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聖劍傳說LOM.蠢動的森林(完)

作者:韶雩│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2020-08-27 16:21:27│巴幣:2│人氣:91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2)
9.0  蠢動的森林(完)

  從有記憶以來,當手中拿著武器,就是該殺戮的時候:破壞、掠奪,不是殺,就是被殺。

  彷彿還在戰爭中……彷彿還在戰場上……

  立於我眼前的敵人,是愚蠢的人類;操控我者,是妄想掌握一切的魔導士;自詡為我的同伴,是擁有相同眼眸的妖精。

  我到底是誰?是什麼?

  不是人類,不是妖精,不是獸人,不是魔族……什麼也不是。

■■■

  「INATSU  NITEIA  HANGE  SONINA  HOA  KAPARI  KIRUMA……」

  低喃的咒語,一抹黃色的身影,以及一道強烈的青色閃光,是帝茲、莉芙、柯羅娜,以及巴特,四人踏入妖精之森後,最後的共通記憶。

  「嗚喔。」帝茲在閃光後,這才發現只剩自己還在原地,其他三人則是不見蹤影,「真的是『啪啦』就消失了。」

  「噎!」身著黃色服飾的妖精,驚慌地指著眼前人影大叫,「為什麼你還在這?」

  「我不知道。」帝茲一臉委屈,他舉起單手搔弄著臉頰,無辜地看著妖精。「我還想說感受一下所謂的『啪啦』。」

  「啪啦是什麼啊啊啊啊……為什麼、為什麼?唸錯了嗎?不可能啊,其他三個都飛走了呀?」妖精似乎是帝茲這個變因陷入混亂,在空中漫無目的地打轉著。「喂,你自己滾出去好不好?」

  「……」帝茲半瞇著眼,忍住踢飛眼前妖精的舉動,緩緩對妖精說出回答,「不好。」

  「可是規定就是不准外人進來啊,你又不是我們妖精的……咦!」

  妖精話說到一半赫然停止,他飛到帝茲面前,雙手硬拉住帝茲的兩頰,迫使帝茲不得不和他面對面。

  「?」望著有著和自己相同顏色眼睛的妖精,甚至反射出紫色的光芒,帝茲納悶妖精的表情怎麼突然像是世界末日降臨般的悲慘,「怎麼了?」

  妖精一臉驚恐地蹬大眼,結結巴巴的擠出自己的聲音:「碧、碧綠色的眼閃著紫光、眼睛,蓬鬆、蓬鬆零亂的金髮……第、第七之月殿下!」

  啊,果然。

  帝茲連訝異的表情都懶的表演,幾乎是死魚眼狀態面對妖精,因為他壓根兒對這稱呼完全不熟,但是認識過去自己的人總是用這個名字稱呼,帝茲不知道「第七之月」是什麼意思,有什麼意義,除了之前在基魯瑪湖,聽到莉芙和妖精的對話,知道第七之月似乎和妖精有所關聯,其餘一概不知。

  他現在所記得的,只是片段過去所遇過的人物,以及淡淡的……在戰爭中特有的味道……金屬混雜鮮血的味道。

  帝茲伸手拎住已然陷入歇斯底里狀態的妖精,雖然第七之月這個稱呼令他感到彆扭,但帝茲仍順水推舟的開口問道:「那……我可以進去了嗎?」

  「我……這個,第七之月殿下要進去當然可以,可是不行,那個,現在不行,以後大概可以,不對,以後還不知道,但是、但是又沒理由拒絕第七之月殿下進來……」妖精語無倫次的回答帝茲,臉上的驚恐是有增無減。

  「啊?」

  「對、對不起,第七之月殿下!因為現在是『非常時期』,我不知道您能不能進入妖精之森,所以第七之月殿下有什麼事就由我代勞吧。」

  非常時期?所以這就是為何妖精最近騷動的原因嗎?

  「我在找人。」帝茲放開妖精,他決定不動聲色調查,現下的問題就是進入妖精之森,用任何理由都可以。

  「找『人』?不可能啦,人類是無法進來這裡的!」

  「他是聖騎士。」帝茲擔憂妖精不認識艾斯卡迪,決定追加一些形容詞,「毛髮整個大爆炸像獅子棕毛,眼神可以殺人,皮膚黑到發亮,肌肉讓人心曠神怡,啊,穿著綠色凸顯全身肌肉的緊身衣服。」

  「那、那是人類嗎?聖、聖騎士有這種外型嗎?」聽完帝茲的形容,妖精更加混亂。

  「他叫艾斯卡迪。」

  「啊!是之前那個老是硬是闖進來的傢伙吧!」一提到艾斯卡迪,妖精馬上就有印象,顯得十分氣憤。「真是的,也不想想當年的戰爭,如果不是我們妖精幫忙,他們聖騎士怎麼打的過『不死皇帝』?」

  「不死皇帝……」一聽到這個名字,帝茲身體莫名的震顫,嘴角也勾勒起難以察覺的微笑。

  「?」狐疑地望著突然陷入沉默帝茲,妖精膽怯地輕輕拉扯帝茲的髮絲,企圖換回帝茲的注意力,「那個,第七之月殿下,怎麼了嗎?」

  「不,嗯,我在想,你們對聖騎士沒辦法吧?」帝茲不著痕跡地影藏住剛才莫名的心情,應該說,連他自己都感到困惑,那也是過去第七之月相關的人物嗎,所以身體擅自出現反應。

  「也不是沒辦法,只是、只是需要很多妖精聯合驅散他,剛才只有我在守入口而已。」妖精低下頭玩弄手指,聲音越說越小聲,似乎在自責自己能力不足。

  「……如果是我去抓他出來呢?當然,你可以『監督』我。」帝茲像天使般單純微笑的背後,有著惡魔在奸笑。

  「咦?這樣行嗎?」對於帝茲提出的建議,妖精雖然感覺有些違和感,但他更在乎擅闖入妖精之森的艾斯卡迪。「那……好吧。」

  妖精抓抓頭,反正他也想不出什麼好方法,只好順勢答應帝茲。

  「有勞你帶路……呃……」

  「菲爾,我叫菲爾,第七之月殿下。」看到帝茲不知如何稱呼自己,菲爾馬上自我介紹。

  「菲爾。」帝茲重複唸道菲爾的名字,「我是帝茲。」

  「我知道,那是第七之月殿下的名諱,菲爾不敢直呼……」

  「菲爾。」帝茲出聲制止菲爾繼續講下去,「我說了,我是帝茲。」

  「……」菲爾碧綠色的大眼盯著帝茲的臉龐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我、我知道了,第七……不對,帝茲殿下,請跟著我走吧。」

  「麻煩你了,菲爾。」

■■■

  妖精之森深處,五隻妖精圍著一位服裝像是修道服,已然陷入昏迷的人。

  「一點精靈力也沒有!」妖精不悅地對躺在地上的人踢了一腳。「根本就是垃圾!我們妖精的女王應該擁有強大的精靈力,果然還是那位『司祭』才對。」

  另一位妖精卻搖了搖頭說道:「不可能吧,那個司祭看起來超過十萬歲了。」

  「喂!你說錯了吧?」第三隻妖精手橫放於胸前,否決前一隻妖精說的話,「黑龍王亞溫大人說她活不過二十六歲,所以司祭只有二十六歲。」

  「不會吧?黑龍王大人沒說錯嗎?活不過二十六歲……」第四隻妖精眨著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前女王至少也活了兩萬八千七百三十二歲!」

  「因為新女王不是妖精,而是人類。」最後一隻妖精淡淡地解說,「人類頂多活五百年。」

  「這麼短?」第一隻妖精震驚於最後一隻妖精所說的話,音調不自覺地提高許多。

  「聽說還更短。」「不是這樣的吧!」

  妖精們發出一連串的抱怨。

  「但是……」最後一隻妖精打斷其他同伴們的牢騷,「為什麼黑龍王會選一位人類做我等妖精的新女王?」

  「這個……」

  「你們在做什麼!」

  「!」妖精們全望向聲音的源頭,「人類!有聖騎士的氣息!」

  艾斯卡迪湛藍的眼眸充滿怒氣,當他看到躺在地上的人影,更是生氣的抽出武器,不由分說地衝上前攻擊妖精。

  妖精沒料想到艾斯卡迪有此舉動,在躲避不及的情況下,一一被艾斯卡迪切裂,變成片片羽毛灑落在地面上。

  「啊!」剛抵達的菲爾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叫出聲響。


  「!」艾斯卡迪隨即轉身看往菲爾的位置,「居然還躲了一位……!」

  「不、不要……不要過來!」菲爾看到向他衝過來的艾斯卡迪,嚇得渾身顫抖。

  「鏘!」

  兩把武器因為強烈撞擊而擦出火花,艾斯卡迪不敢相信地望著眼前阻擋他的人──

  帝茲單手持大劍,勉強阻擋艾斯卡迪的斬擊。

  「帝茲殿下!」菲爾擔憂地驚叫。

  「帝茲,你……」

  「……」帝茲從艾斯卡迪的雙眸,看出艾斯卡迪納悶為何他會在此,但他避開這個疑問,低聲輕喚背後的妖精,「……菲爾。」

  一聽到帝茲叫自己的名字,菲爾馬上意會帝茲的意思,他點點頭,轉身便消失在樹叢裡。

  「!」艾斯卡迪對於帝茲的舉動簡直無法理解,他緊咬下唇,怒氣更為高漲。

  武器因為雙方都奮力抵擋而「喀啦喀啦」作響,但帝茲和艾斯卡迪兩人誰也不讓誰。

  「為什麼阻擋我,帝茲?」艾斯卡迪怒瞪帝茲,雙手更是用力施加力量,力量之大,讓帝茲硬生生被壓制退後,「為什麼要放走妖精?」

  「沒為什麼!」

  帝茲猛然傾斜劍身,艾斯卡迪便因為突然失去重心,手中武器即順著帝茲的劍斜削出去,擦出陣陣火花,以及尖銳刺耳的金屬摩擦聲,艾斯卡迪踉蹌地退後數步才勉強站穩,而帝茲則是右手感到陣陣麻痺。

  「你這……」

  「唔。」

  正當艾斯卡迪想說些什麼時,倒在地上的人卻在此時發出微弱的聲響,也打斷了艾斯卡迪和帝茲間的火藥味。

  「可惡!」

  艾斯卡迪咒罵一聲,收起武器。他走到那人面前伸手攙扶。

  「沒事吧?格特治癒寺廟的修道女。」

  對於艾斯卡迪這麼稱呼自己,修道女唯一露出來的眼睛剎時充滿震驚,隨即搖搖頭,站穩身子,委婉拒絕艾斯卡迪的攙扶說:「沒事,稍微……受點驚嚇罷了。」

  「妳順著那傢伙背後的路就可以到賢者羅西歐提的地方。」艾斯卡迪指向帝茲的位置,「抱歉,我有私事無法送妳去,妳請那傢伙送妳吧。」

  順便把我趕回去是吧?帝茲收回長劍,雙手橫放於胸前,沒好氣地盯著艾斯卡迪。

  「……不用了,我還能自己走。」修道女似乎隱約察覺到帝茲的不願意,她並沒有多說什麼,隨即緩慢地移動身軀離去。

  修道女的離開,讓場面頓時又陷入膠著的狀態,艾斯卡迪望著帝茲的臉龐,或許是帝茲表情太平淡,他感受不到帝茲現在的心情到底是如何,而他也不想和帝茲吵下去。

  但在下一刻,艾斯卡迪似乎發現了什麼,表情瞬間充滿了詫異。

  「帝茲你……不,不可能。」艾斯卡迪原本要問的話,轉為喃喃自語,「不會有這樣的事……不會的。」

  竟然會有人類的眼眸和妖精的眼睛一樣顏色,而且,除了那個發愣的臉龐,帝茲其他外型就和聖騎士代代傳承的歷史記載中第七之月的特徵幾乎一模一樣,連名字都相同,簡直是同一個人……同一個人?

  「哈,我真的是瘋了。」艾斯卡迪發出自嘲的笑聲,將剛才荒謬的想法拋諸腦後,因為第七之月早就死了,不可能還這樣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一臉蠢樣,他別過頭,直接轉身走往妖精之森的更深處。

  「艾斯卡迪?」

  帝茲的聲音在艾斯卡迪背後響起,而艾茲卡迪也只是停住腳步,並未回頭。

  「我是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不過現在叫那位還躲在灌木叢的『菲爾』帶你出去,妖精騷動的事,我來解決就行了。」艾斯卡迪用著平版的音調和帝茲說話,似乎是要強迫自己去對外人無情。「妖精和人類的戰爭,不相干的人能避免就避免。」

  「……」不知為何,雖然沒看到艾斯卡迪的表情,帝茲還是察覺到艾斯卡迪刻意壓迫的情感,但是對於此時的情形,帝茲只是淡淡地開口問道:「……那你呢?」

  我?

  艾斯卡迪苦悶的露出微笑,打從他出生那天起,就沒有所謂的「我」了,他只為保護司祭一個人而活,為司祭而思考,為司祭而行動,為司祭而揮劍,這是聖騎士代代相傳的使命,也是他過去一直到死,唯一的生存目標。

  「沒有什麼我了……」

  擱下這句話,艾斯卡迪便頭也不回的走往深處,躲藏於灌木叢後的菲爾也不知何時出現在帝茲的耳際。

  「嗚哇,有夠像。」帝茲忍不住咕噥,因為艾斯卡迪根本就跟莉芙如出一轍:開不起玩笑、有夠固執、脾氣硬的和什麼一樣,還有不想傷害不相關人士的溫柔。

  「帝茲殿下。」菲爾聲音充滿遲疑,碧綠色的眼睛直勾著艾斯卡迪逐漸隱沒的背影。「接下來,要怎麼辦?」

  雖然才目睹艾斯卡迪殘殺族人,自己也差點死在他手下,但是菲爾卻感覺到,或許艾斯卡迪,並不是這麼殘暴的人。

  「怎麼辦?」帝茲咀嚼著菲爾的問題,隨後笑了笑,「解決事情後,把他抓回去啊,走吧。」

  「咦?對、對喔,帝茲殿下原本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進來的!」菲爾握拳敲了一下自己的頭,隨即坐在帝茲的肩上,深思似地歪著頭。「為什麼帝茲殿下沒回來呢?」

  「不知道,我想不起來。」帝茲撥開前方的草叢,面無表情地繼續搜尋艾斯卡迪的足跡。

  「想不起來?」菲爾側過身,看著依然是那副不苟言笑的帝茲,他摸著自己的尖耳,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我年紀太小,沒有參加戰爭,但是聽年長的妖精說過,那場戰爭因為帝茲殿下被偷了,我們妖精贏不了。」

  沒有回應,也沒有任何反應,帝茲彷彿像只是在聽菲爾述說與他完全無關的故事。

  「魔導士偷走您,然後控制您攻打妖精。」菲爾眼神眺望遠方,「那很殘酷吧?必須和自己的同伴戰鬥……而且指使你的魔導士有夠變態的,老是對著我們妖精發出猥褻的笑聲,啊,我是聽大家說的,我是不太清楚那個人啦。」

  「變態……」

  不知道為何,聽到菲爾的形容,帝茲腦袋直接代入哈爾榭,變態嗎?應該說他對於有興趣的事情會陷入狂熱,但是自己真的覺得殘酷嗎?記憶的畫面卻又不是如此呈現,反而都是哈爾榭非常開心的教導帝茲各式各樣知識……包含不應該學的詭異的知識。

  「菲爾。」帝茲突然打破沉默。

  「!」帝茲沒有感情波動的叫喊,讓菲爾愣了一下,他連忙移動身體到帝茲面前,深怕自己剛才有失言的地方,「對、對不起,帝茲殿下,菲爾是不是說錯什麼?讓您不高興?」

  「說錯什麼?」帝茲一臉疑惑地盯著眼前不斷道歉的妖精,「我只是想問你,那個東西?」

  「咦?」

  順著帝茲所指向的位置,菲爾看到一抹不同於週遭綠蔭顏色的青綠色。

  那是一個圓形的青綠色物體,背後有一對蝙蝠似的羽翼,以及深色條紋,它在空中晃盪著帶有尖刺的長尾,深紫色的眼睛因為思考而失去焦距。

  「大衛殿下,雷沙大衛殿下。」菲爾的聲音透漏著敬畏,「它是黑龍王大人的親信,是少見的惡魔族。」

  「黑龍王?」惡魔族?帝茲覺得自己不是運氣太背就是流年不利,為什麼老是碰到一堆奇奇怪怪的事情,明明這次出門只是為了找賢人,現在可好,除了妖精,還牽扯到其他更多種族。

  「現在統治妖精的王。」看著帝茲仍是不解的表情,菲爾搖了搖頭,「對不起,詳細情形我也不太清楚,或許大衛殿下會給您滿意的答覆。」

  「嗯──」帝茲似乎有所打算地拉長尾音應答菲爾,隨後便邁開大步走向雷沙大衛。

  「大衛殿下。」菲爾率先出聲,好讓雷沙大衛意識到他和帝茲的到來。

  「嗯?小妖精,有事嗎……耶!」

  雷沙大衛正想詢問菲爾狀況時,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被束縛住,並且開始不規則方位翻轉。

  「喔喔,惡魔是長這樣啊?觸感好像是蜥蜴,爪子超大的。」帝茲已經興奮的用雙手捧住雷沙大衛,好奇地檢查他的身體構造,「惡魔是吃什麼的啊?」

  「無禮的東西!還不放開我!」雷沙大衛用力撐開翅膀,迅速逃脫帝茲的雙手,「菲爾,你居然帶人類進來妖精之森!」

  困惑雷沙大衛突然發怒,帝茲馬上想到《基本禮儀》一書中的某段,連忙制式化地向雷沙大衛行禮:「您好,我是帝茲,剛剛有冒犯還請多海涵。」

  「帝茲?哼!」雷沙大衛不屑地以鼻嗤之,「誰管你叫什麼名字,人類本就不該來這。」

  「我……這個,帝茲殿下不是單純的人類!他是、他是我族妖精的聖石:第七之月殿下。」菲爾結結巴巴的解釋。「然後,第七……不,帝茲殿下有話想問您。」

  「第七之月?有話要問我?這倒挺有趣的。」雷沙大衛瞇起雙眼,從頭到腳打量起帝茲。「小妖精,退下,我想單獨和這位第七之月談談。」

  「可是……」菲爾擔憂的看著眼前兩位大人,總覺得他們倆的四周充斥著火藥味。

  「我說退下!」雷沙大衛再度重申一次命令,這次語帶警告的意味。

  「我……」菲爾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帝茲露出苦笑,菲爾便知道自己留在這會造成困擾,「我知道了,大衛殿下,帝茲殿下,小的先離開。」

  一直到菲爾的身影消失前,帝茲和雷沙大衛兩人皆沒有開口,只是一昧的互相盯著對方,雨林內,溼氣驟然上升,不久,便從雨林間的樹縫中,滑落點點水滴,雨逐漸變大,無情地滴落在兩個對峙的身影。

  終於,一方打破了沉默。

  「第七之月早就死了,有人說死於人類們愚蠢的戰爭中,也有人說死於第七瑪那之石手上。」雷沙大衛字字充滿著輕蔑,但出乎它意料的,帝茲的表情似乎也沒有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而有所改變。

  「這樣啊,死掉了。」帝茲擺了擺手,完全不在乎。

  「既然你不可能是第七之月,那麼人類!你是怎麼進來的?」面對帝茲的反應,雷沙大衛感到一股怒氣,聲音也不自覺得提高幾分。

  怎麼打從他進入這個妖精之森,每個人都在問這個問題?

  「不知道。」帝茲皺起眉頭,聲音透漏著極度不耐煩,可以的話他自己也想弄清楚,沒有答案還一直被詢問問題,只讓帝茲感到煩躁。

  「那就自己滾出去。」

  「……」聽到與他第一次和菲爾對話一模一樣的內容,帝茲握緊拳頭,忍住怨氣,字一個個慢慢從他口中併出,「不要,除、非、你、回、答、我、的、問、題!」

  「問完趕快滾出去!妖精之森可不想沾染太多人類的味道!」

  「……妖精近來越來越騷動不安的理由,是因為黑龍王嗎?」帝茲直接單刀直入地問道。

  「哼,你已經是『第二位』問同樣問題的人類……」雷沙大衛揮舞著尾巴,繼續說道,「沒錯,黑龍王:亞溫,從他在十年前回妖精界療傷,現在終於開始率領妖精,亞溫大人擁有惡魔的血統,既不是人類,也不是妖精,他擁有絕對的力量!如今,他將統率兩界,是這個法.帝爾世界真正的王!」

  「結果還不是又要發起戰爭?少說的這麼冠冕堂皇。」

  一個有別於帝茲和雷沙大衛的聲音,突然插入,讓帝茲和雷沙大衛警戒起來。

  「誰?出來!」雷沙大衛尖聲怒吼。

  「準備殺了你的人!」

  語落,帝茲只看到刀光一閃,雷沙大衛的身體瞬間出現一道血痕,連哀嚎都來不及,隨即便分成兩半。

  雨下的更大了,雨水滴滴滑落在殺人者的武器上,也沖洗掉雷沙大衛的生命。

  「艾斯卡迪。」帝茲安靜且平淡地道出眼前兇手的名字。

  「殺了他,就可以延緩亞溫那傢伙攻打人類的蠢計畫。」艾斯卡迪甩開劍身上的血水,收入鞘中,「不是叫你回去了?」

  「我也沒答應你吧?」撥開黏在額前的濕髮,帝茲皮笑肉不笑的回答。

  「呵,你這個人還真有趣。」艾斯卡迪單手將一頭濕漉的頭髮往後撩去,「我該怎麼稱呼?帝茲,還是第七之月?看來你的身分背景十分複雜,不是嗎?」

  「至少目前,我還只想當『帝茲』,艾斯卡迪。」帝茲瞇起雙眼,不悅地看著艾斯卡迪。「我根本沒有什麼第七之月的記憶。」

  「有意思!我倒要瞧瞧你這『帝茲』可以當多久。」艾斯卡迪走往賢者羅西歐提的方向,「我先告訴羅西歐提妖精暴動的原因是什麼,你……等著我拜訪叨擾吧。」

  等著拜訪叨擾?

  「!」帝茲突然從艾斯卡迪的話回過神,「喂,你的意思不會是要住來我家吧?艾斯卡迪!」

  帝茲扯開喉嚨問道,但那也只是白費力氣,因為艾斯卡迪早就走遠了。

  「唔啊──煩死了!」帝茲雙手抱著頭,一臉不敢置信的模樣。「好不容易伙食費打平可以休息,又多一個食客……我又不是有錢人……」

  什麼第七之月啊?招惹一堆不必要的麻煩,雖然帝茲自己對於新奇事物非常好奇,也會主動去探索,但是這樣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而且硬要用一個不熟的名字跟他攀關係,帝茲現在超厭惡第七之月這個稱呼。

  「帝茲!」

  當帝茲回神的時候,已經不自覺走到出口,莉芙則是開心的叫喚他。

  「幸好你沒事,大家都擔心死了。」莉芙跑到帝茲面前,原本擔憂的表情瞬間推滿笑靨。「聽說你進去妖精之森了。」

  帝茲沒聽出莉芙話中之意,他的注意力全被莉芙的傷勢所吸引:「妳的手……」

  「沒什麼,在對抗咚.卡提的時候受傷的……」莉芙簡單的敘述她和可羅娜以及巴特後來的遭遇,還有後來她把沙薩比給她的謝禮金,全分送給沒有功勞,卻有苦勞的海森以及哈森,隨後莉芙執起帝茲的手走向眾人的位置。「你呢?沒怎麼樣吧?」

  「嗯,沒什麼……只是有件事……」

  「我們有新客人的事對吧?帝茲師父。」帝茲話未說完,可羅娜便好心的幫他接完話。

  「咦?」帝茲驚訝地瞪大眼。

  「因為人已經來了啦,笨蛋!」巴特沒好氣的指了指身後已然因為憋笑,而渾身顫抖的艾斯卡迪。

  「艾、艾斯卡迪!」

  「噗,你挺沒尊嚴的嘛,帝茲,虧你還身為師父。」艾斯卡迪露出爽朗的笑臉,在妖精之森的暴戾彷彿是錯覺,「請多指教,老是少一根筋、說錯話,只會發呆犯蠢的師父。」

   不用多說,那一定是現在準備逃跑的那兩位小鬼說的,帝茲輕挑眉,用冷到可以殺人的語氣回答艾斯卡迪:「請多指教……往後還勞請你幫忙多加特訓兩個不成才的徒弟。」

  「哪裡,身為食客,我很樂意。」

  「欸──」聞言,可羅娜和巴特不禁怪叫起來。

  早知道這個叫艾斯卡迪的聖騎士大哥是站在帝茲那一方的,他們就不會說那麼多帝茲的壞話了!

  「帝、帝茲師父……」巴特想使出以前的耍賴功,無奈,這次完全沒效果。

  帝茲露出異常開心,卻讓人冷汗直流的笑臉說:「太慢了。」

  「不會吧?」可羅娜連忙轉頭向莉芙求救,「那個,莉芙師父……」

  「嗯哼?我可是贊成帝茲的意思喔。」莉芙掩嘴笑道,「你們兩個最近真的太鬆懈了。」

  「怎麼這樣!」

  見到兩個小孩滑稽的模樣,其他人忍不住笑開聲音。

  雨,不知不覺已經停了。

- - - - - - - -

沒錯!我超級私心,艾斯卡迪是不可能住到家裡面的,我就是私心(講兩次
插圖可以算是應景圖,我畫得還滿歡樂的,謝謝楳圖一雄大師帶給我小時候的恐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64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聖劍傳說 系列|衍生創作|小說|繪圖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綠芙*碧藍自耕農
帝茲和菲爾都顏藝啦XDDDDD
是說艾斯卡迪居然住到家裡來了,這難道是帝茲後宮計畫的第一步嗎?
先是莉芙和小鬼頭,再來艾斯卡迪,如果把瑠璃和真珠也收進來就更好了((不對

08-29 20:49

韶雩
這顏藝超GJ的,
帝茲的後宮計劃wwww 這主意不錯(欸08-30 16: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獸王(3...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迪多魯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mage922Mr.Keating
O Captain! My Captai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