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季<9-2>

作者:Dz│2020-08-27 00:29:14│巴幣:102│人氣:108
<9-2>









  「明天同個時間,我會來這做個專訪,相關內容晚上會先傳給你一份,一些......提問的大綱......還有希望你回答的方向......」

  那個人就這麼檢覆著手機上的資料,把阿樹的成功給決定了。

  「基本上來說,我會嘗試讓你成為這一期的主題,但這還是要看公司上頭怎麼決定。」他緊緊閉上眼,在腦海中思索著項目。「對了,如果確定好要把你的作品刊登在封面上的話,明天還會再拿另一份授權文件給你簽名。」

  阿樹還沒回過神來,他用不可置信的眼神,幾乎要說是瞪著對方。

  他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越來越急,耳後不斷發燙、四肢甚至不自覺地顫抖著。


  雜誌社的小張,此次要找攝影大哥的用意,就是為了要和『零彩度的雨季』底下三幅作品的攝影師取得聯繫。

  其中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原因,構圖搶眼、技巧特別、底下的簡介又非常具有故事性,完完全全就是很值得投資的商品。

  無論從哪個點下去探討,他都有信心能夠為自己拿到一個好成績。


  「封面?」而蔓婷代替了他先出聲。「意思是說,我有機會上雜誌封面了嗎?」

  「妳?」小張納悶地抬起了視線,放在眼前這位一直搞不太清楚身分的女孩,以他專業的眼光來看,外貌算是很高的水準。

  但就只是這樣而已,除此之外毫無記憶點可言。

  稍微思考了她提的疑問,小張接著往那三幅照片看去,看著看著、才終於發現到這一件事。

  --嗯,如果是那個自然而然發自內心的笑容,或許還可以炒作點什麼。

  「妳是授權給攝影師,所以他同意就可以。」

  「阿樹哥!」蔓婷第三次驚呼出聲,而這次她不打算阻止自己了。她整顆腦袋瞬間沸騰,往阿樹身上緊緊抱去。「太好了!阿樹哥!」

  小張被這熱情的舉動給嚇了一跳,但又不得不撥個冷水。「......不過我話要先說在前,關於授權金、採訪費等等的......加總起來那數字也不會太多,真的不要太期待。」

  「沒關係......這樣就好了......」終於,阿樹被強迫得恢復言語能力。「不要錢也沒關係......這樣就很好了......」

  「那,你們先忙。」不打算被牽扯進這兩個年輕人之間的激情,也沒打算理會那理智喪失後的發言,終於盼到成功的年輕人會有什麼反應,他早已見怪不怪,於是,他很迅速地站了起來,一轉眼就消失掉。


  蔓婷壓緊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幾口氣後,趕緊牽起阿樹就往外跑。

  她拉著他,一路出了展場,在文創園區奔跑著,到了某處人煙稀少的角落。


  「謝謝你!阿樹哥!謝謝你!」

  終於,她把自己埋進阿樹懷裡,用力地抱著他,比他還要早先落淚。

  阿樹一直以來都在幻想著大紅大紫的那一天,但他從沒想過這相比之下微不足道的起步,竟然就已經令他無法承受了。

  作品上了展覽、有雜誌社要來訪談、甚至被放在雜誌封面上、還有個應該要是高不可攀的美少女,此時正緊緊地抱著自己。

  他還是一直以來的拙劣樣,只要碰上了事情,就連話都說得不太清楚。

  但這次,在行動上,他回應了這份擁抱。

  不管是為自己、還是為蔓婷,他深刻地明白此時有多難能可貴。


  回到展場後,蔓婷已經等不及要和家人分享這件好事,要是泰久在場就不必那麼麻煩了,但他還有店得顧。

  阿樹回到那張摺疊椅上,他坐著,覺得自己該好好地冷靜一下,雖然從外人眼裡看來,他只像是個嘴巴開開的傻子。


  接著沒多久,便到了分享會的時間。

  在預先準備好的小平台上,攝影大哥拍拍麥克風,表明自己是這裡唯一有權力大聲說話的人。

  阿樹留在原地等待,得等到攝影大哥喊他後才上台。

  至於內容要說什麼?心路歷程?作品涵義?拍攝手法?他完全沒有準備好,反正就隨機應變吧?那已經不是重點了。


  人群漸漸淡去,往舞台處聚集,包括今天最受青睞的那一區也是。

  然後,阿樹才發現到,被原先人潮所遮掩住的另一端,有兩位老夫婦已經不曉得在那站上多久了,即便到現在仍捨不得離開。


  先生穿著老舊的格紋西裝,皮鞋擦得油亮,白髮蒼蒼、但身形仍堅毅不拔地強壯著。

  太太則打扮了黑紅色的碎花洋裝,鮮見地上了紅妝。


  --天啊......超俗......


  阿樹不自覺地苦笑了出來。

  他走近兩人,在爸爸身旁停下腳步。


  「爸、媽、」


  老媽被嚇了一跳,發現自己的兒子就正站在眼前,和那些照片底下的名字一樣,張立樹,都是自己的兒子。

  她趕緊笑得合不攏嘴的,繞過丈夫,緊緊握住阿樹的手,遵循著這裡的規則而不出聲,僅僅努力地感動著。


  「爸。」阿樹說。「那三幅都是我拍的哦。」


  而老爸什麼話也沒說,老噘著嘴,就像兩年前一樣、也像前幾天一樣。

  阿樹盯著他的側臉,面頰的紋路似乎又深了一點。

  跟什麼時候比呢?

  大約是小時候、自己還沒有討厭他的時候吧。

  真後悔,真後悔那時候的自己。


  「爸?你還喜歡嗎?」

  阿樹又輕輕喚了聲。

  但老爸仍依舊什麼也沒說,就只是靜靜地看著。

  大概和老媽一樣,是相當尊重看展的禮儀吧?


  「樹仔啊。」老媽踮起了腳尖,只敢在阿樹耳邊小小聲地說。「中間那個女孩子啊,是你的女朋友嗎?」她用台語喚了小名,感覺得出來有期待。

  「中間的?」阿樹看向了『春雨』。

  「我有發現哦!你常穿的外套哦......」老媽笑得很驕傲,那是她在相片前花上許多時間,誓言要看清每一寸細節時,發現掛在椅背上的那件大衣,是她買給他的。

  當然,還有很多很多,散在一旁沾滿漆的的上衣和牛仔褲、從以前就背到現在的夜市腰包......有些她見過、有些沒有,畢竟阿樹兩年沒回家了,但不論為何,她都深信自己認得出來。

  那些都是她兒子的東西,她兒子一定住在那裡,和那位女孩子一起。


  但這要阿樹從哪裡開始回答呢?

  如果誠實回答砲友關係,老爸會當眾打他、如果還提到自己被包養,他會被當眾打死。

  真的會死。


  但要順水推舟成女友嗎?

  不、不好......不能再給又心造成麻煩了。

  更何況,這個位子現在有更適合的人選。


  ...... 果然,還是只有模特兒一說了吧?

  就像他現在仍把蔓婷蒙在鼓裡一樣。


  「她是......」在向老媽說謊之前,他需要點心理準備。


  這時,入口處走進來了兩個人。

  面對那個方向的老媽,第一眼就用老花的雙眼認了出來。


  「樹仔,是那個女孩子嗎?」


  一回頭,說是今天整個文創園區最美的女人也不為過。

  對方也同時發現了他,便和陪同的友人慢慢走近。

  她朝阿樹笑了笑,但都還沒機會看見作品,就被突然跑過去的老婦人嚇了一跳。

  阿樹看見老媽直接握起了她的手,像挑中滿意的媳婦那樣喜悅,我靠?他慌張得趕緊要上前制止。

  而這時,一個工作人員上前叫住了她。

  「張先生?葉大哥說你準備好了就隨時可以過去了。」

  「啊、呃、好、」他朝對方點點頭,然後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解決完自家事。


  他跑上前,把老媽的雙手從又心身上卸下。「老媽!別這樣,妳會嚇到人家啦。」

  「唉喲?現在是大師囉?」一旁,薇妮上前戳了戳阿樹的胸膛,彷彿兩人是認識許久的好友。

  「啊、也沒有啦、」阿樹害羞的搔搔頭,今天下來的蔓婷、現在的又心和薇妮,一想到在現場待得久的人,會看見他接二連三地和這些美女打交道,不知不覺地就驕傲了起來。

  但心思沒有飄得太遠,他稍作冷靜,然後對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又心認認真真地看了一眼。

  雖然沒有像薇妮那可以豪不避諱地表露肌膚--他並不知道因為懷孕的關係,已經收斂很多了--但又心即便穿著保守的外出服,仍然足以吸引周遭的目光。那張臉龐、身材、和由內而外的氣質,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女朋友......

  ......他不敢想像。

  在少了那層關係以後,對阿樹而言,兩人回歸到最恰當的狀態。

  一個沒出息的窮酸小子、和一朵高嶺之花。


  於是,他又突然珍惜起來了那些日子、

  於是,他又突然想起來了那個晚上,蹲在玄關大哭的自己、

  於是,不管怎樣,他認為都該好好地表達謝意、


  但他並不善於表達,只好要又心先待著。

  憑著一股熱血,他往舞台走去,趁著空檔時偷偷和攝影大哥交談了幾句。

  接著又興奮地跑了回來。


  「妳、妳可以陪我上台嗎......」

  「嗯?怎麼了?」甚至都還沒來得及打過招呼,又心已經完全搞不懂這一切。

  「我要送妳一個禮物......」他誠懇地說道。「拜託妳......」


  這狀況令她不知所措。

  奇怪的老婦人、在一旁以複雜表情一直盯著自己看的女孩、詭異的阿樹、沒有反對的薇妮、和等待著她的所有人。

  ......唔?

  雖然她相當排斥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中,但也不想破壞阿樹那核彈規模的盛情,上一次他這麼做時,浪費了一個蘿蔔糕。

  無可奈何之下,她只好輕輕地挪動了腳步,讓阿樹牽著她的手,慢慢帶往舞台上。


  「蔓婷,她是......?」

  「......」


  聽見了身旁那兩位小女孩的竊竊私語,薇妮眨了眨眼,打算重新了解一下現場的狀況。

  不需要多說,那位表情在低落中夾雜著擔憂的可憐孩子,一定對阿樹抱有著好感,不論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是處在於什麼階段。而另位氣質出眾的女孩,大概和阿樹不太熟。

  轉過頭去另一邊,自然就是阿樹的爸媽了,從那眼神就能夠理解。


  唔嗯......只是這麼看起來,比起那位女孩,伯母似乎比較喜歡又心呢?

  --哎呀、真是可惜。


  莫名其妙油然而生的驕傲感,燒得她滿心歡愉。

  但,就在她將頭抬起來的那刻,瞥見牆上那幅照時,頓時間慌亂了起來。


  「噢操你媽!不會吧?」


  嚇死了,伯母的表情都僵了,從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口中竟然出現這麼粗俗的髒話?幸好老天保佑她不是阿樹的女朋友。


  「呃、大家好......」台上,阿樹生澀地接過了麥克風。「我是......『零彩度的雨季』這個主題的攝影師。」

  人群紛紛往某處看去,而其中有些人已經發現了台上那個女人的身分。

  議論微微躁響了起來。


  「那......我的作品理念,是希望傳達給大家,在生活當中,總是有許許多多令人煩躁、或不順心的事情......」


  雖然這程度相當於國中的朗讀比賽,但在攝影展裡不會有誰太過要求一個新人能多善於表達。

  阿樹想講的話很多,有些是從攝影大哥那裡聽來的、有些是蔓婷朋友寫的文案、有些是自己莫名其妙的感觸。

  但總之,他希望繞到最後,能讓大家聽聽自己感謝又心的理由,即便細節上必須要加以修飾,也無論如何就是鐵了心想把握好這個機會,還清這兩年來的恩惠。


  但又心沒有耐心可以等到那時候,台下異樣的討論聲已經讓傻傻站在台上的她感到羞恥。

  她發現所有人都在盯著她,令她害怕地往後退了一步。


  主角不應該是自己吧?阿樹難道沒有發現這一件事嗎?


  當然沒有。

  他剛好結束了那段短得可以又毫無內容的演說。


  「......那麼,我想要向大家介紹,今天整個文創園區裡最美的女人!」


  他和一旁的工作人員點點頭。

  身後的投影布幕換了張照。

  從攝影大哥的作品,換成了『春雨』。


  一瞬間,那些目光突然之間,彷彿炙熱的串叉,一步步靠近,燒得又心難以適應。

  接著,她發現到了當中有些人不斷地拿她和身後做比較。

  即便只是細微的表情,都能感受到不斷襲來的惡意。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緩緩地,她轉向身後。


  ......是嗎?

  原來如此。

  原來,這就是阿樹的作品、說要送給她的禮物?


  「你夠了!不要再假惺惺了!聽了就噁心!」


  時間暫停。

  薇妮突然之間的破口大罵,讓整個場面都凝滯下來,沒人敢有任何動靜,現在是什麼情況?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在那易碎的軀殼之下,藏著一顆顆等著看好戲的心跳聲。

  眾人看著她從人群之中穿過、看著她直接踩上舞台、看著她逼近到那位新人攝影師的面前。

  然後,張手一甩。


  啪!


  就這麼當著所有人的面,用盡全力地甩了他一記大耳光,將他整個人都甩到了地上。

  頓時一陣譁然。


  然而還沒完。

  「這就是你報答她的方式嗎?你把她帶上台是為了什麼?你的目的就只是演講結束後的掌聲吧?想感謝她?你要是真的想感謝她、有打從心底在意過她,就根本不會做出這種鳥事!」

  她抓起又心的手臂,搶回了自己身旁。

  「你從頭到尾關心的就只有你自己而已!我收回對你的改觀!因為你就只是個廢物!自私自利的垃圾!竟然用這種方式糟蹋人!」

  她果斷地直接將人拉走,拉出人群、拉出展場之外。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59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ck04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零彩度的雨...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gfb59638ygfb59638
我回來了!帶著驚喜以及夢想 預計近日提供驚喜! 唯一確定的是,我要回歸達人跟文創領域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