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季<10-3>

作者:Dz│2020-08-28 00:25:15│巴幣:104│人氣:238
<10-3>






  又是一個讓人提不起勁的早晨。

  陰雨從窗簾間的縫隙透進來,把這五坪大小的套房照射得很單調,一切都石化了、死得沉甸甸。

  阿樹緩緩睜開了眼,看見床墊和牆面間的夾縫微微映上了簾外的光影,雖然還沒到應該要起床的時候,天色大概也仍是一片灰濛吧?


  思緒還沒有沉澱下來,身體上的痠痛讓他無法從前兩天的折磨之中脫身而出。

  他記得自己被許多人壓制在地上,很丟臉地鬧出了一場大風波。

  後來,被帶到警局裡去,來了很多人,葉大哥、報社記者、和一些西裝筆挺的談判人員。

  接著又簽了一些文件,什麼違約金、賠償金......等等的,已經忘了,反正不太重要,就只是身上多了一串數字罷了。

  沒有人來領他、也沒有誰想留下他。

  事情結束後,他漫無目的地走著、走著,彷彿還沒有從宿醉之中清醒過來。

  不知不覺地,當腳步終於停下時,抬頭一看,發現自己正身處於熟悉的大樓底下。

  一樣的大門、一樣的警衛、一樣的大廳、一樣安穩的鐵箱子、從背包裡掏出一樣的那把鑰匙。


  在輕薄的門扇靠上後,一切回歸昏暗,只有城市的微光從簾外瀰漫了進來。

  他忽略掉空蕩蕩的房間,僅僅依著熟悉的路徑、拖著步伐,在走進浴室之前,抬起了無力的手掌將一旁的開關壓下,令暖黃的光線從門縫底下流出。

  熱水唰地一聲落下,沖在他黏膩的頭髮上、從那張無神的表情上滾落、帶走默默流淌的眼淚,畫面慘不忍睹。

  之後,他就忘了自己是什麼時候在這張沒有被單的床墊上睡著的了、到底睡了多久,也沒有概念了。


  破碎的回憶片段落幕,他稍稍找回了自己游離的四肢,想了想,果然還是得離開這吧?死皮賴臉添麻煩什麼的,他不希望再繼續下去了,於是喪氣過後,只好將身子給撐起。


  這時,一件輕薄的外套,便從他的身上緩緩滑落。


  米灰色的、單調的款式、連著帽、尺寸恰好適合一個體型標緻的女孩子。

  如果只是需要下樓倒個垃圾、或是去對街買點東西時,它才會被穿上,其餘時間都吊在大門後方的掛鉤上,他過去每每從這張床上起身時,睜開眼的第一幕構圖裡都有它的參與。

  只是沒想到,這不起眼的存在卻成了此刻唯一的溫暖,讓他在這冷漠的房裡,不至於使那千瘡百孔的心臟又繼續流失掉溫度,但在情緒還沒有足夠的動力能夠掀起波瀾之前,他也只是默默地低著頭。


  「你醒了。」

  於是,她決定輕輕地喚聲。


  阿樹怔了一下。

  他以為自己還在夢境裡頭、還在那間酒吧裡,以為耳邊會聽見她的聲音,是因為神明不准他懈怠肩上的罪惡、即便身心靈已經破損成疲憊不堪的模樣,也不被允許偷得任何一絲喘息的餘地。

  但在失焦的視線裡,隨著僵硬的肩頸緩緩轉動,冷清的套房被他一點一滴地蠶食。

  似乎還留有衣櫃印子的單調牆面、緊緊闔上的浴室塑膠門、靜止垂擺的門簾、窗外灰藍色的微光、空無一物的桌椅、

  和自己身上,這件米灰色外套的主人。


  她靜靜地坐著、側身向著阿樹,那束黑髮自肩上流落、倚靠在胸前。

  她沒有像平時那樣穿妥整齊的套裝、也不像平時那樣僅搭著樸素的居家服。

  她穿著純白色的貼身上衣,和一件恰好修飾雙腿的天空藍牛仔褲。

  她不像是平時的她、也不像是阿樹記憶裡的她。

  但,她是又心。

  是那個以為再也見不到的人。

  逐漸加急的心跳聲,在鏡頭定格時亦戞然停止,然後他才領悟了過來,在這突然變得空盪的房裡,有了她以後,好像也不算少掉了什麼。


  「......妳怎麼會在這裡?」

  在思緒還沒來得及整理出一段話之前,他脫口而出的只是最純粹的驚愕,即便在那之下包含著難以計數的涵義。

  「這裡是我家。」她理所當然地回應道。「還沒賣出以前,都還是我家。」

  「是、是這樣......」

  「房仲打了通電話來,說在帶看時發現有奇怪的人睡在床上,怎麼樣都叫不醒。」

  「啊、呃......」阿樹低下了頭。「對不起......」

  「為什麼要那麼做?」一邊從包包裡找出一支潤唇膏、抽開了蓋,又心接著問道,語氣裡頭沒有任何的責備,有的就只是疑問,亦如同她的動作一般輕描淡寫。「那不是你的夢想嗎?」


  阿樹沒有接著回應,只是愣愣地看著又心手上的動作,那管膚色的圓頭在她細緻的薄唇上緩緩拖曳,一點聲響都不見。

  輕輕抿了幾回,她蓋上蓋,將之收進了包裡。

  許久後,兩人之間仍是沒有任何對談。

  阿樹的視線也回到了自己的懷裡,只是一直盯著那件米灰色的外套。

  這清晨,只剩窗外的雨滴稀哩稀哩地下。


  「......那麼,離開以前再麻煩你鎖上門,鑰匙一樣放在地墊下就可以了。」

  又心站了起來,將椅子給靠了回去,轉過身時,選擇了背向阿樹的那側。

  外套怎麼辦呢?之後再回來拿吧,如果他沒帶走的話。


  「我、」

  但步伐才剛跨了出去,阿樹突然之間誇張的動作喊停了她。

  「我拜託他們把照片撤下來......我拜託了,但他們不肯。」一字一字地說,頭一吋一吋地低下。「我想跟妳道歉、想跟妳說對不起、但我找不到妳......」

  又心皺起了眉間。

  「報社的人來了,他們想要把照片刊在報紙上,所以我、」他抬起頭,發現又心正看著他,即使只是片刻,也令他心虛得別過臉去。「......我就想,這樣做的話,他們就沒有辦法拍照了......這件事也一定會上新聞、妳就也可以看見了......」

  「......是嗎。」

  而面對這微弱的告解,又心也僅僅只是回以一份平淡。

  「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妳了。」像具空殼屍體,阿樹將外套放下。「我以為妳再也不會接我的電話、再也不會回我的訊息、再也不願意見我了,所以......謝謝妳、謝謝妳來這裡......我有好多好多的對不起想跟妳說,雖然妳可能一點也不會想聽......也有好多好多的謝謝妳、還有、還有、好多好多的、對不起......」

  聽到了最後,又心嘆了一口吁。「那天在展場,薇妮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昨天又看見了新聞、又接到了電話,怎麼說呢?至少還是會擔心一下的。」她眨了眨眼,打算繼續往門外走去。「如果只是想道歉,不需要做到這種程度,畢竟、也不是多嚴重的事。」

  「......妳不生氣嗎?」在又心溫柔帶點暖意的嗓音下,阿樹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輕了起來。「......我以為妳是在生我的氣?所以才、」

  「我在生氣?」

  當手將要碰觸到門把的前一刻,腳步聲頓然停下。

  和門扇過近的距離,她甚至都能感受到自己呼出的鼻息。


  「......我、怎麼可能不生氣?」


  纖細的指頭握緊了拳,顫抖、吃力地放在急促起伏的胸前。


  「你怎麼會有這樣子的想法?是認為這種小事沒什麼大不了的嗎?是薇妮反應過度把事情給搞砸了嗎?......還是說、我、不過就是我、沒有資格對你生氣呢?」

  「......是的,我們之間的關係不過就只是各取所需而已,就像你之前所說的那樣,我只能付得起那一點點的錢,根本就是糟蹋你了,事到如今怎麼還能夠對你多要求些什麼呢?怎麼還能夠對你生氣呢?」

  「我知道、我知道這兩年來硬是把你給留在身邊、強迫你非得要看著我身上那麼醜陋的傷疤、逼得你非得要碰觸這副骯髒的身體......害你只能夠將就在這麼糟糕、這麼破爛、這麼噁心的我......又老、又醜、又麻煩、讓你都沒有辦法好好地去專心在那個年輕可愛的女孩子身上,我知道、我知道這全部都是我不好、」

  「......但是、但是、但是我也是人呀!我也是個女孩子呀!」


  她始終都不讓人看見表情,只是不斷地對著生冷的門扇大哭、大喊。

  斗大的淚珠一滴滴滑過暈紅的臉頰,在顫抖的下頜匯集、而承受不住重量、而掉落。

  落在斑駁的木質地板上,每一下,都濺起了撕心裂肺。


  「......我已經不敢再去愛誰了,連現在只是想要能得到一點點的體貼,這樣子都不行嗎?為什麼?為什麼呢?這一切明明就都不是我自願的......我才不想要去學那些項目和數字、不想被處罰、也不希望被誰拯救、更不願意和人偷偷共用一個男朋友......對別的女生來說,想要普普通通的過活、想要有一個人陪伴、只不過是這麼簡單的事情而已,為什麼呢?為什麼我卻只能夠用錢來買呢?我根本一點也不希望把自己搞成這樣子的呀!」

  「都已經......都已經這麼可憐了......為什麼......為什麼連這樣子的事,都不能夠像對待別的女孩子一樣,認為她們一定正鬧著脾氣、認為自己無論如何就是必須要死纏爛打的道歉到底才行呢?」


  「就不能像哄一般的女孩子那樣哄我嗎?我連這一點點任性的機會都不被允許嗎?」


  她不敢打開眼前這扇門、不敢離開這裡。

  外頭的世界太過殘忍,所以只得留在這個至少能令她稍感安心的小套房。

  而她也明白,自己這份終於失控的怒吼,就像一路走來那樣的,最後還是只得由自己慢慢結痂起來。


  「我、我是真的很難過......真的......是真的有好好地大哭了一場......我是真的生氣了呀......嗚......」


  但是,都已經這樣子了,想要稍微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一下下就好,讓她、可以稍微不勉強一下、先不要、先不要那麼堅強。


  「對不起、」

  
  在身體放棄了支撐,往下墜落時,她比預期的還要早停下。

  她的雙腿已經失去了力氣,垂擺在空中。

  她的雙手已經放棄了脾氣,被人緊緊地抱在胸口。

  她的眼淚繼續繼續滴落,一點也沒有要停止的打算,還有太多、太多的份量、這些日子以來積累下來的、需要繼續傾洩。

  全部都落在阿樹的手臂上。

  在每個夜晚裡摟住她、將她摟進懷裡的那雙手上。


  「對不起......對不起......」


  阿樹輕易地撐起了又心的重量,像對待一個會不斷往下墜的寶物,拼命地想要留在自己胸口上。

  「對不起......我根本......因為我根本就不敢喜歡妳啊!」

  他把臉靠上柔順的黑髮,就像那時在堤防一樣地大哭。

  「像妳這麼好的對象,我完全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出現在自己身上,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這麼爛的我,滿口都是夢想、滿口都是謊話、一天到晚只會找藉口讓自己好過一點,不可能會有女生喜歡我的。」

  「所以、所以當妳第一次拿錢給我的時候,我才終於可以安心下來,明白了我們之間的關係以後,我才終於可以好好地說服自己有資格享受妳。」

  「所以、所以我其實一直都很忌妒妳的啊!有傷疤又怎樣?妳的過去又怎樣?那些對我來說根本就完全都不重要啊!所以我是真的很羨慕妳啊!覺得這個世界真是不公平,為什麼妳可以這麼的好,長得漂亮、有能力賺很多的錢、又溫柔、又願意接受這麼爛的我,這些都讓我超級忌妒的啊!」

  「在酒吧裡說的那些話......是、對、那些是我當時的心理話,因為我根本就不敢喜歡妳、因為我真的很害怕妳,妳對我來說......就跟女神一樣的啊?真的真的就是很好、很棒、很......唔、所以妳不要把自己說成那樣、也不要滿腦子只想當個普通的女生......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因為我、我根本就不會哄一般的女孩子啊?那種東西,我怎麼可能會知道啊!我知道妳在生氣啊......我知道妳一定會生氣的啊......但我又不瞭解妳,我要怎麼知道......反正、反正妳、妳......」


  「你到底在說什麼呢......」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停下眼淚的又心,在一聲啜泣後,輕輕地勾起了雙手、將環繞在她胸前那粗壯的雙臂給抱牢。「我全部都聽不懂呀,你好好地、再重新說一次......好嗎?」

  緩緩蹲下,阿樹輕靠在又心背上,累著、累著。

  而一絲也不敢鬆懈的是,他仍緊緊地將這失而復得的寶物困在胸口。

  隔著單薄的布料,能感到得到如那些夜裡般炙熱的溫度、顫抖的氣息、和那熟悉不已的身型,僅僅抱在懷裡,那如今才察覺到的安全感,便令他渴望能就這麼永不放手。


  「......我想說的是,現在妳已經離職了。」

  悶著臉,他盡力地說道。

  而懷裡的那人,即便施加在身上的力道已經過重,但她仍沒有任何反抗,只是虛弱地輕輕回應。

  「......嗯,我離職了。」

  「我會好好地去找份工作,我可以養妳......」

  「哎......」掛著眼淚,又心一時之間還無法理解這個意思。「在說什麼呢?」

  「妳的病,我願意一起共生、妳的過去,我一點也不介意、如果、如果妳不嫌棄的話、妳渴望的愛情、也可以試試看我啊......」

  「突然莫名其妙的說些什麼呀......」

  「對不起、我、我會一直一直道歉的,但是不趁現在說出來的話,我、我怕又再見不到妳了。」

  「還是一樣、都沒在替人著想......還是一樣都只顧著自說自話呀,你這個人,真是太過份、太糟糕了......

  「對不起......對不起......

  「......你的夢想呢?就這樣放棄了,一定會很不甘心的吧?」

  「夢想、還是什麼的,怎樣都好,那些都等之後再說吧......沒有先好好珍惜身邊的人,根本就沒有談夢想的資格。」

  「......那個女孩呢?她很年輕、又很漂亮。」

  「蔓婷?我根本就配不上她,她值得更好的人。」

  「聽起來,我的條件似乎比她還要差上許多呢?」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

  「你會後悔做出這個承諾的,現在的你不過就只是被罪惡感給沖昏頭了而已。」


  但,她依舊不希望他鬆手。


  「就算沒有罪惡感,你也是我的女神。」

  「我也會後悔答應你的,我走不出自己的過去、又親手毀掉了自己的未來。」


  但,他依舊沒有打算放開她。


  「只是將就也可以,我沒關係的。」

  「......你爸媽不會喜歡我的。」

  「我爸也不喜歡我。」

  「......薇妮還是很討厭你。」

  「我也很討厭她。」

  「......我根本就還沒有原諒你。」

  「我會一直死纏爛打一直道歉的。」

  「......我會氣上很久。」

  「對不起......」

  「......我還沒有原諒你。」

  「對不起。」

  「我可沒有那麼好哄。」

  「對不起。」

  「我是一個麻煩又隨便的女人。」

  「才沒有。」

  「說謊。」

  「真的......真的。」

  「再道歉一次......好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許久後,窗外的細雨仍一絲絲地下著,令人平靜、令人提不起勁。

  空冷的套房裡,構圖無聊、色彩單調。

  他只是抱著她,彷彿這世界只剩下她。

  她繼續依偎在他懷裡,彷彿這世界只剩他們倆。

  
  當這場雨季過去、當烏雲隨著時間的微風消散、當城市再一次地放晴,那些紛紛擾擾的誘惑,會重新綻放成鮮豔的模樣、點綴著每一道夢想。

  在這扇門、那扇窗之外,會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世界,會令人在不知不覺之間,搞得遍體鱗傷、搞得面目狼狽,卻仍死不甘心地說服著自己,得快點告訴別人--自己現在過得很好了、體會到了活著的意義了、有很努力地向前邁進了哦。

  然後,又一次、一次,麻痺、逞強、笑得燦爛。

  一次、一次,甘之如飴、無怨無悔。


  直到最後,什麼也沒能留下。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70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後一篇:[達人專欄] 罪惡原典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iamond158大家
精彩刺激的穿越冒險小說『古埃及王的祝福』持續日更中,即將完結,歡迎進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