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茜色|解析】少彥名:奈落君主的狡猾與覺悟(下)

作者:Nil*夜*はじめ│在茜色的世界中與君詠唱│2020-09-01 22:53:21│贊助:10│人氣:49
※劇透:第二部第二-五章

4. 君主的手段與距離


截圖自主題曲PV - 「邁向未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uqJMTh7YuQ


(偽)茨木童子:「——我很討厭這個國家的君主喔。雖說他被奈落人民所愛戴,但總讓人感到偽善又充滿謊言。而且……不管他到底有什麼樣的目的,總之去抓一個無辜的女孩子,不覺得很狡猾又卑鄙嗎?真是太糟糕了。」
——摘自第二章第三話〈謁見大廳〉

少彥名:「啊啊,我說過了吧?奈落的君主是個狡猾、卑鄙的爛人啊。正因如此,才會欺騙了妳。」
——摘自第二章第四話〈人類與妖怪與半妖〉

少彥名:「妳記得跟妳初次相遇的時候,我所說過的話嗎?『——我很討厭這個國家的君主喔。雖說他被奈落人民所愛戴,但總讓人感到偽善又充滿謊言。而且……不管他到底有什麼樣的目的,總之去抓一個無辜的女孩子,不覺得很狡猾又卑鄙嗎?真是太糟糕了。』——那時候的話是真心的。我也很看不起只能用這種做法的自己。」

少彥名:「——我真的很想知道。唯一能拯救奈落的太陽巫女,到底本質是如何。因此我測試了很多次。如同我所說過的,我是個很狡猾又卑鄙的爛人吧?」

——摘自第二章第七話〈各自的心願〉


  什麼樣的人,在初次見面,可以像在說別人的事,形容自己是狡猾、卑鄙的爛人?短短兩天內,強調四次,非得把自己的形象定位「狡猾」、「卑鄙」不可?

  第一次,是少彥名偽裝成路過的茨木童子,引導巫女去偷取回上界的神器。

  第二次,是酒吞童子帶巫女面見少彥名,少彥名正式自我介紹。

  第三次和第四次,是隔天比試獲勝後,少彥名向巫女說明比試真意。


第二章第七話


  頻頻說這番話的用意,從目前故事釋出的情報,可知三件事:


(1) 少彥名精心策畫的安排

  少彥名是個可以為守護奈落、不擇手段的人,他的歲數至少數千年之久,作為天之國的前長老和奈落的君主,見識比任何人來得廣闊又深沉。目前已知比試毒酒是精心策畫的安排,營造出必須獲勝、留住太陽巫女的局面。

  那麼,他可以為大局飲毒自殘,自嘲人格對他來說自然也是手段之一。現在推論太早,可能之後遭新公開的劇情打臉,還是想筆記一下讀完五章的感觸:委託太陽巫女的過程是寫好的劇本,由他負責扮演反派。

  前面談論過,長生不老的人類少彥名,不能做出偏頗人類的行為,他必須以他的立場說出該說的話;換句話說,奈落君主的一言一行一決策皆看在半妖居民的眼裡,包含他的部下酒吞童子與掌管四方軍力的四鬼眾。


第二章第六話


  若要再舉一個例子,以另一段已知的劇情來看,從酒吞童子放巫女一人走、巫女跟著小妖獸伊吹走,到少彥名偽裝茨木童子帶巫女進入君王居所,這一整段也是安排好的路程。少彥名命令酒吞童子帶太陽巫女來奈落的命令是確實的;至於酒吞童子一回到奈落就放生巫女,是少彥名交代的,還是酒吞童子的判斷,兩者皆有可能。

  放生巫女的基準點除了「不使硬跩去奈落君主那」,有一種可能是,由巫女自行體會半妖對人類的仇恨。

  比起口述告知,不如親身體會現狀:「半妖對人類的仇恨」與「黑影(式神)是人類派來消滅奈落的流言」。前者如第四章第四、五話眾人的討論,民心不是靠君主下令輕易改變,流言蜚語在舊恨的加持下,若需要解套,必須如天邪鬼的提議,要有個「人類立下功勞」的事蹟作為起頭。

少彥名:「關於這點……有困難。民心是無法如此輕易改變的。」
——摘自第四章第四話〈陽之寶珠〉

天邪鬼:「很簡單。只要將『不許對人類出手』這件事……由少彥名大人親自下令給奈落子民們就行了。」

茨木童子:「就算下達命令……人們也不可能會接受。」

——摘自第四章第五話〈天邪鬼的想法〉



第四章第五話


  至於酒吞童子打飛護人是否在少彥名的預料之內或有目的?暫且打上大問號。執行喚回天津神的儀式需要借助五護人的力量、三位神子,並且由三位神子之一的太陽巫女完成儀式;而淨化奈落神的儀式,需要哪些人力和儀式相關之物件?奈落神是否亦有神子?奈落神和少彥名的連結性及奈落神對少彥名的影響力有多少?

大國主:「所謂復活的儀式,要讓守護者吟唱祝禱詞,最後由對應的太陽、月亮、海……總之都必須由『神子』完成。要喚回天津神大人,則必須由太陽巫女完成整個儀式……這個儀式,若是沒有聚集齊太陽、月亮、海三個『神子』,是無法成功的。」
——摘自第一部第七章第四話〈三貴神話〉


  目前僅知,少彥名不會輕易亮出底牌,直到最後不會揭曉


(2) 測試太陽巫女的本質


第二章第七話


  少彥名在比試毒酒後表示,他測試巫女的本質多次,像是「慫恿巫女竊取神器」和「賭上性命的比試」。雖然少彥名自嘲自己狡猾又卑鄙,但作為奈落的君主,他有必要確認巫女的人格和品行,才能在下一章委託四鬼眾協助巫女取得淨化儀式必要之物。四鬼眾接下少彥名的命令是一回事,信任人類巫女與否又是另一回事。像是第三章第三話中,茨木童子回應巫女一開始對她反感的原因:



  比起少彥名的命令,茨木童子著重在酒吞童子的敵人與否;至於其他手握軍權的半妖,鬼童丸只要不是食物,不介意和人類友好相處;百目鬼對人類明顯敵意到口中總喃喃著要殺光人類;而天邪鬼半嘲諷人類,真正的心思不知在哪,在第四章第六話評論巫女和少彥名相似,「毫無顧慮地想踏入他人的心裡」這般厚臉皮地裝熟親近,甚至有其部下襲擊巫女等人的嫌疑。

  酒吞童子對少彥名絕對忠誠,茨木童子對酒吞童子的忠誠大於對少彥名,鬼童丸對食物的執著可以直接翻臉,百目鬼憎恨人類勝過對少彥名的忠誠,天邪鬼的心思和行動不明,且不客氣批評少彥名厚臉皮。以少彥名統治奈落數千年的閱歷,他應該清楚即使是重臣酒吞童子和四鬼眾,不是所有人都如酒吞童子絕對效忠他。在這個危及奈落的敏感時機,他如走鋼索的人,一道命令皆要再三思考,如何讓眾人信服,讓更多人站在他那邊,攜手度過奈落的危機。

  如前面反覆提起,少彥名作為奈落的君主,他必須言行符合他的立場;同時,他是日之昇的守護者,數千年前,即使是三貴神託付他和大國主守護日之昇,他也答應大國主一起治理日之昇。而這份約定過了數千年,面臨奈落可能崩壞的危機,他在序章的感嘆,千言萬語化作自嘲:

(那時的約定……只想著不論如何都要守護一切……然而如此,為什麼……怎麼會……)
???:「真是的……要遵守約定還真難啊。」


  回到測試太陽巫女的本質上,也須區別初代太陽巫女與現役太陽巫女的差異。主人翁在第三章第六話,夢到大國主提到三個神子守護日之昇。前一部第七章第四話亦透露,現役的三位神子分別是主人翁(太陽巫女)、稻葉(月之祭司)和安倍晴明(海之巫覡)。

  按照少彥名可藉由聽聞三貴神的聲音、知曉上界的狀況,他應該知道三位神子和神子的後代的去向或變動。極可能,現任日之昇的三位守護者「神子」可能不如初代神子們有著足夠的認知和覺悟,承擔守護日之昇的大任。

少彥名:「三貴神的『神子』似乎是作為神的代言人,而世世代代由子孫繼承著特別的力量。」
——摘自第三章第一話〈掌握命運的手〉


  因此,多次測試主人翁這位現役太陽巫女,不僅僅理解她的為人特質,少彥名約莫也想知道,她是否擁有和他一樣的覺悟,賭上性命達成目的。

  雖然巫女有著堂堂正正面對奈落君主溝通的想法和勇氣,但是,她仍未有飲下毒酒的覺悟。她在少彥名面前,只是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年輕生命,面對生死考驗卻有退卻之意,歷練遠遠不及初代神子們。

  不過,大概也是主人翁的正直,讓少彥名算是放心交付手下,陪她一起尋找陰陽寶珠?少彥名表面扮演壞人,實際上引導神子肩負日之昇的重責大任——或者,只期望現役的太陽巫女成功淨化奈落神即可。淨化結束後,再交由他和大國主,兩位長生不老的人類繼續守護日之昇。


(3) 與眾人保持距離的君王孤寂

  少彥名一而再、再而三提醒對方自己是卑劣的爛人,不只說給太陽巫女聽,也讓現場的酒吞童子與伊吹聽到,好似明示「自己絕對不會因為對方是人類就偏袒人類」,但「如果半妖對他這位人類君主有任何不滿他也能理解接受」,無論如何,他仍會堅定守住奈落的決心。

  儘管如此,他曾在第五章第五話承認,治理奈落有過的後悔心情:

「不過,我不能說,從來沒有後悔過……人類要統治半妖之國,需要付出更多心力。許多的不順遂,憂愁、焦急……我體會到了許多在天之國的時候,從沒有過的陰暗感情。賭上國家、人民、使命……我都決定要……自由地生存……我……不小心說得太多了吧……」


  話畢,他要巫女全當成是他的自言自語,馬上換回君主的姿態。

  每當少彥名稍微對巫女吐露心聲,便會迅速藏回君主樣貌下。像是第三章第一話,巫女問他想祈求誰的原諒,也被他以笑容和簡短回答蒙混過去,將話題拉回拯救奈落這件事,以君主的身分再次訴求:


第三章第一話


  從少彥名一次次打住話題來看,他的卑劣爛人聲明,也達到與周圍人保持適當距離的效果,就像職場上彼此當個純粹同事、上司下屬即可,不需要有多餘的羈絆關係。這般抗拒與其他人建立起關係,多半和過往的經歷有密不可分的關聯。

  少彥名坦承的陰暗情感,可能不僅僅出現在治理奈落上,也可能在過去數千年中,因為某些事件感悟,他僅能作為半妖的君主、服侍奈落土地的人,身為人類的他不可能和任何人擁有單純的同伴情誼。他也曾在數千年以前說過,人類與半妖如此相似,卻恐懼彼此。他對這樣的事實深有感悟,何況,移居奈落後的處境?


第五章第四話


  這樣拒絕與人建立君臣之外關係的人,相對巫女第五章第六話的心聲格外強烈對比:

(彷彿甘霖降臨乾涸的大地,冒出了嫩芽,我們之間的羈絆更深了。)



  或許,那份情感延續了第一部序章的主題「背叛與猜疑」:




  少彥名的祈願與贖罪,以他悲觀、看清現實的思緒,大概不再寄予希望,只求活下去、繼續守護奈落?即使要他當惡人,他也會為奈落的子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026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在茜色的世界中與君詠唱|少彥名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nyx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茜色|解析】少彥名:奈... 後一篇:【遊戲|心得】《黑蝶幻境...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liakei0707全世界的人類
心情好差,好想自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