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第四集:有夢為龍的你》一章、前塵故夢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20-09-10 15:26:56│贊助:16│人氣:238




文前警告:
以下內容涉及劇情核心以及重要伏筆解答
建議非追連載者不要閱讀

或點擊傳送至 第一集

由於接錯字數的緣故
所以序章發布時間反而比第四章晚
如果在目錄看到順序怪怪的
我...我沒有辦法阿...

此篇章之前還有序章
點集傳送至 序章、灰丘永暮



















  「那時候已經是天蠍座五十九年,我從天空隱形地墜落,聽見龍屍體死前的大喊,然後在一個赤棘龍的洞前醒過來,發現自己變成復活的龍屍體。我痛死了,也差點就餓死了。」

  法恩泰西明亮的雙眼仍然像童年一樣,那麼專注與配合,靜靜聽哥哥讀書或述說任何事。

  「然後,我聽見遠方有一群人前來……」

  落日低垂,但終究沒沉入地平線,它會在那兒懸掛至清晨來臨,再懶洋洋地爬上天空,駐足在即將碰到正中央的位置。

  在法貝路希說到自己摔斷翅膀時,法恩泰西興奮地叫了停,趕緊去做飯,叫哥哥把最精采的部分留到飯桌上。

  做飯中途,法貝路希灰溜溜地鑽進廚房,猶豫了一會兒,拿起一塊生肉塞進嘴巴,在左邊牙關嚼了嚼,接著換到右邊再咬了咬……

  法恩泰西期待又欲言又止地等著下文。

  「跟夢裡的味道不一樣,應該是因為冷凍過了。」法貝路希看著自己沾血的手指說,「也有可能是我換了整個舌頭。」

  「好吃嗎?」法恩泰西問,自己也嚐了一片。

  「在新鮮溫熱時吃可能會容易入口點。」法貝路希評論道。

  法恩泰西嚼了老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好不好吃,不過口感黏呼呼有點詭異,總之如果是熱呼呼的,再加點鹽巴或許比較好,但是既然都加了鹽為什麼不再烤出個油花湯汁來呢?

  今晚的晚餐是撒了植物香料碎末的烤髦牛肉、燉軟的恐龍皮還有肉湯、野麥麵包、鹹魚油加奶油沾醬、馬鈴薯泥與野根莖、幾塊剩餘的魚乾。

  哈利分到一大盆肉湯與燉過的肉骨頭,安靜地啃起來。

  桌上,一對兄弟拿斷掉逃跑的龍翅膀故事來下飯。

  當法貝路希說到在雲朵轉圈圈的隕石坑時,他已經吃不下任何食物,不知道是飽了還是失去胃口。

  「……坦圖卡告訴我:生命本來就是一場大夢與追逐,無論我夢到什麼,他希望我為此滿足而快樂。他還告訴我:我可以成為我想成為的模樣。在夢裡,龍的生活目標與『自我實現』有直接關系,美好得令人類不敢相信。」

  法恩泰西稱讚道:「坦嘟卡是個好龍龍。」

  「是坦圖卡。你別想了,他不缺弟弟。」法貝路希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得有點得意,忽然神情落寞下來,「至少『現在』不缺——如果他真的存在目前的時間中。」

  「我也不缺哥哥呀!」法恩泰西反駁道:「而且類似的話我也不是沒跟你說過。不管別人把書呆子說得好像一種絕症一樣,我贊成你不出門、不交朋友、眼裡沒有女人只有書!」

  法恩泰西還很誇張地搥胸頓足道:「我支持你到甚至都樂意進城去幫你清房間欸——」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啊……」法貝路希安撫弟弟,不知道第幾次覺得自己特別幸運,「你體諒我,體諒到我有時候覺得自己對你下了詛咒。」

  「明明是哥哥把我的生活變得像魔法一樣。」法恩泰西如數家珍道:「從我有記憶以來,那麼多遊戲、那麼多冒險……我感覺我永遠會是那個快樂的小孩。」

  法貝路希忽然出現困惑混亂的神情。

  「我本來以為那也是夢……泰西,我搞不清楚了,以前到底都是我們誰在帶誰玩遊戲啊?」法貝路希揉著額頭,「我快搞糊塗了。」

  「我們把這件事留到睡前故事吧?」法恩泰西攤開手,看向桌上的髒碗盤,「這些可不會自己洗好。」

  老狗哈利咬起自己的空狗盆,甩到桌上,發出好大一聲響。









  「真的嗎?」法貝路希問。

  「真的。」法恩泰西回答。

  他們兩個現在正擠在父母以前的大床上,緊緊抓著唯一的被子,瞪著窗外反射到天花板上的晚霞光,手肘撞在一起,聽見大床危險地作響。

  「我們成年了!」法貝路希忍不住大聲,「我二十四歲耶!」

  「不要亂算,是二十五!」二十一歲的法恩泰西抗議道:「睡前故事只能這樣講啊,難不成我應該坐在你的床邊?那該多冷?——哈利!下去!」

  老狗發出抱怨的嗚咽聲,跳下哀號的床鋪,趴到熊熊燃燒的壁爐前。

  兩人閉上嘴,安靜了一會兒,法恩泰西才接續餐桌上的話題道:

  「——是你。一直是你在創造遊戲,帶那個膽小的弟弟嘗試所有事情,否則一直待在屋內的就是我了。」

  法貝路希從床上彈起來,翻身轉過來拍弟弟,眼中難得有了光采,「真的嗎?你在我夢裡寫信給我也是這麼說的!」

  法恩泰西差點被擠下床去。

  「我什麼都告訴你,不要推我啊!」

  好不容易確定床不會自盡以後,法貝路希很新奇地吐著連珠砲道:「我在夢裡一直很想親口問問你這件事……雖然忘記童年記憶很正常,但我想知道自己後來怎麼變成現在的樣子。」

  「沒錯,哥哥是個可怕的孩子王——對於母親而言——也是個最棒的孩子王。但是哥哥後來有了目標,所以事情不一樣了。」

  「所以是真的?我曾經跟你一樣開朗勇敢?」法貝路希的眼中跳動壁爐的火光。他不知為何仍然對夢境的真實性抱著期望。

  「不然你以為我是以誰為榜樣啊?哈利嗎?」法恩泰西不敢置信地提高音調,換來老狗不高興的一聲吠。

  一會兒後,法恩泰西緩和聲音道:「法貝路希,我知道看書對你來說很重要,所以我不怪你忘了一些事。」

  「不,我還記得你總是在外頭敲我的窗。那聲音我在夢裡都忘不掉。」

  法恩泰西把目光戳回天花板上,好像那兒有隻看不見的蒼蠅,直到他聽見燒垮的柴火發出聲音。「我說的是比你開始待在窗內,還有我們一起畫的那張圖之前,還要更久遠的事情——」

  法恩泰西平靜地說道:「你忘了看書之前的事情,這也代表你有在專心追求目標啊,所以沒關係的,反正我記得,我可以提醒你。」

  法貝路希的意識好像有點模糊了,飄出聲音來。

  「泰西,我也夢到你了。在一個很深很深、時光與歷史曾經停駐的地方——你愛著雪龍。」

  法恩泰西的瞳孔放大,裝進滿屋的暮光。

  「……哥哥,我愛的不是雪龍。」

  「當然呀,只是夢而已。我醒了,那都不是真的。」

  如果是一年前的法恩泰西,他肯定會問那句:「哥哥,你還記得那頭雪龍嗎?」,然後發現自己得到的回答令他悲傷——替法貝路希悲傷。

  但現在,法恩泰西裝做不經意地說道:「我愛的是那個告訴我他要找到大白,然後帶著我一起飛上月亮的夢行者。」

  法貝路希醒了,忍住沒轉頭看法恩泰西,眼珠子亂轉。他說的是誰呀?我認識嗎?是誰趁我不知道的時候誘拐了我弟弟?

  是不是拜斯那個臭鼻涕小鬼!

  然後法貝路希停下思緒,感到奇怪地問道:「等一下……我還沒有提到過『大白』吧?」

  冥線深處的法恩泰西抱住雪龍,雪龍卻化作自己的模樣,聽見弟弟朝自己喊的那聲「大白」,轉身朝自己跑過來……

  法貝路希當時以為自己身後有誰。

  如果,自己的身後其實沒有誰呢?









  法貝路希聽見那個新來的轉學生問其他人道:「那是誰啊?」

  「法貝路希.弗林特。你對那個書呆子感興趣?」

  「這裡是學院,我們是他的同學,我們也是書呆。」

  「不一樣,他不拚學位,只是一直在看書,彷彿來這裡的目的根本不是為了那張證明或鑽研知識……」

  「真矛盾,那不就是書呆在做的事嗎?」

  「他是你說不上來哪裡怪的那種書呆……當然,他沒有影響到我們,只是真的很……詭異。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然後法貝路希聽見波特拉教授喊自己。

  「弗林特。我們必須談談。」

  法貝路希直到午後才離開那個房間。

  「書呆子!」

  法貝路希雙眼無神地嘆沒聲音的氣,轉學生的手臂在意料中掛到他的肩膀上,幸好他已經習慣,才沒再次把懷裡的書掉一地。

  近在咫尺的聲音讓他伸長脖子撇頭,耳膜發痛。

  比圖書館的背景音吵的聲音對法貝路希來說都過大。

  「真的啦!這個禮拜的聚會你一定要來,如果你不喜歡女孩子,你也可以選擇和果汁酒跟樂隊。你要是不答應我,我就在你的每一本書裡塞邀請卡!」

  今年是天秤座最後一年,活動特別多,尤其是大九節前置作業。

  轉學生掛在法貝路希身上,不厭其煩地努力著,想要打動這個脾氣軟綿綿的邊緣人同學,而且不接受拒絕。

  「呃,我有五百多本書。」法貝路希建議他打消主意。

  這個人的友好熱情(還有毅力)讓法貝路希很為難,但又無法拉下臉或狠下心斷然拒絕。他遲早會厭煩的。法貝路希安慰自己道,心情卻更鬱悶。

  轉學生不依不饒地又換了戰術。

  「你也有上飼育學對嗎?這次外勤實習你跟我一組吧?」

  「我修飼育學不拿學分的,我只是去聽課看書,不考試、不操作。很多課也一樣。」說著,也暗暗覺得自己怎麼把學校當圖書館逛。

  啊,鬱悶。

  「哇,你真的很特別……」轉學生驚嘆地說。這句話法貝路希聽多了,他已經不覺得這是一種稱讚或正向形容。

  「對,大家都說我應該去上『看書系』而不是來『生物系』。我真的不想去聚會,或任何說話唱歌跳舞散步的活動,你別再找我了好嗎?」

  「你為什麼不試試走出來?」轉學生希冀地朝上方滑動手臂,描繪一幅隱形的美好願景,「或許你會發現外頭的生活多麼豐富。」

  「可是我已經很滿足了啊?」法貝路希搖晃手中的書本們說。這句台詞他說過好多遍了,人們卻總認為他們不感興趣的東西對自己而言價值也不大。

  轉學生趁機拿走書本,舉得高高地轉圈,法貝路希急得一直跳。

  「欸!這不好玩——」

  「感覺到了嗎?活動身體多棒?」

  「你早晚會習慣的,就像其他曾經想勸我的人一樣……」法貝路希終於把書本撈回來,緊緊抱在懷裡,呼吸急促地扭頭走開。

  轉學生站在原地張開手臂問道:「我能在教會看到你嗎?」

  「再見!法爾!」法貝路希加快腳步。

  「是佛朗西斯啦!」轉學生喊道。









  書有三尺高,一樓又一樓。

  法貝路希過著一直以來的生活,回家丟包,坐到桌前在寧靜中翻開書,藉由穿過書堆的陽光享受紙頁氣息還有象牙白的光暈。

  紙上文字毫無窒礙地渲染成想像世界,故事、知識、紀錄、假設……。法貝路希最愛看的還是生物,不管是鉅細靡遺的圖鑑,還是枯燥無味的學術文章,他總是癡迷於發現新種類。

  但是現在法貝路希盯著書本,腦海中卻是在波特拉教授口中聽到的對話——

  「我在你身上看不到夢想。」

  「……你在入學申請上說你熱愛看書,尤其是關於動物的部分,研讀這門學問還有浸淫書本是你的夢想……可是我逐漸覺得你搞錯了。」

  「你只是不停翻閱新書,記下裡頭的內容,然後再去找下一本——你熱愛這項事物,但同時你熱愛的又不是它。」

  法貝路希沒有反省這段話——

  他其實隱約發現過這件事,偶爾一閃而過的預感、不經意的思考結果、想過就忘的猜測……然後他今天才真正發現,這個事實讓他突然不快樂。

  他本來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只是想看盡世間所有書,所以投入自己能付出的所有代價,遵從心中無法抗拒的聲音催促他趕緊翻開下一本書。人生目標如此清晰且穩定前進,自己沒什麼奢求了啊?

  結果,事情其實跟自己以為的不一樣嗎……

  有種隱形的混亂在思緒中翻攪,努力去想又是一片不明所以的空白。他知道有哪裡不對勁,但感覺不到原因。

  結凍的窗子被敲響。

  原來是附近的孩子丟了一顆雪球。

  「書呆子!」他們開心地在外頭喊。

  「我會丟回去的喔!」法貝路希站起來,揮舞手中的書,「而且這個會很痛喔——」

  孩子們一點兒也不害怕,早就習慣了根本不想出門的鄰居,嘻嘻哈哈地跑掉。他們沒有惡意,只是法貝路希的奇怪存在對他們來說就像故事中的腳色,顯眼又欠撩。

  呆呆站在書桌窗前的法貝路希垂下手臂。

  「只是在找下一本書……嗎?」

  他無法反駁波特拉教授。他可以為了書而忍受社交圈的處境,但要是自己連喜歡看書都算是假的……

  「如果沒有書,我的生活長什麼樣子?」

  法貝路希想像了兩秒。

  ——沒有誰不清楚「從自身出發所認知的自我形象」,卻常錯把自身默認的自己合理化為外在的自己,一個人的內在與外在的差異並沒有那麼簡單能分清。

  見識到自己真正在別人眼中的模樣,乾淨地旁觀自己,法貝路希哀傷地承認,自己厭惡自己這個編劇欠吊死的人生劇本。

  到底有誰會喜歡那個男主角?

  自己感覺到的「自己」他認為沒有問題,但是一轉換角度思考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那簡直陌生得像齣拙劣的模仿劇。那怎麼會是「我」?

  日子又跛著腳前進了一些時光。

  法貝路希與自己的、與人際關係的、與生涯方向的隔閡越來越深,做什麼都搞砸,又拎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好像人生內部一個看不見的位置萎靡捲縮,使得所有的一切跟著坍塌。

  他也……開始不喜歡這個只會看書的書呆子了。

  法貝路希今天第一次決定不看書,更衣上床,踢掉床鋪周圍堆起的書,把自己砸進枕頭,然後,這個青年閉上雙眼,平息自己的呼吸。

  只是一個再不過簡單的睡前調整。

  身體沉進床鋪皺摺。

  呼吸輕得像棉絮。

  眼皮下的黑暗逐漸暈開。

  如果你曾有過睡醒時有段時間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法貝路希目前就是在進入那種情況。

  他真的想好好睡一覺。

  快睡著吧、快睡著吧。

  到哪兒都好,讓煩惱都去吧。

  睡著了,不想了,就不存在了。

  睡著以後,這些現實就會消失。

  等我睡起來,一切就會變好。

  我會變得跟所有人一樣普通……與正常。


  我要是不再喜歡看書就好了。


  第二天,法貝路希醒了。

  睡得有些迷糊,從來沒有過的沉。

  身體輕盈得好像要飄起來,昨日令自己痛苦的事兒現在看來不過就是那樣,像團朝霧碰到陽光就消散。

  從那之後,或許是那一覺好眠的關係,法貝路希終於好好靜下來了,用自己的步調把所有事情做好,時間也好像變慢了。

  法貝路希漸漸改變習慣。

  習慣不過是日積月累,面對時間,永遠會被替代掉。

  他不再一看書就一頭栽進去,也不再對新書預告興奮期待。

  直到某一天,他忽然很想嘗試街尾新來的一部早餐車,而不是從廚房裡包幾塊麵包與燻肉就去學院。

  他俐落地打理好自己,在斜照的金色霧光中出門,而一直到他晚上回家時才發現,自己今天一本書也沒帶,也一本都沒看。

  這個事件輕若鴻毛得就像是掉了手帕。

  他在早餐車那兒遇到那天拿雪丟窗子的小孩,用捏臉蛋報復了對方,然後和沒打過招呼的新鄰居一起分享座位與早餐,隨口答應著「教會見」,離開前在書包中發現一張被偷塞進來的邀請卡。

  一定是佛朗西斯偷塞的!

  課堂之間的空檔,法貝路希找到轉學生,卻發現對方對自己有點冷淡,也沒有再提邀請的事,一副「哈哈我不打擾你了抱歉抱歉」的樣子。

  「我仗著我是新來的,興奮過頭了。」他歉意地說。

  「呃,所以我不能去了?」法貝路希愣愣地問。

  「不啊?我們又沒賣門票,座位無限——你改變主意了?」

  「我這陣子想了想,那樣也沒什麼不好,而且我沒怎麼參加過……」

  突然間,旁邊有個同學尖叫起來,哇啦哇啦地朝四處大喊,跑得就像宣布戰爭打贏了的報童,「媽呀!弗林特說他這周要來!」

  有人驚訝地摀住嘴,手中的東西都掉在地上。

  轉學生成了神秘的魔術師。

  「曉徽在上,佛朗西斯,你對書呆子做了什麼?」

  「啊?我往他包裡塞了張邀請卡……」

  「從來沒有人成功過,你破解了都市傳說,你這個英雄!」

  法貝路希這才發現自己是某種事蹟。

  「等等,什麼都市傳說?」

  「弗林特,我發誓我沒有——」

  「幹得好啊佛朗西斯!」

  有學生掐住佛朗西斯的臉給他狠狠來了一吻。

  「曉徽神在上、大九節萬歲!」

  法貝路希在混亂中低調地溜開。

  走了老遠以後,他才忍不住被逗笑。

  他想回到教室中,但忽然想到自己真正有修的課少得不行,於是決定去系所找人聊聊,看看還有什麼其他自己感興趣的科目。

  法貝路希仍然是那個法貝路希。

  他還是被叫做書呆子。

  但是他很少買書了,也很少把自己醃進去了。

  法貝路希感到一切容易多了。

  他很開心。

  大家都是。










  法恩泰西心中有一絲含有淚水味道的喜悅萌生。

  法貝路希轉頭對上他的笑臉。

  「是『你』嗎?哥哥?『你』回來了?」

  「……我一直躺在這裡哦?」法貝路希困惑地回答。

  奇怪,他們今天沒喝酒啊?

  「泰西,你在說誰?」

  「那時候好像只有我發現你不一樣了——真正的不一樣。」

  法恩泰西繼續說。

  「大家都滿意了,你也是,只有我覺得很難過,但是我發現你很開心,所以我本來也想忘掉的——」

  「泰西、泰西……」法貝路希安撫弟弟,「說慢一點,我聽不懂。什麼開心不開心的,我不覺得作夢之前的日子有你說的變化啊?」

  法貝路希只記得生活依舊普通,有好事有壞事,偶爾一邊比較多。某天自己上床,睡覺,然後一睜眼就在南方的天空了。

  「難道你說的變化是今年的大九節嗎?但我是一點都沒感覺到熱鬧,也沒有看到誰為這件事開心……千年一期的節日,大家好像不關心。」

  「哥哥、哥哥……」法恩泰西翻身起來坐在床上,快笑出淚來,告訴他犯傻的兄弟道:「大九節,是去年的事情。」

  「啊?」法貝路希張開嘴,然後直起身體,一會兒後又再「啊?」了一聲。

  法恩泰西小心翼翼地拍拍哥哥的肩,開心地對他說悄悄話道:「今年,天蠍座元年。」

  法貝路希沉思了一會兒,又抬頭看了他一眼,突然連滾帶爬下床,趴到窗戶邊扭著脖子往天空上方看。

  他龍的!太陽不落山,看不到星座!

  身後的法恩泰西繼續說道:「哥哥就是去年過節前不見的,人雖然還在,但是那個說要找大白的哥哥不在了。」

  「……我沒過到大九節?」法貝路希輕輕呢喃,接著用力大吼道:「我沒有過到大九節!——那為什麼,我城裡的掛曆掛著天秤座!」

  「因為哥哥你說想留住上一個紀元的東西,感覺就像自己活了一千年,很酷……然後說不定以後還可以拿去賣錢。」

  法貝路希拍著窗子崩潰道:「我是那麼俗的人嗎?我怎麼那麼俗——」

  「哥哥,你就是在意你沒過到大九節吧……」

  「大九節啊啊啊……」

  百年一期,最後一年為小九節;千年一期,最後一年的大九節,整年一路狂歡至末日,全世界彷彿要在那短短的三百多天裡嗨死自己跟其他人。

  自己當了黑龍快一年,直接把這邊的時間也消耗掉了。法貝路希無法想像,大九節到底是個怎樣的光景,是不是像史詩、歷史、壁畫上說的那樣不可思議?

  「大九節超棒的。」法恩泰西還在搧風點火,「我最後幾天直接搬去寄住你那了,現在回想起來,我甚至懷疑我那些日子是我喝醉想像出來的,對了你想知道女孩子突然對你感興趣的事情嗎……」

  「不啊啊啊……」法貝路希更加用力地敲著窗戶,啪的一聲響,他摔出去,臉迎面砸上雪地,安靜了。

  法恩泰西突然滿臉發光,掀開棉被跳下床,踩上窗戶跳出來。

  「喔我超想念這個——」

  剛起來的雪碎粒把剛爬起來的法貝路希砸了一臉,接著老狗哈利也從窗子中跳出,在雪地上砸出第三個坑。

  「我的大九節、我的大九節啊!」法貝路希抓起一團雪就砸向弟弟,法恩泰西發出奇怪的吼叫聲在雪中亂跳,兩人一陣追逐。

  法貝路希的雙腳冷死了,但錯過大九節(這竟然也能錯過)的熱血沖刷他渾身上下,甚至壓過了「兩個自己」的震驚,又急又氣(嘴角卻掛著笑)在追殺弟弟。

  老狗也在奔馳,中氣十足地吼叫。

  永暮把雪地照成一片金色夢境,冰冷北風撫摸法貝路希激動的神情,梳過飄散的金髮。他下意識想扭頭用龍角控風,以為自己回到龍之地飛翔……

  法恩泰西矯健的身手使他像一隻雪兔跳竄,跑了一會兒就爬到樹上,他在枝幹上看向哥哥。他們之間有無聲的默契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

  法恩泰西發出歡呼聲,往樹下的大雪堆一跳,砸出一片霧白浪花。

  法貝路希不甘示弱,紮好睡衣開始爬樹,笨手笨腳的,畢竟他沒有爪子了。顫顫巍巍地把自己掛上枝幹,一隻腳軟軟地跨上去……

  樹下的人催道:「哥哥,我快冷死了。」

  法貝路希怒吼道:「閉嘴!你還我大九節!」

  法貝路希扶著主幹站起來,一點兒也不頭暈(這點高度跟懸崖比起來不算什麼),習慣性地想扭扭屁股(跟尾巴),瞄準下方的雪堆,但他忘了自己沒有尾巴……

  過度的用力使他在冰凍的樹皮上滑了一跤。

  「哎!」法恩泰西趕緊撲過去接。

  兩人一起砸進雪堆裡,被雪花噴得滿頭都是,他們相視一會兒後,逐漸笑起來,慢慢變成哈哈大笑。

  法貝路希躺在弟弟身邊,看見他轉過頭來盯著自己,笑著說——



  「真高興再見到你——龍呆子。」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沒錯!!
我新的書名想要叫做《龍呆子》!!!
標準字設計都想好了!!!!!!!
請告訴我你們的想法喔喔喔???


迫不及待想重寫(要講幾次)
雪龍太晚出來了
變成說我有點趕第三集後半劇情
一看到就想上吊
然後真的對不起我一直地方可以把魔法還有法術的設定講清楚(吐血

這邊放一下來得及嗎(?


魔法與法術的本質跟區別

  懶人包:魔法製造問題,法術解決問題。魔法感性,法術理性。

  魔法無法經由學習獲得,法術可以,魔法導師只教授感覺經驗與案例,有時候會跟學生一起進行研究(作死)。法術導師就是那種嗯你們知道的。肝爆。
  魔法來自生物強烈的意念,例如想像,願望,渴求。基本上沒有正常邏輯可言,屬於一種自我實現。
  魔法的出現來自這個世界的現實壁壘偏薄,世界下的因素經常影響世界上。冥線是魔法的基礎位面之一,其它應該還有但是作者暫時想不到
  法術是經由人為研發的(為了解決魔法製造的問題)人工魔法,與科學有相同地位,涵蓋數學,物理,科學,以及比科學更加嚴格的準確性與嚴謹。法術是一門學問也是一門語言。用寫的語言(程式)。目前尚未有人研發出語音功能。


法貝路希與龍與雪龍與夢的謎題正在解開
我認為夢想、想像、願望、夢境的意義非常接近(字義上也一樣)
所以才寫了一個類似異次元的冥線

關於夢想方面
不知道在節奏有點亂的情況下大家能不能體會到我想表達的意思就是
希望能在方格子版做好

明明寫的時候想說的後記一大堆
每次寫的時候卻腦子一片空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118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冒險|西幻||台灣|穿越|恐龍|小說|原創|為龍DreamComesDragon

留言共 5 篇留言

亞空
「變身後身軀不協調症候群」:常見於年輕的德伊魯,主要症狀為變回人身後短時間內無法習慣原本的身體,保留變身物種的一些習性與習慣。
一些老德伊魯總是建議年輕人不要在變身時吃東西,當然也有一些樂於在變身時品嘗「美食」。

真是混亂的記憶,真相到底是如何呢OHO

去生物系不碰任何生物WWW
某隻家貓:我就在你身邊而你選擇看貓咪影片!!??

雪地傳說,一個終年都在看書的男子
有沒有守著這個傳說的巫師啊(X)

大九節!還要在整整一個星座紀元後才能看到某聖騎士

嗯?嗯?
所以 嗯?
大黑回到的竟然是穿越前的快一年後?

總之沒關係,你回去找大坦再過一次大九節吧

龍呆子 真是非常,非常的
看來我們重新得到了這本書的主角

法術是一門與科學相同的嚴謹體系
有著絕對的法則,是世界的一環

魔法是精神的具現,只有因與果而沒有過程
力量來源則通常是勾引到世界下的某個位面

09-10 16:3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德魯伊也是有點精分精分的呢...

我也是個混亂的大腸。

就像上體育課打死不下場打球(o)

在北方沒有XDD 雖然北方也有原住民但是畫風不太一樣www
也不用整整啦,大概998年後吧(差不多了好嗎

對因為法貝路希去傳奇大陸差不多快一年
回來的時間點就設定在穿越後往後算
(其實是因為我筆誤讓第三集回去看到天秤座掛曆,時間點牽涉的劇情又很多我都快寫完了,在說我個人感覺超過大九節的版本更合理...)
回來以後是差不多的時節只是快進冬天

又找坦圖卡,蒙洛門忌妒得面目全非(X)

非常怎樣XDDDDDDDDDDDD
嗯主角沒了又有了,說是原地復活但是時間版本卻不太對(???

謝謝大百科補充XD!



09-10 17:12
夜風颯
???
看完後怎麼覺得好像還是不懂?
我再看幾次

09-10 19: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可能要跟後面一起看
我明天貼更新
如果還是很模糊的話我就砍掉重寫了09-11 01:59
嵐楓
「坦嘟卡是個好龍龍。」這句有點可愛
還是個弟控龍龍呦~!

看完了,但...甚麼伏筆解答!?(黑人問號
我完全看不出來我好爛QQ

"龍呆子",有點像在罵龍XD 哈哈
以內文來看超符合的!!! 法貝路希你看看你
恩~ 個人還是喜歡"為龍" 只是撞名太可惜了..

09-10 20: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最近有點迷上好龍龍這個詞XD

嗯我在想會不會是因為要把整個部分都看完
明天傳更新><

龍呆子也很可愛啊wwwww
從書呆子演化出來超契合的?
我也喜歡為龍然而現實如此...
幸好新書名似乎比他更好(個人認為09-11 02:04
冰鳩
總是失神
覺得自己應該有尾巴和翅膀的法貝路西也太可愛XD

09-11 19:5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精神上殘廢(X)
因為是小孩的夢雖然年齡有長大但還是很幼稚的龍龍!09-12 03:33
讓我看看
好龍龍這句好可愛ww 忍不住跟著唸一遍

09-11 21:2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好龍龍!! 大家念起來!!09-12 03: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抖內管道更動:藍新、綠界... 後一篇:[達人專欄] 《第四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each不起眼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 Fine」劇場版 BD開箱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5843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