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犽凝&犽宿】《歸途》(下)

作者:草壁英彥│2020-09-13 06:06:08│巴幣:502│人氣:434

  那年靈花祭,他再次見到了弟弟。


  「是我不好。我很弱,總是不夠優秀。我父親說得沒錯。」

  男子不發一語,轉過身想接近,讓男孩下意識向後退。陌生男子的表情變得稍微柔和了些。

  「我們愛的人所說的話,往往傷我們最深。」男子將剛才的面具從腰間拉了下來,細細檢查。「絕望披著名為理性的外衣,吞噬我們真正的聲音──聲稱能讓我們看清自己,卻只是將我們真正的本質加以扭曲,再展現給我們看。」

  他把面具轉了半圈,舉起來讓男孩看清楚。面具看上去很小,很脆弱……沒有牙齒。

  「戳穿面具的虛假,找到真實的自己吧。」


  從他被弟弟所殺的那一天開始,他就化成了專司狩獵阿薩卡納的不滅劍豪。

  他至今依然沒有找到他所追尋的真相,他不明白為什麼阿薩卡納會層出不窮,他不明白為什麼當天該死在弟弟刀下的自己卻又從死亡中甦醒,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又一次活著回到人間……最不明白的是,自己的臉上為什麼緊密地覆蓋著這張阿薩卡納的面具,而且無法拿下。

  不過,有著這層掩蓋真實身分的面具,卻讓他感到生前從未有過的寧靜與自由。

  從小,和母親相依為命的時候,他就明白自己必須成為一個能夠保護孤苦無依的媽媽的男人──為此,他一直恪守紀律、背負責任,在他人的眼裡,他是保護者、他是兄長、他是學徒……他一直謹遵著劍塾最重要的教誨與信條:謙卑,並且竭力保護著弟弟,期望他總有一天也能成為獨當一面的男人。

  但是最終──他一直保護著的弟弟,卻成了親手殺死他的人。



  他從來沒有恨過他。

  他不恨他。對於責任心強烈的他而言,他只覺得這是他鑄下的錯:他沒有引導他走在正確的道路上,他沒有教會他何謂真正的紀律,當犽宿殺死的人越來越多,他的手也同樣泡在罪惡的血泊之中──這一切都是他的失職,他只能憎恨自己的無能。

  是他的錯。他一直一直是這樣想的。

  直到自責與悔恨浸蝕了他的靈魂,直到新的責任不知為何被加諸在他的身上,直到這副鮮紅的面具蒙上他的臉,有生命般地在他臉上移動,彷彿在這停滯的時間之中,這份他不能理解的使命將生生不息地糾纏他……直到他找到答案的那一天。

  ──他到底是在背負責任,還是,逃避



  他的雙刀以和當年犽宿殺死他的那一刀相同的軌跡劃開犽宿胸膛的同時,犽宿身後那隻正準備持刀朝他當頭劈下的阿薩卡納,也隨之一分而二,在空中暴散成花瓣散逝,徒留一只墜落在河上的面具。

  於此同時,犽宿的風牆已經在他身後立起,為他擋下致命的一箭。

  怒不可遏的他回過身,只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他的靈體已如出鞘之刃出現在那隻膽敢放箭偷襲他的阿薩卡納面前,在意欲抽出第二支箭的阿薩卡納反應過來以前,他的妖刀已劈出摧枯拉朽的猩紅刀光,將那隻阿薩卡納的身形抹去,同樣只留下一只醜陋的面具。

  沒有理會對現在的他來說或許是最重要的戰利品的面具,他再度回到他的身體裡,放開雙刀,接住拋下刀刃、倒進他懷裡的弟弟。

  啪。落地的長刀激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犽宿。」他呼喚他的名字。

  他的雙刀縱然穿過了犽宿的身體,卻並未留下傷痕。剛剛的那一刀本來就不是為了殺犽宿而揮──他驟然使出的奧義,只是為了殲滅這個試圖偷襲他弟弟的阿薩卡納──他終究還是擺脫不了保護弟弟的習慣。

  畢竟,他是他的哥哥──



  「犽凝。」他呼喚他的名字。

  如同能夠知道阿薩卡納的名字,就能夠將惡魔鎮壓成單純的面具──隨著他們呼喚彼此的名字,那兩只落在河面上的面具像是得到了什麼恩許一樣,不可思議地同樣化作流光與飛花。

  而兄弟倆就在那飄散的流光與飛花之間。

  拋開雙刀的犽凝抱著方才被他的刀刃穿體而過而失去力氣的犽宿,拋下長刀的犽宿則抬起頭,望著犽凝──他的哥哥──他深感虧欠的哥哥。

  他伸出手,顫抖著觸上犽凝的面具。

  他抱著犽宿,看著他顫抖的手觸上他的面具──



  然後,覆在自己的臉上、無論如何都無法拿下來的面具,就這樣不可思議地,被犽宿給摘了下來。

  被哥哥接住的犽宿,看著許久未見的、犽凝懷念的真容,感受著手中的面具逐漸消失,自己也滿足地笑了。

  ──心魔不滅,我亦不除。

  好久不見。他真想這麼對他說,卻一時之間說不出口。

  現在的他,還有更重要的話想對他說,想對他的哥哥說。

  就如同他,還有更重要的話想對他說,想對他的弟弟說。



  「「對不起。」」



    Sometimes, to save someone, you must fight them.
  ──有時候,為了拯救某個人,你就必須與之戰鬥。


 
   So many try to flee their burdens. Fleeing is impossible!
  ──太多人一心逃避,但逃避是不可能的。

 
   Long before blade and sorcery are needed, words can save a soul.
  ──早在刀劍和魔法出現之前,言語本身就可以拯救靈魂了。



  「我回來了。」他說。

  「歡迎回來。」他說。



  那年靈花祭,他們終於回到了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49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LOL|英雄聯盟|犽宿|犽凝

留言共 2 篇留言

幣夏
嗚嗚嗚~犽宿終於回家了

09-13 15:43

草壁英彥
我敲下最後一句的時候有點想哭
對於「回家」這個詞實在特別有感觸[e3]09-13 17:59
OceanCohen
好久不見~~寫得真好

09-19 18:46

草壁英彥
好久不見♥謝謝!>////<
很久沒寫東西了,最近還在煩惱該怎麼把手感找回來,大概需要多寫點東西復健吧[e18]09-30 06: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犽凝&犽宿】《... 後一篇:【歌詞翻譯】Agains...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超電磁砲的食蜂操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