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小說】杏雨幽蹊 (50)

作者:小褎│2020-09-16 11:06:22│贊助:8│人氣:58
第五十章

  陸法篆設法進入醫谷是計,設法接近白荼是計,因白荼而辭官是計,帶著白荼東奔西走也是計!──更往前說,陸法篆以詩詞見長而在江南一帶有雅名也是計!

  陸琬娘看著白荼揉起後腦來,不住伸手替她扶了那搖搖欲墜的玉釵,又藉口要替她重新綰髮而輕輕壓了壓白荼的後腦勺,竟是引得她低聲呼疼,道:「我那兒曾摔著,別用力壓!」

  「母親什麼時候摔著的?」

  「就兩回,白家後頭有片杏林,有回我貪摘樹上的杏果時摔下了坡,後腦撞上了樹幹,還是給妳爹救的,也是那時才認識妳爹……那時起我只要想著事便頭疼。」白荼又是伸手揉了揉後腦,道:「後來還有一回……我打懷了杪兒起便成日暈著,後來因為看顧杪兒時摔了一回、還顯小產……其實現在也不覺得疼了,就是心裡頭有個疙瘩……」

  所以陸彝杪也因而被送回了陸家。

  陸琬娘沉默了好一會兒,終於有些艱難地開口道:「父親在母親的心中……定是很重要。」若再往壞處想,或許白荼那時會因而認識陸法篆,也是陸法篆的陰謀呢?

  在陸琬娘記憶中的父親的確是個臨危不亂的男子漢大丈夫──從前她還會與母親白荼一道景仰著父親,卻不想十年後的今日,父親在自己的記憶裡的印象早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竟是那般不堪的猜想。

  卻還是她的父親。

  她由陸法篆親自啟蒙,甚至讓他握著自己的小手一筆一劃地寫著大字。

  雖則如今年紀已長、過往的印象也模糊不清,那樣的情感卻仍深深地刻在自己的腦海裡,以至於縱是她曉得自己曾百般討好父母依然不得正眼看待,也依然對著父母有著深深的孺慕之情。

  待陸琬娘替白荼綰好了髮,白荼便牽著陸琬娘的手到床沿坐下,一面鉅細靡遺地問著陸琬娘在陸家的生活,自然也連帶問了陸彝梢與陸彝杪兄弟倆如今究竟如何,還要她別哄著自己、千萬得坦白,好讓身為母親的自己和父親商量以幫助她。

  陸琬娘自沒將白荼的最後一句話當真,卻也認認真真地說起過往她在白家的苦日子,讓白荼聽得直掉眼淚,一直自責著身為人母的失職,一會兒後又開始說著她當年與父親陸法篆可真是沒辦法、因為身子因素自顧不暇,就想著陸大夫人應當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姪兒們云云。

  陸琬娘這才發現白荼聽她口中的故事聽到最後竟是有些失神,甚至在自己反問她這段時間過得如何時也支支吾吾地說不上話來,甚至說起話來顛三倒四、聽起來便是怎麼聽怎麼彆扭──在她意識到這點時,正聽著白荼說著:「……妳放心,妳爹他待我很好的,若是他曉得妳在陸家這樣被對待,定也會為妳出一口氣!」

  這般話語比起寬慰她,倒更像是寬慰自己?

  陸琬娘正要往細裡想,卻聽得隔壁房頭一陣咆哮,讓她嚇了好大一跳,旋即跳下床來貼到了牆壁上聽著。

  那頭聲音可大,陸琬娘一下子便辨別出那是袁九與陸法篆的爭執。

  「……告訴你!這件事情我不同意!」

  「你憑什麼不同意?你還以為你是那正六品的侍講嗎?你現在什麼也不是!」袁九又是說了些什麼,接著又壯起聲音道:「你以為你還在京城那頭是人人捧著的陸大才子嗎?才子?呵,多少才子也給逯杲逯大人提鞋了!」

  「那你又是什麼玩意?不過就是最不起眼的鷹犬罷了!──就憑你,還沒資格要脅我!」

  袁九的聲音恨恨:「陸法篆,你別忘了你與你妻女的性命都在我手裡!」

  「你手裡?你以為你逃得掉嗎?此去京城兩千六百里,逯杲的手伸再長都救不了你!」陸法篆重重地哼了口氣,又斥道:「堂堂七尺男兒能淪落到只能欺凌女眷,算什麼英雄好漢!」

  袁九道:「你是讀書讀傻了吧!上頭的命令同時也是那位的俞旨,難道你想抗旨不成?」

  陸琬娘聽到這兒,赫然發現白荼也在一旁學著自己貼著牆壁壁聽,心裡頭不禁暗暗苦笑,依然繼續凝神傾聽,卻是偷偷地將手給搭到了白荼身後,省得白荼闖禍。

  陸法篆冷哼一聲,道:「我才奇怪!今上當初命我辭官回鄉,全權處理神醫谷事,卻不想這兩年來原本沒沒無聞的逯杲開始上竄下跳,還真當自己是一回事了!」

  果然如自己猜測的一般!

  陸琬娘想再看白荼臉色,卻又聽得袁九說話的聲音。

  袁九這時似乎不想再繼續與他糾纏,只道:「我也不想再與你商議,白氏與陸氏母女我是要帶走的,你若想保命便罷,否則這深山野嶺要藏一具屍體易如反掌!」

  「你敢!」

  陸法篆這話一落下,陸琬娘本以為一直猶豫著是否要衝出去的白荼竟然動也不動。她轉頭一看,竟是看得白荼那雪白的肌膚沒有一絲血色,正待要出言關心時,又聽得外頭一陣喧嘩,隱約叫著幾個人的名字,旋即又聽得袁九的聲音怒道:「劉峰!你來做什麼!」

  「自然是來阻止你做蠢事的!」劉峰接下來的聲音便沒有那般響亮,陸琬娘又看得臨門的身影遠離了房門些許,便是連拉帶扯地將白荼給揪到內室床榻前,道:「您怎麼了?」

  「他、他說他是奉命辭官回鄉……全權處理醫谷的事……」白荼喃喃道:「果然……他說謊,他說謊!他說了他是不想要在官場爾虞我詐……」

  陸琬娘曉得癡情的母親對父親的信任不可能僅憑隻字片語在一夕之間瓦解,只知道或許這些年間他們有了嫌隙,只是那樣的罅隙因過往的情感而被忽略,如今聽得陸法篆與袁九的對話後將遮掩的窗紙給揭了開來,自然鮮血淋漓──

  白荼又開始掉起淚來,卻是外頭的動靜愈發得大,讓陸琬娘顧不得安慰母親,趕忙跑到門旁聽了動靜,又是環視周遭,見這處沒有被衾或燭臺等輕便物事,便拿了兩把凳子在手邊,擋在自己與白荼面前等著應對。

  外頭開始有了打鬥聲甚至是嚎叫聲。

  陸琬娘只覺得自己要喘不過氣來,她左右看著這間房並沒有窗戶,急得直跳腳,在她束手無策時,一道身影撞門闖了進來──

  陸琬娘與白荼同時猛地擡頭一看,竟是陸法篆!

  陸法篆銀灰色的袍子上頭染了血跡,尤其右臂的袖子更是綻了開來,裡頭的棉絮墜了出來,搖搖晃晃。只見他幾步走向前來越過了陸琬娘,攬著白荼站起身來,道:「我們趕緊走,別讓他傷了我們!」

  白荼顫著手捉著陸法篆的臂膀,道:「琬娘還在……」

  陸法篆倏地看向陸琬娘,剎那間竟讓陸琬娘不寒而慄!陸法篆道:「外頭有另一隊人馬來牽制那袁九,想來定是神醫谷的人派來的,只要琬娘好生躲好、他們不會傷她性命,要緊的是妳──荼兒,妳是我的命,我不能讓妳被傷半毫!」那話說得既溫柔又堅定,往前在白荼耳邊的呢喃在這時卻成了嗡嗡的鳴響。

  陸琬娘聽得這話,忽地想起淳于醴在哄著自己的時候也總是用這樣的聲音,而她便會迷迷糊糊地應了他任何事──如今看得陸法篆哄得如此熟練,她忽地意識到白荼或許真是被這樣哄過來的。

  而這一哄,竟是近二十年!

  白荼捉著陸法篆的臂膀,開始一步步地被帶離房間,卻是陸琬娘忽地出手捉住了白荼,佯著要攙扶她道:「娘,我帶您走吧!」

  白荼聽了潸然淚下,卻是陸法篆開口便喝道:「妳這不孝女!怎能惹妳娘傷心!」

  陸琬娘的腳彷彿生了根一般不動,對陸法篆的話置若罔聞,只道:「父親還是顧著自己身上的口子吧!」

  陸法篆身上的血不斷地擴散,陸琬娘也覺得自己心口的疼痛也不斷地擴散。

  她以為自己早已不指望父親能將自己看得多重要,卻是在面對的當下依然發現自己輕易地就能被刺得鮮血淋漓。

  陸法篆受的其實只是輕傷,但在陸琬娘提醒後卻開始感受到疼痛,便是鐵著不願再管她,臉色攬著白荼要走,而陸琬娘又道:「這宅子周遭都是藥瘴,父親受了傷,藥瘴由血入骨,若不緩著點恐怕命不久矣。」

  陸法篆聽了果然腳步一頓,道:「這是藥瘴的林子?」

  「陸家安排的陪嫁隊列在這裡折了十之五六,父親覺得呢?」陸琬娘倒是奇了:「父親又怎麼能與母親安然來到這處,莫不是早有準備?」

  許是情況危急,陸法篆聞言又是一喝:「混帳東西!有妳這麼對父親說話的嗎?」儼然沒了陸琬娘記憶中那溫文儒雅、氣度從容的模樣。

  果然,說中了。

  她素來最不擅長猜人心思、僅懂得看人臉色陰晴,卻是這段日子總往最壞、最討人厭的方向想還真是一個猜一個準。

  性子爽朗的錢藿香如是,親生父親陸法篆如是。

  她不曉得陸法篆帶著白荼過來要做什麼,但想來在他的計畫內至少也是要一闖藥瘴的。

  陸琬娘自嘲地笑了笑,沒再向他說什麼,只是溫聲對白荼道:「母親,想必父親早有準備,你們不用管我,就走吧!」

  陸法篆冷著臉要帶著白荼走,卻是走到門口時迎來了一身鮮血的袁九。袁九一臉狼狽,卻依然步伐穩健、氣勢十足,一見陸法篆要帶著白荼走,伸手便要抓陸法篆,卻是陸法篆傷勢不重、身手還算敏捷,趕忙拉著白荼連退數步──

  大敵當前,又怎麼顧忌自個兒的父親究竟有什麼目的,陸琬娘全神戒備著,一隻手搭向手邊的凳子要舉起,同時看得袁九手中繡春刀一刀砍向陸法篆與白荼,而陸法篆趕忙推開了白荼,兩人狼狽地分了開來,卻不想陸法篆踉蹌地往陸琬娘這頭而來時竟撞得她一個趔趄,旋即在袁九繼續提刀刺來時反手一抓陸琬娘便要推向前去!

  只見後頭白荼驚叫一聲讓袁九的刀頓了一下,白荼立時抱住了袁九的腰喊道:「琬娘快跑!」

  陸琬娘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卻是推開了父親要救白荼,白荼死命地抱著袁九的腰,而袁九單手扳不開白荼,又見得陸琬娘要送上前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揮刀便要砍向陸琬娘,卻是陸法篆這時忽地驚惶地瞪著眼睛向前一步伸手將陸琬娘扯倒,又見袁九氣急敗壞地敲著白荼的腦袋,終於將她給踢了開來。

  白荼倒在一旁,頭上撞了好大一個口子,卻沒見血,只是紅得嚇人。

  陸琬娘大驚失色,轉身要拿凳子砸向袁九時,便看得陸法篆先一步發狠了地抄起凳子往袁九頭顱砸去!

  袁九受了重擊踉蹌了幾步,卻依然堅持了下來,在眼前的視線天旋地轉間,手中繡春刀用力地向旁一披,竟是在退避不及的陸法篆胸口劃上了深深的一道橫口子!

  「袁九!你不要命了!」

  袁九還在發暈,也不曉得是誰這樣罵著自己,只是記得這房間裡都是難纏的書生婦孺,一個勁兒地拿著刀胡亂揮舞,直到站定後才要往外頭跑去,卻是在剛踏出門口後便被一刀沒入了胸膛──

  殺他的是劉峰,只可惜袁九眼前的視線才剛恢復清明不久,便又逐漸模糊……

  真窩囊。

  袁九這樣暗罵著自己,又想著逯杲讓人許諾自己只要此事功成、又能將功勞讓出去的話,便許自己世襲百戶之職。

  他幫朝廷辦事、幫龍椅上的那位辦事,怎麼就這麼倒楣呢?

  或許,當年早該安安分分地在惠民藥局當個小藥童、不求出人頭地的才是?

  眼前的光線逐漸亮得自己分不清天南地北,當袁九倒下去的那一刻,他那被逼到角落的其中一名伙伴立刻從懷中掏出了三級浪,以火摺子迅速點燃向上一拋──

  當三級浪在空中發出宛若狂風颯颯的嘶吼後,接連著遠處與更遠處接二連三地有著三級浪的聲響不斷接連過去,劉峰見狀大驚失色,趕緊在同伴的幫助下三兩下翻上了屋簷,見到那一道又一道的爆仗嘶鳴竟是往醫谷那頭而去!

  劉峰心裡頭暗道不好,也不顧及自己正在屋頂上,轉頭便向一人吩咐道:「快去向外頭報信,逯杲的人要燒山!」

  得不到的東西便要毀去!不服從的人也要誅殺殆盡!

  這是逯杲的一貫作風!

  被踢得頭暈目眩的白荼不知道何時爬到了狼狽地坐在地上的陸法篆身邊,死死地按壓著陸法篆胸前的傷口──雖然她是想通了不少關節而讓陸法篆的所作所為傷透了心,但過去近二十年來的恩愛究竟是無法抹滅的感情,以至於當她看見陸法篆胸前汩汩流著的鮮血時便痛徹心扉。

  那綻開的傷口彷彿也在她的胸口一樣,疼得令她也渾身發綻。

  她是深深地愛著他的。

  卻是她雖自幼長於醫谷,因生母早逝、又總是與父親鬧彆扭的情況下,對於醫術藥理可謂一竅不通,更別提這等超乎尋常的傷口讓她不知所措,還是本來聽見三級浪的聲響而跑去外頭的陸琬娘跌跌撞撞地跑了回來,顫聲道:「母親、父親,袁九要燒山!」一面說著,還顫抖著雙手掏出了自己貼身帶著的帕子,讓白荼與自己一道用力地壓在陸法篆胸口替他止血。

  「燒……山?他們……想違抗皇命?」陸法篆疼得發暈,眼前除了一道又一道眩目的白光以外,幾乎看不見其他畫面,只是隱隱約約地曉得妻女的輪廓在自己身前壓得老近。

  他在危急時下意識地捉拿東西要擋,卻是捉住了自己的女兒。

  在自己還沒開始驚惶著自己的畜牲行徑時,局勢瞬息萬變,也好在他與妻子一道救了女兒。

  他到底在做什麼?

  陸法篆的思緒被胸口傷處一陣又一陣的刺疼給打斷,終究決定不再回想,只是瞇著眼睛看著冷靜地替自己止血的女兒。

  陸琬娘讓白荼壓緊了陸法篆的胸口後,道:「母親,我、我要回去醫谷──」

  「不行!妳怎麼能回去?」白荼顫聲道:「他們要燒山!」

  「流泉還在那裡!」陸琬娘啞著嗓子怒道:「阿梢和阿杪也在,外祖父也在!」

  打方才袁九闖入後所憋著的氣在這時終於爆發而出!她的母親怎麼自始至終都那般自私!──縱是從前都是讓陸法篆給哄的,難道她就沒有任何一點自己的想法?難道她就真那麼想棄自己的父親與孩子們不顧?

  白荼眼看著陸琬娘放開手就要走,不住伸出一隻手抓了她的袖子扯了幾下,道:「白家……白家的杏林那處有條路,我當年就是和妳爹從那頭出來的,那條路在、在這座院子的南方,只是那頭藥瘴最為濃厚,妳若去了……」

  若去了,性命堪憂?

  如若沒能保命,又怎麼幫助淳于醴?

  陸琬娘沒那麼傻,只道:「您先照顧父親,我去找人。」說罷,推開了白荼的手跑到外頭去。

  外頭自是一個活人也沒有,只有袁九與他幾名同伴的屍體和散落一地的血腳印,陸琬娘看著腳印的痕跡,打定了主意往較近的杏花村處跑,果然追上了中途停下來與接頭的人說話的劉峰。

  劉峰回頭一看,發現陸琬娘白著臉色跑過來,略微發紫的脣色表明了她的狀況當真不好,他不由得皺了眉,道:「妳來幹什麼!嫌不夠亂嗎!」

  「現在、現在如何了?」陸琬娘不顧形象地喘著氣,胸口與心臟皆像是千萬根針使勁兒戳著一般得疼:「拜託你,救救──救救他們!」

  「廢話!回那屋子待著,別礙事!還有──」劉峰一揮手,道:「陸法篆那頭不能讓他跑了,否則你們神醫谷的事就完了!」說罷,也沒解釋什麼,便與接頭的同伴一道繼續往杏花村那頭去,兩人放低了聲音,卻也不怕陸琬娘竊聽。

  陸琬娘按著胸口努力地平復著氣息,隨後又擔心地往醫谷的方向看著,見這時尚未有煙霧冒出,心裡頭究竟存了幾分僥倖,雖然也想往杏花村那頭去求見如今坐鎮杏花村的那位胡尚書,但究竟明白自己若貿然前往或許也只會將事情變得更糟,於是也只得懷抱忐忑一步、一步地往三合院那處走去。

--

  碎念:赫然發現章節次序被我跳了一章,所以總共應該是53章而非54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84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女性向|古風|杏雨幽蹊|歷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st3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wnstyle大家
中秋節快樂♥ 歡迎來看小屋圖文與臘腸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