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赦影

作者:TonyKuna│2020-09-13 15:13:12│巴幣:0│人氣:92



—— For My Lovely Photographic Team ——



走經一如既往的路口,一位小學生衝出了已經被紅燈阻擋的人群。

叭!一部卡車的急煞聲伴著刺耳的喇叭響徹了整條柏油路。

路上,輪胎磨擦出了許多的白煙還有黑痕,那位小學生呆站在斑馬線上,卡車頭停在了他眼前不到一公尺的位置。

「第100次。」一位西裝打扮的女人,站在路燈旁,看著腕上的手錶說著。

經過了一群又一群的上班族、學生、早上出門運動的人們。

她就像是已經摸透了這裡一切生活節奏似的,幾乎完美地預言了下一秒會發生的任何事情。

她突然加速腳步走了起來,轉進了某棟大廈的門口。

每一個動作,感覺像是排練了十來多次,每一個細節的移動都是那麼的乾淨俐落。

*
那已經是半年前的事情。那一天開始,入睡後的夢境,是那麼真實的清晨。
就像是在過另一個平行世界般的生活,夢境裡的世界,過上了一天,才會在床上再次清醒。

這裡就像是鏡中世界一樣,每一個路口,房舍幾乎都和現實相似,唯二相異的點是這個夢境中的人們不會答應任何問題還有對話。

他們只是反覆地做著自己的工作,有些需要分工的部分,他們都用所謂「心靈溝通」的方式來交流,這點我也不太清楚,他們就是有這樣不需要溝通就能互助的能力。

第二個相異點,就是我的男伴,我在現實生活並沒有這樣的經驗,而他也是這個夢境中的人。

我們從來就沒有說過半句話,而是透過「心靈溝通」來交流。

這裡的生活幾乎沒有隱私可言,當然也就少了爭亂,因為大家都能理解彼此心裡的想法,在不需要開口的情況下就能解決許多的問題。

第一次醒來,身體感覺莫名地沉重。

原來我回到了早晨,回到了二十四個小時前的白天,這天我照常地去上班,傍晚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被窩裡。

又再一次在夢裡的清晨醒來,夢裡的日子已經來到了隔天。

他交給了我一臺相機,要我陪他出門去逛逛。

來到了上班的區域,他指了指坐在路旁抽煙的一個中年大叔。我看著那人,心想:「奇怪?這人眼看有些眼熟,但是認不出來是誰?」

他要我用相機拍下那人的樣貌,我沒有想太多就照做了。拍完照的那一瞬間,我發現,那人在原本抽煙的位置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緊張地看向了他,而他只是表示一切都會沒事的。

從床上醒來那一刻,我明顯地感覺到沉重感消失了,整個身軀反倒有些輕飄飄的感覺。

下意識打開了手機的螢幕查看日期,已經是隔天了。

今天是假日,不需要那麼地匆忙,我打開了電視來看新聞。

一位綁架案通緝犯,被發現陳屍在市區的排水溝邊,經過法醫的檢驗,這人查不出死因也無法得知任何過程的資訊。

一見到新聞內容,我差點沒把早餐店的奶茶給吐了滿桌子都是。

「這是怎麼一回事?」電視機螢幕上的畫面,投射出了昨天夢裡抽菸的那個中年大叔。

我馬上想到了夢裡的那台相機,但這一切會不會只是巧合,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後來的夢裡,我不知原因失去了與他人「心靈溝通」的能力,而我的男伴,每日將相機交到我手上後,就匆匆地離去。

「我必須確認清楚。」拿著相機的我,在路上晃了好久,遇到了好多人。

但……我拍不下去。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不就等於又要殺了一個人嗎?

我醒了,用力撐起了沉重又疲憊的身軀。

今日的即時報導:一位綁架案通緝犯,被發現陳屍在市區的排水溝邊。
我又回到了這天早上。

今天,做什麼事感覺渾身都不是個勁兒。現在的我,滿腦子都是夢裡的事,只記得部分片段,其他的不是模糊就是忘記了。


往後的幾日,我反覆著這樣的生活,上次去上班已經是幾個禮拜前的事了——雖然只是日期還是昨天,但我已經重複這個假日的生活好幾次,摸不透那一天才是真正的今天。

就像平時早上會做的事一樣,我照常打開了電視。

電視機裡依然是那則:一位綁架案通緝犯,被發現陳屍在市區的排水溝邊。

「這樣的日子什麼時候才會結束?」我無力地問著自己,就在此刻,新聞下方的跑馬燈跑滑過了一條我從未注意到的消息:黑衣男子隨機襲擊路人後逃逸。

「這是?在提示我嗎?」

這一次,我的男伴將相機交給我之後,仍站在原地不動。

「只有這一次。」我聽到他「心靈溝通」的聲音。

奇怪?我不是沒有這個能力了嗎?

「只有這一次你聽得見,我想跟你好好談談。」

「恩。」

一股大量的訊息突然灌了進來,讓我的頭有些暈眩,他扶助了我,然後拍著我的肩膀,用堅定的眼神注視著我的雙眼。

世界上,有些人是被所謂的「小丑」所挑中的演員,那些人必須不斷地在同樣的日子裡過著一樣的生活,直至心靈瓦解的那一刻。

而那些演員,為一個脫困的方式,就是透過小丑的相機,只要被相機給捕捉到身影,會立即失去演員的身分,獲得離開這個輪迴的機會,但代價是:往後全部的壽命。演員要失去身分,小丑當然有交換條件才能讓你離開,貢獻出往後全部的壽命,離開這個世界後,將重新迎接下一階段的人生。

而有一個人不同,那就是小丑的「代理人」。他擁有相機的使用權,如果用來拍攝照片讓一個演員離開這個輪迴舞台,可以獲得進到下個輪迴的生活,但是如果沒有做其他的事,則是跟一般演員一樣困在輪迴的日子當中。

隔日清晨,起的很早,精神難得地舒暢。

新聞即時報導:警方查獲襲擊路人的黑衣男子住所,突破進入後發現該名男子已失去了呼吸心跳。

我強裝鎮定地吃著早餐,想著昨天他跟我說的話,一邊思考著他為什麼會有那台相機——難道!他也是跟我一樣被困在這裡的演員嗎?不想要再繼續殺害其他無辜的人才將相機轉交給我?

不、不、不可能!不會是這樣的!

我猛然地搖頭。

那天之後,我沒有再見到他了,每一天醒來,都看到相機被穩穩地擺在了桌上。

我偶爾用來拍照,當我受不了這一天反覆日子的時候。

我知道這麼做是有違道德的……

只要不說,沒人會知道這件事的。

某一日上班途中,公車上的座位坐滿了人,我只能站在中間的走道緊抓著護欄。

一個婦女上了車後,直接從提包內拿出了把菜刀,直接對著車內的乘客大吼:「今天誰也不用下車了!我一個個來收拾你們!」說完她發狂似地笑了起來。

「第一個就是妳!」她瞪著我,舉起了菜刀衝了過來。

我嚇得大聲尖叫,緊閉了我的雙眼。

「奇怪?沒有事情發生?」我從床上坐了起來。

「床?這是醫院?」我左看右看。不對……我想多了,在我看到床邊桌子上的相機那一刻。

我將相機掛在脖子上,然後出了門去。

在路上繞了半天,我終於見到她了。

那名婦女正要坐上一輛公車,而手裡拿著的是那個提包,我趕緊追了上去,在她踏上公車的臺階前。

啪!我毫不猶豫地按下了快門。

這次跟以往不一樣,我拍了照後,只覺得一陣暈眩,然後……

我昏倒了。

再次睜眼,那名婦人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菜刀幾聲呤叮作響掉在了地上,她的雙眼漸漸上翻,向我倒了過來。

「呀!」開始有人放聲尖叫,公車裡瞬間亂成了一團。

司機靠了路邊停下車後,整車的人你推他擠地跑出了公車,我混入了人群之中,悄然無聲離開了現場。

我邊走著,邊看著自己發抖的雙手。

「我又殺人了,而且這次還是在大家面前……」

不知為什麼,心理一股莫名地不適,就像是一直以來自己不變的原則被逼不得已打破一樣。

「我受夠了。」發生了這樣的事,整天工作的心情還有效率都被影響了,從上到下被公司的大大小小給唸了一頓。

剛回到家的我,什麼也不做,直接鑽進了被窩內。

剛閉上了眼,我又回到了這裡的清晨。

明明那是可以輕易帶走他人生命的相機,但我看到卻感到滿腔的歡喜。

「今天,就讓我用死來赦免你們的罪過吧!」

一個接著一個,日子一天接著一天。

我已經回到正常的生活了,不再有所謂的輪迴生活,小丑的「代理人」替這個世界除去了好多汙點,今後,也會繼續。

因為那些人都是自然或是意外身亡,根本沒有人會起疑。而我,只是個普通的通勤上班族,沒有人會相信用「夢境殺人」這樣的瘋言瘋語吧?

*
那一日,我帶著相機出門,我想要繞繞其他不一樣的路線,一直以來都在城市中拍照的我也厭倦了那樣的模式。

我來到了山中,這裡稀疏的能夠看到幾名登山客經過我的身旁,他們熱情地向我招呼,但我沒有回應。

走著走著。

登山道的叉路口,一邊被封了起來,一邊則是允許通行的木棧步道。我回頭查看沒有人影後,低身繞過了封鎖線,來到了長滿參差不齊的雜草土石步道。

步道的末端,是一段廢棄鐵軌經過的地方,軌道的一側是向外的懸崖峭壁,另一頭則是進到了山洞。

「有人嗎?」我大喊著朝著山洞內大喊。

「有人嗎?有人嗎?有人嗎?」回音很快地就傳了回來。

我當時也沒有多想,向內踏了進去。

明明山洞內是一點光線也沒有,但我卻能感受到周遭的一切。前面的地上有一些積水,還有水滴落下來的聲音。

「嘟、嘟、嘟……」水滴的聲音越來越多,積水的坑也開始一個接一個地出現。

「應該走不過去了吧?感覺堵死了......」我向內看了下,然後轉身正要踏步。

「嗚!」一陣聲響從山洞內傳了出來,我嚇得回過頭去查看。

在深處,一顆小光點漸漸地放大,鐵軌也開始震了起來。

我退了幾步後,轉身跑了起來,但是那個聲音越來越近……

「嗚!」感覺就快要撞過來似的,我的雙腿使勁地向前奔跑。

「啪!」右腳踩中了一大團的爛泥,失去了摩擦力,向前滑行。

「呀啊阿阿阿阿阿阿!」我跌了過去,相機的掛繩同時甩離了我的脖子,飛向了空中。

「碰!」我面朝向下地摔在地上。

我趕緊抬頭,相機這是正好落在了我的面前。

啪!

白色閃光。

「啊阿阿阿阿阿!」我從床上坐了起來,都是夢啊!

看著房間的擺設,還有牆頭上的電子時鐘。

「我還活著……沒事……」我放鬆了自己的四肢,緩慢地走下了床。

正踏上地板,我只覺得身旁的物品都在搖晃著。

「是我的錯覺嗎?」不是,是地震。越晃越大力,我從來沒經歷過如此劇烈的搖晃,連向前跨步的機會也沒有。

我試圖向前移動,但是沒辦法,我摔倒了。

與此同時,身旁的櫃子向我倒了過來……

此時的我,想到在那部公車上的事情,趕緊閉上了雙眼。

「咚!」我醒來了,但……

這裡不是我的房間,是一個玻璃櫃子。

向外看去,有好幾個裝著活人的玻璃櫃子。

「辛苦妳了。」

終於又再次見到了他。

「親愛的,這是哪裡?」

他沒有回我,腳步停在了我的玻璃櫃子前……

頭開始向後扭轉,再扭回來時,那已經不是他的臉了——是小丑。

「拍照,辛苦了。」他微笑道。


THE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52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攝影|拍照|夏日怪談|愛情|小說|犯罪

留言共 1 篇留言

蝌蚪●~古精王 ̄▽ ̄
照片網路上抓的?

09-13 16:20

TonyKuna
對~~~09-14 17:0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311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筆錄柒【花火】... 後一篇:筆錄捌【復合】...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llali大家
石虎X直男的原創戀愛小說開坑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