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不同的路(2)

作者:ThankU│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2020-08-21 20:02:34│巴幣:4│人氣:211
▅▅ ▅▅ ▅▅ ▅▅ ▅▅ ▅▅ ▅▅
set 1-6

  第二道場,尚羲大師領著四名弟子前往室內,

  「弟子們,關於昨日熊崽子搞出來的事件,老朽已經給予相當嚴厲的懲處了,那並非是什麼正常的心法,還請弟子們切勿效仿也勿追問」

  「謹遵吩咐!」

  「嘿,圖,你的屁股腫的跟桃太郎的桃子一樣大耶」
  「看來是安產型的」
  「笑屁」
  「我們是笑『屁』沒錯啊」
  「這群低級的男生」

  「安靜,為師接下來要給予你們的訓練會讓你們笑不出來..上前」語畢,尚羲大師揮了揮手,十名現任土水訓練生,十名現任火金訓練生,總計二十名訓練生出現在尚羲大師身後,這些訓練生雖然比起陳程他們小一屆,卻都是早已決定好自身所長的優秀後輩。

  「你們接下來的訓練,就是跟這些後輩們切磋,並且贏得勝利」


  「蛤,跟一..二..八..十五.... 二十人的連續車輪戰喔」陳程抱怨道
  「當然不是,小程末要誤會...」

  「呼,還好,我空手道可是超廢的」

  「你們要一敵五,直接開打,不許持武,不許下重手,不許襲擊要害,規則是一方完全投降,或是超過三個時辰,則視為挑戰失敗」

  「...」
  「不能拿武器...?」
  「不能」
  「沒人性」陳程抱怨

  「而且這也太不公平,這對盛和圖特別有利啊,他們兩個本來就是空手道專家」陳程指向盛與圖怒吼

  「老朽當然知道小程會覺得不公,於是乎,著裝」尚羲大師看向火金訓練生們做出手勢,

  「是!」十名火金訓練生有條不紊的從身後拿起訓練用武器,

  「他們倆的對手是拿武器的」尚羲說道

  「優系,這樣我就能接受了」陳程做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不對吧,這樣我們的難度比他們還高耶,光是攻擊距離就差一大截」盛抱怨
  「節哀,盛盛,我會先去下一關等你的」秋唐拍了拍盛的肩膀說道
  「圖你也說個幾句啊」盛轉頭尋找隊友

  「無話可說了,老爹找人拿武器圍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竟然有五個...還有..那是弓箭吧...這次不只投石跟飛刀,連弓箭都有了嗎...」圖也只能看著眼前的狀況無奈的說道,

  「那麼,就依照分組依序移動到到場東南西北側,開始行動」尚羲大師一聲令下,訓練生們迅速向四個方向就定位


  「我的對手是三長劍一棍一弓箭嗎..有點麻煩,不過我有個想法能試試看」盛說道

  「我的是鶴翼陣型嗎,是我最不擅長的長距離戰線,看來師傅對我們的弱點調查的特別清楚啊」秋唐單手衩腰做出扶額的姿勢,

  「五行陣勢...是要封鎖我的行動嗎,光是沒有武器就夠麻煩的了」陳程看向自己周遭回答

  「...為什麼我的五個都有飛行武器...犯規吧」圖看著離自己非常遠的訓練生們,擺出一副下巴掉到地上的神情
  「因為跟你打近戰非常危險」盛幫忙補充

  「我想眾弟子已經準備好了吧,現在,比試開始!」

▅▅ ▅▅ ▅▅ ▅▅ ▅▅ ▅▅ ▅▅
set 1-7

  「呼...呼...呼...有點棘手,連我發動飛燕步法的極限是三次都被看破了,差點直接正面吃鐵頭槌,還好我還留了一手...」陳程捂著後膝窩緩慢的步向道場門口,

  當初大前輩鴞岳指出陳程的缺點就是只管一股熱血的出招,被破解後就會面臨無法脫身的絕境,所以特地傳授了一手『金蟬脫殼』的步法給陳程,也因此陳程這次才能逃過一劫,但由於招式不夠熟捻,左腳還是扭傷了,

  負傷的陳程走到門口,發現尚羲大師已經佇立在門口等候,

  「哼哼,本大爺肯定是第一名對吧」陳程自信道
  「很殘念,小程你是最後一個」尚羲大師摸了摸鬍子回答道

  「蛤!?母猩猩就不提了,盛跟圖怎麼可能比本大爺快!?」陳程一臉崩潰的吶喊

  「咳,你做好變成木蘭花的準備了嗎,陳程」秋唐從尚羲大師左側的走廊走了出來,雙拳緊握蓄勢待發,

  「剛剛是妳聽錯了,我說地私..啊..鋪..嗚..」陳程還來不及找藉口就被秋唐用點穴戳到痙攣倒地,

  「活該,我就看你還能凹幾次,尚羲大師,既然最後的成員到了,可以公布下一道課題了嗎」盛拍了拍身子也從走廊中現身,相較於秋唐身上還有些許擦挫傷,盛基本上可以說是毫髮無損,

  「是也,眾弟子表現實在出色,展現了為師預期外的精采表現,尤其是盛,竟在為師未發覺之時已將白虎突襲心訣熟捻至這般界境,這次的分配真的是老朽失算了」尚羲大師面露悅色的看向眼前的三名弟子,


  「感謝師傅的讚賞,但是弟子有一事求解」
  「但說無妨」
  「弟子自認為自己僅花費四十分鐘令後輩投降,應屬於相當迅捷的成果了...」

  「四十分鐘,開玩笑吧,我打了兩個時辰耶,兩個時辰耶」陳程一臉不可置信的看向盛,

  「嗯咳,因為程你實戰經驗實在太少了,才會花費那麼長的時間,以上。那我繼續說下去了,可是弟子抵達時,您說...圖已經先去處理其他任務了...,可否請教,他一共花了多少時間?」

  「比四十分鐘更短...那不是三十五分鐘左右,難不成是三十分!?」陳程一臉更加崩潰的看向尚羲大師,


  「呀,這個啊,為師確實相當意外,熊崽子的對手說不定是你們之中最難纏的了,...,因為我還讓一名年長的弟子混入其中...咳」尚羲大師說道,一面走向飛鷹亭的橋上佇立,

  「也因此,為師亦無法判別是從何時...錯判了熊崽子的功夫底子了,在觀察他在與對手交手瞬間,便運氣將氣力集中至掌心,凝神集氣僅在一瞬之間...」尚羲大師回想著當時的情況,

  「即便是如同為師般老練的氣功師,也是經過數十載的修行才能達到這一氣呵成的界境,而熊崽子更是大破為師的眼界,進入交戰後,其餘弟子依照老朽的要求,向著熊崽子的弱點...也就是底盤...發動配合極佳的連續攻勢...老朽深信,此等攻勢即便是焦名樓,也非得陷入使出拿手絕活『御風踏』來迴避才是」

  「然而熊崽子僅透過些微步法的移動,便將狂風般的攻勢盡數瓦解,就連老朽的底牌,也就是你們師兄...在這瞬間會朝本來無法迴避的死角發出的迅雷擊破也被架開,實在令老朽看的目不轉睛」
尚羲大師讚嘆道,

  「也就是說...」

  「是的,如你所預料的,盛,熊崽子不出十分鐘,便結束了這場訓練,還制伏了實力僅次於焦名樓些許的前輩」

▅▅ ▅▅ ▅▅ ▅▅ ▅▅ ▅▅ ▅▅
set 1-8

  「施什麼,我聽不清楚」陳程直接裝傻
  「十...十分鐘..」本來毫無在乎的秋唐瞪大眼睛看著大師
  「是不到十分鐘」盛毫不掩飾自己失落的神情呆坐在地上

  「叛徒」陳程說
  「明明我們四個是同期生,感覺現在完全被海放了」秋唐接著說
  「不久前明明還一起把酒言笑的,可惡的圖竟然自己偷練」陳程怒喝
  「酒什麼?」盛轉頭露出戲謔的眼神
  「九九重陽啦,哈哈哈」陳程繼續裝傻


  「好了,為師也給你們相當足夠的休息時間了」尚羲大師揮了揮手示意要弟子們安靜,

  「他們兩個還好說,我出來還不到二十分鐘耶」陳程一臉不公平的看向尚羲大師,

  「十分鐘的休憩已相當充裕,陳程、秋唐、盛」尚羲大師無視了淚眼汪汪的陳程,叫喚了眾人的名字,

  「在!」
  「你們的下一道課題便是...」
  「與焦名樓一戰」

  「沒良心」
  「太過分了」
  「這難度不只是翻倍而已吧」

  「一位挑戰者接近了,喔不,是三位」飛鷹亭上一名身材壯碩的熊貓人單腳站立在屋簷上,他的名字是焦名樓,是目前尚羲訓練營中的第一把交椅,無論在刀法、拳術、棍術、掌法、氣功皆無人能及,

  「那我們誰要先上?說真的,我負傷最重,拜託讓我墊底」陳程用哀求的眼神看向其餘兩人,
  「我也不想當先鋒,所以,盛盛 <3」秋唐轉換成嬌弱模式看向盛,
  「唉...我知道啦,我先上吧」盛看著身旁兩人,無奈的從口袋中拿出預備好的手指虎,全神貫注的往前走去

  「先等等,尚羲大師有交代」焦名樓看著一副蓄勢待發的學弟朝自己跨步前來,出聲喝止了他,

  (那位焦名樓也有慌張的一天,難不成我也達他與他一戰的程度了嗎)盛一邊心想一邊停下了腳步,

  「大師說...」
  「你們三個一起上也無妨喔」焦名樓笑道

  剎時盛心中一把無名火燒起,怒火消磨了盛的理智,怒氣鼎盛的盛決定來個先發制人。
  第一手便是令敵人無法反應的猛虎爬山式,在先前的訓練中,盛用這一手迅速撲向弓箭手,打亂敵人的陣型後再逐一擊破,這手法不曾失手過,敵人一慌便會露出破綻,接下來只要進行不斷的猛攻,就算是焦名樓也不可能守得住。

  「笨蛋,那會正中他的下懷啊」秋唐大喊,

  「什...」當盛聽到秋唐的喊叫聲,不可思議的景象便出現在盛眼前,焦名樓本應無法閃避的巨大身軀,像空氣般憑空消失,當盛在次有感覺的時候,已經是背部吃了一發肘擊的狀態了,

  「『陽炎』*(4) 那是焦名樓學長的拿手絕活啊,盛盛你這頭豬」秋唐看著盛意料之外的莽撞,不經扶額抱怨,


  「不行了,硬拚吧陳程,等等我直接突入,你自己找時機支援我,盛盛應該在幾十秒就會恢復意識,那時我們再聯手制伏學長」秋唐迅速分析了情況並向陳程下達了指示,

  「來吧,可愛的學妹,讓學長教教你,何謂等級差」焦名樓依舊一副輕鬆的神情看向後輩們,

  「就算你說我可愛,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武器...武器...有了...雖然這樣攻擊力應該不太夠...呼....英勇躍擊!!」語畢秋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出陳程腰間的單手劍刃劈向焦名樓,看著焦名樓還未起警戒,秋唐打算來個出其不意的突擊,

  「唉,等等,那是我的刀耶,這樣我要怎麼用二刀流啦」陳程抱怨,但是秋唐已經衝出去了,也沒辦法說什麼了,於是默默隱消身形進入潛影姿態,

  「喔吼,有夠直接的學妹,不過學妹以為學長不帶武器的嗎」說時遲那時快,秋唐猛烈從空中劈來的劍刃被焦名樓手上黑銅色細長的物體給擋了下來,

  「居然是菸斗...而且這硬度,是特製菸斗嗎,這力氣也太大了吧」秋唐看著自己用怪力也無法撼動其分毫的菸斗,焦名樓更僅僅是用單手就接住了自己的突擊,

  「沒錯,這就是我的專屬武器:焦土,他的特點可不只是硬,還有些有趣的用法呢,讓妳瞧瞧吧」語畢,焦名樓一個掌擊擊向秋唐的劍柄,並讓其後退好幾步,隨之高速揮舞黑銅色的菸斗,

  『磷火霧藏』

*

  伴隨著焦名樓喊出招式名稱,黑色的煙斗噴發出令人伸手不見五指的霧霾,瞬間霧氣壟罩整個飛鷹亭,

  「可惡,什麼都看不見了,旋風斬..嘖,旋風斬-旋風斬--,不行呀,完全無法劈散霧氣,而且只有一把單手武器根本無法使用完整的技能...」秋唐看著視野逐漸被霧氣埋沒,嘗試使用技能驅散霧氣,無奈秋唐沒有完善的武裝,所做的攻擊都只是白費工夫,

  (學妹完全沒有學習失去五感後的對應方式呢,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太過頭啦,啊,算了,反正老頭子的命令是讓他們體會到實力上的差距,我就算全力以赴也不會被罵的吧)隱身在霧中的焦名樓心想,

  (是時候該讓學妹也躺下了,踏霧襲...)焦名樓擺起架式,準備襲向秋唐

  「前輩以為只有你能在霧中移動嗎?」一記刀光從焦名樓脖子旁劃過,

  「哼,是只有一把武器的小鬼嗎」焦名樓因為自己的鬆懈而懊悔,但也立刻重新調整姿勢,再次進入備戰狀態,

  「身為一名影俠*(5)志願者,隨身攜帶六把刀也是基本常識吧」語畢,一連串到刀光在焦名樓身旁劃過,雖然無法傷及焦名樓半毫,卻令其焦躁了起來,

  「嘖,我竟然在自己的招式中被壓制,看來也有點放水放過頭了,該稍微認真一點了...」焦名樓一邊防守陳程接連不斷的攻勢,一邊將真氣集中到丹田,

  「要來了嗎」

  『御風踏!』伴隨著焦名樓一聲大吼,煙霧瞬間消散無蹤,本來還佇立於地面的焦名樓現身在半空中。

  焦名樓熟捻的將氣運往腳部,藉此做出超越常人的跳躍力,但御風踏不只是脫離戰場的招式,其精隨在於使用者全神貫注的腿力,一但從空中落下便能撼動大地,使得周遭數十碼的敵人無法正常站立,

  而焦名樓也打算使出這招拿手絕活來結束這場訓練,但就在這時...

  「就是現在!!『暗影襲擊- 燕返』」
  『終之舞-伴花落』
  『虎登嶺巍』

  「阿呀,都醒啦,這可不太妙囉」

●註4 陽炎:防禦性招式,藉由超快速的步伐製造出殘影誤導敵人,讓敵人以為絕對能擊中的攻擊實際只能打中殘影。
○註5 影俠:熊貓人中盜賊系職業的別稱。

▅▅ ▅▅ ▅▅ ▅▅ ▅▅ ▅▅ ▅▅
set 1-9

  「報告老爹,我回來了!這是您要六袋山茸菇」圖從後門回到第二道場的門口,手裡提著好幾袋剛從訓練營峭壁摘下來的香菇,

  「擱在那就好,待會奇米會自己來取」尚羲大師坐在看台看著天鷹亭的激戰,

  「唉唉,盛他們已經開打了,為什麼不等我呀,感覺我好像被排擠了耶」圖也望向天鷹亭的方向失落的說,

  「說到不等人,你有資格怪罪他們嗎,是誰兩三下就把學長壓在地上求饒的」尚羲大師晃了晃手中的茶杯問道,

  「說到這個老爹你真的太壞心眼了,汛指學長已經是登峰造極的拳術家了,你還讓他跟學弟一起圍毆孩兒」圖一邊抱怨,一邊沏壺新茶,

  「但小圖你還是勝過他了,三日前,你的身手根本沒有這般俐落,這兩日內.....你究竟經歷了什麼,可以向為師...向為父解釋解釋嗎」尚羲大師明明提出疑問卻沉靜的接過圖手中的茶緩緩喝下,

  「這....嗯....這件事....孩兒真的有著無法說明的難言之隱,還望老爹見諒」圖也知道自己無法在瞞下去,畢竟在前一個時間線經歷了無數場戰爭的圖,無論是心法亦或是吐納之道都早已練至爐火純青,宛如呼吸般自然就能使出來,對於同樣將此道修行至登峰造極的尚羲大師不可能看不出這點,

  「也罷,待你終有一日,願向為父坦白」看著圖沉默的神情,畢竟尚羲也扶養了他二十餘年,心理清楚這孩子堅持不說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吐實的,

  「就在我們閒聊之際,他們也結束了呢」
  「蛤,我都沒看到耶,可惡...」

▅▅ ▅▅ ▅▅ ▅▅ ▅▅ ▅▅ ▅▅
set 1-10
  「無恥...」
  「太誇張了啦」
  「等級差距太大了」

  「吶吶,學弟們,你們不會真的覺得我會放任自己那明顯的弱點不改善吧」焦名樓拿著樹枝戳著倒在地上的三人,

  「來挑戰我的白痴都以為只要引我使出御風踏,就能突襲在空中毫無防備的我」焦名樓一邊說著,一邊把三個人抬到天鷹亭下放著,

  「在...空中使出...那種..誇張的巨大 鶴旋踢...」盛摀著胸口說道,回想當時,盛假裝被打趴在地上,實則用手指跟陳程交換暗號,一邊利用陳程的揮劍聲掩蓋指節發出的聲響通知秋唐,這是與圖四人一起修行時訂下的暗號,雖然現在四缺一,但是三個人還是能發揮出相當完美的連攜,

  就在陳程逼焦名樓使出御風踏而露出破綻時,三人同時使出最強招式襲向無法閃躲及防禦的焦名樓,按照計畫,就算無法擊倒他,也能令其受到相當程度的傷害,沒想到卻...


  〔愚蠢至極,當真以為我毫無防備嗎,『真迴龍鶴旋踢』!〕

  本應使用在強大落地踢的腳力,僅只是一個側身便改變姿態,變成在空中使出高速迴轉的踢擊,反倒換成衝刺向上的盛等三人無法迴避,均被擊中胸腔、腹腔、頭部等要害,全員倒地不起,

  「好了好了,別廢話了,我本來不打算出重手的,誰叫你們來這招的,被我的普通鶴旋踢踢中本來就要在床上躺一個月的,你們可是硬生生吃下我加強過的真迴龍鶴旋踢,沒立即休克已經很了不起了」焦名樓一邊抱怨一邊疏導簡單的霧氣替三人進行緊急處理,

  「你們還沒學習吐納法,無法疏導體內真氣治癒身體,看來有段時間是動不了阿...然後我大概又要被罰寫經文了,衰阿」

  「那到不一定喔,焦名樓學長」
  「唉,我竟然沒發覺到你接近,身手相當不錯喔,學弟」


  「唉嘿,多謝誇獎,不過他們三人的治療可以交給我嗎」
  「請便」

  『多重舒和之霧』『回生迷霧』『生氣勃勃』圖將真氣凝聚在手中,雙手上下併攏,以太極之勢成三道弧線劃出,伴隨著圖手臂的舞動,綠色的治癒氣息從圖的丹田噴發出來圍繞著三人,隨著手指細膩的引導,霧氣進入三人體人激發他們自身的自癒能量,

  「居然是織霧師,我可沒聽說老頭子有培養出這麼優秀的治療學員了,敢問師弟大名」看著眼前的景象,焦名樓不經佩服眼前後輩的技術,操作霧氣,雖然高階的武僧訓練員多少都會接觸到,但最終也只能做出簡單的收放來治療皮肉傷,

  即便縱觀漂流島兩百五十年歷史,能如此細膩操作治癒霧氣的熊貓人也極為罕見,真要說大概只有一百多年前的雲庭長老能辦到了,

  「拙技而已,還請學長不要見笑,在下名為圖,圖.尚羲」圖收攏霧氣後自我介紹,

  「阿,老頭子那個愛惹事的養子,沒想到是培養成織霧師嗎,老頭子也不說一下,這等奇才還想早日交流交流」焦名樓搓了搓下巴的鬍子,看著眼前的小夥子就是那個全訓練營都知道最愛混水摸魚的傢伙。但是總感覺跟傳聞不太搭阿,這種細膩的技巧莫要說數年,數十載修行都不一定能成型,這根本是超努力型吧,

  「我真好奇我名聲到底臭成什麼程度了,嗚嗚,不過在下並非專業的織霧師,只能算是業餘的,現任職位是塔牛*(6)」圖解釋道

  「那種技巧還說不是專業,降個層次而言,也已經是長老級別了好嘛,而且如果你是修行塔牛派系的,要這麼熟捻霧氣操作更是困難,所以別謙虛了,你頂多能自稱自己是複合型的學員」
  「況且,既然你是修行塔牛的,根據淺規則來說,咳,也就是說...你"也"偷喝了那個對吧 唉嘿」
  「別講得這麼明啦,學長」
  「叫我焦名樓就好,從現在起我好是好酒友了,圖」


  「嗯~~現在我的危機(罰寫經文)也解除了,圖你是來帶朋友回去的嗎」焦名樓問道,

  「算是吧,天色也不早了,學長也一起回寢室休息吧」
  「好咧,還有,都說了叫我焦名樓就好,別那麼見外,我們可是有共同秘密的兄弟了」
  「阿」
  「怎麼了嗎,有東西忘記帶?雖然我記得你空手來著的」
  「老爹..尚羲大師說」
  「要我也跟你切磋一輪」
  「嗯...好唄,我是沒關係,不過,你治療了他們三個不會耗盡元神嗎」
  「是有點,現在身子真的很虛,不過這點學...焦名樓大哥也是吧,你也耗費自己不少的元神幫他們治療了吧」

  「麻,說的也是,我們是相同立場呢,那各就各位吧,來場君子之爭」(還是加了敬詞,算了,不找他碴了,一時之間要改也挺難的吧)焦名樓移向天鷹亭右側說道,

  「以武會友,以拳交心」圖往天鷹亭左側移動回應道

  「這不是老頭子的口頭禪呢,看來圖你開始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流派了....不過我認同這句話,來吧」雖然從圖口中聽到陌生的語句,但焦名樓並未放在心上,

  (呵呵...其實是從雪遜爺那學來的說)圖默默心想

▅▅ ▅▅ ▅▅ ▅▅ ▅▅ ▅▅ ▅▅
set 1-11

  有了先前大意的案例,這次焦名樓開場便全神貫注,使出威壓姿態,而圖也不落人後,雙腳微開成75度角彎曲,雙拳收攏至腰間,擺出萬應態勢

  (尚羲流塔牛連步法嗎,還真的是修練塔牛派系的)不過塔牛是專精防禦的派系,相較於御風流派的焦名樓來說,其實是穩穩地佔了上風,且不論技術含量及修為,要靠塔牛招式擊破御風武僧完全不可能,

  (但是,輕敵乃戰鬥的大忌)雖然分析了兩邊的架式,焦名樓仍沒有卸下任何防備,全神灌注緊盯著眼前的學弟,

  剎時間,焦名樓注意到了圖將雙腳距離拉開,握在腰間的雙拳也成前後分開,焦名樓記憶裡塔牛連步應該沒有這個步法才對,這姿勢更像是...

  就在焦名樓思考的瞬間,圖的身影閃現到焦名樓懷下,左手一記勾拳揮出,擊中焦名樓的殘影,焦名樓也立刻使出左手拳擊的佯攻,實際上是右腿橫掃做為主力的急襲,但圖也一個箭膝擋下焦名樓的腿擊,順勢以雙手壓在焦名樓的腿上做出一記前空翻,

  看著滅寂腿撲空反被當成跳板的焦名樓也沒有亂了心神,在圖到達制空點後,焦名樓用力將右腳瞪地,迅速調整態勢用左腳使出翔陽腳,正常而言這樣的切換相當難辦到,但焦名樓早已將這個連攜練至得心應手,

  看到對手有條不紊的切換態勢,圖緊急將雙手高舉至胸前擋住了翔陽腳的急襲,但也因為防禦過慢在空中多翻轉了一圈,不過圖沒有浪費增加高度的機會,立刻修訂原本的計畫,改成出腿的姿態,一記斧頭腳往下重重一砸,

  發覺對手使出破綻百出的斧頭腳,焦名樓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佳機會,使用陽炎步伐閃開了斧頭腳的攻擊範圍,彎曲身子,站穩腳步,姿勢切換成尚羲流拳法,使出虎掌十二連擊襲向坐落在斧頭腳落地位置的圖,

  攻擊落空的圖,為了躲避對手的急襲,只能背對敵人並凝聚心神,感受空氣流動來判別對手的型對。就在掌擊快擊中之時,圖以毫釐之差將身子伏地,以雙手為支撐,順應著斧頭腳的姿勢使出秋風掃堂腿,而也如圖預期的,這個獨立開發的連攜焦名樓肯定無法立刻閃避,右腿的攻擊著實落在了焦名樓的左腿上,

  但是結果卻不如圖所預期的,焦名樓本該應聲倒下後迅空翻離場,但是在攻擊交錯的瞬間,圖的腿宛如擊中不動之軀,反而是自己因為一記痛感不小心移動了身體,進入了焦名樓的掌擊範圍,硬生生被擊飛了三十五碼遠,直到被樹幹卡住,

  「這也太硬,而且那不是御風步法吧」圖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瓜醒神,立刻重整態勢進入備戰狀態,

  「圖小弟發現了嗎,沒錯,這是尚羲流塔牛連步法第二式,群牛鐵定踏」焦名樓解釋,

  「而且圖小弟的第一手也不是塔牛連步法呢,是白虎突襲心訣吧,跟剛剛戴手指虎的小弟弟同派系的」焦名樓接著說

  「被識破了嗎,我還特地先擺出塔牛連步法一式來誤導的說,這個洞察力真是太可怕了,不過大哥也能使出塔牛連步法,也就是說」

  「沒錯,我跟你一樣的全系修行的高階武僧喔,圖」焦名樓笑道,這種興奮感好久不曾有過,全訓練營能與焦名樓交手這麼久的除了老頭子和講師們,也只有眼前這一人了,這種久違的熱血讓焦名樓再次感受到比試的愉悅,渾身熱血充斥全身,

  「雖然很想這樣一直打下去,但我們兩個今天都不在狀態上,下一招分出勝負吧,然後有天一定要在健全的狀態下再次交手」焦名樓提議,實際上剛剛圖一連串出乎預料的連攜讓焦名樓只能快速移動真氣來應變,在元神已經所剩無幾的這個狀態,焦名樓早就瀕臨極限了,

  「我同意,大哥實在太強了,比我想像的棘手幾十倍」(要忍著不能使出其他七十一派的招式的同時,還要撂倒他難度真的太高了,雖然原本的時間線,我跟盛他們一起被一拳打趴就是了,現在才能深刻體會到當時的等級差距)圖附和

  「只有幾十倍嗎,不過足夠了,接招吧!可別嚇到尿褲子,這是只有老頭子才看過的....」焦名樓帶點失落的回答,隨之將精氣全凝聚在丹田,

  【嘯轟御風踏!】

  伴隨著焦名樓的怒喝,周遭大地隨之憾動,焦名樓更像條雲蛟般直奔天際,全身纏繞著無數提煉的精華之氣,焦名樓熟捻的將氣收攏在腿部,宛如烈日高掛空中閃爍,以強大的氣勢向下噴發,

  而圖也沒錯失這個機會,雖然被先前的震波稍微震攝到了,但並沒有破壞圖的姿態,

  (如果要對付空中的敵人,就只能跟他一樣了...踏風.御空禪)圖調整完態勢,凝氣於腳掌,隨之躍向空中,

  (果然做出同樣的判斷嗎,是與那三人同期學習而造成的吧,真是可惜,看來亦要敗在同樣的招式,不,是更加強大的招式了)看著從地面追上來的圖,焦名樓一邊心想,一邊將體態打橫....

  【廻龍天鼎破】(如果是這傢伙,應該能守的住)焦名樓毫無不保留的使出絕技,



  【廻龍...升天破!】

  「什...」事情發展完全出乎焦名樓的預期,本來這招是絕對的初見殺,在空中看似毫無防備的狀態,藉由迴轉造成的離心力增加破壞力迅速向下突擊,還纏繞上的最強精氣,無論是速度、威力,哪項都是無與倫比的,敵人甚至連反應都來不及才是,

  而眼前的情況卻不是這麼回事,在那剎那,該使出『塔牛連步法九之型 - 不動金剛山』的學弟採取的行動卻是,以極為相似的動作,不,是更加精簡的動作,做出相同的踢擊抵銷,難不成是老頭子偷偷示範給他看過了嗎,不,這不可能,老頭子很遵守約定的,焦名樓難掩驚訝的神情,

  (糟糟糟糟 糟了...這招就是焦名樓大哥必殺技的完成版阿,而且這個時間點他應該還沒傳授給別人...)圖一邊懊惱著一邊調整姿勢落地,

  「嗚呼,只在我發招的那瞬間,就預判出了我的攻擊路徑和手法並加以調整嗎,徹徹底底的輸了呢」焦名樓提問,

  「不...不...不..這是...那個」圖又開始吱吱唔唔了起來

  「我投降,這場比試是你贏了,甘拜下風」焦名樓作出行武禮的動作爽快認輸,這是近五年來,焦名樓第一次認定自己徹底輸了,以往做為第一把交椅的他,莫說陷入苦戰,連拿出六成以上實力的機會都沒有,戰無不勝,如今再次體認到這些後輩們成長速度的可怕,

  「不不不,大哥,這有很多緣由的,請你聽我解釋」圖慌張的看著焦名樓說道,

  「你就爽快的接受事實吧,在你展現那高超織霧技巧的時候,我就該把你認定為強敵才是,是我疏忽了,況且你可是打敗了尚羲訓練營最強的我喔,這樣慌張會讓我也很沒面子的」焦名樓笑道,他不在乎輸了的這個事實,反倒說,他很享受這種久違的感覺,在頂峰無人能及的他,第一次有了自己還能更強的想法,

  「呃,好的,既然大哥都這麼說了」(我還以為會被當成使小花招的傢伙,我真的是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雖然之前真的對他懷恨在心就是了,打贏了還狂嘲諷人)圖默默接受了焦名樓的說法,

  「好咧,讓我們回靜心齋休息吧,記得帶上你的朋友們」
  「是,全聽大哥的」
  
●註6 塔牛 : 釀酒武僧的別稱,尚羲訓練營是禁止喝酒的,自然不會有任何酒之道的修行

▅▅ ▅▅ ▅▅ ▅▅ ▅▅ ▅▅ ▅▅
set 1-12

  饗岳堂,眾弟子們看著前方一桌氣氛特別凝重的組合,那是訓練營的宗師:尚羲大師、還有訓練營最強的學長:焦名樓、以及本屆四名最強學長姐所在的位子,

  陳程、秋唐與盛坐在桌子右側,而圖與焦名樓則坐在左側,尚羲大師坐落在前方的主位上,明明是相距不遠的座位,卻呈現出兩個世界,陳程這方全員低頭不語,皆是咬緊牙根懊悔自身的敗陣,而另一側,焦名樓拿起第五桶飯桶,啪刷刷的一下清空了它,而身旁的圖也是默默品嘗的美味的山茸菇湯,

  「吶,我說阿,為什麼就我們三個要跟學長打,圖卻逃過一劫阿」陳程抬起頭詢問,

  「對阿,如果圖也有跟焦名樓學長交手,就知道為什麼我們心情那麼低落了」秋唐附和,

  「...」(我不這麼認為,這不太對勁,如果真的只是學長一個人把我們扛回來的,為什麼我身上有圖的毛髮,他應該也有去天鷹亭才是。而且預期要三天才能恢復的內傷也痊癒了,這手法應該是圖的生氣勃勃,還比記憶中的更加熟練)盛默默地思考著

  「真想看圖被打爆的畫面」陳程幸災樂禍的說

  「阿嗯烏嘎吧」焦名樓發出了一陣怪聲
  「飯吞下去再說話,焦名樓」尚羲大師默默拿起山茸菇湯對著焦名樓喊道

  「阿菇,嗝,哈,圖小弟有跟我打阿,我還輸了耶」焦名樓迅速吞下口中的食物說道

  「蛤!?」
  「不好意思,學長,我剛剛聽不清楚,你是說圖跟你交手後輸了嗎」秋唐追問

  「不是,我打輸圖小弟了,他很厲害哇」焦名樓邊說邊從奇米手上搬來第六個飯桶,

  「...」
  「真的假的,神啊,拜託告訴我這是一場噩夢」

  「不...學長所言應該不假,陳程,你看你腰帶下方,是否跟我一樣有幾根圖的毛髮」
  「哇靠,還真的,圖你抱過我喔,矮爾」
  「屁,我是用扛的,誰要抱你這肥滋滋的臭熊貓」
  「你有比我瘦到哪去逆」
  「一群低級的男生」

  「所以以此類推,我們被擊暈之後,圖確實是有到場的」
  「這也不能證明他們交過手吧」
  「然後是這個,我身上這塊污漬,上面有些樹皮渣」
  「然後呢」
  「我們跟學長交手的時候根本沒撞到樹吧」
  「對」
  「搬運我們的某人,曾經跟另一個人打的有來有往,而且還被打飛撞到一旁的樹上,當時卡在上面的樹屑在搬運我的時候沾到我身上了」

  「而我們昏迷前只有學長在,我跟你身上又有圖的毛髮,以此類推,他們兩個在我們旁邊切磋完,並一起把我們扛了回來」

  「精骰精彩,用手汁虎的小替弟,全補猜中了耶,要不要改行當蒸蛋」焦名樓邊扒著飯邊說
  「您是要說偵探吧,學長,還有,吾輩的名字是盛,盛.秋風,不是手汁虎小弟弟」盛回答道

  「飯吞下去再說話,別讓為師說第二次,焦名樓」
  「菇嗯,是,小的不敢再犯了」


  「話說回來,圖竟然能打贏學長,太不可思議了真的」看著緊張的氣氛,秋唐趕緊補充道,

  「我也覺得不可思議,大哥太強了,而且那結果正確來說是平手」圖一邊盛著第二碗山茸菇湯邊說,

  「平手也很強了好嗎,我們三人面對學長可是毫無招架之力」秋唐說道,
  「別忘了這叛徒可是十石..十..分內結束第二訓練,背叛者」陳程咬牙的說,
  「還有大哥是怎麼回事,你什麼時候跟學長這麼熟的,說阿,背叛者,我們兩個友宜的小船今天翻船了,我跟你講」陳程接著說

  「別這樣啦,我們不是超級好麻吉嗎,偷跑個幾步也要吃醋吃成這樣,醋桶子耶」圖優雅的喝著山茸菇湯回答,

  「好麻吉你個頭,什麼幾步,你根本海放人家了,我不依我不依啦」陳程作勢要哭鬧的模樣,
  「幼稚」秋唐直接無視了身旁的公熊貓也盛起了一碗山茸菇湯,
  「不過圖真的進步神速,現在的你感覺令我難以望其項背了」盛說道,不過天賦這種東西本來就很難形容,只是圖的修行剛好在此刻開花結果了,盛是這麼認為的,

  「盛你也不遑多讓,依你現在的技術,應該已經羨煞八成以上的後輩了」(我當時也是忌妒的很)圖回應,
  「汙垢圖小弟跟你們實力差凹多的喔,根本普通及」焦名樓邊嚼著青江菜說,
  「(小聲地說)大哥,拜託你別開嘲諷阿」
  「焦名樓!」尚羲大師怒瞪著焦名樓
  「菇厄,我馬上吞下去」焦名樓迅速吞下口中的食物

  「唉...算了,老朽就不在提了,況且,你到底要吃多少桶,那已經是第十桶飯了吧」尚羲大師扶額看著眼前的空飯桶
  「可是圖小弟真的很厲害啊,我好久沒有打的這麼爽過了,運動過後就是要補充營養,這也是師傅教導的不是嗎,奇米,再一碗」焦名樓回答道
  「報告學長,伙食坊沒飯了」奇米回答道
  「蛤,可是我還想吃耶」焦名樓摸了摸肚子唉嘆道
  「廝這...焦名樓」尚羲大師久違的面露青筋
  「在」
  「你明天下山給我去戴洛打雜,沒換回兩車米不許回來」
  「蛤,可是」
  「不許頂嘴」
  「喔,好吧」


  「陳程、秋唐、盛」
  「在」
  「關於這次的試煉...」

  「弟子深知令師傅失望了,弟子向師傅降下罰則」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弟子們也莫憂愁,為師從頭到尾只要你們與焦名樓一戰,未提及過要你們取勝,故為師並不打算責罰你們的,反而是...」尚羲大師示意要三人抬起頭,

  「那...」
  「這次的試煉你們都合格了,表現得非常好」

  「耶~~~」陳程第一個跳起來歡呼
  「嚇死我了」秋唐拍了拍自己高速跳動的心臟
  「...」盛則是一言不發的呆坐在位子上

  「倒是熊崽子你一而再的大開為師的眼界,對你老朽無話可說」
  「不公平,我要抱抱」
  「都幾歲了還撒嬌,你就不怕在其他弟子前丟盡顏面嗎」
  「不怕」
  「好吧,不給你獎賞也說不過去,過來吧」
  「耶~~」
  
  「明早你們四人,到大正殿來找我」尚羲大師單手抱著圖向弟子們說道,

  「謹遵吩咐」

  「就這樣吧,回各自的寢室休憩吧,調養好身子,你們的最後的試煉才正要開始」

------------------------------------------------------------------------------------------------------------------------
第一章到這  第二章還在寫 但我好懶(被毆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99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魔獸世界:潘達利亞之謎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夜狼
這抱抱也太黑了吧T_T

08-24 16: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24653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不同的路(魔獸世界二創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科幻長篇】《台東超載》-38:空集合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37119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