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LOL短篇】又是一個惡作劇。

作者:貓尾火花兒│2020-09-04 17:41:13│巴幣:8│人氣:319
  大家好,這裡是貓尾。
  這次放上的文章是菲艾、凱特琳與吉茵珂絲的故事。
  故事非常單純,可以開心閱讀唷
  自行想像處就靠各位讀者腦補了 :D



  〈又是一個惡作劇。〉
  ─

  巨大的看板,被人用油漆的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但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到這是一張臉,這張臉已經被畫得令人無法辨認,但唯一可以看出來的是,這張臉上有著明顯的羅馬數字「六」。

  城市裡的街燈倒下發出了巨大的聲響,恰好砸壞了一名正在攻擊民眾的機械人。街道上四處都是火花,機械人在石板街道裡看見任何人都會發起攻擊。民眾因為攻擊而四散逃逸,城裡的景象是一鍋已然沸騰的湯,發出各種令人不愉快的氣味,各種氣味混雜其中,像是佐恩的無法之地般。

  「這下子就變得有趣多了……不知道漂漂小粉粉等等會不會來?」藍髮辮子的少女在高樓之上,看著眼前的湯思考著:「每天都要吃飯的,沒有人不吃飯的唷!」

  她開心的大笑著,輕鬆地轉了個身,手中的武器隨著她的笑聲也笑出了聲音,肆無忌憚的傾瀉著愉快,打向她身後的機械人。

  就在此時,那鍋沸騰的湯裡,突然竄出了一隻手。那隻手像是湯匙般,直直的往藍髮少女處揮來。手移動的距離很長,從頂樓的大門直直的飛向藍髮少女。

  但藍髮少女卻沒有任何慌張,連笑聲都沒有停下,就讓那隻巨大的機械手臂停在她的身前。

  「別鬧了!這一點都不有趣!妳再不停下,就嘗嘗我的拳頭!」粉髮著警服的女人對著她說著,但停下的人卻是自己。

  我怎麼會被這種無聊的陷阱給抓住,她笑什麼?真是令人火大!哼!除了她以外,我怎麼可能被這可笑的玩具給困住。

  她卻在我眼前,用手送了個飛吻給我。

  我用了點力量加上手套的蠻力才破開了這玩具,但是眼前的藍髮少女卻早已消失無蹤,只留下她的笑聲說著:「太有趣了!漂漂小粉粉今天也一樣很漂漂唷!」

  我奔向前方看著樓下正處理著這場鬧劇的同事們竟然被她所擊倒,而我所敬重的伙伴──紫髮穩重的警長,竟然在面對到處亂竄的她時慌亂著。我有些不可置信,腦裡的記憶竄了上來,藍髮少女的影像讓我有些頭痛。

  樓下帶著警帽的紫髮警長,手上拿著一把海克斯狙擊槍,在面對到處亂竄將這鍋湯弄得更糟的狀態時,她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會這個樣子?這個傢伙就是幕後的黑手嗎?我竟然猜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麼。焦慮的我看著眼前肆無忌憚移動發出狂笑的藍髮女,她用著手中的鏈槍隨意移動攻擊那些已然暴動的機械,幸好我已經疏散了周圍的民眾,他們都已經撤離這個地方。

  「喂?妳每次都做著這些事情,妳到底想要些什麼?」紫髮的警長女孩問著對面笑聲快蓋過槍聲的藍髮少女問著。

  「當然是……」藍髮少女說到這時,竟然快速的移往紫髮警長處說:「為了好玩呀!妳長得也很可愛唷!」

  藍髮少女的臉貼近了紫髮女孩。

  她的左手居然一邊射擊著後方那些因暴動而靠近的機械人,右手抓住了紫髮女孩的臉,仔細的打量這紫髮女孩。

  「妳就是小粉粉說的小蛋糕嗎?」藍髮少女貼得很近,我竟有些緊張,這藍髮少女的辮子隨著射擊的後坐力抖動著,震撼著我的心。此時我的雙頰一定紅潤著,她的眼睛那瘋狂的神情像極了我那名值得依賴的同伴,但可惡的是她到底現在去了哪?這少女想對我做什麼?

  「讓我嘗嘗妳是不是,真的像小粉粉說的是一塊蛋糕。」她丟下了她的武器,雙手抬起了我的臉,我本來就不是善於近戰的,此時也只能看著眼前的她。

  但她居然吻了我,她到底想要幹麻?她的舌竄了進來,但我無力抵抗,我感受到了巨大無比的屈辱。

  「滿甜的,真的是塊蛋糕欸!紫紫小蛋糕,我決定這樣叫妳了!」她吻完我後,就在我眼前離開了,只留下了笑聲與回蕩在我腦海裡的聲音:「紫紫小蛋糕!」

  這輕挑的感覺像即了我那粉髮強壯的同伴,可惡!我一定要讓妳付出代價!


  ***


  「這個城市真的太無聊了。」藍髮少女想了想,看著自己據點裡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娃娃與炸彈、火藥。據點破洞處可眺望下面城市,每個人都正在路上有秩序的移動著,紅綠燈控管著整座城市,每個人都有他們正確的移動方向。

  「真的是太無聊了!」她趴了下來,看著自己身上的浮雲紋身,想著這紋身就算紋遍了全身,但世界依然好無聊,難道就沒什麼好玩的事情嗎?她如此想著,在木桌上的猴子玩具也百無聊賴的拍打著手中的鑼。就在此時,她突然想到一個好點子。她用自己的手假裝成一把槍,對準猴子玩具「碰」地一聲。

  「這樣漂漂小粉粉和紫紫小蛋糕一定會記得我的!」她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用手推倒這隻玩具猴:「想起我吧!我一定會讓妳想起我的。」

  說完這些話後,她又自言自語了起來。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對著滿屋子的娃娃們說著話:「你們知道嗎?那天那紫紫小蛋糕真好吃……甜甜的。」她捂住了自己的嘴,臉頰有些紅潤:「但她的臉每次都很嚴肅,聰明的小蛋糕……」

  「惡鯊與砰砰,你們那天也看過她們了……她們的表情和說出的話真有趣……對嗎?」她對著自己平凡無奇沒有任何裝飾的鏈槍與火箭砲說著話:「她們倆可真是可愛。」

  「一個粉粉、一個紫紫,都是我的最愛,就像你們兩個一樣唷!」

  她自己說完後,好像想到了些什麼,開心的摸著自己的兩把武器,把它們給裝飾了起來。

  「我一定讓妳們倆個人都記得我,永遠!」


  ***


  暗不見光的房間裡,突然光線聚集了起來,照射在一名混混的臉上。這名混混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知道他不能說,再怎麼樣也不能說,混這道上混的就是義氣。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名臉上寫有羅馬數字六的女人,這個女人的手在不停的緊握、放鬆,發出陣陣的指節聲響,可以想像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事。

  「等等,你……你想要幹麻?」

  「想幹麻?說!說出你知道的東西!」漸漸適應光線的他看清了眼前的女人,粉色頭髮、清秀到狂野似的長相與手臂肌肉線條異常強壯,可以想像在路上如果遇到這樣一個女人,他會被她所吸引,但卻沒有勇氣去招惹她,因為那雙拳頭打在人身上,一定……很痛。

  女人的右拳直接就往他的臉上招呼了,一拳就讓他體會到了剛剛腦中所想的,很痛。不,這豈只是痛……口水都流了下來。

  「等……等一下,你都還沒問你想要問什麼欸。」恐懼瞬間佈滿混混的心中,他知道他不能說,他一定不能說,那群混混朋友們會怎麼說他、笑他,他都可以想像,所以他不能說。

  「對,我還沒問。」女人笑了笑,用左手抹去了右拳上的痕跡:「但,我現在心情也不好,你最好在我問話前就說出我想聽的話!」

  拳擊往混混的肚子襲去,這瞬間混混心中想到的並不是朋友們會怎麼說他、笑他,而是眼前這名粉髮警察根本就是惡魔,是名背生雙翼、紅膚的惡魔!

  昏暗的小房間、聚焦的光芒、令人恐懼的惡魔,這三者放在一起與朋友們間的義氣相比仍然不算什麼。

  「我說,你要我說什麼,我都說!」混混假裝害怕的說著。

  「對!我說了,」女人又笑了起來,雙拳又再度往混混的胸口砸去:「你趕快說出我想要聽的了。」

  女人也沒有等混混真的說出些什麼,一連好幾次的拳擊打向混混。

  此刻混混真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心臟都像是停止了一樣。他的眼前只剩下羅馬數字「六」女人的臉,他一輩子也忘記不掉這張臉了。這張臉讓他的心臟停止,又再次活了過來,不是形容上的,而是真的。他的心臟停止了一段時間,而女人再次用拳頭讓他活了過來。

  「我剛剛死掉了嗎?」

  「那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死人復活也不是第一次了。」女人輕描淡寫的說著:「但如果你再不開口,說出我想知道的……下次就不知道你會不會死亡了。」

  如果死亡,就可以了事的話,我願意死亡。畢竟死亡後我就說不出實話了……

  當混混還在想著這個時,卻聽到了惡魔的低語聲音。

  「對呀!如果你死了我才麻煩,所以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讓你活著。因為我知道死亡,有時候比活著更幸福……」對,死亡有時候,比活著更幸福。女人心裡如此想著,卻在記憶中隱隱約約出現一些畫面,那些畫面對她來說有些痛苦,但幸好這些畫面每每出現在腦海時,她什麼也記不得,只是有點頭痛、心煩。

  犯人此時連忙說出了一切她想知道的事情,此刻她心裡所想著的卻是紫髮的長女孩的事情。她是如此令她敬重,她成為一名警察,有時也不得不展現這一些暴力。雖然只是利用一些小把戲──拳頭上的電擊槍,讓犯人以為痛、像是死去又復活,但這些她都不能說。

  在女人轉身離去時,昏暗的房間、聚焦於犯人臉上的燈,是無法讓人看見女人此刻正微笑著吐出的小舌頭。她的臉上藏不住的開心想著:「一個簡單的小把戲,就又讓一個死也不肯說的犯人說了真話。」

  當女人離開房間,每每被人詢問她用了什麼辦法讓犯人說出心裡的話時,她總是回答:「我只是用我的拳頭讓他說話,這也沒什麼,先打再說!」

  接著你就會聽見她輕挑的口哨聲,回響在整個警局裡。


  ***


  紫髮警長此時正在自己的辦公室看著城市的地圖,她很清楚的知道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連那些不為人知的角落也是。這是身為一個狙擊手的謹慎,她的父親常和他說:「身為一個獵人,最重要的是知道獵物的心思。」想到這裡,她想起那名藍髮少女瞳中的粉色。

  這次只要她再次出現,我一定可以安排好一個陷阱,好好的抓住她。

  警長在辦公室裡,地圖前的窗台,可以看見外面警察們的忙碌,當然她自己也沒閒著,腦袋不停的在運轉著。在接線警察剛回報城市的異狀,她迅速調動著警力前往各地去支援,但前警察前往時,有時她都會做出奇怪的交待。

  粉髮警察剛剛偵訊完一個犯人,她才吹了個口哨,就被警長叫進了辦公室,今天這時間剛好是下午,她帶著一些甜點和咖啡,就進入了辦公室裡。而在辦公室裡發生的事情,通常誰也不知道,但出來後的粉髮警察總是一臉摩拳擦掌似的騎上她的摩托車,前往處理警長交待的地方。

  「嘿!小蛋糕,今天又有什麼需要我的嗎?」粉髮警察進入後,很開心的暱稱著警長,那是只有她才敢使用的稱呼。

  警長給了粉髮警察一個銳利如鯊的眼神,直視著粉髮警察,但配合著警長那精緻如娃娃的臉,卻不怎麼令人感覺到害怕。她放下了咖啡與甜點,在警長的桌上:「小蛋糕,妳這充滿愛的眼神是想要我做什麼?快說吧?」

  「等等你到城東區,那邊發生了場意外,需要警力去處理,可能會碰到一些黑道。」警長逕自說完,也不理會她剛剛語言間的親暱,只是沉思了會:「你可以帶回關鍵的人,那個人可能會和一些事件有關,妳注意下。」

  「當然,小蛋糕,交給我吧!沒有我的雙拳沒辦法辦到的事情。」粉髮聽完警長的話,立刻就要出門執行,但紫髮警長卻打斷了她。

  「對了!關鍵人物的情況妳千萬不要忽視,可能和妳想像的不太一樣。反正,記得帶回來就是了。」她丟給了她一隻棒棒糖,她順手就接住了。

  粉髮警察隨後從警長辦公室裡出來,她手上的棒棒糖已然在她的嘴裡,她騎上摩托車,前往了案件地點。

  隨後幾名上午收到過警長命令辦事後回來的警察,各自進入了警長的房間,對著警長回報:「城西的車禍已經解決,警長說要注意的紅綠燈果然有問題,那紅綠燈過於老舊,看來是該換個新的了。」

  她拿起剛剛粉髮警察進來時,帶入的咖啡與甜點,聽著回來的警察匯報著,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知道這件事的後續。

  隨後另一名警察進入:「城北東部發生的偷竊案已經抓到犯人了,警長說過的垃圾桶裡竟然躲著一名小孩子,那名小孩就是犯人。」

  她聽見小孩子時,點了點頭說:「是累犯的孩子吧?等等你送些食物去城東的孤兒院,犯人以『未成年特別法』處理就好了。」

  「但是有個問題,犯人在押送突中就跑了。」警察有些歉意的說著。

  「沒關係,等等會再回來的。」但警長卻一臉平靜,好像早已知道了般。

  這名警察有些迷糊,怎麼回來?難道犯人會自首嗎?他不是很肯定,但也從未懷疑過警長,警長總是有她自己的安排。

  接著另一名菜鳥警察,進入警長的辦公室:「上午港口的走私已經被破獲了,但我很好奇警長妳是怎麼知道,這個時間點會有在那裡走私的呢?線民明明就說的是明天晚上。在早上他們怎麼會敢挑這個時間……」

  「因為線民說的明天晚上是煙霧彈。」警長斬釘截鐵的說著:「這幾天罪犯們的行動,都指向了這個答案。」

  「但是……」

  「新人,」警長優雅的拿起馬克杯打斷他的話,精緻的臉沒有任何表情:「獵物的心理是我們要掌握的。」接著抬起了頭說:「現在出去多觀察吧。」

  不一會,粉髮警察帶著一名瘦弱的孩子走進了警長的辦公室。

  「妳的拳套等等記得要去維修,動力有些問題了。」警長在粉髮警察進入後,觀察了下說:「下班後記得去裁縫那一趟。」

  「呃?好的。」粉髮警察看了下自己的制服,手袖處有一道裂口。

  「好了,小偷?」警長露出了一個微笑對著孩子說:「你這次又偷了什麼呢?」

  「警長,他這次什麼也沒偷,我保證。」粉髮警察連忙說著:「他是這次的關鍵人物,黑道好像想要把他給帶走,但我救了他。」

  孩子看著眼前的警長,一語不發。

  「好了,我知道的。」警長有些溫柔的看著眼前的孩子說:「我都知道的,只是有些話要問問他,妳先出去吧。」

  粉髮警察聽完後,摸了摸孩子的頭,小聲地告訴他:「沒事的,我們是這城市的守護者,你可以相信我們。」

  孩子點了點頭,但還是抓著粉髮警察的手,只見警長從抽屜裡拿出了一個奇怪的機械與一隻棒棒糖:「你看這個……我都知道的唷!」

  孩子便放了手讓她離開了辦公室。

  她有些困惑,這樣的一名孩子會發現了什麼?但小蛋糕若是這樣說,一定有她的原因。當她這樣想時,窗外突兀地出現了許多五顏六色的氣球,而遠方的城市上空,這些氣球竟然在爆炸,像煙火一樣。

  她知道,這應該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


  「這次犯人應該是那名有著佐恩口音的藍髮少女。」她告訴她的員警們,這次她設下了很好的計畫,她相信一定可以抓到這名藍髮少女。

  「佐恩口音的她,極有可能知道很多關於這個城市的黑暗,她是誰?」警長在心中這樣想著,嘴上卻早已將這次的計畫告訴了他的員警們。

  她讓粉髮警察去到了計畫好的陷阱處躲藏,隨時都準備好抓捕這名犯人。

  但這次卻失算了。

  眼前臨時的指揮所周圍都是那些五顏六色的氣球,而藍髮少女竟然拿著鏈砲與火箭筒混著那些氣球,闖入了這個指揮所,一時間眼前充斥著這些顏色。

  「你們不覺得太無趣了嗎?你們可以給我更多樂子嗎?」眼前佐恩口音的藍髮少女突兀地出現在警長眼前,她用著她的粉色眼睛看著我說:「紫紫小蛋糕?咦?我還以為漂漂小粉粉會在這裡呢?她人呢?」

  我失算了。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她不應該是在最華麗、有著最多氣球的地方,等待著警方的出現嗎?

  當我這樣想著時,我身旁的警察都已經變成一群聲音像鴨子的人了。

  是氦氣,氣球裡面有氦氣,這會讓人感覺開心、聲音會改變。我連忙捂住我的鼻子,不讓這氣體進入我的呼吸裡,讓我變成可笑的樣子。

  「妳看呀!紫紫小蛋糕,這是我為你們準備的唷!」她拿起武器,手上的火箭筒,射入我原以為她會出現的大樓頂端,爆炸令所有的氣球變成了煙火,五顏六色的。

  我看著眼前的煙火與藍髮的她,竟覺得她有些美。

  「好看嗎?妳一定要記住我唷!」她說完這句話,轉了個圈她頭上的辮子繞成了一個愛心後她來到我身邊,抱起了我。因為要讓自己保持冷靜絕對不能吸入氦氣,但她卻拿起身邊的氣球吸了一口,用嘴強行將這氣體灌入我的嘴裡。

  一時間我有些混亂,她到底在想些什麼?這是我第一次無法判斷對方在想些什麼。我的意識有些模糊,口中發出聲音:「妳……難道是神經病嗎?」

  我想除此之外,我無法解釋為什麼我無法預判她行為的原因。

  「是呀!有醫生開的證明唷!」我看著眼前像是精緻娃娃的紫紫小蛋糕,她真的好可愛唷!嘴唇也甜甜的像是一塊蛋糕,太有趣了!她的表情,好像無法相信眼前這一切,果然她和她是最有趣的!

  我輕輕地在她的耳旁吹氣般說著:「現在的妳根本無法反抗我唷!」

  我舔了舔她的耳朵,她瞬間就臉紅了,撫摸著她的身體,感受著她身體像蛋糕一般甜膩的氣味,真的是塊小蛋糕呢!沒想到會她全身攤軟的倒在我懷中,這真的太幸福了!

  「妳看我的惡鯊!」我把我的火箭筒拿到她的眼前,展示給在我懷中的她看:「我把它漆成了紫色,妳看它的表情有沒有很像妳?」

  她狂笑了起來。我覺得這真是個變態……她竟然把她的火箭筒變成我的樣子,我惡狠狠的盯著她,但我真的沒有了力氣。她撫過我身體的每寸都讓我感覺像是被炸彈所炸過,熱辣辣的。

  雖然我這樣想,但是她很漂亮,藍色的辮子髮、紅潤的唇,她摸著我的身體時,我覺得很熱……是她給我的那氣體裡還有些什麼別的嗎?我的意識有些恍惚,突然一個巨大的聲音,讓她離開了我的身體。

  「妳竟敢叫她小蛋糕!」粉髮的警察,雙手戴著巨大的阿特拉斯拳套,一拳就把周圍的空氣吹得遠遠的,彷彿怒氣在她的身上讓空氣都震動了起來。

  「喔喔!太好了!是漂漂小粉粉,妳來了。」藍髮少女像是遇見初戀般,開心的對著她說著:「妳看我手上的鏈砲。它叫砰砰,我把它給漆成了粉色,就像妳一樣唷!」

  竟然把我的粉色給了那把鏈槍,這根本是種汙辱!我憤怒用著手上的阿特拉斯拳套的動力,周身的空氣不斷凝聚成一股動力將我推向她。

  但此時我卻突然想起,她和我說過手套的動力裝置需要被維修的事情。

  眼前的藍髮少女用著鏈槍向我射擊,下意識的以手格擋時,我的手套就壞了。立刻我以另一隻手擋住她的攻擊,一邊靠近她,但卻再一次被玩具給困住了。這次沒有手套的我是很難掙開她的玩具。

  「漂漂小粉粉真的笨笨,妳看我的砰砰!」眼前的藍髮少女像孩子似的展示著她的武器,彷彿只是她的玩具罷了:「我把它裝飾成了豬豬,有沒有很像妳呀!」她開心的狂笑著,身後的窗戶外有著一幅巨大的我的畫像,狂笑著的她竟然有著某種異樣的美感,我的記憶又再次上湧,她的影像與記憶裡的某人重疊,失憶的我一定和她有某種關聯。

  她到底想要做什麼?我真想不透她。

  她走向我,端起我的臉:「漂漂小粉粉,妳還是笨得這麼可愛。」

  在她的臉靠近我時,她那奇異的眼神卻飽含著某種溫柔,我的頭瞬間便痛了起來。她卻吻了我,本應該是溫柔的唇卻令我的頭卻更痛、像是要裂開了一樣。

  她看到我的情況,放開了我:「小粉粉,妳怎麼了?還好嗎?」

  「我──要逮捕妳。」我想不起她到底是誰,但只要抓住後──在我的雙拳之下沒人能不說真話的,但前提是我要抓住她!

  「妳要抓住我?小粉粉,我們之間的遊戲妳可是一次也沒贏過我唷!」我笑了出來,她竟然說她可以抓住我?一次也沒有,從認識那天起,妳一次也沒贏過我唷!

  「小粉粉,妳一定要記得我唷!」撫摸妳,妳應該還記得我,不然只有我還記得妳的世界太無聊了!如果妳不記得我,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妳是……誰?」妳的表情也變得像小蛋糕一樣了,像一頭鯊。可是在我的記憶裡,妳一直都是一隻可愛的小豬豬。

  「小粉粉,妳會記得我的。」我說著,舔了舔妳的脖頸,妳果然臉開始泛紅,當然啦!沒人比我更瞭解妳……

  「放開她!別……別對我的同事下手!」她在說什麼?小粉粉是她的嗎?小蛋糕妳才是我的吧?我丟下小粉粉,又摸起了小蛋糕,果然如同蛋糕般甜膩柔軟。

  「我的小蛋糕,小粉粉和妳都是我的唷!」我笑了笑讓她倆吸入了我準備好的氣體,她們倆全部都失去了力氣。這下子,我可以對她們為所欲為了。

  (JINX瘋狂調戲、調教中。大展各位讀者想像力的時刻到了!)
圖片出處:https://h.bilibili.com/845468?from=search 作者:熱海學長
圖片僅示意用



  「妳們要好好記住今天的我唷!」藍髮少女指了指那幅圖案下的署名「JINX」,便頭也不回的逃離了這裡。

  我們兩人穿好衣服,倆人對看了看都有些尷尬。

  「凱特琳,我一定會用拳頭好好教訓她的!」菲艾惡狠狠的看著窗外吼著。

  「菲艾,妳能扶我一下嗎?」但此時凱特琳卻思考著,那名藍髮少女的名字與在皮爾托斯城中那黑暗的「C」有無關連。

  這房間裡寂靜無聲……兩人無言地離開了這裡。走到外面的兩人看著那幅巨大無比的畫,那是幅是被人用油漆得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畫。但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到是一張臉,這張臉已經被畫得令人無法辨認,但唯一可以看出來的是,這張臉上有著明顯的羅馬數字「六」。

  兩人看著那個「六」,各自有著各自的想法,但兩人的腦中卻都回響著藍髮少女JINX的聲音:「妳們要好好記住今天的我唷!」

  看來她那樣貌是不得不記在腦裡好一陣子了。


  寫於20191008


  後記:
  不知道有滿足各位的幻想嗎?
  在人稱轉換的過程中體驗如何?
  三人各自不同的想法與描寫有沒有讓你也愛上吉茵珂絲呢?

  別叫我寫中間需腦補部份,本喵才不會寫呢!哼!
  裡面根本沒有任何色色的地方唷!安全,安全。
  只有兩把武器與瘋狂的主人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054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愛情|幻想|英雄聯盟|lol|凱特琳|菲艾|VI|吉茵珂絲|JINX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pinglike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紙船... 後一篇:【新詩】聽大象在跳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深夜
想工作又想睡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