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史萊哲林的哈利波特─混血王子17

作者:九條寺サイ│2020-09-13 12:36:59│贊助:2,022│人氣:194




我們來到一個會客室裏面,裡面有個胖的不得了的老太太,另一個則是老的不得了的家庭
小精靈,他們在準備迎接客人。

家庭小精靈帶著湯姆‧瑞斗出現在會客室內,瑞斗十分清楚老花奇葩的心思,不只獻花還
親吻她的手。

十足十的牛郎味。

瑞斗一下子就讓老花奇葩心花怒放,還讓花奇葩主動去請哈佳拿出兩個小盒子過來。

花奇葩打開第一個盒子,裡面放的是一個金杯,我看見上面的獾的模樣時隱約感覺到這個
東西並不普通。

當花奇葩告訴瑞斗這是赫夫帕夫的金杯時,我明顯的看見瑞斗臉上的貪婪神色。

緊接著她打開第二個盒子,裡面的小金匣我一看就知道是什麼了。

史萊哲林的金匣。





瑞斗看著金匣的時候表情變的面目猙獰,帥氣的模樣不知去了哪裡,一時之間老花奇葩被
嚇著了,但是很快的瑞斗就恢復了原本的表情,接著花奇葩吩咐小精靈把盒子給收好之後
,鄧不利多就提醒我可以離開了。

我們回到辦公室之後,鄧不利多隨即開口。

「花奇葩‧史密在這件事發生後兩天死亡。家庭小精靈哈佳因不小心在女主人晚間的熱可
可中下毒,被魔法部定罪。」

「……是佛地魔做的,對吧。」

「顯然我們看法一致。」鄧不利多說。「當然,這件案子跟另一件案子很像,就是瑞斗命
案──對,我沒有讓你看,總之兇手都記得很清楚自己謀殺的情景。」

「……所以佛地魔拿走了那兩樣寶物,把它們變成了分靈體?」

鄧不利多突然沉默的像是死了一般,兩眼的目光危險的盯著我瞧。





「──你怎麼推論出來的?」

「我有兩個很好的謀士。」看起來推論是正確的了,分靈體的確是將靈魂放入物品內的魔
法,而且似乎不只可以分成一個。

鄧不利多坐了下來,手中的另一個瓶子遲遲沒有打開。

「我時常忘記你已經不是那個年幼的哈利了。」鄧不利多哽咽著,「我想你一定可以完成
這個任務……史拉轟,我需要他的記憶,我要知道……佛地魔那天跟他說了什麼。」

「校長?」

「這個記憶可以不用看了,這是剛才的事件的十年後,佛地魔回來求職,我拒絕了他。」
鄧不利多說道。「我猜他把其中一個分靈體藏在學校了,他回來求職只是順便的,順便下
了詛咒。」

「……我懂了。」所以黑魔法防禦術的位子沒有一個老師待超過一年──

「那石內卜教授呢?他不會被詛咒給傷害嗎?」

「我已經讓他知道自己可能會遭遇的危險,而他也願意試著挑戰詛咒。」鄧不利多回答。

「所以,你一定要取得史拉轟教授的記憶,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

說完之後,鄧不利多就請我離開辦公室,疲累的神情讓我覺得他似乎狀況很差。






隔天我把事情說出來給綴歌、妙麗與榮恩聽,讓他們想看看辦法。

「你的魔藥學不是還蠻優秀的,直接跟他要記憶不行嗎?」

「當然不行,衛斯理,他連跟史拉轟一對一對話都辦不到了。」

史拉轟似乎避談莉莉的過去,所以能夠不跟我獨處就不跟我獨處。不過不要獨處的情況下
,史拉轟就表現的很正常,也還是對我很和善。

「我看只能靠運氣了。」

「運氣……運氣?」綴歌突然拿出一個閃爍發光的小瓶子。

「這不是──」妙麗開口。

「福來福喜。」綴歌蠻不在乎的開口,「我想你就拿去用吧。」

我看榮恩看著福來福喜看到眼睛都快凸出來,連忙開口拒絕。

「這是妳魔藥學努力得來的,我不能拿──」

綴歌面無表情地看著我。「還有什麼比這個更重要?拿去用吧,我本來就用不到啊。」






最後我抵不過綴歌的好意,只好收下。

「好吧,等吃完晚餐後再開始,好嗎?」我聽說這個一瓶就可以讓自己好運一整天,所以
喝個一小口應該就拿的到了。

中午的時候海格送了信過來,他之前說的阿辣哥死了,想要在今晚弄個喪禮,妙麗與榮恩
告訴我那是一隻八眼巨蛛。

我沒有印象聽海格說過那隻蜘蛛,似乎是妙麗與榮恩去看海格的弟弟時碰到的,看榮恩的
表情似乎是覺得那隻蜘蛛死掉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他真是瘋了!」榮恩狂怒的說,「那個東西根本就應該直接撲殺掉,海格不知道花多少
時間才安撫他的子孫別把我跟妙麗大卸八塊,現在他居然要我們去參加喪禮?」

「不只是這樣,」妙麗說,「他還要我們晚上離開城堡,現在學校的防禦比以前嚴格千萬
倍,我們要是被逮到的話就慘了。」

結論就是沒人想要去,我自己更不可能去,我還打算晚上要去找史拉轟呢。






到了晚上吃完晚餐後,我在史萊哲林的交誼廳看著綴歌,然後拿出那瓶福來福喜。

我掐好分量,小心的吞了一口。

接著一種興奮的感覺從身體內部傳來,我突然覺得自己什麼事情也做得到,我的表情應該
是充滿自信的,因為綴歌看著我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笑著吻了綴歌的臉,然後在她瞪大雙眼臉色泛紅的時候大步的走了出去。

我正在前往取得史拉轟記憶的路途,我知道這點且理解這點,我像是無堅不摧的戰車向前
行動著。

福來福喜在我腦海中點亮了前往目的地的模樣,它不是一次把一切的資訊告訴我,而是一
點一點的照亮我該前進的道路。

我不知道史拉轟何時會出場,但是我深信自己已經在前往取得記憶的路上。






我隨著福來福喜前進,遇到了史拉轟教授,然後與史拉轟前往海格的家。

途中的對話我自然記得很清楚,比如說史拉轟對八腳巨蛛的興趣,他也是有著目的的,但
是那一點也不重要,總之前進就對了!

剛好碰到了海格在辦理八腳巨蛛的喪禮,就這樣的,史拉轟教授與海格碰面了,也拿到了
史拉轟教授要的東西。

史拉轟甚至幫海格念了悼詞,結束了喪禮。然後像是要慶祝或是哀悼,大手筆的拿了一堆
酒出來。

喝著喝著我們就進了海格的屋子,就在福來福喜的計畫之內,海格跟史拉轟一直喝著酒,
不夠的話我就用魔杖使用無聲咒加滿它,一小時後他們兩個都喝的醉醺醺的了。

海格不勝酒力,終於癱坐在那昏睡過去。

福來福喜告訴我是時候了。





「──剛剛說到哪……啊,睡著了,呃……哈利,好孩子,看到你就想到你母親……她是
個很棒的巫師,有天賦……有才華……」史拉轟把目光轉向自己的酒杯,默默的說著。

「我沒有機會聽她說這些,你知道的,她被佛地魔殺掉了,為了保護她的孩子,她自我犧
牲了。」

「喔,天啊,」史拉轟輕聲說,「……太可怕了。」

「教授,我想要你與佛地魔聊關於分靈體的回憶。」

史拉轟有些驚慌但又迷糊的看著我,「那個記憶……那個記憶……」

「那個記憶有擊敗佛地魔的關鍵,我需要那個情報。」

史拉轟淚眼汪汪的看著我。

「……那是我最害怕的回憶,我怕……我怕是我導致了我最喜愛的學生的死亡……我怕你
知道了會討厭我……所以我,我不希望……告訴你……」

「這就是你躲我的原因,你連我母親的回憶都不敢說出來,你害怕這會提醒你你也許害死
了她,對嗎?」

史拉轟微微的點點頭。





「我不會因為這件事討厭你,或者是你害怕他會發現你幫助了我?」

史拉轟悶不吭聲,看起來非常害怕。

「希望你像我媽媽一樣勇敢,教授……」

「我覺得不光彩……」他從指縫間小聲喃喃道,「我為──為那段記憶發生的事情而感到
羞恥……我想我那天可能造成了很大危害……」

「你把記憶交給我就一切都抵消了,」我說道,「因為這是非常勇敢和高尚的舉動。」

史拉轟不住的落淚,默默的望著我,最後,史拉轟慢慢地把手伸進口袋裡,掏出他的魔杖
,另一隻手從斗篷裡摸出一個小小的空瓶子。他仍然盯著我的眼睛,將魔杖尖抵在太陽穴
上,將銀白色的記憶線抽出,放入瓶內,他用顫抖的手塞緊瓶蓋,隔著桌子遞給了我。

「非常感謝您,教授。」

「你是個很好的孩子,哈利……你的眼睛跟她一模一樣……看了這個記憶之後,千萬不要
瞧不起我……」

接著史拉轟長嘆一聲,趴在桌上睡著了。






我連忙帶著記憶,披上隨身攜帶的隱形斗篷,一路往回走,路上可以感覺到福來福喜的效
果正在消失,我看見穆敵剛好背對著我喝著他瓶子內的酒,在我經過的同時才一臉怒容的
轉過身來。

我連忙鑽入門內,看見他往森林那頭望著,舔了舔嘴巴之後才又往另一頭走著。

失去福來福喜的效果之後最大的危機也躲過了,於是我想了想,乾脆直接把這個記憶交給
鄧不利多。

因為我一直覺得他很急躁,只是不知道他今晚在不在。

我跑到石像鬼前,唸了通關密語後來到鄧不利多的辦公室,敲了敲門後,聽見鄧不利多的
回應才走了進去。





「哎呀,哈利,」鄧不利多一臉驚訝的開口,「你這麼晚大駕光臨,請問有什麼事嗎?」

「校長閣下,您還是別跟我拐彎抹角了。」我舉起手中的水晶瓶。「我拿到了,史拉轟的
記憶。」

我都忘記了他一開始給我任務時就跟我說過「祝我好運。」這件事,如果那不是單純的祝
福,就一定是提醒我綴歌有福來福喜。

「……好吧,哈利,你真的做的很好。」鄧不利多走到我面前,從我手中拿出水晶瓶,然
後將儲思盆給拿了出來。

接著一切準備完成,我與鄧不利多再度進入儲思盆的記憶之中。






史拉轟的記憶幾乎跟上一個記憶差不多,不過再也沒有煙霧迷漫的狀況。

直到瑞斗發問什麼是分靈體為止,從這裡開始,史拉轟的記憶不再像上次那樣。

「你要寫黑魔法防禦術的研究報告是嗎?」史拉轟嘴上這麼說,但是似乎並不是那樣想的

「不算是,教授──我讀書的時候無意中看到這個名詞,我不太懂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啊,這個嘛……至少你在霍格華茲的藏書裡是找不到這個魔法的詳細資料,湯姆。因為
那是非常邪惡的黑魔法,非常非常邪惡。」

「但是您全都瞭若指掌對不對,教授?我是說,像您這樣的巫師──抱歉,我是說,您當
然知道啦,只是不能告訴我而已──我只曉得,世上要是真有人能替我解開疑問,那就只
有您才能辦的到,所以我想問問看──」

眼前這個人真的是套話的高手,我猜他為了這件事已經籌畫好久了,就像是要讓頑固的客
戶點頭簽約一般困難,需要花很多時間。





史拉轟開始說明分靈體的概念──如同我所推論的,分靈體的確是將靈魂放入物品內的魔
法,但是並不像遊戲或小說的巫妖──分靈體是將靈魂分裂,再存放進去。

用謀殺他人的方式,將靈魂分裂,就可以把分裂的靈魂做成分靈體。

史拉轟越回答越恐懼,但是他還是盡可能的回答了瑞斗的疑問──只跳過了咒語而已。

「我知道,你自然會對這些事情感到好奇……能力強的巫師總是會受到那類魔法的吸引…
…」

「是的,教授,」瑞斗說,「但我想不通的是──這純粹是出於好奇──我是說,難道一
個分靈體就夠用了嗎?靈魂就只能分裂成一次嗎?要是把靈魂分成更多的碎片,不是可以
讓你力量變的更強嗎?我的意思是,比方說,七是力量最強的魔法數字,為什麼不乾脆分
裂成七個──」

「梅林的鬍子啊,湯姆!」史拉轟急著尖叫,他後悔了,他後悔跟瑞斗討論這個話題……
他大概已經知道瑞斗並不是只想問問而已。

最後史拉轟千叮嚀萬交代瑞斗絕對不能把討論分靈體這件事說出去,就催促他離開了。





我們再度回到鄧不利多的辦公室,鄧不利多坐到椅子上,我也跟著坐了下來,等待他說話

他在釐清腦內的資訊,過了一段時間,他才開口。

「我很久以前就希望能取得這個證據,它證實了我長久以來的理論,它告訴我,我的想法
是正確的,但也讓我知道,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突然發現四周圍的校長畫像都在聽我們說話。

「哈利,你應該已經理解了對吧。」

「是的,校長,佛地魔製造了分靈體,讓自己即使受到致死的傷害也不會死去,因此他能
夠再度復活。」

「四年前,我收到了一個東西,而我認為那就是佛地魔分裂靈魂的證據。」

「瑞斗的日記。」我回答。

「對,我沒有親眼看過,只依你跟綴歌小姐的描述來看,我認為那是一種我前所未聞的奇
特現象。區區一段記憶,居然可以獨立行動獨立思考?區區一段記憶,就可以控制住你,
並且榨取你的生命力,還試圖利用你的肉體?而且他說了『復活』……我幾乎可以確定,
那是一個分靈體。但這也引發了許多問題。」

「因為他沒有好好保存,而是當作打開密室的武器?」

巫妖會好好存放自己的命匣避免被破壞,但是佛地魔卻把它當作開門的武器。

這也表示他絕對不只製作了一個分靈體。





「所以您認為他做了七個?」

「是六個,哈利,包含自己的本命靈魂,他將靈魂分裂成七個,所以表示他做了六個分靈
體。而他的面容也越來越不像人類,而在我看來,他的轉變就只有一個理由才說的通,那
就是他的靈魂已殘缺不全,所以他才會變的那般殘酷邪惡、泯滅人性……」

「所以您認為他不惜殺死別人也要奪走的創院元老寶物,會被他做成分靈體?」

「……還有日記跟剛特的戒指,哈利,我為了消滅戒指上的分靈體,差點就死了。」鄧不
利多伸出他那隻又黑又枯的手掌,「上面附著一個非常可怕的詛咒。要不是──原諒我不
夠謙虛──靠我一身驚人的本領,再加上在我身負重傷回到霍格華茲時,石內卜教授的及
時援助,我現在恐怕就沒辦法坐在這兒跟你說故事了。但話說回來,用一隻枯手換取佛地
魔七分之一的靈魂,這筆交易其實還挺划算的,現在那枚戒指已經不再是分靈體了。」

「那您是怎麼找到它的?」

「我多年來一直在調查佛地魔過去的生活,我無意間在剛特家的廢墟中找到了這枚戒指。
佛地魔在把它做成分靈體之後就對這枚戒指興趣缺缺,他把它藏在祖先住過的小木屋,另
外還施展了許多強大的魔法來保護它,但他從來沒想到,我有朝一日竟然會不辭勞苦的造
訪這座廢墟,而且還特別留意那裏是否有隱匿的魔法跡象。」

「另外,要是我們推測的沒錯,佛地魔確實是把靈魂分成七個部分,那就還有另外四個分
靈體。」





「校長,我想告訴您一件事情。」

「請說,如果是和分靈體有關的推論的話,你就說吧。」

「我在布萊克老家中看到怪角手中有一個小金匣,」我斟酌著回答,「看起來就像是史萊
哲林的寶物。」

鄧不利多聽完,抓了抓自己的鬍子。

「啊,也許是,不過我認為佛地魔不可能會讓自己的分靈體讓一個家庭小精靈拿走,所以
也許只是你看錯了。」

是這樣嗎?

「總之,如果他真的拿到了其他四大元老的寶物,那也還差一個分靈體。」鄧不利多說道
,「葛來芬多的寶劍他沒有機會染指,因為那一直在我的手中。」

我看著他身後的銀色長劍,然後也明白了為什麼梅林無法召回其他三個遺物。它們被做成
分靈體了,因此不願意被梅林給召喚。





「不過我想我知道第六個分靈體是什麼東西。要是我告訴你,我一直覺得他身邊的蛇──
娜吉妮行為怪異,你怎麼想?」

「能夠把生物做成分靈體嗎?」

「這麼做其實相當不智,」鄧不利多說,「把部分靈魂交付給某個可以獨立思考與行動的
東西,是一種非常冒險的行為。不過,要是我的推測沒錯的話,在他打算殺死你的時候,
他預定製造的六個分靈體,至少還差一個尚未完成。」

以他的龜毛癖好,我猜他在殺死哈利父母與哈利的那晚,才想要用那次的謀殺來製作最後
一個分靈體吧。

「我猜他在幾年前用那條蛇殺人的時候無意間想到,可以把那條蛇做成分靈體。她突顯出
他和史萊哲林的關係,從而加深佛地魔王的神祕色彩。我想他在這世上也許最喜愛的就是
她了,他總是喜歡把她帶在身邊。而且他似乎可以完全掌控她的行動,即使是對一名爬說
嘴而言,這也是非常罕見的現象。」

「她?」為什麼不是用「牠」?

「總之你跟我各摧毀了一個分靈體,而我一直在找尋其他的分靈體……也許我就快要找到
另一個了,我發現一些樂觀的跡象。」





「如果我發現到的話,你願意跟我去嗎?」鄧不利多看著我。

「我可以去?」

「喔,是的,」鄧不利多微微一笑,「我想你已經擁有這個權利參與毀滅佛地魔靈魂的儀
式。」

「您會用什麼魔法破壞它呢?」

「用這個。」鄧不利多轉身指著那把劍,「在你殺死蛇妖的時候,葛來芬多寶劍吸收了蛇
妖的毒液,這讓它擁有破壞分靈體的力量。如你所見的,我已經老了,沒有力氣摧毀分靈
體,那麼持劍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鄧不利多說完以後,就讓我下去休息,準備即將到來的下一個分靈體搜尋冒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50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哈利波特|性轉|綴歌馬份

留言共 1 篇留言

諾亞.伊斯萊昂
劇情大推進
但是老鄧頭上還是一個危字

09-13 15: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sai0077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史萊哲林的哈利波特─混血... 後一篇:史萊哲林的哈利波特─混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2012喜歡看故事的人
《異:他們的故事01》每週二、六更新!限時觀看!歡迎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