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第3-16節 被捕

作者:眼鏡WA│2020-09-16 17:44:24│贊助:8│人氣:97

女巫和來自未來的惡魔

簡介:
  應該存在於23世紀的魔法,竟然出現在女巫獵殺的時代!?女巫獵殺,竟然只是消除異己,藉此牟取利益的方式!?我無意間的行為,竟害得這女孩成為女巫,我、我該怎麼辦!?
  因不明原因從充滿魔法科技的23世紀回到15世紀的少年樂耀,在追尋如何回到未來的過程中,無意間害人成為女巫,並深刻體會到存在於過去的不公不義。他為了在過去生存並彌補自身的過錯,樂耀教導過去的人魔法,抵抗教會,解救被誣陷為女巫的人們,但是樂耀萬萬沒想到,存在於過去的魔法,竟然與他有所關聯……。

它章連結:(目錄連結) (第1-1節)
其它平台:(原創星球)
----

第3-16節 被捕

和摩爾與坎德拉的戰鬥之後,雅莉珊卓被坎德拉帶走,薇爾、菲莉絲和西普利安都昏倒在地,我看到芙菈絲緹與米特來到現場後也力竭昏倒,等我再度醒來,人已身處在一座潔白的牢房內。

眼前豎立著一整排木製欄杆,欄杆上設置著大鎖,在唯一的出入口前有一名修士進行監視,看來暫時不用想越獄的問題。

我撐起疲倦的身體,發現西普利安躺在我的身旁,薇爾與菲莉絲則躺在隔壁的牢房中,三人沒有明顯的外傷,卻一動也不動。我伸手搖了搖西普利安,他沒有絲毫動靜,該不會傷到腦部了吧!

我想趕快找人檢查他們的身體狀況,但我身在牢房無法自由行動,眼下只能拜託那名看守出入口的修士。

「修士大哥!請問這裡有沒有醫生可以幫忙檢查他們的傷勢?」

我嘗試叫喚坐在門口的修士,但他沒有回應,還特意轉過身去,假裝沒注意到我的聲音。

「不要假裝沒聽到啊!拜託你找個醫生來,幫他們看一下傷勢。」

我再度出聲,但那名修士只是縮得更裡面,完全不打算回應我的話,我的心中不禁燃燒起熊熊怒火。

「躺在我身旁的這名男人是軍人就算了,你忍心那邊的小女孩與少女受傷躺在地上,卻沒有任何人去關心並醫治她們嗎?你這樣還算是修道士嗎?」

「真是的,原來惡魔都用如此強硬的態度在拜託人嗎?」

修士仍沒有答話,但一旁的門後傳出回應,芙菈絲緹推開木門,緩步走入監牢中。我與芙菈絲緹曾有過短暫的合作,她是可以溝通的,或許會答應我的請求。

「芙菈絲緹,拜託妳看看她們的傷勢,我怕她們是因為傷到什麼重要部位才昏迷不醒。」

「啊?我憑什麼要聽惡魔的話?」

「憑、憑妳是位充滿大愛的修女?」

「噗!對、對不起。」

修士聽到我的形容後,忍不住噗哧一聲,芙菈絲緹賞了修士一個白眼,一邊抽動臉上的青筋,一邊自暴自棄地說。

「好啦!沒錯啦!反正我就是位自私自利的修女啦!不過就算我充滿大愛,我也沒必要幫助一直找我們麻煩的組織吧!」

「那妳要什麼交換條件?」

「交換條件嗎?之後我們不管問你什麼問題,都要照實回答,如何?」

「那種類型的問題?」

「像你來自哪裡、為什麼會這麼了解聖石,組織的據點、人數、架構等等的一切,你都要照實回答。」

我是可以說明我來自哪裡以及為何了解聖石,但我不可能輕易透露關於The Witches的情報。還是我先假裝答應她,先確保同伴的安危,之後再用謊言搪塞呢……。

「對了,你可別想說謊騙我,我們可是有識破謊言的專家,她可以判斷你說的是不是真話。假如說謊,你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吧!」

看來芙菈絲緹敢提出這種條件,就是因為能識破對方的謊言。既然如此就無法假裝答應了,但也不能放任她們的傷勢不管,只好先討價還價看看。

「有關我的事情,妳不論怎麼問我都會說,但是組織的情報,我不方便說出口。不過The Witches是小組織,我覺得不需這麼在意。」

「你口中的小組織,可是接二連三的妨礙教會處刑,而且還打倒三名匡異會成員吶!」

「有能力打倒匡異會的人,除了雅莉珊卓被坎德拉帶走之外,其餘的人都被妳們抓住。The Witches剩下來的都是一般人,人數也不多,我想對教會應該不成威脅。」

「什麼一般人,明明全都是女巫跟巫師。芙菈絲緹大人,不要聽信惡魔的鬼話……我、我說錯什麼嗎?為什麼又瞪著我?」

「沒事,只是覺得有點火大而已。你可以先出去一下嗎?省得你又中途插嘴。」

芙菈絲緹斜眼瞪著修士,修士只能默默地聽從命令走出門外。

「怎麼感覺妳的權力挺大的?」

「我好歹隸屬於匡異會,某種程度上也可稱做聖人。不過這不重要,你剛說組織的人數很少,卻還能執行過往那麼多次營救行動,這點可真叫人驚訝,你能再透漏多一些嗎?」

「不,我不能再說了。妳們的目的是回收聖石,The Witches目前只有我們持有聖石,也都被妳們奪走,妳們的目的已經達到,應該沒必要再取得情報對The Witches趕盡殺絕吧!」

「這麼說也有道理,但也不知道你有沒有騙人。」

「妳不是說有人可以識破我的謊言,把她找過來不就好了。」

「她目前不在啊……我姑且就先相信你的話,交換條件就如你所說的,只要關於你的情報就夠了。」

聽見芙菈絲緹終於答應我的要求,我喜出望外,抓住護欄的門框催促她趕緊派人過來。

芙菈絲緹被我過激的反應嚇得後退了幾步,她向我抱怨。

「你、你幹嘛這麼急,為了從你們身上獲取情報,米妮特姊早就利用聖石做過基本的治療,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不過都過了一天卻還沒醒來的確有點怪,我再請她過來看看。」

「原來已經檢查並治療過了,那的確不用急……不對,妳這是在耍我嗎?這樣的話我根本沒必要跟妳談交換條件啊!」

「是啊!」

芙菈絲緹嘴角微微上揚,用一副你現在才知道啊~的表情看著我。

「不過約定就是約定,到時可不要反悔喔。不然我就得使用連我都不想用的手段來對付你們。」

「原來妳是為了不傷害我們才跟我立下約定的嗎?」

「別、別胡說八道,我只是不想讓妳們的血弄髒我的手罷了。我、我這就去叫米妮特姊過來。」

芙菈絲緹耳根微微發紅,迅速別過頭,像是要逃避這個話題,迅速離去。

雖然不知為什麼芙菈絲緹沒有把我們當作惡魔與女巫看待,但還好我們是被她捉回來,不然真不知會被如何對待。

就在芙菈絲緹離開不久,修士大哥垂頭喪氣地捧著簡單的餐點回到牢房,將餐盤塞進監牢底下的一個小洞後,又回到他的座位上繼續監視。

不知是不是因為聞到食物的香味,西普利安突然晃了一下並發出低沉的聲音。

「水……我要水……有酒的話更好……。」

「喂,一醒來就要酒,會不會太奢侈了啊!」

見到西普利安醒來,我趕緊將餐盤上的水遞給他。喝完水後,他又緊接著要求食物,我將餐盤上的食物全部給他,讓他能夠恢復體力。

「呼~沒有了嗎?這麼一點怎麼可能夠啊!」

「我們現在可是階下囚,有的吃就很不錯了。」

西普利安環視了下周圍,發現菲莉絲與薇爾躺在隔壁的牢房裡。

「薇爾與菲莉絲怎麼了?」

「昨天的戰鬥結束後就昏睡到現在,我也很擔心她們究竟有沒有問題。」

「外表看起來沒有受傷,怎麼會昏睡這麼久。」

「芙菈絲緹說米妮特已利用治癒魔法進行治療,用魔法治癒傷痛的同時,本來就會消耗患者的大量體力,因此陷入熟睡也是正常,不過都已經過了一天卻還沒醒來,實在令人擔心!」

「等等,你說是米妮特幫我們治療的?」

西普利安聽到我的說明後大吃一驚,我不解地詢問他吃驚的理由,西普利安用理所當然的態度說道。

「你想想看,是那個米妮特耶!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會好心替我們治療的人,她該不會趁機對我們下什麼暗示吧!」

「真對不起啊!我的確就跟外表看起來一樣,是位壞心眼的人。」

米妮特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還偷聽到我們倆的對話,她突然出聲,讓我們嚇一跳。

「是、是米妮特。樂耀,小心她的眼睛。」

對喔!我差點就忘了,只要與米妮特四眼相對,就會被賦予暗示,被她的魔法操弄。我與西普利安趕緊閉起雙眼,避免與米妮特的眼睛直視。

「……你們是想逗我發笑嗎?我到底有什麼必要浪費體力對兩位關在監牢的人施用催眠術。」

米妮特雖然嘴巴說好笑,但聲音仍是冷酷的調調,西普利安不示弱地頂回去。

「哼,誰知道妳們在打什麼鬼主意,當然要小心一點。」

「是嗎?我是被芙菈絲緹叫來做進一步的檢查,不過既然你們不相信我,我就回去了。」

「對不起,大姊,我錯了,麻煩您留步。」

西普利安的一句話,讓先前緊張的氣氛蕩然無存。

我偷偷睜開眼睛觀察米妮特的反應,她無奈地聳聳肩,進入薇爾與菲莉絲的牢房內進行檢查。

她先檢查薇爾與菲莉絲外傷的治癒情況,再檢查心跳確認瞳孔大小,然後米妮特在薇爾身上擺上一張事前畫好的魔法陣,舉起雙手朝薇爾伸直,手的前端放出一道像掃描線的光芒,隨著手掃遍薇爾全身。

米妮特對菲莉絲也做出一樣的處理,但她卻什麼都沒有說明,默默地起身離去,我連忙開口阻止她。

「等一下,她們的情況如何?」

「剛剛才懷疑我的人,我說的話他會相信嗎?」

米妮特的話讓我啞口無言,直到現在,我都盯著地面不敢抬頭,正如她所言,我沒有真心相信過她,她又何必多費唇舌跟我說明她的診斷結果呢?

我暗下了一個賭注,我猛然抬頭將視線迎向米妮特那動人卻又致命的眼眸。

「……我相信妳,拜託妳跟我說一下妳用魔法檢查的結果。」

米妮特沒有說話,而我也靜靜地凝視著米妮特。我表面裝作平靜,但內心卻不停地顫抖,深怕會不會遭到米妮特的魔法催眠。我們持續互瞪一段時間,我受不了這段沉默,率先開口詢問米妮特。

「所以菲莉絲與薇爾的身體情況如何,到底什麼時候能夠醒來?」

「……外傷已沒問題,身體內部經過掃描探測,也無大礙。我想她們只是因為治癒魔法的副作用導致過於疲勞。只要好好休息,我想晚一點,或是明天就會起來吧!」

聽見米妮特的說明我鬆了口氣,假如是在未來使用治癒魔法,還會搭配營養針來減緩患者的身體負擔,加速其恢復的速度,不過現在身處過去,也只能等待了。

「不過我們都成為階下囚,說不定過幾天就要被妳們處刑,妳們幹嘛大費周章為我們治療啊?」

西普利安見我抬頭那麼久都沒事,也跟著張開眼向米妮特探聽情報。

「……我還以為芙菈絲緹已經說過了。」

「咦?芙菈絲緹有來過嗎?」

直到米妮特進來前才睡醒的西普利安,搞不清楚狀況,我向他說明剛剛芙菈絲緹提出的要求,米妮特聽到後,又開口補充說明。

「除此之外,妳們究竟是如何調查到斐克就是匡異會的大本營以及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惡魔。」

「什麼!?斐克是匡異會的大本營?難怪妳們全都聚集在這兒。」

看到我的反應,米妮特忍不住瞪大雙眼,張目結舌地說。

「你、你們不知道?那為什麼來到斐克?」

「只是單純想遠離弗斯堡,找個城市落腳而已。」

「嘖,竟然只是碰巧,我這不就提供多餘的情報了嗎?」

發現自己不小心說錯話的米妮特,難得露出動搖的表情,她稍稍閉眼整理情緒,然後睜開雙眼惡狠狠地瞪著我們說。

「既然如此只好消除你們的記憶了。」

「等等,人腦可不能亂操作, 會有很多副作用的啊!」

「關我什麼事情,誰叫你們聽到不該聽的東西。」

明明就是妳自己要說的,關我們什麼事情啦!

米妮特的表情十分認真,她從懷中取出紙筆,開始繪製魔法陣。竄改記憶可是件大事,妳隨手畫的魔法陣怎可能安全地修改我的記憶,只會搞壞我的大腦吧!

我絞盡腦汁想要說服米妮特停止現在的動作。

「米、米妮特,就算我知道妳們的據點是斐克也沒有意義吧?誰會蠢到去攻擊匡異會的根據地,況且斐克這麼大,我也不知道妳們的據點實際上位於那裡。」

米妮特聽完我的困獸之鬥後,終於停下她的動作,默默地將紙筆收了起來。

「說得也是,那我就不要強行操控你們的記憶,省得我自己也遭到副作用。」

原來妳也知道使用操控他人心智的魔法,自己也容易遭到反噬啊!既然如此打從一開始就不要用啊……嚇得我去掉半條命。

米妮特原本慌張的心情已恢復平靜,她重新扳起冷酷的臉龐,開門準備離開,但是門才開到一半,她停下腳步,回頭向我問道。

「我想其實你並不相信我,但你卻還是迎上我的視線……她們兩人對你這麼重要嗎?」

「當然重要,一位是我的救命恩人,另一位是我需要努力去補償她的存在,為了她們,我可以豁出一切。」

米妮特沒有對我的回答多作回應,她帶著惆悵的背影遠離我的視線,該不會是我沒相信她才害她的內心充滿哀愁吧。

「等等,米妮特。對不起,我剛剛沒有相信妳,還有謝謝妳幫我的同伴治療。」

「……你不需要道謝,那只不過是上面交代下來的事項罷了。」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妳。」

米妮特沒有回答,頭也不回的離去,難道與我的對話讓她想起不堪回首的過往嗎?

我想起第一次與米妮特戰鬥時,芙菈絲緹曾擋在米妮特面前說出她們以前也和我們一樣,全是因為神父給她們機會,她們才能為神奉獻。

難道匡異會成員也和The Witches一樣,背負著遭人迫害的過去?

是的話,為什麼我們要與匡異會戰鬥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87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穿越|原創|戰鬥|魔法|女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lexgod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女巫和來自...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8955你各位
西方要更新第二話了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