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花誌異》39拼貼畫

作者:恆等於│2020-09-06 15:41:26│贊助:4│人氣:131
  
  
  
  經過徹夜的鍛鍊後,汗流浹背的我先簡單沖了個冷水澡。然後獨自一個人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閉目養神。
  
  雖然我不會覺得睏,也不需要睡眠,但身體仍然會感覺疲憊。太過操勞的話甚至會突然陷入類似當機的狀態。
  
  所以在戰鬥之前,必須先讓身體充電才行。
  
  坦白的說,我心裡有些不安。畢竟雖說是鍛鍊,但也只是臨時抱佛腳程度的努力罷了,究竟在實戰上能發揮多少還是未知數。
  
  不過這種不安,其實也只是類似於「手機的電量不是100%的狀態就出門」那種等級的不安罷了。
  
  啊,話說回來現在的手機電量都有5000mAh了吧,就算玩一整天也撐得住。所以這種比喻或許是有些過時了。
  
  直到太陽初升,陽光灑落在我臉上時,我才又重新睜開眼睛。
  
  沒有吃早餐,也沒有閒話家常。
  
  除了巴因為不參與戰鬥加上疲憊而留守家中外,華恣伶與方圓圓也一起來了。當然,真正上場戰鬥的人還是只有我一個,她們只是負責保護無關人員的安全。
  
  根據華恣伶蒐集到的情報,我的對手是一個叫做「蛇影隨形」刑部十二的魔術士。此刻他正待在北市一家飯店最頂樓的套房,而最高兩層樓的人都已經被方圓圓使用魔術調離。因此我大可放手戰鬥而不必擔心波及無辜。
  
  計畫並不複雜,甚至可以說是沒有計畫,畢竟只有我一個人去戰鬥,不論發生什麼事,都只能靠我自己靈機應變了。
  
  順帶一提,在我們剛進入飯店時,發生了一點小插曲。
  
  在飯店的大廳裡,一名粉色頭髮,綁著雙馬尾的少女從我身旁走過。不知為何,吸引了我的注意。雖然她的打扮確實有引人注目之處,但我不認為以自己現在的心態,還有心思去看別的美女。
  
  應該是除了外貌之外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神秘力量,將我的注意力吸了過去。於是我提出了自己的疑慮。
  
  「妳們有看那個雙馬尾嗎?」我問。
  
  「蛤?什麼馬頭鬼?」華恣伶說。
  
  「馬尾!就是那個粉──」我回頭想指向對方,然而她早已不見蹤影。
  
  「粉色的?哦,你說的是碧琪[1]吧。」
  
  「粉紅色頭髮的人啊……妳肯定看到了。」
  
  「頭髮越粉,殺人越狠。至少她沒有明顯的敵意,不用理她。」
  
  於是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但是我總覺得以後有很大的機率再次碰見對方。
  
  之後華恣伶與方圓圓,她們則悠哉地在樓下的餐廳吃早餐。我獨自上樓。
  
  隨著電梯緩緩上升,我在腦中重新複習了一遍關於對手的情報。
  
  邢部十二,有近身作戰能力,擅長使毒。而他的毒也能作為遠程攻擊的手段,這點是我必須注意的。一旦拉開距離,我除了將手中的槍擲出外,就只能陷入兩手空空的劣勢。
  
  就算我不怕中毒,但是萬一對方打定主意要拖延到我的身體不堪負荷時,那就難辦了。畢竟對方是蛇,藏在家具的縫隙,甚至是通風管道應該都不是難事吧。
  
  當然,到了那個時候,還能讓華恣伶她們幫忙。然而若事情發展到那種地步,也可以說我是徹底敗北了。
  
  戰鬥開始,就必須一口氣拉近距離才行,好在這裡的空間狹窄,很適合我。
  
  隨著電梯叮的一聲提示,我邁出步伐。
  
  默數了三聲逐漸加快的心跳,永劫回歸已是握在手中。
  
  走廊上安靜的不可思議,我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時刻提防著可能突然襲來的危險。
  
  然而,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此刻我直覺地感到不對勁,預感到有些出乎意料的狀況發生。
  
  我查覺到光線不足,因為燈罩裡有不自然的陰影。於是我踏步上前,一槍掃下燈罩。只見裡頭藏著一條蛇屍。
  
  一般的飯店裡怎麼可能會有蛇?所以毫無疑問的,這一定是魔術士事先設計好,用來襲擊不速之客。但是,為什麼蛇已經死了?難不成蛇屍本身便是一種魔術的媒介?
  
  我越是向前走,內心理的不安就越被放大。
  
  但是,只要打開那扇房門,就能得到答案。所以我終究走到了那扇房門前。
  
  恐怖片中有所謂「閣樓的笨蛋」,意指明明知道事情不對勁,第一時間不是選擇逃跑,而是前去一探究竟的傻瓜。
  
  這種人的下場通常都不是太好。
  
  然而某種程度上來說,這種人的想法雖說不理性,但卻非常合乎情理。
  
  畢竟要壓抑好奇心並不容易,尤其是當眼前沒有顯而易見的凶險時。
  
  知道痛,才會怕。
  
  無知無畏。
  
  或許此刻最好的方法是立刻向華恣伶她們求援。但是我畢竟還是有著羞恥心的,或者在這個時候,更應該說是自大或者無知。總而言之,在這種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求救,感覺很像是在為自己的膽小找藉口。
  
  至少要再往前走一點。
  
  至少要留一點血才行。
  
  於是我將手伸向房間的門把,轉動,令人意外的是,房門並沒有上鎖。
  
  室內也不像是有人在,但是剛才方圓圓已經確認過,目標是在房內的。而且那條用來埋伏的蛇也說明了這點,至少他曾待過這裡。
  
  我將槍指向前方,一步一步的走向臥室。
  
  然而映入眼簾的場面,卻像是在嘲弄著我一點一滴建立起的防備。
  
  那是一幅拼貼畫。
  
  就像是孩童用稚嫩的雙手,將不同顏色的色紙撕碎後,再一點一點的將其以特定的形狀黏貼在畫布上形成的畫。
  
  這種帶著童真雉趣的想像,在此刻,我的眼前崩潰。
  
  支離破碎。
  
  因為那是一條蜿蜒著張開巨口的蛇。
  
  取代色紙的,是撕的粉碎的人肉,用來當作畫框的則是黃白色的人骨。
  
  它就那樣掛在床頭前,而未乾的血液不停的在潔白的床單上蔓延。
  
  我之所以能認出,是因為如垃圾般丟在一旁,作畫用剩的肉塊裡,有著一條金屬匕首項鍊。依照情報,那條項鍊的主人正是刑部十二。
  
  等到我的思考終於從方才的震驚中恢復時,衣櫃的門緩緩打開一條縫。
  
  裡頭漆黑如墨,什麼也看不清。
  
  只有一對散發詭異橘光的,像是眼睛似的東西,死死的盯著我。
  
  
  
  
  


[1] 指《彩虹小馬》中的角色,粉色的那個。

題外話:
  以前聽人說FGO中的嚴窟王與原作的基督山伯爵有很大差異,但除了沒有停止復仇之外,一直不清楚具體的其他差別,也沒看人分析過。直到最近終於讀完了原著。
  除了故事情節外,這兩者的不同與其說是「有哪裡不一樣」,倒不如說是「沒有一點一樣」還比較貼切。
  雖然我覺得也沒什麼不好就是了。
  有想說要寫一篇關於這兩者的差異,以及《基督山恩仇記》的心得,但是又沒什麼動力去實際行動。
  也許以後會寫。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075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花誌異|輕小說|搞笑|愛情|魔幻|腦殘對話|熱血|小說|戰鬥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天*€¶¢
粉色切開是黑的w

09-06 18:45

恆等於
越黑越好啊09-07 20: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iechengy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花誌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3525086幫助新人的你
我的代號零更新到第八回了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55951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