更新的房間,一台台遊戲機剛搬進去時的興奮感,一年一年用房租添購的新設備,市面上最好的機台都有了,可眼前這些完全不是同一個檔次的。

  「特地為你準備的,你先熟練一下吧,三天後我就要直播治療了,擴染的速度越來越快了,十億人的薯國,現在已經五千萬了。」丸醫生打開電視,眉頭緊皺。

  「扭曲快樂病的影響下,這幾天各大公司老闆都紛紛表示讚賞,每個得病後的員工都心滿意足的工作著,開心的生產,完全不會抱怨。」新聞主播念著稿,語氣雀躍。

  「真的是病了。」丸醫生的表情十分憤怒。

  「這樣下去,我們國家的經濟似乎會大幅成長,有時候生病似乎不一定只有壞處吧,醫生。」我看著電視上那些一個個受訪的快樂工作神情。

  「太陽強,你錯了,這種病是非常嚴重的,扭曲快樂病的核心作用,就是扭曲了邏輯與人心,舉例來說,一個被迫工作的上班族,如果你問他工作開心嗎?他會回答你開心。」丸醫生的語氣十分認真。

  「這就是扭曲快樂病嗎?他怎麼會覺得開心呢?」我感覺這病沒有診斷卡片寫的那麼簡單。

  「他們會說,因為工作能賺錢啊,有了錢就開心啊,所以我工作開心。」丸醫生的表情嘲諷。

  「我懂了,一般上班族的人是有錢開心,不過是因為『有錢』而不是因為『工作』,不管工作有沒有錢賺,工作都不是開心的,沒錯吧。」我順著鑽入腦袋的那條訊息,釐清了疑慮。

  「不塊是懂語症,一下就知道我要表達什麼。」丸醫生點頭。

  「但他們不一樣,他們因為工作痛苦但是有錢賺,於是倒果為因,麻醉自己說工作是開心快樂的。」我看著電視上那些笑臉,終於明白了。

  「工作被扭曲那還只是初階的患者,更嚴重的是高階患者隨便的一個眼神,就會直接摧毀別人的人生,而通常那些高階患者,都很窮。」

  「窮但快樂?扭曲的真嚴重,虛偽病吧。」我想這已經不是我們常仰慕的樂觀態度了。

  「可以這麼說,不過他們是真心這樣相信而且認同這種人生觀的,這就是腦病,將頭腦改變的病,他們的選擇,如果說沒有傳染性,不會干涉其他人那我倒是不會去管,可是如今不只是我,連我小孩老公都得病了,雖然我已經治療完了也要他們暫時不要出門,可是……」丸醫生的眼淚滾滾而流。

  「後遺症嗎?每一個痊癒腦病的人都會必經的過程,那些被你治療過的人,也一定失去了什麼,或是被改變了什麼,醫生妳是不是也變得怪怪的?」丸醫生整個人都不太像從前了,那個冷酷又溫柔的她……

  「腦子被吞噬過,一定多少已經不一樣了,而我女兒最為嚴重,個性都變了,先天的那種活潑可愛完全不見,現在的她成熟穩重,跟社會人沒什麼兩樣。」丸醫生靠在巨大遊戲機旁,頭低低的。

  「小小年紀就失去了想像力與天真,沒有童年的悠閒與快樂,在我看來,扭曲快樂病根本是最痛苦的腦病。」

  「是啊,三天後,拯救世界吧。」

  「就交給我吧,我多年的這隻帳號,可不是強假的。」拉直椅背,目送著滿臉淚痕的背影離去。

  該進入戰鬥了。

  透過大部分熱門的網路線上遊戲,我登入了背後的神祕巨大伺服器小遊戲,在這小遊戲裡只有累積等級破百萬的大神才能夠進來。

  小遊戲的大廳極為寬敞,各種傳送門能把你送到,你從未想像過的地圖與遊戲,或是單純的完美風景。

  「太陽強,你終於來了,最近去哪裡鬼混了啊?」一個綠色衣服的胖子蹲在地上,用手指不斷搓地板。

  「別再干擾玩家了,我有大事要做,你來幫我一下。」我走向一扇傳送門。

  巨大的金色稻田,裡面一顆顆的稻穗都是一種生命,風佛過,最舒服的感動直覺暢快。

  「這裡是?」綠色胖子瞪大雙眼。

  「腦稻田,所有接觸過網路的人,都會在這裡生出一條稻穗,每一株稻穗都長的不太一樣。」我看著各種形狀的稻穗,有的橢圓如操場有的鋒利如武士刀。

  「那些亮著的是正在使用嗎?」胖子指著遠方一片片稻光海。

  「沒錯,黯淡的就是沒有使用網路,一閃一閃的很漂亮吧。」

  「只有我們這種超級肥宅才能進來這裡,那我們的腦稻穗在哪裡啊?」

  「沒看到那一顆樹嗎?很明顯就是你啊,龐茲。」我指著遠方那顆滔天胖樹,深綠色的枝葉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異常寒冷。

  「那你呢?會不會是遠方那顆超高的細細瘦瘦大黑樹?」胖子指著腦稻田最邊際的那顆大樓。

  「那不是我,先別管我了,你應該知道這片稻田代表什麼吧?」

  「我才不知道,我第一次進來這裡,你要做什麼?」胖子往前衝,緊緊抱著他的那棵大樹。

  「我只是要簡單的改造他們,你幫我將全部的稻穗都收集起來吧,這個無盡世界,想像力就是你的武器工具,來我先給你一台收割機,你幫我裝好之後放到旁邊的壓縮倉庫。」我手一揮,一台黃色收稻機,從天而降。

  「別動我的胖樹喔,你該不會終於要跟我一起統治人類了吧,哈哈,我就知道你會跟我一起幹大事的。」胖子哈哈大笑,開著收稻機,滑來滑去。

  「我還有事要忙,晚點再跟你說明。」我離開腦稻田的區域,動身前往另一個區域,一個更為重要的地方。

  等級累積百萬等,不過是普遍大神進來這裡的門檻,而我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沒有上千萬等,沒有用盡一生宅起來手工練等的帳號,根本沒可能前往。

  連我都只不過是剛好達標而已,穿越光環廣場,進入蕾黑隧道,時間的法則逐漸清晰,而我的意識也逐漸疲憊,與上次進來不同,巨大古門碑消失了,無人的冷清街道,將某家麵包店的招牌凸顯了出來。

  只剩它還開著,踏入無人的麵包店,沒有老闆只有一顆又一顆芬芳的熱騰騰麵包,機器軌道輸送著剛出爐的各式麵包,我仔細的看著、挑選著,伸手將一些我認為比較特別的麵包,裝進了一旁的籃子裡,沒有外帶過,不過旁邊的紙袋似乎有這種需求,也給龐茲帶幾顆嚐嚐吧。

  離開了麵包店,我繼續前行踏入了一座山,蜿蜒崎嶇的登山步道,綿延向上,高聳入雲,與剛才明亮的腦稻田相比,這裡有的只有寒風與刺骨,腳印倒是有些許痕跡,上次爬到第三千層,這次我一定要更上一層樓。

  爬累了就吃一口麵包,只要咬一口能量又迅速補滿,山路上時不時會有小房間,供旅人休息,不過上次當我一進門的時候,就被傳送回小遊戲大廳了,也是宣告爬山之旅的終點。

  一千層以下的每一間門上都布滿灰塵與哀傷,爬過一千層以後,幾乎每一扇門都有被開啟的痕跡,而我絲毫不在意越多越多的旅人被我超越,不說話是大家彼此的共識,在這裡交流的並不是各自的想法體悟,也不是每個旅人之間的故事,在這裡要做的就只是往前。

  直到我把要留給胖子的麵包也吃的一口不剩的時候,肚子翻滾的餓痛,才迫使我打開四千四百層的小房間,小房間裡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句話貼在牆上,我看著那句話思考著,上次來的時候沒有懂語症,而如今依靠著能力,我也還是沒有完全懂,實在太高深了。

  看的懂卻沒有辦法理解,不過那也足夠了,被傳送回小遊戲大廳以後,我趕往腦稻田,看到倉庫堆積如山一閃一閃的稻穗後,我隨手一揮,將烈火噴出。

  「太陽強!你在做什麼?」胖子焦急的拉下我的手。

  「燒腦啊,明天就是丸醫生治療的日子了,這些東西會阻礙治療的。」我看著熊熊大火黑煙漫天。

  「那根本不重要,我在割稻機中發現了你的腦稻,為什麼它跟一般人的完全沒有區別,都是金黃的稻穗,形狀也很正常,而現在它就要被你燒掉了,對了,燒掉了會怎麼樣?」龐茲想伸手,卻招喚不出滅火的工具。

  「腦稻被燒掉的人,此生將不再有能力抵抗網路的力量,網路對他們而言也不再有什麼保護性,現實與虛擬沒有界線,看著網路上的東西就如同面對面一般,其實我也可以將我的腦稻隔離出來,就像我以前那樣幫他們保護,分隔在遙遠的地方,不過我不需要網路了,再見了,龐茲。」我看著化為灰燼的倉庫。

  「這樣的話,遊戲帳號、鍵盤手的真面目也會無法遁形,一切都是那麼赤裸裸,你竟然真的……」胖子激動地看著我頭上的三個字。

  「沒錯,最嚴重的是會被控制,沒有主導權的人生,比上癮還嚴重。」我閉上了雙眼,攤在椅背上。

  十幾台頂級遊戲機都在冒煙,天花板自動噴水,座椅下的玻璃防護罩將我包了起來,看著房間如傾盆大雨般的午後,我的雙眼沉沉睡去。

  再度醒來,已是後天晚上,我清楚的意識到,自己不該再碰任何網路設備,於是索性待在客廳吃著管家的拿手好菜,直到半夜丸醫生進門時,我才與世界接軌。

  「大成功啊!字先生,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丸醫生驚訝的表情,充滿著對我的崇拜。

  「燒腦罷了,不重要啦,結果怎麼樣?我現在的狀態不適合看新聞。」我接過她手中的高級餅乾。

  「不適合看新聞?這就是你付出的代價嗎?結果全國的扭曲快樂病都恢復了正常,而且並非強制恢復,有些人依然選擇那樣的快樂,不過都是透過自我獨立思考後所下的判斷,他們的扭曲快樂病轉換成了擅自快樂病,診斷結果是這個。」丸醫生將腦病中心的小卡片給我。

  「完美結局呢?那其他人呢?除了扭曲快樂病的患者,其他腦病的患者呢?」我燒腦的結果應該不止這樣吧。

  「這我倒是還沒收到消息,這次的治療成果陸續會出爐吧,相信會有更多奇蹟的。」丸醫生離開別墅,再也沒有回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95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琉璃糖
「對啊,最後老師把我們分開,一人站在球場的一邊,各給我們兩顆球,誰先投進一球就贏了,不過雙方可以用球把對方的球砸開,被砸中的話也算得"方"。」

「工作被扭曲那還只是初階的患者,更嚴重的是高階患者隨便的一個眼神,就會直接摧毀別人的人生,而通常那些高階患者,都很窮。」丸醫生""(缺字?

這次的劇情轉折好多,轉得奇葩XD

09-17 21:00

字不夠
感謝改錯字,哈哈,希望你能看到最後~09-17 21: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aulpaul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璃【故事... 後一篇:第兩千層...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