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第二章、日常#3|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

作者:蜥智(CizaHuang)│2020-08-24 10:37:20│巴幣:22│人氣:172
企劃:Ciza Huang.作者:祈晴.監修:LPR。
.
上一回:第二章、日常#2
.
       一到公墓,艾卡皺起眉毛思忖:「怎麼都在這裡啊?」

       我也對下車後所看到的狀況稍感訝異,放眼所看的山坡,歪歪斜斜立著一塊又一塊凌亂刻有名字的墓碑。而在墓碑之前,分部的「引路人」們,大多聚集到這裡來了,腦中也不自覺列出編組表:

       A組──夏琳、安娜。

       B組──萊特、菲多。

       C組──班杜拉、傑森。

       D組──??

       F組──米茲、柔伊。

       編組代號等同於該隊在分部中的「實力」,也就是安排「任務」的基準。自然,遭遇困難的「任務」,優先派遣優秀的人才絕是必然決策。順帶一題,前輩是被我拖累的,組織總不可能派實習生馬上去送死。

       不過D組……一時間我想不太起來成員有誰……真是差評,只知道目前似乎戰損,正在調派人力。

       「艾卡,妳不是跟大家都是好朋友,趕快去熱個場面吧,還是說妳害怕了?」

       不過在回想D組到底有誰時,先來好好處理窩在車內不出來的艾卡再說。

       「害怕?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我只是還沒想好開場最棒的台詞……!」

       艾卡突然轉向,並且以流暢的動作回到車廂內。

       「我先在車裡……想好台詞就會入場喲!」

       真是奇怪的人,先前不是還可以跟夏琳咕咕叫個沒完嗎?我做出如此感想後,向同伴們搭話。

       「安娜,身體有沒有好一點?」

       「謝……好多……那個……清除……怎麼沒有……一起……?」

       「唉呀安娜問這種事幹嘛,這樣很煞風景耶。反正我們就是不想要跟某人同時過來,她又不是『引路人』,幹嘛來湊熱鬧呢?就算來了也沒意義吧?」
夏琳帶著笑容,遞給我一束花:「我們要跟這裡跟那些為組織奉獻的同伴好好聊天,雷琪、筱月、無特、凱薩、煌、及絲、沙奇……還有『卡娜莉亞』──」

       「咦──?」

       ──卡娜莉亞!

       聽到這關鍵的名字,我不禁倒吸一口氣。

       「等、等一下,卡娜莉亞不是調到別的單位而已嗎?」

       似乎是我太過激動,安娜慌慌張張地安撫我。

       「抱……歉……她……已經……」

       只是說到一半時,夏琳立刻伸出手摀住安娜的嘴。

       「前輩!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卡娜……卡娜莉亞──」

       就算調到其他基地,不時還會傳訊息給我,這到底又是……

       「柔伊別想多,我剛剛說錯了!那只是巧合,同名同姓,一個美麗的錯誤。不要老是像班杜拉那樣想太多,一直以為有人會對他有興趣。」

       「咿嘻?我什麼都沒說啊?」

       「……」

       心臟跳得好大力,恨不得立刻傳訊息給她,我揪緊胸口,想辦法讓自己快點恢復鎮靜。

       「上面所刻的名字,都是『引路人』。」

       冷不防,菲多補上了這麼一句。

       也在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大家的神情。

       「……」

       別說是前輩,就連班杜拉在內,大家的神情都是異常嚴肅。

       我也突然意識到,我做了相當差評的行為出來。

       放眼所見,數以千計在此地「沉眠」的名字,幾乎都是「引路人」。都是為任務而犧牲的同伴。

       在任務上犧牲的同伴,屍首絕大部分是帶不回來的,但能被刻在這裡,代表曾被記憶過。

       「引路人」──之所以稱作「引路人」,正是因為我們走在最前線,引領那些需要救助的人,到達安全的所在。比起不分日夜殺敵的「清除者」,我們更貼近需要救助者。

       正因而如此,我們更需要堅強的毅力和勇氣。

       於此同時,我們的存在,都是等價的。

       為任何一位特別悼念,都是對其他犧牲者的褻瀆。

       不過……如果有一天,我的名字也會被刻在這裡嗎?同伴們會不會也這樣弔問我呢?

       看著這群笨蛋,這些欲哭又強忍的笨蛋,我的問題根本不需要解答。

       還有……

       「卡娜莉亞,妳絕對沒有那麼簡單就會死……對吧?」

       我明白再怎麼爭論都沒用,這個問題就只能先放在一旁,我也不應主動去追查事實。

       就算是謊言也好、欺瞞我也罷,我會在心中希冀、祈禱著──直到得知真相的那刻。

       「人類,總是不停的磨合。與社會、與任何事物。我們的原型早就隨著時代的洪流變得扭曲。」

       不經意地,我突然想起,前輩曾說過的這句話。

       最初的模樣,最初的理想、最初的瘋狂、最初的願景。

       所有的最初,都會隨著時間而腐朽──

       這場簡單的追悼會,只會是歷史的偶然片段,而不會是終結。

       追悼會告段落回到車上,艾卡還縮在裡頭,看起來正因遲遲未有靈感而不愉快。

       「他們很傻對吧?」

       順著艾卡的囁嚅,我從車窗往外看去──一臉帥哥好形象的萊特、木訥寡言的菲多、又在性騷擾的班杜拉、豪爽大笑的傑森、膽怯的安娜、右手插腰並大聲斥責班杜拉的夏琳……

       「我覺得那樣才正常喔。」

       「喲喲!死者不會說話,來這種蠢地方也只是浪費時間,人只能向前,不斷向前,時間不會等待停下來的人。縱然他們傷痕累累、縱然他們已經無力奮鬥,但是時間還是不會停下來。」

       「不……」
       我明確的,知道艾卡的話是錯誤的:「正是因為先行者們的犧牲,才能成就現在的『我們』──前進的過程難免會遇到瓶頸,但我們在休息過後,可以用更加充沛的力量往前邁進──」

       「說得真好。在米茲的栽培下,小柔伊也快要變成名言製造機囉。」

       倒不如說,是艾卡妳說的話太多吐槽點了。

       看來還是要由我來開話題,比較有建設性。

       「艾卡,妳認識『卡娜莉亞』嗎?」

       「哎喲~?怎麼突然提到她?」

       「她是我的養母。」

       艾卡突然沉默了。過了半晌,她才露出平時那種略帶淘氣的微笑:「真是過分的玩笑。」

       雖然一樣是笑容,但我明確的知曉,那並非愉悅所成的笑容,而是真正的,無奈。

       「她一手拉大了『米茲』,『米茲』能成長成這樣,就是因為有卡娜莉亞的培育吧?」

       這麼說來,卡娜莉亞時常提到自己訓練的人,偶時她會很自豪地訴說著有關那個人的事情,感覺過去的片段情報有些許連結了。

       「好啦,米茲都下了封口令,接下來的事情我就不能說囉~」

       艾卡的個性有這麼聽話嗎?真是讓我大感意外。

       只是我來不及追問,喀一聲,駕駛座的門打開了。

       「前輩,在墓碑旁長滿的那種紅色的花叫什麼名字?看起來有點像玫瑰。」

       原來是米茲前輩回來了,怪不得……

       艾卡瞅了瞅米茲的背影,鼻音輕輕哼了一聲。
  
       「那是彼岸花,引領死者到另一個國度的花。」

       「原來前輩也很迷信,這時代不是除了『組織』外,不再存在其他宗教嗎?」

       「迷信跟宗教信仰是兩回事。」米茲前輩頓了一下,然後又繼續說:「也有另一種說法,死者越多之處,彼岸花開得越旺盛。」

       看來前輩並沒有察覺我剛剛跟艾卡的對話,我稍稍放了點心。

       只是稍過數秒,米茲前輩又語重心長地說:「為任務犧牲,為某件最重要的事務而犧牲自己,其實某方面來說,也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但有時候我還是會忍不住想……」

       說到這裡,前輩頓了一下。

       「我們『引路人』,只是『棄子』……」

       前輩說出這句話時,語調很平靜,但我卻突然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寒冷竄過肌膚。

       所謂的「引路人」,正如舊世代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的修女、拋棄幸福換取和平的神父、那些千百個壯士烈士──

       我們不過是換了個名目,付出了生命、自願成為「棄子」的存在。

       ──這樣的我們,又值得誰的關愛呢?

       也只有處在一樣境遇的人,才能了解。

       這樣的痛楚、這樣的不悅。

       車窗外那一個個刀刻在石碑上的名字,都像冰冷的刀刃,提醒著我這些事實,狠狠地烙刺在我的肌膚上。

       「……前輩?」

       或許是在悼念的過程中,讓前輩似乎是回想起,不堪的過往。面對這樣的前輩,我突然感覺有點不知所措

       一旁的艾卡頭偏到一邊,只有靜靜聽著,並不打算搭腔。接著逕自開了車門,留下一句「真無聊,我先回去喲~」便離開了。雖然我很想追上去,不過現在應該不太適合。

       「被選上的我們,肩負救人的任務,但我們卻不能擁有武器,卻必須在最前線,當不幸受傷或喪命,『組織』第一個反應是立刻尋找新人選遞補,不會過問,也不會有最基本的喪禮,屍體也帶不回來,任隨『玫瑰』啃食。當我們剩餘價值耗盡時,我們最後一個『任務』,就是成為目標或『清除者』的盾牌,為他們抵住最後一擊。對組織來說,我們或許只是純粹是『消耗品』而已。」

       現在的前輩,有別於過往的「堅強」。

       我所認知的前輩,絕對不會流淚。是最堅強的人。

       但那只是,我的單相思。

       我將自己的理想,強迫讓前輩演繹著──

       ──他不過是普通人,再普通不過的「人類」而已。

       「柔伊──如果我因為任務死了,就把我的名字也刻到上面去。說個笑話,其實我很怕寂寞。」

       讓人無法追過的身影,傲人的成績,無論多困難的任務,都能不負眾望完成的前輩,卻依然害怕著寂寞,那才是真正的「人」──

       「我有點擔心自己無法實現這個要求……」

       對於那樣沒頭沒尾的要求,我如此回應。

       一聽到這個回應,前輩轉過了頭,正眼看向我。

       這個時候對眼的前輩,雙眼中綻放的,是過往無論何時何地,都有擁有的自信神色。

       「抱歉,看來我一不注意,心情有些許低落。我不會再說喪氣話了。」

       但我知道,現在的前輩只是在逞強,他不允許自己在晚輩面前展露脆弱。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造成前輩更多的負擔。

       『不用去懷疑。』

       不經意地,卡娜莉亞的話語又再度浮現。

       當心頭竄過任何一絲猶豫或懷疑,她的聲音總是迴盪在我的心頭,鼓勵著我。

       畢竟……這是她賦予了我目標與方向。

       引路人帶給世界所謂的「光」,正是帶給這世界希望,帶給這世界溫暖。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要說,前輩,您現在的同伴,尊姓大名?」

       我深吸一口氣,翹起鼻子,表現出自信的模樣。

       現在,就讓我來幫前輩吧!

       「不就是妳?」

       「沒錯!前輩,你不可能簡簡單單就死掉。我保證!」

       接著,憑毫無根據的自信說出了我的誓言:「別問為什麼,反正只要我有在因為,前輩大可高枕無憂!盡量開心唱歌就好!」

       聽到我說出這句話,前輩先是一愣,而後「噗哧」地笑出聲,後露出真是拿妳沒辦法的苦笑:「妳說的這句話,跟我認識的某個人很像呢。」

       說著,前輩伸出了手,輕輕撫摸我的頭。我舒服地瞇起眼睛,感受前輩手的柔和熱度。

       「現在的妳說出這句話,總讓人無法信服。」

       真是有點氣人,我鼓起腮幫子。

       「不過,總是會有萬一。柔伊,如果哪天我必須要離開妳,到其他地方去,妳也要像現在這樣堅強。」

       「就算前輩不在,我也會是一位優秀稱職的『引路人』。」

       「這樣就好。」

       「……?」

       「好吧!沒事的。我姑且相信這句話,我的同伴。」

       「萬一導致前輩死掉的原因是『玫瑰』,我會把全世界的玫瑰都毀滅掉,如果錯的是『組織』,我想我會鬧得天翻地覆吧?」

       「柔伊總是有活力呢。」

       「前輩是笨蛋,這時候應該要回答一些前輩對後輩的鼓勵吧?我才不會隨便就離開妳之類的話吧?」

       聽著我的抗議,前輩反而笑了。

       他伸出了拳頭,對向我。喔──這不是卡娜莉亞教的那個動作嗎?我也笑著伸出拳頭,去碰觸前輩的拳頭。

       拳碰拳、心與心交會。

       「柔伊,不准輕易死掉。」

       「前輩你才是,不要每次都衝這麼快。」

       在這裡,做出微不足道的誓言。

       同此之時,我也在心中默默祈禱。

       「我們一定會超越無數的奇蹟,辦到很多其他人無法辦到的事。然後連同那些犧牲者的份,好好活下去!」

       「引路人」──犧牲自己,換取他人福祉,成為迷途者靈魂的光。

       我從來不會懷疑這個決定,是否正確。

       我就是帶著理想與抱負,決心救出更多更多的人。

       ──願死者安息,願他們的靈魂,不會還徬徨地徘徊在這世上。如果他們、她們仍在,我願盡到「引路人」的身分,引領他們到安詳寧和的地方……

       「不過呀……前輩。」

       不過在這之前,就先讓我耍一點僅屬少女才有資格擁有的任信吧!

       「前輩剛剛說,我講的話跟『以前認識的某個人』很像,該不會是我不是認識的女生吧?」

       「誰知道呢?」

       前輩呵地一笑,接著發動引擎,跟著其他「引路人」同伴的運輸車,返往歸途。

       中途雖不再說話,但我知道,我們的信念更加堅定了。

       今天,真是不平凡的一天,得知了前輩不為人知的一面,也深切體悟到了,自己背負著怎麼樣的命運。

       我們就算是「消耗品」,但這絕不代表我們得輕易送死。

       我們,必須前進。

       將帶著這些冰冷屍體的訴願。


       去照亮這個世界──

       那些安息者所贈與的囑咐,我確實收到了。

       做好覺悟後,我也踏出了第一步。
.
下一回:第二章、日常#4
.
.
Fb粉專:XHEEP GAME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27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xheepgames|當玫瑰花在末日盛開時|zoeprojectnovel|玫瑰|末日|柔伊|米茲|Ciza Huang|祈晴|LPR

留言共 6 篇留言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偶爾會指引道康莊大道,偶爾會指引到荊棘之路
而引路人感覺是發現與踏入道路的人,即使那條是不歸路...
而逝者若能被記載下來,就能長久地活在眾人心中

08-24 16:43

蜥智(CizaHuang)
這理解超越作者(^_^)v08-24 16:50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e12]

08-24 16:52


現實往往殘酷而又令人無奈...身為倖存者的我...所能作的...就是把它的"存在"記住...並流傳下去...

08-24 17:50

蜥智(CizaHuang)
沒錯,歷史很重要08-24 17:54
卡在槍機裡的香腸
果然是好殘酷的世界觀阿
不過最讓我好奇的不是??的D組而是怎麼沒有E組嚕,不知道是不是我漏看了

08-25 01:26

蜥智(CizaHuang)
沒看錯喔!目前E組從缺。比起組別名稱,更像是小隊評價。08-25 09:23

感覺引路人好像黑心企業裡的員工,高壓又沒有相對等的酬勞?難怪要用氣體來洗腦(算洗腦吧

09-08 09:48

蜥智(CizaHuang)
是啊!說是洗腦也沒錯,我個人認為是像安定劑的感覺,生存在這個時代是令人恐慌的。09-08 09:59
蒼天落葉
在生死中的羈絆最為堅定

09-09 09:37

蜥智(CizaHuang)
團結力量大!09-09 10: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izard259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章、日常#2|當玫瑰... 後一篇:入坑兩天的體驗心得|伊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cp94060朋友
嗨 你好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