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穿越時空的我不可能與妳相遇》6.約會和外星人表弟

作者:飛空動煙雪│2020-08-19 13:26:14│贊助:26│人氣:219


四顆隕石劃過天際,在穿越大氣層時摩擦燃燒,最後迅速的向下墜落,發出巨大的聲響...




「唉,發還是不發呢?」

早上六點半,徐舒穎晨跑的時候一直在思考這個艱鉅的問題,她時不時的拿出手機,看著裴文亮的手機號碼不停發呆。

雖然短短的一行訊息,就讓她想了將近半個小時,而且還一直沒辦法把這封簡訊傳出去。

「他會不會說今天很忙? 今天沒空?」

徐舒穎內心有些忐忑不安,考慮很久還是沒有結果。

上課的時候想這件事、搭公車的時候也想...

最後嘆了一口氣,徐舒穎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按下傳送鍵。

徐舒穎慢慢閉上眼睛,一回想起高中生活,她就忍不住想掉眼淚。

每當回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她就會到靶場練習射擊。

子彈貫穿目標的瞬間,彷彿能把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孤獨和悲傷驅出體外。

徐舒穎俐落的把子彈裝進彈匣、上膛,再度瞄準了靶紙。

砰。

正中紅心。

這個時候,徐舒穎口袋裏面的手機傳出震動,讓她忍不住放下手裏的槍。
徐舒穎匆匆離開靶場,帶著不安的心情掀開手機蓋...

「通訊錄」一行下面,只有爸爸和裴文亮兩個人的號碼。

只見裴文亮爽快的回了個「OK,準時到達」。

高興?

遠不止如此,是高興的快要哭出來了!

徐舒穎甚至想用機槍來表達內心的喜悅,她快步跑回家、打開電燈,看著一向空蕩蕩的房間,突然想起來她真的很久沒有和別人聊過天了。

「他...應該不討厭我吧? 不然怎麼會答應我的邀請呢?」

徐舒穎沒有一點自信的想著,她向後倒在床鋪上,頭髮像無數的風箏線一樣散落在被子旁,她轉身抱住枕頭,還是忍不住內心的喜悅的滾過來、又滾過去。
然後,她開始努力的梳妝打扮,最後戴上水手帽。

「他、他會不會討厭不會化妝的女生? 應該不會吧?」

徐舒穎走出家門,她特地早了半個小時來到學校餐廳,抱著內心的不安,躲在草叢後面用望遠鏡偷看,生怕下一個走過來的人就是裴文亮,而她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我站在廁所的鏡子前面檢查儀容。

有沒有口臭?

嘴巴吐出一口氣,聞了聞,哼哼,簡直完美。

雖然出門前也諮詢過夏帆的意見,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才對。

「嗯,今天到底要聊什麼比較好?」

我一看到約好的學校餐廳就在不遠的地方,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

初次見面,我們光是聊MRE的事情就聊了一整天,還試吃裡面據說可以放七年的牛肉丸子。

唔唔唔,那個味道,實在說不上好吃。

想著想著,突然看到一名令我十分眼熟的少女蹲在草叢邊,拿著雙筒望遠鏡不停四下張望。

「她在這裡做什麼?」我好奇地蹲在徐舒穎的旁邊,小聲地問:「喂,妳躲在這裡做什麼? 是有發生了什麼緊張刺激的事情嗎?」

一聽到我的聲音,徐舒穎嚇了一跳,她驚呼:「文、文亮?」

「噓,要是被目標發現就慘了,這可不是一般的埋伏作戰吧?」

我緊張的壓低聲音,盡量用她喜歡的軍事用語來對話。

「不是這個樣子...哎喲!」徐舒穎神情窘迫的說。

「什麼意思?」

徐舒穎有點懊惱地遮住小臉:「被敵軍繞到背後截斷補給線...我軍毫無防備,這次的作戰宣告徹底失敗。」

我聽到她這麼說,沮喪的搔搔頭:「不要把我說得好像敵人一樣吧...」

「不是這個意思...」徐舒穎拼命揮舞小手,她從剛剛開始就好像在戒備著我。

不過,今天的她也超級可愛的,我一直偷偷看著她白皙的手指。

「嘛,有什麼事路上再說吧。」

我發現,我們談得真的很來,徐舒穎總是滔滔不絕地告訴我關於歷史上著名的戰役和各式各樣的熱兵器,什麼「沒心納肝步槍」等等,儘管我對戰場的瞭解僅限於三國演義的範疇,但這些陌生的新資訊意外的讓我感興趣...

當然,我們最有共通話題的還是電子遊樂場裡面那些打僵屍的遊戲。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與一名穿著橘色衣服的小丑擦肩而過。

小丑冷不防地轉過身,笑嘻嘻的向我遞來一顆氣球,他穿的襯衫、吊帶褲全部
都是橘色,但是頭髮和鞋子卻是深紫色,極端不協調的顏色讓我覺得很不舒服。

「不要,謝謝。」

我回絕小丑的氣球,他露出失望的表情,像顆洩了氣的皮球。

「最近有學校舉辦什麼活動嗎?」我偷偷問著徐舒穎。

「不知道呢...離校慶還有一段時間。」她搖搖頭:「很久沒有看到小丑走在大街上。」

沒走幾步,我察覺背後有股令人非常不舒服的視線,向後一看,發現那名小丑還是一直尾隨在後。

「那個小丑在跟蹤我們...」

徐舒穎也吃了一驚,她順著我的視線看去,不敢置信地摀住嘴:「好像是,怎麼
辦?」

小丑查覺到了我們的視線,他笑吟吟的從懷裡拿出一根針,應聲把那顆氣球戳破,他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怪異,就好像他認識你,你卻完全不記得有這個人。

啪。

氣球破裂的時候發出響亮的聲音。

眼前怪異的景象讓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想到最近看過的某部恐怖電影,或許是某個殺人不眨眼的變態偽裝成小丑的樣子潛入校園也不一定。

「我、我們跑快點,先到人多的地方,然後再報警!」

遇到這種事,保持鎮定很重要,問題是該到哪裡去躲一陣?

「圖書館?」

徐舒穎臉色有點蒼白,她小心翼翼的提問。

「好!」

我們很有共識的跑起來,但是小丑就在後面鬼鬼祟祟的跟著,無論跑得多快都甩不掉他。

莫名其妙,就算我不要你的氣球,你也不能這樣嚇唬人啊!

我們心存畏懼,跑步的速度顯然比尋常快得太多,經過轉角的時候,徐舒穎一個剎車不及,頓時和另一名女生迎面撞在一起。

「妳們沒事吧? 妳是...泓瀨燈子?」

我很快的認出對方的身份。

「好痛...你認識我?」

泓瀨燈子搓揉前額,突然質疑著我。

「不,我不認識妳,話說...妳們要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嗎?」

我沒看錯,泓瀨燈子的雙手正好抓在徐舒穎高聳的胸部上,兩名少女唇瓣的距離近得好像要接吻一樣...

說也奇怪,為什麼兩個人摔倒的姿勢會像動畫那樣匪夷所思? 對了,這種事情一般不是該發生在單身男女的身上嗎? 例如仰天摔倒之後少女的雪臀坐在男生臉上的福利?

「放心,我不會吃掉妳的。」泓瀨燈子倒是無所謂的嘻嘻一笑,她爬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灰塵,兩條雪白的大長腿晃了晃,不滿的向我白了一眼:「男朋友君,你這樣很不盡責喔?」

「喔、喔...」我回過神來,向蹲在地上的徐舒穎伸出手。

徐舒穎呆呆的看著我:「這是...?」

我看她不為所動,伸手握住徐舒穎的手掌心,輕輕一使勁就把她從地上拉起來。

糟糕,她的手好軟。

「文亮好像很熟練的樣子?」

徐舒穎的臉浮現兩朵紅暈,卻也沒有掙脫,只是狐疑的盯著我瞧。

「一點也不熟練啦。」

我生怕讓她覺得我是個輕浮的傢伙,趕緊鬆開手,雙手插在口袋裡面,假裝在看風景。

「唔...感覺和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不大一樣...」

徐舒穎小聲地抱怨。

泓瀨燈子雙手抱胸,感嘆世風日下的說:「哎呀,不顧青紅皂白的把人撞倒,然後又要在受害者的面前卿卿我我嗎?」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只是,痾,普通朋友?」


「是、是呀...」徐舒穎臉紅耳赤的向泓瀨燈子低頭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泓瀨燈子皺眉問:「為什麼跑得這麼緊張? 後面有獅子還是熊之類的在追你們嗎?」

「不是啊,妳看那個方向,剛剛有個奇怪的小...咦?」

我急忙回過頭去,但是那個穿著令人不寒而慄的小丑早已不在那裏。

徐舒穎向我投以求助的眼神:「文亮,他突然就不見了...」

「嘛,算了,你們沒事就好。」泓瀨燈子從容不迫的微微一笑,她捧著單眼繼續向前走。

「這座大學詭異的事情多了去,可能有妖氣出沒也不一定? 你們可要小心點呦~」

我和徐舒穎彼此互望一眼。

泓瀨燈子講的話果然完全摸不著邊際呢。

雖然和徐舒穎相處的時光特別愉快,但畢竟經歷了陌生人跟蹤的詭異事件,我堅持送她回租屋處,然後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回到家,但是...

當我打開燈就嚇了一跳!

我的房間裡面居然出現了一名陌生人,不僅身材高挑,長得還特別帥,就好像從偶像劇裡面走出來的男二號。

對,簡單的來說,就是帥、冷、強! 他們總是擺出一副冷峻的臉,對女主角說:
「哼,才不是為了妳呢」之類的台詞。

「裴文亮,你好。」

這位男二號看起來和我的年紀差不多,他身穿黑色西裝,打了一條深藍色的領帶,並熱情的舉手向我打招呼。

「嗯...我認識你嗎?」

男二號拿起我的杯子倒冰紅茶喝,又順手撕開我珍藏數天的洋芋片,他吃了幾片,慢條斯理的說:「嗯...地球的食物果然缺乏營養。」

請問,如果有陌生人闖到你家,喝你的飲料、吃你的零食,你該怎麼做呢?

我很快的掏出手機:「記得報警的號碼是...」

「先等一下。」男二號向我微微一笑:「「回到昨天」的能力,好用嗎?」

我聽到這句話,登時傻傻的放下手機:「你、你到底是誰?」

不可能,他怎麼會知道神奇耳機能夠穿越的事情?

男二號淒楚一笑,用欲哭無淚的神情娓娓道來:「在下的心就好像被武士刀貫穿一樣...撕裂的痛楚,你那張讓我根本無法忘記的臉孔,卻早已將故人遺忘...」

「好噁心,我根本就不記得你啊!」

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地球人果然難以理解。」男二號不知道為什麼抱著頭苦思:「明明我特地扮成討喜的形象,結果你連我的氣球都不想要...」

「昨天跟蹤我和徐舒穎的就是你?」我吃驚的問:「你是那個小丑?」

男二號不解的描述著:「根據我從「互聯網」上蒐集到的資料,你們的國王似乎
特別喜歡一個叫做「弄臣」的職業,而收到「氣球」的人會很開心。」

「這個年頭還有誰喜歡小丑啊! 現在的學生都被恐怖片給荼毒殆盡,怕都怕死了!」

我氣得給自己倒了一杯冰紅茶。

「那麼,下次我該扮成什麼好呢?」

「痾,還不如扮成米X鼠,咦? 還有下次嗎?」

男二號困擾的說:「畢竟我從遙遠的地方來到地球,飛船在降落的過程中受到非常嚴重的損壞,這段時間我正在找一個可以收留我的好心人。」

說完,他又向我眨眨眼睛。

「你是外星人?」我差點沒把嘴裡的紅茶噴出來:「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啊? 你為什麼會說地球的語言?」

「地球人的語言很簡陋,並不是很困難,另外,如果我變回原形,只怕你會當場嚇死。」

聽起來有點不大爽。

「可是,你又有什麼辦法讓我相信你就是外星人?」

「這副「耳機」就是最好的證據,而它的主人與我來自同一個星球。」

外星人伸出手,居然隔空把神奇耳機從背包裡面「吸」出來,他把耳機拿在手上把玩幾下,正色說:「我以地球人容易理解的話來解釋,這一台能倒轉時光的儀器是不是超乎你的常理之外?你以為除了高等生物的科技,還有其他的可能性嗎?」

眼前的景象確實一點也不科學。

「這麼說好像也有點道理。」我有點被他的氣勢和超能力給折服了,但突然忍不住擔心起來:「你...該不會想把這副耳機拿回去吧?」

原來這耳機是外星設備? 難怪這麼神奇,可是這麼好玩又好用的東西,換作是誰都會捨不得。

「怎麼會? 裴文亮先生可以繼續持有這台儀器,但是作為交換,請你讓我住在這裡一段時間。」

「這樣啊...」

外星人整理自己的西裝,用帥氣的眼神盯著我看:「重新自我介紹一下,你可以稱呼我為X。」

我無言地看著眼前屁顛屁顛的外星人:「X? 這個名字太酷了,跟你的形象一點也不搭。」

「先不說這個,請教我如何獲得更多這種地球物體,裴文亮先生。」X非常文雅的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了一件純白色、蕾絲邊、三角形、女生穿的...

胖次。

「你簡直就是變態,超級大變態啊!」

X搖頭,一臉正直的說著變態的宣言:「NO,我是在研究地球人生態與環境之間的聯繫,這不正是裴文亮先生在「大學」的專業嗎?」

我指著他的鼻子大罵:「我雖然是唸動物生態系,可是沒有一個人專門在研究女生和胖次之間的聯繫啦!」

「哥哥? 還好嗎?」

夏帆似乎在樓下聽見我們的爭吵,她不斷敲著門。

「裴文亮先生,需要我用武器將她消滅嗎?」

X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支未知的外星科技,銀白色的槍身看起來非常時髦。

「外星人,你才給我快點消失!」

「這裡並沒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

「給我在儲藏室裡面待著!」

我一腳把X踢進放行李箱的小隔間裡面。

此時門外的夏帆聽到吵鬧的聲響,更加緊張的問:「哥哥! 哥哥! 沒事吧?」

我在極度為難的情況下打開門,緊張的額頭冒汗:「呦,夏帆。」

夏帆穿著可愛的黃色睡衣,寬鬆的領口還可以看見她纖細的鎖骨,只見她一臉擔心的問:「哥哥,我好像聽到你在發脾氣,還、還好嗎?」

正當我要找藉口解除危機,X那傢伙居然從後面伸出了手,向夏帆熱情的說:

「可愛的小妹妹,晚安!」

夏帆好奇的睜大眼睛,看看X、又看看我:「咦? 這位是?」

我啐了一口,不情不願搭住外星人的肩膀,稱兄道弟的說:「這、這位是我的表弟,艾克斯。」

夏帆歪著頭想了想,又問:「哥哥的表弟? 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來呢?」

「我也不知道...」

X訕訕的笑。

我狠狠的揍了外星人的頭一下,趕緊救場:「哈哈,這個臭小子,他在電話裏面告訴我,很久沒見面了,特地搭飛機來我們這裡看看,大概會在我這裡住幾天吧?」

「飛了十四個小時,一定很累了吧?」夏帆的眼神又變得溫柔起來,她把目光投向我的「表弟」:「咦...為什麼艾克斯先生要穿西裝呢?」

我流著一身冷汗,拚命揉著外星居民的後腦苦笑:「這、這個笨蛋,他以為我們快要畢業了,穿成這個樣子來參加畢業典禮,剛剛我還在笑話他呢!」

夏帆像是放下心中大石的鬆了口氣:「原來是這樣啊...你們感情好像不太好?」

我又偷偷揍了X的小腹一拳:「太久沒見面了,難免的。」

「難免的,呵呵。」外星人模仿著我虛偽的笑容,果然特別欠揍。

「還有...」夏帆突然為難的看著我,低聲說:「有件事,我、我想單獨和哥哥說下。」

我白了外星人一眼:「表弟,今晚你就給我睡沙發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X豪不客氣的把我家當成自己家,他一臉平靜的在沙發上跳來跳去,加上他那身西裝,看起來非常的違和。

我摀著臉和夏帆來到樓下的房間,說起來夏帆的房間真是乾淨的不可思議,鋪著白色餐巾的桌子、乾淨俐落的洗碗槽、整理得簡潔美觀的書架...

「哥哥...」

夏帆臉色潮紅,十指緊扣,就好像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

哼哼,平時都是妳煮飯給我吃,現在該讓妹妹看看我這個哥哥不是叫假的!

我拍拍胸膛,裝出一副可靠兼鄰家大哥哥的美好形象:「有什麼困難儘管說出
來,讓我替妳解答吧。」

夏帆的話越說越小聲,臉色也越來越紅,只聽得她唯唯諾諾的說:「我、我有一件貼身衣物不見了,我擔心...是不是不小心混到哥哥的洗衣籃裡面...」

說到最後,夏帆連看也不敢看我一眼,活像個從動畫裡面走出來的「蒸氣姬」。

等等...她的貼身衣物不見了?

「啊啊啊啊...那個變態星人!」

我氣得握緊拳頭。

可惡,像夏帆這樣的女生就該被男朋友好好捧在掌心呵護,竟然敢欺負她!

「妳等著...」我輕輕拍著夏帆的肩膀,就像即將遠赴生死之約的武林高手,用最瀟灑不凡的語氣說:「我一定會拿回來給妳的!」

「咦? 是哥哥拿的嗎?」

夏帆的身體瑟瑟發抖,眼眶有些濕潤,彷彿受到了一言難盡的委屈,晶瑩的眼水隨時都會往下掉...

「不是!」我見到這一幕,才知道自己當了外星人的冤大頭,急舞雙手的否定著:
「絕對不是,我才不是會偷女生內褲的變態!」

「為什麼...」夏帆用驚懼的表情看著我,她不僅手在顫抖,連聲音也在顫抖,然後她毫不猶豫地把我推出門外,砰的一聲關上門。

那是我從來沒見過的表情,她會不會開始討厭我呢?

我掙扎好久,還是沒有勇氣去敲夏帆的門,大聲的告訴她我不是變態。

就在今天,我可靠兄長的形象就這麼被外星人莫名其妙的毀滅了。

一定要...

一定要穿越時空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74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墨諾
是我的錯覺嗎?很久以前就看過已經完結的這篇

08-19 13:53

飛空動煙雪
是的,這篇貌似快三年前的作品了,經歷刪除之後重貼08-19 13:59
墨諾
最終是不是女主角她妹狂化,跟侵入的敵人掛勾

08-19 13:54

飛空動煙雪
徐舒羽後期表現一整個色氣滿滿08-20 23:21
香蕉你個芭樂
怎麼越來越有歡喜冤家的發展XD

08-19 15:26

飛空動煙雪
其實我挺喜歡後面和妹妹的互動www08-20 23:19
白煌羽
哦哦哦

08-19 15:45

飛空動煙雪
這篇雖然感覺描寫上稚嫩了點,勉強算是可愛有趣的日常(?)08-20 23:21
deadking
以為外星人戳破氣球的行為,是在預告青年將會在約會後弄破那層膜(哪層膜?問了你會怕)的我,是否誤會了什麼?

08-19 16:58

飛空動煙雪
畢竟是變態外星人嘛08-20 23:22
臥筆鳳
看來是時候補完舊作。 真香

08-19 19:27

飛空動煙雪
難道說的是妹妹的...08-20 23: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二手索米... 後一篇:[達人專欄] 《偽上班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大聲說
大聲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