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虛偽的善惡》第三章.迷惑之歌(8)

作者:二日夾│2020-09-01 08:55:01│贊助:30│人氣:67

      夜晚的風聲悠揚的穿梭於費茵城的大街小巷,輕拂過家家戶戶緊閉的門窗,彷彿房門前有受傷的幼獸在低嗚著,又好像誰在夜晚,坐在屋頂上對著明月輕哼小曲,輕快的曲調中,好似還帶點淡淡哀傷的感覺。

      最後這場不知該如何命名的「會議」被阿奇拉甩著尾巴打斷,表示緹菈最近睡覺很不安分,經常翻來翻去的,可見是沒睡好,於是極通人性的偽黑貓就將自己的小主人趕回房間,丟下兩名青年在小客廳對坐……發呆?還是各自想事情?

      管他的,天大地大,現在在阿奇拉的眼裡誰都沒有面前明顯已經昏昏欲睡的主人重要,就算是賽迦也不行。

      結果就是午夜時分房間的燈還亮著,而早早就被趕上床的緹菈在柔軟的床鋪上輾轉多時仍難以入眠,原因很多,身邊兩個同伴今日實在太過反常是其中之一,這點總讓她覺得有種不安縈繞在心間。

      何況經過傍晚那一遭,雖然場面並不血腥,卻也導致現在她只要一閉上眼,面前一片黑暗中就會浮現出那名戴著狼面身著黑袍的人,以及那張白色面具下的血色雙眸,看久了愈發詭譎,令人不由心生恐懼。

     可就在她萌生逃避那個畫面的念頭時,下一秒便與那名死不瞑目的亡者猝不及防面貼面,大眼瞪小眼,心臟差點停止跳動,驚恐過度連叫都叫不出聲。


      緹菈被這一變故嚇得猛地睜開眼睛,渾身直冒冷汗,大概是因為閉眼太久以致於眼前模模糊糊的看什麼都是不清不楚,剛才眼前有多黑現在就有多白,白茫茫的一片,她皺眉揉揉眼。

      「怎麼了?」有誰在耳邊關切地詢問。

      是個很溫柔很有磁性的微低嗓音。剛從夢中醒來的她意識還有些茫然不清,下意識對這個聲音做出這樣的評斷,揉著眼看向聲音的主人。

      朦朧泛白的視野中,一名黑髮青年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一雙明亮的鎏金色眼眸如太陽般耀眼奪目,卻又帶著讓人一目了然的關心與擔憂,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握著某樣物事遞至她面前。

      即使此刻的視線並不清晰,但是憑藉多年的認識,她就算閉上眼也能描繪出這個人的長相:一頭打理整齊的烏黑短髮,端正的五官,平直濃密的眉毛,高挺的鼻樑,線條優美的薄唇,鎏金色的眼眸形似桃花。

      初相見時他還是名少年,明亮的目光如夏日灼熱的艷陽,照得人下意識想躲避,經過時間的洗禮,變得愈發像是冬日沈靜的暖陽,那凝視著自己的眼神總是專注得令她著迷不已,春心萌動,哪怕是他那位與他生得一模一樣的兄弟也無法使她產生同樣的感覺。

      只是偶爾,在同他最大的弟弟相處時,會透過那雙晴天般肆意張揚的藍眼睛懷念一下彼時初見的黑髮少年。

      「沒事。」她輕輕一笑,順手接過對方遞來的東西;那是一個小巧可愛的純白陶笛,觸手是玉石般的溫潤質感,優美的水滴形狀,輕輕摩挲著,能感覺到上頭刻著交錯如藤蔓似的紋路。

      「真的沒事?」對方又重複一遍,語氣中有著不相信以及濃濃的關切之意,熟悉好聽的嗓音像中提琴一樣,自從那天初次相遇起一直是她最喜愛的音色。

      小雞啄米般努力點頭,可是對方似乎仍不大相信,繼續道:「可我看妳臉色很不好……晚上沒睡好?阿翔說妳之前做了幾次噩夢,一直心神不寧,要不要找阿翼給妳做點安神藥?」

      這個人的關心總是這樣,像一壺燒得剛剛好的開水,讓人身心舒暢,愈陷愈深。

      她轉頭閉上眼偷笑著,覺得心頭甜滋滋的,竟甜得微微泛著苦澀,像是吃了一枚包裹草莓的黑巧克力似。

      那人忽然拍拍她的肩,像是有話要說,她「嗯」了一聲表示詢問,等了老半天卻沒有等到對方開口;她困惑地睜眼望去,待看清身後是什麼情形,登時瞠   圓一雙眼睛。

      彷彿有人揭開自己眼前的白紗,黑髮青年的五官與身影此時不再模糊,卻是一個她意想不到的熟人。


      渾身是血的賽迦一言不發地站在那裡盯著她瞧,大量紅的發黑的液體自心口處那口大洞爭先恐後的汩汩而出,浸透了他身上衣物,慘白的臉色彷彿全身的血液都從這處流走一樣,幽暗冰冷的眼神瘮人,神情卻陰鬱的和諾亞有得一比。

      毫無心理準備下看到這種畫面,血腥驚悚!!!她嚇到連叫都叫不出聲。


     這樣一驚一乍,緹菈猛地睜眼,倏地從床上彈坐起身,渾身汗濕,冰涼的猶如浸泡在冷水之中。

      恍若失魂似的維持這樣筆直的坐姿,半晌,忽然感到眼皮異常沈重,至此恍惚意識到自己剛剛不知何時睡著,做了一段異常真實的美夢,卻被一個突如其來的噩夢片段嚇醒。

      也因為這個血腥的畫面出現得太迅速讓人措手不及,她被嚇到整個人醒是醒了,卻依然沈浸在那副場面無法立刻回神。

      無論是美夢,抑或是噩夢,都叫人容易為此發狂。

     靜謐的月光穿過薄紗製的窗簾,彷彿在房內點起淡淡的銀色燈光,佈置溫馨的小小空間內只有時鐘走動的聲響,滴答滴答,隱隱還能聽見外頭傳來細微的聲音,相當孤寂的樂聲,好似童年時有誰在床邊為自己低聲哼唱著的搖籃曲,那低沉卻溫柔的嗓音裡總是帶著幾分落寞。

      一分鐘、兩分鐘過去……呆坐的她彷彿終於找回如何呼吸的方法,開始大口喘氣吸氣,活像是一條離了水又重新回歸於水的魚。

      「噗哈──哈……哈……咳、咳咳咳咳!!!」深呼吸做得太急促不小心口水流進支氣管,差點把自己活活嗆死。

     她使勁咳了一會兒,喉中嚐到一點腥甜味,才止住這陣撕心裂肺的咳嗽,重新平復呼吸,面上卻依舊愣愣的,毫無焦距的目光凝視於棉被上的某一點。

     待時鐘的分針繞了個半圓後,如金色流沙般鎏金色雙眸恢復了了光彩,緩緩轉動移至身側。躺在枕頭畔的小黑貓闔著眼,絲毫不受身旁主人一連串大動作驚擾,線條優美有力的身軀蜷縮成一團,有規律的起伏著,似乎睡得正沉,靠近一聽還可以聽到隱約的呼嚕聲響。

      神情呆滯地看著那起伏的黑色毛團,想也不想的將臉埋了進去,使勁吸一大口氣,竄過鼻尖流入肺部的是一股好聞的味道,就像被太陽曬過的衣物一樣,還帶著能讓人不由得放鬆身心的暖意。

      這大概就是那什麼……人們口中所謂的「生命的氣息」?

      緹菈不太懂這種聽上去很哲學很有深度的話,她只知道這股味道撫平了自己混亂的心跳,緩和浮躁的情緒,平復紊亂的氣息。


      當心頭的驚嚇與恐懼沈澱下來,她倒回床上,如翻騰的大浪終於重歸於平靜,一個強烈的、迫切的念頭也隨之浮現……

      「好渴……」或許是因為剛剛太用力咳嗽的緣故,此刻她感到喉嚨又乾又痛,那股腥甜的味道依舊沒散去。

      無奈手邊並沒有喝的,抱著被子在溫暖舒適的床上毛毛蟲似的磨蹭了一會兒,才不情不願地起身,就著窗外投入的那一點月光摸出房門找水喝。

     「誰?!」

      少女在打開房門的那一瞬間便察覺小客廳裡有個人,靜悄悄的站在客廳唯一一扇窗戶邊;窗簾是拉上的,燈又沒開,她一時半刻也沒有分辨出對方的氣息,加之方才做了真假難辨的夢境,於是這回下意識地喝道。

     意外的是沒得到任何回應,黑夜容易使人感官遲鈍──哪怕是剛剛因噩夢而嚇醒的人──緹菈只能努力集中精神才得已辨識出站在黑暗中的人的身份。


      「萊特哥?」

──── 這裡是註解線 ────
   註1.羅可口中講的是十大上神中,除了虛無上神外九位神祇的名字(神之名):依序分別是光明上神、黑暗上神、水之上神、炎之上神、凡之上神、雷之上神、木之上神、地之上神以及風之上神。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9019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架空|異(迪芙蘭特)|長篇|冒險|異:神之子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joy20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虛偽的善惡》第三章.迷... 後一篇:《虛偽的善惡》第四章.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疼香港年輕冤犯的人
黃之鋒周庭林朗彥可能被重判,是因為法官只看親共報紙,不念公義因素判案嗎?來我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