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APH另有隱情的兔子先生(五)

作者:daphne│2020-08-20 20:42:00│巴幣:0│人氣:131
17.
時空之門,樣貌相當奇特,是一個人高、3個人環抱的巨型樹幹,樹幹中間有心型的樹洞,心型樹洞上方有個圓形的凹槽,我心裡真心覺得它應該被稱作時空樹洞。
女王走回了審判席。
本田菊先生原本讓人感覺對任何事情索然無味,但是現在,他看向時空之門,眼神重新有了希望的光輝。
「路德君,你是同意全部的人回來對吧?連她也是,沒錯吧?」本田菊回到庭上,側身,認真的對路德維西詢問。
「是的,本田,全部的人包括林曉梅,畢竟我不希望有任何的疏漏,我會允許她暫時擁有紅心花牌的資格。」路德維西說。
「曉梅,太好了。」
本田菊從喜悅的情緒回神後,發現大家都很驚訝他的表現,本田菊臉紅的假裝咳嗽幾下,又回到沒有什麼波瀾的嚴肅神情。
「萊維斯,把門開啟吧。」路德維西說。
「這個…我…」萊維斯一副難以說出口的表情。
「怎麼了嗎?」路德維西說。
「鐘錶不在我手上。」萊維斯豁出去的說。
「你不是變回白兔了嗎?鐘錶怎麼沒有連帶歸還,難道?」
本田菊來不及要求士兵阻止基爾伯特,他行動早已搶先,時空之門旁的士兵們已經被擊倒,他踏上了我和萊維斯面前的餐桌,我被他拉著,一起跳進了樹洞。
「基爾伯特!」
「愛麗絲!」
 
聲音在進入樹洞後變得相當遙遠,樹洞裡是別樣的世界,天空是整片的銀河,我們踩在綠色的草皮上,四周有金屬製的高牆,這些牆四處延伸看不到盡頭,偶而會聽見遠處傳來地震般的移動聲,空氣中飄浮著許多扭曲的時鐘和氣泡包覆的食物,從時鐘之裡,我彷彿聽到熟人的竊竊細語。
「愛麗絲,把鏡子拿出來吧,這裡是會不斷變換路線的無限迷宮,沒有路標,走錯路,越走越偏就麻煩了。」基爾伯特說。
我沒辦法專心聽他說話,時鐘裡的私語,讓我想過去一探究竟。
 
起床了,午覺要睡到什麼時候啊,醒醒啊,愛麗絲。
 
真是的,再不起來,姊姊我就一個人出門了。
 
「姊姊…」
「愛麗絲!拜託了,妳現在還不能回去妳的世界!他們需要妳帶回去紅心國,少了妳,她們就無法往回走了。」
對...我答應過白女王...也向紅心國王保證過了…我也希望費里先生能和家人團聚…
 
「放心,在完成我的承諾之前我還會在這裡的。」愛麗絲笑著說。
「妳真是個好孩子,長大後也一樣善良。」基爾伯特感嘆後,微笑著,接著說「世界是由多重的空間構成的,不同的時空,可能會出現同樣的人,彼此平行運行不會重疊,然而當其中空間裡的角色錯位,或是空缺,相同的存在會偶然間走入平行時空彌補一時的混亂。」
「你的意思是我來到的撲克世界不是夢,而是平行時空嗎?所以等一下我們去到的地方,我會看到一樣的我嗎?」
「哈哈,腦袋動的真快,基本上應該會是如此,不過妳比較特別,會許是雙生子的緣故吧。實際上,妳早就見到了,與妳平行存在的人,KAsesatse妳猜猜看,究竟是誰吧?」
「恩…難道我跟她擦肩而過了嗎…目前遇見的女生只有伊莉莎白,我不可能和伊莉莎白一樣,她既漂亮又優雅。」
「恩…不是伊莎,你猜錯了。奇怪…本大爺怎麼想不出她優雅在哪裡,算了,愛麗絲,妳要本大爺給點提示嗎?」
「等等,我再想想。」
我把鏡子交給基爾伯特先生後,跟著他走時,我努力的回想見過的人,怎麼回憶,還是沒有一個女生跟我很像啊,舉白旗,不想了啦。
我們依據鏡子反射的光輝,走到了一個大湖邊,光輝指向了湖的中心。
 
18.
天地一線的湖面很美,天空星光燦爛,湖裡也有著一片星河相輝映。
在我欣賞完這片奇景後,基爾伯特先生坐在湖邊的草地上,他的西裝外套攤在地上,上頭放了很多甜點,一點也不在意甜點弄髒了外套,不拘小節的他要我一起坐下來吃晚餐。
「晚餐時間了,渡湖前休息一下吧。」
「哇~有黑巧克力蛋糕和西西里乳酪捲耶~」
「很棒吧!本大爺也很喜歡這兩款甜點。」
愛麗絲用叉子吃了一口黑巧克力蛋糕,幸福的說「巧克力的濃郁口感,實在太好吃了,如果能配上咖啡就更絕配了。」
基爾伯特從飄過的氣泡中拿出了咖啡壺和杯子,倒給咖啡的給愛麗絲,他說「給妳,本大爺早準備好咖啡了。」
「耶?」
原來他之前當白兔的時候,有負責將食物投入時空之門,他淘氣的戴上有兔耳朵的高禮帽,還打開懷錶鐘假裝著自己是白兔,笑著問他是不是比萊維斯更好看,問題你們兩個是不同風格的可愛啊,我脫口說了他可愛,他抱怨的說他是帥氣,反而讓人不由自主的嘴角上揚。
「雖然偶爾嘗試其他人的風格,不過本大爺可不會因此沉溺在他人的角色中忘記自我。」
基爾伯特把兔耳高禮帽隨意地拿下放在一邊,他頭上既沒有兔子耳朵,也沒有貓耳朵,是一般人的耳朵,他輕鬆的笑著問我,路上問的謎題解出來了沒,我沮喪地說想不到。
他帶著笑笑貓的調皮笑容說「本大爺早想給你提示了,不過現在給也不遲,妳肯定一下子就會想通了,在平行時空有可能遇見不同性別的自己。」
「不同性別的自己…不會吧…難道是費里先生!?他跟我一樣是雙胞胎,姊姊當瑪麗安沒有被認出來,該不會也是吧。」
「答對了~老實說本大爺想到那時候在鏡之森林,你們兩個一起躲在樹林裡,做出一樣會犯傻的事情,感覺實在太有趣了KAsetsase,記憶融合後,想到就覺得實在太好玩了,兩個人都沒有想過熄燈再躲KAsetsase~」
「基爾伯特先生不要再笑了,太欺負人啊!」
「好好,本大爺不笑妳了。」
他說他已久以前,在姊姊來到這個世界以前,在鏡之森林找到他另一半的靈魂,融合以前鏡子裡的他,跟我說我忘記的責任是什麼,失去記憶時覺得責任沒有重量,記憶回來後知道這重量壓在肩膀上沒有離開過。
擁有權力,相應的需要負擔的責任與義務,怠惰於付出,僅僅是享受權力帶來的成果,是犯罪無誤。
「本大爺必須在弗朗西斯的魔法解開之前將失落在時空樞紐的人帶回來不可,這就是本大爺在時空亂流,找妳再次來到撲克世界的緣故。」
「我能做什麼呢,我沒有什麼神奇的能力吶…」
「KAsetsase~別小看自己了,愛麗絲的善良和對家人的愛,就是最大的力量,這個世界的費里也一直是這樣不可思議的人,回去的路上帶著懷錶和鏡子,妳和費里,妳們兩人的祈願會成為迷途中的道路。」
「我會努力的!」
「乖孩子,現在,先好好吃飯休息吧!」
「好的!」
 
我的生理時鐘告訴我已經睡飽了,眼皮掙扎著張開眼廉,目光所及,星辰佈滿天際。
星光燦爛到伸出手,星星就能抓在手中一樣。
哈哈,結果抓到了飄過來的甜點了。
基爾伯特先生戴回了兔子耳高禮帽,正在捕捉漂浮的點心,而我現在捧在手上的是卡里諾(教父捲),恩…好香的麵包和奶油,恩…吃飽了才有力氣,嗚…肚子好餓啊,所以~開動吧~
「啊~真好吃呢~」愛麗絲吃下了一口卡里諾捲,嘴裡有食物,也無法止住對美食的讚美,她忍不住讚嘆。
「居然!等等───!」
已經來不及阻止了,愛麗絲一口、兩口、三口把卡里諾捲吃光了。
「好好吃喔,咦?怎麼了基爾伯特先生?你的臉色好差,難道是卡里諾捲很少想分一半嗎,抱歉,我肚子餓就先吃了。」
「…不是…唉,妳等一下變大可別驚慌失措,然後大哭啊。」
「變大?」
 
19.
話一說完,我的身型突然脹成一樓高!
幸好衣服會一起變大,怎麼回事,啊啊,怎麼辦…我變成兩樓高了…
怎麼又拉高,嗚嗚,我變成3樓高的巨人了。
「愛麗絲───妳能變得回來───別害怕───!」基爾伯特大喊的說。
「你保證嗎?」
「放心───本大爺保證───妳帶上本大爺───3樓高可以渡湖了───!」
「嗚,不行,我要堅強,好,我們走吧。」
愛麗絲把基爾伯特放在肩膀上,小心翼翼地踏出步伐,往鏡子指示的方向走去。
「中段的路最多淹到肩膀,不要害怕,繼續往前。」
「走路好浮,基爾伯特先生小心抓住我喔。」
「本大爺會顧好自己,妳好好注意平衡就好。妳做得很好,專心就會成功。」
「是!」
 
終於登陸了,有好幾次差點失去平衡,總算走到了。
他給了我3顆糖果,實在太神奇了,每吃一顆身體就縮小一樓高。
太好了~吃完3顆,我回到了原來的樣子~
 
鏡子指示的光線指向了一位女性,她正熱情地對我們招手,也有好幾位男士,其中一位戴眼鏡的男子偷偷擦了眼淚,然後他們迎接了我和他,是因為指示的光線嗎?感覺他們就是在這裡等著我們到來。
「您真的和愛麗絲一起來了,4天前夾在點心裡的字條,您寫的’回家’是真的。我們沒有真的被遺忘。」愛德華感動中,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說。
「對不住啊,過了五年到現在才來。還有別用敬稱了,本大爺現在可沒頭銜,犯下的錯誤也不值得你如此。」基爾伯特拍了拍愛德華的肩膀說。
沒想到,那位叫愛德華的人直接抱住基爾伯特耶,還有他突然長出了貓耳朵和尾巴!
旁邊兩個美少年(女?)也圍過來,擁抱慶賀。
「本田先生…終於能團聚了…」
我站在林曉梅旁邊,聽到她小聲的低語,我也因為大家情緒,牽住她的手,信誓旦旦的說「放心,我們一定能走出時空樞紐。」
「曉梅美人,我們一定能回去,基爾伯特可是出了名的守信用,還有安東尼奧那煩人傢伙,肯定會因為本人我不在,煩到紅心國不能安好,真是麻煩,超級不想見到他。」羅維諾口不對心的說。
恩…他講話方式真彆扭,真不愧是平行世界,語氣跟姊姊好像吶。
 
因為我全身都溼透了,曉梅姊姊她帶我去換掉濕掉的衣服,島上聚落裡的房子跟現代的設計一樣,甚至屋裡有電器和電腦,品牌標示幾乎都是阿爾和本田,電腦桌上有攤開的書信,信紙邊緣有時常攤開所造成的紙張皺褶,那每一個痕跡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思念。
一定要讓她順利回去,希望彼此思念的人們能夠重逢。
 
換好衣服回到大家聚集的廣場,我發現大家跟愛德華一樣身上多了不少特徵。
 
菲力克斯先生正扇開有複雜設計的華麗扇子,朝托里斯背後的蝴蝶翅膀狂搧風,托里斯一副受不了的樣子,認真的勸說玩得起興地菲立克斯停止玩鬧,但是對方一點也沒聽進去的樣子。
 
獨自一個人在廣場圈外的羅維諾哥哥,也多了灰色圓形耳朵,感覺他在獨自生悶氣。
有貓耳朵的愛德華先生,看起來好像被什麼事情震驚到了,尾巴整個炸毛了,正在擦眼鏡思考人生。
基爾伯特先生沒有像平常一樣帶著壞笑,反倒是沉默地看著回去的方向。
 
對了…該不會他坦誠了和安東尼奧先生同居關係,修羅場啊!
難道是基爾伯特向哥哥宣戰嗎?
然後,該不會哥哥不想承認自己的想法,又逃避,然後獨自生氣,氣自己喜歡的人被搶了嗎?
等等,我還沒確定哥哥他是同性方面的喜歡安東尼奧!
恩,實在太令人好奇了,馬上來問吧~
 
「哥哥,獨自一個人不好喔,也別把心事藏心裡了,是因為安東尼奧先生的事情嗎?」愛麗絲說。
「我的私事,費里你少管我啦!啊...愛麗絲…抱歉,我在想事情沒抬頭看,把妳誤認是我家的笨蛋弟弟,那些時鐘總是會讓人錯亂。」
接著,羅維諾哥哥擺出帥氣的表情說「美女的關心,本人我很高興喔,我絕對不是因為區區安東尼奧的事情,讓我需要空間獨處。更何況,這裡有了愛麗絲,那樣的事情不值得一提,本人想認識,想了解的是,將帶領我們回家的美麗人兒。」。
「噗那真是我的榮幸,能為先生您解憂。」愛麗絲故意回應在鏡子前練過的微笑。
 
幾分鐘後,愛麗絲對羅維諾坦承平行世界的事情,看他還無法消化資訊衝擊,留下了平行世界的哥哥獨自思考人生,她起身回去找基爾伯特。
我想知道回程該如何幫忙,接觸了羅維諾,找到相似的地方真的好多,實在是很想姊姊了。
 
20.
基爾伯特看我走過來,隨後像軍人一樣大喊集合,大家聽到後,帶了自己的背包,帶著回家的期盼,走回廣場中心,如果我沒有想起原本自己是誰的話,他們又會等上多久呢?
偷偷看向旁邊帶著剛毅表情的基爾伯特,想到在他沒有恢復自我前,有意無意地給了自己許多的提示,在三月兔家的時候、在鏡之森的時候和在最初見的他另一半靈魂的時候,他不會放棄他人,所以我也要丟掉沒必要的消極想法,好~專心~專心!
 
「愛麗絲,妳拿起時鐘後,回想妳的家人,以及妳想回家的心情。」基爾伯特說。
沒想到只要這樣就好。
旁邊的托里斯會意到什麼,點頭,說「人道的訴求,會將時間會引導回正確的歷史。」
「好。」愛麗絲接過了白兔時鐘,她閉上眼睛,不知道想到什麼,臉上揚起溫柔的笑容。
白色的光芒在愛麗絲前方顯現,光芒逐漸變大,出現閃電般的裂縫。
突然───
在基爾伯特身邊閃現了紅色光芒,出現又消失好幾次後
白光弱了下來
基爾伯特急迫地將雙手覆在愛麗絲握住的時鐘上,帶著痛苦表情的他,低聲禱告「願主寬恕。」
白光再次閃耀,裂縫上下左右延伸,碎開成一人能過的空間裂口。
菲力克斯率先走向前,站在裂口處,裂口飄出燃燒後的灰燼碎片,他帶著莊嚴的表情回頭說「神的光輝會引領道路,不論前方是荊棘或是低谷。你的懺悔,與行動,祂給予了憐憫。我們走吧。」
「菲力…」在托里斯還沒感嘆完,又被菲立克斯凹去當前衛,他要求他走第一個,托里斯再次苦命的聽話了。
基爾伯特要愛麗絲繼續拿著時鐘,等所有人都進入裂口後,他一走進,裂口立即就左右闔上了,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進入裂口的奇異空間,書本灰燼鋪成道路,道路邊種植著滴著紅漆的白玫瑰,紅漆滴落的地上,各種凹折損壞的紅心紙牌,染著紅漆,散落著。
除了我、哥哥和曉梅姐姐,其他的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凝重的氣氛蔓延在這詭譎的空間。
朝著前方的光芒一直前進,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走到終點,盡頭是三道門,暗紅色、黃綠色和暗橘色的門。
「妳有帶著本田的信件吧。」基爾伯特說。
「有帶,怎麼了嗎?」林曉梅說。
「妳站到黃綠色門邊吧。」
林曉梅靠近黃綠色的門後,門的顏色漸漸變成了白色。
「菲力克斯,他那時候還不夠成熟,本大爺不奢求你原諒他,看在依照約定,看在他失去有關本大爺的記憶,看在這5年來有別於過去的行為,你…」
基爾伯特擰著眉頭說到一半,驚訝地看到,菲力克斯自顧自地走到暗橘色的門前,顏色也轉成白色了。
「別小看本大人的器量~」菲力克斯說。
「哈,本大爺想多了。」
基爾伯特隨後走到暗紅色的門前。
門在白色和紅色之間不斷變換。
「他的詛咒仍然沒有解除,我不抱持他會改變的希望,但是至少詛咒有了變化。」愛德華說。
「無法接受事實,反倒選擇擁抱虛假的人,是永遠喚不醒的。他已經不是紅心國的人了,而現在的紅心國也不是過去的紅心國。詛咒會逐漸變弱。」基爾伯特說。
「基爾伯特先生,現在要等門穩定嗎?」愛麗絲問。
「不,我們時間有限。」
他拿下了他的禮帽,像是變魔術一樣從帽子裡拿出了紅玫瑰,放到了門前,他不情願地在眾人面前對著門說「你曾經得到過。」
語畢,門穩定的保持在白色,顏色沒有再次更動。
三道白色的門變成光粒消失後,再次出現時空裂口。
我們依序走了進去。
 
這是!
第一次遇見基爾伯特先生的地方!
 
「快來不及了,愛麗絲一開門,你們就快點過去!」基爾伯特喊道。
我記得剛剛門是從這邊錯過,會再次輪迴出現。
「來了!大家!我要開門了!」
 
開門後,大家都拉了身邊人的手,往前進。
除了最後甩開他人援手的基爾伯特。
「不───國王陛下───!」
「本大爺應當肩負,也無法回頭了。」
 
愛德華再次奮力的伸出手,想抓住他,卻已經錯過。
他如釋重負地笑了,人墜入了黑暗。
水藍的門關了起來,我們再次回到了紅心國的茶會現場。
怎麼回事?該怎麼救出基爾伯特先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89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ph|黑塔利亞|義呆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aphne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APH另有隱情的兔子先生... 後一篇:[普西]2021第一個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madeus0411
勉強之下的朋友關係是不是已到了盡頭,我真的很抱歉沒辦法當妳的好朋友,因為我喜歡妳啊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