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股市女王

作者:貓兒喵│刀劍亂舞│2020-09-12 09:52:15│巴幣:4│人氣:83
※刀劍亂舞同人
※CP:太米、次花
※現代架空paro


丹羽集團,會客室。

「丹羽副社長,你這樣不會太過分嗎?」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子看著眼前的黑髮青年,看似鎮定但身上略微顫抖的肥肉已經表達出他現在的情緒。

「我不懂你的意思,石川社長。」青年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視線並沒有放在對方身上,而是手中的文件,從容的樣子令中年男子更是怒火中燒。

「就是你那個花瓶姊姊!」

「咻」

中年男子剛說完這話就聽見破風聲,只見一抹細長的黑影擦著自己的臉射進背後的沙發。

「對不起,手滑了。」青年手中的筆不知何時不見了,「抱歉,我剛剛沒聽清楚你是怎麼形容我姊姊的?」青年這才抬眼正視對方,雖然臉上還帶著笑意但翡翠色的眼睛卻相當陰冷,令男子背脊發涼。

男子不安的抖了三抖,想把方才竄上背脊的涼意甩掉,身上的肥油也隨之波濤洶湧。

青年被這畫面噁心到了,接著從沙發中起身來到男子面前,「石川社長,」伸出了手,將插入沙發的鋼筆收回,這舉動無疑嚇壞了男子,「方才失禮了,我等等還要開會先告辭了。」青年將鋼筆收回胸前的口袋,拿起被扔在桌上的文件就離開會客室。

踏上走廊的青年把手中的文件交給身旁的秘書,「搞死石川。」是該佩服他勇氣可嘉還是不知好歹?就他的了解石川的兒子不過是個貪圖美色的紈褲子弟,想必他看上了自己鮮少露面的姊姊,搭訕姊姊不成反被言語羞辱,惱羞成怒的口不擇言得罪了姊姊,揍了他之後也是老樣子,姊姊上了股市一夜做空石川集團,合理的把對方口袋的錢放進自己口袋。

「是。」一旁黑色短髮的男性接過青年手中的文件,他叫薙切靜,是青年的祕書,時至今日已經五年了。

被薙切靜景仰的青年正是丹羽集團的副社長也是準接班人──丹羽清也,現年二十三歲,是個有能力也很有手段的人,自求學期間就時不時跟爸爸一起來集團實習並認識大佬們,三年前正式坐上副社長之位,但就他所知丹羽清也的手段是出自另一個人──他的孿生姊姊,也是被自己弟弟守護的丹羽大小姐──丹羽米貓。



之後清也直接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會只是個幌子,他可不想為那種人浪費時間,在踏入辦公室前清也就看到坐在外頭沙發上的白色短髮男性,知道這代表什麼的清也直接開門進辦公室,不意外的看到了躺在沙發上的冷艷美人,看似白色如綢緞般的長髮披散在沙發扶手上,「姊姊,妳怎麼來了?」清也對她的稱呼告知了她的身分。

丹羽米貓,現年二十三歲的丹羽集團大小姐,不喜歡麻煩而鮮少出席各種聚會,與弟弟近乎相反的髮色常讓第一次看到姐弟一同現身的人誤以為他們是情侶,眼睛的顏色也跟弟弟不一樣,是漂亮的紫藤色。

「石川?」米貓從沙發上爬了起來,一米六初的身高稱不上是嬌小,也沒有特別高,她的身材如惡魔般的誘惑他人,尤其是傲人的前胸,一動一晃的令家世相當的小開想與她聯姻,但也請別任意伸出狼爪,人如其名的米貓就有如高傲嬌蠻的貓兒,罵人不帶髒字的小嘴常常說的對方啞口無言、惱羞成怒,能夠輕易的將比較瘦弱的男性過肩摔,對於噸位比較大的雖然摔不了但當眾被她攻擊下體也是夠嗆的,更別提之後報復性的股市做空,所以在幾個真實案例流傳出來後只要有腦子的都不敢去招惹她。

「是啊,社長還親自走了一趟。」清也來到姊姊的身邊報告方才發生的事,外人或許不清楚,但從小就和姊姊一起學習的清也知道姊姊不是花瓶,一直都不是。

「你想放過他?」米貓看著自己的孿生弟弟,有種敢答應就讓他絕子絕孫的氣勢。

「怎麼可能,我過去有放過得罪姊姊的人嗎?」清也很清楚的看到姊姊眼神中的威脅,關於姊姊的體術清也可是第一個受害者,畢竟從小就一起接受訓練,拿比他們高許多的教練練手感覺總有那麼一點不對,身旁自己再親近不過的手足就成了最佳受害者,直到五年前父親找了一對兄弟陪他們,清也這才結束被姊姊拿來實踐防身體術的被毆打生活,所以他的姊姊絕對不是花瓶!!

「話說我要你找的……」米貓收斂了眼神中的殺氣,說到這件事時神情像是初遇愛情的少女。

「已經調查清楚了,真柄太郎,三条集團的本部長,現年三十歲,沒有對象,岩本的二小姐對他抱有好感,因對方的外在因素而還在猶豫要不要出手,父親為同集團的專務──真柄直樹。」清也直接報告薙切靜的調查結果,內心忍不住感嘆單身時間等同於自身歲數的姊姊終於對親人以外的男人感興趣了,雖然那男人的身高高的嚇人,話說他真的沒想到姊姊會好這一種的。
「清也。」米貓紫藤色的眼睛略瞇。

「是,姊姊。」米貓跟清也這對姊弟可不是當假的,從小到大培養出的默契常常使他們藉由察覺到的小動作而知道對方的想法,這次也不例外,姊姊要那個男人。



三条集團,會客室。

「聯姻?跟我堂哥?」在清也正對面的是有著夜空色短髮的俊美男子,有著新月的藍色眼睛透露著驚訝,真沒想到丹羽會想跟他們聯姻,就他所知還單身的就只有大他三歲的石切丸堂哥,但他已經有個相戀好幾年的同性愛人了。

三条三日月,三条集團的會長,現年二十九歲,已婚。

「不,對象是真柄太郎。」清也直接挑明了對象。

「原來是真柄專務的大兒子啊!」三日月知道這個人,一個很人高馬大的本部長,真沒想到股市女王會喜歡上這樣的男人。

丹羽千金早在五年前就被他們封為股市女王了,當時年僅十八歲的大小姐有個死纏爛打的追求者,過程就略過直接說結果好了,最後那個死纏爛打的追求者惹毛了大小姐被重擊兩腿之間的某項物品被送醫了,之後大小姐一夜做空了那個追求者所屬的公司企業,之後又有幾個真實被做空的案例,在那之後大小姐就被封為股市女王了,話說前陣子聽說那個創下先例的追求者在人道上有障礙,似乎是因為那時被重擊之後的後遺症。

「可以嗎?」清也看著形象與自己很像的前輩,他現在就要知道答案。

「當然,怎麼不可以。」三日月豪爽的答應了,雖然丹羽的家世比真柄還高,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並沒有高攀,「但我充其量只能幫忙牽線,最後決定要不要這門親事還是要看真柄家。」真不知道他們會擦出怎樣的愛情火花?

「自然。」雖然是自己姊姊想嫁但還是不能太過忽視男方的想法。



在慈善晚宴上,真柄太郎第一次見到傳聞中的丹羽大小姐,一如想像中的高傲冷豔…慢著!為什麼她會自動蹭過來挽住自己的手?!!

「真柄先生,我姊姊就暫時交給你了。」清也完全沒想到姊姊會這麼主動,線都幫姊姊牽好了,剩下培養感情的工作就交給姊姊吧,自己先跑再說,免得之後被姊姊安上電燈泡的罪名,合理被揍。

真柄太郎低頭看著主動黏在自己身邊的丹羽米貓,豐滿的胸脯壓在手臂上,含情紫眸直白的傳遞著愛意…所以說她喜歡自己?!!

之後太郎將米貓帶到了用餐區的沙發上,人如其名的米貓就像隻溫順的小貓般親暱地依偎在太郎身邊。

今天的米貓穿著香檳紫色緞面A-Line小禮服,傲視群雌的乳胸完美撐起桃心型的領口,貼合腰身的設計顯的腰肢更為纖細,裙子則是採前短後長的設計,修長美腿一覽無疑,腳踩的是同色系的三吋素面魚口高跟鞋,簡約的款式跟身上沒有太多額外裝飾的禮服相互呼應。

「丹羽小姐,妳要吃點東西嗎?」太郎原本想找個藉口暫時離開米貓喘口氣時,上面擺著許多小糕點並附上叉子的盤子突然出現,旁邊不知從哪出現了戴著細框眼鏡的文雅男子,白色的短髮梳理的相當整齊。

太郎接過了盤子,男子也沒多說甚麼就退到了一邊,回頭時看到了直盯著自己的米貓,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後開始用叉子餵食。

在餵食米貓的時候,太郎覺得自己重新認識了這位丹羽千金,若沒有外界的傳聞太郎會以為丹羽千金很單純,不喜歡說話的她單純地用行動表示自己的喜好,就像現在太郎就覺得自己像是在養寵物,然而太郎不知道的是他們的互動已經引起波瀾。



近乎所有對丹羽千金感興趣的少爺們正談論著突然出現在她身側的男人,關於這個男人他們並非沒有耳聞,畢竟高人一等的身高就擺在那,想無視也難,真柄太郎,三条集團真柄專務的大兒子。

「你們在談什麼?能說給我聽嗎?」

少爺們聽了也沒回頭看是誰發問的,而是你一言我一句的貶低他們。

「就是那個真柄,憑什麼得到丹羽千金的青睞。」

「我看丹羽千金的眼光也有問題,怎麼會喜歡上那種男人。」

「是啊!我們的條件可都比那個真柄好,而他除了身高外哪一點比的上我們?」

發問者也長了見識,嘴角彎起一抹弧度,「這樣啊,靜、巴,你們覺得呢?」

少爺們聽到這兩個名字時只覺得大難臨頭,回頭看到了微笑著的丹羽清也和那對守著丹羽姊弟的兄弟。

「小姐有自己眼光獨到之處,不是我能妄自批評的。」白色短髮男子語調相當的平靜,但紫色的眼睛卻惡狠狠地瞪著眼前批評他家小姐的他們。

白髮男子正是薙切巴,丹羽米貓的秘書兼保鑣兼第一腦殘粉,同時是薙切靜的弟弟。

「小姐的眼光很好,我相信小姐所選之人。」相較於跟小姐很親的弟弟,薙切靜比較能客觀看待小姐,光是小姐能夠一夜做空別的企業就可見一斑,況且跟清也少爺私下聊天時他不止一次坦言小姐的能力比他高太多了。

他們見了這三個男人馬上作鳥獸散,但這時才想到要逃已經太遲了。

「靜、巴,都記住了嗎?」清也不意外的看到他們逃也似的背影,就這點人品和膽識還想叫他姊姊看上眼?會不會太看得起自己了?

「一清二楚。」「我會呈報給小姐的。」

「很好,巴,你先回去吧。」清也很滿意他們的回答,讓薙切巴回去守著姊姊後也回到了自己的圈子,不經意間看到了一旁穿著高雅長裙的女子,看來之後會很忙呢!



夜黑色長髮的男子摟著棕色長髮的女伴來到了用餐區。

「大哥?」剛到會場的次郎意外看到自家大哥有女伴了,正被餵食的是相對嬌小許多、如貓兒般黏人的女伴。

「米貓?」被摟著的女伴同樣驚呼,她那個被封為女王的朋友有對象了?!!

五分鐘後,用餐區的沙發上坐著一對兄弟和一對看似姊妹的女性。

次郎的女伴叫米村花琳,米村家的獨生女,棕色的長髮被盤了起來,露出了白皙細膩的脖子,身上穿的蘋果綠色的紗面小禮服,斜肩領口綴飾著深綠色的緞帶花,膝上五公分微蓬的裙子更顯青春洋溢,腳踩同色系兩吋高的圓頭高跟鞋;這是她體貼人的方式,畢竟在場多數少爺的身高平均約一米七五,加上鞋跟也不到一米八,要是女方的身高太高畫面則會變的很可笑。

但這並不適用於真柄兄弟,身高一米九的真柄次郎高大挺拔的身形已經是其中的佼佼者了,更別提身高兩米一、足以傲視群雄的真柄太郎。

坐在長沙發左半邊的太郎有些無奈的望著身旁緊黏著自己的米貓,一直被她抓在懷裡的手臂也陷入傲人的雙峰之間,隔著衣料都能明顯感覺到的柔軟,內心就像是被貓兒毛茸茸的尾巴刷過一般的麻癢,他可以認為米貓是在用身體色誘他嗎?

這時米貓注意到了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女人,湛藍色的長裙很是高雅,隨後送了一個嘲諷的眼神給她,行動不一定會有結果,但沒有行動就沒有結果。

女人讀出對方眼神中的嘲諷,像是在說她不敢踏出第一步,纖白素手握的死緊,她的身分就擺在那邊,向來都是被男人追求的她曾幾何時要自己放低身段追求男人了?就算是看到自己有好感的男人也不例外,雖然他的身材過於高大,但比其他人都還沉穩許多的氣質令她怦然心動,然而這並不能成為她主動追求男人的理由,要是被其他千金知道了不被笑死才怪!

「岩本久仁子小姐,請做好表面功夫。」

一旁突然出現的聲音使女人瞬間從自己的思緒中抽離,轉頭一看來者竟是丹羽清也。

岩本久仁子,岩本集團的二小姐,二十五歲,未婚。

清也觀望著姊姊和她要的男人的互動,雖然不贊同姊姊追求的方式但男方似乎不排斥,隨後正視身旁比姊姊還要遜色許多的女人,身高比姊姊高出一截,但身材沒有姊姊好、臉也沒有姊姊好看,更別說內涵了,唯一比姊姊好上那麼丁點的似乎只有氣質,高雅的氣質比姊姊平易近人一些,但不喜歡人多的場子的姊姊可不想平易近人。

「丹羽清也先生,你這是在說我要有成人之美的雅量嗎?」岩本久仁子對丹羽姊弟的感覺不好不壞,充其量只是認識罷了,知道有這樣的人存在,並不會主動交好。

「嘛、妳覺得呢?」清也只是露出一抹溫和不失禮的微笑,但眼明的都看得出這抹微笑相當疏離,「妳也知道姊姊的能耐,做事前請再三思考。」有些事說得太明白就傷感情了,該說的他也盡本分告知,要不要聽就是她的事。

岩本久仁子並非不明白,畢竟有太多傳言了,而且父親不只一次說丹羽姊弟的難搞,尤其是姊姊,不按牌理出牌的她也是許多小開們又愛又懼的對象,同時是她們千金又妒又羨的存在,忌妒她的才貌雙全,只要她想絕對能成為典型的女強人,卻又羨慕她能肆無忌憚的把惱人追求者的男性尊嚴當垃圾踐踏,擅長股市操盤的她就像個高傲的女王,誰都不能讓她做不想做的事。

岩本久仁子收回自己的目光,轉身回到自己的千金圈子中,拔除了心中注定無法發芽的暗戀種子。



晚宴結束後,跟太郎一起坐上車子回家的次郎忍不住追問對方是怎麼跟股市女王搭上線的。

「是她先接近我的。」太郎無奈解釋,天知道這樣出色的女性為什麼會喜歡上自己,只不過單身時間等同於自身歲數的太郎真的被丹羽小姐性感的身材和意外單純的性格吸引了。

「真的嗎?」次郎對大哥的說法很懷疑,被封為女王的丹羽小姐照理來說是不可能卑躬屈膝的追求男人。

「我騙你做甚麼?」太郎斜睨一眼身旁的弟弟,想起不久前與丹羽小姐在晚宴上跳的一支舞,對他來說丹羽小姐真的很嬌小,纖細柔滑的小手、幾乎可以被雙手圈握住的腰肢、不斷竄入鼻腔的香氛、還有低頭能見的美景,看起來精明幹練,卻像隻小貓般的黏人。

「大哥,她會是嫂子嗎?」但說實話次郎很想有這樣的期待,畢竟他兄長真的單身太久了,難得遇到一個會親近他的女人,他希望大哥可以好好抓住這個機會。

「不知道。」太郎也在猶豫,難得有一個女人喜歡上自己他也想把握住,但這個女人卻是個女王,要是讓她一個不高興可能會拖累整個三条集團,要再更謹慎的思考啊!



過了幾天,太郎在下班後約了次郎一起去健身房,然後看到了次郎的女友和想嫁自己的女王跟她的秘書。

「次郎,你真的沒有跟米村小姐串通好?」在更衣室的太郎很不想這樣質疑。

「冤枉啊!大哥,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次郎只不過跟女友說要和大哥去健身房,也沒想到她馬上就通報女王一起過來了。

「算了。」換好衣服的太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才剛走出更衣室就見女王已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丹羽米貓換上了短運動背心和貼身的運動短褲,姣好的身材毫無保留的展現在眾人面前,而且她來到健身房這件事已經傳開了,使原本還算空曠的健身房擠滿人,尤其是心懷不軌還妄想聯姻的少爺們。

米貓皺眉看著那些少爺們,在決定要過來時她就有會被人群包圍的準備了,但實際看到這些人的目光還是讓她深感厭惡。

「小姐,要先喝點水嗎?」薙切巴適時阻擋那些人觀看小姐的視線,遞上水瓶試圖安撫小姐煩躁的心緒。

「好。」米貓接過薙切巴手中的水瓶,算了,反正再等一下就能發洩了。

「真柄先生。」薙切巴抬頭看到那個高大的男人,他家小姐愛慕的對象。

米貓在看到真柄太郎出現時心律快了一拍,壯碩不過份結實的強健身材、被整齊紮起的黑墨色長髮、以及那雙金色的利眼,米貓知道自己的心正為他狂跳著,米貓對他是一見鍾情,前些日子到咖啡廳喝下午茶時看到他,追求者眾多的米貓有怎樣的男人沒見過,然而那無人能及的身高成功吸引住她的目光,成熟的男人她也見過,但神色往往伴隨著自信,這樣成熟卻脫離塵世的神色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在此之後米貓本沒有把那個男人放在心上,但那男人的身影卻多次躍入她的腦海,直到某天那男人出現在夢境時這才驚覺自己很像喜歡上那男人了,只不過戀愛經驗為零的米貓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踏出第一步,況且自己連對方叫什麼名字、任職何處都不知道,思考之後叫自家弟弟調查一下他的身家,畢竟身高超過兩米的男人非常少。

跟丹羽小姐親密接觸過得太郎知道她的身材很好,但沒想到會這樣的曼妙誘人又隱含爆發力,太郎看的出來丹羽小姐有在練身體,肌肉線條非常漂亮。



聽聞丹羽小姐出現而過來的少爺們滿懷期待地想讓她更加認識自己,最好是可以擠掉那個被丹羽小姐看上的高大個,然而他們忽略了理想跟現實的差異,被封為女王的丹羽小姐可不是被叫假的。

「乓乓乓乓」

熱身完的米貓正在沙包前練習拳擊還有各種鞭腿,把方才被注視的煩躁發洩在沙包上,肉體和沙包的碰撞聲發出不小的聲響,在在顯示了她的體能好到不行,創下先例的追求者是最慘痛的真實案例。

知道自家小姐喜好的薙切巴完美為小姐製造相處機會,「少爺有事叫我過去那邊一趟,小姐就交給你了。」迅速收拾完自己的東西跑了。

太郎望著薙切巴離去的背影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雖然照顧丹羽小姐這件事跟自己沒關係,但總不能就這樣把丹羽小姐一人丟在這被那些心懷不軌的少爺們覬覦吧。

少爺們表示:不了,這樣的女王他們無福消受。

中間休息時米貓看著一直在旁邊輔助自己太郎,覺得自己也該禮尚往來一下,「需要我輔助你訓練嗎?」

太郎沒想到米貓會這麼說,但單論身高的差距她能輔助自己什麼?這還真是個好問題。

看出太郎眼中的質疑的米貓反思自己過去是怎麼輔助弟弟的,「你可以把我當啞鈴舉。」

太郎有一瞬的傻眼,慢著!這不叫做輔助、而是把她當工具用啊!

太郎撫著突然發疼的頭,腦海中冒出了另一種想法,看著前方坐在椅子上喝水休息的米貓,這方案或許可行。



在看到薙切巴傳來的訊息後,丹羽清也來到了那間健身房,因為他有些不放心,不放心姊姊會不會一個不順心就把多位少爺揍進醫院,雖然被揍進醫院是他們罪有應得,但後續的處理很麻煩。

只不過清也看到的是太郎駝著姊姊做伏地挺身的畫面,…嗯,一定是他眼花看錯了,姊姊是不會就這樣直接坐在男方身上的。

清也拿下平光眼鏡揉了揉眼睛,再次戴上眼鏡仔細注視,眼前的畫面絲毫未變,…好,姊姊開心就好。

不好也不敢打擾姊姊的清也找到了姊姊的朋友,「米村小姐,敢問姊姊今天把幾個少爺揍進醫院?」清楚姊姊性格的清也直問了,要是三五個還算好打發,若是更多的話就麻煩了。

「沒半個。」米村花琳回答。

「…真的假的?」清也很質疑米村小姐這句話的真實性。

「米貓很喜歡毆打沙包。」米村花琳陳述不久之前發生的事。

「我懂了。」清也在聽到米村小姐這麼說後也了解她的言下之意,看來那些少爺在親眼見識到姊姊毆打沙包的畫面被勸退了,「話說姊姊會那樣是因為你們嗎?」因為此時的米村花琳正和他姊姊一樣被做伏地挺身的真柄次郎駝著,現在是流行把女朋友做健身工具用嗎?

「次郎看到他大哥那樣後才邀請我上來的。」花琳有些無奈地看著身下的男友,只要是男人都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鬥爭心態嗎?

「我知道了,我還有飯局先走了,可以的話幫姊姊製造一下相處時間。」清也決定不予置評,看了眼手錶上顯示的時間也差不多該過去了,交代兩句便轉身離開。

「OK。」就算清也不說花琳也會試圖湊合友人跟男友的大哥,其實她之前有在考慮要不要把米貓介紹給太郎大哥,感覺米貓會喜歡像太郎大哥那樣的男人,只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米貓已經先看上眼了,也已經在用自己的方式追求太郎大哥。

「花琳,妳真的要這麼害大哥嗎?」在花琳身下的次郎真心不想讓女王做自己嫂子,他大哥不被女王欺負就很好了還要把他推向女王?難道花琳跟大哥之間有什麼過節?

「何來害字?米貓可是很單純的。」花琳也不怪次郎會有這樣的誤解,當初認識時她也以為米貓常常在沉思什麼事,但實際上她不過是在發呆放空,只能說女王的外表太過認真了。

「妳是不是對單純這個詞有錯誤的認知?」股市女王?單純?這是不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

「問你大哥啊。」花琳相信太郎大哥已經察覺到米貓不符合外表的真實性格了。



高級燒烤店。

應丹羽清也的要求,米村花琳提議說要來此處一起用晚餐。

「…麻煩。」米貓看著眼前的烤爐和盤子中的生肉就沒有食慾,為什麼來這種地方還要自己動手烤?有夠麻煩,差評!

米貓喝著果汁盯著眼前的生肉片刻,縱使內心在怎麼不想也覺得自己要動手把它弄熟,就在她伸手想拿夾子時放有烤好的蔬菜肉片的盤子從旁邊推來,米貓一愣,轉頭看向正專注於烤肉的真柄太郎。

「不想動手就我來吧。」太郎拿過丹羽米貓面前完全沒動的生肉,那天的晚宴上加上健身房的短暫相處,使太郎多少摸透了她的行事作風,還有上生肉時她的眼中有著滿滿的煩燥,看來她是真的很不喜歡這種餐廳。

說實在的,太郎並不排斥米貓這樣的女性,早在多年前他就決定只要有自己不排斥的女生喜歡自己,他會試圖讓自己接受對方,但十年過去了他依舊單身、沒遇到喜歡自己的女性,雖然丹羽小姐不是他預想中的對象,她的外在確實很令他心動,但聽過傳言後讓他不敢恭維,實際相處後卻又覺得她似乎過於單純了,同時讓他有跟她或許可以的念頭。

「謝謝。」米貓轉而拿起餐具開始享用,有點乾,還行、可以入口。

次郎見此手中的夾子差點要掉了,大哥這是來真的嗎?他可不可以不要有女王這樣的嫂子?

「次郎。」身旁女友的聲音使次郎從自己的思緒抽離出來。

「怎、怎麼了?」次郎連忙望向身旁的女友,只見女友的手正指著烤爐上的肉片,「我的和牛!」次郎連忙夾起,但一面已成焦炭色了。

米貓繼續享用新上任男友為她烤的肉片,默默欣賞男友弟弟的鬧劇。



隔天早上,真柄太郎的租屋處。

太郎是揉著發疼的腦袋醒來的,並發現懷裡窩著衣衫不整的丹羽米貓,雖然昨晚喝多了但也沒喝到失去意識,所以他很清楚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聽說酒量極差的丹羽米貓被設局喝醉了,聽說酒品奇爛的丹羽米貓在喝醉後像隻愛撒嬌的小奶貓猛往他懷裡鑽,不僅環住他的脖子大膽示愛還各種強吻,最後在各種無奈下他只能帶著新任女友回自己的租屋處過夜。

太郎看著懷裡漂亮的人兒,嬌小的身軀緊貼著自己,他可以從敞開的衣領看到托著柔軟乳胸的深色蕾絲胸衣,想起昨晚幾乎是愛情動作片前戲的畫面,使原本晨起就精神奕奕的小兄弟異常亢奮。

太郎在察覺到自己的生理反應後反射性想沖冷水,但他忘了懷裡人兒的手還環在他身上,才剛下床人兒也被迫拖下床摔醒了。

「好痛!」米貓慢慢從地上爬起來,抬頭就看到男友褲襠的那一包,這下尷尬了。

不!米貓原本是把男友整個人都看在眼裡的,奈何褲襠那一包太過明顯讓她忍不住盯著那包東西,早上醒來就看到男友的東西精神奕奕的站著要有何反應?求解答!



一個小時後,客廳。

米貓有些不安的坐在沙發上,她身上穿著跟男友借來的黑色襯衫,衣襬快垂到膝蓋,底下卻連件內褲都沒穿,但這絕對不能怪她,誰叫她男友讓她一早就看到那種畫面,害她一個失神連內褲也一起洗了。

想到那畫面的米貓雙頰頓時通紅,關於男女性事米貓雖沒實戰過但也多少知道過程,回頭看了一眼還在廚房忙碌的男友,忍不住用手在腹部比劃了方才所見的尺寸,…這、這完全是要把她給捅穿的大小啊!

「米貓。」

後頭突然傳來的聲音差點把米貓嚇到跳起來,「…怎、怎麼了?」稍微壓抑聲音以防對方聽出什麼。

「早飯做好了。」太郎聽出米貓的聲音有些壓抑,她剛剛在想什麼?

「啊…嗯。」米貓從沙發中站了起來,由下往上竄的涼意再度提醒她現在就只穿著男友的襯衫。

太郎看到米貓的動作有些扭捏,跟昨晚的大膽行為大相逕庭,這是傳說中遲來的嬌羞嗎?



所幸用餐到衣服烘乾的時間沒有出太大的狀況,太郎似乎也不知道米貓以真空狀態在他面前晃了一個小時。

在穿回自己的衣服後米貓這才真的放下心來,同時聽到手機傳來了訊息提示鈴聲,是她弟弟清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與此同時,外頭的太郎也接到了來自弟弟的電話,「跟丹羽小姐的訂婚?」訂婚是不排斥,但他們昨天才真正確定關係,照理來說他爸爸應該不會這麼快就知道了。

『是啊,應該是在健身房時看到的那些少爺傳出去的,老爸還打電話去問丹羽社長,沒想到丹羽社長不僅知情還對你們的婚事樂見其成。』

「我知道了,我會找時間帶米貓回家一趟的。」太郎也沒想到自己十天前才剛感慨可能會單身一輩子,十天後就有個準未婚妻等他娶回家。

太郎跟弟弟小聊兩句後掛了電話,抬頭就看到不知何時走出浴室的米貓,「妳也知道了?」

「清也有通知。」米貓挨著太郎坐下,如同小奶貓般的黏人,「不喜歡?」

太郎主動將嬌小可愛的準未婚妻攬進懷裡,「沒有。」大手摸上她的臉,仔細端詳她嬌俏的漂亮臉蛋。

米貓雖有一瞬的錯愕,但更多的是享受,米貓蹭了蹭那隻大手,美眸直白的傳遞心中的愛意,一顆芳心因他而狂跳。

兩張臉愈貼愈近,不同於昨晚的單方面強吻,唇瓣相互梭磨著,從一開始的純情輕吻緩緩深入,健壯的高大身軀將懷裡的嬌小女體壓入沙發中,親吻進一步的失控,衍伸成掠奪對方呼吸的法式熱吻。

一雙小手攀上了對方的脖子,鼻腔內充滿了他的氣息,只有他…就只有他能夠觸動她的心,使她甘願成為他的俘虜。

大手忍不住撫摸著衣服底下的柔滑肌膚,直到碰到最後防線時這才猛然驚醒,望著身下情迷意亂的米貓,太郎沒想到自己會因為一個吻失控成這樣,「…抱歉。」太郎想讓自己抽身離開,這樣太快了。

「你後悔了?」米貓咬了咬自己被吻腫的紅唇,這是什麼意思?

「沒有。」太郎強忍近乎要失控的慾望將對方的衣物整理整齊,「別咬。」卻又忍不住啄吻米貓像是在自虐的行為。

米貓乖乖放過自己的嘴唇,看來不是因為她太沒有吸引力,而是他的自制力太高。

「我送妳回去。」太郎將還倒在沙發中的米貓拉起來,鼻腔中滿是她獨特的香氛,明明她跟自己都用一樣的洗髮精和沐浴精,但香氣就是有微妙的不同。

「好。」米貓乖乖被太郎牽出他的租屋處,反正都訂婚了,不差這一時半刻,等著接招吧!

(正文完)




收錄小番外:


丹羽和真柄家的婚事談的很順利。

真柄直樹和妻子明衣也見了傳聞的股市女王,並發現了她與稱號近乎相反的可愛性格,難怪他們的大兒子會這麼快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父子那邊。

「哈哈哈!太郎,跟我說說你是怎麼把這女王拐回家的?」幾杯黃湯下肚後,真柄直樹的態度也沒一開始那麼拘謹,反正妻子已經把丹羽小姐拉到一旁聊天去了,輕鬆點嘛!

「不,是她先黏上來的。」太郎簡略說明了他們之間的感情進展,話說這樣的速度會不會太快了?

「你啊!這根本是做火箭的速度!小子,你就沒有什麼意見嗎?」真柄直樹對大兒子的感情進展深感無言,他原本還以為太郎早在幾個月前就勾搭上丹羽小姐了,沒想到他們宣布訂婚的昨天才剛把關係定下來,前一天才剛真正有了女朋友,今天女朋友馬上就升格為準未婚妻。

「我只是沒有拒絕而已。」太郎的回答很四兩撥千金。

「你是不是早就對丹羽小姐芳心暗許了?」

「芳心暗許是用來描述女性。」


婆媳(?)這邊。

「難怪太郎會接受妳。」真柄明衣看著聽說很高冷的股市女王。

「什麼?」米貓不懂真柄夫人為什麼會這樣說。

「妳知道嗎?太郎曾經撿了一隻白色小貓回來說要養,但直樹對動物的毛過敏只能送到流浪之家。」真柄明衣喝了一口花茶,話說她的大兒子也很單純,竟然挑了個這麼像貓兒的小妻子。

米貓乾脆當個純聽眾,只不過真柄明衣說的話讓她有了想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38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太郎太刀|次郎太刀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gabee715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愛好愛滿(上)... 後一篇:食物語日常 09.1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0196親愛的巴友們
關於她的吻~第29話~更新囉,故事邁入尾聲,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