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聖劍傳說LOM.獸王(3)完

作者:韶雩│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2020-08-25 16:22:21│巴幣:4│人氣:135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21)
8.3 獸王(完)

  那是一片綠蔭的環境,草人在其中穿梭,承受大氣從各個場所傳遞而來的瑪那,純淨的瑪那可以修復瑪那之樹,受染污的瑪那則是通過淨化後,再釋放回大地,無數物種在此皆可和平相處,世界最和平的縮影,大概就是這裡了……那是指戰爭以前。

  瑪那之樹因為追求力量者已喪心病狂,多方爭奪的狀況下,竟然焚毀了瑪那之樹,雖然瑪那女神以自身最後的力量將整個聖域封入不同的次元中,受創的瑪那之樹已經無力淨化瑪娜,瑪那女神也因為法.帝爾世界的居民失去信仰,逐漸衰退。

  「完全學不到教訓。」那位少女,有著陽光般的金髮,眼神卻是與漂亮臉龐不符的蘊意。

  「那就全部消滅就好了。」少女身旁是有著同樣髮色,蓬鬆捲曲的少年,不帶任何一點情感,如同背誦般平板回應。「帶著瑪那女神之命參戰,也只是一直被當成武器使用。」

  「但是母親大人愛著他們。」少女雖然覺得矛盾,卻一心一意遵循瑪那女神的旨意,「所以我們要終結這場戰爭,並且讓那些無知的人類想起母親大人的偉大。」

  「……那是妳的母親大人。」少年淡漠的說著。

  「帝茲?」

  「妳沒有資格稱呼我的名字,蠢石頭。」少年沒有任何感情起伏的臉龐出現怒意,「沒有意義的東西就是消滅。」

  「你要去哪?帝……第七之月?」少女帶著惶恐,急忙抓住少年,她有總不安的預感。「我還以為你這次回聖域是要和以前一樣,和母親大人一起生活,就剩最後一步了啊?我們就可以像從前……」

  「妳不知道我們兩個,其中必定有一位得犧牲嗎?」少年露出了笑容,令人非常心痛的表情,「整個聖域流失的瑪那,就是由我們所補足啊?為什麼我們是由大量的瑪那結晶化而得到身體,妳從來沒有想過原因嗎?」

  「騙人……」少女一直以來鞏固而堅定的世界,被少年的話,一字一句的敲擊著。

  「妳跟我是相反的,人類如果渴求力量,渴求爭鬥,那麼這個世界會傾向我,妳就是犧牲者;如果人們希冀和平,追求安樂,如此世界會偏向妳.犧牲者是我。」

  「我和你是相對的……明明只是為了再度喚起對母親大人的信仰……母親大人沒有要犧牲我們任何一位。」少女不甘示弱的反駁,卻沒發現自己語氣中的懦弱。

  「是嗎?那為什麼隨著戰爭的行進,妳跟我的瑪那會跟著流失或增幅?如果我們都是被需要的,為什麼還會被剝奪生命?」

  「這不對,不可能……」少女知曉少年身上的瑪那少的可憐,雖然驚人的武藝還存在,但只能藉著大氣中殘存的瑪那勉強活動,她一直以為,那是瑪那女神對於少年的懲處,不顧命令延長戰役的處罰。

  「我們只是修復聖域用的道具,死去後意識在法.帝爾世界飄盪,等待下一次的召喚,而且完全不會記得前一次召喚的事情。」少年冷冷說道,像是在講別人的事情般漠然,「做出這等事情的就是瑪那女神,妳打從內心愛的母親大人,她寧可愛著那些傷害她的人類,而非妳這全心全意的傀儡。」

  「騙人……你說謊,母親大人才不會這樣……」少女顫抖著身體,兩手為了尋求支撐而緊緊握住自己的武器。

  「妳的記憶中,我一直用其他面貌出現吧?沒有過往記憶對吧?但都是為了讓戰爭白熱化而出現吧?瑪那女神希望世界記得她,從來不會讓世界朝向另一方前進。」少年嘲諷的發出笑聲,讓少女的神情更加抑鬱。「龍帝察覺這樣的陰謀,統合我過去被抹滅的記憶,笑死人了,妳知道留下來的人會成為什麼嗎?妳知道妳最後成為什麼嗎?」

  「不、不知道……」

  「妳是『容器』啊?這世界已經沒有瑪那一族,沒有瑪娜女巫,沒有大樹妖精。」少年眼神中充滿不捨,但是少女已經低下頭啜泣著,「妳會變成瑪那女神的容器,讓瑪那女神復活……」

  「不要說了!」少女猛然抬起頭,制止少年繼續說下去,「就算是容器也是我心甘情願,母親大人的命令是絕對的!你已經被龍帝:提亞馬特給汙染了,你會對母親大人帶來影響!」

  語畢,少女已經攜著月牙長槍,對著自己的胸口襲擊。

  「……」面對少女的憤怒,少年先是一楞,隨後露出非常複雜的微笑,灰紫色的眼眸頓時失去焦點,「……不要一直只聽命令,我最討厭妳了。

  大量鮮紅染紅少女的視線,苦澀鐵銹味像毒一樣侵蝕著嗅覺,少年沒有抵抗,也沒有反擊,像是期盼已久,一直到身體化為瑪那消散前,都保持著微笑──

  「!」

  「莉芙師父?」

  聽到莉芙倒抽一口氣,所有人都停下談話,用眼神表達關切,莉芙這才發現自己的失態。

  時間稍微拉回,經過帝茲對羅西歐提的威脅,莉芙安撫好可羅娜和巴特的心情,在場所有人對於剛才帝茲的失常,彷彿是沒發生般絕口不提,眾人話題繞回原本羅西歐提拜託的事,莉芙卻陷入過去的回憶,而且還是她最不想想起的時段。

  「不,那個,抱歉……稍微走神了。」莉芙修紅雙頰,低著頭表示歉意,「對不起,大家繼續談論吧。」
  
  或許是這幾天連續碰上和過去相關的人物吧,莉芙發現自己愈來愈常回想起過往的記憶,以往她根本不在乎那些發生過的事情,現在卻開始像倒帶般一直提醒著自己:她過去所做的抉擇,到底是正確還是錯誤。

  莉芙到現在還是認為母親大人是沒有錯的,但她也開始無法否定帝茲是錯的,或許母親大人給的道路,答案不是只有一個。

  「哈哈哈,莉芙小姐累了嗎?剛剛是在發呆嗎?」希露琪開朗地揮舞雙手,「可以試著抱抱我喔,聽說有穩定心神的功用,哈哈哈,就跟寵物一樣。」

  「呵呵,謝謝妳,希露琪。」莉芙接受希露琪的好意,將希露琪放在自己大腿上,輕輕懷抱著,雖然沒有拉比蓬鬆的觸感,但是的確給人安心的感覺。

  「啊,剛剛說到那了?」確認莉芙狀況沒有問題,巴特放心不少,卻也忘記剛剛話題中斷時在討論什麼。

  「猩猩和蒼蠅。」帝茲煞有其事的回應。

  「咚.卡提和妖精啦!」可羅娜氣急敗壞地直跺腳,「羅西歐提真的想要委託這個笨蛋嗎?他連內容都記不住耶?」

  「是的,我不會看錯人的。」羅西歐提慵懶地坐在石臺上,意義深遠地盯著帝茲,「所以要麻煩你們幫我處理這兩件頭痛的事情。」

  「嗯,咚.卡提只要痛揍牠們一頓就會安分一點,但是麻煩的是妖精啊,只要一進去妖精之森,就會被妖精們『啪啦』的傳送出去。」即便在莉芙懷裡,希露琪還是可以手腳並用誇張表現肢體語言,「艾斯卡迪因為有他們聖騎士自古以來特有的『真言』能力,不怕妖精們的詛咒,所以才能進入妖精之森。」

  果然是聖騎士啊……帝茲肯定自己先前的猜測,這也解釋艾斯卡迪能在這個危機四伏的熱帶雨林中還獨自行動,而且感覺知道不少內幕。

  「這麼說,豈不是連進去都是問題?」巴特不高興地嘟著嘴抱怨,「那要我們怎麼幫啊?」

  「放心,你們可以的,至少一位進的去。」羅西歐提故意不點明他指的人是誰。

  「又在打啞謎了,所以說賢人為什麼都要講這麼意義深遠的話啊,直接點明就好了……每次要理解腦袋都快打結……」聽到羅西歐提這麼說,巴特不禁碎碎念了起來。

  「好了啦,巴特,就是這樣我們才會思考啊?待會我們就四個人一起進去妖精之森。」可羅娜戳了一下巴特的額頭,「可以進去的人,就去調查妖精們為什麼突然躁動起來,進不去的,就去解決咚.卡提的事。」

  「也只有這方法啦!」

  看到巴特妥協了,莉芙才笑著說:「那麼,要是被分開的話,事情解決後,就到熱帶雨林的入口處等待其他人吧。」

  討論到這邊告一段落,所有人都同意莉芙和可羅娜提出來的方法,稍微整頓行囊,簡單吃過乾糧,變一鼓作氣回到先前遇到海森和哈森碰面的岔路,前往海森之前說的妖精的領地。

  甫穿越茂密的灌木,帝茲一行人馬上聽到一聲怒吼──

  「人類滾回去!」

  「INATSU  NITEIA  HANGE  SONINA  HOA  KAPARI  KIRUMA……」

  低喃的咒語,一抹黃色的身影,以及一道強烈的青色閃光,是帝茲、莉芙、柯羅娜,以及巴特,四人踏入妖精之森後,最後的共通記憶。

■■■

  靜謐的叢林,喘息聲迴盪在雨林中。

  雖然雨林惡劣的環境削弱不少莉芙的體力,額際冒出的汗水順著臉頰滑落,但她仍兩手穩握著月牙長槍,蔚藍色的眼眸銳利地橫掃週遭……

  「!」

  巨大的身影突然從莉芙正上方墜下,莉芙連忙將月牙長槍用力擊往地面,利用反作用力高高躍起,藉此避過攻擊。

  強大的衝擊力揚起一陣砂塵,連帶震落不少尚未成熟、外皮仍十分堅硬的樹果,縱使在空中不好閃躲這些額外的攻擊,莉芙不急不徐地輕彈手中的長槍,打散掉落下來的果實。

  此時,漫天塵砂也逐漸散去,映入莉芙眼簾的,是一隻至少比她大上五倍的物體──

  「咚.卡提!」

  就在莉芙釐清眼前這擁有金色毛皮、黑色皮膚,長相似巨猿的怪獸就是咚.卡提時,對手也不給莉芙喘息的空間,巨掌伴隨著怒吼,隨即攻向莉芙……

■■■

  「哇啊啊啊啊啊──」

  「唉呦!」

  從天而降的可羅娜和巴特,這好不偏不倚的壓中下方海森。

  「嗚喔,抱歉!」「不、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一意識到腳下當墊背的倒楣鬼,可羅娜和巴特連忙移動身體,好讓海森不至於被他們兩個壓扁。

  「差點沒被你們嚇死……被妖精彈出來啊?」海森狼狽地站起來,拍除身上的塵埃,看到兩個小孩以這麼誇張的方式出場,也大概只有這個原因了。

  「似乎是呢。」巴特回想幾秒前的事情,真的非常不可思議,「才跨出腳,馬上就被一道閃光籠罩住,接著就從空中掉下來了。」

  「看來我們被當成人類了。」可羅娜比著自己的大耳朵,是所有森人的特徵,雖然森人外表大部分和人類相像,但耳朵絕對異於常人。

  「哎呀,就連我們兩個比較不像人類的森人都被一視同仁了,不要氣餒。」海森擺動自己瘦長的四肢,逗得雙胞胎哈哈大笑,這才繼續詢問,「你們兩個的師父呢?」

  可羅娜張望一下四周:「帝茲和莉芙師父好像被傳到其他地方了。」

  「咦?真糟糕。」聽到可羅娜這麼說,海森兩手往外一攤,一副好像希望落空的表情。

  「想做什麼啊?」巴特精明地看著海森,「是不是想要我們家的師父幫你們做白工啊?」

  「本來是想請你們兩個的師父幫忙捕捉咚.卡提啦,因為他們看起來應該是很強,不過既然他們現在都不在……」海森單手按壓下巴,仔細地評估眼前兩個小孩,「……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願意幫忙一下?」

  「想的美喔。」巴特想都沒想,馬上就拒絕海森的請求。

  「哎呀,別把話得說這麼無情嘛。」海森俯下身,與巴特四眼平視,「看在都是森人份上,稍微幫一下忙又不會怎麼樣,酬勞我一定會給你們的。」

  「巴特,反正我們都答應羅西歐提了,多個幫手也好,而且沒有帝茲師父的地圖,我們也找不到咚.卡提啊?」可羅娜謹慎評估現在的情況,覺得這樣做是最好的選擇。

  「嘖,好啦,就聯手合作吧。」巴特將臉別開,雖然不願意,但也只能答應。「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知道咚.卡提在哪?」

  「嘿,放心交給我吧!」海森站直身體,自信地拍拍胸脯,「我知道牠們在哪,跟我來,要緊緊跟上腳步啊。」

  跟著海森在熱帶雨林東奔西跑一陣子,海森大聲叫住前方不遠,在某個入口前徘徊的熟悉人影。

  「哈森!」

  「啊!海森……還有那兩個小孩!」

  「你怎麼會在這?」

  「我跟著那群金色猴子到這的,原本是想把牠們引出來。」哈森往雨林深處探頭,「可是牠們看起來很不安,好像是有人在和牠們的老大打架。」

  「咦?」可羅娜立刻警覺起來,「會不會是莉芙和帝茲師父他們兩位?」

  「說不定喔。」巴特轉身對哈森下命令,「哈森,快帶我們去吧!」

  「但、但是,牠們恨恐怖欸!」哈森語帶結巴的解釋,「你們看,前面這些被折斷的樹木,都是牠們造成的,還有……」

  「啊──囉唆死了!」巴特不耐煩地打斷哈森的話,他現在可是著急的很,「總之,你趕快帶我們去就對了啦,剩下我們自己會處理。」

  看著眼前兩個小孩堅決的表情,哈森緊張地吞了口口水,爾後才點點頭。

  「我、我知道了,跟我走吧!」

■■■

  「嗚……」

  莉芙右手按壓住不斷流出鮮血的左手臂,咚.卡提的襲擊,讓她閃避不及,但莉芙也不是省油的燈,就在受傷的瞬間,莉芙馬上一個旋身,迅速對咚.卡提快速突擊,並對方因為受創而後退之際,奮力跳至其身後,再一次突刺腹側,咚.卡提的悲鳴隨即迴盪於雨林間。

  受創的咚.卡提馬上變更戰略,牠直接跳上週遭的樹木上,開始對莉芙投擲堅硬的樹果,而在每一次攻擊完,隨即便竄入茂密的樹林中,並在各個樹木間擺動,讓莉芙沒辦法反擊。

  再一次打掉咚.卡提迎面頭擲而來的硬果,莉芙逐漸感到疲憊。

  「……嘖!」

  平穩住呼吸,莉芙站穩身體,右手執握住月牙長槍,利用瑪那流動找尋對方的動態,隨後便指向上方的樹叢間,霎時,咚.卡提也從莉芙指往的方向,對莉芙做出攻擊:大量的樹果又再度被丟往莉芙的方向。

  「莉芙師父!」

  當哈森將可羅娜和巴特帶到戰場,便看到受傷的莉芙,以及對著她迎面投擲而去的大量樹果。

  「別太得寸進尺了!」

  莉芙忍住左手的傷痛,看準方向橫掃月牙長槍,將樹果原封不動地擊還給咚.卡提,並且在此時,莉芙馬上朝著可羅娜大喊──

  「可羅娜,魔法!」

  「!」一聽到莉芙的聲音,以及朝咚.卡提飛散回去地樹果,可羅娜馬上理解莉芙的意思,舉起手中的掃把,「熱情的火之精靈──莎拉曼達,僅展現您的力量,化為火球,燒盡眼前的敵人……火焰球!」

  隨著可羅娜的咒語,在空氣中形成的火球,馬上與樹果融合一體,全數攻向咚.卡提。

  「嘎嘎嘎嘎!」

  咚.卡提見狀,正想逃離眼前的危機時,巴特的念咒聲隨即響起:「象徵希望,掌管所有一切綠地的木之精靈──朵莉亞德,讓樹木甦醒,奪取敵人的自由……蕀莿縛!」

  就在巴特念完咒語同時,無數藤蔓從樹木間蔓延而出,迅速地綑綁住咚.卡提,就在此時,被高溫烤得火紅地樹果全數命中咚.卡提,而莉芙早已高躍在空中,右手緊握住月牙長槍的位置,突然纏繞出數道青綠色的光芒──

  「光彈槍!」

  語落,光芒馬上化為長槍的型態,快速向咚.卡提刺擊而去,在承受一連串的攻擊,咚.卡提在一陣悲嚎中,重重從樹叢間摔下,就在要摔落到地面之際,突然竄出數隻小咚.卡提,牠們奮力接住自己的老大,馬上又隱沒到樹叢間。


  「呃,結、結束了嗎?」海森有些呆愣地看著咚.卡提們消失到身影。

  「大、大概。」哈森更是一張嘴合不起來。

  「莉芙師父!」可羅娜和巴特馬上跑到莉芙身邊,檢視她身上的傷口,「還好吧?」

  「嗯,沒事。」莉芙有些疲態地露出微笑,「你們也沒事真是太好了。」

  「帝茲師父呢?只有他進去妖精之森嗎?」巴特四處張望,卻沒看帝茲身影,整個臉失望地垮下來,可羅娜也一臉擔憂。

  「好像是吧。」莉芙輕拍巴特的頭,並對著可羅娜露出笑靨,「沒問題的,我們不是說好了,最後在入口處相等嗎?我想,帝茲應該已經在那了。」

  「嗯!」

  聽到莉芙這般解釋,兩個小孩才又露出笑臉。

  「……那麼,如果你們要回去的話,就跟著我們吧。」海森晃動一下他那蝙蝠似的長耳,「你們看起來都相當疲憊了,我和哈森知道哪一條路可以避過敵人,最快速回到路口。」

  「沒錯!之前有兩隻企鵝給了我們地圖,還施了法術。」哈森在一旁點頭附和。

  「地圖……沒問題嗎?」巴特想起那個慘不忍睹的地圖,內心充滿懷疑。

  「小朋友,我可是靠著那張地圖暢行無阻啊?」看出巴特的不安,海森拍拍胸脯給予保證。

  「這樣啊……那就有勞你們了。」可羅娜也想不出其他方法,只好點頭答應。

  「沒問題,咱們走吧!」

  按壓住剛才可羅娜緊急處理的傷口,莉芙深吸口氣,她知道自己明顯開始變弱了:若是以前的實力,不會因為只是對手體型較大就陷入膠著,更不會像現在感到疲勞,相對的,帝茲能力一定有所提升。

  「莉芙師父,帝茲師父只有一個人沒問題嗎?」可羅娜上前攙扶莉芙,不安地詢問。「這個森林的妖精感覺和基魯瑪湖的妖精不一樣啊?」

  「帝茲師父老是在發呆,不會被突擊什麼的吧?」巴特想到帝茲先前異常的表現,表情也蒙上一層陰霾。

  「沒問題的……帝茲,不會有事的,一定!」

  莉芙像是給予雙胞胎保證,也是在說服自己,如此說道。

- - - - - - -

插圖量減少了?一定是錯覺(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40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聖劍傳說 系列|衍生創作|小說|繪圖

留言共 1 篇留言

綠芙*碧藍自耕農
原來那兩人有這樣的過去,難怪莉芙對帝茲的態度總帶著一股矛盾的掙扎,
好心疼他們兩人,希望這次可以不要走向相同的道路>"<

08-29 20:20

韶雩
是的,就是如此糾葛,希望能有不一樣的結果啊08-30 16: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獸王(2...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蠢動的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消化
把水消化完就準備感到飢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