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聖劍傳說LOM.獸王(1)

作者:韶雩│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2020-08-25 15:45:46│巴幣:2│人氣:75
聖劍傳說Legend of MANA(19)
8.1 獸王

  悶熱的熱帶雨林中,一小小身影正四處張望著,確定週遭無閒雜人等後,才邁開它那小腳,緩慢地走往熱帶雨林深處,殊不知他背後的灌木叢中,四雙銳利的眼神,正緊盯著自己。

  「夢幻生物:豆一族。」其中一人不禁發出冷笑,從他的語調聽來,年紀還只是位小男孩,「居然這麼蠢。」

  「小聲點,它警覺的很。」另一道聲音,是十分刻意壓低自己的嗓音,但仍辨別的出聲音的主人是位女孩子。

  四周又陷入了安靜,就連呼吸聲都嫌吵,只剩遠方此起彼落的蟲鳴,一直到豆一族小小的身軀沒入草叢裡,四人中的第三人才開口──那是有如銀鈴般,清脆的女性嗓音:「走吧,記得放輕腳步,否則就會如之前般讓他逃掉。」

  「沒那個必要,我們中埋伏了。」最後一位,是十分年輕的男性聲調,聲音比較偏中性,他察覺前不久還好奇地跟在他們身後的妖精,突然失去了蹤影,便知曉事情有了意外的發展。

  「你在說什麼啊?」男孩懷疑著少年的話,豆一族有設陷阱的心機嗎?

  「就是啊……」原本女孩是要附和男孩,但尾語卻成了尖叫聲:「啊,巴特!」

  「可羅娜?」巴特驚慌著看著身旁的人突然而來的大叫,隨即也附上一聲慘叫,並恐懼地指著被他稱作可羅娜的女孩的腳踝:「哇啊!」

  「嘖。」

  少年迅速地抱起可羅娜,一腳踩向讓兩個小孩發出怪叫的罪魁禍首:一隻從土壤伸出來的腐爛的手。

  少女則是反轉手中的月牙長槍,毫不留情地刺往地面,讓才剛爬出地面的殭屍,連一聲嘶吼都來不及發出,即化作一具枯骨,徹底地「死亡」。

  「喔耶,做的好啊,莉芙師父!」男孩讚賞著少女,也就是莉芙。

  但,即使殭屍被莉芙擊退,仍舊止不了可羅娜的驚恐。

  「帝茲師父,後、後面!」可羅娜緊張地指著帝茲身後。

  更多的殭屍以及熱帶雨林中特有的昆蟲,一窩鋒地衝出來攻擊方才暴露自己行蹤的帝茲等四人。

  「哇啊、嗚、呃!象、象徵希望,掌管所有一切綠地的木之精……啊娘喂,不要過來啊!」巴特尚未唸完咒語,便被衝過來的殭屍嚇得落荒而逃,「嗚哇!」

  因為太緊張,而踩到自己的衣襬跌倒,眼看殭屍就要撲到身上,巴特害怕的閉上眼睛──

  「巴特!」

■■■

  事情,回溯到兩個小時前。

  當帝茲等師徒四人,在基魯瑪湖見到賢者托托解決妖精石化海賊事件後,帝茲拖著疲憊不堪的三人,多花了幾天完成他的地圖及怪物圖鑑,大夥才終於可以回家休息,沒想到翌日,興奮過頭的巴特便百般撒嬌地要帝茲帶他去找第二位賢者。

  在一連串巴特的歪理、可羅娜的怒罵、莉芙的勸合,以及帝茲的發呆下,新地點:熱帶雨林,終究誕生。

  「所以說,你們欠太多錢了……而且今天是你們的幸運日,只要把咚.卡提的尾巴帶回來,知道了嗎?」

  甫踏入熱帶雨林,帝茲、莉芙,以及可羅娜和巴特便被立於入口不遠處的三道人影所吸引。

  那是一隻狗族獸人,和兩位外型差異很大的森人:一位高而瘦,頭上有一對蝙蝠般的大耳;一位矮而壯碩,批著一張熊皮,體格十分結實。

  「是、是,聽到耳朵都長繭了。」高瘦的森人不耐煩地抱怨:「我們又不是沒有在還錢,甚至還做白工耶。」

  「對耶,明明我們就在工地工作,為什麼反而欠款增加啊?」矮壯的森人跟著發難。

  「因為你們破壞工地的東西啊?」狗獸人不平地叫嚷著。「你們那些微薄的薪水根本就不夠還。」

  「喔?那我們還得還多少錢?」

  「唔,你們還欠克里斯汀小姐一千萬盧克,如果拿到尾巴扣除獎勵後……還有九百九十八萬盧克要還。」

  「噢,少很多了耶,海森。」矮人裂著笑臉看著身旁被他稱為海森的森人。

  「笨蛋哈森。」白了矮人,也就是哈森一眼,海森輕嘆口氣,手橫放於胸前。「所以,現在就是要我們去抓你剛才說的什麼『咚‧卡提』來抵債是吧?『孩子老爹』?」

  「噎,不要叫我『孩子老爹』,我叫『沙薩比』!」沙薩比皺著眉反駁海森:「總之,克里斯汀小姐願意以一隻咚‧卡提兩萬盧克的價錢購買,你們就盡量去抓吧!」

  「一隻兩萬嗎,那大概抓個五百隻就行了吧!孩子老爹。」海森無視沙薩比的氣憤,照樣以孩子老爹稱呼沙薩比。

  「是四千九百九十隻,呆子。」專管財庫的可羅娜,終於受不了兩個數學白痴而出言糾正。

  「是嗎,要這麼多啊?」海森並沒有多大反應,他擺好起跑姿勢,嘴裡嘟嚷著:「總而言之,把他們全部抓起來就行了吧?先走一步囉,孩子老爹!」

  說罷,不等沙薩比回答,海森已經以極快的速度遁入熱帶雨林內。

  「喔喔,本大爺才不會輸給你海森,那邊那群陌生人,可別和我搶啊!」哈森發出一陣巨吼,也笨重地跑入熱帶雨林。

  「我、我才不是孩子老爹咧。」沙薩比望著遁入森林裡,海森和哈森的背影,口裡不平地碎碎唸。

  「帝茲師父。」可羅娜扯動帝茲的手臂,「要幫他們嗎?好可憐耶。」

  「……」帝茲沉思了一會兒便開口道:「麻煩。」

  言下之意,便是不想淌混水。

  「也對啦,帝茲和莉芙老是莫名其妙地被麻煩事纏身。」巴特在一旁附和著。「而且我們這次是來找賢人的,沒時間管他們。」

  「你本身也是麻煩之一,巴特。」可羅娜輕嘆一口氣,要不是巴特以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氣勢吵鬧,帝茲應該會在家裡窩上好幾天才出門冒險。

  「可羅娜,我哪裡是麻煩啦?」

  可羅娜壞心地提醒巴特:「不知道是誰整天煩著帝茲和莉芙,要求他們帶你出來找賢者?」

  「!」聞言,巴特的臉頰,因為心虛而馬上紅成像豬肝色,但他還是大聲的替自己辯白:「那、那又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

  「我……那個……」

  「啊啊啊!」

  正當巴特在思考怎麼回答柯羅那時,一旁原本安靜的沙薩比突然大叫出來。

  「怎麼了嗎?」莉芙看往沙薩比的方向,只見沙薩比正興奮地追著一圓形不明物體跑。

  「豆一族!傳說中的夢幻生物!一隻價值十萬盧克!」沙薩比一邊追著豆一族跑,口裡一邊嚷嚷著:「那邊那群陌生人,幫我抓它!我願意以同等價錢購買!」

  「十、十萬盧克?」一聽到這個天價,可羅娜不禁眼睛為之一亮:開玩笑!十萬盧克耶,夠大家幾年不出門還有剩,「師父,我們去幫忙啦!」

  「帝茲、莉芙師父,我們去幫忙抓啦!」巴特也在一旁慫恿,「是傳說中的生物喔?」

  「但是……」莉芙面露難色,因為過去豆一族是……唉,不提也罷。「既然是夢幻生物,代表一定很珍貴……讓他們自由生活不是很好?」

  「可、可是……」這也關乎到十萬盧克啊?巴特也狐疑看到奇特物品的帝茲都會衝第一,為什麼這次一直安分的站在旁邊?

  「嘖。」一直在一旁沉默的帝茲,像是打好什麼主意了,一個劍步便硬是插入沙薩比和豆一族之間,並眼明手快地抓住豆一族。

  「噗?」

  「帝、帝茲?」莉芙驚訝地看著帝茲的行動,帝茲真的因為十萬盧克而抓豆一族?還是純粹又好奇心大爆發?

  「呀,陌生人,你真厲害!一下子就抓住豆一……啊啊!」

  沙薩比的話語,陡然轉成失望的叫喊:原本該「安安穩穩」地被帝茲抓住的豆一族,卻瞬間「掙脫」,迅速地往草叢鑽去,失了蹤影。

  「咦?怎、怎麼了啊?」巴特傻愣愣地看著豆一族消失地身影,「它是怎麼脫逃的啊?」

  「手滑了。」帝茲一臉若無其事地解釋。

  「啥?真、真是的!」沙薩比失落地低喃:「好吧,只是有點可惜,原本拿來做研究也不錯,或者是關起來當寵物也不賴……謝謝你的幫忙。」
  
  「逃跑了啊。」不知為何,可羅娜看到豆一族逃跑成功,反而鬆了一口氣。

  「那,沒事了吧?咱們去找賢者。」巴特也開心地下達出發指令,聽到沙薩比嘟嚷的內容,就算十萬盧克飛了,他反而覺得很爽快。「帝茲、莉芙師父,走快點!」

  「……」帝茲最近隱約覺得自己師父好像是當假的,兩個徒弟對自己講話一點都不客氣,而且直接指使自己做事,感覺立場整個顛倒。

  「嗯哼,帝茲?」莉芙突然叫住帝茲。

  「真的是手滑,沒第二個理由。」看著莉芙臉上那有點燦爛過頭的微笑,帝茲不等莉芙開口質問,便直接拋下答案,跟著前方兩個徒兒的腳步進入熱帶雨林。

  「是、是。」

  看著帝茲的態度,莉芙只好聳聳肩作罷,反正她心知肚明:最好是戴著手套,而且還是冒險者專用的防滑手套還能「手滑了」啦!

  但是莉芙也對於這樣的帝茲感到鬆一口氣,原本擔心在基魯瑪湖,帝茲似乎是聽到妖精稱呼他為「第七之月」,那個歷史記載不祥之物,獲得它等同得到翻轉戰場的力量,也是大魔導士哈爾榭輕易放棄的物品,輾轉在魔導士、妖精、帝國之中輾轉,導致戰火無限延伸。

  傳說中的石頭:第七之月,就是帝茲本人。

  「這個和平的世界,不需要第七之月的殘暴……拜託不要。」

  莉芙痛心地講出自己的願望,連忙跟上前方人的腳步。

■■■

  當帝茲師徒四人一進入熱帶雨林森處,眼尖的巴特便瞄到在草叢中若隱若現的豆一族身影,基於好奇心,四人便決定跟蹤豆一族,豈知才跟蹤沒幾段路,現在竟遭到怪獸埋伏,眼見殭屍就要撲向跌倒在地的巴特──

  「鏘!」

  一連串金屬撞擊聲此起彼落地響起,眨眼間,殭屍已被切割成數段,並馬上化為枯骨散去。

   「!」莉芙美麗的臉龐充滿著震驚。

    「咦?」因為害怕而閉上眼的巴特,正納悶著怎麼自己並未被殭屍攻擊而睜開雙眼,映入巴特眼中的,是單手仍抱著可羅娜,另一手正不急不徐地將大劍收入劍鞘的帝茲。

  「巴特!你沒事吧?」被帝茲放下的可羅娜,馬上跑到巴特身旁,擔憂地詢問巴特。

  「啊?」巴特尚未反應過來,便見帝茲對他伸出手。

  「站的起來嗎?」

  「嗯。」巴特握住帝茲的手站起,並拍掉身上的塵埃。

  「看來是沒事了,真是千均一髮。」雖然莉芙臉上震驚的表情已掛回平常的微笑,但她內心仍是不安的:拔出劍的帝茲並沒有發狂?這不知是好現象,還是……

  「哎喲──你們可真強呀!」

  「誰?」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原本放鬆的帝茲等四人,又再度警備起來。

  「啊啊,別、別這麼緊張,我沒有要嚇你們的意思。」

  說著,一道身影從草叢中慢慢走出,那是……

  「企鵝海賊!」可羅娜一看清來者何人,便驚訝地大叫:「為、為什麼有企鵝在這啊?」

  「喂、喂,小姑娘,雖然我是企鵝,但不代表我是海賊好嗎?我可是僅存少數的森林企鵝,我叫艾莫紐。」艾莫紐皺起眉頭,繼續開口說道:「我是來找我妹妹希露琪的,結果被一堆殭屍追來這,你們呢?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可羅娜,那邊是巴特、莉芙和帝茲,我們原本是跟著豆一族走,結果……哎呀?」可羅娜突然爆出驚呼。

  「發生什麼事了嗎?」莉芙發現可羅娜的臉色愈來愈奇怪。

  「呃,這個,莉芙師父,我們……是從哪跑來這的啊?」

  「咦咦?」

  聽到可羅娜這麼一說,其他三人這才發覺:這裡是哪裡啊?

  「迷路了嗎?」艾莫紐看著一起點頭的四人,不禁嘆口氣:也對啦,這熱帶雨林可是以使旅人迷路而聞名的,原因就是潛藏在這的妖精,「嗯,看在你們幫我把那些怪物擊退,送你們一個好東西。」

  「什麼好東西啊?」

  巴特才正要問清楚,便覺得眼睛似乎看的更清楚了,原本沒有路的地方,竟出現一條道路。

  「這是?」莉芙納悶地看著艾莫紐。

  「讓你們可以看清路線的小魔法,這樣一來,應該是找的到出路。」

  「艾莫紐,真是謝謝……」

  「耶,先別說謝,呃,莉芙小姐是吧?」見著莉芙點頭,艾莫紐才又繼續說下去:「我只是替你們解除一點『妖精的詛咒』。」

  「妖精的詛咒?」可羅娜和巴特一聽到這消息,不約而同地大叫出來。「我們什麼時候被下詛咒啊?」

  莉芙皺著眉,從她進入熱帶雨林以來也沒有察覺妖精的蹤影,雖然隨著地點的解放她又流失不少瑪娜,但不至於影響到無法看見妖精,她略帶不安地看著帝茲,卻發現帝茲一直緊盯灌木中的某處,莉芙順著視線搜尋,什麼都沒發現,帝茲只是和平常一樣在發呆嗎?

  艾莫紐回答巴特:「是的,因為這個熱帶雨林的深處有著『妖精的森林』,為了阻擾外人入侵,凡是進入熱帶雨林的人都會中妖精的詛咒,一生都會在這裡迷路,就算是生命已到了盡頭,還是一樣。」

  「!」莉芙擔憂地握緊手中的月牙長槍,「剛才那些殭屍,是那些中詛咒的人嗎?」

  艾莫紐臉色凝重地點頭:「妳猜的沒錯。」

  「真是太過分了!」莉芙右手摀在胸前,湛藍色的眼眸霎時充滿淚水。「而我……還對他們……」

  明明是要宣揚母親大人的「愛」,卻連一直束縛在這的人都只能用武力對待嗎?莉芙都快要混淆自己到底是什麼存在意義,自認為和帝茲過往的做法不同,其實是一樣的嗎?

  「莉芙師父。」看到莉芙傷心的模樣,可羅娜和巴特也不該如何是好,只能輕喚莉芙的名字。

  帝茲只是伸出單手,將莉芙哭泣的臉壓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並且輕撫莉芙的髮絲:「妳也算是幫他們脫離詛咒,不要自責了。」

  帝茲聲音因為刻意壓抑而顯得低沉,但十分溫柔,像風一樣低喃著。莉芙眨著被淚水浸濕的碧眼,憂傷地看著帝茲:「但是帝茲,我還是……」

  「莉芙師父,不要想太多啦!就像帝茲師父說的,而且,妳又不是故意的。」見莉芙仍是想不開的模樣,可羅娜便順著帝茲的話安慰莉芙。

  「不知者無罪,莉芙小姐。」艾莫紐也在一旁開導。

  「沒錯,而且硬要算的話,該哭的是帝茲師父吧!他殺的殭屍比妳多……哎呀!」巴特笨拙的安慰,換來可羅娜的迎頭一擊。

  「不會安慰就給我閉嘴啦!」

  「明明就是事實啊!」巴特不平地撫著頭大叫。

  「巴特!」可羅娜氣得直跺腳。

  「呵。」看到可羅娜和巴特鬥嘴的模樣,原本傷心的莉芙,不知不覺露出笑靨:「你們兩個,真是到哪裡都可以吵起架。」

  「還不是可羅娜……咦?莉芙師父,妳不哭了!」

  「嗯,謝謝你們。」

  帝茲替莉芙擦眼淚,碧綠色的瞳孔仍透露著擔憂:「沒事了嗎?」

  「沒事了,謝謝你,帝茲。」莉芙眼眶略紅,嶄露笑臉回應。

  「喔喔喔,有機會。」看著帝茲和莉芙的互動,巴特忍不住在內心歡呼,用手肘頂了頂可羅娜的手臂,「妳覺得如何?」

  「我覺得還太嫩。」可羅娜冷靜的評論,因為比起自己那對恩愛過頭的父母,兩位師父的互動只是小菜一疊。

  「咳,雖然很唐突,我也很高興莉芙小姐不傷心了。」艾莫紐看了看帝茲師徒四人,「現下有個問題。」

  「什麼問題?」

  「剛才我也說過了,我只是幫你們解除『一點』妖精的詛咒,你們身上仍留有詛咒的。」

  「那、那怎麼辦?」巴特驚慌的叫喊:「有沒有什麼辦法啊?艾莫紐?」

  「只有我妹妹希露琪會解,但她不見了。」艾莫紐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所以我想拜託你們,幫我找一下我妹妹,我已經繞遍大半雨林了,只剩『森雨之園』尚未找尋,地圖在這,你們願意幫我嗎?」

  接過地圖,帝茲向艾莫紐頷首:「回報你的謝禮。」

  「況且,我們也需要希露琪幫我們解開詛咒呀。」莉芙默契十足地接著說下去:「艾莫紐,你就先去休息吧,你應該很累了。」

  「啊,說、說的也是,真是謝謝你們,我在『森海的遺跡』,也就是賢人羅西歐提棲息的地方等你們。」

  「賢者大人?」巴特正想問清楚艾莫紐時,艾莫紐已經沒入草叢中離去。「跑這麼快做啥,好不容易有賢人的情報。」

  「算了啦,巴特,先找到希露琪再說吧,反正之後也是要到森海的遺跡找艾莫紐交差。」莉芙拍拍巴特的頭,安慰道。

  「好吧,就只好先去找希露琪了。」

  「吶,帝茲師父,接下來往哪走?」可羅娜好奇地盯著帝茲手中的地圖,「嗚哇,你看的懂喔,這根本超前衛藝術,好像以前魔法學校的努努薩克老師。」

  「那不就是一堆幾何線條嗎?這什麼地圖……」巴特好奇地湊上前,一看到地圖的內容,瞬間連講話的方式都忘記。

  雙胞胎的反應讓莉芙感到納悶,跟著來到帝茲的身邊想一探究竟:那是一個用無限多線條畫圓圈交雜在一起,勉強可以看到詭異插圖辨認該處可能有其他的東西,但插圖是代表什麼也無從認知。

  「我連路口都分辨不出在哪裡了。」莉芙即便選擇其中一條線,順著走,很快就被其他交纏的線給混淆,「帝茲你有辦法嗎?」

  「嗯。」帝茲點點頭,把自己一路上偷偷繪製的地圖拿出來,兩張地圖詳細比對,確認完方向和重和的路線,以及疑似雨滴插圖的地點,帝茲便指向前方的道路:「往這。」

  「哇,帝茲師父太厲害了!居然看得懂。」巴特這次是打從心底敬佩帝茲,否則就算拿到地圖,他們應該也會無法分辨所在地繼續迷路。

  「我們快出發吧,早早解決,這裡好熱又好悶,我想休息了……」

  可羅娜雖然嘴裡在抱怨,但還是振作精神,和巴特肩並肩跟在帝茲身後,莉芙則是殿後確保雙胞胎的安危,而此時,她也察覺到另外一件事情:帝茲進入熱帶雨林之後,不只表情開始淡漠,連話都變少了,一路上遇上新奇的事物也只是默默記錄……是怎麼了嗎?

  「帝茲?」

  聽到莉芙叫喊自己,帝茲並未應話,只是轉頭回望著她。

  「呃,你哪裡不舒服嗎?」面對帝茲質詢的眼神,莉芙只能大略詢問,確認他目前狀況,「還是太累了?」

  「……」帝茲盯著莉芙好一陣子,頭轉回前進的方向,小聲回應,「沒事。」

  跟在一旁的可羅娜和巴特覺得帝茲似乎變得比往常還要沉悶,但也說不出來哪裡不一樣。

  「可能太悶熱了吧?畢竟帝茲師父穿的防具都比我們厚重啊?」

  「……」

  「這樣啊。」

  巴特的推測,帝茲並未給予正面回答,莉芙更不好再繼續追問,只能默默跟上腳步,自己陷入更亂的沉思。

- - - - - - - -

舊版這篇超跳痛的,修改的超痛苦(抹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40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世紀精選系列 聖劍傳說|聖劍傳說 系列|衍生創作|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scroll5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劍傳說LOM.石頭魚(... 後一篇:聖劍傳說LOM.獸王(2...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