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4 GP

[達人專欄] 《沉莫-南方金雪》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七節)

作者:和珖│2020-08-28 22:05:15│巴幣:5,424│人氣:881

沉莫-南方金雪(長篇小說/社會寫實/科幻/愛情)

故事簡介:
  世界記載的文明僅八百年。而人類在這短短的時間內,透過名為"謎文"的文字,從石頭、泥土演進到鋼鐵、機械時代。

  故事的主角是個由母親獨自撫養,在森林裡與動物成長的男孩。他眼裡的世界,只有森林與幸福。直到進入了城鎮、社會,失去原有的人事物,才明白幸福並非理所當然。

  長大後,基於好奇與理念,追隨起母親的職業"翻譯者",去解讀來自另個世界的文字"謎文"。

目錄:
序章:南方金雪
一章:森林裡的野小孩
二章:和平的星空
三章:黑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
四章:屬於自己該走的道路
五章:我們說好了
末章:我們來自黑星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第七節)

    在看見人影的樹林裡,著急的左顧右盼。

    但半個人影也沒有。

    明明跑沒幾步,卻開始喘氣。生平第一次覺得呼吸好難。
    
    低頭一看,土壤上有幾隻新鮮的腳印。   

    這時不只呼吸,連心臟也開始難受。心跳猛力得差點暈厥。

    薰…真的是你嗎?

    莫閉上眼睛,按住胸口,緩緩喘了兩口氣。

    當眼睛再次睜開,慌張的眼神已經恢復鎮定,並專注於地上腳印。

    莫迅速邁開腳步。就像當年追蹤野熊那樣,循著淺淺的足跡追去。

    金雪迎面飄來。陽光穿透密葉,加上風的輕撫,在樹陰下形成無數搖曳的光影。

    縱使此景美如仙境,莫只覺得它們現在很礙事。

    地上腳步越來越凌亂。沒幾刻果然追上了前方的女人。

    她的背後垂著深藍色長髮,還有那熟悉的…紅緞帶。

    莫大吼「薰!!是你對吧!你為什麼要跑!?」

    女人像沒聽見一樣,繼續在林間穿梭。

    莫咬牙加大步伐,抓住了她的手腕,使一前一後的兩人腳步漸緩。

    兩人還在喘氣,女人回了頭。

    莫眼裡,她的回頭就像慢動作。隨著她的回頭,紅緞帶與藍髮在空中微微畫了個弧。接著是她的側臉,那隻琥珀色眼睛,同樣注視著自己的雙眼。

    女人的回眸,讓隔了七年半的兩人,終於再次相見。

    七年半,男孩歷經了少年,到現在成了男人。而當時的女孩也是,少女短短的幾年過去了,如今都已成為一位美麗的女人。

    彼此面貌早已不是記憶中模樣,卻清楚知道他、她,就是那個活在自己記憶深處的人。

    兩人緊盯彼此不放,就像當年海岸上,用眼睛記住對方時一樣。

    金雪與光影在彼此身後糾纏,美如閃爍的金色海面。

    只是再美,都容不進這兩雙眼裡。

   「薰…真的是你。我好想你。可是你為什麼不讓我見你…?而你現在都已經回來了,卻還要逃走。」

    莫的質問,讓薰眼睛盛不住淚珠,滾落兩頰。她的脣微開,欲答卻是無聲,只顧著流下淚水。

   「……嗚…」

   「不管怎麼樣,你願意回來真是太好了。我…」

    薰哭得傷心。莫很想將她再次擁抱進懷裡,卻不知道她是否有了對象而作罷。

   「莫…你怎麼不抱抱我,像在港口那樣…」

    薰的視線飄向一旁,說得小聲。

    莫張開雙臂,向前一步,將薰擁入懷裡。

   「如果你喜歡,我隨時都能這麼做。」

    薰大哭起來,丟下手中行李,同樣抬起手把莫緊緊環抱。

   「嗚…都是你…全部都是你。為什麼要在我離開時對我這麼溫柔?你讓我這幾年來,沒有一刻能忘記你…」

   「既然如此,那一年多前,你為什麼要寫那封信?你知道你傷得我有多痛嗎……?但還能再見,而且還留著這份心,已經夠了,夠了…」

    莫縮緊雙臂,將薰摟得更緊些。她的身子溫暖又柔軟,臉貼得靠近還有沉醉的香氣。

    忽然衣襟一熱。就跟那時候一樣,那是被她淚水給浸濕的感覺。

    這份擁抱,兩人盼了七年又一個秋天與冬天,終於如願再次得到。

    心中所有感慨,在這幸福的時刻,都變得無所謂了。只是靜靜的,用身體去感受他的心跳、她氣息,感受彼此真實的存在。

    許久過去,懷裡的薰轉泣為笑,露出滿足的笑容。

    莫不禁笑道「你是長大了不少,也變得更漂亮了。可是怎麼還像個孩子呢。」

   「嘻……」

    薰笑而不答,繼續賴在溫暖的懷中,不願起來。

   「而且你好像又瘦了些。你一定沒有好好吃飯,你看你可愛的圓臉都不見了。」

    薰抬起頭,視線停在莫那雙綠眼上。

   「你也長高了好多。以前還能靠在你肩膀,現在剛好到你的懷裡。要不是你這雙眼睛,我都快認不出來了。」
       
    莫見薰眨了眨眼,把眼睛裡最後的淚水都擠了出來。

    她的眼神比起當年深邃了許多。

   「薰,歡迎回來。這幾年你一定很辛苦吧。可是…究竟為什麼,一年多前你要選擇離開我?」

    莫最想知道的疑問,讓薰沉著臉難以回答。

   「…過幾天再跟你說。我有點累了,我們先回去休息好嗎?」

    莫沒有追問,挽起薰的小手。她的手柔軟好摸,卻略為冰冷。

    兩人漫步於金雪廊道,心神卻在繫著的那隻手上。

    回到家門前,碰上正要出門的安潔。

    安潔見到薰,臉上皮肉一毫不動,眼神更沒有一分動搖。敷衍回應了薰的問候後,又自顧自往城裡走去。

    莫對她的背影愣了下。

    目中無人的作風確實像她,但又有種說不上的怪異……

    薰的手有些冰冷。莫一進家門就丟柴進爐子裡燒。

    柴火漸旺。薰嗅了嗅鼻,平靜得闔上眼「幸好這裡還是跟以前一樣,那麼令人放鬆。莫…我真的好喜歡這裡。」

    莫對著燃柴竊笑。當初為此跟安潔吵架算是值得了。

    屋內擺設一如既往簡陋陳舊,唯獨架上多了些動物的小木雕。它們全是莫一刀一刀為柴刻出生命的作品。

    仔細看更發現,有個木雕不是動物主題。而是一對男孩與女孩,開心玩耍的木雕作品。
    
    薰走近一看「這是我跟你對吧!他們牽著手看起來好幸福喔。」

    莫笑得不好意思。就算不回答,答案也很明顯了。

   「薰,你等我一下。我去整理房間,好讓你休息。」

   「我不要!我只想在這裡,還有…借上你的肩膀…」

    薰拉住轉身準備離開的莫。她的眼神忽然變得堅定。也許是夕陽的關係,美麗的面龐似乎有些通紅。

   「嗯。那就在這裡吧。」

    莫先扶著薰倚牆而息,再拿了條毯子給她。

    當莫也坐過來時,薰把毯子分了一半出來。    

   「這樣比較溫暖。說好的,你的肩膀要借給我喔。」
    
    薰說著就把頭靠了過來。她傾倒而來的身子,成了莫甜蜜的負重。

    旅途累積的疲勞與爐火輻射來的溫度,身旁更有著令她安心的人。莫還想跟薰再說些話時,她已經沉沉睡去。像個孩子一樣睡得安穩香甜,惹人憐愛。

    莫望著她熟睡,忍不住偷偷撥弄了她的長髮。

    金紅夕陽斜過窗子,灑亮了窗前的塵埃,將地板、家具染得橘紅。屋內散發著令人安逸的氣息。

    然而莫的內心卻無法平靜。

    薰…你究竟遭遇了什麼?為什麼那時要狠心斷絕聯絡,而如今又怎麼回來了…?你會不會哪天又突然離我而去……?

    夕陽西下,夜鶯啼叫。晚風吹得火姑娘在柴上舞動,使得兩個身影在牆上晃蕩。

    夜風略冷,兩人僅圍張薄毯子亦十分溫暖。

    莫聞著薰舒服的鼻息聲,雖然寬心幸福,卻始終沒有入睡。

    當晚薰醒來時,兩眼無神盯著爐火,懷裡緊抱著毯子似乎有點冷。

    莫問「你有特別想吃什麼嗎?我去城裡買點東西回來。」

   「我不餓。」薰拉住莫的手。

   「七點了還不餓嗎?不然…我們去街上逛逛。現在還是金雪慶典期間,城裡有很多攤販,會賣好吃的食物。」

   「好。」

    薰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屋裡昏暗,莫依然看得清楚。她臉上沒有血色,眼神渙散。

    大概是剛睡醒吧…莫猜。

    莫靠了過去,把肩膀借給薰攙扶「還很累嗎?不要勉強。我去買就好,你再休息一會。」
    
   「我不要,我要一起去。」

    薰的堅決下,兩人披上薄外套出門。

    穿過樹林的坡道上,映入眼簾的是夜空與夜景的結合。

    靛藍的夜空擠滿繁星,城鎮橘紅燈火柔和不炫目。兩者沒有互奪光彩,反倒相互映襯。

   「莫,你還記得嗎?第一次在這裡遇見你時……」

   「當然,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好多年前,與薰在這山坡碰面時,自己還在哭。算一算,原來已經十年了。傑克叔……

    小花、花兒,你們現在還好嗎?
    
    十年了,同樣的景色,身邊還是同樣的人。這是一種幸福。兩人同時明白了。

    星空下,莫一路緊緊繫著薰的小手。薰也很樂於讓莫牽著。彼此心裡踏實又滿足。

    只是莫腳步稍快些,讓薰走得有些喘。

   「這麼久不見,你體力都變差了。讀書很重要,可是身體還是需要鍛鍊一下才好。」

    薰笑說「沒辦法,王都到處都是馬路跟車子,平常都坐車。又不像這裡,去哪都要走好長的路。我體力當然沒有你好。」

   「沒關係,既然你回來了,以後也不得不鍛鍊了。等你體力變好,明年我們再上山看金雪,你說好嗎?」

   「嗯…」

    莫雖然這麼說,他自己也很久沒上山了。在這幾年裡不知不覺融入了社會。

    兩人漫步在星空下的田野,享受只有星空、蟲鳴的幽靜。

    這份幽靜直到城門口。

    城門裡亮如白晝。紅燈籠沿街而掛,攤販沿路而擺。人潮多得老闆收不了攤,忙著多賺點錢。

    擁擠的人潮,更讓兩人走得靠近。沿路吃喝、嬉戲,緊牽的手少有離開過。

    莫心想上次來參加金雪慶典,是為了看姍妮的表演。那時候羨慕著街上成雙成對的戀人,多希望薰就在身邊。

    如今薰真的就牽在自己手裡…感覺就像做夢一般的不真實。

   「莫?你在想什麼?拿去。這太好吃了,我一不小心就差點把它吃完了。」

    薰遞來剩不到一半的棉花糖。

   「沒什麼。」

    莫一笑,咬了一口又還給了她。

   「咦?你不喜歡嗎?這麼好吃的東西…」

   「喜歡阿。但我更喜歡看你吃得很幸福的樣子。走吧,我們再去前面看看。」

    薰好像沒有聽懂。又咬了一口棉花糖,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莫臉上雖然只有少許微笑,心裡的喜悅卻一點都不輸給薰。

    他喜悅著,人生最幸福也就如此。願未來能夠一直下去。

    只是美夢往往是短暫的,說醒就醒,別無選擇。

    逛街時,莫問了好幾次,關於一年多前薰突然說要離開的事情。甚至是用套話的方式。

    然而薰守得很緊,關鍵的事情她一點也沒透露。

    莫見薰很不願提起,也沒死命追問。但還是在兩人心中產生疙瘩。

    原先愉悅的氣氛,也在這疙瘩中散去。

    莫不明白薰為何不肯說個明白。以往再大再小的事情她從不避諱,如今她卻變了個樣,對自己隱瞞了許多事情。

    深夜回到家。

    莫對於薰的隱瞞有些不諒解。即使他沒有表現出來,薰也感受到了。

   「莫,你不要生氣…再兩天就好,我會告訴你的。」

   「為什麼是兩天!?難道現在不行嗎?」

   「…………」薰沒有回答。

    屋裡漆黑。但莫能見她哀傷得低著頭,有口難言。

   「好,我答應你,這兩天我不再提起這件事。但到時候你一定要說清楚讓我知道。」

    薰笑著答應了。莫也只好遵守承諾,兩天不再提問這樣的問題。

    梳洗後,莫在房間地板上為自己鋪了棉被。

    莫睡地板,薰睡床上。即使感情再好,也還是守著最後的底線。

    熄燈許久。兩人平躺望著天花板,遲遲沒有睡著。

    薰開口「莫,你睡上來好不好?」

   「……!?」

    莫一驚,心想都已經成年那麼久了,不可能不知男女間的事情。但她又怎麼會變得那麼…主動?難道這幾年時間,讓她性格有了轉變嗎?

    薰見莫在猶豫又說「如果你覺得不妥也沒有關係。」

    莫爬上了床。

    黑暗中兩人對望。薰看不見莫的臉,莫卻看得一清二楚。那是孩子安心而笑的臉龐。

    莫這才明白,原來她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個單純的孩子。

    莫忽然伸手臂,環過薰的頸部,將她摟進懷裡。

    這讓她又驚又喜,害臊得不知道手應該往哪擺。最後放在了莫的胸膛上。

    兩人都想著,如果能這樣睡著那肯定很幸福。

    但當兩人身體靠得近,碰觸到對方身體,更聞了彼此的氣味時,喘息聲竟然同時變得急促。心跳也比平常跳得用力,根本不可能睡得著。

    此刻兩人明白了一件事。原來我們已經長大了。明明只是單純的擁抱,卻已經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單純依著對方的溫存。

    莫放開擁抱的雙手,挽著薰的手說「我們睡覺吧。」

    薰笑得幸福「好。」

    隔天兩人悠悠起床。餐桌前,享用美好的早餐,愉快的聊了好多好多話。

    多年不見,仍熟悉著對方的存在。這得歸功於莫床頭上的那箱信紙。

    莫遵守諾言沒有提起心中的疑問,早晨在美滿幸福的氣氛下度過。

    午後,莫坐在書桌前忙工作時,薰又黏了過來,從背後環抱住莫的頸椎。

    莫讓她抱了一會說「你這樣子我怎麼工作呢?晚上我再陪你,你說好嗎?」

   「嗯,你說的喔!」薰很乾脆的答應了。

    莫對於薰黏人的行為,解讀成是長久壓抑思念而導致的。

    自己偷偷一笑。有薰在的日子,總是讓自己覺得安定。真是一股奇妙的魔力。

    一轉眼,烈陽已經翻紅落到山頂不遠處。

    書桌前伸了懶腰,起身走走喘喘氣,見床頭上薰的包包裡有個突兀的紙袋。

    莫好奇打開。紙袋裡是一罐罐黑色玻璃瓶。

    搖晃玻璃瓶,有一粒粒硬物的撞擊聲。八成是藥品。

    瓶身沒有任何標籤,是什麼藥,不得而知。

    有醫療背景的人,隨身帶些藥品或許是件正常的事情…

    然而把藥品舉高到陽光前,卻見藥罐裡有減少的痕跡,像是被吃了一陣子。

    薰生病在服藥嗎?難怪薰的體力差了些,氣色也不太好。但她是生了什麼病,需要這麼多藥…?

    心正在絞痛,痛得闔上了眼。

    薰…為什麼你不願跟我說?難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嗎?

    莫換上一大口氣,壓下憂傷。把每一罐藥都倒一顆出來,收在抽屜角落,隨後走出了戶外。    

    屋外天空晴朗,連紅夕都刺眼得莫舉起手臂遮擋。

    綠山、白雲幾乎被夕日給染紅,連飄逸在空中的金雪也不例外。

    橘紅的世界裡,有個孤獨的背影,坐在自己常看星星的草地上。

    是薰。她抱著雙膝,若有所思的看著遠方。

    莫走近,自然得坐到她旁邊。

    然而這舉動竟讓她嚇一跳,更見她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又抹了抹鼻子。

    薰在哭…!?為了什麼?

    突然間,薰撲了過來,躲進了莫的懷裡。

    莫摸摸薰的頭,溫柔的說「怎麼了?想到什麼難過的事情嗎?」

    這樣的薰讓莫想起小時候,自己也常這樣跟媽媽撒嬌。

    還記得那時媽媽會說「說出來讓我聽聽如何?把難過分給別人,會好得快一點喔。」

   「…………」

    薰沒有答覆,只是把莫抓得更緊些。

   「薰,你最近是不是生病了?我看見你包包裡有好多藥…」

    只有一瞬間,但莫感受到薰顫抖了下。

    莫不安到了極點。

    他很想知道薰到底經歷了什麼,卻又想起昨天彼此答應的事情。

    心想再忍到明天就好,薰會一五一十把事情原委交代清楚,沒有必要現在急著追問。

    莫彎下腰,牢牢將薰緊抱,將自己所有的溫柔,給予了她。

   「薰,有我在不要害怕,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陪著你。請你相信我。」
   「…………」

    薰依舊沒有回應,但同樣把莫抱得更緊。又一次把莫的衣服弄濕了。

    日落西山,莫趁著薰去燒飯,從箱子裡翻出好幾本有關藥品的書籍。

    剛剛薰把她的背包拿了出去。莫慶幸自己有事先藏了些藥起來。

    迅速從抽屜抓出一顆顆藥丸,翻開書本資料作比對。

    莫想了解薰吃的是什麼藥,是治療什麼疾病用的。

    除了形狀,顏色,氣味,甚至還用舌頭舔了一下,嚐了味道。

    過去很少碰這類的書,短時間很難比對出來。

    唯有一顆帶有刺鼻草味的黃藥,有點印象。鎖定了其中一本書籍一頁頁翻找,終於找到。

    但連帶答案而來的是沮喪。

    莫反覆確認。這黃藥特產於傑艾南方卡卡山,是一種會讓人產生幻覺並上癮的毒品。

    雖說黃藥能作為醫療用途,卻沒有醫病能力。往往只是用以麻醉病人,止痛為主。能使重傷、重病痛不欲生的患者,短暫的緩解痛苦。

    類似於當年梅子伯死前,助理醫生所使用的藥物。

    那也意味著,病人已經無力對抗疾病,只能續命殘喘。

    然而這些都只是自己的揣測,也不能肯定薰有在服用它。但究竟為什麼薰會有這樣的東西,也只能等她親口說明了。

   「莫,晚飯我煮好了,趁熱來吃吧。」從廚房傳來薰的呼喊。

   「好,我馬上來。」

    莫提著滿滿憂慮去吃飯。很想直接開口問薰,但又想著忍到明天就好。

    薰讓莫先吃。她自己則在廚房收拾鍋碗。

   「薰你先來吃啦,不然菜就要冷了。等一下我們再一起收拾就好。」

    莫坐在餐桌前等薰來,聞了菜餚香忍不住先吃了點。

    那是令人懷念的味道。許久沒吃到薰煮的飯菜了,暗讚她的廚藝又比以往更進步了。

    一會兒,薰從廚房走了出來,背著手彎腰問道「好吃嗎?」

   「嗯,很好吃。」  

    薰見莫吃得滿足,開心得笑了。她淺淺的微笑顯得慈祥。

    莫很想多瞧上一眼,卻被那溫和的美麗給羞退,低下頭塞了口飯。

   「莫,光是看你吃飯我就覺得好幸福喔。要是每天都能這樣,那該有多好。」

   「這有什麼難的。如果你每天都為我煮,你不就每天都能看到嗎?」

   「說得也是。我也很希望每天都能為你煮飯,就像你的妻子一樣……本來以為還能再多待一天的。」

   「…?什麼意思?」

    莫茫然停下了筷子,抬頭看向薰。只見她笑著臉,卻從瞇笑的眼角旁滲出一絲淚光。

    薰說「還記得以前吵架,我從來沒吵贏你。你可以好幾天不理我,也好像一點也不在乎我。我不想先認輸,還一直賭氣,可是每次我都很難過。」

   「薰…你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突然說這些??」

   「到後來我才知道,你其實也跟我一樣難過,也只是不想認輸。原來你也是那麼得喜歡我…還等了我那麼多年…」

    薰睜開眼睛,眼白布滿了紅紅血絲。她的笑臉不見了,只剩悲傷醜醜的哭臉。

    莫站了起來,忽然覺得雙腳沒力,連忙用手撐著桌子。

    他忽然想起飯菜薰一口也沒吃,才驚覺菜餚被她下了藥。

    為什麼……??

    沒多久,莫的手也使不上力。撐不住身體而倒在了地上。

    薰走到莫的面前蹲下身子,悲傷的說「我本來是不想讓你見到我的。我只是來看看你,看你過得好不好,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薰…」

   「我期望著你還記得我,更期望著你已經忘了我,好讓我死心。不過你昨天追上我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好開心,好開心…你還記得我…嗚……」

    薰話說到一半,被她自己的眼淚打斷。

    莫憑著最後的意識,勉強說出「不要…走…」    

    薰聞言,哭泣的臉龐揚起了一絲笑容。

   「就知道你不會讓我走,所以我才這麼做。但也因為這樣,我才能好好跟你道別。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恐怕說到天亮也說不完。」

    薰把莫拉到一旁,倚牆而坐。還幫莫蓋上毯子。

   「這樣你就不會感冒了。」

   「薰…」

    莫瞪大眼睛,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周圍的靈也無法凝聚,只有睏意不斷湧來。

   「偷偷告訴你,我在王都認識了很多不錯的男生。可是…我發現我最喜歡的果然還是你。」

   「…………」

    薰上前一步跪下雙膝,前傾身軀使臉靠了過來。

   「莫…我還記得。上次黑龍去溪邊時,你說你喜歡。不知道這樣你會不會也喜歡?」

    薰把長髮撥到脖子後方,闔起雙眼吻上了莫的脣。

    莫的四肢沒了知覺,脣上的感受卻十分強烈。

    薰的脣濕潤又柔軟。更見她闔緊的雙眼,流落滾滾淚珠。

   「莫…我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但…請你去愛別人,一定還有比我更好的人。拜託你…拜託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見到你我只會更難過。我不確定下次我還捨不捨得離開你……」

    薰越說越哀傷,淚流不止。她的熱淚水又一次滴濕了莫的衣衫。

    莫見她的唇有所起伏,似乎還有話想說。但自己已經聽不見她的聲音了。

    很快的,眼簾也闔上了。悲傷、滿臉淚痕的她,成了記憶中的最後一幕。

    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忽然感到身體一沉,熟悉的香味隨之而來。

    是薰。

    她柔軟、溫暖的身子正賴在自己身上。

    莫很想抬起手將她給抱住,並再次告訴她"不要走"。

    但…自己什麼做不到。

    漸漸的,連最後的觸覺也失去了。這份溫暖與重量,再也感受不到了。

    ……薰離開了。

    莫做了一場美夢。兩天快樂的時光,突然的夢見,又突然的醒來。

    莫醒來時,摸了摸自己的脣,回想起那時的情景。好痛苦…真的好痛苦…

    窗外光線昏暗,氣溫稍冷,還能聽見鳥鳴。

    肚子還不是很餓,應該只是過了一個晚上。大概是隔天的清晨吧。

    莫忽然發覺,地上散落著鮮豔的金色毛髮,仔細一看是安潔。她居然也躺在地上。

    桌上的飯菜都還在。難道她也吃了被薰下了藥的飯菜?

    莫撐起無力的身軀,扶著牆走了過去。才一走近安潔,便聞到濃濃的酒氣。

    原來她只是喝醉了,而且還是爛醉。

    莫試著叫醒她,卻怎麼搖也沒反應。

    順手撿起地上毯子蓋給了她。待體力恢復後,收拾了家裡,整理了遠門的行李。

    正打算寫張紙條給安潔時,她醒了。

    此時太陽已經升起,窗外陽光刺眼得安潔睜不開眼睛。

    她迷迷糊糊的說「你要去哪?想通了要去找貝亞姊了嗎?嗯?小薰呢?」
    
   「沒有。我要去傑艾卡卡山。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你不在家記得鎖門,這個家就交給你了。」

    莫說完背起背包,開了門就揚長而去。

    安潔半夢半醒,完全沒搞懂狀況。她抓著毯子覺得溫暖,只是這樣的溫暖卻也給了她孤獨。

    (第五章:我們說好了,完)

<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插圖由繪師所畫,若喜歡也不吝嗇點個喜歡。在下代為感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79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連載|長篇|愛情|寫實|社會|科幻|奇幻|催淚|原創

留言共 19 篇留言

鋼鐵的孤狼-亞雷夫
自以為是的好意令人厭煩

08-28 22:23

和珖
抱歉,今天又加班,現在才回覆。
每個人對事情有不同的見解,處理方式也會不一樣。
或許對他人來說,這不是最好的方式。但對當事人而言,他認為這麼做就是最好的。
謝謝亞雷夫的閱讀與留言。08-29 18:10
和珖
《沉莫-南方金雪》第五章最後一節,是我最喜歡的章節。

南方金雪,故事即將進入尾聲。非常感謝一路陪伴的各位[e1]

08-28 22:25

陽元
這..也太虐了...看得我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雖然不是我所期望的結局,但好喜歡這章節帶來的氛圍。心好痛..QQ
看起來故事還有後續,好期待接下的發展。希望能見到莫把薰帶回家的結局。

08-28 23:10

和珖
這一段我也覺得很悲傷。當初我在寫的時候也是很難過。
雖然悲傷,卻是我最滿意、最喜歡的章節。也很高興你喜歡。[e1]

故事的確還有後續。我很想給大家帶來快樂的結局,只是時間還沒到。
謝謝陽元的閱讀與留言。08-29 18:19
喵君
[e13]

08-28 23:15

和珖
喵君晚上好,很開心見到你[e1]08-29 18:19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薰染上毒癮? 亦或是患上絕症所以利用麻醉藥來讓自己不那麼痛苦?
不過在我看來與其什麼都不說明不如好好地把一切都誠實的跟莫說,我認為對莫會比較好吧?
看來下一章應該就會真大白了吧?

08-28 23:21

和珖
是毒癮,又或是絕症。究竟哪一種會讓人放棄所有呢~?
如果自己會給旁人帶來負擔,有些人大概會選擇孤獨的離開吧。
但大家一起面對問題,這肯定還是最好的辦法。
下一章[e1]
謝謝熊頭的閱讀與留言。08-29 18:27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另外從這一章節來看薰應該不是移情別戀而是有另外的原因導致這樣的結果,不過以現實世界的層面來看我認為這種處理方式不是很好很容易會造成很多誤會以及二度傷害吧?
最後私心莫與薰能有個好的結局

08-28 23:40

和珖
還真的不是移情別戀。如果是,小薰就不會回來了。
以解決問題的角度。把問題說清楚,大家一起面對,絕對是最好的方式。
但以不拖累對方為出發點,讓自己消失在世界上,或許又是一種最好的選擇。

我也很想給各位帶來美好結局,只是時間還沒到[e1]
再次謝謝熊頭的閱讀與留言。08-29 18:37

止痛藥...延緩疼痛...也就是......胃痛啊...>x<

08-29 00:24

和珖
我當初也是寫到胃痛,校稿一次痛一次 >x<
謝謝白的閱讀與留言。

話說你的插畫放在最後真的是太合適了[e1]08-29 18:38
JOJO♥
嗯.........小妹蠻訝異會有這樣的轉折捏。

毒癮,這算是很戲劇化的震撼,有點訝異會出現這個。

小妹的生活很單純,用想像力也寫不出這個捏。

08-29 00:43

和珖
這一章節真的是峰迴路轉。不過小薰可不一定是染上毒癮喔[e1]
毒這種東西雖然危害世人,卻還有許多醫療用途。不全是壞東西。就看使用者怎麼用。
謝謝JOJO的閱讀與留言。08-29 18:45
矮鵝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ae6e65af8053f325f0edde99376c58d8/tenor.gif

08-29 15:35

和珖
矮鵝晚上好,很高興見到你[e1]08-29 18:46
小馬
好感動的溫情,但卻如次短暫,令人扼腕呀!為何匆匆離開,也不解釋原因,讓人更心痛呢!

08-29 17:19

和珖
這場美夢,就像金雪的花期一樣短暫。
小薰雖然沒有說出原因,但我想莫心裡也已經有了底。
只是這樣的離別方式,讓莫連挽留的餘地有沒有。是最扼腕、最痛的離別。
謝謝小馬的閱讀與留言。08-29 19:31
舞舞
細細品嘗薰再次離開前所說的話,她說「我期望著你還記得我,更期望著你已經忘了我。」,
根據這句話.......我不覺得是毒癮,我想大概率是薰已經染上不治之症,而那些藥品是止痛用,與其待在莫身旁慢慢讓生命流逝,倒不如自己默默承受悲痛就好。

只是薰不講誰也不知道,相信莫被蒙在鼓裡的感覺很不好。他也只是想知道真相罷了。
沒有一定誰是對的或錯的,只是讀者會覺得很感概萬千。

快樂的相處總是短暫,再次分離,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何時?
或許也沒有下次了
希望是個happy ending.

08-29 18:38

和珖
哇!太厲害了,好細節的推理判斷。這麼隱晦的表現方式都能發現[e1]

"與其待在莫身旁慢慢讓生命流逝,倒不如自己默默承受悲痛就好。"
或許這就是小薰的心境,她一開始就這麼打算的。
只是她為了滿足思念,偷偷回來見莫一面時,又正巧被莫給發現、給抓住...

莫在金雪日祈願,實現了願望。卻在金花凋零同時,美夢也破滅了。

我也一樣,希望是個美好結局,也一定是會個美好結局。只是時間還沒到。
謝謝舞舞的閱讀與留言。08-29 20:07
JOJO♥
難得看到有小說插畫唷,真是不錯。

小說有插畫真的很加分,畢竟文字的世界偶而來點圖像,有加乘的效果。

話說熏說的那句話,覺得很有感唷,小小貼一下想討論看看。

「莫…我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但…請你去愛別人,一定還有比我更好的人。……」(不好意思節錄前半段)

一般來說女生如果只愛某特定人,應該是不會要對方去愛別人,不知道是不是和珖想藉由熏傳遞出割捨愛情的痛苦,但永遠愛著的人,基本上是不可能再愛別人,所以這個描述的力道蠻強勁的,很期待後續的變化。

女生來講這句話,男生聽了只會不捨吧,覺得這個橋段詮釋的很到位,也是這篇的KEYWORDS,在這邊先讚美一下。

08-29 23:44

和珖
插畫真的要感謝白了。他畫得真的很棒,很符合這小說的情境。
JOJO如果喜歡,可以到他的創作,幫他點個喜歡[e1]

自己所愛的人,當然會希望他、她只愛自己一個。當然薰也不例外。

至於她會說「莫…我愛的永遠只有你一個人…但…請你去愛別人,一定還有比我更好的人。」
這句話透露出薰的割捨。但是否真心想要割捨,她自己恐怕也不清楚吧。

從薰的一句話,可以看出,她對於割捨的徬徨。
「我期望著你還記得我,更期望著你已經忘了我,好讓我死心。不過你昨天追上我的那一刻,我是真的好開心,好開心…你還記得我…嗚……」

對於莫會不會不捨,薰可能也沒多想。她只是想在離別前,至少把自己的心意給留下。

謝謝JOJO的期待。但必須跟你說聲抱歉,後續的故事可能沒有這麼快。[e8]
我會在南方金雪的後記,把小說後續的發展交待一下。08-30 00:0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安潔她,該不會也對莫...

薰服用藥物是為了延緩痛苦,至於兩天後該不會是...
那個兩人一起牽手的木雕刺激到了我的淚水,不停流下...
莫小時候的回憶一直一直在腦中浮現而出,這後勁好猛烈![e36]
漫長的歲月,莫仍記得彼此之間的約定,甚至試圖尋找她的蹤跡。
與梅子伯一樣用來舒緩痛苦的藥,恐怕是因為薰也...
這一篇在七夕讀的話,心會跳得更加快,淚也會更無法止住。
與其說明自己獲得了不治之症,不如偷偷離去可能會延遲悲傷的到來,
畢竟看著自己所愛之人為自己流下淚水真的是十分十分不捨啊!(QAQ)

也許對莫來說,這樣什麼都沒說清楚的離去會特別感傷,而薰又何嘗不會感到悲傷?
薰她,只是想讓莫只留下甜美的回憶後便像隨風消逝的金雪一樣,沉入回憶之湖內。

不過比起默默消逝,我想...我更想選擇握住她的手,走到臨終前的最後一刻,
這是莫的浪漫、也是他的倔強、也是對歷史最後的抵抗。
即使真的最後仍屈服於命運無情的轉輪下,
薰的身影與回憶會進入莫的心中,一起活過短暫的人生歲月。

要從我口中說出那兩個字不容易,所以...所以要完成這部美好的作品,為和珖加油![e36]

想獻給薰與莫的歌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rumtdrSMQs

08-30 20:12

和珖
安潔阿...她也有好多故事可以說。至於她的心思,我就不再去滲透了。

兩天後..不是愛茵想的那樣啦。
小薰口中的兩天,只是她想要與莫相處的最後兩天。只不過她隱瞞的事情敗露,不得已必須提早離開。

回憶總是美好的。再回到現實,才發現時間的不留情。
而莫將這份回憶刻成實體,長久的保存下來。

小薰的做法或許不被大多人認同,但這確實像她會做的事。
她總是為他人設想,將自身排在後面。何況面對的是自己的愛人。
這兩天,也不過是她最後的任性。

莫既然又踏上旅程,也正如愛茵所說。
他想再去住她的手,與她走向最後一刻。甚至扭轉這坎坷的命運。

謝謝愛茵的鼓勵,好感動QQ
我真的很想把這份作品完成,帶給我的讀者一個好的結束。
只是..短時間內我還辦不到。但我一定盡全力去完成。

謝謝愛茵的閱讀與留言,還有這首歌。“垂直的之青盡頭”,很好聽,更是符合了小薰的處境。08-30 22:07
艾爾琈
長篇小說還在連載中,覺得會看不過癮呢:P
加油加油,期待完結再來拜讀~

09-02 00:08

和珖
我也不喜歡連載的方式,但為了長久的曝光度,也只能如此[e8]

謝謝艾爾琈的加油,期待你的閱讀[e1]

我也幫你的繪圖及小說加油!!09-02 00:15
路邊的野貓
終於再次見面啦><
不過薰似乎還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渴望莫能挽留她 又希望莫能忘了她
最後不得已這種方式逃離QQ

09-04 00:18

和珖
相隔七年半,終於如願再見。相處時刻如夢一般的美好。
是美夢,誰也不想醒來。但夢終究會醒。

「有分離的難過,才有再見的喜悅。」
莫踏上了尋找小薰的旅程。期待他們再次相見,並不再分開[e1]
謝謝路貓的閱讀與留言。09-04 20:14
西因娜
安潔對薰的敷衍反應...該不會是嫉妒[e17]

黃藥和嗎啡好像ww,或許薰是為了治療絕症的疼痛而服用,然而也導致一些副作用,例如:臉上沒有血色以及眼神渙散Σ(°△°|||)︴
如果真是如此,薰的行為就說得通了。
但這種通常很多人會選擇的方式,也許會在不知不覺中傷了重視他的人(´;ω;)

02-05 17:26

和珖
忌妒..吃醋..嗯...可能就當事人才知道真正達案了[e6]

這確實是一種可能性,也非常的合理。
真希望莫能找到薰,了解真相,並將她帶回。
謝謝西因娜的閱讀與留言。02-06 00:59
泡菜牛肉鍋
第五章讀完這章好難過啊剩下末章和後記有點不捨要看完了

02-16 00:36

和珖
這一節是我最喜歡的章節[e2]
不論是再見的感動、分離的痛苦,都深深崁入心中。
加油!只剩一點了。鼓起勇氣,把這故事讀完吧!
謝謝泡菜的閱讀與留言。02-16 22:00
HAC
還好不是被下藥
不過喝酒傷身啊
看了真的滿虐心的

02-27 22:22

和珖
哇!HAC居然也讀完了,謝謝你XD

莫大概一輩子也猜不到,薰會這麼做吧。這樣的離別真的挺令人難過的[e3]
謝謝HAC的閱讀與留言。02-28 23:50
is樂小呈
[e36]

06-28 13:25

和珖
這樣的發展真令人難過QQ
謝謝小呈的閱讀與留言。06-29 00: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4喜歡★ar2662097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後一篇:[達人專欄] 《沉莫-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dy70152005大家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3359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