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第九十章:為繁華浮世賦予無限寂靜

作者:苦楝樹│2020-08-15 17:25:53│贊助:6│人氣:100
  第九十章:為繁華浮世賦予無限寂靜

  長度超過常理使用的野太刀切斷三菱身上的黑線,左岸即時接住三菱,並瞬步到附近公寓的頂樓,三菱胸口上的傷口不斷冒出被腐化的黑血,不只是臉,身上的皮膚毫無例外的都被腐蝕了。

  「哥哥……」三菱意識模糊的呼喚著無限,手同時抓著左岸的衣服,「不要看我……現在……不要看我……」

  如果三菱發現救她的是自己,也許就不會這麼在意了吧,左岸露出苦笑的想,隨後脫下身上的黑色和服罩在三菱身上,那是妖夜叉始解之後的一部分,雖然無法治療,但應該能有效抑制三菱的傷勢。

  「好啦。」左岸舉起野太刀,那是妖夜叉始解的另一部分,他的臉上依然掛著看起來沒有煩惱的笑容,對著走向自己的沙菲爾說到,「通常遇到對手的時候我都會先自我介紹,然後問對方名字,接著試著交涉,能不打就不打,畢竟我答應過妹妹要跟所有的人交朋友,但我今天稍微破戒一下應該沒關係吧,妹妹應該會原諒我吧。」

  想到三菱受傷的模樣,她每天為了無限細心保養的臉和皮膚都潰爛的樣子,左岸臉上的笑容便消失無蹤,面無表情,唯有銳利的雙眼流露出久違的殺氣,「就這次例外,我要殺了你。」

  沙菲爾看著左岸,手中的永夜一揮,纏繞刀身的黑線以十面埋伏之勢圍攻左岸。

  左岸的雙眼準確地抓住每條線的動向,隨後手中的野太刀以肉眼無法跟上的神速在自身周圍進行揮砍,次數不下千次。

  真田流,千刀不盡。

  沙菲爾的臉上盡是難以置信的神情,以虛化靈子組合起來,理論上不會被物理攻擊切斷的黑線,在左岸的刀下變成細碎的斷點,這無疑是斬魄刀的能力,但扣除這點,以直接攻擊型的能力擋下沙菲爾毫無死角的攻擊的,照理來說世界上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真夜,另一個是三菱的父親。

  「結束了嗎?那換我了。」左岸高舉著斬魄刀,那個破綻百出的架式在屍魂界十分之名,就連沙菲爾也吃過這一招的下場。

  沙菲爾的線開始聚集,在他們之間形成巨大的盾牌,曾經有人一口氣打破連續十二張,因此沙菲爾將其改良,盾牌與盾牌之間又緊密交錯,形成互相支撐又互相緩衝的防禦地帶,讓盾牌的防禦變的更加牢固。

  「龍牙天嘯!」

  龍形的斬擊從妖夜叉的刀口噴出,撞擊著沙菲爾的盾牌,然而卻沒有沙菲爾預料中的衝擊,他充滿自信的盾牌像是豆腐似的被輕易切開,切面甚至乾淨光滑看不出有削減左岸攻擊的跡象。

  那一刀將沙菲爾的左肩切開一部分的身體,甚至連肋骨都顯而易見。

  「原來如此……被切開的當下,並沒有被破壞,靈子結構也保持正常,就只是切開而已,就像用刀切開水,不改變容器的情況下依然保持被切開的姿態,這就是你斬魄刀的能力對吧。」黑色的絲線覆蓋沙菲爾的傷勢,貫穿皮肉,交織重和,沙菲爾勉強用黑線將自己的身體重新縫合起來。

  「絕對靈子隔絕。」看似在回覆沙菲爾,但左岸卻看著妖夜叉,陶醉的摸著她的刀身,「和服的部分,能做到如同三天結盾般永遠拒絕內與外的靈力干涉,刀的部分則是能做到孤天斬盾的切面拒絕連繫,又沒有原本盾瞬六花靈子結構脆弱的問題。」

  「不愧是我,始解居然這麼強。」

  「原來如此,這樣的能力,看來任何鬼道系的攻擊和防禦都沒有意義,唯有以強大的靈壓強化的刀和靈肌,硬碰硬才有勝算了。」沙菲爾的傷口縫合完畢後,他重新擺好架式,「我是沙菲爾.里戴爾,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死神。」

  「真田流御田左岸,不過知道又如何呢,你該不會認為自己有機會從我手上逃走吧。」左岸看著沙菲爾,他的雙眼像是像上沙菲爾似的露出下方的眼白,他是一個殺人能力比戰鬥能力還傑出的人,一但開殺戒就難以停止,左岸也很清楚這點,所以妹妹之後他一直克制自己的殺心,但今天例外,唯有眼前的人,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放過。

  「就算機會在渺茫,我也要賭一把,我可不能帶著這麼重要的情報死去!」沙菲爾冷靜多了,看見三菱時的衝動已經被左岸打消,他現在回歸叛逃死神的立場,必須做出有利聯盟的判斷。

  「那真是太遺憾了。」左岸說完後,瞬步到沙菲爾身後,對著沙菲爾的脖子揮刀。

  沙菲爾立刻轉身架刀防禦,同時向後退開,「破道之三十三,蒼火墜!」

  藍色的火球射往左岸的面門,距離近到左岸無法閃避。

  但左岸只是將刀放在眼前,火球碰到刀身沒有爆炸,而是一分為二,從左岸的臉龐飛過。

  「看你滿頭大汗的,傷口很痛吧?」左岸看著沙菲爾勉強自己站著的模樣忍不住說,「你的傷口只是外表縫起來而已,裡面應該還在流血吧,反正你在這裡和我戰鬥,過不了多久也會失血過多而死,直接讓我殺掉也是死,為什麼不選輕鬆點的路呢?」

  「很可惜,要是我為了圖輕鬆讓自己怠惰的話,可是會被姊姊罵的。」沙菲爾勉強擠出笑容的回應,「她可是犧牲自己大量靈力,才把我這條爛命拉回來,就算在用盡一切代價,我也要保住。」

  「喔──」聽到沙菲爾的話,左岸突然有了有趣的點子,「既然這樣,就跪下來吧,在我面前下跪,跟我向三菱道歉,我可以考慮放過你。」

  沙菲爾抿著下唇,雙眼瞪著左岸。

  很棒,左岸想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反應,不怕死的人常常說什麼不顧一切,事實上總是會有讓他們猶豫的東西,尤其是自尊,當自尊擺在眼前的時候,就會考慮是否值得,他以前也是這樣的蠢貨,直到失去之後才明白什麼是重要的。

  然而,沙菲爾的決定出乎左岸的意料。

  他深呼吸一口氣,隨後立刻跪了下去,「非常抱歉傷害了你的……女朋友?請你放我一馬好嗎?御田左岸大人。」

  左岸看著沙菲爾的頭頂,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彼此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左岸才勉強擠出一句話,「女朋友的部分不要給我加問號阿,雖然我自己也不是很肯定。」

  「非常抱歉傷害了你的老婆!我可以走了嗎?」

  左岸尷尬的摳著自己的臉,隨後將刀放下,「滾吧,這次放過你,下次我還是會要你的命的,明白嗎?」

  沙菲爾謹慎的抬起頭,站起身,慢慢的離開左岸,確定左岸沒有打算阻止自己之後,才用瞬步從左岸眼前消失。

  「我真是太好心了。」左岸無奈地抓著後腦,心想要是自己也能靠跪解決問題該有多好。



  槍頭將無限鎧甲化的鋼皮削掉一部分,無限看著權六的槍,冷笑一聲,手握著槍頭,直接反握長槍,將權六連槍帶人甩了出去。

  權六的始解貓又應該有跟滅卻師的切割靈魂之物類似的能力,透過高速且細微的震動,讓靈子的結構變得鬆散,並加以破壞,但他破壞的速度沒有超過無限鋼皮再生的速度,根本不痛不癢,只要在他的槍更深入鋼皮之前,再生頂出去就好了。

  是因為憤怒的關係,壓抑了虛化的本能嗎?還是長久以來的訓練發揮成效了?無限感覺自己這次虛化遠比上次還要來得理智,原本只能靠本能進行破壞的自己,現在卻能冷靜的分析戰況。

  真討厭的感覺,要是能更沉浸在憤怒該有多好。

  「真強啊,強到不合常理了。」權六走回到無限面前,手中的十文字槍已經斷了一角,「退出黑道之後,我似乎怠於鍛鍊了,剛剛那一下,我應該能反應過來才對。」

  看著權六,無限皺起眉頭,他總覺得自己在潛意識力很討厭他,但又說不上為什麼,「為什麼要擋在我面前,你很清楚以你的實力,不是我的對手吧?」

  「原來你是屬於那種會先評估對手實力再決定要不要出手的人阿,那你報仇的對象顯然都是打不贏你的弱者吧,如果殺死豐崎的是像你父親那樣強大的人,你是不是就不報仇了呢?」

  權六的嘲諷刺進無限的心中,權六沒有放過無限臉上細微的表情變化,他咧嘴一笑,「原本只是試探一下,沒想到真的說中了呢,你是屬於會冷靜判斷打不打得贏的人,面對打不贏的對手就算有仇,也會先撤退再考慮。」

  無限的握著刀的手開始顫抖,他想起自己父親對他的教訓,永遠都只會靠外力,從沒用過自身的力量打贏過別人,不只是戰鬥,甚至連情感都是如此。

  「我不討厭你這樣的人,畢竟我也算是那一類人,但比起同類,我更想保護那些明知沒有勝算,還是想要嘗試,最後失敗的笨蛋。」權六架槍對著無限,「但我可沒死在這裡的打算,我說了,我跟你是同類,所以你應該也很清楚,我不是會找死的那種人。」

  「誰跟你是同類啊!」無限一刀砍向權六。

  就在這時,權六的臉上露出得逞的表情,他輕易的砍過無限的揮砍,鑽入死角,槍頭對著無限的臉部刺去。

  槍準確的貫穿無限的臉,左眼附近的皮肉都被削掉,但虛化體質之下,無限不用幾秒的時間就再生完畢了。

  「看來眼睛附近的鋼皮比較薄,但再生實在太快了,這樣根本沒有意義。」

  是被挑釁了啊,再生完畢之後,無限冷靜的想著,剛才權六應該是為了讓自己衝動的攻擊露出破綻才這麼說的吧,但無法否認他說的是事實。

  無限解除虛化,身上的鋼皮迅速瓦解,他握著手中的淺打對著權六,「或許你說的對吧,我是屬於會考慮打不打得贏再決定要不要戰鬥的人,我跟我父親不同,無法不顧一切的進行戰鬥,既然如此,那我就從現在開始把自己逼上絕路就好了。」

  「你認真的?小少爺。」權六嘲諷的說,「剛才那擊你要不是維持虛化可就死了喔。」

  「你可以試試看。」無限舉起刀,那把原本是淺打的刀在剛才變了一個外型,一把深色的寬刃大刀,血槽處有八個凹槽,其中一個上面鑲有紅色的寶珠,珠子上面有一個發光的「憎」字,「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

  「那把刀……始解了啊……」權六臉上冒著冷汗,無限的始解明顯帶有令人感到不安的靈壓,那絕對不是外表變了或噴幾個火的能力。

  「只不過沒有名字,也沒有靈魂的東西,反正也不需要解號,似乎是吸收我的情緒來解放的刀,難怪我握著他的時候,一直感覺不到什麼心情。」

  權六舉起長槍想要防禦,即使他知道這毫無意義。
  
  「死吧。」無限揮動手中的刀,赤紅的刀身從刀鋒釋放出真姬死亡當下的怒火轉化的火焰,強大的斬擊砍中貓又,僅僅一刀,就將權六的斬魄刀一分為二,並在權六的身上留下一道超過一公尺長的傷口。

  「啊──」權六血流如注的在地上掙扎,「太丟臉了……不僅無法拖延時間……連保住自己的命都做不到嗎……」

  「有什麼遺言嗎?」無限走到權六面前,他表現的任何時候都還要冷靜,刀吸走了他的憤怒甚至感情,無限自己也感覺到,只揮一次,他就覺得真姬的死也沒這麼重要了,這把刀總有一天會讓他變成毫無感情的空殼。

  「對不起啦,美代……」權六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呢喃著,也不知道是在對無限說話,還是單純的自言自語。

  無限的刀落下,但卻沒砍中權六。

  一顆金屬眼珠出現在權六面前,像是黑洞一樣吸走權六的身體。

  無限困惑的看著金屬眼睛,但還沒反應過來,金屬眼睛就飄走了。



  將權六的身體傳回去地下神殿之後,涼火立刻壓住權六的傷口,並拿出止血藥,塗在權六的傷口上,直到他和二夜攜帶的量全都用完,才勉強止住權六的血。

  「真田家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家就沒有正常人了嗎?」涼火有氣無力的靠在柱子上,權六的血將他身體大半都染成紅色,看那傷勢涼火差點腳軟,即使現在止血也只是勉強應付,權六需要專業的治療,拖著不管只是延後死期而已。

  「沒辦法啊,他老婆被殺了嘛,難道我被人殺掉,涼火不會幫我報仇嗎?」用留在東京的眼睛搜尋四番隊成員的二夜,突然楚楚可憐的看著涼火,「沒想到你是這樣的渣男。」

  「是啊他老婆死了很可憐,但妳是不是忘了妳也是真田家的仇人,他老婆的老媽是被妳開槍打死的……」看到無限虛化和始解的戰鬥力,涼火只能祈禱二夜殺死美琴這件事能永遠保密。

  「安啦安啦,我應該不會被發現吧,我那個時候做的很隱密,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人發現嘛,哈哈哈哈──」二夜一派輕鬆的說,完全不像幾個月前連出門買晚餐都不敢的人,「而且我有涼火保護我啊,哪像北辰,只剩一個半死的有婦之夫願意罩他了,可憐吶。」



  地鐵售票口有人的銅板掉在地上,正面朝上。

  一個公寓內的烤土司掉到地上,塗有奶油的那一面朝下。

  電車之內一個高中生正在抽手遊的卡,在第兩百九十九次抽卡的時候出現限定卡。

  黑色的靈壓壟罩著東京都,站在晴空塔頂端的女人,終夜星海的大腦連上整個東京都的集體意識,當卍解的時候,星海能夠絕對支配,甚至是必須支配,所有的一切巧合,因果律,物理定律,在卍解的範圍內都屬於星海的義務。

  當然包括魂魄的靈力使用,鬼道炮能被無視,始解、卍解、虛化與鬼道的使用,所有的一切都要星海同意才能存在,星海不同意的任何事項,都會在卍解的期間內被世界否決掉。

  「奇怪?」星海感覺到某個角落出現她無法控制的內容,有人瞬間離開卍解的領域,照理來說如果是鬼道系斬魄刀的力量,自己應該可以拒絕才對,但對方卻輕易地鑽過漏洞,還進出各一次。

  「沒辦法,真麻煩……」星海將卍解的範圍擴大到整個首都圈,終於找到那個能夠無視自身卍解權限使用始解的人。

  「過來。」星海只是手一拉,地下神殿便出現一個蟲洞,將躲在裡面的權六、二夜和涼火一口氣拉到星海的身邊。

  「啊……」二夜難以置信地看著星海,她的八眼觀音還飄浮在自己身邊。

  涼火則是握緊斬魄刀,擋在星海和二夜之間。

  「原來如此,居然有人的始解跟機械一樣,因為機械不會超過物理定律,我通常都直接無視掉了。」星海充滿興趣的看著機械眼珠,隨後手指一彈,八顆機械眼瞬間消失,變回斬魄刀回到二夜的腰間。

  「我不打算傷害你們,等我把討厭的死神趕走之後,我們再來討論接下來的問題,現在請你們好好待在那裡。」星海用手指畫了一個圓,圓變成光圈落在涼火他們的腳邊,將他們三個圈在其中,「不準超線。」

  就在這時,星海認定的討厭的死神,出現在她面前。

  「真強呢,妳的卍解就像神一樣,難怪真夜會說遇到妳不用三秒就會死了。」唯雪走到晴空塔上,手上的斬魄刀發著火與雷,似乎不受其影響,「不過終究是靈壓比賽,面對靈壓越高的存在妳就會盡可能不去干涉吧,妳現在能阻止我解放斬魄刀嗎?」

  星海皺著眉頭,唯雪看著自己的斬魄刀,始解沒有任何變化。

  「好啦。」唯雪將解放的雙刀互相敲打,雷與火的碰撞發出強烈的噪音,「我們來打一場吧,盟主。」

  「真夜的對手啊,我沒有與妳為敵的必要,我的敵人只有晴明修零件立的體系,以及利用夜之王之力的人而已,妳目前既非現有體系又跟夜之王無關,不是我的敵人。」星海用平淡到毫無起伏的語氣說,「而且我的卍解與其說是神,倒不如說是代價過大的裝飾品,除了封鎖靈力的使用之外,其他的能力都太費精神了。」

  「真可惜,妳不認定我是妳的敵人,但反過來卻不是如此,叛逃死神對屍魂界的存在就是威脅,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放過妳。」唯雪拿出一塊白色的衣服套在身上,那是修零在她趕往戰場之前交給她的東西,十三番隊的隊長羽織,「我原本不打算接的,想說趕走妳們之後就回去睡了,現在妳願意打了嗎?」

  星海看著唯雪的羽織,瞇起雙眼,「那好吧。」

  隨後高舉斬魄刀,原本籠罩整個首都圈的黑夜被刀所吸收,所有的一切都隨著黑夜的消失而恢復正常,連包圍涼火三人的光圈也一同消失。

  「解除卍解了啊,看來對妳來說代價真的很大,大到不解除,就無法跟我一戰了呢。」唯雪還在觀察星海的動作,想判斷她的戰鬥風格,「接下來是始解的能力嗎?卍解這麼誇張,始解的能力應該也很難纏吧。」

  「為無限寂靜獻上終結之聲。」

  隨著星海的解號說完,戰鬥結束了。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8833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24333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論神眉的驅魔能力在其他作... 後一篇:fate版文章備份:觀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lanncolann
~★科嵐工作室★~ ★攜手創作,邁向理想★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colan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