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流年(爆豪勝己X自創角)——(83)

作者:多多綠│2020-08-23 08:12:32│巴幣:66│人氣:268
第八十三章


不介意的話請搭配音樂



— — — —


    躺在懷裡的冷名很安靜,修長的睫毛覆上了淺藍的眸子,失了血色的肌膚看起來格外蒼白。爆豪擁著她,在面上笑意頓失之際雙眼圓睜。
    
    「喂!喂!」他將頭壓的更低,「冰室!」
    
    冷名那綁上他衣服的腹部,已經被鮮紅染的都要看不出原本的顏色了,比剛才的面積都還來的廣闊。爆豪在低下頭之際,同時確認了她的呼吸,只見她的呼吸微弱的像是隨時要中斷似的,看上去竟如同瀕死之人。
    
    「喂——!」爆豪大叫著,但那張恬靜的彷彿只是睡著的臉孔,卻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在那之後,警察和救護車都來了。敵人一個個暈了過去、被特殊裝備禁錮了起來並上車帶走,而其他受了傷的人則是上了救護車,一塊兒被送往醫院治療和檢查。恢復女郎也趕往了眾人所在的醫院,在她的個性幫助下,大家身上的傷很快的靠著自身的恢復力痊癒了,奮進人也準備將雄英的學生們送回雄英,唯獨冷名一個人留在醫院。
    
    受了重傷的冷名昏迷不醒,加上拖延太久失血過多且傷及臟器,被留在醫院動手術和修養,無法和大家一樣接受恢復女郎的治療後馬上就能行動自如。
    
    她被推進急診室的時候,大門關上之前,爆豪望向她的臉龐,將她的面容映在眼底。待手術室的門關閉以後,他仍處在原地,看著不對外敞開的兩扇門,頭微微下傾,插在口袋裡的手不自覺的緊抓。
    
    從走廊盡頭出現的轟,本想直接出聲,卻在走了幾步路後打住了,安安靜靜的站在那兒。
    
    「小勝……」站在爆豪後頭的綠谷瞧見他這副模樣,看得出他仍對冷名的事感到相當介意。
    
    不過,在這邊守著也不是辦法,他們必須先回到雄英。冷名就算動了手術出來以後也必須靜養,身體已經沒有大礙的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像這樣悠閒的等待,即使大家都很擔心冷名的狀況也一樣。
    
    走向前,綠谷打算喚一下爆豪,讓他跟著大家一塊兒走,「前輩她,不會這麼輕易倒下的,所以……」
    
    然而,爆豪一個轉身將他給甩開了。
    
    「還用你說,廢久!」雙手插在口袋裡,爆豪走過了他,「她不會有事。」
    
    她才不准有事。
    
    踏響了僅剩三人的空蕩長廊,爆豪微微低著頭逕自邁開了步伐,越過了站在一旁的轟,往外頭走去。
    
    
    
    
    安然的回到了雄英,繼續過著住宿、求學與訓練的生活。每當放了學、用了膳、在大廳裡聽聽同學們閒話家常,回到自個兒的房間以後,爆豪總會拿出手機查看那久久沒有動靜的信息。
    
    手指頭老是會開始向上滑動螢幕,手機裡頭便會映出求救、要早點睡的信息,不過看見這最後傳來的訊息,平日裡早睡的爆豪也沒了安穩睡去的心思了。
    
    點開了相簿,那張與其他圖片排列在一起顯得過於不協調的照片,一直靜靜地放在那裡,就如同裡頭的構圖一般恬靜美好,沒有一絲怒意或是煩躁感,僅有笑意呈現在畫面裡頭。
    
    壓著螢幕的手指在螢幕上頭打了幾個字,爆豪垂下了眼簾,很快的按下了發送按鍵。
    
    他知道,如果冷名睜開眼睛、收到了信息了,一定會馬上回覆他,就像從前一樣,就喜歡拿一些小事對他說的比什麼都還來勁,不過他卻不覺得反感,也不會覺得囉嗦,只想著她又要和他說什麼,他要一句不漏的全數把當下的心情反饋給她,就好像贏了一樣。
    
    從她那裡贏得了好心情。
    
    在一整排尚未得到回應的訊息底下,又添上了一則最新的回覆,爆豪想起了自己總是要冷名坦率直接點,但實際上,先來找他的人是她,靠近他的也是她,把他攪得一團亂的,也是她。已經不可能回頭了,他也不會讓她回頭。
    
    我就主動到妳求饒我也不停!所以妳快點醒來然後回應我,冰室。
    
    
    夜風穿過了微微敞開的窗子,將邊上的白色窗簾吹得飄蕩,也讓散在床上的細長髮絲輕輕飄起。
    
    風大了,女人恰巧將手中剛削好的水果連著盤子一同放置在桌面上,男人便從椅子上站起身來走向窗邊,就這麼把窗給關上。
    
    喀噠一聲,斷了風的低語,卻因此驚動了白皙修長的指頭,彷彿因夜風捎來的信息被中斷了而感到詫異。即使如此,那份細語早已說動了微弱的意念,終止了無盡的等待。
    
    點亮湖水的夜風,讓月光照進了湖面,終於,又再次見到那清澈的藍。
    
    
    
    
    廣場襲擊的事已經落幕了好一陣子。奈因哈特在那之後修養了一段時間,因為他的身體被奮進人燒得不輕,特別是尾巴的部分,可以說是變得光禿禿的,而且還因為這次事件斷了一條尾巴。
    
    「是死了一次啊,所以才斷了一條尾巴嘛,畢竟我又不是貓,是貓妖啊喵。」想舔舔手掌,奈因哈特卻意識到上頭的毛變得稀疏不堪,便垂著耳朵放下了手掌。
    
    他出生的時候就含著一塊玉,可以說是他的身體一部分。剛出生的時候,他是沒有尾巴的,那塊玉也沒什麼光澤,就像塊髒兮兮的小石子。當他十歲那年,裡頭有了亮晶晶的紫色光芒,他的尾巴也長出來了。第二條尾巴是在二十歲那天長出來的,從一開始的時候,他便隱隱約約知道,這東西可以說是他的生命。
    
    為了不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發生危險,他把玉放在事務所。也正因如此,當被錫克斯貫穿以後,他斷了一條尾巴,不知不覺就從玉那兒醒了過來,而後立即通知了警方,並以最快速度趕往廣場。
    
    雖然下一個十年大概還會再長出一條尾巴,不過奈因哈特也是跟這第二條尾巴有感情了,他甩著那僅剩的尾巴,看上去夠低落的。
    
    「尾巴聽說還能長回來的吧?死過了一次還捱了奮進人的火,這不是什麼都不用怕了嗎?」被事務所的英雄找來的米爾科,因為聽了這次的事件特地前來在他的病床前豪爽的笑著談天,「就這麼被自己打到了可不行啊!」
    
    沒有平時的狂熱,奈因哈特只是抖了抖貓耳,沒能彎成愛心的尾巴就是光禿禿的晃了晃。
    
    「是啊,我不努力都不行了啊喵。畢竟沒能力保護自己的老百姓滿街跑。」冷靜地說著,他刻意側過頭不去看她,還把聲音給壓低了,「而且因為我是那丫頭的前輩,我還是職業英雄啊。」
    
    別過的臉掩蓋的是難以止住的微笑與雀躍,奈因哈特掩住了嘴巴,卻藏不住不斷搖晃的尾巴。米爾科那雙長長的兔耳抖了抖,像是知道了什麼般,也跟著笑了。
    
    
    
    
    色調單一的審訊室裡,僅有一張桌子與三張椅子。裡頭有三個男人,其中一位長髮飄逸的男子手腳被銬上了套環,那是用來抑制個性因子的特殊裝備,以防犯人利用個性逃亡。
    
    這個叫時位瞬方的男人,並沒有因為空間的壓迫和警方的審訊而露出任何一絲一毫的緊張、無助,反倒是一直看上去從容不迫的,不但在被抓捕後一直都相當配合,且問話時都會好好回答,還時不時露出微笑,就好像這一切不過是說說故事,他的面上永遠都帶著看不穿的無死角笑容,黯淡的眸子裡映照不出任何東西。
    
    他自個兒招了許多事情,包括誘拐孩童——個性發展機構的孩子、鎂光燈與錫克斯,在長期接觸下以洗腦的方式來達到領導他們的作用,使他們信仰著自己的說詞都是正確的。同時,他也自招自己對魅影、埃爾加農與清道夫投藥,好讓他們無法離開自己,必須仰賴他才能維生,因此他周遭的人都被他控制得很好。
    
    他是這麼說的。
    
    沒有提到任何超常解放戰線的事情,也沒有提到「家人」這樣的組織,在警方打算進一步追問下去,要掌握關於解放的線索時,從窗子外灑落的光芒照在時位的臉上,他的面上終於有了不同的表情。
    
    「誰知道呢?」揚起極其燦爛的笑容,時位瞇起了眼睛,「不過你們還是會繼續在這樣的世界掙扎的吧,即使這個世界充滿矛盾和不公……」潔白的牙齒間是艷紅的舌,時位壓低了頭,「我會看著的,究竟誰才是正確的,希望你們不要讓我失望。」
    
    四濺的腥紅飛灑散落,染紅了身後一頭淺色的長髮。雙目隨著頭顱的垂落而緩緩下垂,本就不光亮的眸子現下已完全沒了任何一絲生氣。
    
    「……死了,混帳!」看著飛濺的液體、地上的殘缺以及他睜著的嘴裡尚有發紫的口腔,警察大力地拍了桌。
    
    
    時位的個性發展機構,日後被專業的醫生團隊給接手。裡頭的孩子仍不明白為何時位就這麼消失了,看著陌生的負責人來和他們打打招呼,就吵著要時位回來陪他們說說話,就好像是其他人才是壞人似的,把他們最愛最親切的時位先生帶走了。
    
    他們依舊不知道自己曾被言語不著痕跡的洗腦一事,只知道在這裡他們獲得了許多關愛,還有擺脫了無法控制個性所帶來的不自信與怯懦。
    
    「但是,你能把這些孩子導正的吧。」將帽子摘了下來,蓬鬆的咖啡色短髮顯露,男子手持著帽子對著身側的人這麼開了口,「就像那個時候一樣,醫生。」
    
    一旁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撇了撇嘴,「你這死小子不知道當年害得我整天心驚膽顫的!」冷哼了一聲以後,雙手插在口袋裡的他看著眼前的孩子們吵吵鬧鬧的,隨後瞇起了眼睛,「不過,至少你長成不錯的臭小子了啊,柩。」
    
    低下了頭來,柩輕笑了下,「當年大哥被檢測為無個性的時候,我拼命的拜託你多說點話,讓那個男人不敢再來檢查,這才沒讓他知道我擁有個性……」他整理了下帽子,沿著帽緣緩緩用手指輕拍而過,「真的,多虧有醫生在了。」
    
    側眼瞄了下柩,醫生見他那副滿懷感恩的樣子,又撇了撇嘴,「……這樣提到沒問題嗎?你大哥不是幾個月前才剛過世而已?」
    
    將帽子扣回頭頂,和醫生不同,柩的表情看上去反倒很坦然,「沒有什麼不好提的,過世這種事,我聽得多了,而且……」轉過身去,他邁開了步伐,「我不是一無所有。」
    
    「這麼急是要去哪?」側過身,醫生看著他就這麼走離。
    
    「沒什麼特別的。」揮了揮手,柩以背影和他揮別,「我去見個人……」壓低了帽子,他閉上了眼睛,「去見我弟弟。」
    
    雙手抱起胸,醫生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而後一些孩子跑來拉了拉他的褲管,他便將身子轉了回去,蹲了下來和他們說說話,面上展露的盡是慈祥。
    
    
    
    
    監獄裡,一個少年坐在椅子上,似是沉睡又像是在沉思,彎著身子用大腿的力量撐著手肘,雙手手指交錯的合在一起,垂在腿間。
    
    忽地,他聽見了腳步聲,不偏不倚地在關押著自己之處前方停了下來。抬起頭來,看見前來之人摘下了帽子,他瞇起了眼睛,臉上終於有了些起伏。
    
    「你看起來比我想的還有精神……」咖啡色的頭髮又因戴過帽子而有些凌亂,雙眼之上的睫毛顫動著的柩輕聲的說,「夏季……」
    
    此時,被喚作夏季的少年只是嘴角抽動了一下。
    
    「那是誰?」他審視著柩,「我的名字叫做錫克斯,無論過去、現在或是未來,都只以這個名字活著。」
    
    理所當然的樣子,讓柩自覺自己說錯話了。或許,自己太過自以為是了,沒有必要擔心那麼多,明明自己也早已是同類人了。
    
    「這樣啊,失禮了。夏季不過是我死去的弟弟,突然想到罷了。」柩鄭重的說,「……初次見面,我的名字叫做柩,就只是柩而已。」
    
    緊緊盯著他片刻以後,錫克斯忽地輕笑了起來。
    
    「就只是柩——嗎。」他的神色看上去沒有語氣那般警戒,「那麼,警官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儘管相似,走錯了路就是走錯,身為警察的柩是沒辦法視而不見的。
    
    「你應該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要坐多久的牢吧?」
    「罪?你是說你們這個世界的規矩嗎?」
    「事到如今裝傻也沒用了。雖然未成年,卻犯下多起殺人案,加上這次的廣場襲擊,雖然沒有造成死亡,但你……就是預謀殺害流動女王不是嗎?」
    
    聽見了關鍵詞,錫克斯的眼睛亮了起來。
    
    「不過她沒死,對吧?」神情變得很柔和,他的樣子看起來絲毫不像是殺人犯的模樣,「就像是什麼都有辦法克服了的那樣。」
    
    本來,柩已經打算採取預防的準備了,但當他聽完他所說的話後,柩再度覺得自己過於神經質了,也許是出自對工作的職責,也許……是因為自己從來沒去理解過他想要的是什麼。
    
    但是看來今天他似乎已經找到了。
    
    「就算未來亂糟糟的,她也有辦法度過困難,然後迎來美好的。我相信她……」側過頭去,錫克斯的唇勾起了好看的弧度,「我相信,也祝福她幸福快樂。」
    
    緩緩地,將帽子給戴上,柩覺得今天這趟是來對了。他好像看見了過去,那個總是因為冷名的陪伴而笑得比什麼時後都還開心的夏季。只不過現在,夏季……錫克斯他,有辦法獨自展露笑顏了。
    
    「這樣啊。」畢竟還是罪犯,柩也不宜像這樣和他話家常過久。覺得說了夠多話的他就打算這麼離去。
    
    然而,背後卻又傳來了聲音。
    
    「……光里在哪?」
    「光里?啊……你指的是輝見光里——鎂光燈嗎?」
    
    頓了頓,有些訝異他會這麼問起的柩思索片刻以後,也沒打算隱瞞。
    
    「雖然沒有殺過人,不過仍有參與犯罪的事實,加上已經二十歲了……不用我說你也大致清楚吧?已經說了夠多了呢。」
    「嗯,足夠了。」
    
    見他像是心事全了結了似的,在椅子上的神色比還沒對話前來得柔和許多,柩也放心了。如同久久未見的初次對話,卻讓柩感到十分踏實,明明對方應該是罪犯才對,他最厭惡的罪犯。
    
    「再見,哥哥。」
    
    邁開步伐的柩,像是為了確認般猛地回頭,可錫克斯卻一動也沒動,像一開始那樣,垂著頭彷彿在沉思。
    
    不管是不是錯覺,柩只知道,自己的心事也跟著了結了。
    
    踏出的腳步變得輕盈,他緩緩露出了笑容。此時,忽地有個急促的步伐和他擦肩而過。當柩運用平日的經驗快速掃視確認對方的相貌時,卻讓他剎那間怔住,而後立即自然的壓低了帽子,在走遠了以後側過身來,一切都像是湊巧的那樣。
    
    「夏季!夏季!」一個男人走到方才他所在的位置,對著裡頭的人大喊,「你這混帳東西!明明活得好好的,還有那麼棒的個性,卻選擇拿去犯罪?聽我的話,你就能成為英雄了你知不知道?現在卻成了可憐兮兮的階下囚?你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心跳聲震耳欲聾,時隔多年聽見這道聲音仍然讓柩感到不自覺的毛骨悚然與不對勁。但是,裡頭的人似乎不這麼想。
    
    「……誰是夏季?」
    「哈啊?你現在是在跟你的父親裝傻……」
    「我的名字叫做錫克斯,你認錯人了。不過,如果你要問我現在在想什麼的話,姑且回答你一下……」
    
    抬起頭來,那張臉上寫著的盡是嘲諷的假意笑容,「真可悲啊,無個性的你。」
    
    那男人臉上是一陣紫一陣青,氣憤的說不出話來,而後又暴跳如雷的大吼大叫。愣了一會兒,看著他被人認定是鬧事之徒後強行帶離,柩扶著帽緣吐了口氣,露出了一抹無奈的淺笑,隨後便跟著離去了。
    
    
    
    
    幸福不幸福,是個人感受而定的。能不能變得幸福,是個人努力而定的。至於能不能讓自己與他人幸福,那就不只是個人能夠達成的了。
    
    站在雄英門口,長髮在風中搖曳著,一道人影輕輕抬起了手,用指尖撥了下細長的髮絲,望向朝著自己走來的另一道身影,握緊了手中的手機,雙腳不自覺的開始慢慢向前走,而後恢復正常不幸速度,直至快步行走,最終在一步的距離間停了下來。
    
    「終於回來了啊……」同樣在風中飄搖,一頭金髮的少年睜著紅色的眸子,手插在口袋裡看著眼前之人,「冰室……」
    
    「嗯,我回來了。爆豪。」淺藍的眸子因他的出現而閃動,冷名輕聲的說著。
    
    見他盯了下自己的手機,冷名意識過來以後,連忙和他解釋。
    
    「那個時候,手機被摔壞了,所以沒能早點告訴你我醒來的事……」不是很滿意的看著這新手機,冷名的面上滿是遺憾,「之前的東西來不及備份,什麼也不剩……」
    
    「那種小事根本沒必要想那麼多!」用鼻子吐了一口氣,爆豪雖然因此感到煩躁,可他根本不因此生氣,就是癟著嘴說道,「反正妳從今天開始還是會傳訊息給我的吧?那種東西要多少就能累積多少!」
    
    這道理冷名當然懂,不過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是沒辦法累積的。
    
    「照片……」側過頭去,冷名的聲音,變得非常小聲,「文化祭的……照片……」
    
    「妳說這個?」
    「你……」
    
    從口袋裡掏出了手機,爆豪將螢幕秀給她看。只見上頭跳出的正是冷名心心念念的照片,那張承載著美好回憶的照片,完完整整的躺在他的手機裡,被好好的保存了起來。
    
    冷名才剛覺得鬆了口氣,還在想要怎麼開口要回的時候,爆豪卻就這麼將手機給收了起來,走近了她一步。
    
    「這種東西也不足掛齒吧?」
    「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妳該在意的不是這種事吧?」
    
    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冷名還覺得是自己在醫院躺久了沒和爆豪鬥嘴,腦子都不靈光了,正在思考他究竟想幹什麼的時候,爆豪先行出了下一步。
    
    「從今天開始,要傳訊息還是打電話就給我放馬過來!我全都奉陪!把妳給傳死或是聊死好了!」跟過往一樣的大聲,爆豪扯著嘴角,「照片那種東西也都是小事一樁!就把妳新手機的記憶體全塞滿,讓妳看個夠怎麼樣?」
    
    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在逞兇,卻彆扭極了,冷名眨了眨眼,忽地感覺今天的爆豪和平常都不一樣,變得奇怪了……
    
    像是要霸佔她的心那樣的奇怪,但卻是過去沒有的主動。
    
    「爆豪……」心裡分明是因為這番話而高興,但冷名仍是小心翼翼又不失原本風格的開了口,「我不記得那場戰鬥裡你有傷到腦袋,還是說,我不在的這段期間你撞到頭了?」
    
    「當然沒撞到頭,這不是廢話嗎?」悶哼了一聲,爆豪低下了頭,眯起眼來看著冷名,「我倒是記得很清楚,妳在那場戰鬥裡對我說過什麼。」
    
    記憶在剎那間浮現於腦海,明明她對他說了那麼多話,冷名卻精準的判定了爆豪到底在指什麼。因為他歪著嘴壞笑了起來,就像是抓到她的把柄似的。
    
    「說啊!妳說妳想保護誰?」紅眸緊緊盯著冷名不放,不打算放過她的任何反應,爆豪笑得別有意圖,「快說啊,冰室!」
    
    近距離的半脅迫式問話,冷名抿起了唇,因羞怯而顫抖的心連帶讓身子也跟著發顫。那個時候,她真的沒有想那麼多,不管爆豪願不願意,她只是不想讓他受傷,僅此而已,內心的想法就這麼澎湃的湧出,擋也擋不住,愛慕傾瀉而出,叫她要怎樣才可以忍住?
    
    「我……我只是因為當時情況危急才……」
    「少裝蒜!妳明知道我最討厭別人保護我!」
    
    見他的神情似乎開始帶有怒意,冷名知道他非常認真,已經不是在和她鬥嘴了。
    
    「理由還是原因什麼的,妳倒是一次說個清楚啊!」
    
    那道吼聲傳入耳裡,冷名只感覺內心的委屈與愛戀攪和在一起。她怯懦,她怕羞,可她更怕的,是被爆豪給討厭。紅著臉,屏著氣,冷名知道現下該怎麼做比較好了。
    
    「我……不過是想保護好最喜歡的人而已……!」
    「這還差不多。」
    
    在冷名已經決心以實話來面對爆豪的憤怒時,卻見他滿意的笑了的臉龐朝著自己靠近,方才的怒意就像是為了引誘她說出這番話而裝出來的,此刻只剩下得意與得逞。
    
    雙眼圓睜,在片刻後彷彿如被點亮一般閃爍著光芒,被這般耀眼給奪去了心志,連呼吸都因此而終止。頭髮仍在風中飛揚,人卻如同靜止似的,安靜的宛如一幅美好恬靜的畫。
    
    
    「女王——!」
    「小冷名——!」
    
    接到了冷名回到雄英的消息,雷電和美弓帶頭立刻從宿那兒趕了過來,同學們一個個遠遠的就對著冷名大喊,揮著手和久久不見的她打招呼。
    
    可當大家終於跑近了她以後,只見她望著遠方的樹林,右手覆在輕輕握起拳來的左手上,兩手一併貼在胸前,兩眼圓睜,不曉得在思考什麼事。
    
    看她這副模樣,同學們拍了拍她的肩,「女王!現在身體好點了吧?」
    
    冷名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沒有大礙,但卻又緩緩的開了口,「我啊,以後不再叫女王了。」
    
    「咦?為什麼——?」這番話著實嚇壞了所有人,特別是美弓,她都大叫了起來。
    
    當眾人以為她還沒從上次的事件完全恢復過來時,冷名就是側過身子揚起頭來,臉上綻放出燦爛的微笑。
    
    「從今天起叫我皇后吧。」
    「咦——?」
    
    挑了挑眉,在同學們紛紛驚訝的以為冷名是難得的在用玩笑緩和氣氛的時候,只有雷電看出了端倪,隨後跟著笑了起來。
    
    冷名不是真的想就此從第一的位置跌下來,那將會是她一生追求的目標。只不過,現在她有另外一個新目標了。
    
    「開玩笑的,大家叫得順口就行。」冷名側著頭,再度望向了那片樹林。
    
    女王她,甘願只做皇后,因為她所享經歷的、體驗的一切,也想一併與她的國王分享,不再想著獨自一人承載著無人能知的情感自己走下去了。
    
    微風再次徐徐吹來,吹動了看似孤傲實則溫和的銀髮,吹進了樹林,吹動了看似暴躁實則柔軟的金髮。明亮如水的淺藍眸子望著天空眨呀眨的,就猶如水流再次流轉,感覺命運也跟著滾動了起來。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過往便停留在過去,通往未來的的齒輪卻不會停止轉動。
    
    流年,因你而讓生命再次開始流動的那一年。
    
    
    
    

    (全文完)
    
    
    
— — — —


這章的字數剛剛好是6666
總覺得這個結束也真的是剛剛好呢


在寫戰鬥那部分的時候
其實我覺得冷名撐過久了
身上都被開了幾個洞了
雖然傷口不大
但應該還是會痛死才對
還能斷斷續續使用個性甚至是開大絕
要說是意志或實力堅強
不如說女主待遇好了
我誠實XDD

恢復女郎的個性恢復標準我一直不是弄得很明白
綠谷在合宿事件住院的時候
恢復女郎也有來幫他治療
然後他就繼續在醫院修養
但雙手因為個性廢成那樣卻是當場治療一下就好
明確分隔條件的界線我不是很清楚
總之這章就以冷名因為臟器受傷的關係
沒辦法因為她的個性就這樣快速痊癒

現在的奈因哈特光禿禿的
像是被扒皮的貓
不過能見到米爾科
他大概覺得自己再被燒一次都無所謂吧
但那個時候至少要帥氣一點

時位的死因我寫的比較模糊
感覺寫太明顯有點過於血腥
大家看得懂就行了
他的死亡是一開始就預定的
他嘲諷奮進人以死謝罪
我想這是讓他謝幕的最好方式
不過他重視家人、孩子是實在的
才想把所有罪名擔下來
也有能力把大部分的罪擔起來
可以說是在廣場襲擊之前就想好失敗的可能性了
是對家人們沒信心嗎?
我想不是
大概是因為他也想找個藉口了結了吧

柩就是夏季的哥哥
當時他出現的時候
應該很多人都知道了
所以他才不是什麼JK控XDD
他只是因為知道弟弟當初最喜歡的女孩現在以他們約定的方式活躍著
因此感到欣慰而已

就像柩只是柩
錫克斯今後也只會是錫克斯
他還是一樣不受束縛
只是他察覺了更重要、更嚮往的事
他會一直支持冷名
即使敵人方與英雄方即將掀起大戰
失去對她的信任才是他終於意識到的一個過錯
雖然犯下的罪不可饒恕
不過他會開始走向新的道路吧

關於光里——鎂光燈
錫克斯會讓錫克斯就那麼開口問了她的事
也是一開始的安排呢
他已經不是一個人
也不是只有冷名一個人了

至於夏季爸的出現
則是比前面那些東西都還要早的構想
我沒打算洗白這個男人
他自始至終都是那麼可惡
即使錫克斯是罪犯
但真正掙脫過去枷鎖的是他
夏季爸仍然執迷不悟
這麼一嗆心情也舒坦多了呢

至於結局發生了什麼事……
我就不多說了
大家自行體會就好(*゚∀゚)





修但幾類
先不要走!
覺得這個結局不夠BG不夠甜嗎?
那你沒看錯
我也這麼覺得!
前幾章跟大家說要講的事
就是我會再寫幾章關於這篇同人的短篇番外
目前規劃的是三章 通常我這麼說 都會有意外 可能會超過吧
但這部分就非常OOC了
因此只會放在小屋
不會在我英板上更新
所以我能大肆的灑糖
也不怕噁心到人啦ʕ•̀ω•́ʔ✧

會有更多彩蛋、細節和後續故事補充在裡面
基調就是甜、鬧和歡樂
大致上是這麼安排的

非常感謝各位一直以來的觀看與支持
就像我常在文章裡所說的
我沒想過會把這篇同人寫這麼長
也沒想過我會慢慢廚起爆豪來
我英的角色設定、塑造真的很有意思
成長的過程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儘管這個過程可能緩慢

原先預計從頭吵到尾
沒有打算讓過多愛情的要素顯現出來
但越寫越帶勁
就開始想著要怎樣才能讓這兩個機掰人放低姿態XDD
看著冷名從各種高傲到真心愛上他人
有種女兒長大的感覺。゚(゚´Д`゚)゚。

再次感謝各位的觀看
若對於短篇番外尚有興趣
我們的緣分留待那時再說盡
若跟著這章一起畢業的各位
珍重再見
期待我們未來會再次因作品相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15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角|OC|我的英雄學院|爆豪勝己|轟焦凍|奮進人|安德瓦|綠谷出久|米爾科

留言共 1 篇留言

月若涼
恭喜完結!! 多多綠辛苦了!!
看著他們最後總算走在一起真是百感交集...XD

能夠在顧及原作的同時創新劇情真的很厲害,
然後很多設定上的小細節非常的用心,
重點是,產量很高,真心佩服您 [e12]

原本以為鎂光燈年紀會更小,
雖然設定上是罪犯,還是希望她們有機會幸福QQ
然後番外會有雷電和美弓撒糖嗎 (要求一堆

08-23 09:33

多多綠
非常感謝!
一路寫他們走到現在
有種嫁孩子的感覺XDD

我很喜歡在原作沒敘述的時間加進自創的事件
這樣感覺好像我的自創角其實是真實存在於原作的那樣
我也很常在小地方弄有的沒的
能不被嫌麻煩反而被喜歡真是太好了(❁´◡`❁)
寫文是我很大的興趣
能夠讓我的故事被大家看見
就好像我的自創角也能融入原作那樣為人所知
可以的話巴不得一天產好幾篇文出來呢

鎂光燈是合法蘿莉XDD
家人裡頭年紀最小的反而是17歲的錫克斯

關於罪犯以及雷電跟美弓
番外早就預定他們的後續了
我就先不多說敬請各位期待囉o(*°▽°*)o08-23 18: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melodyfu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英同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鬼滅之刃自創角相關 (0)
自創角介紹(皆有雷) (6)
同人圖 (7)
劇情圖 (4)
鬼滅小說封面 (3)
【鬼滅已完結】↓ (0)
為你染上色彩:本篇(童磨X雪奈) (25)
→為你染上色彩:番外 (18)
如同日落(煉獄杏壽郎X朝日陽加) (10)
→如同日落:短番外 (1)
尖刺林的玫瑰花(不死川實彌X紫苑) (31)
【鬼滅連載中】↓ (0)
【鬼滅暫停連載】↓ (0)
尖刺林的玫瑰花:番外 (2)
為你染上色彩(漫畫版) (2)
【雜物堆積區】 (2)

鬼滅之刃 (2)
生日賀圖 (1)
中獎廢文 (1)

我英自創角相關 (0)
OC自創角 (19)
我英小說封面 (2)
我英同人圖 (27)
【我英連載中】↓ (0)
【我英已完結】↓ (0)
流年:番外 (11)
流年(爆豪勝己X冰室冷名) (83)

死神自創角相關 (0)
那一剎那,將化作永恆 (8)

獵人自創角相關 (0)
獵人同人封面 (1)
獵人同人圖 (3)
謊編網(庫洛洛X自創角) (31)

寶可夢自創角相關 (0)
寶可夢OC角 (1)
寶可夢同人封面 (2)
寶可夢同人圖 (2)
寶可夢同人—灰色地帶(N X自創) (12)

閃電十一人同人相關 (0)
閃十一同人封面 (1)
閃十一OC角 (2)
所謂神到不了的境界(亞風爐X自創 (22)

咒術迴戰同人相關 (0)
咒術OC (1)
咒術同人圖 (11)
咒術同人封面 (1)
紅色金槍(狗卷棘X自創角) (24)
紅色金槍番外 (3)

公告 (6)

怪物彈珠連動小廢文 (6)

幹話日常 (3)

繪圖姿勢練習 (2)

梗圖 (2)

未分類 (0)

wu19880217大家
《天界新語.懷鳳錄》本周更新兩回,歡迎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