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MW 不可思議世界】恰如西風般的曲調 第三篇

作者:Cale Wei│2020-08-15 17:37:45│贊助:8│人氣:97


前言:
《MW 不可思議世界》為創作社團『文創作戰科』之共同創作系列,採用共同世界觀,以成員各自的觀點與立場進行闡述,故人物、設定若有雷同,皆屬正常現象。





彷彿是為了回應那散漫的視線,盧卡微微一笑,笑出了一股幾乎讓人發顫的威壓。




    ▲
    
    
    路德維希好整以暇,準備用上他那略顯貧乏的貴族禮儀來應付接下來的飯局。雖然說是私下的聚會,但也是職業狩魔士少有的會面,更何況這是導師階級的會議。
    
    決鬥大師已經過世一個多禮拜了,有某種難以言喻的東西正悄悄地轉變,循著軌道緩緩地流動著。一切似乎都遵照著某種規則,卻又像是無視著規則般的到處流竄。
    
    等待總是漫長的。路德維希匆忙地趕回奧格斯堡,只因為狩魔士協會在接下來將要面臨一陣風暴,而他首當其衝。
    
    調解者在導師召集的前幾日,通常會獨自展開先導的會議。而會議的地點也大多固定在幾處能夠租借的大廳,由燭火為夜晚開拓一盞光明。
    
    「你怎麼一臉衰樣?」突然,一道稍嫌稚嫩的女性聲音從路德維希的身邊傳來。「想想米蘭帶來的酒、還有肥嫩的豬里肌,淌著肉汁的禽肉派……」
    
    「晚上好,德圖菈小姐。願聖靈藉由妳的手而醫治世人。」路德維希心不在焉,甚至沒有看女孩一眼。
    
    「我忘了怎麼祝福了。」德圖菈(Datura)一手扶著額前的頭巾,然後跟緊另一人的步伐。「怎麼,如果不想開會,那就當作吃一頓大餐啊。」
    
    「嘿,聽著。」這時,路德維希停下了腳步。「妳是導師,我是前任導師的副手,待會我們要會面的也是導師,而且他還是貴族。妳難道可以安心的吃晚餐嗎?」
    
    被喚作導師的女孩愣了一下。她微微揚起頭,讓自己的視線對上路德維希,頭巾下亞麻色的短髮帶著一絲的金色光澤。
    
    「原來你們還知道我是導師啊?」德圖菈不悅地說著,靛紫的眼眸彷彿能夠望見獨特的一抹靈魂之光正熠熠生輝。
    
    「這正是妳待在這裡的原因。」路德維希理所當然的,不帶絲毫的安慰、或者鼓勵的說道。「毒物大師。」
    
    德圖菈呶了呶嘴,沒有再做回應。她跟著路德維希的腳步,兩人保持著有些微妙的距離。
    
    「那個誰,你有沒有想過那傢伙經過瑞士的時候,說不定被盜匪打劫了,現在正等著自己家的人來贖他啊?」女孩有些放肆地提到。
    
    「算了啦,他可是劍術大師,更何況他身邊帶了多少僕從啊?還有護衛。再來,如果看見他的家族旗幟,真的有人敢搶下去嗎?」路德維希否定了德圖菈的假設。「怎麼,妳不是很期待這一餐嗎?」
    
    他望著女孩,突然開始好奇對方的飲食狀況。雖然擁有不俗的職業身份,但這種年紀的孩子又怎麼會好好照顧自己呢?
    
    「我只是、只是好奇問一下而已。」德圖菈的語氣顯然不像一時興起。
    
    或許這代表她也對這場會議興致缺缺吧?但細想後也發覺這是如此的理所當然,應該沒有多少人會期待充滿不確定的改革,尤其是它影響到你的正常生活時。
    
    毒物大師好歹也是接收到協會的通知,才動身前來奧格斯堡的。可惜的是,她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滿滿的高壓會談,怎麼想都十分辛苦。
    
    如果是格林伍德先生,他會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呢?路德維希努力地從過往的記憶中回想。
    
    「難以控制、充滿惡意與懷疑的。」他喃喃地說道。
    
    「啥?」女孩轉過頭。
    
    「哦,不。什麼也沒有。」就是這樣。路德維希的頭突然又痛了一下。
    
    
    ▲
    
    
    「就座吧。」那是很簡短的一句話。從見面之時,到這樣一句話從他口中說出為止,順暢得就像早已預先準備好似的。
    
    路德維希望著眼前的男子,他正站在方桌的一段,長袍之下的服裝盡顯身份之高貴,而語氣的睥睨又突顯了那令人憎惡的身份差距。
    
    「許久不見……」但路德維希依舊沒有忘記禮數,只是甫才開口,就立刻被男子出聲打斷。
    
    「士別三日,你已不同於以往。既是如此,那麼介紹自然少不了。」他的眼神就像是從高處瞥了一眼地面的水坑一般。「吾乃狩魔士協會之劍術大師,米蘭的盧卡 · 斯佛爾札(Luca · Sforza)。」
    
    「調解者,黑森衛士,路德維希 · 舒爾特。」路德維希光是說完被准許的第一句話,彷彿就用盡了他的氣力。
    
    「德圖菈。」最後少女格格不入地報上了姓名。「調解者導師,毒物大師。」
    
    德圖菈的語音才剛落下,盧卡便坐上椅子。他烏黑的捲髮經過細心梳理,讓栗色的雙眼更顯得氣宇非凡,那不可一世的態度簡直堪比主教的御前騎士。
    
    至少他紆尊降貴地使用了高地語來跟我們對話,路德維希找到了那麼一絲令他欣慰的事情。
    
    方桌上擺出了豐富的菜餚,顯然是出自盧卡帶來的廚師之手。他留下了酌酒的僕從,然後睨了餐桌另一頭的青年。
    
    「舒爾特,由你禱告吧。」
    
    路德維希微微頷首,他早就料到會有這齣了。雖然理應由最年長者在餐前禱告,但盧卡應該也準備了許多理由,像是地緣問題、或是直接地問說:「你們都不禱告的嗎?」
    
    老套路了,這隻老狐狸。路德維希看見每個人的座位前都有一本聖經,想當然是拉丁文撰寫的,只有受過教育的人才會瞭解拉丁語。
    
    所以路德維希兩手輕輕交握,然後緩慢地念道:「惡人在驕橫中把貧苦人追得火急,願他們陷在自己所設的計謀裡。(*1)」
    
    大可不必禱告的,如果是平常的話。路德維希微微睜開眼,發現座位中的另外兩人也同樣虔誠地微微低頭。
    
    「因為惡人以心願自誇,貪財的背棄耶和華,並且輕慢他。(*2)」這是他特地為劍術大師挑選的段落,雖然不知道對方是否意識到了這幾句話的意義。
    
    路德維希抬起頭,燭光搖曳在眾人的臉上。有那麼一剎那,他望見了盧卡臉上輕蔑的笑容,但又因光線昏暗而變得不清。
    
    劍術大師舉起酒杯,而德圖菈也立刻效仿,最後是由路德維希最後舉杯。
    
    「導師經過舟車勞頓,這一路上實在辛苦了。」奉承的話可說不出口。路德維希啜了一口杯中帶著清新芬芳的餐酒,然後希望話題打住。
    
    女孩已經毫不客氣地嗑著烤羊排,雖然她也盡量地壓抑了咀嚼與吸吮的聲響了。
    
    而盧卡像是在思付著什麼似的,他望著酒杯,接著又將它放下。
    
    「協會事出突然,格林伍德先生的事情著實令人感到悲痛。」劍術大師緩緩開口,略微沉重地說道。「決鬥大師最後囑咐了新任導師的事情,也是這次導師召集的原因。」
    
    他們都是因為決鬥大師的一句話而前來的。
    
    「雖然說明日才是導師間的正式討論,但除此之外,還有軍部、協會幹部的意見,調解者向來都有著一致的態度,來面對導師召集。」
    
    路德維希從導師的眼中看見倒映的燭火。
    
    「從軍部提供的資料中,我可以大概的瞭解到格林伍德先生所提名的原因了。」盧卡歪了歪頭,他想必是參閱了許多紀錄。「我必須跟你說,我們不能同意這個提案。」
    
    我們不能同意。
    
    德圖菈吃東西的動作產生了短暫的停頓,但卻不太在意地繼續吞嚥,彷彿那段話就只是必然的結果而以。
    
    「斯佛爾札先生,為什麼?」路德維希開口問道,其實他早就知道原因了,但卻又想更加瞭解那些反對的理由。
    
    「最簡單的一點。」盧卡對於那提及姓氏的稱呼略感訝異,好似對方不可能會提起一般。「現今的導師人數編制為五人,調解者三人,追獵者兩人。只要配置沒有變動,那麼每一次的導師召集,調解者都能在表決時獲得過半的票數。」
    
    假使調解者的意見一致的話。
    
    「格林伍德先生他……」他就是要徹底阻止這件事發生,才會提出新任導師的提案的。路德維希沒有將話完全說出,這停頓讓劍術大師巧妙地接著說話。
    
    「他的意見大多都與調解者不同。」他的語氣帶著淡淡的嘆息,卻又像是在為這個現象即將改善而竊喜。「往後,不會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路德維希輕輕地靠在椅背上。在佛里茨過世後,調解者中主事的人毫無疑問的就是盧卡了,即使自己接手決鬥大師也是如此。劍術大師野心勃勃,但卻也會因此加劇調解者與追獵者的嫌隙。
    
    如果要阻擋這件事的發生,除了繼承佛里茨那不與他人妥協的態度以保持中立,就剩下設立新導師來均衡勢力分佈了。
    
    「還有就是,軍部也不希望交付者設立導師。」盧卡繼續說道。「理由你也明白,因為交付者不歸軍部管理,即使升任導師也是如此。」
    
    「確實如此。」路德維希點了頭,垂下的眼眸突然對上了劍術大師。「不過,我有一項疑問。」
    
    似乎有什麼東西停滯了,或許是沉默的話語,或是沉重的風,又或者是凝固的那一抹飄散在水晶燭台上的溫熱空氣。
    
    「讓交付者擁有一位導師,究竟會對我們造成什麼損害?」路德維希微微瞇細了眼。
    
    「難道我剛才還說得不夠清楚嗎?」盧卡的語氣帶著一絲的笑意。「那會讓調解者失去控制表決結果的能力。」
    
    「恕我直言,那樣的表決才是真正的表決。」對此,路德維希只是搖了頭。「如果我們的意見能讓交付者也同意,那我們依舊能贏得往後導師召集的表決。」
    
    「事情可不會像你想的那麼美好。」劍術大師想捶桌子,但他的身份制止了這魯莽的舉動。「根據軍部提供的資料顯示,那位被格林伍德先生所提名的人,與追獵者的關係並不差。」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在質疑交付者的中立性嗎?」路德維希稍微提高了語調,這是他今晚的底牌了。「如果她偏袒追獵者,那為什麼格林伍德先生要提名她?」
    
    盧卡不發一語,從那不乏風霜的外表就能意識到,他壓抑了大多的情緒。
    
    「難道決鬥大師也是追獵者的同路人嗎?」路德維希補上了最後一句。
    
    「我可沒說到那個地步。」導師聳了肩,放棄了爭執。「所以,你會支持這項提案囉?」
    
    「我會遵從格林伍德先生的指示。」看來要統合出相同的意見是無望了,路德維希感到心情鬱悶,待在此處讓他不耐。
    
    德圖菈從一開始便專心地吃著盤中的餐點,生怕待會就它們就會被收走似的。她放下湯匙,晃了晃空蕩的酒杯,然後伸給了酌酒的僕人。
    
    「再來一杯。」反正也沒什麼發言的必要,索性就好好享受吧。德圖菈滿足地將盤裡的最後一塊麵包塞進嘴巴。
    
    代表決鬥大師的青年認為已經沒有留下的必要了。他起了身,無視他人的視線,自顧自地行了禮。「今晚我就不奉陪了。」
    
    路德維希就這樣離開了宴會。
    
    或許事情正朝著很差的方向前進吧?德圖菈望著那離去的身影。就連那固執的決鬥大師都沒有跟盧卡發生過這種爭執。即使有,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情況不能一概而論。
    
    「棘手的對象。」此時,劍術大師輕佻地說道。「也許無論是誰都這麼覺得的,妳說是吧?」
    
    他的言下之意並不單純。德圖菈又啜了一口餐酒,意興闌珊的轉而看著那位貴族。「怎麼?需要我出動了?」
    
    彷彿是為了回應那散漫的視線,盧卡微微一笑,笑出了一股幾乎讓人發顫的威壓。
    
    毒物大師心領神會,她離開了方桌,身上發出了瓶罐互相摩擦的聲音,令人不寒而慄。那是方才在路德維希的面前,沒有出現過的聲響。
    
    
  





(待續)



(*1)出自詩篇10:2

(*2)出自詩篇10:3


以下作者碎念:

感謝各位觀看至此,多虧各位的支持才讓我能順利更新。

寫了比較複雜的東西,希望解釋得夠清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3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不可思議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後一篇:[達人專欄] 【MW 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32879(´∀`)
小屋更新了繪圖!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