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用黃埔開啟我的軍旅生活 番外篇 我的神棍室友

作者:知世٩(๑❛ᴗ❛๑)و│2020-08-22 04:40:33│贊助:0│人氣:138
(本文輕微涉及個人主觀思想,敏感者敬請迴避)

我有信仰,但我不允許你以"祂"的名義來說三道四。

在正篇中曾提及我這位鄰兵。

說真的,撇除這些事情來說,我仍認為他是個好相處的人。



入伍後第一天晚上,為了拉近和室友的距離,我們各自稍微做了一下自我介紹。

他叫"阿賢"(化名),並表示自己在營區外的工作是當神明的代言人,也就是"乩童",每逢營區放假時,就會到宮廟協助辦事。對於剛認識的人講的話來說,一般人都是百分之百相信的,就連我也是。

之後幾天,他有通靈能力這件事傳遍了整個連,有時還會有別寢的人利用下課時間爭相來找他算命,後來各班的班長也擠破頭的想找他看。關於為什麼我們幾個知道的人沒有講,卻還是傳開了,我也是在最後才對這件事情稍微有頭緒。

他看手相的方式,是要被看者張開手掌呈手刀的姿勢,掌心朝上,並用他左手食指與拇指輕握住被看者的中指與無名指,並用右手在被看者的掌心做輕拂或是擦拭的動作,並同時發出他稱為"打嗝"的聲音。據他所說,我們掌心會浮現出一些字,然後透過降駕在他身上的神明告訴他後講出來。

▼ 被看者手的姿勢示意圖

對於剛認識的人來說,雖然我能夠有很多的話題和他聊,但我從來不會提及自己較為隱私的事情,例如:家人、喜好、興趣。這個狀況大概是「在大學四年裡,和我比較好的朋友們也是到畢業前才知道我有接觸二次元東西的事情。」

第一次讓他看手相時,他說他沒辦法看見我手裡的字,只說我的守護神是"彌勒佛",他問我:「平常都拜誰?」我跟他說「我家裡有佛堂供奉千手觀音,但我也會自己在外面的宮廟參拜關聖帝君」,其實關於守護神這件事,印象中在我孩提時代去宮廟見過乩童,對方也是這麼說的,所以這時我並沒有對阿賢有任何的懷疑,反而覺得還有幾分靠譜。

後來,我和一位師大畢業的室友"成哥"(化名)在討論未來出入時,我向他表示自己目前已經錄取某間國立研究所的政治相關科系,退伍後等九月就直接入學,並且希望成哥能夠給我一點關於碩士論文的建議。當時阿賢也在旁邊聽到我和成哥的對話,並參與了討論,內容多半是有關於政治傾向與支持誰這類的話題。

大概在這件事情半個月後的某天,盥洗時間結束後,阿賢突然主動找我,說是想幫我看手相。這次他說了很多,說我比起同性更有異性緣(我問號),未來能夠入政府內閣之類的話,接著講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內容之後,便被旁邊其他也想被看手相的人打斷了。

說到異性緣的話,我自己是沒有特別的感覺,入政府內閣這種未來式也沒辦法說對與錯,但此時我留了個心眼,開始關注他平時的行為。後來發現,他講很多我們比較好的朋友時,說出的話更讓我感覺「你要講這種東西,我覺得跟當事人比較熟的我也可以說出來」

「因為我懷疑,他只是把平常聽到的資訊自己重新包裝之後拿出來講而已」



第一階段訓練結束後,我被居家隔離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都沒有回到部隊,這段時間內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得而知,居家隔離爽放一個月的假的結果,就是整個四月都在部隊裡面還假,沒有休假時間。我回部隊之後,他的這種"以算命的名義來交朋友"的狀況更加劇了,有時還會講一些神叨叨的話,例如說:有位同梯有精神狀況的問題,會一直自言自語,阿賢說,那是因為他(死去的)爸爸跟在他身邊跟他說話。後來又有位同梯連續幾天精神狀況都很糟,根據本人所說,是他被分手後的女友下降頭。這時阿賢跟我們說,他看到那個同梯的後面跟著好幾個女鬼,而且都是很淒厲的那種的。一連串這樣的話題,某些對靈異事件抗性較低的室友被嚇得一愣一愣的。

利用待在部隊裡整個月都沒出去的這個機會,我精心設計了一套故事,用來試探阿賢說的這些話,做的這些事情的真實性。

在我還假的這段時間,不少同梯的朋友都會來問我說,休假時我在營區都在做些什麼。我的回應大概就是都在營區裡面看自己帶的書,偶爾做一下打掃「還會和連長、班長一起在營區裡面跑步」用這樣的方式,間接放出我有過"這樣的經驗"的訊息,不刻意的傳達,這種不經意的方式,更會讓人信服。

▼ 在大兵日記上先撰寫一篇故事。

撰文內容:我又夢見了那個女孩子,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那晚,我躺在寢室內,當時是假日,只有我一人。因為白天喝了早餐店(餐廳提供)的化工咖啡牛奶,導致當時有點睡不著。閉著雙眼,我像平時那樣,想要努力讓自己進入夢鄉,朦朧之中,我見到一個女孩子,正當我困惑營區內為何有女性時,他向我走來。容貌逐漸清晰的同時,我發現她是一位非常可愛的女孩。面部沒有化妝,使得看起來十分清純,笑的時候眼尾會微微上揚,就像貓的眼睛一樣,那是一份,沒有風塵味的嫵媚感。我愣住了,一方面是她的美貌,一方面是她的衣服,我曾讀過日本文化,她穿的是「振袖和服」,是年約20歲的女子在成年禮上所著的服裝。只有在"昭和"年代特有的和服花紋,這畫面像極了一幅畫,隨後夢醒。當時午夜兩點,我拿出成功小筆記本,寫下這一切,深怕自己忘記,這是第三次夢到這個相同的情景,而她始終對著我笑,沒有開口說話。她,到底是誰? P.s 109.4.18 午夜02:15 冷氣定時似乎才結束,我滿身大汗而醒

▼ 振袖和服

阿賢後來擔任協助輔導長的工作,所以很多時候我們的大兵日記都是他協助輔導長在看,有特別明顯問題的才會轉交給輔導長處理。利用這個不經意的機會,我選擇讓他看到我寫的內容。果不其然,過沒幾天這件事就開始發酵了,(據我室友們所說)阿賢說我背後跟著一個女的,但阿賢本人沒有告訴我 。在這之後,他還時不時的在我們談話到一半的時候,怒視空無一物的地方,做出在空中畫符咒的動作。等大家都注意到他的時候,才回頭對我們說「剛剛那邊有髒東西」

大部分時候,我們聊天聊到一半,阿賢會說他要去誦經,然後自己一個人坐在床鋪上盤腿閉著眼念念有詞,發現完全沒有人在注意他時,他又會默默停下加入回我們的話題。有次,我們在操課場地時,他突然在一旁做出他所謂正在通靈的"打嗝"聲,然後空中畫符的姿勢,發現沒有人理他時,又會靠過來「欸欸,你們在聊什麼啊」然後等他跟大家聊起來時,又再次做出這個打嗝畫符動作。其實我當下覺得挺好笑的,就這麼想被關注嗎?

當故事開始傳開後,我又寫了第二篇故事。


內文:這是第三次夢見"祂"。這次我特別留意夢境裡的場所,因為曾和連長、班長跑經此處,才知道這個地方叫"大象公園",在水池中央有隻石大象,並且周圍被圓形的矮石牆及一些裝置藝術所包圍形成簡易的水池造景,而那位和服小姐就站在池畔;「又是同樣的夢境」我心想。我把這些事和鄰兵及班長提起,才驚覺之前確實有別連的班長在此處出事過,我敢保證,在此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因為講(發生)的那時,我正在居家隔離。4/25那ˋ晚,我第四次夢見"祂",我鼓起勇氣問「為什麼是找我?」祂眨了一下眼,我又用日文問了一次,然後大象公園的場景變成一個木造建築,一看就是有錢人家,轉眼間,所有房子燃起大火,又變成一片廢墟和灰燼,接著又回到大象公園,而和服小姐對我行了一個標準日本女性的75度鞠躬,然後我本想上前追問,結果夢醒。我躺在床上,那時半夜02:43,我想「大象公園底下應該有著什麼,而我也確信,這應該會是最後一次夢見祂」

這不是一個好故事,但我盡可能把先前日常中埋下的伏筆融合進去,讓故事看起來更有真實性,後來這件事情傳開了,和我較熟的班長都找我去問這件事。因為我不在時,大象公園那個地方,確實有某個別連的班長在鑑測時戴著訓員在該處小解,結果被附身的事。只是我講的故事正好與這件事情對上了,我內心大喜,這個巧合正好可以增加故事的真實性。

後來,有別班的鄰兵跑來問我這件事情的詳細狀況。同時,阿賢也在旁邊聽,聽到一半時,阿賢做出手抱胸,看似很冷的動作說「那個女的來了,我不敢聽了」然後走掉,留下我們在原地,我強忍笑意,不敢做出太大的反應,就靜靜的看著他表演。

後來,阿賢到處去跟別人說我旁邊有個女人跟著,又說半夜時那個女人都會在寢室外面走來走去,有時甚至會走進寢室,並且要站哨的人最好安分一點,不要亂說話,搞得人心惶惶,但只有我知道,這些全是假的。我先把自己編故事這件事全盤告訴成哥,一開始成哥表示非常訝異,他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是杜撰出來的,因為整體看起來太真實了。成哥讓我先不要講,先靜觀其變。但靜觀其變這樣的結果就是讓阿賢把事情講得更加恐怖,導致我某位室友半夜不敢睡覺,有小動靜就被驚醒,甚至隔壁寢室的也接連受到阿賢的影響,如果我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那我也會成為加害者,這並非我本意。

要講之前,我把那位被嚇得不輕的室友"小張"(化名)私下找來,我問他說「對於阿賢說的話,你相信的程度有多少?」他回我「大概八成吧。」於是我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小張,他並沒有怪我,但他沉思了好一陣子。

隨著時間的推移,阿賢簽下自願役,也搬離我們寢室了。大家開始討論阿賢這個人的事情,才發現,原來阿賢很多行為早就被大家看不慣了,只是都沒有說出來,讓我覺得較為誇張的是:某次成哥帶來一盒鳳梨酥,結果阿賢直接拿著整盒鳳梨酥去送給班長。問阿賢為什麼這麼做,阿賢只說:「因為班長喜歡吃鳳梨酥」 聽到這件事的當下,我只覺得扯爆了。某次阿賢突然來跟我借針線盒,我也沒有多想,就直接拿給他,只見他直接跑向外面,我愣了一會後跟出去看,他拿著針線盒跑到隔壁寢室去給人家用。等阿賢走了後,我問那個借針線盒的人說「阿賢有跟你說那盒針線是誰的嗎」他說「沒有耶,是你的嗎」我「嗯嗯對,沒關係你用」於是我發現,阿賢很喜歡借花獻佛這件事,而且佛通常都不知道花是哪來的,甚至以為是阿賢的。

後來的某次聊天中,我把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所有同寢的室友包含成哥在內交代,他們的反應大多是「哇靠,真的假的啊」「你該不會看到我們很害怕,所以這樣講來安慰我們吧」我對他們說:「很抱歉,這麼晚才跟你們說,因為當初你們看起來沒有小張那樣這麼害怕的樣子」我讓他們不要張揚,繼續觀察阿賢的行為就好。

之後阿賢又為所有人做出精彩的表演。

我人生裡遇過不少奇葩,但像阿賢這種奇葩中的戰鬥機的,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後來阿賢得知這些故事都是我編的之後,一副很慎重的樣子來對我說:「今天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你要知道你今天所做的所有事情在日後都會有因果循環的,而且我的打嗝聲是我從小時候就這樣」我笑著回他「好啊,你不喜歡,我就不講」他會說打嗝聲的事,是因為後來我們在私底下拆穿他之後,在那邊學他那怪腔怪調,類似「以~佑っ首~」(我想不到比促音更好的形容方式了)這樣的聲音,被他聽到。然而,對於他說他出生之後打嗝聲就這樣,我倒是在某次用餐完畢後,親耳聽見他發出「鵝~~~」的打嗝聲,對此我也是笑而不語。



後記

退伍後,我和別班的同梯聊到,他簽自願役之後搬離我們寢室,去找別寢的人時還有做出摸屁股的行為,使得當事人非常不舒服以及一直想要和被騷擾者私下約出去玩的事件。當然,這之後都與我無關了。

對他,我向來都不抱有攻擊的態度,只是覺得「哇,這人可真是國士無雙」而阿賢,現在是南訓某連的某個自願役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904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黃埔|當兵|南訓中心|南區訓練中心|一營三連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uancyuou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用黃埔開啟我的軍旅生活 ... 後一篇:「再忙,我也想寫信給在日...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2831394大家
我有最新的繪圖創作,歡迎大家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